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xjtxp

[讨论] 《星球大战:旧共和国(SW:TOR)》背景与世界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6-25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KOTOR绝对是心目中美式RPG的TOP5啊
lz有没有2代西斯三巨头的资料,玩游戏时觉得Nihilus弱的1B,一看WIKI却是强的逆天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5 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90楼广告位于2012-06-25 11:39发表的 :
KOTOR绝对是心目中美式RPG的TOP5啊
lz有没有2代西斯三巨头的资料,玩游戏时觉得Nihilus弱的1B,一看WIKI却是强的逆天的




有其中两人:

背叛女王达斯·崔雅、欲望之王尼赫勒斯的中文资料。
痛苦之王达斯·赛恩这被放逐者用无敌嘴遁忽悠死的家伙,则没有中文资料。


(本来星战正史里的人物强弱,就不一定跟玩家实际操作游戏流程相符合。
星战官方正史,对于正史漫画、小说之类是直接承认其剧情是正史。

但对游戏承认其属于正史的则只有,正史路线的剧情背景故事大纲+正史路线的过场动画。因此玩家实际操作游戏流程,即使按正史路线走,也不会是完全的正史。
这样即能保证玩家的自由度,又方便官方操作剧情。

不过尼赫勒斯在实际操作里弱,是符合剧情的,当时他是被阴的状态。)




背叛女王达斯·崔雅
翻译人:旧共和国的骑士

说明下:
这文章是5年前由 旧共和国的骑士 ,根据当时wikia资料翻译的。
但跟如今比,当时wikia资料关于达斯·崔雅的情况并不完善,所以欠缺一些内容。


说实话旧共和国的骑士使用的某些翻译名词,比如“绝地分舵”这种翻译,实在让我太过接受无能

Kreia
基本背景:
出生:可能于4001 BBY(3966 Brs)
死亡:3951 BBY(3916Brs),于Malachor 5号

物理描述
种族:人类
性别:女
头发颜色:灰色
瞳孔颜色:失明前未知。乳白(中立阵营),黑色(黑暗阵营)

历史背景
时期:旧共和国
隶属:绝地议会
银河共和国
西斯,西斯三人众(双方都是正式加入)

已知弟子:Revan(绝地弟子)
Darth Nihilus (西斯弟子)   
Darth Sion (西斯弟子)   
Jedi Exile (非正式)   

引文:要知道曾经有一个Darth Traya。她放弃了继续扮演这个角色,遭到放逐,并找到了一个全新的目的。但总须有一个Darth Traya,通晓背叛之道,自身遭到背叛,并且要还予背叛。
―Darth Traya

在Mandalorian前,Kreia是一位人类女性绝地大师。在那之后,她成为西斯君主,使用Darth Traya的化名。她就是“背叛之王”。在她的晚年,当她陷入原动力的阴暗面之后,她在上一份职业中表现出的一些特性使她十分胜任“阴谋大师”和“西斯君主”的角色。在被绝地和西斯双双背叛后,她并未梦想要对双方复仇,而是要对那注定她悲惨命运的源头-原力复仇。当她遇到绝地放逐者后,她的故事到达了顶点。绝地放逐者是一个能够把她复仇之梦向开花结果的方向推进一步的独特存在。但这个计划最终没有成功,因为绝地放逐者在Trayus学院与Darth Traya决斗并杀死了她。




1传记:
1.1:早年生活
引文:我曾经是一个历史学家,搜集绝地的遗物,探索远古的奥秘。但无论如何探索,总是有着疑问。
―Kreia

kreia的早年生活大半被包裹在阴影之中。我们仅知道她刻苦耕耘,获得绝地大师的地位,而且训练出许多弟子。Reven就是这些弟子中的一个。她的教导吸引了绝地议会的注意,而且直到最后她离开绝地议会,他们都一直认为她的所有学生都是教育的失败,因为他们追随Revan加入到Mandalorian战争中,并坠入原动力的阴暗面。

1.2:陷入黑暗面
引文:如此长篇大论的阐述“仇恨”、“支配”、以及“要靠自己的双腿走路”——抱歉,你恐怕找不到比她更“西斯”的了。
―Atton Rand

我们不知道Kreia是什么时候被逐出绝地阵营的。但根据一些绝地大师,比如说Kavar,的评述。这很可能发生在Mandalorian战争之中或之前。根据Kreia自己所言,她是因为训练Revan才被绝地阵营放逐的。在kreia的几个弟子(最主要的是Revan)很轻易地被原动力的黑暗面诱惑后,绝地议会责备Kreia以及她的教诲所带来的战争。Kreia心中充斥着罪恶感。她开始质疑自己的哲学理论的正确性,而且开始怀疑是否这是导致Revan堕落的根本原因。

她追寻Revan历程的足迹,走访了众多星球,不断寻求一个只有自己才能解答的答案。在她的旅途中她遇到许多Revan的相识,并且发现Reven的为人远不是历史所渲染的恐怖形象。她的旅途于Malachor 5号结束。她被巨大的黑暗面能量,以及部分古远时代西斯帝国的秘密所诱惑。从绝地大师Kreia坠入黑暗深渊之处,背叛之王Darth Traya崛起了。

在Malachor 5号的表面,她寻找到了自己的答案。Revan的旧堡中心是包含着最深最隐秘的西斯秘学Trayus学院。从那一刻起,她坚定地相信Revan从未堕落过。他是为了一个更大的目标,为了对抗未知领域的“真正的西斯”才走上不归路。

为了传承给她的学生教义,Traya重建了Trayus学院。在那里,她训练、转化、创造新一代的西斯,使他们作为与共和国战争的炮灰。一段时间后她发现有同样兴趣重振西斯教威的西斯君主。饥饿之王-Darth Nihilus和痛苦之王Darth Sion加入她,组成第一代的西斯三人众。随着时间的推移,绝地武士们四散奔逃,西斯君主们的理想也出现了分歧。Traya以及Revan的遗命与Darth Nihilus的毁灭万物的饥饿以及Darth Sion包含对绝地武士彻骨仇恨的圣战理念相去甚远。三人展开激烈的争论,而Traya是最孤立的。她被击倒、打败、归于破碎。Nihilus随后变成新的西斯黑暗王。Kreia再次被背叛。

在Kreia被Nihilus和Sion剥去原力之时,她变成了原力上的第二道伤口。Atris在她与绝地放逐者在Telos上的第二次会面中提及了这点。她猜测当两个原力之伤在乌木隼飞船上相遇,她们形成了如此紧密的原力纽带,以至其中一方的死会给另一方带来死亡。

在迷乱中,Kreia并未怨恨绝地西斯两边。相反,她梦想着更大规模的复仇:对那个注定让她被自己忠诚服务的对象背叛的更高的力量-“原力”进行复仇。暂时抛弃西斯身份的Kreia开始认为原力是一个对人莫不关心的阴险神明。她相信光与暗的争斗会无止境的进行下去,银河注定永久为争乱所扰。深信自己的理论后,她开始周密地计划如何铲除原力。



1.3:Kreia和绝地放逐者
引文:我是你的救赎者,而你也是我的救赎者。―Kreia
在那时,绝地武士们们几乎从银河中消失。他们如一盘散纱,被驱逐、四处躲藏。在层层谣传和不确切的情报中,Kreia找到了一个可以消灭原力的方法。这个方法需要通过一个曾经参与过Malachor 5号的战争并亲手开启了“大规模阴影发生器”的前绝地将军来实现。受到死亡之手的牵引,Kreia在放逐者昏迷不醒、Darth Sion和他的西斯刺客部队猛攻她所在大型战舰“先驱者号”的时候混入到船员当中。结果,她们的潜意识互相碰触,彼此坚定了生还于降临己身的空虚的信念,以此产生了原力的纽带。

过不多久,当Kreia和放逐者准备离开Peragus矿场时,Kreia碰到了她从前的弟子-Darth Sion。师徒相战,还未完全恢复力量的Kreia被Sion用光剑切下左手。同时,放逐者亦像她一样感到失去手的痛楚。Kreia借此机会劝说放逐者相信她们的纽带是致命的,如果一方死去,另一方亦不能存活。放逐者被迫将老太太时常带于左右,虽然纽带是否致命还未有定论。

引文:没有小卒,无以赢得棋局。
―Darth Traya

在放逐者重新建立与原力联系的过程中,Kreia逐渐把她塑造成一个新的学生。她教导放逐者要谨慎地选择自身之行为,洞悉所有执行的任务中潜含的道德暗示,似乎想以此表明银河及其住民的道德要远复杂于基本的原动力光暗面之原则分界。

在放逐者不断变强的过程中,Kreia目视到挣扎中的银河不自觉地通过放逐者的探寻之路变强。在这次冒险中,许多人加入到放逐者的冒险队中,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是“原力敏感者”。虽然他们中许多人对Kreia不抱什么好感,但她最终却可以控制他们中大多数人。通过放逐者何等轻易的驾御这些人,年迈的师父看到放逐者通过纽带向与之联系的人传递巨大回音的能力。利用放逐者的能力,心中知晓Darth Nihilus的状况,Kreia准备实行计划的最终阶段。

在与放逐者同行的过程中,Kreia恐吓过Atton,在她侵入对方的思想并得知他为何对绝地武士心存恐惧。在Duxn上,当乌木隼的船员需要曼多罗王的协助,Kreia控制他保护放逐者。当Bao-Dur试图把她赶离飞船,Kreia让他回忆起Malachor 5号以及心中的罪恶感。当被称为追随者的Mical在Dantooine星球加入队伍后,Kreia控制他的心志,迷蒙他的视觉。很长时间,Mical无法感觉到她的存在,直到kreia在他发现她的真实动机、以及吞噬一些生命的黑暗于银河中行走之后向他现身。然后,Kreia又致使他无法回忆起她和他的发现,直至时机正确。

在Nar Shaddaa上,Kreia在赏金猎人Hanharr被Mira,Kreia自己称为女猎人的女性,击败后以“命债”束缚他。Kreia派遣Hanharr到Malachor 5号上,让他通过不断生存强大己身的力量,并承诺在他结果Mira后终结他的债。虽然最后Hanharr没能逃过再次被Mira于Malachor 5号击败的命运。

在Onderon上,Kreia救活了Colonel Tobin,使他相信Onderon内战仍在继续,而她服务于Vaklu将军。她知道Vaklu和Tobin服务于她从前的盟友——Darth Nihilus。所以她给他假情报,徉称Telos上有绝地分舵(虽然那上面唯一的绝地武士就只有Atris),然后她把他派遣到劫掠者号,Tobin透露了这个消息,最终致使Tobin和Nihilus双双在Telos上空被杀。

在她与放逐者旅途的尾声,Kreia发明了一种通过她所称之为的“回音”来杀死原力的方法:悲剧在宇宙上留下持久不愈的伤口,这伤口使得人们有时难于、甚至无法使用原力。她对于“回音”的发现以及她用以攻击原力的林荫道完全是通过放逐者实现的。放逐者提供了第一个回音,Kreia可以通过放逐者在Malachor 5号上的行为对其加以研究。根据Kreia的理论,因为无法忍受并自愿割舍与原力的联系而死于这种回音的人们本身不具备生的资格。她对于原力的仇恨是至上的目标,在她看来,如果原力不被消灭,更多的生命将会消亡。

1.4:游戏终盘
引文:要知道,这里将要发生许多事情。但最终要的是,不要忘记这点:你可以信任我。我们相互扶持对方的生命,任何威胁咱们一方的事物,威胁到咱们二者。如果你发现自己无法相信我,那么相信自己所受到的训练——相信你自己。决不要有一刻怀疑己身之所行。
―Kreia对放逐者的最后忠告

Kreia与放逐者同行,协助她找寻找失落的绝地大师。最后,真相大白,放逐者为了生存潜意识地使自己失聪于原力,并非如放逐者之前所相信的被被绝地议会切割开与原力的联系。当绝地大师Vrook Lamar, Kavar 和 Zez-Kai EllKreia在Dantooine上的绝地分舵因认为放逐者是原力之伤、以及一个能吸引来西斯的威胁而试图剥夺她的原力时,Kreia只身面对这些重新聚集的绝地议会成员,吸取了他们与原力的联系,杀死他们,并重新恢复了西斯的身份。

在放逐者失去知觉时,Kreia被白衣侍女带至Atris处接受审判。重生的Darth Traya向Atris显露Atris自己已经被自己搜集的西斯全息信息存储记录腐化并陷入原动力的阴暗面,她只是自己无法承认这点。Atris完全拥抱黑暗面,但很快却被放逐者打败。

Kreia回到Malachor 5号上,想以自尽的方式在原力上切开更大的伤口以毁灭原力。在Atris与放逐者短暂的交锋中,她告诉放逐者:这样的举动无疑会杀死放逐者并毁灭原力,但她却无法洞悉Kreia的动机。Kreia会等待放逐者最后找到她,回答放逐者的问题,并进行师徒的最后对决。

在Telos 4号的战斗中,放逐者杀死了Darth Nihilus。之后,她来到Traya和Sion藏身的Malachor 5号上的Trayus学院深处。她与西斯君主对战,腐蚀了Sion的意识,把他从不断持续的痛苦中解放出来。通过放弃痛苦和原力,Sion最终可以死亡了。但在他死之前,他作出警告:Traya会对放逐者作出她对Sion所作之事。

引文:拯救我?你已经作到了。你所行之事已足够,从现在到未来。
―Kreia被放逐者救赎
放逐者在学院的内核找到Kreia并击败了她,切掉她剩下的手。虽然蒙受来自Kreia的众多欺骗和背叛,放逐者原谅了Kreia所行的一切事。Kreia意识到自己一直追寻的就是被救赎,并选择赠予放逐者一个最后的礼物。她利用Malachor 5号上放射的能量预言了银河以及放逐者的同伴的未来。濒危的Kreia带着放逐者给她的伤,告诉她的徒弟必须到未知领域追寻Revan的足迹。在Kreia临死前承认她自己真心的爱着放逐者-她最伟大的学徒,因为Kreia相信放逐者最终证明自己的理想是正确的。然后放逐者把Kreia——一个如同她母亲一般的存在——从她所鄙弃的原力所带来的痛苦中解放出来。
之后不久,“大规模阴影发生器”被最后一次启动,Kreia的尸体也随Malachor一起被消灭。


2:人格与特性
Kreia为人自恃、善于操纵他人,并对他人时时留有戒心。

Traya时常反对放逐者替别人面对挑战。无差别地给予怜悯由于不允许他人获取生活的挑战所提供的固有的体能和精神的增长而弱化被帮助的对象。这样的举动最终不仅会弱化他们,作践他们的生活经历,而且会让他们自己处理问题时变得手足无措。换言之Traya崇尚适者生存的哲学,鼓励人们通过斗争获取学识,得以发展。

在被自己最亲近的人背叛后,Traya深知人心叵测。随着放逐者的交际圈不断扩张,Traya看到如何能够利用这些队友达到自己的目的。有时为了能确保他们的忠诚,Traya会使用一些道德上受争议的手段。譬如,她读取了Atton Rand的心绪,得知他黑暗的过去,以此恐吓他为放逐者服务。她还用Revan去向的秘密来吸引Mandalorian人的领袖——曼多罗王Canderous Ordo,确保他不背叛放逐者。

作为操纵他人的能手,Traya还利用欺骗和背叛来达成目的。她在探询之旅的启始便欺骗放逐者,声称绝地议会剥夺了放逐者的原力。她知道这样会引领放逐者寻觅生还的绝地议会成员,这样她或放逐者就可能证明议会教诲上的错误。在Onderon上,Traya欺骗Colonel Tobin说Telos上存在一个武士学院和大量绝地武士。她知道Tobin会把这一切告诉他的真正主人Darth Nihilus。而饥饿的黑暗君主不会放弃一个缓解自己饥饿的机会,会贸然进攻Telos。这致使Nihilus在受到放逐者和她的Mandalorian盟友进攻时破绽百出。

虽然有上述诸般特点,Traya并非他人所误解的冷酷、无情的操纵者。她的人性中有温柔的一面,特别是对放逐者时尤其明显。事实上,Traya有一次坦言,她宁可让整个银河消亡,也要保全放逐者的生命,她也确实信守自己之所言。在旅途中,放逐者是她唯一关心的,其他人则是她的利用对象。

虽然Traya十分明智并精于自身之道,她亦意识到自己的哲学会被绝地和西斯双双判为异端。因此她选择保持底调,时常用自己的原力能力使其他可能认识她的原力敏感者无法辨识她的身份。她并不时常坦言自己的理念。

Traya的另一个奇怪的特性是从不直呼放逐者的同伴的姓名,而是称呼他们一些名号。

她称Atton Rand为“傻瓜”,称Mical为“小绝地”,Brianna为“Atris之仆”,Visas Marr为“盲女”、或“能见者”,Mira为“女猎人”,T3-M4、HK-47、和G0-T0为“机器”,Hanharr为“野兽”,Bao-Dur为“外邦人”。


3:原力和能力
引文:我使用原力如同使用毒药,在理解它的过程中,我会发现消灭它的方法。但这也许只是一个日渐依赖自己所厌弃之物的老妇编造的借口吧。
―Darth Traya对原力的独白

Traya是“玄控式”光剑的高手。她在战斗中可以同时使用3个或多个光剑,其中每只光剑都被原力控制、悬在半空,并能凭借自己的意志战斗。

她的眼睛看似失明,实质上是由于常年不用而退化。她可以用原力治愈自己的双眼,但却不这么做。因为她有着“原力视觉”的能力,因此认为她的自然视觉是一种分散注意力的东西。

Kreia可以通过“原力迷界”来隐藏自己的身份,并且通晓“原力屏息”的能力。她后来把“原力屏息”传授给放逐者。她还知晓一系列的“原力迷界”技巧,使自己虽然能被看到,但并不引人注意,或之后使他人忘记与她的相遇,甚至忘记她的存在。她把这种能力形容成“把自己变得十分渺小”。他可以通过“冬眠术”使自己完全处于假死状态。她同时会使用“原力恐惧”技能。

作为Darth Traya时,她是“原力吸能”的高手,她用这个技巧同时、快速地杀死了几十个西斯刺客。她还通过让绝地大师Vrook Lamar, Kavar, 和Zez-Kai Ell通过放逐者的双眼观看原力的方法杀死了他们,由此甚至让他们死后无法回归原力。放逐者事后看到他们“比失去生命还要糟糕,好似原力上的一个空洞”。

Kreia曾经是一个绝地史学家,但她很快发现绝地信条无法提供她所探寻的所有答案。她同时是一个操控的高手,她通过自己的权术登上Trayus学院的权利宝座,后来,又使用计谋让绝地、西斯展露行踪,使得她和她的同党可以消灭他们。

Traya可以瞥见未来,以惊人的准确度预测相互不关联的事件。在一个与Mandalorian人相关的预言中,Traya可以预见4000年后Jango Fett(《星战前传2》里的身穿盔甲的赏金猎人)死于Mace Windu(《星战前传》里的黑人绝地)之手。

引文:他们的泯灭之旅将持续数千年。直到有一天,银河中尽存的只有他们的信条、以及他们的历史。到最后,层层护甲包围的人类的躯壳,如此轻易地被一个武士杀死。
―Darth Traya







4:教诲
引文:这就是你的新老师吗?放逐者?如果是的话那你已经步上Revan的后尘。她的教诲无疑会让你像Revan一样堕落。
―Vrook Lamar对放逐者的话

她的同伴有Darth Nihilus,还有她的学生Darth Sion,绝地放逐者,和Revan。即使是她作为西斯的时候,Traya仍然相信光明面和黑暗面的任何一者都不比对方真正的强大。因此,她的教诲中包容着光明面的理念。(她从不信奉“为权利而权利,为破坏而破坏”。)Sion和Nihilus厌倦了她,他们背叛了她,剥夺了她的力量,并放逐了她。她曾经如下地叙述她失去力量的过程:

引文:“在银河中有人迹罕至的幽暗地域,包容着知识和奥秘的古代遗址……但我并非独自行走于彼处。被仇恨所联合,一对脆弱的同盟就此诞生。但我的意志并非律法。总存在着分歧,野望,和力量。在原力中有某些技巧是无法抵御的。我被击倒,剥走力量,被放逐。我承受奇耻大辱,坠入幽冥之中。”
―Kreia对放逐者的话
Darth Traya在旅程中不断净尽自己的信仰,到最后她把原力看成一个对人们漠不关心的,拿原力敏感者当成一场有害的“旨在达成某种平衡”的棋局中的弃卒的阴险神明。她认为,银河中大量、广泛、恒久存在的由原力敏感者之间的矛盾所引起的毁灭和死亡就是例证。但是Traya并不责备绝地或西斯,而是责备双方依赖的对象:原力。

在她背负Revan堕落的罪名被从绝地阵营中放逐之后,还有在她被她的西斯徒弟Sion和Nihilus从Malachor 5号放逐后,Darth Traya被光明和黑暗面的原力背叛,并看透二者的瑕疵。独特的经历使得她的理想幻灭并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思维方式。

当她看到绝地放逐者,她看到生命没有原力依然可以存在。这一点推翻了绝地和西斯关于生命与原力相互依存的死板教条。这重新点燃了Traya对自己的理论的信念,并使得她愈发想了解放逐者的个人动机。在她与放逐者历险的终途,亦是她仍旧使用Kreia这个名字的那段时间,她发现某些悲剧可以在原力上留下伤口,而这些伤口有时使它难于被听见或被使用。这些Kreia称之为“回音”的伤口可以提供攻击原力的便捷途径。她的发现大多归功于放逐者。放逐者在Malachor 5号上把自己和原力切割开,制造了一个空前巨大的伤口,才使得Traya能够把悲剧和原力之伤联系起来。根据Traya,那些由于无法承受“没有原力”而选择自尽或屈服与原力的阴暗面的人们由于不够强大,根本没有资格活下来。她想减少银河中不必要的死亡的愿望是滋长她对原力的仇恨的最大动机。

虽然厌恶原力,她仍然使用它。她在解释这点时把自己比喻成研习毒药之人,正如这些人竭力了解毒药的致命性,她也竭力了解原力之特性,这样或许就可以找到方法杀死它。

Darth Traya设想了一个不屈从于原力意志的宇宙。她认为,她可以通过展示一个人如何自愿地放弃原力,但最后又在原力方面变得强大来证明这一点。在她对放逐者的教导中,她反复强调绝地和西斯对原力的依赖,以及由此所产生的瑕疵。在把放逐者当作自己的学徒教导的过程中,她希望自己的信息可以在未来的原力敏感者中回响,以便让他们在使用原力时不至于向任何的极端偏移,更不会说由于无法承受“没有原力的银河”而选择死亡。最终,她梦想一个没有原力的银河,因为她认为那大是好的境地。









5:幕后
在Dxun上,Kreia告诉曼多罗王:“未来是变化不定的”,这是影射Yoda在《帝国反击战》中的话。

6:形象和命名
Kreia的配音演员是Sara Kestelman。
在Gamespy的评选中,Kreia荣获2005最佳游戏角色奖。
Darth Traya是已知的第一个不使用真名而使用西斯化名的Darth,(不过可能在Darth Andeddu之后)。在她之前Darth Revan和Darth Malak都是真名前加Darth。
名字Traya直接由“背叛(betrayal)”一词而来,暗示了她的生平。





欲望之王尼赫勒斯

翻译人:silvara
星球大战论坛 Star Wars Forum

达斯•尼赫勒斯(Darth Nihilus)
传记资料
卒:3,951 BBY, 于“破坏者”号(Ravager), 泰洛斯四号(Telos IV)上空
身体描述
种族:未知人型生物
性别:男
身高:2.02米
历史及政治背景
时期:旧共和国
隶属:西斯
西斯三巨头(Sith Triumvirate)
已知师父:达斯•崔雅(Darth Traya)
已知徒弟:维萨斯•马尔(Visas Marr)

达斯•尼赫勒斯

“他是原力的伤痕,相比血肉之躯而言更像一个幽灵,生命在其足迹所到之处凋零……因为他的欲望而牺牲。”
— 维萨斯•马尔

达斯•尼赫勒斯是绝地内战(Jedi Civil War)以及西斯三巨头解体之后一段时期里的西斯黑暗君主(Dark Lord of the Sith),他曾经是三巨头之一的“欲望之王(Lord of Hunger)”。尼赫勒斯是第一次绝地清洗(First Jedi Purge)的最大幕后黑手,这一行动使得绝地武士濒临灭绝;他同时也是玛拉卓五号(Malachor V)战役少数几位幸存者之一,曼德罗瑞安战争(Mandalorian Wars)的余孽。他被自己的徒弟——名为维萨斯•马尔的米拉卢卡人(Miraluka)背叛,在3,951 BBY的泰洛斯四号战役中死于绝地流亡者(Jedi Exile)之手。

1. 生平

“谈论此人的次数越少越好——甚至不经意的联想也会吸引他的到来。”
— 柯瑞亚(Kreia)

1.1 早年生活

目前关于尼赫勒斯真实身份所知的一切就是他在曼德罗瑞安战争中幸存下来,并在玛拉卓五号上堕入黑暗面。虽然在这场战争中的角色仍是一个谜,不过他极有可能是违反绝地议会(Jedi Council)命令、追随瑞文(Revan)参加战争的那群绝地武士的一员。在双方鏖战最后阶段的玛拉卓五号战役中,曼德罗瑞安人孤注一掷,投入全部兵力最后一次试图击败银河共和国;尼赫勒斯被大规模阴影困在行星之上,同时遭此厄运的还有双方位于行星周围空间的大部分舰队。统率共和国舰队的绝地将军是一名女性,她与尼赫勒斯的关系至今无人知晓,尽管绝地大师例如维如克•拉玛(Vrook Lamar)和柯瑞亚相信西斯君主在战争严苛的环境中学会与绝地流亡者建立原力纽带。当流亡者下令启动大规模阴影发生器,这个由军事工程师保德(Bao-Dur)设计的超级武器几乎杀死了所有坠落到行星表面的人员。尼赫勒斯依靠原力将“破坏者”号提升至大规模阴影范围之外,并乘坐该飞船离开。稍后他访问了崔雅斯学院(Trayus Academy)——一座位于玛拉卓五号深处的古老训练设施。他与同伴达斯•赛恩(Darth Sion)一同师从于达斯•崔雅(Darth Traya),三人分别钻研原力黑暗面的不同教义,最后成立了“西斯三巨头”,并将自己冠以例如“欲望之王”之类的特殊头衔。

尼赫勒斯的欲望来源于吞食原力的习惯,关于这一点他的师父早已察觉不利于西斯的目标,不过却可以使他暂时强壮起来。他是原力的伤痕,他的力量最终远远超过崔雅。尼赫勒斯与达斯•赛恩联合起来挑战崔雅,当她被剥夺权力并被放逐之后,西斯再也没有明确的领导者,他们分化为许多派系,都想把瑞文建立的西斯帝国仅存的一点残余攫取到手。随着“西斯三巨头”的解体,赛恩与尼赫勒斯分道扬镳,分别带领自己的爪牙在一场寂静无声的幽影战争中对抗绝地武士。

1.2 绝地清洗

崔雅被推翻以后,尼赫勒斯爬升至权力的顶端。崔雅斯学院继续训练由西斯君主、西斯刺客(Assassins)和西斯掠夺者(Marauders)组成的军团,他们像疾病一样传播着死亡和原力黑暗面的追随者。跟随尼赫勒斯的第一手经历使得他们在靠近原力敏感者(Force-sensitives)时愈发强大,并能够通过原力触及自己的猎物。尼赫勒斯独力完成的惊人之举成为这项技艺的顶点:他毁灭了卡塔(Katarr),荡平整个米拉卢卡殖民地并夺去星球上所有生物的性命,只留下一名米拉卢卡人——维萨斯•马尔作为自己的徒弟。

当达斯•尼赫勒斯来到卡塔表面,他发现了这个女人,使她沉入深度睡眠,并将其带上自己的飞船。几天之后维萨斯醒来面对黑暗君主,她询问为什么放自己一条生路,他给出答案却没有出声。尼赫勒斯展示给她一幅银河系的景象——他通过自己的感觉看到的——其他星球上的人们无法感应到原力的存在,互相之间失去关联,迷失在人性的粉碎中,而他将给这片混乱带去秩序;这一景象剥夺了维萨斯通过原力视物的能力,并在她脸上人类眼睛的部位剜出两个深洞。她最终成为尼赫勒斯最信任也是唯一的徒弟,甚至与师父建立了强大的原力纽带。

在毁灭卡塔的过程中,尼赫勒斯同时杀死了大部分幸存的绝地武士——绝地大师阿翠斯(Atris)此时正在星球上举行一个秘密会议,绝地组织最强大的成员,包括扎尔•莱斯廷(Zhar Lestin)、多拉克(Dorak)以及凡德•托克(Vandar Tokare)均参加了会议。他的旗舰“破坏者”号——一件玛拉卓五号战役的遗迹——徘徊在已知空间的边缘,当它接近卡塔时,尼赫勒斯宣告他的到来,原力接触到的所有生命都被杀死。卡塔位于昂德朗(Onderon)和丹图因(Dantooine)之间,对于尼赫勒斯来说这颗星球也代表了共和国领土的开端,他相信自己能够不被察觉地进入,而绝地武士与米拉卢卡人都不会成为麻烦。

尼赫勒斯的下一步行动是联合维库(Vaklu)将军——昂德朗分离主义者的领袖、统治者泰莉亚(Talia)女王的堂兄。他计划协助维库脱离共和国,如此该星球就落入自己手中,并成为西斯的基地。托宾(Tobin)上校,维库的副指挥,成为他的联络官。与此同时绝地流亡者已经回到共和国空域,当她重新建立与原力曾经断绝的联系时,尼赫勒斯感觉到原力中出现一个只有他的徒弟维萨斯才能辨别出来的微小扰动。他派出先知以期打败流亡者,并将其带到自己面前吞噬掉;不过与计划相反,流亡者击败了维萨斯,米拉卢卡人开始质疑师父的动机,以及自己对他曾经展示的景象所下的结论,她动摇了,转而协助流亡者对抗屠杀自己同胞的凶手。

1.3 殒落

“绝地武士已发动袭击。泰洛斯地下有一座绝地秘密学院。他们最后终于现身了,我们都很危险。”
— 柯瑞亚与托宾的对话。

流亡者阻止了昂德朗内战,尼赫勒斯的计划破产了。阿翠斯于3951 BBY安排流亡者乘坐共和国军舰“先驱(Harbinger)”号返回,并将其现身的消息通过核心数据库(coreward database)传播开来,试图以她为诱饵吸引黑暗君主的注意:这之后流亡者成为共和国政治的重要因素。在令人吃惊的形势变化中,派拉古斯矿业工厂(Peragus Mining Facility)被毁,重振整个外层空间(Outer Rim)的努力宣告失败,众多星球(例如昂德朗)上的分离主义运动逐渐失去控制。流亡者处于尼赫勒斯前任师父的监护之下,达斯•崔雅在流亡之后就已经放弃了自己的西斯身份,并试图利用流亡者对抗西斯。泰莉亚女王获得流亡者的支持,昂德朗得以继续留在共和国的版图之中,维库最终依靠尼赫勒斯军队的帮助发动了被称为第二次昂德朗战役的政变。

稍早之前,在第一次昂德朗战役之后,流亡者与坎德罗斯•奥度(Canderous Ordo)——曼德罗瑞安战争后的首任曼达罗(Mandalore)——领导下的曼德罗瑞安人联合,当一支西斯分遣队从临近的卫星戴克森(Dxun)出发前往艾锡斯(Iziz)城时,他们仍没有发觉尼赫勒斯已经在弗里敦•纳德(Freedon Nadd)的陵墓中设立了一座基地——西斯躲开了曼德罗瑞安人巡逻队,即使其与曼德罗瑞安前哨非常靠近。弗里敦•纳德的陵墓中充满尼赫勒斯希望吞噬的黑暗能量,当科瑞亚意识到更大的威胁来自于一个看上去仅仅是前进基地的地方时,流亡者开始展开行动。绝地流亡者的一个追随者——Dxun Force Adept——负责带领一支队伍穿越丛林,目标消灭星球上所有的西斯势力,随行者还有流亡者的另外两个伙伴,以及曼达罗提供的一队曼德罗瑞安武士。陵墓中正在举行一个仪式来利用其中的能量以达到影响昂德朗内战结局的目的,但最后在攻击部队的打击下被迫中断了。

与此同时流亡者和科瑞亚前往艾锡斯城,在那儿西斯君主和黑暗绝地武士联合昂德朗分离主义者,带领大批西斯牧人(Sith wrangler)和巨型野兽向艾锡斯皇宫进军。维库的进攻失败了,托宾上校不幸成为科瑞亚为引出达斯•尼赫勒斯而设置的阴险计谋的一部分——她告诉托宾绝地武士躲藏在泰洛斯四号上,并相信昔日的西斯同伴会被吸引到那儿。当尼赫勒斯乘坐飞船飞抵这颗星球上空,共和国海军上将卡斯•欧纳西(Carth Onasi)和曼达罗正恭迎他的到来,泰洛斯四号战役开始。尼赫勒斯意识到自己被人出卖,他别无选择只好吞食泰洛斯的能量,否则他的欲望将吞噬他自己。

流亡者:“当注视他时你看到什么?”
维萨斯:“只是一个人。”
— 达斯•尼赫勒斯的面具被移开后

曼德罗瑞安人袭击了他的飞船,曼达罗本人则与流亡者和维萨斯•马尔登上“破坏者”号的舰桥一同面对尼赫勒斯。四枚质子炸弹被安置在飞船的重要战略位置,其中第四枚炸弹在一场差点危及全局的提早爆炸后从导弹隔舱中取得。托宾上校与流亡者最后一次见面,并同意帮助引爆炸弹。在飞船上维萨斯碰巧来到自己以前的冥想室,她停下脚步冥想半晌,最终接受自己故乡毁灭的现实,放弃了复仇的打算,拥抱原力的光明面。与原力断绝联系的流亡者与尼赫勒斯拥有基本相同的本质,尼赫勒斯无法吞食她的能量,所以当他尝试时,他耗尽了自己的能量,变得非常脆弱。他们展开一场残酷的争斗,差点毁灭了维萨斯,当流亡者指出尼赫勒斯的弱点时,战斗形势逆转了。维萨斯进入出神状态并试图切断和自己前任师父的原力纽带,破坏他和原力的联系。最终他们三个打败达斯•尼赫勒斯,并逃脱了飞船的毁灭。在前往登陆飞船所乘坐的轨道飞梭之前,维萨斯揭开了尼赫勒斯的面具,希望看一看那个深深伤害了自己的人的面容。在这之后尼赫勒斯的躯体消散为黑暗能量辐射,“破坏者”号被摧毁,西斯舰队也被共和国海军消灭。

1.4 传奇

“尼赫勒斯大人,你将意识保存在自己的盔甲中逃脱了死亡。你是如何做到的?!”
— 达斯•克雷特(Darth Krayt)

在泰洛斯四号战役之前一段时间,达斯•尼赫勒斯制作了一个西斯原力全息仪(holocron),它在千年之后最终落入达斯•克雷特之手。137 ABY,在卡里班(Korriban)克雷特着手研究尼赫勒斯以及达斯•安德杜(Darth Andeddu)和达斯•贝恩(Darth Bane)的西斯原力全息仪,希望得到他们的建议如何阻止遇战疯人(Yuuzhan Vong)生物吞噬自己的身体。他从尼赫勒斯处得到的唯一回应就是使用西斯君主专属语言的一段陈述——他的同伴并不屑于翻译。新西斯组织(New Sith Order)的领袖也提到尼赫勒斯逃脱了死亡,不过他所指具体为何事仍不清楚。就目前所知在玛拉卓五号上,达斯•尼赫勒斯经历了某种死亡,不过究竟是指代表他堕入黑暗面的抽象意义的死亡,还是真实死亡,或者两者均是,暂时还不清楚。克雷特还提及一件某种程度上浸透达斯•尼赫勒斯意识的盔甲,不过关于这件盔甲的下落并没有明确证据。

2. 个性与品质

“他丝毫不关心西斯或它的教条……或绝地武士。当绝地武士灭绝,他将吞食银河系、共和国,最终吞噬所有西斯。”
— 科瑞亚

达斯•尼赫勒斯有着阴暗的外形,一件黑色西斯长袍覆盖整个身体,头戴一张饰有红色标记的白色头骨形面具。他总是渴求更强大的力量,典型的西斯做派,与那嘉•沙度(Naga Sadow)和帕尔帕廷(Palpatine)一样。不过不像大部分西斯君主,他几乎不关心西斯组织——一旦他吞噬了最后一名绝地武士,很可能将目标转向西斯。尼赫勒斯将死亡看作生命的唯一目的,而力量则是达成这一目标的手段。虚无主义的动机并不清楚,曼德罗瑞安战争的惨状可能是个中原因,或者其根源更加深远,与对绝地武士及其信仰的幻灭有关。他小心谨慎,如同在与绝地武士战争期间表现出来的一样;他咄咄逼人,有着强烈的支配欲,不能容忍任何对其力量的威胁。不过尼赫勒斯仍是一名富有感情的人类,他与维萨斯的原力纽带一直持续到他们在“破坏者”号上的对决。维萨斯是尼赫勒斯唯一的徒弟,她的背叛使他异常愤怒。

3. 力量与能力

“一个人不可能拥有如此巨大的力量,还能和我们一样去思考和感知宇宙。”
— 科瑞亚

达斯•尼赫勒斯挥舞一把红色光剑,在战斗中采用单手侵略性剑法——不过他很少使用光剑。他研习最强大的西斯教条,但这却使他无法自拔。他的欲望割裂了生命与原力之间联系,越吞食死亡,欲望愈加强烈。这使他更加强壮,但却是暂时的。原力敏感者和富含原力的世界会吸引他——卡塔上的米拉卢卡殖民地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他对原力的理解力最终可以使他在整个银河中感觉到原力使用者,扫平整个星球,杀死一切原力触及的生物。长期使用该能力使他成为所有生命的威胁,同时他的欲望不断增长:欲望反过来控制了他。他是原力的伤痕,微小的存在却激起巨大的回响,这将缓慢地杀死所有他身边的生命,以满足他的欲望。所有听见他话语的生命会痛苦和死亡。那些服侍他的人,就像“破坏者”号的船员,会成为绝对的奴隶。

尼赫勒斯使用割裂原力(Sever Force)的黑暗衍生技能切断了达斯•崔雅和原力的联系,他伙同达斯•塞恩背叛她并将其放逐。

尼赫勒斯还可以依靠原力提升飞船,如同在玛拉卓五号对“破坏者”号所做的一样:他将飞船从包围整个星球的大规模阴影中拉拽出来,并保持其完整,即便它已经遭受大面积结构性损坏。

据推测他掌握西斯魔力(Sith Alchemy),在第二次昂德朗战役期间他属下的西斯追随者使用该技巧随心所欲地驯服野兽。

尼赫勒斯能够借助原力逃脱死亡:将意识保存在自己的盔甲中。数千年后达斯•克雷特求助于尼赫勒斯的西斯原力全息仪希望能够获得这个能力。

4. 幕后花絮

达斯•尼赫勒斯作为一名大反派在计算机及主机游戏《星球大战:旧共和国武士2:西斯君主(Star Wars: Knights of the Old Republic II: The Sith Lords)》中首次露面。随后《星球大战:传说(Star Wars Tales)》第24话——六页纸漫画《未见,未闻(Unseen,Unheard)》详细叙述了他的故事。

与许多西斯君主一样,尼赫勒斯的名字有着双重意义(nihil在拉丁语中是“无”的意思)。他只忠诚于自己,为满足自己的欲望不管西斯还是绝地他都会吞食掉,这一事实表明他的名字很适合目前的性格。“Nihilus”同样来源于短语“nihilism(虚无主义)”或“belief in nothing(无信仰)”,尤为显著地否定了事实和意图的概念。另一个由“nihil”衍生的单词是英语里的“annihilation(灭绝)”,其意思是“完全毁灭”或“成为虚无”。

有一点应该被提及,那就是在游戏中尼赫勒斯从没有清楚地说过一句话,他只是简单地发出一些音节,与在泰洛斯四号发现的西斯原力全息仪发出的声音很相似。有理论指出他說得是西斯语。不过游戏中出现的外星语言例如Rodese语都提供了字幕,而尼赫勒斯的台词则没有(虽然这在游戏中可以解释为:流亡者使用一台声音传感器翻译外星语言,但古西斯语并不包括在其数据库中)。另一个可能的解释是尼赫勒斯像Kar Vastor一样用自己的语言能力交换力量。另外维萨斯在《未见,未闻》中提到当西斯君主毁灭卡塔时,米拉卢卡人能够听见尼赫勒斯的声音——“我师父说话时,卡塔上所有的活物都死去。”据观察维萨斯似乎至少理解一部分尼赫勒斯对她传递的信息,虽然这些交流更可能是心灵感应而不是纯粹的口头交谈。

对尼赫勒斯最终战的一个可能结局就是说服维萨斯牺牲自己,以此破坏她与达斯•尼赫勒斯之间的原力纽带。在重伤之下,尼赫勒斯不再是绝地流亡者的对手。不过在发行版本中删除了这一内容。

达斯•尼赫勒斯的面具可以拣起来——如果流亡者要求维萨斯这么做的话。面具并不能装备在人物身上,不过却可以提供玩家一点原力点(Force Point)。

在游戏的拓展素材中,尼赫勒斯被视作原力黑暗面的化身,阿翠斯的对手(虽然代表光明,阿翠斯一直被黑暗面腐蚀)。概念艺术图描述了两人之间的决斗,不过在游戏中阿翠斯并没有真正与尼赫勒斯发生互动。

一个程序缺陷有可能导致尼赫勒斯死后,他的躯体被黑暗面的能量所包围,他躯体本身却不会消失。玩家可以在他的遗物里发现一把西斯光剑、一件黑暗绝地大师长袍和一个罕见的光剑水晶。

根据玩家选择路线不同,在尼赫勒斯被打败时维萨斯会说她看见“数千坟墓一般的星球,永恒的憎恨和欲望”或者“只是一个人。”

《绝地vs西斯:原力的基本指南(Jedi vs. Sith: The Essential Guide to the Force)》从设定角度撰写,关于尼赫勒斯的结局提供了三个相互矛盾的说法。根据第一个说法,他被布莉安娜(Brianna)——绝地大师阿翠斯的侍女——杀死。另一个说法提到维萨斯•马尔参与击败尼赫勒斯,而第三个说法则暗示尼赫勒斯死前杀死了米拉卢卡人。应该注意到第二和第三个说法分别是游戏光明路线和黑暗路线的选择,而第一个说法直接与游戏相矛盾:不仅布莉安娜没有加入玩家的队伍——除非玩家选择一名男性角色,而且即使是这样她也没有陪同流亡者登上“破坏者”号,因为只有维萨斯•马尔和曼达罗参与了击败尼赫勒斯的任务。

在《星球大战:终极视觉指南(Star Wars:The Ultimate Visual Guide)》一书中提到,达斯•赛恩是达斯•尼赫勒斯的徒弟,虽然他们都是达斯•崔雅的徒弟。

在《星球大战:遗产(Star Wars:Legacy)》一书中,达斯•克雷特询问尼赫勒斯的西斯原力全息仪他如何将意识保存在自己的盔甲中。根据这一暗示推断克雷特可能是指曼德罗瑞安战争结束前在玛拉卓五号上,当大规模阴影发生器启动时的死亡,不然的话就是指另一次在泰洛斯四号战役之前的死亡。

在黑曜石娱乐(Obsidian Entertainment)最初撰写的情节中提到尼赫勒斯的面具是由瑞文的头骨制成,不过开发者后来放弃了这个主意,并将该人物的命运维持开放。

2007年6月13日,拥有很大影响力的电台大嘴霍华德•斯特恩(Howard Stern)在他的广播剧“天狼星卫星广播(Sirius Satellite Radio)”里提及达斯•尼赫勒斯。加里•加佛(Gary Garver)采访了一名打扮成该人物的爱好者,这小段访谈也在斯特恩的节目中播放。几天后在2007年6月19日的节目中,斯特恩提及武基百科,并朗读了武基百科上关于达斯•尼赫勒斯的词条。

在一个星球大战旧共和国武士的爱好者网站发起的采访中,克里斯•阿瓦隆(Chris Avellone)被问及创造达斯•尼赫勒斯的目的为何。阿瓦隆强调发行版本并没有采用自己最初设计的情节,本来计划中尼赫勒斯将在玛拉卓五号破碎时成为绝地流亡者的“另一半”。








尼赫勒斯大概属于被KOTOR2里,被官方小说《旧共和国:瑞文》给黑得最惨的一个。
就武力上来说,恐怕比放逐者还要被黑得惨些

因为西斯皇帝维希埃特的能力,在相当程度上等同于尼赫勒斯能力的去掉副作用+强化升级版本。
尼赫勒斯的名字虽然意有nihilism(虚无主义)之意,但尼赫勒斯真正表现出的状况,却更接近于头衔的意味饥饿、欲望,而不是虚无——反而维希埃特的能力,更加接近虚无。

而偏偏《旧共和国:瑞文》小说里,还对尼赫勒斯提都没提。
放逐者来到被维希埃特吞噬的星球,被维希埃特造就的虚无感给吓得要命,心中直想跑路。在字里行间压根就没提过尼赫勒斯的吞噬星球举动。

再加上放逐者被黑成不够被瑞文秒杀的水平,面罩披风男达斯·尼赫勒斯已经差不多真给黑出翔了。




另外其实——《旧共和国武士2》游戏里,对相关维希埃特皇帝的模糊描述(当时维希埃特这个角色尚未明确塑造):

“在这个星系中有一个地方有强大的黑暗原力,那是西斯的地方,但是却不仅仅是西斯。它污染所有在它表面的东西,赋予它们黑暗的原力。它污染所有的生命,而且它在死亡中成长。


也没怎么体现。
“它污染所有的生命,而且它在死亡中成长”这句话,说是在描述维希埃特皇帝,其实更倒像是描述“混沌使者”阿贝洛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7-1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90楼广告位于2012-06-25 11:39发表的 :
KOTOR绝对是心目中美式RPG的TOP5啊
lz有没有2代西斯三巨头的资料,玩游戏时觉得Nihilus弱的1B,一看WIKI却是强的逆天的



话说,这很萌、很百合、很有爱的《旧共和国武士》同人漫画你看过么?
(这同人里,瑞文是按非正史的女性设定)

这漫画的翻译者,似乎是 旧共和国的骑士 (我不是很确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上海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962110 反电信诈骗|举报电话 021-62035905|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5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909号 )

GMT+8, 2021-1-19 17:24 , Processed in 0.116108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