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xjtxp

[讨论] 《星球大战:旧共和国(SW:TOR)》背景与世界观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突袭绝地圣殿的战场中,因为当时大部分的绝地精锐被分散拖延在米诺斯星团(the Minos cluster)等战场前线,科洛桑所留绝地力量薄弱,科洛桑绝地也有部分人员不在圣殿之中。结果由我们的老熟人——西斯尊主达斯·马尔加斯(Darth Malgus)所率领的军队,在这部分军事行动中,成功摧毁绝地圣殿。
绝地圣殿的战场的官方视频:


《蒙蔽》视频地址: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TgyMjQxMzUy/v.swf


该视频内容,在《蒙蔽》小说版里的描写部分(无翻译,只有英文版)
这部分英文稍微有点长,如果不想看的英文小说的话,建议直接拖过吧


Malgus let his anger build with each step he took toward the Temple entrance. The Force responded to his emotional state, caught him up in its power until he was awash in it. He sensed the seed of fear growing in the soldiers?guts.

said stop,?the lead soldier said again.

o nothing,?Malgus said to Eleena over his shoulder. hese are mine.?

She let her hands fall slack to her sides and fell in behind him.

The three guards spread out into an arc as they approached him, their movements cautious, blaster rifles ready. The entrance to the Temple, a fifteen-meter-tall opening in the edifice facade, loomed behind them.

ho are you??the guard asked.

The last word hung in the air, frozen in time, as Malgus drew on the Force and augmented his speed. The hilt of his lightsaber filled his hand and its red line split the air. He crosscut the guard before him, putting a black canyon in his chest, continued the swing through the guard on his left, and with his left hand used a blast of power to drive the third guard into the Temple wall hard enough to crush bones and kill him.

Malgus felt the sudden surge of terror in the two soldiers up on the ledge to his left, felt them take aim in sweaty hands, start to squeeze triggers. He flung his lightsaber at them, guided it with the Force in a flickering red arc that cut both of them down, then recalled the blade to his hand. He deactivated it and hung it from his belt.

The roar of a rocket pack drew his attention. On a ledge above the Temple entrance, the Mandalorian rode the fire on her back to a high window on one of the Temple upper tiers and disappeared within. He trusted that she would join him for the combat inside.

He checked his chrono, watched the numbers evaporate. Twenty-nine seconds.

Eleena took the station to his right, and they entered the Temple.

The setting sun at their back reached through the huge doorway and extended their shadows before them, giant, dark heralds marking the path ahead. Within the Temple was a stillness, a peace soon to be shattered.

Malgus boots rapped against the polished stone floor. The hall extended before them for several hundred meters. Two rows of elegant columns reached from floor to ceiling on either side, framing a processional down the hall center. Ledges and balconies, too, lined both sides.

Malgus felt the presence of more guards and Jedi to his right, his left, and before him.

He checked his chrono. Twelve seconds.

Motion above and to his right, then to the left, drew his eyes. Curious Padawans looked down from the ledges above.

Ahead, half a dozen robed and hooded Jedi dropped from the balconies and took station in the hall. Another Jedi descended the grand staircase at the end of the hall. His Force signature radiated power, confidence Master.

As one, the seven Jedi moved toward Malgus and Eleena, and Malgus and Eleena moved toward them.

More and more Padawans gathered on the balconies and walkways above, sparks of light-side blasphemy flickering in Malgus perception.

The more powerful Force signatures of the approaching Jedi pressed against Malgus, and his against theirs, the power of each distorting the other by its presence.

In his mind, the countdown continued.

The space between him and the Jedi diminished.

The power within him grew.

They stopped at two meters. The Jedi Master threw back his hood to reveal blond hair graying at the temples, a handsome, ruddy face. Malgus knew his name from his intelligence briefingsaster Ven Zallow.

In appearance, Zallow was everything Malgusith his pale skin, scars, and hairless pateas not. With respect to the Force, Malgus was everything Zallow was not.

The six Jedi Knights accompanying Zallow spaced themselves around Malgus and Eleena, to minimize maneuvering room. The Jedi eyed him cautiously, the way they might a trapped predator.

Eleena put her back to Malgus. Malgus felt her breathing, deep and regular.

Silence ruled the hall.

Somewhere, a Padawan cleared his throat. Another coughed.

Zallow and Malgus stared into each other eyes but exchanged no words. None were necessary. Both knew what would unfold next, what must unfold.

The chrono on Malgus wrist began to beep. The slight sound rang out like an explosion in the silent vastness of the hall.

The sound seemed to free the Jedi to act. Half a dozen green and blue lines pierced the dimness as all of the Jedi Knights ignited their lightsabers, backed off a step, and assumed a fighting stance.

All except Zallow, who held his ground before Malgus. Malgus credited him for it and inclined his head in a show of respect.

Perhaps the Jedi Knights thought the beeping chrono indicated a bomb of some kind. In a way, Malgus supposed, it did.

From behind, another sound broke the silence. The whine of the hijacked drop ship approaching engines.

Malgus did not turn. Instead, he watched the events behind him by watching the events before him.

The Jedi Knights stepped back another step, looking past Malgus, uncertainty in their expressions. Eleena pressed her back against Malgus. No doubt she could see the drop ship by now as it roared downward, toward the Temple.

Zallow did not step back and his eyes stayed on Malgus.

The sound of the drop ship engines grew louder, more acute, a prolonged, mechanical scream.

Malgus watched the eyes of the Jedi Knights widen, heard the shouts of alarm from throughout the hall, then the screams, all of them soon overwhelmed by the roar of the reinforced drop ship slamming at speed into the front of the Temple.

Stone shattered and the Temple floor vibrated under the impact. Metal bent, twisted, and shrieked. People, too, bent, twisted, and shrieked. The explosion colored the hall in orangealgus could see it reflected in Zallow eyesnd the sudden flame drew the oxygen toward it in a powerful wind, as if the conflagration were a great pair of lungs drawing breath.

Malgus did not turn. He had seen the attack thousands of times on computer models and knew exactly what was happening from the sounds he heard.

The drop ship enormous speed and mass allowed it to retain momentum and it skidded along the Temple floor, gouging stone, trailing fire, toppling columns, collapsing balconies, crushing bodies.

Still Malgus did not move, nor Zallow.

The drop ship skidded closer, closer, the sound of metal grinding over stone ever louder in Malgus ears. More columns collapsed. Eleena pressed against him as the flaming, shredded vessel slid toward them. But it was already losing speed and soon came to a halt.

Dust, heat, and smoke filled the hall. Flames crackled. Shouts of pain and surprise penetrated the sudden silence.

hat have they done??someone called.

edic!?screamed someone else.

Malgus heard the explosive bolts on the specially reinforced passenger compartment of the drop ship blow outward and hit the floor like metal rain, heard the hatch clang to the floor.

For the first time, Zallow looked past Malgus, his head cocked in a question. Uncertainty entered his expression. Malgus savored it.

A prolonged, irregular hum sounded as the fifty Sith warriors within the drop ship compartment activated their lightsabers. The sound heralded the fall of the Temple, the fall of Coruscant, the fall of the Republic.

Malgus flashed on the vision he seen on Korriban, of a galaxy in flames. He threw back his hood, smiled, and activated his lightsaber.




…………


* * *



Master Zallow and the six Jedi Knights near Malgus leapt back and up, flipping at the top of the arc of their leaps, and landed in a crouch twenty meters away.

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all,?Zallow shouted to his fellow Jedi, and lit his blade.

Dozens more Jedi poured out of the hallway behind him and flowed down the staircase, the blades of their lightsabers visible through the smoke and dust, a forest of green and blue oriflammes. The Jedi did not shout as they charged, but the rumble of their boots and sandals on the floor sounded like rolling thunder.

tay near me,?Malgus said over his shoulder to Eleena.

es,?she said, her blasters already in hand.

Malgus Sith charged out of the carcass of the drop ship, their collective roar the sound of a hungry, rage-filled beast. The red lines of their blades cut the dust-covered air. Lord Adraas, a political favorite of Darth Angral and constant irritant to Malgus, led them. Like all of the Sith warriors save Malgus, a dark mask obscured his face entirely.

Malgus used his distaste for Adraas to further feed his anger. He had requested that Darth Angral allow him to lead the attack alone, but Angral had insisted that Adraas lead the drop ship team.

Discarding his cloak, discarding the remaining restraints on his rage, Malgus joined the Sith charge, taking position before Adraas. Emotion fed his power, and its swell fairly lifted him from his feet. He felt the power of the dark side around him, within him.

Blaster bolts crisscrossed the battlefield from left and right as two platoons of Republic soldiers emerged from somewhere above and to the side and fired into the Sith ranks.

Malgus, nested deeply in the Force, perceived the dozens of bolts and their trajectory with perfect clarity. Without breaking stride he whipped his blade left, right, angled it ten degrees, and turned three bolts back on the soldiers who fired them, killing all three. A soldier had exploded a grenade in his face in the Battle of Alderaan, so he enjoyed killing soldiers when he could. Behind him, Eleena twin blasters answered to the left and right with bolts of their own, picking off two more soldiers.

The Sith and Jedi forces closed, Sith battle lust facing the calm of the Jedi, the floor of the Temple the arena where centuries of indeterminate strife would at last reach a conclusion. Those strong in the Force would survive and their understanding of the Force would evolve. Those weak in the Force would die.

Malgus sought Master Zallow but could not make him out from the crowd of faces, dust, flames, and glowing blades. So he chose a Jedi at random from the crowd, a human male with a blue blade and a short beard, and targeted him.

Waves of power distorted the air and dopplered sound as the Jedi and Sith forces crashed into one another and intermixed in a chaotic, roaring tangle of bodies, lightsabers, and shouts.

Malgus augmented his strength with the Force, took a two-handed grip on his blade, and unleashed an overhand slash designed to split the Jedi in half. The Jedi sidestepped the blow and crosscut with his blue blade at Malgus throat. Malgus got his blade up in time, parried, and slammed a kick into the Jedi mid-section. The blow folded the Jedi in half, sent him reeling backward five paces. Malgus leapt into the air, flipped, landed behind him, and drove his blade through the Jedi. Roaring with battle lust, Malgus sought another opponent.

A flash of lavender skin drew his gazeleena. She ducked under a saber slash and dived to her side, firing half a dozen blaster shots as she did so. The Padawan who tried to kill her, a female Zabrak, the horns of her head gilt with colored pigments, deflected the shots as she closed in for another blow. Eleena flipped to her feet, still firing, but the Padawan deflected every shot and drew nearer.

Malgus drew on the Force and with a blast of power drove the Padawan across the hall and into one of the towering columns of stone, where she collapsed, blood leaking from her nose. Eleena continued firing, her eyes darting here and there over the battlefield as she sought targets.

The battle turned ever more chaotic. Jedi and Sith leapt, bounded, rolled, and flipped as red lines intersected with those of blue and green. Blasts of power sent bodies flying through the air, against walls, pulled loose rocks from the ceiling and sent them crashing into flesh. The hall was a cacophony of sound: shouts, screams, the hum of lightsabers, the intermittent sound of weapons-fire. Malgus walked in its midst, reveled in it.

He watched Lord Adraas leap into the middle of a squad of Republic soldiers and punctuate his landing with an explosion of Force energy that cast the soldiers away like dry leaves.

Malgus, not to be outdone, picked a Jedi Knight at random, a human female ten meters away, held forth his left hand, and discharged veins of blue lightning from his fingertips. The jagged lines of energy cut a swath through the battle, harvesting two Padawans as they went, until they caught up to the Jedi Knight and lifted her off her feet.

She screamed as the lightning ripped into her, her flesh made temporarily translucent from the dark power coursing through her. Malgus savored her pain as she died.

He caught Adraas eyeing him and gave him a mocking salute with his lightsaber.

The high-pitched sound of Eleena blasters drew his attention. She bounded past him and over the slain female Jedi Knight corpse, a lavender blur firing rapidly. Putting her back to a column, she crouched and sought targets for her blasters. She met his eyes, winked, and signaled behind him. He whirled to see a score or more Republic soldiers rushing into the hall from a side room, blaster rifles tracing hot lines through the battlefield. Eleena answered with shots of her own.

Before Malgus could dispatch the soldiers, the Mandalorian rose from somewhere behind them, her jetpack spitting fire, her head-to-toe silver-and-orange armor gleaming in the fire of the hall. Hovering in the air like an avenging spirit, she discharged two small missiles from wrist mounts. They struck the floor near the Republic soldiers and blossomed into flame. Bodies, shouts, and loose rock flew in all directions. Still hovering, she spun a circle in the air while flamethrowers mounted on her forearm engulfed another group of soldiers.

Malgus knew the battle had turned, that it soon would be over. He glanced around, still seeking Zallow, the only opponent in the field worthy of his attention.

Before he could locate the Jedi Master, three more Jedi swarmed him. He parried the chop of a human male, leapt over the low slash of an orange-skinned Togruta female, severed the hand of the third, a female human, disarming her, then grabbed her by the throat with his free hand and slammed her into the floor with his Force-enhanced strength.

lara!?said the human male.

Leaping high over the male cross-slash, Malgus landed behind the Togruta, who parried his lightsaber strike but could not defend herself against a Force blast that sent her skidding across the hall and into a pile of rubble.

Malgus roared, the lust for battle so pronounced that he would have killed his own warriors were there no Jedi left to slay. He wanted, needed, to kill another and to do so with his hands.

He ducked under a slash from the male, lunged forward, and took the Jedi by the throat. He lifted him from his feet and held him suspended in the air, gagging. The Jedi brown eyes showed no fear, but did show pain. Malgus roared, squeezed hard, then dropped the body and stood over it, blade at his side, breath coming hard. The battle still swirled around him and he stood in its center, the eye of the Sith storm.

Malgus finally spotted Master Zallow ten paces away, whirling, spinning, his green blade a blur of precision and speed. One Sith warrior fell to him, another. Lord Adraas landed before him, trying to take Malgus kill for himself. Adraas ducked low and slashed at Zallow knees. Zallow leapt over the blow and unleashed a blast of energy that sent Adraas skidding on his backside across the hall.

e is mine!?Malgus shouted, charging through the battlefield. He repeated himself as he passed Adraas. allow is mine!?

Zallow must have heard Malgus, for he turned, met his eyes. Eleena, too, must have heard Malgus shouting. She emerged from behind the column, deduced Malgus intent, and fired several shots at Zallow.

Zallow, his eyes on Malgus throughout, deflected the bolts with his blade and sent them back at Eleena. Two struck her, and as she collapsed Zallow used a Force blast to drive her body against a column.

Malgus halted in mid-stride, his rage temporarily abated. He turned and stared at Eleena fallen form for a long moment, her lavender body crumpled on the floor, her eyes closed, two black circles marring the smooth purple field of her flesh. She looked like a wilted flower.

Anger refilled him, overcame him. A shout of hate, raw and jagged, burst from his throat. Power went with it, shattering a nearby column and sending a rain of stone shards through the room.

He returned his gaze to Zallow and stalked toward him, his rage and power surging before him in a palpable wave. Another Jedi stepped in front of him, blue blade held high. Malgus barely saw him. He simply extended a hand, pushed through the Jedi insufficient defenses, seized his throat with the Force, and choked him to death. Tossing the body aside, he moved toward Zallow.

Zallow, for his part, moved toward Malgus. A Sith warrior bounded at Zallow from his left, but Zallow leapt over the Sith blade, spun, slashed, and cut down the Sith.

Zallow and Malgus closed. They halted at one meter, studied each other for a moment.

A human male Jedi Knight separated from the swirl of battle and stabbed at Malgus. Malgus sidestepped the blue line of the blade, punched the man in the stomach, doubling him over, and raised his own blade for a killing blow.

Zallow bounded forward and intercepted the downstroke. Zallow and Malgus stared into each other faces and the rest of the battle fell away.

There was only Malgus and his rage, and Zallow and his calm.

Their blades sizzling in opposition, each used the Force to press against the strength of the other, but neither had an obvious advantage. Malgus shouted rage into Zallow face. Only a furrowed brow and the tight line of his mouth betrayed the tension behind Zallow otherwise tranquil expression.

Feeding off the anger from Eleena, Malgus shoved Zallow away and unleashed an onslaught of overhand slashes and crosscuts. Zallow backed off, parrying, unable to respond with blows of his own. Malgus tried to split Zallow head but Zallow blocked again and again.

Malgus spun into a high, Force-augmented kick that hit Zallow in the chest and sent him flying backward ten meters. Zallow flipped and landed upright in a crouch near two of Malgus Sith warriors.

They lunged for him and Zallow parried one blow, leapt over the second, and spun a rapid circle, cutting down both Sith.

Malgus, burning with hate, flung his lightsaber at Zallow. He guided its trajectory with the Force, and it spun a sizzling path through the air at Zallow neck. But Zallow, riding the momentum of his attack on the second Sith, leapt into the air and over the blade.

While Zallow was still in the air, Malgus unleashed a blast of energy that caught the Jedi unprepared and sent him crashing downward into a pile of rubble. He lay there, prone.

Malgus did not hesitate. He mounted the column of his anger, shouting with hate, and leapt twenty meters into the air toward Zallow. Mid-jump, he used the Force to recall his blade to his hand, took a reverse two-handed grip, and prepared to pin Zallow to the Temple floor.

But Zallow rolled out of the way at the last moment and Malgus blade sank to the hilt in the stone of the Temple floor. Zallow leapt up and over Malgus, landed in a crouch, reactivated his lightsaber, and pelted across the floor back at Malgus.

Eschewing speed and grace for power, Zallow loosed a flurry of rapid strikes, slashes, and lunges. Malgus parried one blow after another but could not find an opening to mount his own counterattack. Lunging forward, Zallow slashed crosswise, Malgus parried, and Zallow slammed the hilt of his saber into the side of Malgus jaw.

A tooth dislodged and his respirator was knocked askew. Malgus tasted blood, but he was too deep in the Force for the blow to do real damage. He staggered backward a step, as if the blow had stunned him.

Seeing an opening, Zallow stepped forward and crosscut for Malgus throat.

As Malgus knew he would do.

Malgus turned his blade vertical to parry the blow and spun out of the blade lock. Reversing his lightsaber during the spin, he rode it into a stab that pierced Zallow abdomen and came out the other side.

Zallow expression fell. He hung there, impaled by the red line. He held Malgus eyes, and Malgus saw the flames of the burning Temple reflected in Zallow green irises.

t is all going to burn,?Malgus said.

Zallow brow furrowed, perhaps with pain, perhaps with despair. Either way, Malgus enjoyed it. He waited for the light to disappear from Zallow eyes before jerking his blade free and allowing the body to fall to the floor.



* * *





这个官方视频《蒙蔽》在剧情时间上,是与上述《回归》(55楼)、《希望》(56楼)一起的三个《旧共和国》网游预告片里最晚的。
但是现实世界里的推出时间,却是3个预告片里最早的。
这三个视频在天朝网络上流传也很广。虽然不了解星战系列的多数观看者,并不清楚这视频的背景与意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时其他战线里,帝国军队也对防备松懈的科洛桑守军与绝地取得全面优势。占领议会大厦,把整个星球的人扣为人质。面对此等形式,共和国被迫屈服,签定了不平等的《科洛桑条约》,并放弃与帝国军僵持中的边境星系:












——星战官方漫画《旧共和国:和平的威胁》
The Clones汉化组
翻译制作:tritium




对于西斯帝国来来说,这场城下之盟换来的和平是非常有意义的。
战争的停止,使他们可以避免了消耗战,转而全力将占领星系的资源与人力转化为实际生产能力。

而从旧共和国手中,获得的7个似乎不具备明显价值的恒星系,更为他们带来了旧共和国意想不到的利益。
























这艘战列巡洋舰——扬矛的速度,等同于大约三千六、七百年后的星战电影里所出现的,速度最快的飞船——千年隼。











——星战官方漫画《旧共和国:失落的太阳》

The Clones汉化组
翻译制作:tritiu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本我曾经一度认为漫画里这女性绝地,55、56楼里的Satele Shan是两个人。
只是同为瑞文“姐姐”与bastila美女的后裔+同名。

毕竟就是漫画里,这两种造型差异也太大了+年龄也明显有差距。
但是后来发现应该是我弄错了,她俩确实是同一个人 = =





《和平的威胁》漫画里,Satele Shan是按Bioware最初的的预定设计形象。
后来随着游戏制作,Bioware决定改变Satele的造型了。

于是后来漫画里,Satele Shan也变成这样了



本来我很期待姐妹花/母女花的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TOR游戏的玩家正式开始时间,大约是科洛桑条约的20多年后。

下面先发下《星球大战:旧共和国(SW:TOR)》游戏时期,西斯帝国黑暗委员会成员的介绍:

作者:SHADOWLION (他对 黑暗委员会 的翻译是 黑暗议会 ),转贴已经过其本人同意


旧共和国冷战时期的黑暗议会成员介绍





从这张图来看,黑暗议会的人数很清楚是12人,他们是西斯帝国的实际政务决策者,皇帝的代理人,只有他们可以见皇帝的面。一般情况下要进议会,必须公平杀死一个议会成员。

游戏里你可以碰到11位黑暗议会的成员,剩下那个CODEX里有提。好几个在职业任务里还扮演非常非常之重要的角色。

把已知的议会成员介绍一下。不少都有CODEX。






Darth Thanaton
     


Born Teneb Kel, the Lord of the Sith known as Darth Thanaton rose to prominence in the years before the Treaty of Coruscant, in an Empire newly reintroduced to the galaxy. The apprentice of a disgraced master, the young Thanaton was forced to fight for his place in the Empire. His love of Sith culture and tradition was reinforced by the knowledge that power is not something given, but something fought for. He learned to despise and distrust the machinations of Sith like Lord Zash, who eschew Sith customs in favor of their own deceptive power gains, and to admire the sentinels of Sith history, embodied in the ancient Sith Lords Ajunta Pall, Marka Ragnos, Tulak Hord and Naga Sadow.

他主要是在西斯帝国冒出来的,凭借战功从学徒快速升到议会成员。很喜欢西斯的文化传统,他认为力量应该凭借战斗来获得而不是算计他人,很反感Zash(西斯审判官角色的师父)这种人。

他也是西斯审判官剧情线最终BOSS,第二、三章的主要敌人,杀死他后玩家所扮演的角色接替他在黑暗议会的席位。

转贴者说明:

现实出版时间里他首次出场应该是在官方漫画《旧共和国:帝国的血脉》里
他获得Darth Thanaton封号的两页漫画







此几人共享一个席位。

Darth Vengean


All Sith have their masters. The one commanding Darth Baras is the Dark Council's feared military leader, Darth Vengean--a warmonger seeking to reignite conflict with the Republic and finally exterminate the foe that drove the Sith into exile a millennium ago. Vengean was openly outraged when the Treaty of Coruscant was signed into law, criticizing all who supported the peace accord and even quietly disparaging the Emperor. That he survived such insolence is a testament to his power. Darth Vengean and Baras have spent years carrying out deft political manipulations and quiet assassinations in tandem, both against the Republic and within the Empire. Now that their schemes are finally coming to fruition, Vengean's public speeches are openly bellicose. The final war is coming.

他是西斯武士玩家角色的师公,黑暗议会原先的军事领导,非常好战而且坚决反对科洛桑条约。为此和徒弟不断策划阴谋暗杀共和和帝国的人,除了权力外还要重新挑起全面战争,结局也是被徒弟所背叛。也是西斯武士职业第二章最后的BOSS。

在此之后,他的席位被徒弟Barras接替。

Darth Baras



Entrusted by the Emperor and the Dark Council to oversee the negotiations leading to the Treaty of Coruscant, Darth Baras has long held sway within the highest layers of the Sith Order. His power base of secret spies and well-placed minions stretches across the galaxy, enabling him to orchestrate and manipulate events from the shadows. He is a man of great vision, and it is even said that the Force grants him glimpses of disturbances yet to come. Methodical and calculating, Baras is a true master of the dark arts, and some say the future of the Empire.

西斯武士玩家角色的师父,也是职业剧情线最终BOSS。前期和Darth Vengean合作计划,利用自己的徒弟解决不少麻烦。在获得议会席位后仍不满足。提出意见要当皇帝之音(将身体作为皇帝意志的容器,传达皇帝的命令),实际将真正的皇帝之音囚禁在VOSS为自己所用,篡取最高权力。不过被皇帝用来监视和节制议会的组织皇帝之手发现,将Barras的徒弟封为皇帝之怒(为皇帝行处决之令的职位)瓦解了Barras的阴谋。最终Barras死在徒弟手中。
转贴者说明:

原作者使用的是Darth Baras的漫画图片,而如果看了游戏里20年后的Darth Baras图


则会让人不禁想吐槽……西斯帝国的伙食二十年间提升了这么多么?居然会让他增肥成这样?



Darth Vowrawn



Darth Vowrawn is a charming and sophisticated elder statesman who has served on the Dark Council for decades--no small feat in the Empire, where the tenure of new council members is often measured in weeks. His passionate, almost hedonistic pursuit of challenge is well known among his peers, who have learned never to underestimate his cutthroat enthusiasm. Vowrawn revels in the game of conquest and Sith power plays, driven to euphoria by all the rich details of his favorite sport. Many upstart Sith have attempted to best Vowrawn over the years through a variety of strategies, from complex schemes to bluntly direct surprise attacks. Although some scored temporary victories, Vowrawn's talent for adjusting his strategy on the fly has left him the final victor in all these confrontations.

议会的老资格成员,非常享受接受挑战。多年来面对议会内对手种种对抗凭借机敏多变坚挺不倒。在西斯武士职业任务线最后还会帮你拆Barras的台。西斯审判官和西斯武士的最终大战都在席位上当观众。




Darth Arho


Described by his followers as a driven man and called a ruthless fanatic by his foes, Darth Arho has come to Ilum for one reason--to crush the Republic. His tenure on the Dark Council has been brief but hawkish, according to SIS reports--he appears to be a successor to the warlike Darth Vengean, whose death resulted in significant internal strife among the Sith. The recent blows struck against the Emperor have only driven Darth Arho to push harder for the Republic's utter extermination. The other members of the Dark Council have been able to channel Darth Arho's ruthless, single-minded dedication, wielding him like a weapon, and on Ilum he has proven a capable leader. However, his willingness to casually sacrifice the lives of Imperial soldiers and lesser Sith have become impossible to ignore. If there is anything less than a total, unquestionable victory on Ilum, Darth Arho may face the Dark Council's wrath.

对敌人和属下都很残暴,战术能力不错,头脑相对其他议会成员比较一根筋的军阀西斯。被其他的议会成员当枪使去Ilum指挥作战,他在游戏里共和国一个Flashpoint(类似副本)的最终BOSS。





Darth Acharon


Although the Imperial military traditionally looks upon the Dark Council with a mix of adulation and fear, Darth Acharon is almost universally despised by officers who know his reputation. Acharon is personally responsible for executing over two hundred soldiers he deemed to be incompetent. The unfortunate individuals' transgressions ranged from critical mission failures to wearing boots that were inadequately polished. Because of Darth Acharon's zero-tolerance policy, assignment to any operation overseen by him is considered a punishment. A few ambitious men and women willingly volunteer for this duty, seeking to enhance their careers by proving themselves worthy of surviving his service. These spirited upstarts often regret the decision, as the only thing Acharon hates more than incompetence is sycophants.

对属下极其严酷残忍,亲手处死了超过200位他认为不合格的帝国军人,原因有从关键任务失败到鞋子磨得不够光(比维达还变态啊)。最讨厌的不是无能而是溜须拍马。

在共和国与帝国在Coreliia的战役里,被派遣保护大杀器Ion Wall的控制设备。因此共和国Corellia的星球主线倒数第二步要杀死他。





Darth Hadra



    Longtime rival of the technological savant Darth Mekhis, Darth Hadra ascended to her foe's seat on the Dark Council after a classified SIS operation resulted in Mekhis's disappearance. So far as the Republic is concerned, Hadra is no improvement--although less experienced than her predecessor, she is more ambitious, more treacherous and a superior combatant. Early in her rise to power, Hadra was the subject of unflattering rumors--proof that even in the Empire, average citizens enjoy gossiping about those in power. Word was that the strikingly attractive Hadra achieved the title of Sith Lord via a romantic relationship with Darth Malgus. Even fellow members of the Sith leadership wondered if such whispers might be true. The accusations are ridiculous, of course. Anyone who becomes a Darth and lasts longer than a month has clearly earned her position through considerable power and sheer force of will. The truth is that Darth Hadra never required seduction to get her way; murder was always more effective.

通过暗杀政敌Darth Mekhis获得议会席位,尽管有不少传言说她是靠美色(这也叫美女?那会西斯口味真重)勾引Malgus进的议会。相比Mekhis更有野心和更喜欢背叛,战斗力更强。貌似拿的是紫剑。

也在Corellia带军,共和国Corellia星球主线最后一个任务她是Darth Decimus之前要打的BOSS。







Darth Ravage


戏份不多主要就是2个西斯职业结局战斗当下观众,和Barras关系不错并受起蒙骗,很不鸟Thanaton。




Darth Mortis


主要戏份也是两场决战的观众,在Thanaton被击败后说了声I'm sorry然后掐死了他。






Darth Marr



老资格成员,要求下属绝对服从。在游戏里主要戏份是主持两场决战。在Thanaton死后为他说了几句好话。Balmorra负责镇压起义的Darth Lachris 是其徒弟。





Darth Arctis

游戏里唯一没有露面的议会成员。只有在Codex的Hadra Forces提到,也是一位女性。

The twelve members of the Dark Council preside over twelve pyramids, or spheres, of influence within the Empire. The Dark Council member who presides over Dromund Kaas, Darth Hadra, is currently embroiled in a conflict with the Dark Council member in charge of ancient Sith secrets and history, Darth Arctis. Darth Hadra's forces discovered an ancient Sith shrine outside Kaas City and claimed it in her name. Darth Arctis quickly challenged her claim to the discovery, arguing that the contents of the shrine were his domain. While the conflict over the shrine has not yet come to all-out warfare between the two Dark Council members, Darth Hadra has positioned her forces in the area around the shrine, with orders to attack anyone who trespasses. The rest of the Dark Council is turning a blind eye toward any fighting with Hadra's forces while Hadra and Arctis "negotiate" for control of the shrine.

负责探秘古西斯历史的,和另外一个女人Hadra因为帝国都城Dromund Kaas的遗迹不合。其他10位成员采取旁观态度。



Darth Deciums

Known for his brilliant military strategies and his ability to cunningly exploit any situation for his own personal gain, Darth Deciums ascended to the Dark Council after the unexpected death of Darth Azamin at the hands of a Jedi strike team toward the end of the last war.

Many suspect Decimus aided the strike team on their mission in order to remove a powerful rival, but these suspicions were never proven. The Jedi all perished when the ship they used to escape Azamin’s stronghold exploded due to a mechanical malfunction that was most likely due to sabotage.

Despite his wanton ambition, Decimus is fiercely loyal to the Emperor, and he was chosen to lead the Imperial invasion of Corellia. Living up to his reputation, Decimus devised a plan that allowed the Empire to seize control of the world with virtually no significant resistance, giving the Imperials an early upper hand over the Republic.

也是靠阴谋做掉原议会成员上位,但是军事能力不错,对皇帝非常忠诚,是Corellia的帝国军队最高指挥官。帝国星球主线他是玩家的上级,作为指挥官还是比较开明的很赞赏玩家的战功以及听取玩家的意见。共和国星球主线则是最终BOSS。




最后一位,也是我最欣赏的

Darth Jadus



Darth Jadus is reclusive and enigmatic, even among the Sith. He is cold, seething, and brilliant, and of all the members of the Dark Council is the least prone to rage, to laugh, to show any sign of the passions that fuel the dark side. Whatever passion Jadus has, whatever fuels him, only he knows. His humanity has long since been purged.

Since his ascension to the council, Jadus has remained removed from the power struggles of his peers, instead concentrating his influence on Imperial Intelligence. Although other Sith control their own spy networks, it is Jadus who oversees the galaxy’s largest espionage organization (albeit primarily through advisors and intermediaries). Jadus’s servants are never Sith; instead, his favored agents are ordinary citizens uplifted to greatness, terrified of their lord but possessed of an almost religious zealotry.


在黑暗议会中,是最为喜怒不形于色的成员。也是帝国情报局的上级,喜欢用非原力使用者而非西斯作为他的下属,让他们畏惧而又忠诚。

伪造了自己的死亡,是在帝国领域多个星球作乱的恐怖组织的幕后指使者,还掌握了强大的轨道武器目的是要控制议会和帝国,是帝国特工第一章的BOSS(但比后2章难打不是一点)。根据玩家选择有3个结局,玩家效忠他帮他隐瞒并且杀死其女儿让其回到议会,被抓住以及逃跑。

Darth Zhorrid

The daughter and sole apprentice of Darth Jadus, Darth Zhorrid has spent much of her adult life away from the eyes of fellow Sith. Often tasked by her father with cryptic missions that took her to the edges of Imperial space, Zhorrid returned to her estates on Dromund Kaas, Begeren and Sernpidal at irregular intervals--there to indulge in every luxury and horror a Sith can imagine until duty ushered her elsewhere. Those who have met Zhorrid at her impromptu celebrations note a level of disconnect between Zhorrid and the world around her--she interprets events and actions in a dangerously eccentric fashion. Zhorrid's ascension to the Dark Council was a matter of some controversy. Traditionally, a Dark Council member's apprentice is the first choice to replace that council member upon his death, but Zhorrid's relative youth and lack of public achievements resulted in arguments behind closed doors. Nonetheless, Zhorrid wields considerable personal power--and she may be the only Sith alive to possess her father's esoteric secrets.

Jadus的女儿和徒弟,老爸死后接任议会席位。实际是个无能的变态不良少女,只会拿手下卫兵和机器人出气。要求议会尊重她被SM了对着玩家象个小女孩一样说“都是我爹死了不然这种苦差事怎么会让我做?”如果效忠Jadus要回来杀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稍微介绍下游戏里,旧共和国与西斯帝国冷战的情况。


因为本人没有实际玩过TOR游戏,所以提供资料与内容可能有错误疏漏,敬请谅解


主要是跟维希埃特皇帝相关的部分

不过先发点景色图:












游戏里的维希埃特皇帝,看似HP不高,出手直接团秒绝地团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还记得51楼提到过,原力预见里会有其他绝地战胜吾皇么?

这个预见实现了,并再次证明了某句话:


“永远不要把原力当做你最值得依赖的朋友去相信。”她说,“尤其是黑暗面。它们就像水性(chahua)杨花的女人或是好(chahua)色的男人,把在场的每一位都当做自己的最爱,竭力哄骗,直到你为它付出所有。然后在你最需要它的时候给你个意外的惊喜,基本都是一脚踹得爬不起来,接下来你就会变成它充饥的美味了。至于预见力,这是许多人为之着迷,为之深信不疑的东西,就更加不可靠了。”

Tenebrae在兜帽下冲着她瞪眼。她看见了,却装作没看见,继续着发言。

“要我说,预言就如同那帮夜店里的婊子,会懂得用各种方式撩拨你的兴趣,弄得你飘飘欲仙,忘乎所以。然后在你最为得意的时候狠咬你一口。顿时,愉悦的呻(chahua)吟成了可怕的惨叫——任何太过相信预见的家伙都会被它咬掉那玩意儿,还有苦说不出。”


(以上是某位大姐写的《旧共和国》同人里,根据《冰与火》的某段写出来的形容预言坑爹的内容)


在某绝地职业的将近50级的JK刺吾皇副本中,JK砍掉了当时已经超过一千四百岁的西斯皇帝维希埃特的一个寄存了其部分灵魂分身——“皇帝之音”
(这种分身是维希埃特以类似于灵魂分裂的手法,类似于将自己的部分灵魂分离出本体,附身寄局其他肉身。分裂的灵魂使得维希埃特可以操控与真身距离N光年的分身,出现在银河系的不同地点位置。)

而由于在西斯帝国方职业副本中,西斯皇帝维希埃特的另一具此类“皇帝之音”分身也被毁掉。

所以结果短时间内类似附有维希埃特部分灵魂的两具分身被毁,导致维希埃特的灵魂遭遇严重消耗,不得以陷入沉眠以恢复消耗。
因为维希埃特的暂时沉眠,使得旧共和国绝地与部分西斯一度误判,认为维希埃特真的已经死亡了。





详细介绍下“皇帝之音”这个概念






(在此说明下,我并没有实际玩过TOR这网游。
因此相关介绍出自官方小说、官方漫画、游戏过程视频+实际玩过游戏者提供的资料,相关游戏部分不排除出现错误的可能性)



“皇帝之音”这个名词,剧情时间上最早《旧共和国:瑞文》小说里被提到。


“皇帝之音”可以理解维希埃特的分身:

当然,维希埃特并没有凭空制造真实存在的分身的能力(虽然只是制造能够杀伤敌人的虚假分身的话,对他来说轻而易举)——所以这是维希埃特使用类似于灵魂分割意志这类手法,类似于分裂出自己的部分精神与灵魂,并将这部分转移到附身到其他人的身体。

这种维希埃特类似于分裂出了一部分的灵魂到本体之外,并让这部分灵魂附体到其他人的身体——这个过程涉及一个相当复杂的西斯炼金术仪式——最后产生的,附有类似维希埃特部分灵魂的身体,就是“皇帝之音”,可以看做维希埃特的分身。


正常情况下就算是使用的身体与真身处在银河系不同位置,相隔若干光年级的距离。维希埃特也能够完全操控分身的动向,感知到分身的情况。
(维希埃特使用过的“皇帝之音”包括多个种族,甚至曾使用过一具女性“皇帝之音”——不过无论哪种性别的“皇帝之音”,维希埃特的灵魂操控身体后发出的都是冰冷的男性音)





维希埃特在后期基本是(甚至可能全部都是)以“皇帝之音”代替自己行动、执行自己的意志、传达自己的指示:

For centuries, the Emperor’s Voice has delivered the Sith leader’s commandments to his servants. In fact, to converse with the Emperor’s Voice is to have an audience with the Emperor himself, whose power and consciousness have been placed within the Voice’s body. Although the audible voice never changes, the physical individual who does the speaking has assumed many forms–various accounts describe the Emperor’s Voice as anyone from a young human female to an elderly full-blooded Sith male. Regardless of physical appearance, however, the Emperor’s Voice can always be identified by its emotionless, precise and controlled manner of speaking. Some have privately described conversations with this entity as extremely disturbing; there is often the sense that the Emperor’s Voice is listening to another conversation even when he or she is speaking.



因为维希埃特自从获得了不朽之躯后非常惧怕死亡,“皇帝之音”的产生至少有部分关系应该是因为他的这种心理。
因为维希埃特早年有不少经历比较像伏地魔,尤其是非常怕死这点。所以类似于用灵魂分裂方法制造、且有降低自己被杀死概率作用的“皇帝之音”,也让人不由得联想到伏地魔的魂器。


维希埃特在出版时间里的第一次“露面”,就是使用了一具颇为正太的“皇帝之音”分身:
















而在TOR游戏副本里,共和国方绝地职业JK将近50级的“杀皇帝”副本里,就是对付这样一具被错认为是皇帝本体的“皇帝之音”:





JK刺吾皇的相关图片(这名玩家对JK的设定是御姐):









(这具“皇帝之音”是大叔脸)
























“皇帝之音”制造出了一帮可以对敌人造成实际杀伤的分身:




此战的正史剧情结果是,这具“皇帝之音”被JK摧毁。


虽然只是被摧毁了分身,但西斯玩家任务里维希埃特的另一具“皇帝之音”分身也被毁掉。当时维希埃特因为短时间内连续被摧毁了两具“皇帝之音”,似乎导致维希埃特收回两具“皇帝之音”体内部分灵魂后消耗过大,因此维希埃特一度陷入暂时性沉眠以恢复消耗。

此举导致部分人误判维希埃特死亡,共和国方欢呼“皇帝死了”,西斯方则有人借机搞叛乱——不过叛乱的结果很餐具。











另外,说下维希埃特让我联想到伏地魔的原因:


他亲生父亲是西斯尊主,亲生母亲和名义上的父亲都是非原力敏感的普通人。

维希埃特6岁出现原力敏感的迹象,随后折磨杀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和名义上的父亲。

维希埃特10岁时,没经过专门教授原力知识技能使用的他。
凭借自己对原力的探索研究,杀死了自己做为西斯尊主的亲生父亲。

维希埃特13岁时,凭借自己实力,统治了自己出生的星球。
企图挑战他的西斯,全部败北

当时的古西斯帝国统治者——也是黄金时代的古西斯帝国最后一位统治者——马卡·拉格诺斯,对这名13岁后辈的实力潜力与野心表示欣赏。
马卡·拉格诺斯正式承认他对家乡星球的统治权,并授予他西斯尊主称号。




100年后,Naga Sadow发起超空间大战败北,古西斯帝国濒临灭亡时。

维希埃特召集当时能联系到的几百名残存的强大西斯,把这批西斯尊主忽悠来来到自己家乡,随后把他们的原力与生命力+整个星球全部生物的生命力和原力、甚至星球上的正常色彩、声音这种概念化的存在。

全部给吞噬吸收进自己的体内,通过西斯魔法仪式转换,造就了永恒不朽的自己。


而全部被他忽悠来的西斯尊主,星球上全部的生物(包括人、动物、鸟、植物、昆虫等等所有的一切生物……),以及星球上的正常色彩、声音这种概念化的存在。
全部因他的吞噬而死亡、而消失。从而将整颗星球变成了毫无生命的死域、同时也没有了正常的色彩、声音这种概念、更变成了原力无法存在的虚无之地。


按千年后放逐者来到皇帝吞噬后的星球,对其的感受评价。
被他吞噬后的星球,远比质量阴影发生器屠杀星球,造就的原力伤痕更可怕、更让人难以忍受。那是比死亡更糟糕、违背任何自然定律的空虚。


同时维希埃特获得永生后,变得极端恐惧死亡。
甚至为这种对自己生命的留恋,想出要吞噬掉整个银河——然后进而吞噬整个宇宙的想法 = =

同时维希埃特控制他人精神的能力非常强大




那么:


维希埃特是西斯尊主与普通人生下的私生子
维希埃特在10岁时,杀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以及6岁杀死了自己亲生母亲与养父——而且居然还把自己后来的宫殿,给建在自己亲生母亲与养父死亡地点上)
维希埃特通过自己的研究,很早——10岁就能击败自己做为西斯尊主的父亲——就成为了强大的原力使用者。后来更变得越来越强
维希埃特为了追求永生不朽的追求,不惜一切。并获得成功
维希埃特非常惧怕死亡
维希埃特善于精神控制
(还能做到类似灵魂分割,然后用灵魂分割附身其他身体的事。)


有没有人觉得上述种种,跟伏地魔蛮相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皇帝的假死,确实给帝国造成了不小的打击。

原因是达斯·马尔加斯——《回归》(55楼)、《希望》(56楼)、《蒙蔽》(60楼)视频里那秃头——借机搞叛乱,给帝国整体军力构成了不小打击。
(预告片时期的马尔加斯,武力远不如20多年后正式游戏中的自己。
仅在《蒙蔽》的小说版结局中,他因为亲手杀掉自己恋人,实力就大为增长)


结果么,是这位三次上预告片光头达斯·马尔加斯老兄,华丽的成了西斯帝国叛逆。
惨在50级副本里被车掉


这位老兄虽然因为自己无意加入,因此不是黑暗委员会成员。
不过其权势并不是黑暗委员会单独哪个成员小


对达斯·马尔加斯的介绍翻译(因为资料是2年前的版本,很不全面):

翻译人:九尾死狐狸




家乡:Dromund Kaas

加入西斯前的原名:Veradun

最有名的剑下亡魂:绝地大师Ven Zallow(第一部预告中最后被干掉的那位)

In the modern history of the Sith Empire, Darth
Malgus
stands out as a curiosity.
在西斯帝国的现代历史中,在 会是一个相当引人好奇的西斯君主

As a fierce frontline warrior in his early years,
Malgus
took an alien lover, treating her more as a wife than a slave. She served at his side during his most successful campaigns, including the destruction of the Jedi Temple on Coruscant.
Malgus
身为前线勇猛战士的早年中,
Malgus
就已经有了一个异星种族的爱人,而且他对待这位爱人的方式就好像这位异星爱人比较像是他的妻子而不是他的奴隶(似乎有些人类西斯有种族偏见啊!像是PPT在帝国时期的人类至上政策)。而这位异星人在
Malgus
最成功的几场战役中和他并肩作战,包括了那场摧毁科罗森绝地圣殿的行动。

He employed mercenaries from species long thought untrustworthy and learned dozens of languages.
Malgus
有时还会雇佣一些属於一般公认名声不好也不值得信任的种族的佣兵,而
Malgus
本身也学了非常多的异星语言

Most unusually, Darth
Malgus
walked away from the power games of the Empire after the Treaty of Coruscant. As top-ranking Sith fought to control the armies and resources that traditionally lead to seats on the Dark Council, Darth
Malgus
led military expeditions into the Unknown Regions, claiming new territories and furthering the influence of the Empire as a whole.
非常不寻常地,在科罗森协议签署后,Darth
Malgus
转身背向并离开了西斯帝国接踵而来的权力,斗争游戏。而在其他高阶西斯正为了军队的掌控权及其他资源的掌握权争斗以便取得西斯帝国黑暗议会的席次时,Darth
Malgus
反而带领著帝国的军事远征队伍进行未知星域的探索与开发,为帝国带来了新的领土也扩展了帝国的整体影响力

Often a dissenting voice on policy issues,
Malgus
nevertheless can be counted on to take orders and has no power base to speak of. This combination has kept even those Sith who hate his constant calls for change from moving against him.
Malgus
在西斯帝国的政策上常常持跟多数派不同的意见,但是由於他那令人可以信任的执行能力(似乎就算是
Malgus
本身不同意的政策或任务,他也会乖乖去执行,而且成果往往令人满意)和没有权力基础的有趣组合,就算是那些讨厌他老是持不同意见的西斯也没真正的想去对付他







做为一个帝国军人而言,达斯·马尔加斯很优秀。不过想做为一个帝国领导者,马尔加斯并不合格。
当初科洛桑条约时期,他期望能够将科洛桑炸平。虽然嘴里不敢说,但他心中对皇帝逼旧共和国签订城下之盟和约的行为非常不满。

可是无论吾皇背后有什么其他想法,在帝国无力被拖入消耗战的情况下,从局势上说签署条约才是对帝国有利的。
马尔加斯却偏一心求战,想着应该把科洛桑给炸平……


所以这种人想发起叛乱,会有不久就被车掉的下场并不出乎预料。
(不过他本人似乎也没死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发两篇《旧共和国》同人小说——请注意,是两篇同人

最后发两篇《旧共和国》同人小说——请注意,是两篇同人小说,不是正

我转发此两篇小说,均已获得作者本人同意


第一篇

《渡鸦之羽》 作者:askwen

(注意:此文写于《旧共和国:瑞文》出版之前。

因为《旧共和国:瑞文》出版之前,人们普遍认为瑞文与“真正的西斯”皇帝是西斯师徒关系。
所以此同人使用了此设定)





(一)



“皇帝让你进去。”看门的卫士面无表情地说。

“待会小心点。”Revan提醒Malak。他的这个大个子搭档总是风风火火地把好事搞糟,把坏事搞得更糟。而他,可不想现在就栽在西斯帝国里面。他们是两天前抵达这里的。出乎预料的是,这里的统治者似乎知道他们要来,早早地就下达了命令——不许阻拦。而且,更在今天上午破天荒地要接见他们,这多少让那些不喜欢他们的尊主感到愤怒。

“你说他会和我们谈些什么?”Malak低沉的嗓音发出嗡鸣。

“不知道。”Revan让他不要再说了,跨步进门。不大的空间出现在眼前,角落里摆放着两条长椅。这只是个接见室,前面还有一道门,关得严丝合缝。门上铭刻着帝国的徽章,在身后微微透进来的光辉下闪闪发亮。

Revan向前跨了一步,门毫无征兆地支开一道缝,大小刚允许一个人进去。Revan有意试探了一下,觉得没有危险,就走在前面。无需回头,他知道Malak紧跟在身后两步远的地方。
门内是一座黑暗的殿堂,空旷而寂静。从脚下起向前一百三十步是一道狭长的走廊,大约三十根石柱分两排延伸出去,其上刻满西斯铭文和奇怪的图画,每一根线条都散发着冰冷的荧光。这里同他以前在Korriban西斯古庙里见过的不同,只有火炬没有雕像,似乎不太符合西斯人的传统。

翠绿色的火焰在镶嵌在石壁上的火炬里燃烧,把空洞的影子投射得到处都是。

看不清前方到底是什么。

过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黑暗面的波动像水波一样散射。命令清楚而坚定,从最前面那个模糊的点传来。

那里应该就是皇帝的所在。Revan冷静地往前走,既不快也不慢,他要在这个绝对危险的面前显示出十足的信心。

随着离开门的距离拉长,温度奇异地降低了。黑暗无孔不入,像一千双不安分的手在摸来摸去,轻轻触碰着他内心的思想。很显然,皇帝在审视他们的内心。坚定,还是坚定,什么都不要想。Revan把思想集中在一处,那种触碰的麻痒减轻了。不知道Malak是怎么应付的。Revan让这个想法转瞬即逝,令皇帝的意志无法捕捉。

他故意放慢一步,借着拉近距离看看同伴的情况。Malak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并且把它们统统写在了脸上。他的反应够真实的。Revan不想多说什么,把步子调整到原先的速度。



皇帝的王座就在长廊尽头的高台之上,一种暗红色的光像从地下喷射出来的熔岩一样笼罩了这里。它们映亮了四周,却让王座中央黑魆魆的,看不见任何生物的轮廓。这里古老,陈旧,弥漫着来自过去的回忆,甚至还有一丝忧伤。许多破旧的帷幔悬挂在王座上方,颜色同周围的环境一模一样。Revan不知道它们悬挂在这里有多久了,他甚至能闻见上面尘土的气息。

“欢迎,我的朋友们。”声音从王座中央的黑暗中传来,柔和而清亮。

“陛下。”Revan深深地欠身。他听见王座上有了动作,皇帝站起来了。我要不要趁这个机会杀了他?他咬紧牙关,但是笼罩在这里的强大黑暗很快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自己没有胜算。

皇帝在距离他们十尺远的地方停下脚步,像尊雕像那样静默不动,红光笼罩着他的双肩。他的身材并不高大,只及Malak胸前的高度,身影纤瘦细长。就是这个人一千年前带着古西斯帝国的幸存者逃亡,并在此建立新的帝国统治至今么?瑞文眯起眼睛,饶有兴趣地盯着对方,想从中知道更多的秘密。

对方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好奇。

“我已经记不清上次是什么时候会见客人的了。”皇帝的声音很轻,好像在和一个老朋友叙旧。他抬起双手,轻轻掀开遮挡容颜的兜帽,一张年轻而苍白的男性面孔出现在两人眼前。他的皮肤像白瓷一样光滑,眼睛是明亮的深金色,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突然,他毫无征兆地贴近Revan,几乎就在一个心跳的时间内把两人的距离拉置为零。

“不过,我还记得上次来的客人带着军队,把我的家炸了个稀烂,接着把那儿洗劫一空,多么的热情,多么的有礼貌。我们死了超过半数的人,逃走的不过寥寥数百。很多东西都丢失了,有些再也找不回来。那是Naga Sadow的错,共和国却让所有人都跟着承担。”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始终挂着笑容,似有似无,叫人捉摸不透。黑暗面像一堵石板压在这里,沉重得让人窒息。

最好不要接话。Revan清楚眼前的这个人绝非他外表显示的这般瘦弱。

皇帝自言自语了一番,末了尴尬地耸耸肩膀。“啊,我说的太多了,沉浸在回忆里让我有点伤感了。但是现在,命运倒向了我,给我带来了来自共和国的朋友。在我这里,你们可以分享任何方面的知识。我们这儿向来对任何人都不作隐瞒。不像绝地,他们总喜欢藏这藏那,生怕别人的知识超过自己。”

“是的,前不久绝地长老会还以各种理由阻止我们继续和曼达罗人开战。他们总把黑暗面想象成洪水猛兽,稍微接触就会被吞噬。”Malak气愤地握起拳头。

“那是当然。”皇帝语调中透着愉快,“他们陈旧保守,食古不化,生怕有人突破这一切,让他们原本的地位不保。我想,是黑暗面引导你们来此,去打破绝地封锁了数千年的枷锁。”

“Master.” Revan单膝跪地,将手置于膝上,以示臣服。

“Master.” Malak犹豫了一下,跟着照做。

“起来,我的朋友们,在这里不必拘泥于那些繁文缛节。你们所求知识,我当然要毫无保留地赠与。希望除了师徒外,我们还能是益友。”皇帝返回他的王座,同时示意两人在他身边的空位置上坐下。“crow女士,你可以出来了,我们的客人非常友好。”



还有一个人?!Revan惊出一身冷汗。幸亏刚才没有动手,否则事情真的会朝最坏的方向发展。他警惕地搜寻四周,搜寻crow女士的身影。他想看看,这只完美隐藏自己的乌鸦是什么样子的。

四周的影子离开了原本的物体,朝着距离王座最近的石柱上叠加。那儿的颜色诡异地变深了,坚硬的岩石表面像冰一样融化,泛起泥浆地里的气泡。接着,一只泛着冷光的手从里面伸出来,好像鱼鳍拨水一样推开周围的空间。大约半分钟之后,这东西完全钻了出来,如同刚从水里爬上来的幽魂,浑身上下流淌着漆黑的影子。

“早上好,陛下。”

“到这边来,crow女士。我向你介绍一下我的新徒弟,Revan尊主。”

他似乎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于是,Malak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坐下。”Revan紧张地用手肘捅捅他。他现在可真担心这家伙会突然失控做出什么,把所有的计划统统搞砸。“Master,请您……”

“坐下。”crow女士的声音压住了他下面所有要说的话,“你是Revan尊主的徒弟,Malak尊主。皇帝不会一次收两个徒弟的。”

“不会一次收两个徒弟?”Malak恼火地重复了一遍。

“是的,这是他的习惯。自从他执掌西斯大图书馆以来就是如此,不会为任何人打破。”女士的声音高亢冰冷,似乎冰河开裂。Malak无可奈何地坐下,心中仍然愤愤不平,让女士不由得发笑。“皇帝,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的魅力如此之大,居然有人争着做你的徒弟。想当年你可是一连五十年都收不到一个徒弟,那些比你小的,比如Marka Ragnos,只用了不到三个月时间面前就挤不下啦。”

“他不是也收了很多惹祸精吗?只会窝里反。”皇帝不顾外人在此,立刻反唇相讥。

Revan被这明摆着的口水仗惊得目瞪口呆。他们间的关系一定非同寻常,他想。仔细审视眼前的这两个人后,他惊讶地发现他们外貌、肤色、身形几乎一模一样。除了性别上的差异和一些细微的区别,这两人就像一粒豆荚里的两颗豆子,难分彼此。

crow女士像所有古老的西斯女性一样编着精致的发辫,末端缀满黄金珠子。她佩戴着华丽的装饰品,胸前的护身符上刻着一只眼睛。除此而外,唯一的区别就是她的眼睛是金绿色的,瞳孔狭长而竖直,像极了一种爬行动物。

“说吧,叫我来什么事?”她大喇喇地在另一张空椅子上坐下,“不会就是让我来参观你的新徒弟的吧。”

“当然不是。”皇帝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反而陪着笑脸,“我想让他们去寻找一样东西,一件失落已久的圣物。少了你的指引这事情办不成。”

“你想去找拉卡塔人建造的那件武器?”crow女士对他的想法了如指掌。

“正是。”皇帝微微抬起下颚,“拉卡塔人倾其国力,征发了不计其数的奴隶建成的‘星际熔炉’。我的帝国要想回归,就需要它的力量。如今,只有你知道标定它确切位置的星图藏在哪里。”

Crow收回目光,表情变得难以猜测。“如果这样,我就要回Korriban一次,收藏星图位置的文书还存放在King Adas葬祭殿的地下密室里,它的上面是西斯大图书馆。”

“但是Korriban已经被绝地搜查过无数遍了。”Malak插嘴,他很识相地省掉了自己也在那里光顾多次的经历。

“搜查?”crow女士对此嗤之以鼻,“绝地查不到那里。就算查到了也开不了门。第一,没有钥匙。第二,没有礼物。那里的灵魂可是我所认识的西斯幽灵中最不友好的一群,它们对没有礼貌的后辈都很反感,更别说是绝地了。”

“那好,接下来的就交给你。”皇帝双手交叉,支住下颚,“不要让我的徒弟出事,crow女士。”

“遵命,陛下。”crow站起身,向皇帝鞠了一躬。接着她微微侧过脸来,招呼道:“请跟我来,两位尊主。”

“就这么离开?”Malak诧道,被Revan夹住胳膊匆匆拖离座位。“陛下告辞。”他按住同伴的腰,两人匆忙行了个礼后立刻离开,去追crow女士。

“喂,可以放开我了。”大约一百步过后,Malak喊道,“原以为他会给我们什么教导,没想到随便找了个女人就搪塞过去了。”

这个混蛋真是不知轻重。Revan情急之下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小声点。这女人给我们解了一次围,不会再解第二次的。”

“解——围?”Malak用力甩开Revan的手臂,大口喘气,“解什么围?”

“就是刚才,你当面顶撞皇帝的时候,这女人看似嘲笑的话让皇帝忘记你刚刚的行为。记住,这里不是共和国,皇帝的话可以决定一切。”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crow去而又返。她用眼睛扫视着他们,目光锐利得好似两把匕首。

“他让你教我们吗?”Malak还是忍不住问道。

“你们是他的徒弟,教不教你们不关我的事。”crow说,“我从来不收徒弟,也不会给予任何人教导。快一点,皇帝不喜欢等待。”

Crow女士推开他们刚刚进来的门,跨了出去。黑暗一下子被冲淡了。还是外面的感觉好。当见到阳光后,Revan脱掉斗篷,让光辉洒满全身。只是当他偶然转过身的时候,发现Malak还在为刚才的事闷闷不乐,阴着一张脸。

“Revan和Crow,还真是默契的一对儿呀。”大个子酸酸地讲。(注:Raven和Crow,都有乌鸦的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从外太空看,Korriban是颗泛着金色光泽的美丽星球。但是靠近之后,就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压在你的心上,让心跳变得过速或者过缓。亦或者,它们会像蚂蚁一样在你周身乱爬,沿着每一条神经啃咬,直到逼得那些意志薄弱者发疯。

黑暗面聚集在这里,通过审视每一个过往者的内心决定对他的态度。对于那些亲和者,它会慷慨而无私地给予保护。也就在这片阴影的覆盖之下,一艘小型飞船躲开了层层关卡,正以极快的速度驶向Korriban的中心地带。



“Revan,你在听吗?”Malak小声地说,还不忘记向后瞄过一眼才继续下去,“我觉得她不像是个活物。她的脸都能反光,没有哪种生物是那样的。而且,我听不见她的心跳声。她甚至没有一点声音,连走路也是。”

“嘘,少说点,你该学会控制你的嘴巴。”Revan也扭过头向后张望。Crow就坐在最后的一排位置上,身体僵硬,头颅以一个奇怪地角度垂向一旁。死亡的角度,这家伙看起来就像一具尸体,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Revan 心里发怵。“不管她是什么,她会带着我们去寻找那个重要的东西。”

“让死人带着我们去找鬼,希望旅途愉快。”Malak揶揄道。

也许是黑暗面本身意志的缘故,自从古西斯帝国灭亡后,还没有那个定居者能长久居住在Korriban。因此,这座遍布古墓的行星彻底荒芜到杳无人烟,成了一个幽灵和盗墓者的理想乐园。

“已经到了啊。”Crow女士突然出现在他俩的后面,伸展双臂支在两人的椅背上。“去核心区域,就是星球的赤道交叉点上。”

那个地方很容易找,在太空中就可以看见地面上的一个巨大十字。很快,飞船就在十字的中心点上降落了。

荒芜的沙地上空无一物,四周除了岩石就是尘埃。原先只是星球表面纤细伤疤的十字印痕,变成了两条互相交错的巨大峡谷。高达八百尺的赭红色悬崖耸立四面,上面布满各种人工雕琢的痕迹。

“这里就是大图书馆?”Revan问道。

Crow女士用脚踹踹地面。“是,也不是。图书馆的入口在前面,我们得从那里进去。”

“那么另外两边是什么?”Malak问。

“是坟墓。”Crow回答,“从这里起向西,是黑暗绝地的流亡者到来后历代最高君主的墓穴。往东,是之前各种各样的伪王的墓穴。”



“这个也明确分开?”Revan诧异。

“当然。西斯里就算再没规矩的家伙,也不会踩在自己先辈的头顶上建坟墓的。他们通常会另辟一处,作为自己和家人的墓地。而且,越靠近大图书馆这边的坟墓越古老。依照年份,历代最高君主的坟墓排成了一条长线。他们的四周,散落着麾下尊主和近臣的坟墓,就像行星绕着恒星旋转一样。”



黑暗的帝王谷。Revan凝视着西面的峡谷,那里的建筑远比东边的宏伟。看来这女人对此地的了解远远超乎我的估计。找机会问问她这里具体埋葬了哪些人,墓室的入口又在哪里。“你知道这里的每一座坟墓吗?”

“这个——”Crow金绿色的眼瞳缩成了一条缝,“当然,我清楚这里所有古墓的分布。不仅是Korriban,还有帝国其他管辖地的主要建筑。”

“你以前是工程师吗?”

“不是。”

“是祭司?”

“也不是。”

……

Crow没有隐瞒,对于Revan的每个问题都一一作答。末了,她被这琐碎的问题搞烦了。“你也别乱猜了,我是图书馆的人,属于学院一派。”

他们朝着正北的方向走。一些方尖碑出现在大道两侧,一直延伸到最前方的悬崖下面。Crow一边走,一边数着两边方尖碑的数目。突然,她停下来,就地而坐。“门就在这里,不要再靠前了。你们如果愿意,也可以和我一样坐下等待。”

Revan突然明白,这座大图书馆深埋在地下,需要特定的仪式才能开启。

Crow女士坐下后似乎就睡着了,但是黑暗面明显向她周围积聚。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她站起身,取下胸前佩戴的护身符向前走了七步,把它镶嵌在地面上的一处凹陷处向左转动90度后再退回去。“Taka zeech ma toka duuwaj,”她大声念道。

声音很快散在风中,四周唯有寂静。

这时Crow取下护符,沿着刚才的步伐后退。每退两步都会重复一遍,“Taka zeech ma toka duuwaj,”最后,她取下悬挂在腰间的一根细长的金属棒,将其向两边拉伸,变成一柄两端都有尖锋的权杖,她用它在地面上划出一个三角图案,随后又在图案中间敲击了七次。

然而这次,敲击声并未随着她的动作停止而停止。它们起先只是微微的回音,接着整个大地都跟着颤抖摇晃,巨大的声响好像有个巨人在地下深处敲击着大锤。

“向后退。”Crow命令。随着他们离开,原先的地面慢慢升高隆起,那些平整的石板地面上显出一条条深深的裂痕。接着,它们的棱角凸显出来,变成了一道长长的阶梯。
“mdwnṯr,”Crow念叨了一句,表情专注而狂热。

等到所有的震动全都平息之后,原本空无一物的山崖前出现了一座庞大的建筑,由许多方椎体拼合而成,那些方尖碑就是它们冒出地面的尖顶。“上次关闭它的时候非常匆忙,有很多内门都没来得及封闭。”她收起权杖,将其挂回腰间,“我不知道如今建筑里面的情况是什么,也许没问题,也许很糟,总之我们必须小心。”

“那里面有东西?”Malak突然变精细了。

Crow 点点头。“沉睡于此的灵魂不提,这里的地下和陵墓区相通,谁也不知道有哪些饿急了的家伙会在里面游荡。我们这儿的食肉兽一向很多,而且,共和国的占领让它们更加嗜血。”她侧脸露出一个微笑,笑容活像一只张开嘴巴的Rakghoul。

沿着长长的台阶缓步而上,能量的波动也随着他们的靠近逐渐活跃。起先,Revan能感觉到一些能量碎片擦刮着自己的皮肤,但随即它们就像藤蔓一样缠绕上来,越缠越紧,似乎要把他勒死。他默默地忍受着,害怕反击之后会引起其它的攻击。

“真是混账,对绝地的防备让它们发疯了吗?连我都不认识了。”走在最前面的Crow突然凝聚力量,将围绕着三个人的绳索扯成碎片。

这一回,黑暗面平息下来,能量波绕着他们转圈。它需要证明。Revan意识到。

距离建筑底部的梯形双开门只有不到六米了。Crow弯腰从地面捡起一片锋利的石片,在手掌上刺出一个口子。“让路,我不是敌人。”她将血涂在双开门中轴的西斯符号上,能量碎片顷刻间散开,黑暗面也向四周退去。

“进来吧,它们的记性又找回来了。”Crow招呼。

殿堂里空无一物,保持着一千年前西斯们匆忙撤离时的景象——几乎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曾经有人闯入过这里。“好了,我们今天在这里过夜,有些东西我还需要准备一下。”

“在这里过夜?”Malak的嘴巴吃惊地长大了,“你没有搞错吧?这里的食肉兽——”

“当然没有。一千年前的人能过夜,一千年后就不能过夜了?西斯人也是血肉之躯,和你们没什么不同。”Crow继续往里走,“至于食肉兽,你们腰上难道挂的是树枝?”她用手敲开另一扇门,没有什么力量再横在面前阻拦他们的脚步。

图书馆的第一层是一个宽阔的大厅,它的周围围绕着许多小房间,那是供来到此地的术士们不受打扰地翻阅资料时所用。紧连着大厅的是一个巨大的书库,存放着各种文献资料,从帝国所辖地的地理水文记录到各种工艺制作,种植园艺样样都有,但是那些包含着最高深的原力运用之道,那些禁忌的知识却没有放在这里。这里有的只是一些入门的知识,用来教导年轻的学徒,不过有些已相当可怕。

Crow没有开启书库的门,而是带着他们上了楼梯。

第二层被分割成了许多小房间,应该就是从前图书馆的管理者和前来求知的学习者们的住处。这里简朴而优雅,处处透射出黑暗面的能量。黑暗中的优雅。Revan从一两扇没有关闭的房门往里望去,发现里面摆放着不少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由此,他可以想象一千年前,当Naga Sadow兵败的消息传来的那个夜晚,留在此地的西斯人是多么地惊慌。他们连许多随身物品都没来得及带走就匆匆上了逃亡的飞船,几乎再也没有回到这里。

Crow一直走到走廊的尽头才停下,这里的几间房间比其它的要大。她推开其中的一扇门,厚重的灰尘瞬间从上方倾泻下来。

“这儿是皇帝从前的房间,你们就在这里凑合一个晚上吧。”

“一个房间?Revan指指自己和Malak,“我们可是两个人。”

“没关系的。”Crow诡异地挑起嘴角,“你的大个子同伴很乐意这样安排。”

什么?Revan猛然回头,发现一丝笑容刚从Malak脸上消失。


接下来,时间成了最可怕的东西。Revan警惕地注视着Malak的一举一动,不停地和困倦做着斗争。后来干脆逃出房间,在长长的回廊上游荡。周围死一般地沉寂,甚至黑暗面的波动都消失了。没有一丝声响,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除了尘土还是尘土。

那个女人去哪里了?Revan突然回过神来。他沿着房间一个一个地找,空的,还是空的,没有一点她的踪迹,这让他不免有些紧张。自己在这里完全就是个外人,一切都要靠这个女人的指引。虽然皇帝命令她做好向导,但是她毕竟是个西斯,危险的代名词。而且,她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灵魂。凭借着对这里的了如指掌,她想杀人是很容易的事。

Korriban的月亮将清冷的的光辉洒进图书馆圣殿的窗棂,Revan发现在窗外屋檐的平台上躺着一个身影。他悄悄走了过去。是她,像具尸体那样躺在冰冷的石面上,眼睛凝视着星空,没有半点反应。她是在冥想吗?看样子又不像。莫非真的如Malak所说,她不是活物。

思考之中,Revan已经走到近前,大约还有四尺距离的地方。

“睡不着吗?”Crow动物般怪异的起身姿势让Revan后退了两步。她的眼睛在夜色中显得更亮,好像天上的星星。

“你在——看星星?”Revan实在想不出用什么话回答。

“是的,那里有我的家。”Crow换了个姿势坐在石板上,双手环绕膝盖。

“你不是Korriban人?”

“这里只是我年轻的家,我之前的那个家早就不复存在了。”

“那它叫什么名字?”

“不记得了。”Crow转过身,接着又突然转回来。Revan只觉得眉心被什么东西叮了一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部分结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Korriban强烈的阳光让空气变得很热。Revan几乎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Malak就在身边,而自己正躺在他怀里。外面的盔甲已经被脱掉,他不知道这是谁干的。

“扶我起来。”他挣扎着座起来。头昏得厉害,喉咙口也隐隐作痛。

“来喝点水吧,我已经准备好了早餐。”Crow从外面进来,手里拎着水壶—— 一个看上去很古老的陶罐,很可能上千年都没使用过。她的脸色没有之前那么苍白了,似乎蒙上了一层灰,嘴唇甚至显出淡淡的粉色。

“我怎么了,Malak?”Revan忙着披上盔甲,接过Crow递来的水壶。他非常口渴,这种感觉就像在沙漠里走了一天一夜。

“你晕倒了。”Malak说,“Crow叫我把你弄回来的。”

“那——我的衣服?”

Crow转身离开,仿佛什么也听不见。

“是我。”大个子挠挠腮帮,“昨天你的样子真是吓人。”他压低声音,“就像她在飞船上时的样子,脸上所有的血色都不见了。”

“那她在干什么?”

“没有,她就站在那儿,和我们见过的雕像姿势差不多。”

反正这呆子就算看见了也什么都不知道。Revan明白Crow一定做过什么,她到现在依然叫人捉摸不透。而且,他开始怀疑她和皇帝是不是他们从未接触过的一种奇异生物。

“喂,你们两个要拖到什么时候?进地下城必须在一天内完成,我可不想拖到晚上还在里面逗留。”Crow移动着一个锅样的东西让它飞进来。“要是以前我在他的房间里这样做,他一定立刻大发脾气把什么都打翻。不过现在天高皇帝远,他就算知道也只能干瞪眼。”

“她在说谁?”Malak木讷地问。

“她在说皇帝。”Revan强打精神才没让自己再晕过去。

早餐还算可口,其中不少还是Corellia一带人类的风味菜。Revan很惊讶一个西斯术士能把家务做到这种份上。“你不尝尝吗?”他招呼。

“我已经吃过了。”Crow报以一个微笑,在对面坐下望着他们两个。

“你去过Corellia?”Revan仿佛不经意地提及,试图从她嘴里套出更多,“这菜做得不错。”

“以前去过,很久以前。”Crow 没有任何防备,款款而谈,“你们喜欢就好,帝国里不少人类都喜欢,不过那些其他族类的就说不准了。赫特族的口味尤其怪。”

“那你也了解皇帝麾下尊主们的脾气习惯?”

“当然。”Crow直言不讳,“我只要花两天时间就可以摸清一个人的性格脾性,皇帝的那些幕僚我又不是第一次和他们接触,多看几眼就知道了。”

也许她已经了解我们,而我们却依旧对她浑然不知。Revan只觉得脊背上发凉。“那你,帮皇帝监督他们吗?”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这个问题,并且希望自己没有说错话。

Crow微笑着摇摇头,“不。”她说,“我的职责只在图书馆,其他的一概不管。除非,他们当中有人公然无视禁令,威胁我的利益。我绝不允许任何人把手伸到我这里来。”

这算是警告么?Revan估计Crow会对每一位刚刚获封的尊主重复这些话,也付思着那些听不懂话的白痴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后果。她应该听见了我和Malak所说的每一句话,却选择性地无视其中的一些。这样的人,比那些凶狠暴躁,杀人如麻的家伙更可怕,因为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突然掉过头来对付你,就像昨天晚上发生的那样。

“我们记住了,谢谢提醒。”他回答。

之后,他们便朝着此行的目的地—— 一座深埋于图书馆地下的古老享殿——进发。这时候,他发现Crow手里比昨天多拿了一个陶罐。和刚才她为自己盛满清水的陶罐一样,那里面似乎也装满液体,摇动时发出轻微的声响。

那应该就是带给幽灵的礼物了。他想起在皇帝的殿堂里,Crow说过的话。

地下城的入口在书库的最里面,是一扇与石壁结合得天衣无缝的石门。Crow在距离门五尺远的地方停住脚步,放下手中的陶罐,双眼平视前方。渐渐地,门的另一边传来声响,是石栓开启的声音。一丝微弱的亮光从门内透出,直到进去后,Revan才发现那竟然都是些发光的水晶簇。

“把这个带上。”Crow一进去就折下两支,递给Revan和Malak,“下面的路可没有水晶照明,我们要去的地方在这里的最深处。哦,对了,你的状态还行吧。”她下意识地把手伸向Revan的脖子。

“我没事。”Revan向后退了一步。起先的眩晕已经好多了,但他不想再被碰第二次。

“那就行。”Crow失望地转过身,拎着陶罐走在最前面。

整座地下城就像是座迷宫,遍布着纵横交错的回廊和几乎一模一样的蜂巢般的房间。但是Crow却能找到那条细细的丝线,准确无误地带着他们朝最终的目的地前进。同她刚进来时所说的一样,发光的水晶只在地下一层才有,而再往下面的世界则是一个完全看不见光的黑暗世界。

地下水的渗透使石壁潮湿滑腻,深沉的寒意在这里更胜一筹。Revan和Malak都把水晶举至胸前,照亮前方能供自己看清的地面。黑暗中,Crow的眼睛就像是第三盏灯,散发着幽幽的光辉。她的动作很轻捷,即使走过水坑,也绝对不会发出声响。

“我觉得她就是个鬼。”Malak忍不住嘟哝。

“我也觉得是。”Revan终于承认Malak的想法。

黑暗面像情人一样紧紧拥抱着他们,细腻的触手无处不在。地下水滴落的时候在岩石表面击打出很大的回音,让这个黑暗的世界更加寂静。

突然,Crow降低了身形,像猫科动物一样匍匐在地面上。

“有东西来了。”她低声说道。

Revan闭上眼睛,透过原力的波动,他感觉有五六只大小不一的东西正迅速朝这边来。

“准备战斗。”

两道血红的光柱顷刻间刺破了黑暗,仿佛在暗影硕大无朋的躯体上撕裂的出两条流血的伤口。“它们近了。”Revan高声提醒Malak,两名武士背靠背紧贴在一起。但就在此刻,他却发现Crow不见了,她那发光的眼睛消失在视野中。

真是该死!Revan很想用光剑劈了她,他怒吼道:“Crow!!!”声音撞击着石壁,好似雷声轰响。

“别生气,我在这里。”

Revan循声望去,那两个绿色的光点已经到了头顶的天花板上。

“你打算呆在那上面?”他更加愤怒,“皇帝跟你说了……”

“不要给我提他。”Crow理直气壮地打断他,“我从来不擦手武士们的事。皇帝只是让我负责带路、开门、说服那些拦路的幽灵。至于拿剑砍怪兽,是你们的事。我什么武器都没带,难道你们要我拿手和怪兽的爪子比?”

这番回答让Revan怒气更盛,黑暗面的力量迅速在他体内聚集。他准备先把这家伙轰下来再说。就在他准备举起手的同时,Crow又开口了。

“不过,我可以在别的方面帮你们一下。”

翠绿色的火焰凭空燃起,驱散周围的黑暗。这些基于黑暗面的火焰竟能创造出光明,创造出生命最依赖的东西。这样一来,对付黑暗中的怪物们就容易多了。

“你们还满意吧。”Crow开心地说,“恕我不能帮忙,摔了罐子幽灵那儿就过不了关了。”

好个过不了关,分明就是袖手旁观。Revan压住怒火,将其转化为力量,他要先对付眼前的麻烦才行。很快,甬道尽头有了动静。三头Tuk'ata狂奔而来,它们惊慌失措,似乎在躲避什么东西的追击。果然,紧跟其后追逐他们的家伙转过拐角,是Terentatek,这种基于西斯炼金术的邪恶东西是如今不少地区的噩梦。



“Terentatek,”Malak厌恶地低吼一声,“怎么办?似乎还不止一只。”

“放Tuk'ata过去,它们应该是被Terentatek驱赶来的。记住对付Terentatek要避开爪子,出其不意攻击头部,它的下颚后方是个弱点。”

慌不择路的Tuk'ata径直朝两人冲来,就在靠近他们的一瞬间突然掉转方向,拐进旁边的岔路逃走。紧接着,Terentatek那沉重的大脚追赶上来,令地面都在微微颤动。

“三头。”Malak低语,“它们有三头。我们一人对付一个,剩下的那个怎么办?”

“该死!”Revan抬起头,发现Crow正坐在梯形拱门的横梁上。“想办法让她也忙活一下。”他举起一只手,两迅速退至旁边梯形拱门的夹角处。和Terentatek战斗最忌的就是硬拼力气和拖延时间。因为同样对原力敏感,Terentatek在黑暗中很容易捕捉对方的行踪。因此,混淆它们的感觉才是最重要的,之后要一击必中。

“Crow,”Revan喊道,“你会不会战斗冥想?”

“什么?”这只母乌鸦故意装作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这家伙是来看戏的吗?“让黑暗面完全倒向我们!”他命令道,“弄晕这些家伙!”

“喝,你的口气真像皇帝,怪不到他会收你做徒弟!”Crow将手掌抵在前额,原力的波动开始变化了。

跑在最前面的Terentatek已经锁定了两人的位置。这些可怕的怪兽生来就是猎杀的好手,曾经专门用来对付绝地,没想到今天西斯同样遇上了麻烦。

“你觉得她行吗?”Malak疑惑。

“行不行都得上。”Revan突然关掉光剑,侧身跃上梯形石梁。没有被发现,看来这女人没有吹牛。Terentatek就在他的下面,似乎因为丢失了目标不知所措。就是这个机会。他紧握光剑直冲而下,长达1米的红色剑刃突然喷出,准确无误地在怪物坚硬的颅骨上烧穿一个洞,深度直达下颚。之后,Revan迅速抽出剑锋,在另一只Terentatek的背后落下。

刚才被烧穿大脑的怪兽凭着残剩的意识又摇晃着向前冲了两步,便轰然倒地。它的死亡引起了另一头Terentatek的恐惧。这种恐惧让黑暗面更加倒向两名西斯。

与Revan不同的是,Malak更喜欢强攻。就在Terentatek畏惧不前的时候,他挥舞着光剑一击便斩断了怪兽的右爪。也许是疼痛,也许是被即将面临死亡的命运激发了本能,这头Terentatek用仅剩的左爪猛然挥向Malak,在他躲避不及的右肩上擦了一下。

笨蛋。Revan看着同伴庞大的身躯像一片树叶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二十尺远的地面上。
“喂!这家伙疯了!”Crow喊道。就在这一瞬间,站在怪兽背后的Revan再度跃起,把剑插进它的后颈,向上斜挥出去。Terentatek一半的脑袋被掀掉了,身体像团软泥瘫倒下来。

“喂,Malak,不要紧吧。”Revan警惕地注视着周围,因为第三头Terentatek的身影消失了。

“没,没事。大家伙死了吗?”Malak捂着右肩站起来。

“死了,不过还有一只——”一丝微妙的黑暗面的涟漪引起了他的注意。是第三只Terentatek,就在头顶上。抬头仰望,那只Terentatek正把爪子伸向施展冥想术的Crow。

“啊——”Malak刚想喊,却被Revan一把捂住嘴巴。

“我们到现在都看不透她,这正是个机会。”

“可是她被杀死怎么办?”

就在他们争执的瞬间,坐在横梁上的Crow像叶子离开枝干那样落了下来,在空中转了个身,双脚落地。而怪兽的上半身则全部被吹散了,或者说,被黑暗面的高能聚焦蒸发了个干净。

“还好,罐子没摔破。”她冲着两个武士耸耸肩,“我们走。”

随着深入地下,压抑感逐渐加重,一些石棺出现在甬道两侧。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声音像老鼠胡须般翕动。Revan感觉到另一颗陌生的心脏在跳动,就隐藏在自己的心跳中。他皱了皱眉,试图把这颗心赶出去。但尝试一番后宣告失败。

“Re-Re-Re-van-van-van,”幽灵轻轻呼唤着他的名字,开口说话了,“告告告诉诉诉我我我……你为什么要来寻找King Adas的秘密?你确信能拿走它吗?你拿走它后又想干什么?……”

幽灵的低语让他心烦意乱,脚步也迟缓下来。刚刚隐藏于自己心跳中的那颗小心脏突然变得强壮起来,而原本的心跳却愈来愈弱。

“Re-Re-Re-van-van-van,回答我,回答我,回答我……”

“糟了,我低估他们了。”Crow的声音似乎从极远处传来,而自己的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睡觉。“醒醒,醒醒。”Crow的声音变得急躁起来,接着,一股尖利的刺痛感径直传入内心,撕裂了那颗越来越响的小心脏。

“都给我滚开!”Crow用权杖用力敲击Revan的肩膀,许多灰色的影子逃了出去。“我不知道它们为什么对你的影响更重一点,但在抵达King Adas的葬祭殿之前,你最好把这个戴上。”她取下胸前的护身符,挂在Revan的脖子上。

“这后面的坟墓会更多,大家都小心点。”

果然,更多的石棺排列着出现在用到两侧的那些黑漆漆的厅堂里。有些是方形的,有些被雕刻成年人体形状。但不论是那种形制,棺盖上都刻有死者的雕像。Revan听见许多低语声从那些棺材的里面传来。幽灵在注视着他们。这个想法让他心里发毛。

“别听他们念叨。”Crow提醒,“鬼魂都很寂寞,而且都嫉妒活人。他们会把你的理睬当做回应,过来纠缠你。”

“你对付这些幽灵很有一套嘛。”Revan说。

“那也是没法子的事,总得有人和它们打交道吧。”Crow 语调中显出无奈,“年轻的术士或者武士们都喜欢致力于攻击技能或是炼金术的研究。从那些黑暗绝地来到Korriban后,和死人打交道的就越来越少了。想想看,整天都呆在坟墓里,对着棺材想象,和死人说话,性子冲动的家伙会疯掉的。而且,这样做不会让他的地位得到晋升。此外,和死者打交道,就算是在黑暗技能中,也属邪门的一类。”

那是当然。Revan付思。她不像个活人是不是因为长期呆在古墓里,和幽灵打交道,沾染了死气的原因。Crow那双金绿色的眼睛凝视着前方,散发着幽幽的光彩,让她的脸色重新变得像大理石一般洁白。“你刚才赶走了不少幽灵。”Revan 又找了一个话题,似乎说话能让他宽心,“他们不是我们今天要找的吗?”

“当然不是。”Crow轻笑,“他们是这里最年轻的一群,我们要找的是老家伙们。他们是King Adas时代及其之后数百年间尊主们的幽灵,这些老东西相当难说话。”

“下面还有坟墓?”Malak紧紧地把水晶攒在手中,即便投向了黑暗,他依旧不能习惯这里的黑暗。

“这里是古代学院术士和祭司们的公共墓地。”Crow的声音在空寂的厅堂里回荡,“从King Adas的时代起,到Naga Sadow的统治结束,这里一直都是那些没有获得尊主封号的术士和武者们的最后归宿。他们中的有些人是不愿争斗而选择退居图书馆圣殿的,因为这里一直都是意见不合者的避难所,就连最高君主也不能随便闯入抓人。不过有些西斯行刑者平时也驻留在这里,他们是直接听命于最高君主或是黑暗议会的秘密杀手。这样两种人同处于一个屋檐下却不会发生争斗,源于King Adas世代延续下来的古老习俗,任何膽敢逾越的家伙都会受到神殿守卫的惩罚。”

Crow停了停,降低声音,“据说曾有个自封的国王因为私自进入圣殿杀害学徒,被神殿守卫取走了心脏。不得已,他又找了个别的东西代替本心。在此之后,便没有任何人再敢无视这条禁令。我想当King Adas初设立这条规定就是为了不让老家伙们使用恶性竞争,扼杀年轻的富有潜力的一代,这样西斯才能越来越强。”



“那么神殿的守卫是什么?”Revan打算追问到底。

“哦,这个可难为我了。所有见过神殿守卫的——除了一个——都成了死人,他们可不会留下任何讯息。小心,又要下楼了。”Crow岔开话题。

走过长长的阶梯,下层还是墓穴和石棺,只不过更大,更沉。有些石棺下还有石台,边缘刻着华丽的西斯铭文。空旷的厅堂中看不见一根立柱,只有一些薄薄的石片作为支撑。很快,连甬道也被分割成无数细条,消失在拥挤的坟墓间。他们不得不从密集的棺材缝隙里穿行出去。

“那些拥有石台的石棺是尊主们的吧?”Revan唐突地开口。

“你挺叫人意外。”Crow肯定了他的想法,“这些都是帝国乱成一团的时候,割据四方的那帮人建立的。他们早在黑暗绝地的流亡者来此之前的一万年,就安卧于此。以前的图书馆没有这么大,也没有这么深,一代代的扩建和累加让它变成如今这样,直到再也建不下去。于是,他们就在其它地方建立各种各样的图书馆和学院。”

他们轻捷地在坟墓与坟墓间穿梭。末了,长长的石厅末端出现了另一扇门,光滑,无缝,照亮后可以清楚地看见上面有个圆形的凹陷,就像一轮太阳。



黑太阳。Revan知道这是西斯最高权力的标志。

“把护身符给我。”Crow伸出手臂,从他脖子上取下那个圆形的金属片,轻轻扭动后它的边缘伸出了八根锋利的长齿,就像图画中太阳放射出的光芒。她把这东西紧贴在石壁的凹陷处按下去,细细的亮光从太阳的边缘渗出,沿着石壁向外伸展,直到布满整面石壁。

接着,石头消失了,只留下那个圆形护身符‘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就在前面。”Crow捡起护符,带头穿过那道消失的门。

门内是另一个世界,一个永远停留于古代的世界。时间仿佛凝滞,定格在石门被封闭的那一天。这是一个真正被遗忘的世界。Revan望着那些悬挂在四周,色彩依然鲜艳的旗帜,那上面甚至不曾落有厚重的灰尘。

又穿过一道梯形拱门,前方是一个小小的圆形石室,直径六米,高约五米,四周环绕着发光水晶,看上去像是个前厅,却没有后门。就在石室的正中央,是一个三层石质祭台,上面的方形凹槽打磨的十分光滑平整,只是里面有一层黑色的沉淀物,在光亮下显出油脂的质感。祭台上方,悬垂着一个倒立的三角锥,尖端正对着祭台中心。

“该让他们到这儿来了。”她打开随身带来的陶罐,把里面的液体倒在祭坛中央的方形凹槽内,浓郁的腥味告诉Revan这是血。怪不到她说绝地无法带来礼物,这些血应该是有情生物的。绝地的信条让会他们即使知道方法,也决不会去做。

“醒一醒。”Crow低语,“到我这里来。”她轻轻叹息一声,吟诵起早已消失在人们记忆中的咒语。这应该是最早的古西斯语发音。因为Revan发现自己一个词也听不懂。

第一个阴影出现在距离他们五尺远的地方。除了毫无色彩,清晰得连冠饰上的浅浮雕花纹都历历在目。“Nesai,”幽灵轻语了一句,准备靠近祭台啜取鲜血,却被Crow拦住了。“不行,这不是给你的。我不能让你在这儿吃独食。”

横在他们中间的权杖似乎燃起火来,上面的花纹飘舞着,遥远晶亮。

“你以前可没说过,那些家伙总是来得迟。”幽灵虽然愤怒,但无可奈何。他十分畏惧权杖的光辉,连丝毫直视都不敢。最终,他把注意力转移到Revan这边来了。

“两个外人。”他富有磁性的嗓音就像金属敲击石面,“你打算带他们进去?”

“这不是你该过问的事。我只是来这儿取回放在这里的东西。”

“胡说,他们已经输掉了整个帝国。”另一个阴影突然从石壁里钻出来,深陷的眼窝和嘴巴好像三个深深的洞窟。“现在还打算把国王的遗产也输掉吗?”

“是Naga Sadow输掉了帝国,不是我们。”Crow的声音提高了,“你确信可以阻止我?”

“我无权干涉您,Nesai,”幽灵立刻让步,但随即又站稳脚跟,“但他们不可以,那个懦夫更不可以。所有的黑暗面灵魂都不承认他的地位,这个窃取最高君主位置的贼。而且,他居然派人去对付Naga Sadow,是不是同样要来对付我们?”

幽灵的话显然让Crow吃了一惊,“你从哪里听说的?”

“那就是事实啰。”幽灵很得意,“Nesai,您终于说实话了。我们还是那句话,懦夫无权拿走国王的遗产。”

“那就莫怪我使用武力。”

“和Nesai交手是我们的荣幸。”幽灵咯咯地笑起来。这时又有两个影子出现在石室里,一边一个站在他的两侧。

第一波攻击毫无征兆地开始了,但是幽灵的目标却不是Crow,他们径直冲向Revan和Malak,把他们包裹在一大片充满黑暗能量的力场中。

冰冷的火焰烧灼着Revan的皮肤,让他的眼睛看不见东西。

不能让它们突破意识防线,不能……他听见了哗哗的流水声,四周冰冷刺骨。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走走走走走走走……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耳畔尖叫……下面都是冰,幽蓝,幽蓝的,似乎永无尽头……自己正在下坠,朝着深不见底的湖底下沉。就在此刻,那下面睁开了一双眼睛,一双让人永难忘记的眼睛……明亮的眼瞳就像冬夜中凝冻的星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幻像突然消失。Revan发现自己正坐在地面上,大口喘气,脖子上挂着那个护身符。幽灵呢?他们的攻击停止了吗?他抬起头,看见Crow的权杖穿过刚才发笑的幽灵的肩膀,把他牢牢地钉在墙上。

“你没事吧。”Malak脸色发白,但情况比自己要好很多,“我没想到你对他们……”

没有抵抗力。Revan 咬咬嘴唇,“拉我起来。”他粗暴地打断他。

“Nenlie,让你的人都后退。”Crow紧握权杖的另一端,慢慢绞动,“否则让你连鬼也做不成。”

幽灵挥挥手,被他叫出来的两个幽影退进角落。“这够不够?”Crow冰冷地问,幽灵没有回答。

“哦,松开他吧。”另一个身影从上方的倒立三角锥里钻出来,“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为了点小事伤了和气。”

“你终于来了,Asde。”幽灵叫喊着。他扭动着身体,活像条挂在鱼叉上的鱼,“快放我下来,这玩意让我虚弱。”

Crow抽回权杖,那幽灵立刻逃开去,把一半身体藏进石壁里,远远地躲开他们。

“尊敬的Nesai,需要我们做什么吗?”Asde很有礼貌地鞠了一躬。比起前面的西斯阴魂,他客气得简直是另一类生物。

“帮助我开启最后一道门。”Crow说,“让后你们分享礼物。我知道我太久没来了,一些人不免有些怨气。”这时,又有几个西斯幽灵悄无声息地显形,全都沉默不语地站在角落里。

“遵命。”Asde倒退着走到正前方的石壁前,钻了进去。不一会儿,门的另一边传来响动。Crow闻声走过去,双手贴在石壁上向两边推动,King Adas葬祭殿的大门就这样被打开了。门内的火炬因为接触到空气,依次燃烧起来,不算明亮的火光驱散了里面浓重得化不开的黑暗。

葬祭殿里空无一物,唯一可见的是在长长的走廊尽头,摆放着一张雕刻简朴的花岗岩王座。

“那是国王的宝座吗?”Revan勉强能看见那张椅子。除此以外,这里就像被洗劫过一样,干净得令人惊讶。

“不是。”Crow的回答很是意外,“我们进来,把外面留给他们。”Revan微微侧过脸来,看见幽灵们已经拥挤在祭台周围,争先恐后地往上跳。

“他们真的能喝到那些血?”

“能的。”Crow说,“他们可以剥离活人的躯体,这点事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这个地方虽然被称为King Adas的葬祭殿,其实最初是国王为自己的母亲修建的一处纪念堂,纪念她在同拉卡塔人的战役中付出的牺牲。”

她抬起头,似乎在回忆什么。

“我们此次前来寻找的星际熔炉的设计图纸与方位星图最初也是由她带回来的。King Adas把这些东西同母亲的遗物一起封存在这里,没有他的钥匙就无法打开大门。”

“他的母亲很了不起。”

“所有的母亲都很了不起。包括你的,刚才造梦者让你……”Crow笑起来,“可惜她还是死了,她们都死了。你知道Malachor V吧。”她突然转过话题。

“同曼达罗人打仗的时候去过。那上面有难以置信的古代西斯的遗迹,而且整颗星球的引力和运行轨迹都很不正常。”

“那是King Adas的母亲带领着六百勇士拖住拉卡塔人几百万大军的地方。她在那里建立起七处水晶金字塔,用以聚焦她每个法术的威力。通过大规模的屠杀产生死亡力场,并让其在原力与生命之间撕扯出裂痕。这样就能让她原本的法术力量以几何级数增加,产生空间屏蔽和混乱。她最后的法术甚至打破了各维度空间的屏障,让黑暗的风暴席卷了整个Malachor星区。拉卡塔人损失惨重,好久才组织了下一次进攻。”

“但是她没能全身而退。这种不计后果使用原力的行为产生的黑暗能量把她的精神剥离躯体,然后把两样都燃烧殆尽。六百名勇士也只剩下最后五个人返回Korriban,带回了她仅有的遗物,就是我用来开门的那个护身符。如果不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谁又会这样做呢?”

Revan愣住了,把护身符从脖子上摘了下来。“还给你。”

“不用了,拿到星图后你比我需要它。如果能回忆起造梦者给你的那个梦,你就可以摆脱它的纠缠了。在此之前,留着它比较好。”

他们走到王座的面前,仔细端详着它。相比起以前见过的那些西斯人雕刻的椅子,这张真是小巧玲珑,想必坐在里面的人也一定很娇小。

“Adas的母亲是个目光长远的人。最初,她愿意代替儿子去拉卡塔帝国做人质。接着,她又同那些被征发的奴隶一样参与了星际熔炉的建造。借着这个机会,她带回了关于星际熔炉的所有秘密。原本这会成为King Adas击败拉卡塔人,向广阔星际崛起的工具。可惜国王也在最后的大战中死去,整个帝国就此崩溃,这个秘密也就永远尘封于此。人人都说西斯很自私,但是King Adas的母亲可不仅仅是为了这张椅子的荣誉。”

“她令人尊敬。”

“这也是这么久以来,没有任何一个西斯膽敢闯入此地的原因。没有护身符和权杖,外面的幽灵对谁都是杀无赦,或者他们会把这里全部震塌。”

“所以皇帝才会让你陪同我们前来。”

Crow 点点头。“不过这以后的事情就不是我负责的了,必须由你们单独去寻找星际熔炉,我永远都不想再去见那些黏糊糊的突眼两栖类。好了,帮我一把。”她用手摸索着王座,“找找看,有没有凸起或凹陷下去的地方?”



火焰的光辉很弱,眼睛根本帮不上任何忙。很快,Malak那里有了结果。“这儿有个凸起。”

“按下去。”Crow命令。

一丝崩裂声自椅子内部传来,它前面的地板陷下去了一个小坑。“就是这个。”Crow把东西从坑里取出来,那是一些非常薄的金属板和水晶片。“我的任务完成了,我们出去吧。”

离开的时候,葬祭殿的前厅里已经挤满了幽灵,估计有一百多个。它们有些不过是模糊成片的影子,就像薄薄的雾气。Revan可以感觉到,当他们走过的时候,幽灵的眼睛紧紧相随。如果不是Crow在这儿,他可以肯定这些灵魂会一拥而上,撕碎他们。

“你下次打算什么时候带礼物给他们?”

“下次?”Crow露出惊奇的表情,“也许不会了。”她说,“我昨天忙了一夜,才收集了六个力敏儿童的血液。做这种活儿很累,摆在现下这种封锁的时期就更累。况且我得返回帝国。也许,等我们归来的时候,我会再带礼物给他们吧。”

出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Crow重新关闭了大图书馆,看着它再度沉入地下。终于结束了。Revan松了口气。可当他们回到飞船上时,却发现绝地会议的呼叫信号灯一直闪烁个不停。

“他们快叫了你一天了,我想你回去的时候该准备些好理由。”Crow多躲到后舱,避免全息投影的光照到自己。Revan花了好些口舌才编造了足以教长老会成员相信的行程路线,而在最后,他决定让Malak回去一趟,好当面向那些固执的家伙解释清楚。

“那你打算去干什么?”Malak有些不高兴。

“去Malachor V一次,我有个一劳永逸地解决曼达罗人的办法。Crow还得麻烦你同我走一趟,找找国王母亲所建的金字塔。”

飞船很快驶出Korriban,他们打算拐道去Taris后再分道扬镳。绕这么个圈子也是为了让绝地议会对他们的真实目的无法察觉。就在快接近那颗充斥着形形色色种族的混乱星球的时候,Malak终于逮住个问题问Crow。

“你说你不收徒弟,究竟是为什么?”

Crow笑着摇摇头。“收徒弟很费神的,收了太聪明或是笨蛋就更加费神。我可不想被别人背后捅刀子,就像你将来一样。”


第三部分结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外面狂风呼啸,像抛洒一片树叶一样把夜鸦号吹得到处乱飘。

“会不会掉下去啊?”Crow的手臂紧紧地箍住Revan的肩膀,沉重得像两条铁棍。

“拜托,你能不能放松一点。”Revan吼道,“你这个样子我根本没法开飞船。”他几乎把引擎拉到了极限,试图冲出风暴。突然,剧烈的金属断裂声刺透了两个人的神经。

“到站了。”Revan沮丧地说,“做好准备吧,我们必须着陆了。”

飞船的引擎很快失灵,他们不得不跟着风暴的漩涡旋转,船里的一切都乱了套。“抓紧,我们要掉下去了!”Revan尽量呼唤原力保护自身,抵挡着雪片一般的金属碎屑。他看见Crow变换着位置在飞船里竭力寻找安全的地点,那种技巧真是前所未见。她就像是只蜥蜴,真是古怪的家伙。就在他们距离地面不到一百尺的地方,风暴突然停了,失去动力的飞船笔直地坠落下去。

“如果我们能像鸟一样长出翅膀就好了。”Crow摊开双手,露出个古怪的笑容。

她的话刚结束,飞船一头栽入深潭,溅起响亮的水声。“真糟糕,我们落的不是地方。”Revan用力推开舱门,他的飞船已经开始下沉了。“快,快一点。我可不想让她在这儿洗澡,喝下太多的脏水。”他轻快地钻出舱门,却发现Crow已经在岸边等他了。

“你,怎么做到的?”

“和你一样啊。”黑暗中的Crow苍白得像一缕月光,“哦,我想你得先把船拖上来才行。皇帝一向小气,让他再给你一艘是不可能的。”

“真是的,皇帝就不能多给一样管用的家伙。”Revan 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她,“要是这飞船也和你一样管用,那就太棒了。”

“这可不一样。”Crow开心地笑起来,“我仅此一件,而飞船是批量生产的,功效当然不同。”

她是个西斯吗?快乐得有点不着边际的家伙。Revan有种错觉,Crow绝非拥有皇帝告诉他们的这一个身份。

所幸的是水潭虽然很深,却不宽阔。飞船的两翼很快卡在了水面下突出的岩石上,整艘船约有一半泡在水里。

“应该没什么问题,我打算待会儿再弄她上来。”

“你打算让她多洗一会儿澡吗?”Crow的样子就像个孩子,“不过呆在水里也好,至少这个星球上的绝大多数动物不会跑到水里去。待会我们上船的时候就不用里里外外地搜查,把不受欢迎的家伙赶出去了。”

Revan明白她口中的动物大多都指怪兽。“这里又有什么稀奇的玩意儿?”

“多了去了。”Crow说,“我们最好先找个地方躲一躲,这里的风暴刮起来从没个准头。”



Malachor V的地形非常怪异,除了凸起的山峰就只剩下那些纵横如同蜘蛛网的沟壑,许多大大小小的水坑密布在沟壑之间,是这个荒凉星球上唯一的水源。Revan和Crow在新一轮风暴刮起前找到了附近的一处山洞。他们无法生火,只能使用Crow在西斯大图书馆里拿来的水晶照明。之后,Revan从外面的深潭里弄来了一些水。

“别喝,这里的水都有问题。浸染了死亡的腐水会让你精神失常。”Crow把水全部泼在了地上,“与其喝这个,我倒能弄点饮料来。”

“这里有饮料?”Revan哑然。“等等,究竟是——”

一眨眼功夫,Crow就不见了,就像藏进了这里的影子一样毫无踪迹可循。等她回来的时候,风暴已经停了。苍白的女孩手里提着与之前两次相同的罐子,只是这次当Revan听见里面的液体响动时,就不住地犯恶心。

“什么东西?”

“你尝尝就知道了。”Crow尝了一点,她的表情很愉悦。“给你。”她突然抓住Revan,力量大得难以想象。

“你要干……”这些液体毫无阻碍地灌进他正在叫喊的嘴巴,呛得他连连咳嗽。温热、咸腥,这些是血液。“你喝血?”

“在周围的水都不安全的时候你最好喝这个。”Crow解释,“它比什么都安全。放心,这只是野兽们的血,和我送给幽灵们的礼物不一样。”


“我……”Revan十分犹豫,“我没有尝试过安扎特人的食物。”

“你认为我是安扎特人。”Crow舔舔嘴唇,“哦,不,我可不是他们。虽然我们的嗜好有些相似,不过我不吃脑髓。话说回来,在这里这的确是最安全的食物,能够有效地恢复体力,比那些死水强一千倍。快点吧,冷了就不好喝了。”

冷了……黝黑的液体让Revan喉咙里堵了一块石头。

“如果你不喜欢这种味道就把鼻子捏起来灌下去,或者——”她伸出细长的手臂,“我来帮忙也可以。”

“算,算了。我来。”Revan抓起罐子,想象着它是清水,一口气喝了很多。但到最后一点还是忍不住吐出来了。

“冷了之后味道会很腥,我让你快点。”Crow接过陶罐把剩下的全部喝干,“是有点冷了,血冷的就是快。”

“你在帝国里也这样吗?”

“当然。不过我很少在帝国里干,弄得人心惶惶可不好。皇帝对国内的力敏幼童很重视,登记得也全面,杀死任何一个都是损失。相反,共和国里有不少死角。那些边远地带,那些贫民窟和犯罪组织,甚至事后都不用处理尸体,没人会去关心那些生活的暗无天日的可怜虫的。”

“你对共和国——”

“——很了解,但我不会把任何事情都向皇帝汇报。他派的那些尾巴我通常会给他送回去。”

耳边的声音突然消失,但却在心里响起。‘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心,换做我也会这么做的。总是一成不变地按规矩出牌多无趣啊,来点惊喜对方双都好。我保证,你的行踪除了那些必须让皇帝知道的,其它的他会一概不知。’

“你不怕他知道?”Revan几乎脱口而出。

“我做事又不是第一次了,他向来都知道。”Crow不以为然,“他的那些幕僚害怕他,我可不怕。大不了收拾东西滚蛋,放弃所有——不管是头衔、地位、优越的生活,还是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除了一样——我的命,那是什么人都别想的。”

这,真有意思。Revan目瞪口呆。“如果真有家伙想杀你,你又赢不了他?”

“装死啊。打不过就逃,逃不掉就装死,实在不行再硬拼,我倒霉他也别想快活。不过这是下下策,反正不能叫自己太吃亏……”嘿,这可真有够瞧的。Revan惊讶得合不拢嘴。这些话要叫皇帝听见,一定会气个半死。

Crow一口气说了很多,她兴奋得有点过头了。“反正,反正我知道你也有这个心,你从来就没真正投靠皇帝。”

红色的光柱顷刻间映亮了黑色的洞穴。

“哎,小心点儿,这东西可不能乱放。”Crow躲避着灼热的剑刃,她一边的头发被烧焦了一团。

“你知道的太多了。”Revan将光剑再次逼近。

“噢,来真的。”Crow向后倒退着,不觉退到了洞穴边上,脊背顶上冰冷的石壁。“我还不想留在这儿。既然来真的,那么不玩了,再见。”

四周的影子似乎有了生命,它们迅速朝着Crow攀爬过来。光剑的剑刃碰到这些冰冷粘稠的东西后冒出阵阵白烟。“后会有期。你要找的金字塔就在这岩洞的另一边,祝你好运。”她的身体逐渐融化,像泥浆一般慢慢流淌在地面上,消失不见了。

不好,上当了,她在证实她的猜测。Revan用力将剑挥向Crow刚刚站立过的地方,在岩石表面留下一道清晰得灼痕。这家伙真狡猾,总是让自己表现得无害,接下来就会令对手后悔。现在秘密已经不再是秘密。他收起光剑。既然这样,我的动作就要快。

顺着Crow所示的方向向洞穴深处走去,大约十分钟后,前面出现一个非常狭小,只容一个人过去的出口。

Revan侧身钻出洞口,看见在一处不大的平台上,耸立着七座黑色尖角山峰。这就是国王母亲所建的金字塔?他走了过去。天空交错闪烁着蓝色的闪电,每一道都好似一条巨蛇从一边天际游向另一边天际。一个新的风暴中心即将形成,从七座山峰的峰顶升起。

这里果然是整颗星球引力失衡,风暴肆虐的根源。他能清楚地感觉到力量在山峰顶端凝聚。恐怖的奇迹,而它将要为我而改变。

第二天,Revan离开Malachor V,去同自己的追随者汇合。这期间,他遇见了不少Malachor V上的原生物种——危险的风暴野兽,也不得不相信Crow的那套做法——在水源无法确定安全的情况下以鲜血为生。

黑暗的技能,她在教我另一种生存之道,尤其是在孤立无助的情况下。Revan将飞船移出水坑,惊讶地发现她居然没出多大问题。太好了。他发动引擎,飞船像一颗升起的新星,冲向高空,在漆黑的夜空中闪动了几下就消失了。

二十个小时后,飞船在Taris光辉塔的顶层平台上降落。Revan看见那些愿意追随他的绝地和共和国将军们都已事先赶到,就下了飞船,把自己接下来的战略部署同他们商议。但直到会议结束后,他才想起来人群中少了Malak的身影。

这冒失鬼又到哪里去了?Malak一向不怎么准时,但是这次似乎很不正常,会议已经结束了都还没见到他的人影。

“Ashly,Malak怎么没来?”他叫住一个金发女绝地。他们都曾经接受过Kreia大师的指导,不过Ashly要比自己晚上好几年。

“他——”Ashly耸起肩膀,“很抱歉,他……出了点问题。”

“出了点问题?”Revan皱眉,“什么问题大过作战会议?”

“哦,这个……”对方结结巴巴,欲言又止,“他就算来了也没用。他的下巴丢了,得再找一个才能来。”

下巴丢了?这什么话?Revan还想再问下去,Ashly却匆忙下楼离开。不过这答案很快就得到了证实——当天晚上,Malak带着他的新形象赶来了。他的整个下颚都不见了踪迹,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钢铁护脖,这让他的脑袋看上去就像只油桶。



“我看起来是不是糟透了。”Malak的金属嗓音嗡嗡作响。

“还好。”Revan也结巴了,他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词来应对。这次会面,他觉得Malak和从前有些不一样,张狂中有了一丝沮丧。“你来得不巧,作战会议已经结束了。”

“反正这种事有没有我都无关紧要。”他双手交叉,环抱胸前,“有你这个高明的指挥官就行了,带上我只会把你的计划搞砸。”他扔下这句话后就转身离开,皮靴在地面上磕打作响。

“喂,Malak……”Revan试图叫住他,但对方却似乎什么也没听见。他在使性子。Revan惊讶地意识到。这种感觉就像情侣间的抱怨。这样的猜测让他回想起在Korriban上的那个夜晚,还有Crow说的话。有机会再见她的话,一定要问问这是怎么回事。

‘别担心,会有机会的。’面前的影子一晃而逝。

“谁?”Revan环顾四周,半晌才确定这是幻觉。我这是怎么了,变得像只警报器一样神经质。他微微弯腰,护身符的尖角抵在了胸口的皮肤上。它?Revan把它拿出来,放在手心。这小小的装饰品上流光闪动,显出的文字却不像是西斯文字。这是什么?他又取出自己在Korriban的另一项收获——星图,比对之后惊讶地发现这上面的文字竟然是拉卡塔文。

她给我留了又一个迷题。Revan把两样东西重新藏好,以免被发现后惹出麻烦。之后,他打算去安慰一下自己的搭档——倒不是因为他也对他有那种感情,而是害怕他一怒之下,口没遮拦地把什么都给说出来。

找到Malak的时候他正待在一家酒吧里喝酒,依旧发着脾气。Revan本以为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但一直到他们离开其他绝地,独自去寻找星际熔炉的时候才稍有好转。在此之前,这个大个子别扭得就像个小女孩,让Revan一看见他就没话说了。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把作战计划——”Revan在他旁边找了个空位。

“我要喝酒,作战计划省省吧。”Malak一拳抽闷了他。“我现在怀念的是在Korriban的那个夜晚。”

那个夜晚。Revan脸上阵阵发烧。那个夜晚真是见鬼,自己莫名其妙地就晕倒了,醒来后还出现了严重的失血迹象。他是刚刚才回过神意识到那是失血现象。而Crow,他既想再遇见她,也害怕再遇见她。“那个夜晚究竟发生了什么?请对我说实话。”

“我……什么也没看见。”Malak的回答让他失望,“只是……”他想了想又接着说下去,“我出去的时候,看见Crow这样靠着你。”他边说边做出动作,下颚紧紧抵住Revan的咽喉。

“就是这样?没有伤口?”

“就是这样。没有伤口。”Malak摇晃着脑袋。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Revan对男招待说,“麻烦你也给我来杯酒。”

对曼达罗人的围歼在两个月之后。借助Malachor V上奇特的引力系统,一件超级武器被研制出来,安放在那七座金字塔山峰中间的空地上。Revan没有向任何人透露七座山峰的真实作用,只告诉他们这里是星球上少有的平地,刚合适安放质量阴影发生器这样的大型设备。



武器启动的时候他不在星球上,但那种强烈的原力震荡在好几光年外都能感觉就像近在咫尺一样。数万年来盘踞在这里的能量顷刻间被释放,摧毁了被吸引至附近的所有曼达罗人舰队。他不知道那些留在Malachor V上的绝地会怎么样,这么大的冲击也许会将他们同敌人一并杀死。

直到所有的风暴都平息之后,Revan才回到Malachor V上,想看一看具体的效果。没有人了,所有追随他来到此地的绝地都不见踪影。到处漂浮着战舰的残骸,以致他分不清是自己这边的多,还是敌人那边的多。

而这正是他想要的——有效地削弱双方的力量,那么自己的实力就会扩充。现在只剩下一个敌手还需要对付——西斯皇帝和他的帝国,而这两样依靠那些墨守陈规的绝地议会成员和腐败成风的共和国官员都是办不到的——他必须独自完成。星际熔炉,这件皇帝交与他寻找的武器刚好派上了用场。但这个时候他又想起了Crow,那个长不大的女人完全猜透了他的心思,不知道会在这件事中起到何种效果。

“你回来了为什么要躲着我?”皇帝金黄色的眼睛凝视着大厅上方的横梁,那里有一处小小的黑影正在移动。

“我累了,想休息完了再向你汇报。”Crow的声音自黑影处传来。突然,她尖叫一声,翻下横梁,像一缕轻丝飘落地面。“你疯啦,我的腰都快被你折断了!”

“我是你的皇帝,你的主人!”一丝怒气弥漫在漆黑的厅堂里,“你必须听我的指挥。”

“别在我面前摆臭架子。”Crow不依不饶,“你吩咐的,命令的,我都去做了。还想怎样?”

“你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皇帝咆哮。

“既然知道,早干嘛的?”Crow 的语气柔和下来,其间夹杂着一丝丝得意,“我做事向来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她的话没说完,一股猛力突然掐住了脖子,令她下面的声音变成了嘶鸣,疼痛随即传遍了全身。Crow立刻用力反击,几乎不间隔的两股力量同时挥向皇帝的前心与后背。巨大的冲击力击碎了皇帝身旁的一根石柱,锋利的石片飞散着嵌进周围的一切物体,也在皇帝的肩膀和大腿侧面留下数道血痕。与此同时,她脖子上致命的压力消失了。

“你竟敢对我玩这招?”她大口喘着气。

“你的回击也同样没把我当皇帝。”金黄色眼睛的青年脸上露出笑意,“就这点没变,你还是你,我不用担心有人假冒。”

“好了,下次不能这么玩了。”Crow 用手抚摸着有点发青的脖颈,“有什么吩咐?”

“我的两个新徒弟,你怎么看?”

“两个都不够忠诚。”Crow说,“我猜会有一个返回来找你,目的却不一定。”

“你决定怎么办?”皇帝又问。

“不管是什么,我要那个回来的。”Crow退进阴影中。


第四部分结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拉卡塔人的母星是一颗有着辽阔海洋的蔚蓝星球,几缕云彩像轻柔的纱线漂浮在硕大无朋的蓝色玻璃盘上。从高空望去,可以看见一些金字塔型的建筑遍布整个大陆,星星点点地像碧绿原野上盛开的洁白花朵。

我们此行的目的地。”Malak 在长期的沉寂之后终于主动开口,不知道拉卡塔人会怎样看待我们的来访。


我不在乎他们的看待。”Revan调整导航设备,准备下落,重要的是我们的目的该怎样达成。


你真的想为皇帝寻找这件武器?”Malak讶然。

你说呢?”Revan的黑眼睛瞄着自己的同伴,如果这点你猜错了,那只能说明我们的沟通还存在隔阂。


一切不言而自明,两个人都不打算白白地回去向皇帝报告。反正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他就算知道也无济于事。

好了,那张图上说该从这里降落,我想我们已经到站了。


飞船以三十度斜角下坠,这个角度可以让降落过程变得非常平稳。经过上次疯狂的降落之后,Revan可不打算再体验一次那种能叫心跳停止的刺激旅程。其实还有一点,他可不能保证那样下去后,飞船是否能像上一样幸运地完好无缺。

随着越发接近地面,那些从高空望去如同花朵的金字塔渐渐变得高耸入云,像一座座山峰伫立在星球表面。其中的一些歪斜地半倚浅海中,不少地方已经崩塌的不成样子,处处显出衰败的残迹。因为拉卡塔文明是有据可依的最近的古文明,因此整个银河系都受到了它的影响,而最为直接的就是语言文字。许多现行语言的词根最初都可追溯到拉卡塔文,因此这种已经消失的语言即便看不懂,也很可能听懂。

他们的飞船降落在这一带最宏伟的金字塔群之前,很快便有一些奇特的生物从那些建筑中跑出来迎接他们。

我永远都不想再去见那些黏糊糊的突眼两栖类。’Revan想起Crow的话,想起她对拉卡塔人的形容,觉得真是形象确切。那女人生就一条毒舌,说话还真是尖刻。

一大群拉卡塔人叫嚷着围住他们,大多数手里都拿着武器。Revan原以为会有一场厮杀,但是很快人群就向两旁散去。几个贵族模样的拉卡塔人从大金字塔的方向走来,径直走到他们面前。

长老-会让我们来-迎接你们。领头的一个操着不太熟练的通用语结结巴巴地说。

那非常感谢。”Revan相当注意礼貌。既然对方以礼相待,那自己就没有理由做出无理的举动。

请跟我来。拉卡塔人步调一致地转身,像一群被输入既定程序的机器人,连最细微的动作都几乎一致。




拉卡塔人的金字塔与西斯人的金字塔不同,前者纯白中夹杂着些许灰色或者蓝色,而后者上蓝色是绝对没有的。再者就是线条,拉卡塔人的线条相对柔和,尤其是金字塔尖的部分,几乎都带着弧度,西斯人的则相当陡峭。不过即便这样,仍然可以看出两者之间的联系。这点让Revan想起Crow讲过的那个故事——国王的母亲曾经作为人质来到此地,却没让敌人讨到半点好处。

这一定是段疯狂的历史。Revan抬头仰望,蓝天下大金字塔笔直地刺向天空,尖端明亮刺眼。它完全是由金属建成的,而非常见的岩石,因此这种耀眼的反光甚至让人感到一丝丝圣洁,步入天堂的感觉,很是奇怪。

拉卡塔的长老们就在金字塔中央的大厅里等待他们。这些上了年纪的生物皮肤变得松弛灰暗,布满斑点,活像一只只冲完气后又被戳破了的橡皮囊。

“两位请坐。”说话的长老抖动着长长的下唇,两只眼睛几乎被一层白色的翳覆盖。他是个瞎子,但是却知道我们就在这里。

“您怎么知道我们会来?”Revan问道。

“一个古老的预言指示着我们这样去做。”长老叉着双手,长长的手指轻轻颤动,“预言说,总有一天,会有人带着当年被偷走的星图和钥匙回来寻找熔炉,他们会给拉卡塔人带来再度的辉煌。我相信就是你们。”
那我真该谢谢这个预言了,省去了我们不少麻烦。“那就请长老给我们指示吧。”


年长的拉卡塔人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喘气,也似乎在思考。“请把星图和钥匙给我,我会派人带你们去那里。”

“是这些吗?”Revan取出那些在西斯大图书馆底层找到的东西递给他。老人接过来看了半天,反反复复地寻找着什么。

“不,还有一把钥匙,没有那个我们谁都进不去。”

“钥匙,我们没见到什么钥匙,看来那女人在说谎。”Malak插嘴,末了被Revan瞪了一眼。“请问,钥匙是什么形状的?”

“这个……”旁边有人套着他的耳朵低语了一句,长老很快回过神来,“应该是个太阳,就像这样。”他在眼前比划出形状。

那个护身符。Revan从怀里把它摸出来,“是不是这个?”

“就是它,就是它,被偷走了两万年,终于又回来了。”年老的拉卡塔人显得很激动,“年复一年,我们只能在文献资料上见到它,这还是第一次,第一次……”

被偷走了两万年,应该是King Adas的母亲偷了它,而它最终又被Crow 以那种方式给了我。“那么您能告诉我Nesai是什么意思,我觉得这不像是个名字。”Revan说。

“Nesai?”长老微微抬起头,“能告诉我是哪种语言吗?”

“古代西斯语。”

“母亲,Nesai是母亲的意思,而且是敬称,那些西斯人很少使用这个词。”老者挪了挪身体,“你能告诉我你是在哪里听到的?”

“带我们去找星图的这个人,那些西斯幽灵叫她‘Nesai’。”

长老脸上立刻划过一丝惊讶的表情,但他并未对此再作过多的解释。“休息一下,我立刻派人带你们过去。”

熔炉所处的位置比他们想象的要近,就在拉卡塔星系太阳的另一面。这个巨大的兵工厂仿佛一枚成熟的果实悬挂在恒星下方,被吸引的恒星物质就是那条发亮的藤蔓。

“自从大变故后我们就再也控制不了它了……”刚才领他们去见长老的拉卡塔人扯开话题,絮絮叨叨说个不停,“……这东西有意识,会阻拦那些它不欢迎的人进入……”

“那我们该小心了,Malak。”Revan微笑着望着这些被造物拒之门外的可怜主人,觉得他们如今活的真是憋屈。

他听说过拉卡塔人是因为一场神秘的瘟疫而失去了与原力的联系。从此之后,这个基于原力的黑暗面而发展起来的帝国就如风吹落叶般一夜散尽,剩下的只有无数曾经由他们建立,到最后却成了噩梦的超凡设施。

“你们应该小心。”拉卡塔人似乎没明白Revan的话音,继续提醒着,“它有自己的意志,它还会杀死那些未经允许,试图闯入的入侵者。”

“多谢了,我们会小心的。”Revan打定注意,如果这家伙继续说下去就想办法让他闭嘴。好在是,在这个拉卡塔人寻找到新话题的空挡,他们已经进入熔炉区域。兵工厂散发出来的巨大力量一点一点地把他们的飞船吸引过去。

“我们会用穿梭机送你们过去。”飞船上的拉卡塔人突然忙碌起来,紧张得好像突遇野兽的可怜羊群。“稳住飞船,不要让它被拉过去。”刚刚那个絮叨的家伙命令。

“你们不过去吗?”

“我们不过去。”拉卡塔人拼命摇头,生怕Revan胁迫他去做这件他绝对不愿意做的事。
一个可怜虫。Revan摇摇头。不必再强迫他了。他收拾好必须的物品,离开控制室。“准备好就送我们过去。”顿时,拉卡塔人所有的紧张情绪一挥而散。

“请走这边。”他像甩掉一件可憎物品似的迫不及待地在前面带路。


穿梭机就停放在机库里,同这艘飞船一样陈旧灰暗,似乎很久都未使用过了。不知道这玩意儿好不好使。Revan带着疑虑登上舷梯。刚打开舱门,一股厚重的尘土气味扑面而来,好像许多小虫子钻进他的鼻孔。他们难道就不能事先清扫一下吗?这里面闻起来就像坟墓。他不自主地想到那天刚去见皇帝时的情形,古老的西斯殿堂里也是这样充满了尘土的气息。

莫非这些旧时代的生物都喜欢灰尘?或者说这样闻起来比较怀旧?Revan忍住被灰尘挠得发痒的鼻孔,尽量不咳出声来。但是Malak就没这么幸运了,少了一层面具,他几乎被灰呛死。金属下巴里面,铁质的喉咙‘咯咯’作响。


“它们会把我的装置弄坏的。”他似乎被拉卡塔人传染了,喋喋不休地抱怨,“弄坏了就麻烦了,卡进去这么多灰,需要清理很久才行。长时间离开这东西,我的呼吸会很成问题……”Revan关闭舱门,打开控制。现在熔炉离他们很近,而且似乎在指引他们过去。

“哦,这里的灰太多了。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你少说点会少卡进去点灰的。”Revan突然旋身,劈口回道,“而且我觉得你很喜欢灰尘的味道。”

“为什么?”Malak十分诧异。

“因为你总是在不停地张口品尝。”

他按下推进器按钮,穿梭机‘嗖’地一声冲向漆黑的太空。星际熔炉近在咫尺,他们的目的很快就要达到了。Revan开始计划他之后的部署,每一个细节都尽在掌控之中。在这些预想中,他既不愿意同绝地议会扯上关系,也不希望西斯帝国踏足共和国。我需要一支庞大的军队,一个相对稳定的商贸网络,一部分完好的设施……只有这样,和平才能再度降临。

“嘀——嘀——”两声预警告诉他降落地点到了,星际熔炉为远道而来的客人敞开了大门。



还在飞船上的时候,他们就为熔炉散发出来的力量所震撼。现在到了面前,那种无与伦比的力量深深迷惑住了他们,令之不能自拔。他们迅速下了穿梭机,飞快地朝着主控制室走去。一道道静磁电离门依次打开,却并未出现那道长老口中需要钥匙才能打开的门。

难道是他故意欺骗我们?可这样做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Revan稍稍放慢脚步,他现在没什么可着急的。很快,盘踞在熔炉中的黑暗面力量就指引他们来到了主控室门外。

“如果我们踏进这里,就再也不是绝地,再也回不了头了。”就在Revan刚抬手的一瞬间,Malak突然开口。

“那你以为我们现在回去,还是绝地吗?”轻轻挥动手指,门开了,Revan一步跨了进去。在主控制台上,他找到了长老所说的钥匙的插口,那是启动整个熔炉的开关。不管是什么原因,命运让我注定要拥有这件武器。他把那个护身符按了进去。从现在开始,星际熔炉将听命于我的指挥。



巨大的轰鸣声瞬时传遍了整座兵工厂——星际熔炉在沉睡了两万年之后,又重新复苏了。Revan凝视着窗外,知道自己的计划只刚刚成功了一小步,前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然而事情总有出乎预料的时候。

就在他寻找到星际熔炉,成功地组建出一支强大的舰队,控制了共和国与西斯帝国之间的辽阔星域,让这些饱经战火的土地获得平静之后,绝地却把他视为新的敌人列上了黑名单。而那次突袭,成了意外中的意外。他不清楚Malak为什么要将炮口转向他的飞船,即便他们再次在星际熔炉见面时也没弄清楚。




也许答案就在那个夜晚,Crow知晓一切。踏上重返西斯帝国的旅程后,Revan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这同困扰他的另一个谜题一样无解。

在那段重伤昏迷,接受治疗的期间,曾经的幻觉不止一次地重复出现,而且越来越清晰:一湖深水之中,覆满冰霜。那清澈的湖水出奇地寒冷,逐渐麻痹自己的身体和意识。接着,一张脸从湖底浮上来——漆黑的头发,金绿色的眼睛,轻轻飘到自己周围。

“我们见过面……见过面……见过面……”声音随着波纹一层层漾开,穿越了时间和空间,几乎近在咫尺。

“你又做梦了,Revan。”叫醒他的是Ashly。她也离开了绝地教团,成了个无家可归的流浪人。虽然中间隔了一些时日,但是Ashly还是在他刚踏入帝国的那一刻赶上了他。



“你打算怎么去见皇帝?怎么绕过他的重重护卫?”金发的女人一副担忧的样子。然而Revan并不担心这些,只有皇帝本人才是值得顾虑的。

“我会以他的徒弟身份去接近他。就我所知,皇帝的内廷是没有任何护卫的,除了一个……”

“一个什么?”Ashly漂亮的额头挤出了皱纹。

“一个怪物,我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

“那我更应该同你前去。”

“不行,太冒险了。他们根本不会让你接近那里,我也会瞬间暴露。”

这是Revan最后一次和Ashly在一起。之前他们共度了好几个美妙的夜晚,但是现在,分别在所难免,而他清楚这也许就是永远。

“我会回来的。”他深深地拥吻了她,然后离开。

去见皇帝的途中没有遇到任何阻拦,甚至顺利得像是有人知道他要来而特地开了通行证——他没有碰上一个高阶西斯,连那些普通的武士也没看见。这有些奇怪,虽然皇帝并不刻意安排卫士,但这里是帝国的中心,没有一个强大的保护者显然极不像话。

“皇帝让你进去。”看门的卫士重复着这句话,令Revan怀疑他是不是被训练得只会说这一句。

“今天除了我,还有谁来?”

“没有。”卫兵抬起头望了他一眼,表情有些好奇。“今天皇帝拒绝了所有领主的觐见要求,只说放你一个人进来。”

难道他知道我要干什么?一丝紧张感搅动了他的内心。“谢谢。”他不忘寒暄一句,推开了那扇沉重的大门。恐惧、压抑,负面的情绪如潮水一般涌向他的思绪。这里面同他之前数次走过时一样,黑暗而寂静,几乎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

皇帝是真正的黑暗生物,即便只在帝国作过短暂停留的Revan也知道他几乎从不出来,从不走到阳光的下面。是不喜,还是不能。他期待别是后者,那意味着他将毫无胜算。在黑暗中同诞生于黑暗的怪物作战,这样的胜算闭上眼睛也能猜到。如果要赢他,大概得让恒星的光辉在这座殿堂里闪耀才行吧。

‘你来了?’清亮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响起,皇帝正在等他。

脚步倏然加快,Revan小心前进的同时也留意周围还有没有人在场。没有,什么都没有。黑暗无处不在,连火把的光辉也淹没在其中。

“你迟到了,晚了两天。”皇帝的声音带着笑意。他就站在王座旁边,没戴兜帽的头面洁白得如同雪花石像。

我必须靠近一点,更近一点,再近一点,这样才有机会。“途中出了点事,师傅。”Revan小心地靠近,准备出其不意地偷袭。皇帝似乎并未察觉他的心思,放任他走近自己,直到他们间的距离近得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扑在脸上。

现在只要稍微斜过光剑,就能削掉他的脑袋。Revan未及让想法完全扫过脑海,便打开光剑,红亮的剑锋毫无阻碍地刺穿眼前的黑暗。但是,皇帝却消失了,他们之间就像被塞进了一块空间似地拉开二十尺左右的距离。

“我的徒弟想这样替共和国取胜吗?”皇帝的声音依旧不紧不慢,感觉不到任何愤怒,“可别忘了,他们该付的代价还都没有付哦。”

胜负已定,Revan知道什么结局等着自己。他还想再试一把,可是双脚却移动不了半分,似乎被什么东西吸住了。

“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Seril,我最讨厌健忘的家伙。”Crow的声音从地下传来。

“没忘记,Alian。”皇帝的笑意消失了,口气也变得严肃。“他是你的。”他向旁边退了两步。

Revan向脚下望去,大片的地面被影子覆盖,所及之处变得柔软、潮湿,像沼泽地那样泛起气泡。Crow从这盆影子汤里钻出半个身体,望着他露出一个阴森的微笑。“我说过,我们会再见面的Revan,现在欢迎光临。”

黑色的影子像藤蔓一样沿着他的双腿攀附上来,所过之处就像冰雪在血管里游走。身体渐渐麻痹,意识也慢慢消退,许多曾经被遗忘的记忆又涌进脑海,他回到了模糊不清的童年。耳畔流水声哗哗作响,还有一个女人在尖叫——救救他!救救他!救救他!声音越来越高,越来越细,直到超出听觉范围——四周蓦地安静下来,唯有黑暗,唯有寒冷。冰,幽蓝、幽蓝的,根本看不到尽头……他知道自己在下坠,下坠,下坠……

永远沉进噩梦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体才又暖和起来。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满眼星光——

———————————————————————————————————————
两天后,帝国贴出了这样一条通告:那个试图刺杀皇帝的人,已经死了。帝国的卫兵正四处搜捕他的同党。




(全文完毕,2011.8.1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同人外篇:


灵光三角(Sacred Pyramid)


房间里的香味让Crow完完全全放松下来,她斜倚在沙发上,眼睛半闭着,原本编成辫子的黑发随随便便披散着。睡意向她袭来,她很久没有感受到这么惬意。

她飞了起来,梦幻的潮汐向她席卷而来,眼前一片黑暗。

咦,这是哪里?

四周都是洁白的墙壁,没有一丝污点的洁白。白得有些炫目,让人感到恶心。一些简单的陈设随意摆放在墙壁四周——熟悉的记忆,一丝心悸的感觉。

“噢,这里是……”她似乎想起什么了。

一个声音打断了Crow的思绪,她抬头看看四周。

“‘Sacred Pyramid’植株的培养下午3时开始……”

空洞的女声重复着这句话,在走廊里回荡。这时从远处又传来另一种声音,极不和谐的喧嚣声,似乎包含了无尽的恐惧。这时,Crow才发现这里还有一个身影,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身影—— 一样的金绿色眼眸,一样漆黑光亮的长发,一样悲哀的神情。

“安,你还好吗?”女子轻声呼唤着。

“姐姐!艾伊诺(Aino)姐姐!”Crow脱口而出,然后愣住了,一种可怕的孤独感摄住了她。

“66号,艾丽安(Alian),种族不明,编码AUS15174156866,1号主实验室,“Sacred Pyramid”植株培育工程容器。”空洞的声音再次传来,伴随的是艾伊诺的悲戚声。

“安,快逃啊!快逃啊!”艾伊诺惊恐地叫喊着,她清亮的声音已经哭喊得沙哑了。

门出现在眼前,就像从雾气中钻出来那样。门外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一些穿黑衣的人闯进了这个小小的空间。那些人二话不说,紧紧抓住Crow的胳膊就往外拖。

“姐姐!姐姐!”她惊恐得大叫。

“放开我妹妹!你们这些畜生!”姐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看见那些坚实的金属大门在姐姐面前扭曲,爆裂。钢化玻璃发出“嘭嘭”的爆炸声,电缆从墙壁里露出来,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拉扯得七零八落。

许多士兵从另一边赶来,他们的身影挡住了姐姐的身影——看不见艾伊诺了。

Crow的心里空荡荡的,像一具被掏空了的躯壳,被那些人拖拽着往前走。泪水无声地从她的眼角滑落,黯淡地打湿了破旧的衣领。

她被带往一间充斥着令人作呕气味的闷热房间,像个物品一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剥个干净。那些人拿着冰冷的器械触碰她的身体,包括那些最隐秘的部位,然后一一作下记录。在这里,没有隐私,没有尊严,甚至没有一个有思想的生物应有的名字。她只是个实验品,一块鲜肉,编号AUS15174156866。

“她还是颗未被采摘的鲜果。”身旁的一个男人和他的同伴打趣着,“好可惜啊!他们只是要她的血液。”

被迫穿上一件只有上手术台的人才会穿的浅灰色长袍后。两名全身白衣的男子从身着黑衣的执行者手里接过她,带往前方的实验室。

一道道静磁电离门依次打开,她几乎是被身旁的两个男子硬拖进去的。许多和她素不相识的白色人形生物在实验室内来回走动,眼睛里闪烁着锐利的光芒——她要昏倒了。

这个主实验室是基地中最为庞大的实验室,上下纵跨6层。就算把一艘星级超光速飞船塞进去也绰绰有余。它由一个巨大的人工智能系统全方位控制。这里常常进行着这个星系里最为复杂的生化实验。许多奇形怪状的玻璃立方槽排列在周围,仿佛藤蔓般的透明管子连接着这些巨大的晶体管一样的东西。附近几个水槽里冒着泡泡,散发出恐怖的气味。

实验室的正中央是一架手术台,四周的辅助支架已经拆去。地面上散放着不少玻璃水槽。Crow朝着水槽里匆匆撇过一眼,那里面是一些带着金属插针的导管。导管的另一端连接着手术台后方的一个密封的立方体装置,里面残留的红色液体正缓缓流出。

两个助手使劲抓住她按在手术台上,另外两人则拉开手术台两侧的皮带,固定住她的双手,双脚。为了防止她挣扎,那些人又用三道金属束带紧紧箍在她的肩头,腰部和大腿上。Crow被勒得很不舒服,试图用精神力打开这些枷锁。


无效,竟然无效。Crow蓦地惊醒了。

“开始菌群培植。”

冷酷的机械模拟人声宣布了一个残酷的指令。

刚刚站在电脑控制台旁的几个人走过来。其中一个捞起那些放在水槽里的导管,把里面残留的红色液体全部排出,递给身边的人。另外一个人则取来了三个奇形怪状的金属环,扣在她的手腕和脖子上。

冷汗顺着潮湿的长发直往下流,Crow的眼睛模糊了,看不清他们在干什么。她想哭,又害怕得连哭也做不到。恐惧让她的意识变得频乱,阵阵不祥紧紧摄住她的心脏,似乎要将这脆弱的东西撕个粉碎。
手持导管的人向她走过来,把长长的金属插针从固定在手腕上的圆环空洞里推进去。Crow的身体顿时僵直了,呼吸变得轻薄而急促。她就像个在树干上扭动的尺蠖,身体向两端绷直。

鲜红的血液顺着导管流出,像一条艳丽的红线伸进手术台后的密封装置。

“很好,母株开始繁殖。准备接颈动脉。”

声音从后面传来,刚才的那个人抛开其它的导管,单单留下一根略粗的导管,从扣在她脖子上的金属环孔洞里穿进去,然后推开金属环上的一个小活钮。

“啊!”她大声惨叫起来,身体从手术台上弹起,又重重地落下。导管那边的东西牵拉着她的血管,把她的意识往外赶。

实验继续进行,从她的身体里抽出的鲜血源源不断地注入“Sacred Pyramid”培养仪。那里面如同沸腾一般冒着小泡。“Sacred Pyramid”,这种古怪的物体,只对含有大量midichlorian的血液起反应,并且释放出可怕的能量。

“它们今天好像特别活跃。”一个坐在监视器前的男子向自己的同伴絮叨着,“以前从没有这样过。那么多次培养,死了好多“容器”,它们连一点点活动都看不到。”

培养装置里的血液越来越多,积成了一滩鲜红的水洼,震动着,翻腾着,渐渐变成了一种深浓的暗紫色,泛着古怪的光泽,似乎有东西在里面活动。一些亮蓝色的光斑开始在泛着油脂光泽的血液表面跳动。突然,一颗“星星”跳上了监视器的导线,并在数个心跳之间扩大为闪烁电光的巨蛇。顿时,爆炸声响彻整个实验室。

“快!它们失控了!”有人大叫起来。

混乱的人声顿时充满了这个实验室。

这时,Crow正逐渐消失的精神又被重新唤醒。她感觉有东西从导管那边跑了过来,像只有手有脚的动物,钻进她颈部的伤口。剧烈的痛苦顿时炸开了,她的身体像被那刚刚进入的东西撕裂了一般抽搐起来。

那东西啃噬着她的血管。揉碎,牵拉,撕扯着她的心脏。在她的骨髓里窜来窜去,在她的内脏里上蹿下跳,敲打着她的神经,撕咬着她的肌肉。而且不断有其它东西涌进来,跟随着最先在她身体里东突西闯的东西,每到一个地方就立刻停顿下来,攻击那里的身体细胞,好像无数的蝼蚁爬满了蚁穴。

心跳越来越快,血液在血管里沸腾着,身体快要炸裂开了。

突然,一个白色的影子在眼前凝结起来,紧紧地抱住她,像蒸汽一样从每一个毛孔里钻进去。头痛欲裂,那些东西开始侵袭她的大脑。无数奇怪的记忆向洪水一样涌进来,和她原本的记忆胶合在一起——以往熟悉的东西突然陌生起来,变得透明了——Crow失去了知觉。

四周再次充满黑暗,只有流水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咦?

令人窒息的血腥味让Crow的嗅觉变得兴奋起来,也充满了不安。现在她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去找姐姐。找到她,同她一齐离开个鬼地方。黑暗散去,眼前出现了一扇纳米纤维门。Crow犹豫地抬起手,门无声地向两边拉开。

如同玫瑰花瓣一般的暗红洒满了整个地面,奇异的铁锈气味瞬间变得浓郁,一具具只剩下骨骼和残肢的尸体悬挂满房间的每一寸空间,全都用空洞血红的眼窝瞪着Crow。

“艾伊诺。”她不敢大声,生怕惊动徘徊在这里的亡魂。“艾伊诺,艾伊诺……”她的声音逐渐变得犹豫而颤抖,哽咽在喉咙里。

只有一种方法可以找到艾伊诺,一具一具地去辨认,去触碰那些死尸。这是Crow漫长的一生中最为疯狂的时刻,因为每一具尸体上曾经鲜活的生命都在对她尖叫。很快,她的浅灰色长袍上就沾满了大片大片的血迹,深深浅浅,好像花丛一般。

终于,在这堆无序的尸骨中,她找到了艾伊诺。那双漂亮的金绿色眼睛消失了,只剩下两个空空的大洞,无言地看着她。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她惊声尖叫,从外面慌慌张张跑来的是安妮.凯梅伊(Anne.kaimey)。

“Crow女士,您不要紧吧?”侍女小心地问道。

“没事!”Crow匆忙擦去脸颊上的泪痕,抬手示意侍女离开。

她打开窗户,凝视着窗外繁华的都市夜景,任凭夜晚带着凉意的清风吹拂她的长发。“安,你还在吗?在这里?”她把手按在狭窄的胸口上,感受着自己沉缓的心跳,“还想着艾伊诺……”接着,夜空中腾起一个纤细的身影,飘落下黑夜中的高塔,宛如一只鸟儿滑翔在云层之间。

—EN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篇同人

《TOR同人小说:CROW,LORD OF TWILIGHT》 作者:askwen

(注意:此文写于《旧共和国:瑞文》出版之后。

因为《旧共和国:瑞文》已出版之前,沿用《旧共和国:瑞文》出版后的官方设定)



我转发此小说已经过作者本人同意。


此文与西斯皇帝有关,写了他一千四百年来的几个小细节,分别是:


(一)死亡之女
Tenebrae初见Crow时大约二十岁,‘死亡之女’指的是Lady Crow.

(二)谎言之主
发生于九十年后,此时 Tenebrae大约一百一十岁,‘谎言之主’指的是Tenebrae.

(三)深渊之王
前一部分接着第二部分,后一部分分别是西斯帝国建立后五十年,一百五十年,八百年后的事情。‘深渊之王’指的是Tenebrae.

(四)薄暮之君
前半部分接着第三部分,之后是帝国建立后一千年的一件事。Crow在帝国建立后一千两百年后离开。‘薄暮之君’指的是Lady Crow,亦为本文题目。

——————————————————————————

人名对照表:
Tenebrae 泰尼布里(Lord Vitiate 维希埃特尊主)
Singh-Nables Alesheen 辛赫纳布利斯·埃蕾西恩(Lady Crow 乌鸦女士)
Sote 索特
Kajana 卡佳娜
Dramath the Second 德拉马思二世
Marka Ragnos 马卡·拉格诺斯
Akama 阿卡玛
Landis Kanal 兰迪斯·卡诺尔
Ashmiila 阿什米拉(地区名)
Ankered 安科瑞德
Abeloth 阿贝洛思
Kereshna 克里什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CROW,LORD OF TWILIGHT》



它是战场上的影子,守卫着生与死的界限。这个过程已经持续很久了,自文明的曙光闪现于银河之时,战争与死亡的阴影便如影随形。而Crow,一直冷冰冰地看待着这一切,直到时代改变。




(一)死亡之女


乌云遮蔽了天空,令原本漆黑的夜色愈发黑暗。

“师傅,我们去找的东西究竟存不存在?”Sote皱起眉头,感到极不舒服。越接近那条山谷,黑暗的力量就越强,它们混淆着感官和思维,撒播着死亡和恐惧,让所有勇气,哪怕是疯狂促使下的蛮勇也跟着烟消云散。

在来此地之前,Sote一直以为自己是黑暗面的宠儿,已经掌握了许多黑暗面的秘密,根本用不着害怕。但是现在,他脑袋里想的全是离开。

“它就在那里,等着我们。”Tenebrae的眼睛闪闪发光,“我能感觉到它在欢迎我。”

他是在一轴署名为M的古卷中读到这个故事的——在这个无名星球的一条充满迷雾的山谷里,住着一个古老的生物。那个记录它的种族叫它 Lady Crow。它知道自己希望获得的全部秘密,因此自己才会冒险来此寻找。同样的,古卷上也提到这个生灵并不喜欢别人的打扰,任何一个冒失的举动都会让自己有来无回。

小心影子和水。古卷上如是说。还有血……他不明白这些话的意思,唯一能感觉到的是危险,唯一能做的是必须小心。

前面没有路了,浓厚的雾气弥漫在脚下的深壑里,让这地方变成一个绝境。Tenebrae停下思考了一会儿,朝着空无一物的悬崖迈出脚步。奇迹出现了,他并没有踩空掉下去,而是飞了起来,在一条看不见的路上行走。

“跟上我。”他命令道。

Sote和Kajana连忙跑了过去,将信将疑地学着师傅的样子踏出脚步。风从下方吹来,像一对看不见的翅膀提起他们的身体,那感觉就像在水里游泳。

“您怎么知道的,师傅?”Kajana喜欢这种感觉,她还从来没试过飞翔,尤其是这种不用任何辅助的飞翔。

“古卷上说的,Crow会飞,所以我想一试。”Tenebrae没有过多解释。因为古卷上也提到,Crow喜欢吞噬陌生的生命,同它讨价还价是要付本钱的。而他,早已为此做好了准备。
他们在云雾中飞行了一会儿,终于到达对岸。

这是个奇怪的地方。雾气不断从深壑里喷吐上来,绕着荒野上一座空荡荡的破旧石门旋动,像水中的激流一样泛起一个个小圆圈。

Tenebrae绕着门走了一圈,门的那边和这边一样,除了雾气空无一物。他有些犹豫,却还是大膽地跨进去。一瞬间,那些雾气活化了,变成一缕缕相互缠绕的影子,编织成一座介于梦境与现实之间的宫殿。就是这里。Tenebrae露出笑容,毫不迟疑地走进去。

这地方既没有色彩也没有声音,只有无数会走路的暗影在他们脚下游动,仿佛水里的鱼。刚进去的时候,Tenebrae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只是觉得这里多了一点什么又缺了一点什么。很快,他就在黑暗中看见许多红亮的光点,接着又听见无数脚爪踩踏地面的混乱。许多长着黑羽毛的身影倏然划过,搅动了这里无处不在的暗影。

‘呜哇。’第一声刺耳的叫声打破了死寂,接着便是第二声,第三声,‘呜哇,呜哇,呜哇。’噪音充斥着黑暗,却丝毫不能减轻弥漫在此的恐惧感。

“师傅,我——”Tenebrae闻声回过头来,发现Sote紧握的手指都发白了。Kajana也好不到哪去,无数只有她能看见的幻影绕着她转圈,几乎要把她逼疯。“我们快走吧,师傅,住在这里的只有魔鬼。”

“不行。”Tenebrae已经打定主意,此行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你们跟紧点,不要落下。”他命令。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一丝轻捷的脚步从黑暗中传来,就像一盏明灯给予人信心。至此,他加快了脚步。

“你好,Lady Crow。”他开口问候。声音像水波一样传了出去,但过了很久才得到回应。

“你好,我的客人。”轻柔的女声压过了刺耳的鸣叫,女人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好了好了。都安静下来吧,宝贝们。他是我们的客人,友好点才对。”

顷刻间,那些飞舞的黑影都停止了移动,落到地面,瞪着腥红的眼睛望着Tenebrae和他的徒弟。我的天。Tenebrae好容易才止住自己的惊讶。这女人居然养了一大群渡鸦,像一支环绕着她的军队。她从缠绕的雾气中走出来,面孔模糊不清。

“你很聪明,而聪明人一般是不会来找我的。”她说。

“那是膽小鬼和懦夫的选择,而我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类。”Tenebrae明白成功的关键取决于自己说话的技巧。他要勾起她的好奇心,让她对自己着迷,这是唯一能使它服从自己意志的方法。

“聪敏人……懦夫?膽小鬼?”女人的笑声像雨滴落入深水,发出回响,“你很有意思,年轻人。可惜,Lady Crow从来不做无本的生意,你需要付出一点东西,有准备吗?”

“我知道。”Tenebrae伸手抓住自己的徒弟,拖到面前来。“我希望你能答应我的要求。”
代价是必须付出的,这也是Tenebrae带着学徒们来的目的,他们中注定有一个要成为牺牲品。

‘我知道你的来意。’女人微笑着对他说,这种话语不需要语言,只用一个眼神就能表达。‘不过——你知道的——’她的目光游移过Kajana,又在Sote身上停留片刻,最后还是落在Tenebrae的眼睛里。

‘他们,随你选择。’Tenebrae集中精神,送出这个想法。

女人突然爆发出一阵刺耳的大笑,接着开口说话了,“怪不到你一直收不到徒弟,原来是有原因的。”你出卖他们,就没觉得愧疚吗?

Tenebrae笔直地注视着那双偷窥他内心思想的眼睛,大声回应,‘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再次激发了她的兴趣。

“你付钱,我帮你。”她终于说道。“不过我不要这两个,我要的是——你。”话音未落,她已经近得可以贴在他的鼻尖上了,冰冷的呼吸扑面而来。“我们见过一次,不记得了吗?”那张看不见的嘴巴说道,“为了那次,我可以再卖给你一个人情。你付的钱已经付过了,所以这次……我不收钱。作为信义,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名字,保证我不会食言。”

“Singh-Nables Alesheen.”她嘶声说道,“但有一个条件,我们互换誓言——我可你帮助你做任何我办得到的事,并且在一切终结之前信守承诺。但是,如果你死了,你的心将属于我,永远属于我,不可以离开。同意吗?”

“你不可以杀我。”Tenebrae皱眉。

“当然,我不可以杀你。如有违背,自食后果。”她突然抓住Tenebrae的手腕,用力咬下去,血一下子就涌出来了,像许多黑色的影子一样爬过肌肤。Crow舔舔血,用力吸了一口,随即又咬破自己的手,递到Tenebrae面前,“喝了它。”她的眼睛眯成两条发光的月牙。

Tenebrae照做,恍惚之间,一个陌生的世界在他眼前一晃而过。他想再看清一点,Crow却抽回了手,“够了。”她看起来有些不舒服。“成交。”

“成交?”Tenebrae没想到会这么容易。她说曾经见过我,可我怎么不记得了?他自负记忆很好,但这一次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还有一件事,你必须遵守。”Crow继续说,“待会儿离开的时候,你们必须不停地往前走,绝对不可以回头,明白吗?”

“能否告诉我原因?”

“不行。”Crow轻声说,“这也是交易的一部分。你们该离开了。”

“你呢?”Tenebrae问。

“你不用担心,我的脚会跟着你的心走,这是誓言对我的约束。”

Tenebrae没有办法,他只能选择相信。

回去的路比来的路更加漫长,Tenebrae甚至产生了自己是在时间中行走的错觉。那条路标般的深壑消失得杳无踪迹,来时所见的植物也无迹可寻,四周除了雾气还是雾气,一丝丝、一缕缕、一丛丛,仿佛藤蔓的卷须。

身后异常安静,没有任何脚步的声音和生命的气息。她到底说的是不是实话。Tenebrae满心疑虑,却不敢违背警告回头观望。

Sote是第一个沉不住气的。他偷偷地向后看了一眼——后面哪有什么来路,只有一张空洞的大口吸纳着一切,形成一个巨大的闪耀着电光的漩涡。任何东西只要一触及到它边缘的黑影,就立刻碎裂成细沙。“师……”他开口喊道,影子立刻抓住他的脚,让后面的叫喊变成呼啸的风声。

Sote的惊呼惊动了Kajana,她成了第二个回头的人,也被影子捉住扯成碎片。风力越来越强,它们为Tenebrae插上了翅膀,托着他飞出山谷,直落到停泊飞船的地方。

“Lady Crow。”Tenebrae双脚落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确定Alesheen有没有跟来。

“我在这里,不过你的徒弟……很抱歉。”她耸耸肩膀,身形在阳光下变得清晰起来。这是个瘦削纤细的女性人形生物,裸露的手臂上布满银金色的鳞甲,脸颊很尖,耳朵细长,一直伸出头顶,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她有一对翅膀,颈部以下的头发逐渐变成羽毛,同翅膀连在一起,洁白如雪。

白色的乌鸦。Tenebrae纳闷地想。他望着那双紧盯着他看的金绿色眼睛,猜测到对方可能知道他在想什么。看来以后得更加小心,这可不是容易哄骗的家伙。“我们走吧。”他招呼道。Crow立即报以一个阴沉的微笑。就在这时,她的外貌起了变化,翅膀和鳞片渐渐脱落,头发也从白色变成了黑色。Alesheen让自己拥有了一个类似人类女性的外貌。

“我现在的样子还像话吧?”她问。

“差不多。”Tenebrae回答。

返回Nathema之后,Tenebrae把Crow藏进了宫殿深处,他不想让其他领主知道这个秘密,带来麻烦。接下来的事就是思考该怎样骑上这只乌鸦,驾驭着她飞向自己的目标。他发现Crow几乎不吃他送去的食物,只独独对酒很感兴趣。

“这是什么?”她已经灌了差不多十壶,却一点醉意也无,“还有吗?”

“当然有。”Tenebrae想弄清楚她究竟有什么嗜好,眼下的可以算是一件。“这是酒,难道你以前没有尝过?”


Crow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也许喝过,不过记不清了。都过去了几百个世纪,连资料都会丢失,更别说是记性。有时候我睡得太久,连自己是什么都会忘记。”

“那么血呢?你还记得血的味道吗?”Tenebrae故意挑起她的欲(chuahua)念。这就是古卷上提醒他最后要注意的。

“你可以给我?”Crow眯起眼睛。

“跟我来。”Tenebrae明白自己留下的那些死囚派上用场了。他带着她直奔地牢。

即将成为牺牲品的那个人就蜷缩在地面上,四肢着地,弯腰垂头。

“一个奴隶?你就送我一个奴隶?”Crow走下石梯,表情有些失望。

“不,他是一个敌人,一个——效忠于我哥哥的仆人。” Tenebrae极不情愿地提到Dramath the Second。

“我还以为你就用个普通人搪塞我呢。”她走近那个必死的人,弹了弹手指,打开他身上所有的枷锁,“我不喜欢捉陷在笼子里的猎物,那多没意思。要看我吃东西么?”

“是的。”

“呵,那真有意思。我会表演得很好的。”Crow又露出一贯的那种笑容,接近她的猎物。

“你是来放我出去的吗?”囚徒抚摸着布满伤痕的手臂,抬起憔悴的双眼望着这个手无寸铁,身穿柔软丝袍的娇小女人——她看起来毫无威胁。

“是的,我会带你永远离开这儿。”Crow蹲下身体,让自己变得和他一样高,“报酬只是……一个吻。”

“吻?”对方又迷惑又渴望,放松了警惕。没等他反应过来,Crow的双手已经环住了他的脸颊。“我喜欢你的味道。”她说,“我也需要让我的合伙人满意。”她吻上他的嘴唇,用指甲划开他的喉咙。血溅到手上,滚烫炽热。

“这才是最好的……”她咬住伤口,缓慢地吮吸血液。“……生命的味道……死亡的味道……爱的味道……”

囚徒慢慢地虚弱下去,他甚至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死了。Crow松开被吸干血的尸体,让它滑落到地上。

“还满意我的表演吗?”她问。

Tenebrae一声不响地靠近她,把她拉近自己,灵巧地将舌头伸进她的嘴巴。血腥味浓郁得令人作呕。他触到了她的牙——锋利,边缘生满细小的锯齿,能轻易割裂皮肤。

“告诉我你永生的秘密。”他舔舔舌尖的血味,“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我不记得了。”Crow咯咯地笑起来,“而且,这并不合适你。我是个不该存在于此世的怪物,那东西也不会再有新的主人。严格地说,我是死人,你还想变得和我一样吗?”

Tenebrae推开她,怒气显而易见。

“这样就生气啦?你也太容易生气了。”Crow像个小孩似地用指尖轻触Tenebrae的脸颊,一副贪婪的模样,“我知道有个地方有你需要的东西,但至于能不能排上用场,就看你的了。”

“哪里?”Tenebrae立即转怒为喜,只是心底很不愉快。

“别急别急。”Crow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嘴唇扫过他的咽喉,那双紧紧抓住他的手力量惊人,像钢铁一般坚硬。“就要一点。你不是很想知道我什么时候见过你吗?”她不等他回答就凑上去,然后一切都安静下来。

Tenebrae回到了他屈辱的童年,那时他们一家都在为生计发愁——数张嗷嗷待哺的嘴巴让这个本已穷困的农家更加艰难。

六岁生日过后一个暴雨初降的黄昏,他在养父的命令下去村子后面的山谷里挖块茎,走到半途却迷了路。在一棵已经枯死大半的老树下,看见枯枝上栖息着一只白乌鸦,正瞪着金绿色的眼睛和自己对视。也正是那时,他的胸中突然燃起了一把烈火,明白那双眼睛后还藏着另一双眼睛。自那以后,他方才得以以另一个方式去看待整个世界。

“那就是你?”他从自己的梦中醒来。 “只有有缘的人才能认出我。”Crow微笑着,“跟我来,你需要准备的东西很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谎言之主


九十年后的Nathema同九十年前相比几乎毫无变化——大片的农田和森林让这个相对原始的星球呈现出一片兴兴向荣的绿色。Lord Vitiate仍旧是这里事实上的最高统治者,虽然他在名义上要听从帝国的最高统治者Marka Ragnos的号令。

天高皇帝远,加上Marka Ragnos已快行将就木,因此在十多年前,Tenebrae就基本上不再参与帝国的要务了。他整天都躲在自己的宫殿里研究一些古怪的东西,以致外面的世界都快忘记了他。开始的时候,其他尊主的确为他不履行义务而提过意见,可时间长了就没人再拿这个说事。况且帝国已经到了确立继承权和各方势力的关键时刻,这个关口当然是竞争对手越少越好,Tenebrae成了第一个被无视的对象,没有人再向他传达来自帝国的任何消息。

“你说这个东西上写的对吗?”Tenebrae从一堆浸满水渍的兽皮中抽出一张。Crow坐在离他不到五尺远的地方,几乎被堆成山的书页活埋。

“不知道。这些东西都要试过才能确定。”

“一个一个去做?”

“当然要一个一个去做。”Crow放下手里的东西,抬起头,“你在走一条从没人走过的路,所有的东西都必须一一确定才行。最近的这些是最关键的,直接决定仪式能不能成功。即使各方面全部完备,也有百分之三十的机率会招致失败。现在我们只能把那百分之七十做完善,剩下的百分之三十……”

“剩下的百分之三十怎么样?”

“祈祷。”Crow说了一个Tenebrae最不喜欢的词,“祈祷别出漏子。这个仪式只要开始,就只会出现两种结果——要么永生不死,要么灰飞烟灭,除此尔外,没有第三种……”

几声鸟鸣从外面传来,Crow突然起身,向外张望。“时间到了。”她把手里的东西统统丢给Tenebrae,“我该到林子里去了。这些东西你自己看完吧,晚上我们再继续。”

话音刚落,她就从他眼前消失无踪。

我该怎样让她对这件事上点心。Tenebrae望着面前成堆的东西发怵。七十年来,Crow每天都会重复去做一件事情——在树林里陪乌鸦跳舞。不论刮风下雨,从不间断,任谁也无法打乱她的这个习惯。她成为不朽者已经很久了。他闭上眼睛。没有什么能引起她的兴趣,权利,荣誉,无尽的财富,别人的尊重和崇拜,对力量本身的追求……没有,没有一样东西是她真正想要的。除了……他猛地睁开眼睛。生命,这才是她跟着我的理由,签订契约的理由。所以她并不希望我成功,成为和她一样的不朽者,虽然这些年她一直帮助我保持青春……

为此,他想起了另一件事。

那还是三十多年前的一个上午。他刚刚做完试验后,想找Crow商量一下下一步的计划,却找遍了整个宫殿也不见她的踪影。随后,他在她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个秘密的地下室入口。入口的门没有钥匙,而且从里面被锁死。

他明白该怎样打开它。但接下来的一切让他难以接受……

入口之下是一道很长很长的阶梯,他确定这不是由自己建造的——Crow居然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他的宫殿里弄出了这么个东西。随着他逐渐往下走去,墙壁开始潮湿起来。潮湿,阴冷,一片死寂,就像他找到Crow的地方一样。

一些奇怪的苔藓类植物浸润在水中,发出白色、蓝色或紫色的荧光。他继续朝下面走去,荧光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明亮,直到在齐膝深的冰水里连成一片浩瀚的星海。

“Lady Crow.”Tenebrae叫了一声,无人应答。

弥漫在这里的黑暗面平静而沉重,就像一张密实的蛛网,网罗一切。他小心地靠近这个‘宇宙’的中心,接着就看见了那一幕——Alesheen仰面朝天地躺在那儿,淹没在冰冷的水中,表情漠然,双眼圆睁,浑身僵硬。周身被一大片发光的苔藓簇拥着,令她的皮肤变成了可怕的青灰色。

“Singh-Nables Alesheen.”他叫了她的真名,没有任何反应,“Alesheen.”他又叫了一遍,伸手摸了摸她的胸口,没有呼吸,也没有脉搏。

‘严格地说,我是死人。’Crow的话回响在他耳边。

她没有骗我,而我却以为这是谎言。Tenebrae慌忙从地下室退出来,并小心地清除任何可能遗留的痕迹。他不希望Crow知道他曾经进去过地下室,知道她竭力隐瞒的秘密。


到了晚上,Crow自动出现在他的面前,神采奕奕,和上午沉睡在冰水中的那具尸体完全对不上号。

“你去过哪里了?”她凝视了他一会儿,突然问。

“我哪里也没去。”Tenebrae皱眉。哪里出问题了?他觉得自己很小心,应该不会留下什么证据。

“不,你去过。”Crow伸手从他左肩上刮下一点小东西在手里捻了捻,手指立刻变成了青紫色,“这是什么?”她笑起来,“交易上可没有这一条,让你监视我。”

从那以后地下室的入口就消失了,Tenebrae再也没见过Crow的那个样子。而且,她对自己藏得更多,许多时候很难分清她究竟说的是实话还是谎话。更叫他恼火的是,每当他有其他问题想询问的时候,她总会如此拒绝。“这不在交易的范畴中。”

看来,我还得靠自己。他埋下头读那些晦涩难懂的东西,直到脑袋开始发昏。

两个小时后,Crow从树林里回来,脸色比两小时前稍稍泛红。这只有一个解释,她去捕猎了。这情况不常见,也许数年才有那么一次。

“你看完了吗?”她显得很愉快,每次这种事发生后她的心情都很好,Tenebrae知道自己要抓住这样的机会。

“差不多,只是它没说明怎样保持肉体在承受黑暗面巨大力量释放时不至于崩溃。”

“它当然不会说。写这个东西的人要是成功了就不会把它留下来了。”Crow耸耸肩膀,“你看我是怎么做到的?”她的回答表明她知道答案。

“你?你和我不一样。”Tenebrae想说自己曾经看到过什么,却突然意识到这可能又是个陷阱,于是立刻改口,“你的身体结构……”

“什么身体结构都一样。”Crow打断他,“但有一点不同,我的力量是在千万年时光长河中积淀下来的,可你没有这个时间。唯一的办法是,在接纳黑暗面之前,先聚集足够的生命原力,这是基础。就好比多大的袋子装多重的水,你不能让水把袋子撑破。”

“足够的生命原力到哪里去弄?”Tenebrae紧追不舍。

“这几十年我让你干什么去了?”Crow反问,“我什么技能都不提只让你怎样保住这张脸不长皱纹,是干什么的?”

这点提示让Tenebrae惊讶。Crow会定期和他交换力量和思想,偶尔也交换血液,而那种感觉像极了……“你不会让我……”

“你想到哪里去了?”Crow伸手摇醒他,“你不可以对别人做你刚才想的那种事。”她非常激动,“我指的是,你可以从别的生命那里抽取原力,植物,动物,甚至是世界本身。”

“你做过?”

“不,我没有。”Crow退后一步,两只手仍搭在他的肩膀上,“寄居在我身体里的东西可以直接承接黑暗面力量的聚焦,不用任何基础。”她提及的时候频频皱眉,似乎这让她痛苦,“在我,在我转变的那一天,一切就都结束了。生命从我身体里消失,我以另一种方式活了过来,与死亡为伍,独一无二。但你不同,即使改变,你仍是活着的生命。你将用活物的眼睛面对永恒和孤独,我想知道那种感觉。”

“你没有同类吗?”

“没有。”她放开他,“不过类似的我知道几个。差不多……差不多有七个吧。不过我们都是孤独的食肉兽,彼此几乎不相往来。即使偶尔见面,也通常以不愉快收场。他们都讨厌我,或者说畏惧我。我不喜欢这样,一点也不喜欢……”

“七个?”Tenebrae在意的不是她的态度而是内容,“这么多。”他嚷起来。

“是啊,七个。”Crow 微微挑起嘴角,露出讽刺的神色,“不过你也别担心,他们不会主动找上门的,除非受到邀请。而且……其中有四个是疯的——两个离开了我们这个星系,不知道去哪了;两个被关在水晶监狱里无法脱身。还有三个像小行星一样四处游逛,漫无目标。要注意的是,谁召唤他们谁倒霉,他们可都没有我这么喜欢生命体。”

她开心地笑起来,嘴巴弯成一条白线,对这番对话在Tenebrae脸上引起的表情变化十分满意。


之后的几个月,她的态度大有改变,非但不类之前那么冷淡,简直成了支燃烧的火把,大事小事有求必应。但如此热情下带来的问题也多,有几样Tenebrae 十分讨厌。比如:她经常不敲门也不开门就直接出现在他床头。更甚者有时还会出现在他的浴池里,突然钻出水面,冲他脸上泼水。还喜欢直接抓住他的手腕,力量 大到可以折断金属栏杆……

一方面她对原力的理解超乎寻常。但另一方面,她忽冷忽热的态度令她像黑暗中的冷雾一样难以捉摸,神经兮兮。

她说别人是疯的,可她自己呢?Tenebrae决定忍受她,直到达成所有的目的。

一年后,他的准备几近完成,只剩下最后的关键。Crow告诉他,这个机会可遇不可求,他必须耐着性子去等待。“不会太久的。”她面无表情地沉吟,“你也能看到这个即将发生的大事。我们都感觉到了,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重视。”

“成功后会怎么样?”Tenebrae迫切想知道结果。

“成功后?”Crow 转过身,面向他,“我和乌鸦会失去一个跳舞的树林,还有Nathema让人心醉的翠绿色。”

Marka Ragnos去世的消息在一个黄昏时分传来,Nathema的天空被夕阳映得一片血红。残阳下,两个人站在宫殿最高的阳台上眺望远方。

“血与火的征兆。要起兵了。大人打算怎么办?”Crow喃喃自语。

“一切照常,静观其变。”Tenebrae双收支着下颚,红色的阳光让他的脸看起来要流血一样。

“不打算去凑凑热闹吗?”Crow换了个姿势倚在石栏上。

“凑热闹就必须表明立场。而站错位置是很糟糕的一件事。”Tenebrae回答。

“可立场始终是要表明的。”Crow提醒。

“那就再迟到一次。”Tenebrae 笑起来,“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迟到了,他们对此习以为常。”

“可这样你就不能随时掌握消息。”太阳缓缓沉下地平线,冷白的幽光从Crow的眼睛里闪现,“不如我去一趟。反正也闷得太久了,活动活动有益健康。”

“你?”Tenebrae露出疑惑的表情,“我的飞船一出现他们就会认出来,到时候再说谎便是不敬。”

“谁要用你的飞船了?”Crow把被风吹到脸上的头发捋开,“我自己去,就一个人,而且不开飞船。至于消息,还用老方法联系——我们的老方法,他们就算搜查也别想搜出任何东西来。”

她是午夜时分离开的,去Korriban的工具就是Tenebrae宫殿庭院里的水潭。

“不会出什么问题吧?”Tenebrae谨慎地问。

“不会,Korriban我很久以前去过,那里的地下引水槽是藏身的好地点。不过……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跟我一起去。”她邪恶地笑起来。

“还是算了。”Tenebrae转过身,却被拉住。

“你就不怕我就此闪人,甩手不干?”

她的笑话从来都不好笑。Tenebrae装出笑脸。“你要走没人留得住。”他说。

“你还真了解我。”她把他拨过来,把手贴在他的胸口。

她靠近的时候是最危险的时候。Tenebrae觉得有必要安慰她一下,便顺势把她拉过来搂在怀里。这一招很有效,Crow放松了下来,但是生命的火焰也迅速从她身上消失——她变得冰冷而沉默,如同环绕在周围的雕像。

“等回来我们再做一次。”他凑在她耳畔低语。

“我会记住你的邀请的。”Crow给了他最后一个微笑,像鱼儿一样滑进水里。随着几个水泡涌上池面,波纹彻底抚平了所有痕迹。

她终于走了。Tenebrae松了口气。最迟黎明之前,就会有消息直接传进他的脑海。


此刻的Korriban已经为Marka Ragnos去世后的权力真空闹得不可开交。Crow从地下引水槽钻出来,混迹在送葬的队伍中。她的容貌已经完全改变,成了一个拥有红色皮肤的西斯女人。 我的所见便是你的梦境。她的思想从远处传来,在Tenebrae眼前形成幻视。看见了吗?你需要的一切。

接下来的几天,Crow为自己换上了好几副面孔,还杀死了一个僧侣并披上他的皮接近Naga Sadow.你小心一点。Tenebrae生怕她玩过火,把自己也跟着拖出水面。

没事的,他们会发现间谍全都溺水而亡。

局势开始混乱,就连Tenebrae也开始怀疑自己最初的判断是否正确。他频频地催促Crow,指挥着她去寻找对于自己有用的信息。然而,就在 Ludo Kressh上了Naga Sadow的当,输掉宝座和整个帝国尊主们支持的那个晚上,Crow突然回到了Nathema的宫殿。表情诡异,活像在古墓里游荡的阴魂,而且一见到他便 像荆棘的卷须那样缠绕上来,力量绝对而真实。

“你要干什么?”Tenebrae惊叫。

“别忘记你的邀请。”Crow梦游般地呓语。她手指间的力量逐渐加大,把他的头推向一边。“我只是想让你看看纷乱的未来中哪个才是真实的,这是我预言的方式……仇恨像爱情一样甘美,死亡如生命一般炫目。”她叨念着古怪的词句,苍白的手指滑过他的喉结,“爱与死,我都要……”

爱与死?Tenebrae一脸茫然。但是Crow的牙却迅捷地落下,刺进他的喉咙,在大动脉上切开一个口子。她像对待其他猎物一样对待他。Tenebrae以为这次会像以往一样,这古怪的女人只是尝两口就结束。但却想错了,她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

她的手臂沉重得像一座山,死死地压在他的胸口。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蠕动着嘴唇,艰难地挤出这句话。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Crow用相同的话反问他,同时松开了他的脖子,“我今天这样做,只是想提醒一下你我之间的契约。我既然能签订,也可以撕毁。”

这是怎么回事?她疯了吗?“是你太多疑了。”Tenebrae强打起精神——Crow的吸血叫他头晕目眩——他必须想办法救自己的命,让她相信自己不会改变,“我不会……”

“是骗子。”她接话道,“你为什么来找我,找我有是为了什么,我都知道,都不在乎。只是……我不允许我们之间再有任何东西介入,什么都不可以。”她平视前方,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语,变得激动起来。“我看见了很多,而你一直在试图破坏契约。”

她精神错乱了吗?“我没有!”

“是将来。”Crow突然弯下腰,Tenebrae以为她还要咬第二次,惊惶万分。然而她只是把指尖抵上他的额头。刹那间,原力像潮水一样涌过 来。“我想要带走你。”她悉声说,“绝不仅仅只是带走你的命,那毫无意义。但在这天到来之前,我会遵守誓言。你想要的,我都已找到。最后的那一步,怎样将 力量化为不朽。”她取出一个小小的球型水晶,Tenebrae一眼就认出那是个全息仪。

“这个是——”

“拉卡坦前时代的遗物,一直存放在Krayiss Two图书馆的地下墓穴中。”她把它塞进Tenebrae手中,“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这东西有不少人看过,却没人真的用过。这个仪式很容易出问题,还会 留下糟糕的后遗症,至于是什么,我不太清楚,也许……”她指指自己的脑袋,笑起来。

她这是什么意思?Tenebrae把东西飞速塞进口袋。是告诉我会和她一样变疯吗?他爬起来,拦住她的去路。“我需要你。”

Crow的眼神变了,从冰冷变得好奇,又从好奇变得愉快,就像一筒烟花被点燃时孩子的眼神。她笑起来,那是个灿烂的笑容,和她平时的冷笑截然不同。


“我也不想丢掉你,我……”

她的身上涌出了孤独,忧伤,还有痛苦……炽烈得像是火山口喷吐出的岩浆。“我希望……我不能……”她摇晃着头,语无伦次,像是在和一个看不见的影子争执。Tenebrae趁机向她释出原力,居然奏效了。她的身体向前倾倒,沉沉睡去。

我何不借机一窥她的思想?Tenebrae抱紧她,像之前千百次做过的那样释放自己的意识,让它侵入目标的大脑。

没有抵抗,Crow沉浸在安详的梦境中。黑暗,冰冷,遍布着暗红色花朵的原野上,弥漫着一丝淡淡的铁锈味。Tenebrae知道那是什么。他小心地往前走,看见广漠如海的花田中央蜷缩着一个小女孩,就像童年时的自己。

他把手伸向她,指尖顿时传来阵阵寒意。

“你是来陪我的吗?”女孩转过身。她本该是眼睛的地方只有两个洞,血像泉水一样冒出,把一张脸切割得支离破碎。她紧紧地抱着一个东西,腥红一团。一开始,Tenebrae没有看清那是什么。等到他凑得足够近后,胃里便开始翻搅。

那是个被剥掉皮肉,划得乱七八糟的头颅,瞪着空洞的眼窝,龇牙咧嘴地朝着他笑。“你是来陪我的吗?”它的嘴巴一开一合。

“你是来陪我的吗?”“你是来陪我的吗?”“你是来陪我的吗?”……声音像老鼠胡须般噏动,从四面八方传来。原野上遍布的红色花朵缓缓绽开,每一朵中央都长着一张残破的脸孔,露出瘆人的笑容。“你是来陪我的吗?”声音从它们流血的嘴巴中传出。

Tenebrae的心在悸动,他被恐惧包围。直觉告诉他,必须离开,否则就走不掉了。他在花田里狂奔,把那些生着人脸的花朵踩碎在脚下,每一步都会溅起无数血点。那些血生出根,冒出藤蔓,像泥沼一样缠住他的双腿,把他往下拉。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他确信自己在尖叫,强烈的求生意志让风暴在周围聚集,狂暴地席卷一切。

“你是来陪我的吗?”那些咒语般的歌声也夹杂在风中,越来越高,越来越高,直到耳膜再也无法承受……就在他快要崩溃之时,声音戛然而止,幻境倏然消失。Tenebrae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浑身大汗淋漓。

“你是来陪我的吗?”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Crow已经醒了,眯着金绿色的眼睛看着他。“这只是个游戏,玩得愉快吗?”她笑着说。

是她故意设下的圈套,故意在戏弄我。Tenebrae感到愤怒的火焰流遍了全身。他伸开手指,对准眼前的这个女人。

“等等,你想电烤乌鸦也得等我把话说完。”Crow仍旧是一副笑脸,而Tenebrae觉得这笑容要多讨厌有多讨厌。

“好奇心杀猫。”金绿色眼睛的女人低语道,“对谁都一样。”接着突然提高音量,握住他的手,“恭喜你,过关了,我们可以一试。”

趁着他发愣的机会,这个狡诈的女人果断地碰了碰房间角落里的水池,消失在空气中。

直到两天后的黄昏,她才重新出现在Nathema的宫殿里,像一株蘑菇从阴暗地冒出来,而此刻Tenebrae的怒火早已烟消云散。

他知道Crow有意挑逗于他,也躲避他们间的争执,却不清楚她为何如此,也许仅仅是孤单。
“你说我过关了,什么意思?”

“是那个梦啊,它们在等着你。”她形如梦游,说着暧昧不明的语言,“你会弄明白的,我们需要明白自己是什么。”

“我们?”

“那些牺牲者的意识。”Crow继续说,“是整个仪式中最危险的东西。它们会随着被抽取的生命力进入你的身体,流经你的血管和头脑。他们的哀嚎和 痛苦会湮没你的意志,直到把你也撕扯得四分五裂。你必须在原力中粉碎它们,消除它们,让它们同你合为一体。记住,你将成为它们,它们却不能成为你。你要永 远都找得到自己,否则就会消失……”Crow说这些话的时候,Tenebrae回忆着那些梦境,他突然明白那个可怖的小女孩就是Crow真正的面目。


数天后,Naga Sadow兵败的消息传来,他和Crow的预见都成了事实。她的眼睛看得比我远,也比我准确。Tenebrae明白,这个活过了数百个,乃至数千个世纪的家伙有着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也许,她才是他最终要获取的目标。

一切都按照计划顺利实施——

他成功地获取了那些惊惶的西斯尊主的信任。

他成功地挑起了民众之间巨大的恐惧感。

他安排好了一切,乌鸦让他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小心那些牺牲者的意识。’Crow提醒他的时候,他觉得自己通过那个梦境的考验已有十分把握。然而真正开启通往永恒之路的大门时,他仍然被那股 不可阻挡的力量所震慑——无数的声音,来自整个星球的声音在他耳边轰响。他看见了模糊夹杂的幻影,那些被他吸干生命力的生灵的记忆,像暴风雪一样缠绕着 他……

‘有时,我会忘记自己是谁,会陷入梦境无法自拔。每当有这种感觉的时候,我就不再是我……’

‘记住,你将成为它们,它们却不能成为你。你要永远都找得到自己,否则就会消失……’
Tenebrae觉得时间在拉长,一分钟像过了一千年。等到这一切终于平息的时候,Nathema变成了他的一部分。

“现在你就是Nathema,而不是别人看见的这个星球。”Crow站在门口迎接他。

她完全变了,在他眼里完全变了——她不再是苍白无力的幽魂,而像恒星一样辉煌,灿烂,撒发出无与伦比的光芒。在她身后,交织着一张巨大的网,如同自己三十年前在那个地下室的水里看到的那样,而她就是那张网的核心。

“欢迎用我们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Tenebrae。”Crow张开双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深渊之王


“时间是我们最大的优势,也是最大的敌人。”这是Crow最喜欢叨念的口头禅之一。诸如此类的还有,“不要管它是怎么用的,要看有没有效果。”

“跟着自己的心走,不要去问为什么,调动起来就行。”
……

这是属于她的原力之道。她念它们的时候就像Tenebrae默诵西斯信条一样。

也许我永远都无法看清她。Tenebrae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她独一无二,与众不同,即使自己也步入永生之门后,她仍然和自己有着天差地别。更为奇怪的是,她从来不会把这些知识记录下来。所有的秘密都藏在她的头脑里,拥有最好的保险。而任何试图窃取她思想的行为都被证实是行不通的。她会设下虚幻的梦境,困住来犯的敌人。

在逃亡的途中,她常常会随时离开飞船,不知去向。然后又突然出现,带回来一些稀奇而古老的物品交给Tenebrae——书卷,手稿,铭文。有的写在皮革上,有的刻在石板上,有的写在脆弱的植物茎叶上,稍不注意就会破碎成粉末——千方百计讨他喜欢。

不过,这倒不是Tenebrae最大的发现。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上,他看见Crow居然使用光明原力施展治疗术,帮助一名战俘难产的妻子顺利生下孩子。他没有因为惊讶当时就走过去打扰她,而是躲在一旁看着一切顺利结束。

Crow安慰过产妇后,抱着新出生的婴儿来回走动,脸上表情很难说清——喜悦,怜爱,亦或是怨恨,忧伤……

一丝怪异的寒冷感从他胃里翻涌上来,让血管都胶结在了一起。我居然在嫉妒?Tenebrae咬咬牙,把这种情绪强压了下去。

过了很久,Crow才把孩子还给母亲,一个人匆匆离开那里,Tenebrae迎面拦住了她。

“你的膽子好大,居然把我的律令当做耳边风?”

“你的律令?”Crow给了他一个无辜的表情,“你只说不能赦免,没说不能接生。我这样做不违规吧?如果有问题,也是你没说清楚。”

“狡辩。”

“我向来如此,你又不是第一次见识。”她把手伸向一旁,准备离开,但是Tenebrae一把抓住她逼到墙角,叫她无法脱身。

“你似乎很喜欢小孩子。”

“我当然喜欢,还喜欢……”她张开嘴,露出牙,“不过我更喜欢你。有你在我就会把他们扔到背后去。”

“说正经的。”

“我是说正经的。”她伸手掰他的手指,“轻一点,你弄疼我了。”

“你还会怕痛。”

“你不怕吗?”

“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Tenebrae渐渐失去了耐心,抓住她的手腕折向身后,力量逐渐增大。他已经和一个月前不一样了,他和Crow间的那道鸿沟正在缩小。

“你抱着我,我就告诉你为什么。”Crow咬牙切齿地说,“你已经有好几次失约了,陪我一次就那么难吗?”

“我在忙我的研究。还有……我要带领我的人民寻找新的家园。”

“哈哈哈!”Crow张狂地大笑起来,“你把我也当成了那些蠢瓜,三言两语就能打发?”她用力扭动手臂,接着便挣脱了,“这些年来我听过的谎言何止万千,不差你一条。还是那句话,来我的房间,实言相告。不来,一切免谈。”

Tenebrae无可奈何。他有太多的地方还要用着这只乌鸦,和她现在就为了这点小事闹翻可不是个明智之举。“没有别的要求吗?”他明白跟Crow说话所有的问题都必须敲定,不能给她任何钻空子的机会。

“没有。”Crow很满意地回答。

“那就一言为定,我晚些时候会去你那儿。”

“我等你。”Crow得意地抛了个飞吻,向他致敬后躬身离开。

Crow的房间离Tenebrae自己的并不远,却离群索居,四面不靠。其实那原本只是个狭小的仓库,用来存放一些杂物,但是这女人有办法让它看起来比实际上要宽敞得多。房间里没有床(Crow似乎从不需要这个),有的是在地面上天衣无缝地铺成的一层动物毛皮。Crow平时就睡在上面,然而这并不是她唯一的床。有时她会以更意外的方式睡觉,比如贴在天花板上。
Tenebrae到来的时候,她正坐在地上裁剪衣料。她的衣服都是自己做的,这令她的行为更加让人难以琢磨。

“这种事可以交给仆人们去做。”Tenebrae开口,Crow停下了手里的活。

“你马上就要称帝了,总该有件像样的礼物吧。她们做的我不放心。”她把东西收拾了一下,站起身,“我知道你不想来,但是又希望知晓答案。事实上是……”她顿了顿,所有的表情都褪去了,“那是我姐姐留给我的礼物,她是个出色的治疗师。在她死后,我吞下了她剩余的一切,免得被那些人糟践。”

“你吃了她?”Tenebrae有些厌恶地皱起眉头,他很清楚这话所含的意义,和他通过仪式吸取整个星球的原力是不一样的。

Crow的话很实际。

“除此以外,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Crow轻声反问,“他们把她扔进了尸体处理间,割成一副骨架,和许许多多在试验中死亡的生物堆在一起。我花了两天时间才把她从齐腰深的血水中全部摸出来,又花了一些时间把能吃掉的都吃掉。我无法完整地带着她回家,只能这样做……那真是个噩梦。”她抓紧了Tenebrae,手指因为激动而颤抖,“从那时起,我就发誓——此生再无宽恕。Alesheen说到做到,有仇必报。哦,我有些冷。你能抱紧我吗?求你。”

Tenebrae能够感觉到她说的都是真的,就照她的要求去做。不过抱着Crow的滋味并不美妙,她冷得像块冰。“告诉我你的过去,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都九十年了,我们之间仍然不能以诚相待吗?你通晓我的一切,可我对你的过去却一无所知。”

“你真想知道?”她调皮地咬着Tenebrae的手指,又小心地不会咬出血,“反正也有好久没对别人讲这个故事了,和你说说也舒服点。”

“我的出生地并不在这个银河系,而是离此很遥远的一个星系。”她凝视着窗外灿烂的星空,沉浸在记忆的深井之中,“我不知道它的名字,也不清楚它如今是否还存在。当然,这对我都已经不重要了。至于时间,那是很久以前,我从没算过到底过去了多久,也算不清。我只知道,我和姐姐都是部族里的女巫,我们两个沿袭了家族中世代传承的能力,其中一项就是我们能看见那些游荡于自然界中的隐形事物,一些奇异的精神体。我们能与其交流,并且让它们听从我们的命令。”

“是逝者的灵魂吗?”Tenebrae插话。

“不,不是,那些精神体从来没有拥有过肉身。我也不知道它们是什么,又来自何方。而且……”她顿了顿,不太确定地说,“如今这个世界的原力正变得稀薄,完全不像我出生的时代那么浓烈。世界在变冷,也变得陌生。”

“这是怎么回事?”

Crow没有回答,只是耸起肩膀,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我一直在找这个原因。”她笑了笑,“可惜一无所获。”

“那么我们就不谈这个。”Tenebrae 显得失望,“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接下来……一群不速之客打破了我们的宁静。他们为我们的力量而来,捉住了我和姐姐,还……强迫……我的族人……一个接一个地跳进村后的火山口,在熊熊烈焰中化为灰烬。”她深吸一口气,牙齿紧咬在一起。“你有过这种感觉吧?在你知道自己身世的时候。”

那是一种炽烈的仇恨之火,一但被点燃就不会再熄灭。Tenebrae终于明白Crow为何会拥有那样激烈的情绪反应,一个心跳之间就能让狂野的原始能量积聚到极致,并且像暴风雨一样倾泻。

“后来呢?后来……”

“后来他们把一个奇怪的东西注入进我的身体。不——”她摇摇头,“应该是那东西自己钻进来的,它选中了我。我只知道他们叫它Sacred Pyramid,据说是在一颗古怪的磁星附近发现的。既不像是生物,也不能说是机械,它们有自己的意志,来自于原力。它们让我不再是一个独立的生物,而是一群说不出是什么的东西的集合。你知道的,人们最难了解的就是自己,我也一样。”

她说了半天仍旧是一团迷雾,Tenebrae的疑问更多了。Crow看出了他的心事,挣脱出身。“我让你看看我的私人收藏吧。”她闭上眼睛,快速地默诵着什么。四周的墙壁迅速变化,金属中渗出了某种液体,自上而下地流淌下来。这是视觉上效果的改变,而实质上却是空间的交叠。

窗户和星空消失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出现在四壁上。

Tenebrae本以为她的收藏会是一些稀罕的古物,来自早已消失于历史中的文明。没想到却是挂满整间屋子的娃娃,各种式样,各种材质,各类种族都有。大小也不尽相同,大的和真人类似,小的只有手掌那么大。

他把手伸向其中一个看起来像是植物纤维编成的人偶,想把它拿下来细看。却在手指快要触及的那一瞬间,猛地缩回了手。

那娃娃居然蜷缩起来,就像个真实的生命遇到危险时那样本能地躲避。

“它们……?”

“是活的。”Crow做完他没做的事,把人偶拿了下来。

娃娃在她手里紧缩成了一团,活像条大毛虫。“这些都是得了便宜就卖乖,想甩手走人的家伙。”她侧过脸,注视着Tenebrae的反应,“他们伤了我的心。因此,我就把他们做成娃娃,永远陪伴我。”丝丝的低语从娃娃的缝上去的嘴巴里传来。这些不幸的灵魂除非被释放,否则永远也无法离开禁锢他们的小小牢笼。

沉默顿时主宰了整个房间的气氛。Crow一语不发,等待着他的回答。

“今天我既然答应来,就是你的。”Tenebrae 打破僵持,“我没忘记我们间的契约。”

“可你碰我的时候,总会厌恶地抽搐。”Crow反驳。

“那不是厌恶,是因为你太冷了。”Tenebrae小心地维系着谎言,“我保证今天不会这样。”

“希望你今天不会赖账。”Crow 瞄了他一眼,把那个拿在手里的娃娃挂回原位,“不然这些娃娃们都会觉得委屈和不公平的。”

“什么?”Tenebrae差点咬着舌头。他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你打算在这儿干?当着他们的面?”

Crow点头肯定。“你可以当他们就是些‘娃娃’嘛。”她笑得很灿烂,凑上来决定好好享受眼前的温暖。黑暗中的私语声蓦地变大了。‘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听起来就像是水里的鱼儿忙碌地啃食着水草。

他们俩个一直待到外面乱成一团,仆人们到处寻找主人时才结束。之后的几个月,Crow再也没借故发作过。

其实和她在一起并不算多么糟糕。Tenebrae离开时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想。他回想着与其交融为一时的滋味,决定今后要多学点儿‘享受’的技巧。


抵达新世界Dromund Kaas是九个月后的事情了。也是在那一天,他理所当然地被推举为这个新生帝国的皇帝。为了更好地处理庞杂的事务,也为了把自己从浩如烟海的庞杂事务中解放出来。Tenebrae把所剩无几的臣民作了合理分配,让每个人都有事做。当然,他也给Crow留了个比较恰当的地位——既能保证她留在身边,也不会让她和其他人有太多接触。

帝国的首席顾问。Crow接过这个任命的时候十分满意。这是个文职,只对皇帝一个人负责,用不着和他的黑暗委员会有过多接触,很合适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

在最初的几年里,那些从超空间大战中逃出来的幸存者都对她和皇帝的特殊关系有所耳闻,自然也就表现出尊重。不过仅仅两代人之后,这一点就被时间抹煞得荡然无存。新晋的掌权派把她当作仆人来看待,并且表现在平时的态度中。不过Crow并不在意这点,唯一会让她作出反应的是有人试图插进她和 Tenebrae之间。

这样就意味着,在帝国里她只重视Tenebrae本人的态度,而且非常敏感。然而,Tenebrae成为Vitiate皇帝之后,对待她的心态也在慢慢地发生着变化——他不再像从前那样重视Crow,去她那里的次数变得更少,开始是几个月一次,后来变成几年一次。两个世纪后除非有事,否则不会踏进她的塔半步,这就让Crow的怒火在沉默中慢慢蓄积。

其实皇帝不想去还有另外一些原因,最初的改变则是因为两件事的发生。一件是在学院落成仪式上Crow所作的那番惊世骇俗的发言,尤其是她的比喻——这让皇帝在事后非常后悔。

“真的要我说吗?”在征得Tenebrae的同意后,Crow一开口就叫在场所有的原力使用者全部牢记了她的名字。

“永远不要把原力当做你最值得依赖的朋友去相信。”她说,“尤其是黑暗面。它们就像水性(chahua)杨花的女人或是好(chahua)色的男人,把在场的每一位都当做自己的最爱,竭力哄骗,直到你为它付出所有。然后在你最需要它的时候给你个意外的惊喜,基本都是一脚踹得爬不起来,接下来你就会变成它充饥的美味了。至于预见力,这是许多人为之着迷,为之深信不疑的东西,就更加不可靠了。”

Tenebrae在兜帽下冲着她瞪眼。她看见了,却装作没看见,继续着发言。

“要我说,预言就如同那帮夜店里的婊子,会懂得用各种方式撩拨你的兴趣,弄得你飘飘欲仙,忘乎所以。然后在你最为得意的时候狠咬你一口。顿时,愉悦的呻(chahua)吟成了可怕的惨叫——任何太过相信预见的家伙都会被它咬掉那玩意儿,还有苦说不出。”

她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下面就有人憋着偷笑了,等到说完后这笑声就像暴风雨一样倾泻到整个广场上。除了Tenebrae和Crow,其他所有在场的人——从黑暗委员会成员到刚刚挑选进学院的小学徒——每个都笑得难以自持。

“你满意了吧?”Tenebrae实在找不出话来形容,“你就是打算把这一切都变成笑话的吗?”

“别生气,别生气。没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气氛太严肃了,轻松点不好吗?”Crow给了他一个天真的微笑,“我觉得效果挺好的,通俗易懂,连白痴也能明白。至少他们不用再费劲儿去记诵了,听一遍即可。”

“你给我回去!”他低喝,“就现在!”

“是,吾皇。”Crow流畅地行了个礼,跳进墙角的饮水槽沉了下去。有几个人看见了,发出低低的惊呼。

这只该死的老鸟,就不能像个人那样走出去吗。Tenebrae哭笑不得。

在那件事过去后大约整整一个世纪,另一件事让这位皇帝决定不能再叫Crow和他的下属随便见面,她那诡异的脾气会让看似平常的简单接触出大事。

因为她的外表羸弱,沉默寡言,加之在皇帝宫中无功而获得的种种特权,招来了整个黑暗委员会的不满。高阶西斯们都认为这样一个不存在任何价值的人没有资格进入他们集会的大厅,在一旁旁听他们的讨论或是宣布皇帝的命令。于是他们联合起来,打算把她——这个帝国的首席顾问——永远逐出属于他们的地方。

争执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激烈,但是就在Crow决定离开的时候,一个黑暗委员会成员拦住并打了她。虽然当时并未发生什么,可两天后这个人就莫名其妙地死在了家中的浴池里,同时死掉的还有他的贴身仆人。这是一次完美的暗杀,没有任何一部监控仪器记录到任何一个可疑点。

整个黑暗委员会开始窃窃私语,但是Tenebrae清楚地知道是谁干的。

因为只有她才能做得到。

去见她一面吧。Tenebrae对自己说。不要去想那些会动,会发出声音的娃娃。你对她的漠视只会招来更大的麻烦。

Crow的高塔是要塞最高的建筑。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这里几乎不设防。皇家卫队只负责下面皇帝宫的安全,从不靠近这里,而且Crow也不允许他们靠近这里。事实上,除了渡鸦和皇帝,她不会让任何活物进入她的塔。

Tenebrae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进了这片沉默之地。

Crow正坐在阳台最边缘的檐角上,沐浴着Dromund Kaas常见的瓢泼大雨,浑身湿得像只坠进了池塘的乌鸦。雨水顺着她的黑发淌成了条条小溪,把所有的衣服都牢牢地贴在一起,将她的骨架暴露无遗。“你终于来了。”她凝视着黑云翻滚的天空低语道,“我还以为你不记得通向这里的路了呢。”

“这是我的地方,我怎么会忘记?”Tenebrae在房间与阳台的通道间坐下,小心地不让自己的袍子沾上水。“你有必要把自己弄得像个溺水鬼吗?”

“水是生命之源。”Crow举起一只手,指尖连接着天空中咆哮的闪电。

“也是取死之道。”Tenebrae 接话,“好了,讲讲你是怎样干掉Darth Disputes的吧。”

“我不认识他。”

“不认识?”Tenebrae冷笑一声,“我亲自检查了他的尸体,发现他所有的肺泡都被刺破,出血很厉害,还有大量的水。而且,有东西喝过他的血。除了你,我实在想不出有谁会这么做。”

“你连这个也看得出来?我是指吸血的事,我小心地处理过伤口,没留下任何痕迹。”她转过身,还是呆在雨里,不愿意进来。一群同样湿漉漉的渡鸦落到她身边,‘呜哇呜呜’地叫个不停。

她还真把自己当白痴,也把别人当白痴。“谈谈细节吧,怎么做的?”Tenebrae不想绕圈子。要论绕圈子,Crow可是好手,陪她绕纯属浪费时间。


“没想到你也好这口。”她显得很愉快,“很少有人喜欢听我讲细节的,包括从前的那几位。我们还真是有缘,有缘。”

“快一点,我的时间不多。”Tenebrae站起来,装作要走。Crow很快追了过来,雨水甩了他一身。“我说,反正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你知道,我可以……”

“去他私宅里的水池转转。”

“不止这些。”Crow 惨白的脸颊居然泛出了红晕,“还有洗脸池,茶杯,洗菜池,还有……”

“好了,我知道。”他知道她为什么要淋雨了。“那你又怎么知道他会在那个时间去洗澡?”

“这很简单。”她的脸变得更红,接近正常的肤色,这点很不寻常,“事实上除了四天前刚刚加入的那个,其他人的生活习惯我都知道。他们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有什么嗜好,会做什么又不会做什么,哪个和哪个关系紧密,哪个和哪个关系差劲……平时又没别的事做,我就……”

闲着没事做去偷看他们,不知道她有没有一直偷看我。Tenebrae止住话题,继续下问,“接下来呢?”

“接下来就好办了。这家伙生活很有规律,在那个时间段他身边的人最少,只有一个仆人,用不着再寻找什么合适的时机。”

“你袭击了他。”Tenebrae可以想象那种情形——Crow突然从水里钻出来,换做谁都措手不及。

“我把他压在水里,叫他没有机会拿到武器,也没有机会脱身。”Crow一副享受的模样,“他吓坏了,方寸大乱,不过对付起来仍旧比普通人费事。接着我喝他的血,为的是让他安静下来,这一招比什么都管用。也许是动作弄得过大了些,惊动了呆在外间的仆人,那家伙大喊大叫地跑进来。我本来不想杀死他的,可在那种情况下再叫下去,整个堡垒的人都会被惊动……”

“所以你就把他的舌头连着气管都拔出来?”

“没办法,情况紧急,一不小心下手重了。”Crow以一种调侃的语气提及这件可怕的事,“对付仆人不需要花多大力气,他死得很快。接着我继续喝血,直到水里的那个彻底安静下来。这家伙在议会大厅的门口差点折断我的腰。因此,我得还给他一点额外的礼物惊喜一下,才算扯平。我把水灌进他的气管,同时让它们变得像针一样锋利。没过多久他就死了,比我原定的时间提前不少。”她有些惋惜地低下头,“该说的都说完了,这就是全部事实。”

还真是糟糕,不知道她有没有打算对付另外几个。Tenebrae知道,如果她愿意,很可能把他们全都换一遍。“还准备回议会大厅吗?”

“免了吧,我承受不起。”Crow回答得很干脆,“我没那么贱。他们像撵杂种狗一样把我轰出来,难道要我爬着回去,向他们每一个乞求‘让我留下来吧,让我留下来吧’?”

这就好,她不想回去就好了。Tenebrae松了一口气。“我倒有一个建议,让你替我去共和国星域跑一趟,收集一些资料,什么都可以。顺便放个长假。”

“这个建议好。”Crow用力甩干头发上的雨水,“我答应。”

“那我们还是以老办法直接联系,让我用你的眼睛去看……”

“不。”Crow出乎预料地拒绝了,“要是那样,我一定连觉也没法睡。你会像个警报器一样在我耳边响个不停,上回就是如此。我打算用常规方法,一切消息等我回来才能给你。”

“这是什么意思?”

“没别的意思。”Crow 调皮地用手指压住嘴唇,“我只是希望自由一下,毕竟我已经放弃它四百年了。可是,如果你愿意和我交换身体,不失为另一个好办法。”

“那就不必了,按你说的去做。”Tenebrae说,“我要提醒的是,全息碟和数据卡虽然能够防水,但是依然不能洗,你不要没事做就带着它们泡澡。”

“我知道。”她看起来很愉快,“如果没事的话,我想马上出发,享受我的假期。”

“如你所愿。”Tenebrae回答,巴不得这爱找麻烦的家伙早点儿离开。

Crow这一去就是十年。之后的五个世纪她似乎爱上了去共和国星域游山逛水的旅程,停留在Dromund Kaas的时间反而较少,最长的一次不过五年。这期间,她同黑暗委员会的关系变得更糟,稍有机会便会捉弄他们中的一个或者几个,还能小心地保证自己不被抓到。对此,Tenebrae都看在眼里,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Crow的这些看似无聊的行为能很好地帮助他了解自己仆从们的心思。

从这时开始,他们间的矛盾似乎都引刃而解——Tenebrae精确地掌控了这只乌鸦。可是,未来从来都变幻莫测。在他开始收学徒后,麻烦又像灯光下的影子,悄悄地抬头了——

Crow对他的学徒同样感兴趣,喜欢戏弄他们——她会趁Tenebrae离开的空档,故意传递一些假命令给这些年轻人,刁难他们。比如有一次,她让其中的一个用光剑将一只班萨腿上的肉一片片割下来,要每一片都烤熟,还不能切断骨头,否则就不合格,弄得那个学徒几乎哭出来。还有一次,她让他另一个用剑劈蚊子,劈成两半的才算赢,劈没的就算输。学徒很快就傻了。

这样的游戏一直进行得很顺利,因为那些学徒都是男性。然而,一个名叫Akama的混血西斯女人的到来彻底改变了这一切——Tenebrae和她举行的一个交换仪式从此打破了他和Crow之间维持了九百年的平衡。


“听说你想电烤乌鸦,Akama?”Crow不请自到地从外面走进来。包括Vitiate皇帝在内的所有帝国高层全都停止交谈,整个议事厅气氛立刻跌至冰点。

“现在是会议时间,Lady Crow。”Tenebrae提醒她,“有话会后再说。”

“会后就说不成了。”Crow 不依不饶。她走向窗户,凝视着窗外。阳台上,一群渡鸦正栖息在栏杆边缘躲避风雨,梳理羽毛。“Akama——您的徒弟,说要烤乌鸦。我特地赶在这个时间来问问您的意见,陛下?”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Tenebrae回答。

“Akama说她想烤乌鸦,这个提议很好啊,陛下。”Crow自说自演地拍起巴掌来,“这个提议实在是好,让我赶在这个时间来满足她的要求。如果您同意的话,我就在这里把事情彻底解决。”

真是糟透了,她的疯病又犯了。几百年来,Tenebrae对Crow的脾气多少有了些了解。别看她平时诸事不问,一副冒傻气的模样,其实精得很,什么也逃不过她的眼睛。有些消息甚至连专门负责情报收集的黑暗委员会成员都没她知道得多。以前,任何疏漏的地方她都会提醒自己。但是最近,她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

“Akama.” Tenebrae叫道,学徒极不情愿地遵从师命走过去,还有好大一截距离就止步不前。

“用不着这么害怕吧。”Crow略带嘲讽地笑起来,“我又不会吃了你。”

真是撒谎不脸红,她可一直都是靠这个过日子的。Tenebrae抄起双臂,想看看Crow到底想干出什么来。

“你看,这外面有这么多乌鸦,你是想烤只公的呢,还是想烤只母的?”

一些黑暗委员会成员开始窃笑。他们平时都管Alesheen叫母乌鸦,对她的怪异举止和瘦弱病态大加讽刺。他们不明白皇帝为什么要留这个不起眼的家伙在身边,做帝国的首席顾问。她看上去连普通人都不如,甚至一阵风就能吹倒——只是迫于皇帝的压力,他们不得不对这个病鬼表示出尊敬。

然而今天,好戏上演。黑暗委员会成员可以借机一窥她的实力,从而决定今后对待她的态度。因为他们中除了皇帝外没人见过Crow出手的样子,只知道她有皇帝那么老了,从帝国建立之初就一直呆在这里。她内敛平和,通常情况下几乎从不说话。

Akama看看自己的师傅,又看看差不多只有自己一半结实的Crow,终于放下戒备大膽起来。她挺直腰走过去,唯一不变的是手指同配在腰间的光剑始终保持着合适的距离。

“如果我都要,你怎么给我?”

“贪得无厌不会有好结果,女孩。”Crow笑起来,不同以往的是,这次她露出了她的牙。
受到挑衅的Akama顾不得思考这里是什么地方,她不能表示出软弱,决定先下手为强。一道弧形电光由她指尖弹出,冲破空气刺向Crow。“那我就选择先烤熟你这只母乌鸦。”她吼道。

Crow既没有躲避,也没有抬手阻挡闪电,而是全力承受这个打击。她十指弯曲成爪状,缓缓向前移动。突然,她将速度加快到肉眼无法看清的状态,如同Akama射出指尖的闪电。接下来的一切都是那么意外,Akama甚至来不及点燃自己的光剑。

‘轰’地一声巨响,碳纤维钢化玻璃在巨大的冲击中像纸片一样散落。雨点并着狂风冲进室内,掠起潮湿冰冷的寒意。

Akama已经不见踪影,只有Crow站在破开一个大洞的墙壁前向下张望。‘呜哇,呜哇。’几十只渡鸦在外面的暴风雨中围着她飞翔,发出凄厉的鸣叫。“对不起,陛下。”她回过头冲着Tenebrae鞠了一躬,“您的徒弟在捉乌鸦的时候不小心掉下去了。”

所有的黑暗委员会成员全都大惊失色地冲到阳台上,听见下面响起哄闹的吵嚷声。数百尺之下,Akama像个坏掉的木偶娃娃乱糟糟地躺在要塞门前的石阶上,粉身碎骨。

Tenebrae无话可说,这是Akama自找的后果。但是这次Crow的所作所为,让他很是下不了台。

“你弄脏了我的地方,Alesheen。”

“是Singh-Nables Alesheen.” Crow执拗地补充道,“时间久了,您连我的名字都忘了。”

不满显而易见,所有黑暗委员会成员全都识相地退到一边,让Crow与皇帝对峙。黑暗面力量暴增,以两人为中心形成旋涡。Tenebrae发现,这是Crow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显露自己的力量。也很清楚,如果他们俩翻脸干起来,不等共和国和绝地来围剿,帝国就会崩溃。

他不可以和她打,也不可以在黑暗委员会面前表现出软弱。

必须让她退让。

“Lady Crow,今天的事会后再说,请你退下。”Tenebrae的手指握紧了,掌心渗出汗水。他有些担心,担心Crow……如果争斗不能避免,那么会有怎样的结果……他不知道。

“Lady Crow,请你退下。”

一开始,Crow没有半点避让的意思,力量仍旧不断凝聚。然而就在他快把持不住的时候,Crow突然单膝跪下,称了声‘吾皇’后退出议事厅。她走得很快,刚到门口就融化成影子消失了。

一小时后,她离开了Dromund Kaas,不知去向。

“吾皇,要派人去抓她回来吗?”Darth Impulss恭敬地站在面前,等待着答复。

“派一个精明点的去。”Tenebrae仔细地考虑着每一种可能发生的后果,谨慎地说,“小心地找到她并跟上她,但不要动手,明白吗?”

“可如果她背叛您,背叛我们,背叛帝国怎么办?”

“不会。”Tenebrae答道,“她被誓言约束。除了我,没有人和她签订过契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薄暮之君


Taris的下层都市是个肮脏混乱的地方。这里充斥着形形色色的下等人:游民,海盗,黑市走私者,毒品和香料贩子,捡拾垃圾为生的清道夫,伎(chahua)女舞娘和众多的皮条客。其中异星人占了大多数,当然也有一些人类。这些不幸的人们生活在摩天大楼的阴影下,终年见不得阳光,紧挨着恐怖怪物横行的幽暗地域。

Landis Kanal已经在茫茫星海中寻找了Crow九个月。而在他之前,曾有四个学徒因为不能完成任务受到惩罚。

他,是被命令完成这项任务的第五个。

真是见鬼。他在拥挤的下层都市里漫无目的地闲逛,回忆着黑暗委员会和皇帝对他所说的一切。没有一条是有用的。这个奇异的女人就像落入水中的雪花一样难以寻觅。除了皇帝偶尔能感觉到她的存在,Landis几乎找不到任何关于她行踪的有价值的线索。难道她不是正常意义上的生物?他想。否则怎么会连飞船都不用就可以往来于各个星域。

几天前,皇帝曾在梦境里告诉他,Crow就藏在Taris这个下层都市的某个地方。然而直到现在,他连个影子也没发现——根本没有人见过这个外貌非常奇怪,很容易教人记住的女人。也许要想找到她,只有她先来找我才有可能吧。他丧气地摇摇头。

前面是个狭小黑暗的酒馆,刺耳的音乐声和嘈杂的人语声混合在一起,直飘到很远的地方。也许我该去那里看看。Landis的注意力被自然地吸引了过去,蒸煮食物的香气则勾起了他的食欲。跑了半天,找个休息的地方很必要。他安慰自己。别去想什么黑暗委员会和他们的命令,趁着机会,好好享受才对。

他调转方向,轻快地朝那里走去。

这个小酒馆就和它的名字一样污浊不堪——‘跳蚤窝’——这几个字被写在门口一块歪斜的铜牌上,装饰在其周围的是一圈墨绿色的锈迹。浓厚的烟雾从酒馆狭窄的大门里冒出来,弥漫着腥臭的烟草,廉价的香水和刺鼻的体汗混合后的气味。

Landis捏了捏鼻子,弯腰钻进去。

里面很黑,加上烟气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而耳畔腾起的打击乐差不多可以震破鼓膜。这些因素参杂在一起,叫感官变得晕晕乎乎。

“这位帅哥,需要点什么吗?”一个女人柔软的肌肤触到了他脸上。


她几乎被香水泡透,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气味足以熏死蚊子或苍蝇。Landis付思,她是不是在一个赫特人家里呆过,因为只有那个种族的成员才会如此欣赏此等令人作呕的味道。

“我需要一杯可以暖热身子的饮料。”他不加思索地说,“一张可供休憩的椅子,以及一段热情奔放的舞蹈,对私人表演的——如果你可以提供的话。”

“没问题。”女人调皮地在他唇上碰了一下,“包您满意。”

她带着他来到一处稍显宽敞的角落,避开那些拥挤在一起的人群。这里有着舒适的躺椅,还有早已准备好的点心。

她知道我要吃东西?Landis警觉起来,“你到底是谁?”

“这里的服务生啊。”

“那这些东西……”他指指矮桌上准备好的食物。

女人瞥了一眼后笑起来,Landis 没看出有什么假。“这些事先就准备好了。”她解释道,“我们这里人多客杂,如果等到客人来了再准备,快了容易乱,慢了又招骂,所以都先预备好,人一来就有东西吃。你看,其它的空位子前不是也准备好了吗?”

原来如此。年轻的学徒松了口气。他从皇帝那儿听说Crow非常善于伪装,心里却盘算着她应该不会随意变成任何自己想要的形态吧。“好了,你去忙吧,快一点。”

“别催,我们这儿的客人都有这个要求。”她弹了弹手指,扭着屁(chahua)股离开了。

还真是个风(chanhua)骚的婊子。Landis Kanal耸耸肩膀,随意捡了块肉干扔进嘴巴,又举起一杯冒着热气的饮料递至唇边,抿上一大口。声音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和眼前昏暗不明的色彩搅成一团。一切都变得迷乱而纷繁。

“欢迎你,来自Dromund Kaas的客人。”有人在他耳边说——Landis Kanal彻底失去了知觉。

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小酒馆已经从视线中消失。周围寂静无声,唯一能听见的是自己的心跳,响得如同擂鼓一般。他试着从地上起身,却发现根本无法动弹,甚至连抬起一根手指都做不到。一种可怕的力量像滕蔓一样紧紧地缠绕着他,把他困在原地。更为糟糕的是,有人把他剥了个干净,仅仅留下贴身的衣物给他。

“我知道你在这儿,Crow。出来!出来!”他大声喊叫。接着,一个生物以它独特的行走姿势靠近了。Landis感觉到颈部的压力消失,他可以转动脖子看见那个近在咫尺的瘦削身影——她穿着纯白色的衣服,但是在衣裾和袖口处却镶着二指宽的血红丝边,就像沾染了血迹一样。

“你是Lady Crow。”他发现嗓子眼里爬进了某种东西,声音出不来了。

“欢迎你,黑暗委员会的特使。”Crow 微笑着,嘴巴弯成一个月牙,“喜欢我变得酒馆吗?有可以暖热身子的饮料,有可供休憩的椅子,还有热情奔放的舞蹈。”她用Landis说过的话嘲笑他。

“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学徒为自己的大意叫苦不迭。

“当然。”Crow证实了他的想法,“对待特使总不能老是重复那些白痴的小技巧吧,来点新鲜的才有意思。”她眨了眨眼睛,把Landis转过来的脑袋掰了回去。


“你想怎样?”学徒像只待宰的牲口被绷得直挺挺的。

“不怎么样。”Crow走过来骑在他身上,这让Landis大惊失色。“放松点。”她抓住他的颈子,“我只想问几个问题。答对了,就让你完好无损地回去。答错了,就把你做成罐头,给所有派你来的每人送去一份,也算是我这二年半来给他们带回去的见面礼。听见了吗?”

“听见了。”Landis声音哽咽,浑身发抖。

“第一,是谁给你的命令?命令你干什么?”

“你不是已经……”他诧异地问道。

“回答问题。”Crow重复,同时用指尖压了压他的喉结,“听见了吗?”

“听见了。”Landis努力让自己悸动的心脏稍微跳得缓些,“命令是黑暗委员会下的,要我找到叛徒并且……”

“哈,叛徒。”Crow玩味地重复了一下这个词,叫Landis下面的话统统卡在了喉咙里。“才几天,他们就给我扣了这么顶大帽子,真叫人感到欣慰。好了,皇帝有什么表示?”

“黑暗委员会……”

“不要再提黑暗委员会。”Crow纠正,“我不要再听他们的屁话。他们放的屁我已经听了八百年了,早就听够了。告诉我,皇帝召见你说了什么?”

“皇帝什么也没说。他只是……他只是……”

“我知道他做了什么……”Crow安静下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又或者是在感知什么。她眼瞳的颜色蓦地变深,近乎于墨黑,这让她的脸看起来更像是戴了一张骷髅面具,“我看见他了……在你眼睛的后面。你好啊,Tenebrae。”

寒意突然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Landis惊恐地发现Crow压在他胸口的手臂慢慢融化,流出透明冰冷的液体。这液体像水渗进沙子一样渗进他的皮肤,钻进他的血管,侵蚀他的意志。

“喜欢偷看可不是个好习惯,搞不好会变瞎子的。”Crow的影像从眼前消失了,Landis的头仿佛炸裂般疼痛起来。他本能地意识到自己在挣扎,如同陷入蛛网的飞蛾那样。剧烈的痛楚传遍了全身,似乎要把周身的每个细胞都撕碎。

这远远超出了他对痛苦的承受范围。他开始尖叫,却什么也听不清。求求你……求求你……让它停下来吧……他甚至愿意抛弃这具身体,换取片刻的喘息。

“该松手了,陛下。”Crow的声音穿透了他的大脑,一些陌生的思想翻涌出来,然后又被驱赶出去。他看见了皇帝,看见他也在叫喊,四周泛起明亮的光辉,如同一圈燃烧的火焰。“Tenebrae,该回去的时候我会回去。”Crow的声音像号角一样在他脑袋里回荡。

皇帝的影子抖动了一会消失了,疼痛戛然而止,Landis Kanal脸朝下趴在地上大口喘着气。
“起来吧,学徒。”Crow向他伸出意识的手臂,把他从地上拎起来,“你不用担心变成罐头了,我的问题结束了。”

结束了,终于结束了。他浑身仍旧止不住地打颤,眼前金星乱冒。“可是我怎么办?就这样回去他们饶不了我。”他摇了摇头,发现四周再次改变了模样。这里是一处堆放杂物的仓库,周围满是生锈的零件和霉变的纸张。

“你不用担心,我会让你安然无恙地回去,保证不少一根毫毛。”

“你愿意跟我回去见黑暗委员会?”Landis生怕丢了这根救命稻草,紧抓住不放。“还有皇帝?”

“不,我不会去,不想看见他们。”

“为什么?”

“当然是闹矛盾了,笨蛋!”Crow没好气地回道,“至于是什么矛盾,我可以给你演示——私人的。”她笑起来,让Landis 不自主地想起游荡在Korriban古墓里的Tuk'ata ,畏惧地后退了一步。“可惜大部分力敏者也会梦见这个,然后皇帝的秘密就会成为笑柄,回去以后他的怒火会立刻把你烧成灰。还要不要知道?”

“不,不要,算了。”Landis隐约觉得这个女人不太正常,“我只想完成任务。”

“这样就对了,把衣服穿起来吧。”她命令道。“我有两样东西让你带回去,它们能保证你不会受到惩罚。但是记住,只能面呈给皇帝,不要让黑暗委员会抢先打开。”

“这个我做不到,他们要是问及……”

“你可以告诉他们,他们要是私自打开,后果自负。”

我的天,这样和黑暗委员会成员说话,她不是在要我的命吗?Landis犹犹豫豫。

“膽小鬼!”Crow立刻察觉到了这点,提高嗓音,“他们不信可以找人来试。那帮子家伙都怕死,不会不听的。只要你没说谎,他们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希望如此。Landis依然不能完全相信,不过Crow没杀他已经很谢天谢地了。

两天后,他带着Crow交予他的东西返回了Dromund Kaas。一切都像这女人预料的那样发生了,分毫不差。而试图擅自打开东西的后果,他也有了充分的见识:一个奴隶成了试验品,在数个心跳之间被风化成一具木乃伊,随后破碎成粉末。

“该死,她在上面附着了死亡力场,会在不是特定对象开启的情况下激活。”低低的咒骂从某个黑暗委员会成员嘴里传出,“还要不要再试另一个?”

“算了,让他拿进去吧。”这些人中资格最老的那个说。

他们对此无可奈何。Landis惊喜地意识到,长长地吐了口气。‘我会让你安然无恙地回去,保证不少一根毫毛。’她说话还真是算话。他发誓再见到她一定要好好谢谢她。

不过对于这个愿望,Landis Kanal一直等到死都没有实现。Crow再度返回Dromund Kaas已是两百年后,而且像她当初离开时的那天一样突然。


高塔上久已熄灭的灯火又亮了——最先发现这个秘密的是一个负责打扫庭院的奴隶。随后,厨师们慌乱起来,因为厨房里多了个陌生奇怪的女人,正忙着准备第二天庆祝Vitiate皇帝登基一千年的宴会菜肴。她的动作令人不可思议,好几个相似的身影在不同的地方忙碌着。而娴熟程度,叫最好的厨师也惊讶得合不拢嘴巴。

厨师们将此事报告给了皇家守卫。又过了片刻,皇帝本人居然屈尊降贵地来到了这个卑微的地方。所有的仆人统统退了出去,卫兵们把守着门口,保证不会进去任何一个闲杂人等。

Crow显然发现了Tenebrae的到来,但她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你还真教人难以理解。”皇帝皱起眉头,夺下她手里的肉片,“先是做助产士,裁缝,现在又做起厨子来了,这两百年你就学了这些东西回来?”

“这些东西有用啊。”Crow根本没回头理他,“吃进嘴里的东西尤其要小心。我这样做起码不会让别人逮住机会下毒。”

“你就不怕我怀疑你下毒?”

“你可以怀疑。”Crow转过身,一脸嘲讽地面对皇帝,“而我正要把你们都毒死。”

“说正经的!”Tenebrae喝道,把她推倒在案板上。

“没想到你竟然喜欢在这里……?好啊,好啊。”Crow的嘴巴快笑得咧到耳朵根去了,“这两百年没白过,长见识了啊。”

“胡闹!”

“我就是胡闹!至少比你打算撕毁契约要好。”她像条鱼溜出他的手心,拉开大约四尺的距离。

“你就不怕我杀你?”

“杀我?”Crow压低声音,似乎这是个很有趣的话题,“你知道有多少人对我说过这句话吗?你十三岁成了Vitiate尊主,获得的是荣耀。我十三岁成了怪物,被任何活物视为敌人。从那时起,有不计其数的生物对我说过这两个词——杀了你。当然,我都没让他们如愿。我已经死过一次,不可能再死一次,就是这样。”

她故意走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

Tenebrae突然一把抓住她,按在地上。“不会再死?我想证实一下。”他伸出一根手指勾了勾,临近案板上的十几把切肉刀全都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摇动着拔起来,飞到半空中。他伸手抓了一把,紧握在手心,“如果我把它们刺下去,会不会流血?”

“会。”Crow回答。

“那很好。”第一把刀飞快地刺了下去,穿透Crow左边的小臂。她没有叫出声,但是身体不自主地颤抖起来。

“痛苦,有时也很让人痴迷。”

“那么继续?”Tenebrae回应,刺下第二把刀。血冒了出来,却不像普通生物被切断血管时那样喷涌而出。Crow深吸了一口气,咬紧牙关。“不打算尝一点吗?这玩意只要沾上,就会上瘾,比毒(chahua)品还有效。”

“你邀请我?”Tenebrae讶然。

“我一直都在邀请你。”Crow 咬牙切齿地说,“可惜,你偏偏喜欢那些贱(chahua)货。”

“好,很好。”Tenebrae的手微微颤抖,“如果我把刀子刺进你的心脏,会怎么样?”

“你,可以试一试。”Crow仍然在诱惑他。

冰冷的血点随着刀子刺入的那一瞬间溅到了他的脸上,厚重,粘稠,像蕴含着许多细腻沙子的河水一样粗糙。

“找到答案了吗?”Crow的容貌慢慢变了。伪装逐渐褪去,她又变成了Tenebrae第一次见到她时的白色外貌。只是这次,她的眼睛变成了红色,比从她身体上的伤口里流出来的血更红。“我要起来了,抱歉让一让。”

刺进她身体的几把切肉刀被一只无形的手拔了出来。而血迹,则像融化的蜡一样蜿蜒流淌。无数张细小的嘴巴从血液里面生出,一个咬着一个重新钻进伤口。Tenebrae感到脸上有些痒,便用手一抹。刚才那些沾在他脸上的血珠像爬虫一样生出了细小的腿,慢慢汇聚到一处,朝着Crow爬去。

“这就是Sacred Pyramid。”这个浑身纯白,像得了白化病一样的女人说道,“把我变成如今这幅模样的东西。”

随着最后一缕血液渗入伤口,她身上残留的伤痕便在最快的时间内消失得无影无踪,找不到一丝最细微的痕迹。如果不是衣服上残留的破洞证明了一切,Tenebrae甚至会觉得刚才发生那一切的都是自己的错觉。

“给我这种能力。”他的要求简洁明了。

“抱歉。”Crow舔舔嘴唇,“我做不到,它们不是我想给谁就能成功的。如果能成功,当初发现它们的人早就做到了。”


顷刻间,怒火从Tenebrae心头腾起,化作一条希望碾碎一切的毒龙。他将意志集中起来,想象成利箭射向眼前的女人,所过之处,金属扭曲,玻璃炸裂。黑暗面的洪流不偏不倚地击打在Crow身上,她尖叫一声飞了出去,但很快就找到重心,落了下来。

“不错啊,比我想象得要强。”

她以相同的方式反击,Tenebrae弯腰躲开了。于是,那一下将原本放在他身后的油瓶炸碎,窜起的火苗直扑到天花板上。灼热的魔力在两人之间流窜,所过之处,一切皆化为粉末。

“你知道我的同类为什么不欢迎我吗?”Crow击碎障碍,缓慢靠近,“因为我可以点燃他们血液中的纤原体,让他们像火把一样燃烧。但是,当彼此实力接近时,这却是个异常危险和很不明智的做法。保险的是,最原始的攻击。”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Tenebrae怒气难平。

“因为你已经引起我们世界的关注。”Crow 平静地解释,“如果这件事被他们发现了,我们间的约定就必须终止。”

“这叫什么意思?”Tenebrae愣住了,“你不是保证……”

“出了点小事情。”Crow 挤了个鬼脸,“我的意思是,这规矩本来就是我定的,总不能由我带头违规吧。”

“什么规矩?”他诧异,“你从来没提过。”

“是嘛?我很抱歉。”Crow的态度让他感觉到这绝不是‘出了点小事’那么简单。“事实上,我们是禁止和普通生物有所接触的,就是为了防止出现,出现不必要的特殊情况。我本以为我一直保持低调不会引起注意,可是……”她摇摇头,“让他们找来会很糟糕。”

“你要离开?永远?”

“总比让他们找上门来的要好。”

“他们怎么可能发现呢?”

“他们肯定会发现的。”Crow 有点急,“当你是普通人的时候,你是浩瀚星海里的一粒沙,微弱而渺小。但你现在踏入了我们的世界,你就是黑暗中的一支蜡烛,苍白明亮,他们能轻易找出你的所在。”

“既是这样,就算你离开他们还会找到我。”Tenebrae 感到畏惧,“不如你留下来,共同商量对策?”

“不可以。”Crow 浇灭了他的期望,“他们盯住的是我,不是你。他们不会威胁一个通过自身努力获得改变的人。”

“一定要走?”

“将来的某一天吧。可我预感到,这一天不会太久。”

从这以后,Crow再未提及此事,但她变得更加谨慎小心,甚至有些膽怯。“低调便于行事,高调便于威慑,各有所长。可我现在必须低调,甚至是隐秘。”除了一次任务,她几乎不再帮助Tenebrae。这让这位皇帝不得不开始思考另一条出路。

新的生命对他来说是陌生的,而死亡成了其中不可接受的东西。他要准备应对任何情况。不,消除任何威胁,将其扼杀在萌芽中。

又一个两百年过去,就在Tenebrae以为一切太平无事的时候,Crow一连失踪了十余天。之后,在一个暴雨倾盆的黄昏,她又突然出现在高塔里,浑身都是血迹。

“我必须走了,甩掉他们还真是吃力。”她咳嗽着,不停地用手按压肩膀,那里似乎被撕开了一条很长的伤口。更为糟糕的是,她的伤并没有很快平复,反而不断地往外面渗血。“以后的事,我不能帮你了,你好自为之。”

“等等……”

他的问题还没问出口,Crow就匆忙离去。随后,她留在高塔里的所有幻影跟着消失,那座塔重新变得和它刚竣工时一样空无一物。

哦,她还会再回来的,还会再回来。Tenebrae安慰自己。一百年转瞬即逝,没有半点Crow的消息传来,而他也不能再感受到她的存在。他开始重提自己很久之前背着Crow实施,让她大为光火的一个计划——他必须自己走自己的路。

一个年轻的西斯女人吸引了他的注意,他将其收为徒弟,并派她去做以前那些由Crow所做的事情。四年后,Exal Kressh从一个无名的小行星带上的遗址里带给他一张遍布破洞的纸页,那上面使用了很久以前被Crow称为Ashmiila的文字记录了一些名字:

Ankered Abeloth Alesheen Kereshna Sa……

小心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带来灾祸的神灵。


Tenebrae反复试探,在上面找不到任何有用的价值,便将其丢入了王座前的火堆中,看着它泛起火星,慢慢焦枯,化为灰烬……

————————————————————

清文完毕。2012年1月12日







——此整理贴END——



再次强调:此文严禁转发到主要讨论网络小说及其相关的网站论坛。  
因为某些原因,天朝的多数资深星战迷,对天朝网络小说里那些所谓的“星球大战同人”都极度厌恶,所以请绝对不要触这条底线。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23 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布道文...强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23 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早上看到这贴一直到晚上才发完

看介绍完全没有提到kotor2,直接被黑历史了?
还有看之前游戏区某人说,瑞文在TOR里是某个被西斯控制的傀儡在某个小副本里被玩家直接干掉了,这是真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23 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41楼xjtxp于2012-06-23 17:34发表的  :
BTC 1251 — 西斯帝国的重生

一千多年了,复苏的西斯帝国在深层宇宙的未知区域前进。
自始自终,我们绝地武士都相信西斯已经滅絕了。
尽管一些自称西斯尊主的人曾来挑战过几次共和国,但最后证实那都是些堕落的绝地武士,根本不是真正的西斯。
.......


官方抄袭系列。。。 Ansel Hsiao真心悲剧,自己的原创东西被鬼佬抄被天朝抄最后还要被官方再抄回去一次

279759ee3d6d55fbbaf46e8d6d224f4a20a4dd6e.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24 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瑞文不是女的不信服 瑞文姐姐和放逐者搞百合才是正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4 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79楼真实之影于2012-06-23 23:36发表的 :
从早上看到这贴一直到晚上才发完

看介绍完全没有提到kotor2,直接被黑历史了?
还有看之前游戏区某人说,瑞文在TOR里是某个被西斯控制的傀儡在某个小副本里被玩家直接干掉了,这是真的?




51跟53楼提了点kotor2的

虽然kotor2不至于被完全黑历史化,不过被黑/颠覆得很重。主角与BOSS的武力更是被严重挫化

黑曜石跟卢卡斯当初搞得各种龌龊,导致卢卡斯一直对黑曜石恨得牙根痒。甚至宁可不赚钱,也不同意帮忙发售黑曜石的kotor2补丁。


不提黑曜石声称烂尾是卢卡斯责任,激怒卢卡斯的事。

光就游戏本身说,黑曜石对KotOR 2的定位倾向甚至是: 批判星战世界整体的设定的星战作品




KotOR 2的首席编剧Chris Avellone甚至坦承,他借用崔雅大妈来表达星战世界里他感到不满的地方:

When I design characters, I usually approach it in the following way (I’ll use Kreia in Knights of the Old Republic II for this example).
[...]
-The character must be someone who can give voice to shit that bothers me or is something I really, really want to write about. 【Kreia is my mouthpiece for everything I hate about the Force, and then I let her rant.】

“当我设计人物时,一般上我都采用以下方式(我将以KotOR 2的Kreia为例子)
[...]
“-该人物必须是个能指出那些困扰我的狗P,或者是个我真的真的想要描写的事物。【对于每个我对原力厌恶的地方,Kreia是我的代言人,于是我让她进行批判】”

(出处:www.lightspeedmagazine.com/nonfiction/feature-interview-chris-avellone-game-designer-fallout-new-vegas/





这么折腾了一出,卢卡斯又是出了名的记仇,没把kotor2给直接丢进黑历史,都是看这游戏太成功了不方便这么做吧。
所以kotor2一直是类似于正史中的黑历史。虽然官方承认其存在,但是其他官方作品里很少提到这作品内容,如果提到官方也不咋介意其他作品颠覆其内容设定。

而且负责TOR的又是B社,既然卢卡斯都想黑KotOR 2,B社大概也乐得这么做。


至于瑞文的情况,目前还是未知。
最后一个帝国副本里,在被暴打到快被车掉后突然进入无敌状态。突然免疫一切攻击,接着放了一圈冲击波后随着一道白光消失,应该是跑路了。


另外还有关于瑞文的稀奇古怪传言:
有些西斯传言,瑞文被吾皇当手办收藏的300年里,他已经跟吾皇俩人的精神意志融合一体了。

如果这传言完全属实的话,瑞文应该算再次黑化了
他跟吾皇在TOR里表面演戏,台面下不知在策划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24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两边辛苦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24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辛苦,神贴马克一记慢慢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24 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强力
星战迷路过原力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4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81楼zimimar于2012-06-24 00:16发表的 :
瑞文不是女的不信服 瑞文姐姐和放逐者搞百合才是正义



瑞文姐的正宫必须是卡思·奥纳西(Carth Onasi) ,自己组建的舰队把人家的美女老婆炸死了,卡思·奥纳西对瑞文恨之入骨的情况下。
居然能在游戏里相处中,使得卡思·对自己如此死心塌地一往情深,甚至在知道自己身份后还不离不弃——这才是真正的人参银家么。




外带还有便宜儿子Dustil正太可以调戏着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24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顺便问下克隆人战争第三季里面那一家老爸儿子女儿是什么来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5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87楼08914于2012-06-24 17:41发表的 :
顺便问下克隆人战争第三季里面那一家老爸儿子女儿是什么来头?





他们仨啊。


按照官方宏篇小说《绝地的命运》——当初这三集动画创作时,官方觉得那仨的设计比较像跟天神有某种关系。因此要求《绝地的命运》小说与动画两系列作品产生联系,彼此相呼应——里。
按照有对十万年前事情记忆的最古老的基利克人巢穴——瑟鲁特的说法介绍,他们三人是跟天神(Celestial)有着某种关系的太一人(The Ones)。
同时儿女还有另一个的身份——筑星者
(注意:只有儿女是筑星者,父亲并不是筑星者。)




以下是有对十万年前事情记忆的最古老的基利克人巢穴——瑟鲁特的说法:

必须先强调一点,基利克人巢穴的记忆非常特殊:

“基利克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巢群意识”(Hive-mind)。这个设定就跟《星舰迷航》里的博格人、《星船伞兵》里的蜘蛛虫或《星际争霸》里的虫族一样。单个的基利克人是不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他们的思维意识依附于他们所属的巢穴。一个基利克巢穴才是一个有独立意识的个体。在巢穴内部,每个基利克人的思维意识完全一致。跟博格人一样,基利克人也能“同化”其他种族,把其他种族的想法与观念变成自己的。”

因为这种包含很多单个成员见闻,又能同化其他种族生命,并把被同化生命的想法观念当成自己的记忆的性质。
同化时信息接收等问题,尤其是涉及十万年前这么的古老记忆,基利克人所相信的自己记忆里很多东西来源都有问题。其很可能把神话或传说、寓意性质的记载等,错当成自己的记忆里的真实。
(这还是排除《绝地的命运》里,其实际在刻意误导的情况下)

“……

按照瑟鲁特的说法,10万年前,史前超文明天神变成了太一人。太一人有三位,分别被称为“父亲”、“儿子”和“女儿”。“女儿”是原力光明面的化身;“儿子”是原力黑暗面的化身;“父亲”是“平衡维持者”,维持着原力的平衡。长生不老的太一人住在一颗不知名的丛林星球上,那里有力量泉和知识池两处原力黑暗面结点。后来,来了一位生命有限的女性智慧生物。她一开始是太一人的仆人,但不久就加入了这个太一人的家庭,与“父亲”平起平坐,转变为“母亲”的角色。她跟“儿子”和“女儿”做游戏、处理家务;她指引“儿子”把破坏性的能力用于建设性的工作;她爱父亲;她把这个家庭变得其乐融融。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母亲”已无力维持“儿子”和“女儿”间的冲突。为了像她的“家人”一样长生不老,“母亲”趁“父亲”在忙于处理儿女间的冲突时,偷偷喝了力量泉的水,然后在知识池中游泳。力量泉和知识池污染并扭曲了“母亲”的意识和身体,将她变成后人所熟悉的阿贝洛思。阿贝洛思企图控制“儿子”和“女儿”,但被“父亲”阻止。恼怒的“父亲”带着“儿子”和“女儿”离开他们的家园,把阿贝洛思一个人留在丛林星球上。孤苦伶仃的阿贝洛思陷入疯狂,因为她渴望被人爱、被人仰慕。“儿子”和“女儿”知道阿贝洛思对银河系是个威胁,于是变成“筑星者”,控制基利克人建造了中端站和天坑站,再用中端站在丛林星球周围建造无底洞黑洞团,最后用天坑站封锁住无底洞,保证阿贝洛思难以出逃。但是,在以后的岁月里,如果银河系的战乱太过激烈,导致原力流发生改变,阿贝洛思就会逃出无底洞,打破旧秩序,建立新秩序。例如,史前持续了几万年的格里人和夸人的冲突就成为阿贝洛思首次出逃的原因。而这次出逃则是因为绝地和西斯持续了五千年的争端。中端站和天坑站的毁灭只不过是连锁反应中的一环而已。因此,瑟鲁特将阿贝洛思称为“混沌使者”。

……

——取自南方战士对《绝地的命运》归纳总结”






按照长期为儿女效力的基利克人说法:
“太一人是天神变的。” (the Ones are what the Celestials become.)



但是后来,在官方采访中给过明确说明:

太一人并不是天神
太一人跟天神,只是有某种关系




按照基利克人在《绝地的命运》里提供的信息:
《绝地的命运》里的大BOSS——即是目前星战世界里,战力最强的纯粹黑暗面原力使用者。也是目前星战世界里,战力最强的女性原力使用者——“混沌使者”阿贝洛思,正是动画《莫蒂斯三部曲》里所缺失的一个位置——“母亲”(其实是后妈)。


十万年前,阿贝洛思这个“母亲”通过摄取禁忌之物力量泉与知识池,解决了自己衰老的问题,获得了永恒的、没有死亡概念生命,与凌驾于儿女之上的无穷力量。
但是也被这两处宇宙黑暗面原力的节点,给污染扭曲了意识与躯体:


随后她家暴儿女,结果是儿女俩人被阿贝洛思给轻易虐翻。

但是后妈家暴儿女这出,惹怒了父亲——当时父亲还没衰老成TCW里这种严重虚弱,被偷袭后搞不定儿子的状态——父亲出手跟阿贝洛思打了一架,拦下了阿贝洛思的家暴。

随后曾经温馨的四人家庭破碎,父亲带着儿女离开阿贝洛思的星球,在其后的某个时间段来到莫蒂斯:



(相关《绝地的命运》原文)

…………

The first panel showed an aged Abeloth sneaking a drink from the Font of Power, while the Father hurled Force lightning at both the Son and Daughter. In the second panel, a much younger-looking Abeloth swam in the Pool of Knowledge, looking sly and defiant as she smiled up at the Father, who stood at the edge of the basin. His hands were raised and extended toward Abeloth, as though he were using the Force to pull her from the pool, and his expression was as sorrowful as it was angry. Behind him stood the Daughter, using a Force shield to prevent the Son's fiend aspect from leaping on the Father's back.
The third panel depicted the arcade complex again, this time with a much-changed Abeloth standing in the heart of a stormy courtyard. Her hair had grown coarse and long, her nose had flattened until it was practically gone, and her sparkling eyes had grown so sunken and dark that all that could be seen of them were the twinkles. She was raising her arms toward a cowering Daughter and a glowering Son, with long tentacles lashing from where her fingers should have been. Stepping forward to shield them was a furious Father, one hand pointing toward the swamp at the open end of the temple, the other reaching out to intercept her tentacled fingers.
"I am beginning to believe Abeloth can't be a Celestial," Tekli observed. "She is too different from the others. She grew old when they did not-and she was being changed by the Font and the Pool, while the Son and the Daughter were unaffected."
"It is Abeloth's nature to seek what is beyond her grasp," Thuruht said. "That is why she is the Bringer of Chaos."
"Then Abeloth is a Celestial?" Raynar asked. "Is that what you're saying?"
Thuruht clacked her mandibles in the Killik equivalent of a shrug. "Is Abeloth the Bringer of Chaos because that is the wish of the Celestials?Or is she the Bringer of Chaos because she defied the wish of the Celestials?" She spread her four arms, then let them drop. "We can never know the will of those who are beyond us to comprehend."
With that, Thuruht turned to ascend the corridor again. Leaving C-3PO to translate the exchange for the others, Raynar followed close on her heels. He could feel a fundamental shift in Thuruht's attitude toward him and his companions, a marked confidence that suggested she already considered them members of the hive. And yet he had not noticed any stray thoughts or flashes of unexpected insight that would suggest the Joining was complete.
"Thuruht, I have the feeling that you are no longer concerned about whether we became Joiners," Raynar said.
"That is so."
"Why?"
"Because we feel how frightened you are," she said. "How determined you are to stop Abeloth. And when you understand how that must be done, we know you will be happy to join us."
Raynar shook his head. "You shouldn't count on that," he said. "Our mission is to report what we learn here, so the Jedi can destroy Abeloth."
An amused trill shot from the breathing spiracles in Thuruht's thorax. "Destroy Abeloth? Impossible." She passed through the next archway and stopped. "Look."
In these reliefs, Abeloth stood alone in the courtyard, watching the Father depart with the Son and Daughter. Her face was contorted in anger, and the air around her was whirling with fronds and jungle reptiles and lightning. In the panels that followed, she looked even more deranged. The courtyard was overrun with vegetation, and a large winged lizard was struggling to escape her grasp, its eyes wide with terror, it wings straining as it struggled to pull its foot out of her hand.

…………





(没衰退前的父亲,是目前星战里的原力使用者——注:真正的天神、以及Spirit这类疑似创世级的存在,不列入在这里所指的“原力使用者”范围中——里,唯一一个具有能力正面在武力上对抗阿贝洛思的。
而且这是指《绝地的命运》回忆时期,10万年前的他。

他正式出场的动画时期,已经衰老的他,绝对不具备对抗阿贝洛思的武力)




随后渴望被人爱、被人仰慕的阿贝洛思,在孤苦伶仃下满银河的找事,摧毁银河系的文明玩。

当他毁了儿女喜欢的文明后,终于把儿女同时惹得暴怒,俩人联手出动
使用筑星者这个身份,控制基利克人制造出了【中端站】和【天坑站】这种上古神器





【中端站】:
能够操控重力,可以跨越超空间摧毁数百光年甚至更远距离以外恒星系(这是普通人使用能达到的效果。如果儿女亲自使用,也许攻击距离威力都会扩大。),可以制造生成黑洞。
也能够跨越超空间,把行星、恒星、黑洞、星系等天体在银河系中跨光年距离给搬家挪地,组合生成新的星系、星团等。







【天坑站】:
中端站的缩小版



他们依靠这两件上古神器,先用【中端站】在阿贝洛思所在星球周围的,制造出无底洞黑洞星团




随后再【天坑站】操控重力的功能,对无底洞黑洞团进行封锁。

在依靠这两件上古神器封印+基利克人帮忙群殴下,儿女把阿贝洛思给封印在无底洞黑洞星团中。



但是如果银河系的战争太过强烈,导致的死亡混乱灾难等负面概念会扰乱原力流,阿贝洛思就有能力借机突破封印。
而阿贝洛思突破封印后,会继续在银河中播散扩大痛苦、灾难、死亡等概念。

比如当初格里人和夸人持续万年的战争,就造成阿贝洛思借机突破封印。
而随后格里人和夸人的没落,以及拉卡塔人无限帝国的崛起,跟阿贝洛思有某种程度上关系。

虽然最后儿女带领基利克人群殴+两件上古神器的封锁,还是把阿贝洛思给封印回了无底洞黑洞星团。



而绝地西斯长达五千年的战争,所产生的死亡混乱灾难等负面概念,则造成了另一次对阿贝洛思封印的瓦解。


经历经历了克隆战争、第一次银河内战、遇战疯战争、第二次银河内战后,她的封印被完全突破。


在电影结束几十年后的第二次银河内战中【中端站】被毁,阿贝洛思的封印被去掉最重要的一环。
随后感应到【中端站】被毁的【天坑站】,警报响彻不停。

接着阿贝洛思自己动手摧毁了【天坑站】


没了【中端站】和【天坑站】这两件上古神器,光凭无底洞黑洞星团已经封锁不住她了。
终于在电影结束几十年后的传承时代,银河系文明的摧毁者“混沌使者”阿贝洛思,带着无边混沌再临银河。




(PS:

筑星者只是儿女使用的马甲之一,他们在银河系的身份不止一个。

在暗夜姐妹里,他俩则被暗夜姐妹当做其所崇拜的神明——儿子被暗夜姐妹称为“獠牙之神”、女儿被暗夜姐妹称为“飞翼女神”。

父亲被基利克人称为“平衡维持者”)




接着就是《绝地的命运》里的故事了。
所以《绝地的命运》小说,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莫蒂斯三部曲》动画的直接后续。


《绝地的命运》里60多岁的卢克,已经是古往今来最强的绝地了。
就算把所有西斯都算上,可能也只有一个维希埃特比60多岁的卢克强。


关于儿女在动画片的武力,按照父亲描述莫蒂斯是囚笼,可以帮助自己控制他们的话:

“……这里既是圣域,也是监牢。你不能理解我怎样爱我的孩子,却很清楚他们能毁灭整个宇宙。只有在这里我可以控制(control)他们……”

他俩可能在莫蒂斯无法发挥全力。

不过他俩就算离开被父亲控制的莫蒂斯时空后,武力能大幅度增强。
但按照他俩的直接战斗力,就是阿贝妈用触手直接SM给虐翻的水平,所以……他俩想灭银河系都困难,要毁灭宇宙不可能吧 = = ?

虽然阿贝妈似乎没有儿女,两人联手能够制造出【中端站】和【天坑站】这类上古神器的创造方面能力……






可是阿贝洛思比卢克优势还是很明显的

按照描述,阿贝洛思的原力至少胜过60多岁的卢克十几倍
而且在阿贝妈不轻敌的情况下,单打独斗使用自己的一个分身就可以灭掉卢克——问题是在阿贝妈玩得过分,最后把自己给玩脱了
(居然有人评价阿贝妈这方面像金闪闪 = =
对于这种会使卢克对应变军刀、达斯·克雷特对应变土狼的评价,咱是坚决予以反对




阿贝洛思展现出的能力大略介绍:

她掌握所有原力黑暗面的技能;

她能任意变形;

她能随意附体;

她能吞噬他人的生命能量;

她能随意分身,而且按照目前剧情看,各个分身之间最远至少可以相隔上千光年;

她能远隔若干光年控制原力敏感者的思维,而且一旦被她操控后几乎终生都会被她影响。
(除非阿贝洛思自己把幻觉消除
或通过摧毁她的分身来削弱她的体力,卢克几次削弱她后,一批被她操纵思维发疯的绝地自然恢复正常。)

她跟《绝地的命运》里60多岁卢克同样,拥有瞬间空间转移能力。

她的一个分身曾经一怒之下,弹指之间夷平“失落的西斯部落”行星首都。
数千西斯与以百万为单位计算的非原力敏感者顷刻间惨死。


她也能引发银河系的星球,出现火山地震等强烈地质活动——包括早已停止了自然地质活动的星球。


她也曾将某颗星球的生态进行完全反自然改造,导致该星球所有植物极其危险极具攻击性以捕食猎杀动物为生,而该星球上的动物却反而靠光合作用吸收营养过活。


而且她没有死亡的概念,除了《莫蒂斯三部曲》里那把匕首,被卢克认为能够彻底摧毁她之外。
其他方式无法杀死她,即便完全摧毁她在现实世界里的分身,只是能让她在一定时间内无法影响现实世界。


《绝地的命运》里,因为阿贝洛思前期各种调戏卢克,试图推倒卢克正太未遂
(比如变形成卢克已死的妻子玛拉和卢克其他女友的模样去调戏卢克了


反导致自己在台面上太过张扬,结果被绝地、西斯、帝国残余军方、银盟军方群殴。



在阿贝洛思前期大意轻敌成为众矢之的下,最终《绝地的命运》结局时,阿贝洛思现实世界里的分身被全部摧毁。
但是她这种存在已经没有死亡这种概念:

"I think you're right," Luke said. He could still feel her cold tentacle writhing in the emptiness of his chest wound, a phantom memory reminding him that an entity of the Force could never be truly killed-that in a hundred years, or a hundred thousand years, she would grow strong enough to return. "We're going to need to find a way to keep tabs on her. She may not return in our lifetime, but the Jedi Order will need to be ready."


分身被毁只是让她无法能影响现实世界。
但是永恒不死的她,仍原力里等待着,等待自己恢复。
那时“混沌使者”阿贝洛思,将再次由原力的虚无中回归现实世界。

(虽然要恢复到能回归影响现实世界的程度,她也许要等待万年的时间)




而随着父“母”子女这种设计的出现。
真正的天神(Celestial)本身,也被官方给设定趋向名副其实化。由过去透露的资料描述里类似远古超文明的存在,变得越来越像真正的神明了。



这是新设定书里,对天神的描写:




按照这种描写
星战里的天神(Celestial),是类似于银河系(甚至可能是整个宇宙?)的——创世种族(或者说创世神明)的存在。


(其实有些像Marvel漫画里的天神了 = =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5 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接着说下《绝地的命运》里,阿贝洛思调戏卢克正太的相

阿贝洛思真身图:




随着在《绝地的命运》系列里,阿贝洛思正式出场。

然后就对卢克正太极尽各种调戏之能事,比如:
变成卢克已逝世妻子玛拉·杰德的外貌,瞬移到玛拉遗留飞船“翠玉之火”上去勾引卢克了。

玛拉·杰德图:









(卢克正太你真素不解风情口牙
面对阿贝妈如此赤果果滴表示,居然还对人家敌意满满



当然她变成的卢克女友恋人绝不止玛拉一人,在之前对卢克的调戏失败之后。


阿贝洛思曾直接占据卢克的前恋人Akanah的身体,用该身体企图对卢克进行调戏未遂。

更曾直接对卢克当时仍然在世的另一任恋人——卡莉斯塔阿姨,将其灵魂吸收入后变成其样子再次调戏卢克。




卡莉斯塔,卢克诸多后宫里我最喜欢的类型。
她是卢克老爸阿纳金那辈的绝地,年轻时死于帝国崛起那段时期。

但死后她的意识灵魂寄居到帝国卫星的某台电脑计算机里。

多年后认识了卢克,两人发展出了恋情——其实是一次爱情同时实现了 人鬼恋、人机网恋、正太御姐阿姨恋、蜀黍萝莉恋、师徒恋

灵魂与活人——人鬼恋
电脑与活人——人机网恋
正太御姐阿姨恋——卡莉斯塔的真实年龄
蜀黍萝莉恋——卢克某美女徒弟在临死前,把自己身体送给了卡莉斯塔的灵魂,卡莉斯塔通过附体重生。虽然那徒弟实际也是御姐,不过考虑她跟卢克的年龄差距……
师徒恋——卡莉斯塔的的肉身,是卢克徒弟的)

虽然这次调戏也遭遇可耻的失败,卢克正太本着爱与正义(大雾~),从阿贝洛思体内拖出了处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状态,痛苦无比卡莉斯塔的灵魂,使之融入光明面。
再次挫败阿贝妈调戏正太的举动。




当多次推倒正太的尝试失败(大雾~),反而被卢克正太屡次逆推(大雾~)摧毁其分身后,阿贝妈终于决定不攻略最难啃得卢克本人。

改攻略另对正太与萝莉,卢克的儿子与未来(可能的)儿媳,决定将他们两个转化成类似自己的生命体,变成自己的儿女——这是想造成卢克的儿女就是自己儿女的既成事实么?



卢克正太第一次看到阿贝洛思真身的内容:
(这段不是连续的描写,本来中间穿插有其他内容。
这是去除其他内容后的样子):

The fountain was not just tainted with dark side power, it was imbued with it-as if it were rising up from some deep-buried reservoir of dark side energy that had been building, preparing to blow for not just millennia, but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ime itself.

The Font of Power was clearly a dark side nexus, and Ryontarr, at least, would understand what that meant. Such nexuses arose as a result of any number of events-all of them bad. Perhaps a powerful user of the dark side had once lived in the valley-or merely been killed there.

Luke gasped and tried to back away, only to discover that he was pulling the vaporous thing along with him. To his astonishment, it appeared to be female, with a large, full-lipped mouth so broad that it reached from ear to ear. Her stubby arms protruded no more than ten centimeters from her shoulders, and in place of fingers, her hands had writhing tentacles so long that they hung down past the rim of the basin.

She was in there, the same familiar presence that had reached out from the Font of power. Luke could feel her in the damp gloom ahead, calling him inside like a lover in need of a visit. But she was hungry and desperate, all appetite and insistence, and he worried that to answer her call was to be devoured by it.


跟这阿贝妈萌萌的真身图片对比下:





当然除了60+岁时的卢克,那种很可能已经是星战世界历史上古往今来武力最强大绝地的原力造诣。

其他人在阿贝妈有意想掩饰自己真身时,是很难看到她真身的。

而阿贝妈很介意一点——别人说自己长得丑,介意到可以为此诛别人九族不止。



比如某 西斯失落的部落 的最高西斯尊主,曾骂了阿贝妈句长得丑。

其结果是——阿贝妈的一个分身,顷刻之间把西斯失落的部落行星首都夷为平地。
数千西斯与以百万计的非原力敏感者惨死在阿贝妈的愤怒之下





所以绝对不要说阿贝妈长得丑

其实被她一怒之下宰掉还算好
被她像对卡莉斯塔那样,把人杀掉后灵魂还吸收到自己体内,体验下死亡只是痛苦的开始啥的,才真是餐具



阿贝妈喜欢变身成美女,不过跟人打架时经常会转变为半人半触手怪状态:



(在裙子底下出触手,以此SM围攻自己的正太萝莉神马的
阿贝妈你有够鬼畜






阿贝妈在《绝地的命运》里的失败告诉大家:

虽然万年御姐调戏正太是件有爱的事情,但是必须同时了解调戏正太的风险性。



对阿贝洛思的某些传说性质的侧面描写:

Abeloth's planet


Ancient ruins were located on a planet in the Maw that was home to Abeloth—a powerful dark side entity. The ruins housed the Font of Power, a fountain that offered unlimited to power to those who drank from it. The ruins were covered by sinuous designs that appeared to be vines or tentacles, resembling the ophidian grotesques style on Coruscant. The symbols were recognized by Sith High Lord Sarasu Taalon as those affiliated with the Destructors—a race of beings in the Keshiri mythos who wiped out civilization every few eons; a legend that the Lost Tribe of Sith had come to believe as true.
Following the defeat of Abeloth in 44 ABY by a joint Jedi and Sith strike force, the Jedi and Sith commanders, Luke Skywalker and Sarasu Taalon, explored the ruins on the world, hoping to learn more about Abeloth's nature from them.




Destructors


"The Destructors, according to ancient Keshiri myth, periodically descend on inhabited worlds to wipe out civilization and return all things to their natural, primitive states. Research conducted in recent years does seem to confirm that such a planetwide catastrophe has been visited upon Kesh at least once, lending credence to the legend."

―Vestara Khai


The Destructors were a mysterious species in Keshiri religion that were said to return to the galaxy and wipe out civilization every few eons, resulting in the return of all beings to their primitive origins. When a group of Sith crashed onto Kesh in 5,000 BBY, the Keshiri believed the survivors to be their gods, the Skyborn; the Protectors who were believed to defend Kesh when the Destructors arrived. At first the Sith did not believe the myth, but after archeological research and discoveries suggesting that such a catastrophe occured on Kesh at least once, several of the Sith came to believe that the legend could be true. The destructors turned out to be Abeloth.




话说阿贝妈在《绝地的命运》里,明显跟卢克玩过头了……



虽然相比60+岁的卢克,这位很可能已经是星战世界历史上古往今来武力最强大的绝地——阿贝洛思的原力,至少要胜过此时卢克的十几倍以上。

可调戏卢克未遂的代价,不但是把分身赔了几具,还让自己浮上台面,成了绝地、西斯、帝国残余军方、银盟军方、曼达洛人等银河系各大势力群殴的对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上海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962110 反电信诈骗|举报电话 021-62035905|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5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909号 )

GMT+8, 2021-1-19 15:49 , Processed in 0.531609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