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391|回复: 11

[散文] 与一个孩子网上相处的一百多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6-6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与一个孩子网上相处的一百多天
  柴进
  
  这是很早就想写下的一些文字,之所以拖到现在才写,是因为感觉现在才是时候。我笔下的这个孩子,暂且就叫他明明吧,文中的对话源于事实,但又作了简单的加工。明明现在的生活环境怎样?我没法回答,也许他是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当兵了;也许他还在本市,辍学在家,跟着父母学习做生意。不管是怎样,我都希望他能够知道,爱他的人都在他的身边,并不因为岁月流转而改变。

  一、缘起

  2006年春天的一个傍晚,我上高中的女儿慧慧带回来了她的一个同学,向我提出了一个要求。
  “叔叔,”那女孩子说,“希望你能帮帮忙。”
  “没问题,”对于孩子的要求我一向都不拒绝,我说问她是什么事,我又能做什么?
  “是这样的,”女孩子说:“我有一个表弟,上网上得有了瘾,也不好好上学,父母都管不住他。现在他的学习成绩糟得一塌糊涂,原先在市一中上学,现在转到五中上高一去了,就这听说五中的老师还要开除他呢。听慧慧说你经常上网,能不能在网上以陌生人的身份劝劝他?也许他会听你的呢。”
  原来是这样。我在老干部局工作,也兼职做关工委的秘书,经常下基层,这件事也是属于关心下一代工作啊。我笑着应承了,答应在QQ上以陌生人的身份尝试着劝劝那个孩子。可是这个女孩子并不知道他表弟的QQ号,听到我的答应,她非常高兴,立即用我家的固定电话打了个电话。
  “叔叔,”放下电话,她说,“我姨五分钟后就到。”
  “这么快?”
  “她家在新街口附近住,离你这儿只有一条半街的路程。”
  原来如此。我伸手关闭了面前的电脑:“那我们就下去等她吧。”
  我家是在解放四大街中段的一座旧楼的第三层,楼梯口较窄,加上天黑,怕她姨找不到。再者,让女士苦等是很没礼貌的事情。我们三人下了楼,在路边等了几分钟,便看到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士把自行车停在了我们身边。经慧慧的同学介绍后,我们很有礼貌地握握手,算是认识了。
  “柴先生还没有吃饭吧?”她突然问了一句。
  “是的……”
  “我们一道去逍遥村吃点东西好不好?关于我孩子的事情,三言两语说不清。”
  她的口气中带着祈求,但是这个要求让我很为难,第一次会面,我绝不愿意接受陌生人的吃请,而且还不知道她所请求帮忙的事情将会如何。我赶紧推让,可是架不住这位女士的恳求,只能苦笑着接受。
  逍遥村是我家附近的快餐店。我们在店里找了张桌子,女士与两个孩子一道去点了四菜一汤和面食,坐下不久,饭菜就上来了。
  我们慢慢吃着,女士也将她那个孩子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
  她和她的丈夫都是界首市城北光武镇的人,在界首做生意。四个孩子中,明明是最小的男孩,寄托了他们的全部希望,爱之殷切,也管之甚严。从小到大,明明得到了比他三个姐姐更好的照顾,可是遇到学习上的失误,或者是不听话贪玩回家晚了,得到的便是一顿暴打。有时候,是夫妻两人一起下手打。孩子很听话,成绩一直也很好。但是到了初中时代,事情突然逆转了。明明考上的是界首一中,本地的重点中学,更让两夫妻看到了希望,对明明的管理也就更严格。初二的一天,明明跑出去玩,回家时比预定时间晚了半个小时,正碰上他洗澡回家的父亲。他的父亲当即放下手中的东西狠揍了他一顿,第二天上学的时候,明明的脸上淤肿还没有消退。这件事情是一个转折点,被同学嘲笑的明明终于爆发了,当他们夫妻再次一起管教他的时候,明明像疯了一样,抓住什么都摔,怎么打他他都不在乎。这之后,逃学、上网、打游戏对他来说是常事,老师的电话和家访自此也成了家常便饭。母亲害怕了,非常害怕,从此当父亲再打明明的时候,她反而护着孩子,为了不让明明在外面上网,她购买了电脑,在家里开通了网络,千方百计哄着孩子能够好好学习。可是没有用,明明的成绩直线下滑,最后被迫转学到了五中,那是近乎于郊区的普通高中。可是从五中学校老师的反馈情况来看,明明不但没有好好上学,而且跟着一批喜欢逃学的孩子学会了吸烟喝酒。
  “我已经拜托了很多人来劝这个孩子,”这个母亲悲叹着,眼中泪光盈然,“可是没有用,无论是老师还是他的同学、好朋友,谁的话他都听不进去。”
  “你们有他的QQ号码吗?”
  “有,”她从钱包里取出一张纸条,“有一次他挂着QQ出去了,这是他的姐姐抄下的号码。”
  “我尽力而为,”我接过纸条,也就接下了这份责任,“希望我这个陌生人的话他能够听进去。”

  二、相识

  回家之后,我打开电脑上了网,登陆腾讯QQ之后,我查找明明的号码。号码的界面上,这个孩子使用了一个面具作为头像,昵称为:奥特曼,资料显示是安徽阜阳人。我向他发送了加为好友的请求,顺利地被通过了,他现在在网上。
  我打开了对话框,发送了一句话:“你好老乡,能帮我一个小忙吗?”
  他当时没有回答。
  我想他也许是在玩网络游戏,没有顾得上回答;也许是在查看我这个陌生号码的资料。估计有十分钟左右,他回复了一句话,很生硬。
  “我能帮你什么忙?”
  有门。
  我敲出了一行字:“老乡,我是个作家哦。我的作品参加了红袖添香举办的和慧杯科幻小说大赛,希望你能帮忙投上一票。当然啊,能帮我找你身边的网友一起投票,那就再好不过了。”
  “作家?”
  我发给他一个地址,要他自己去看。我正在连载的长篇小说《重装机兵》的首页,有我的资料介绍,很详细。
  “你是安徽界首人?”
  “是呀。”我立即回复,“你是阜阳人,我们是老乡,界首是归阜阳管辖的。”
  “我也是界首人。”他答复。
  “那太好了,”我立即放上一个表示喜悦的QQ表情,“我没找错人,真的是老乡哦。”
  “可是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呢?老乡?”
  “随意搜的呀,”我顺手放上一个顽皮的表情,“按阜阳地区分类搜索,看到你的名字是奥特曼,就加你为好友了,因为我想你是喜欢玩游戏的。”
  “为啥这样说?”他也放上了一个疑问的表情。
  “因为我是一个游戏爱好者呀,”我放上一个自豪的表情,“我可是高手哦,而且我写的长篇《重装机兵》就是我根据游戏改编的同人小说。”
  不等他回答,我立即放上了一个电话的表情,示意他我接电话去了。过了一会儿,我又打上了一句话:“再见老乡,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一下,下次聊哦,记得帮我投票。”
  他放上了一个挥手再见的表情:“886。”
  我没有下网,但是退出了QQ,第一次与这个孩子相识,我不能说的太多。
  在上网之前,我已经想了很多,要面对这个心灵上自行加载了厚重外壳的孩子,我只能真诚相对,我不会向他隐瞒我的一切——我预先知道他的身份这一点除外。
  我在网上的身份也是双面人。一方面是写作。诗歌、散文、小说、评论我都去写,甚至还写过一个没有发表过的电影剧本,在文学网站红袖添香上建有我的个人文集,在网上认识了不少文友。另一方面是游戏,88年我学习写作的时候,跟一位朋友学会了玩电子游戏,用朋友的话说玩游戏可以消除思考带来的疲劳,我的网友中有不少是游戏发烧友,明明这个年龄段的也不少,他们视我为大哥。这两种身份其实是不太融洽的,电子游戏在很多人的心中俨若洪水猛兽,所以我的不少文友们不知道我热爱游戏,游友们视我为一个能玩能写的普通写手,对于过去玩游戏的经历,即使他们问,一般我也不说。
  但是现在,要取得明明的信任,我决定写下我的游戏经历给他看,告诉他我是个游戏高手,从而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
  我为我的新文章想了一个很大的名字:《学会游戏,看透人生——跟朋友们分享我的游戏经历》,然后顺着思路写下去,每写完一段,就放在我常去的几个论坛上,如重装机兵专题站论坛、百度FC贴吧、EZ社区等。如我所料,我连载的怀旧文字受到了那些从FC游戏时代过来的玩友们的热捧。
  第四天上,我又在QQ上遇到了明明,寒暄几句后,我随意选择了一个网址,让他去看我过去的游戏经历。

  三、信任

  对于明明的经历我不止是同情,而且是深有体会。
  我的小学生活很平淡,上初中之后可以说是悲惨。从小就热爱读书的,在学校从来是只喝白开水,把辛辛苦苦剩下的零花钱全部用来买书。但是对于父母来说,我的身上承载了他们的希望,影响学习的课外书对他们而言无疑是洪水猛兽。为了这,我没少挨打。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1983年的夏天。那天听班上的同学说,县文联在市委一个会议室举行文学讲座,请一位外地的作家讲解当时非常轰动的中篇小说《高山下的花环》。这个消息让我非常激动,放了学我没有回家,而是直接背着书包去听那个讲座,当听完讲座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将近晚上九点了。刚进家门,我那脾气暴躁的父亲二话不说,首先重重踹了我两脚,然后责令我跪下,一直到十一点多才允许我起来。虽然是这样,有些自闭的我一向把自己投入到书的世界,对于父母“好好学习”的要求总是不能实现,导致学习成绩除了语文之外没有一门像样的,初中毕业后,我再也没有踏入学校的大门。
  父母很失望。毕业后无所事事的我在闲了一段时间之后,靠在家里开的饭店里面端盘子为自己挣零花钱,闲暇之余,继续以读书为乐。再往后,在一位亲戚的介绍下,认识了现在的妻子,随后是走上结婚的殿堂。毕业之前,界首做游戏机生意的其实不少了,当时只是好奇,路过时偶尔进去看看,真正玩起了游戏,是在90年买了一台八位游戏机(小霸王那个类型的游戏机)之后。
  准确说起来,从与明明在QQ上的聊天来看,他玩的游戏其实跟我是不太一样的。明明说大部分时间是跟着同学主要是去网吧玩网络游戏,如街头篮球、QQ飞车、泡泡堂、QQ音速等,除此之外,就是在网上看电影,或跟人聊天。不过,偶尔也有同学带他去街机厅,玩一些动作过关的比武的游戏。明明的家庭是不允许他玩游戏的,从来没有买过游戏机。了解了他所喜爱的游戏类型后,在我的游戏回忆录写到街机游戏之后,我就有意识地跟他聊聊关于街机游戏的小故事,告诉他我跟朋友们在一起玩街机游戏时的一些趣事。
  “我喜欢玩街机游戏,人物大,效果好,”我告诉明明,“但是我的水平在玩友们中间是最臭的!”
  看到我这句话,明明发过来一个吃惊的表情。
  “是实话,”我继续打字,“用惯了家用游戏机的手柄,对于街机的大摇杆我用不习惯,想玩的游戏一个币过不了两关,以至于到后来我进街机厅只玩一个游戏,就是三国志二代吞食天地,这是我唯一能多打几关的游戏。”
  “汗,”明明发过来一个流汗的表情,“不会吧?”
  “呵呵,骗你干嘛呢?”
  “你不玩网游吗?”明明问我。
  “我不玩,有两个原因。”我回答道,“第一个原因,是我用的电脑不太好,穷啊,从网吧买的七百元处理货,速度跟不上。总的来说,我还是喜欢玩单机游戏。第二个原因,太费时间。咱这地方网游第一次兴起来的时候,最热门的游戏是《千年》和《传奇》。有一次去一中附近的一家网吧找朋友,看到有人在玩《千年》,我很好奇,站在他背后看,结果很好笑。那个人一直在拿刀砍牛,结果砍了将近半个小时也没把牛砍死!感觉也太无聊了。”
  明明发过来大笑的表情,看得出他很开心。
  明明这个年龄段的人,只要是有进入街机厅的经历,都会对日本SNK出品的《格斗之王》(拳皇)有着深刻的印象。与明明不同的是,对格斗类游戏苦手的我只玩过PS一代游戏机上面的《格斗之王》97、98、98三个版本,而且技术极差。聊以自慰的是通过游戏杂志我对这个系列的人物及故事背景非常了解,所以跟明明聊起来并不吃力。那一段时间,我只要在线上遇到明明,就笑嘻嘻地上去打招呼,要么是聊游戏,要么就是随意说些开心的闲话,让明明帮我拉些他的朋友给我的小说投票。从我的博客和百度空间里,明明看到了我的照片,虽然他不让我看他的照片,也不跟我视频聊天,但是我知道,他的信任在一天天加深。我和他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但是我那种孩子般好玩的年轻心态和诚恳待人的态度,的确令他感到可以接近。
  他询问我的情况,我如实告知。
  但是,我从来不主动去询问他的情况。
  “真羡慕你的女儿,”有一次聊天的时候明明这样说,“可以开心地在家玩游戏。”
  “我对我的女儿的管理上放得很开,”我告诉他,“允许她在做完作业的时候玩游戏,因为过去我父母对我管得太严,将心比心,我不想在我女儿身上也留下逆反的心理。但是这样也有后遗症,那就是女儿的学习成绩不算好。”
  “你很担心她的将来?”
  “明明,”我敲下一行字,“天下没有不关注孩子未来的父母。”
  明明放上一个哭丧着脸的表情:“可是我觉得我的父母不见得关心我。”
  “我不相信,”我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你会玩游戏,又那么聪明,父母怎会不关心你?”
  “可事实就是这样,”明明说,“我父母只会打我。”

  四、深谈

  明明终于开了金口。
  “我小时候没少挨打,”我说,“所以我不愿意把挨打的痛苦嫁接给我的孩子,所以明明,作为一个父亲,我既能体会到你的心情,也能体会到你父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
  “他们是恨我。”
  “那是一种爱,明明。”我说,“只是你的父母不善于表达。”
  “不对,”明明回答,“我的姐姐就没有挨过打。”
  明明简要地跟我说了他的家庭情况以及父母对待他的态度,虽然我已经知道了,仍然注视着他发过来的一行行方块字,心中暗自叹息。
  “明明,”我说,“你其实跟我一样的,作为家里的男孩子,身上承载了父母的所有希望。”
  “不明白……”明明发过来一个疑惑的表情。
  “不明白?”我说,“呵呵,我也是在棍棒下成长起来的。”
  明明惊叹:“我晕!”
  我告诉他:“我上学那年头没有游戏机,但是我迷上了被父母视为洪水猛兽的课外书,以至于除了初中三年语文成绩之外一概一塌糊涂,这样能不挨打么?上完初中我就不再上了,在家里干的饭馆里面端盘子,直到我老爸退休后接他的班,做了一个小工人。”
  明明发过来一个握手的表情。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将来?”我问明明。
  “将来?呵呵,想过的。”明明说,“可是那有啥用?我是父母不疼、老师不爱、连界首最差中学的校长都要赶我出去的皮脸孩子。”
  “可是我觉得你很好呀?”我说,“会玩游戏的孩子都是很聪明的,你也一样,只是聪明劲儿没有用到正途。”
  “听你一夸我都不好意思了,”明明发过来一个大笑的表情,“哎,真羡慕你的女儿。”
  “我只是给了我女儿一个宽松的环境,”我暗自叹息,“但是她的成绩很一般,我不知道她的未来会怎样发展,我只能鼓励她努力努力在努力,如此而已。但是我很清楚的是,如果你不努力,今后将一无所有。”
  “为什么如此说?”明明发过来一个疑问的表情。
  “我说的话你相信吗?”我问他。
  “相信!”明明回复得很肯定。
  “按照传统,”我告诉他,“历来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所以要继承你父母的生意,就要靠你这个家里的男孩。如果你就像现在这样完不成学业,啥本事没有,一味地混吃混合混日子,最终结局只有两种。一种是父母勉强把生意交给了你,但是你没有经营的能力,最终把家业败光一事无成。另外就是父母根本不敢把生意交给你,他们为了防老,选择在你的姐姐中选一个招上门女婿,只给你留一点吃喝的本钱。想想看,父母在世的时候你还能吃吃喝喝,可是他们终究都有老去的那一天,到时候你孤零零一个人咋办?掂根棍子去要饭?我的小兄弟,好好学习吧,不是为别人而学,是为你自己的将来而学。”
  “这样的话我的妈妈、老师和同学也给我说过,”明明看来有些疑惑。
  “如果有人说过,说明他们是爱你的。”我说,“你想想看,我不是你的老师,也不是你的同学,更不是你的父母。三个月前我们互相都不知道对方。我给你说这些话,是因为我认为你是一个朋友,经历也跟我相似,作为一个过来者,给你一个忠告。说实话,到现在我根本不知道你的姓名和相貌,我也不需要知道,我说的话如果你听不进去,就当我白说,呵呵。但是,我仍然要告诉你,作为朋友,我希望你仔细想想我的话。”
  “谢谢你。”过得片刻,明明发过来这三个字。

  五、会面

  这一次的长谈成为我和明明关系的转折点。
  对于我询问他对于自己将来的想法,明明告诉我,他不是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未来,而是眼下他的母亲维护着他,但是他的父亲依然不时打他,让他感到在家里非常难受。出于对自己现状的考虑,明明很想离开家去当兵,给自己换个环境。
  “那样的话还是要认真学习,”我告诉他,“拿到高中毕业证之后才能去当兵,现在招兵都不收初中生。”
  “这个我知道,”明明说,“我曾把我的想法告诉了我妈妈,她说可以找人办个高中毕业证,让我从乡下走。还有,我是三百多度的近视眼,再走之前,需要先治疗,不然验不过去。”
  “天下没有不疼孩子的父母。”我感叹一声。
  “很高兴认识你这个朋友。”明明说,“我能见你一面吗?”
  “好啊,”我说,“今天是星期六,我就在家里呢,过来吧,我请你玩游戏,有奥特曼,也有篮球。”
  “可是我怎么喊你?”明明发过来一个调皮的表情,“大哥?还是叔叔?论年龄你是跟我爸爸一个级别的。”
  “江湖辈分各论各,”我发过去一个微笑的表情,“随你怎么喊,要不就喊我一声老哥算了,怎么喊随你,我不介意。”
  “我想你不会喜欢我的,”明明发过来一个尴尬的表情,“我不是一个好孩子,又吸烟又喝酒,还染了一头黄毛。”
  “明明,”我笑答,“我不会吸烟,但是如果你想喝酒的话,我陪你,”
  我家的南边是一家私人书店,很好认,我与明明约定的见面地点就在那里。随后,我关了电脑,下楼去了书店,在店门前等候明明。约十来分钟后,“嘿。”有人在我身边打了个招呼,我回头一看,一个大男孩站在离我四、五步远处看着我微笑。
  这就是明明了。
  中等的个儿,穿着合体的夹克,清秀的脸上架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很文静。他的头上的确是如他所说染成了黄色,但不是XX精剪之类理发店里的员工那种焦黄的颜色,而是类似于小孩子那种自来黄,看起来并不刺眼。说实话,明明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好。
  “奥特曼?”我笑问。
  “是我。”明明的笑容略带羞涩。
  我带明明去了我家,边走边叙着闲话。因为是周末,我妻子下乡了,高二的女儿还没有放学,家里就我自己,所以明明也很放松。我打开电视机和游戏机,为他放上NBA篮球的游戏光盘,让明明自己玩。明明显然很喜欢篮球,很快就上了手。不过,可能游戏机的篮球与他玩的网络游戏《街头篮球》手感不一样,虽然玩得高兴,但是总是打不过电脑球手,多少让他有点沮丧。三四十分钟后,我女儿和妻子都陆陆续续回来了,家里人一多,明明感觉有些拘束,就起身告辞。我留他不住,就送他下了楼。
  “今天玩的蛮高兴的,”明明说,“下次见吧。”
  “什么时候想玩了,就过来吧。”我说,“随时欢迎你。”
  目送他远去,我转身回家。
  在这之后的一周里,我和明明在网上又聊了三次,然后他换了QQ上的名字,再也不跟我联系了。这个我也理解,因为在某种意义上,我是朋友中的心理医生。从小到大我认识了不少朋友,有好几位朋友视我为可以诉说心事的对象,当他们吐露心中的郁闷之后,就很少跟我继续来往了。然而,我们依然还是朋友,几十年都不会不变。跟明明接上头后,慧慧那个同学按照明明母亲的安排过来询问过进展情况,在与明明会面之后,也没有跟我联系过,看来这孩子接受了我的劝说。明明的未来会是怎样?他去当兵了吗?我不知道,我也不会去干扰他的生活。如果我这一百多天的努力没有白费,我相信我在这个孩子心中永远都是他的朋友。
  
  作者:皖界首市委老干部局柴进
  邮编:2365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6-6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感动,触动心灵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6-6 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的昵称是不是小旋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6-6 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天贵星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6-7 0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柴大官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6-11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柴大官人 宅心仁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6-11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朋友们,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0-20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柴不去ZZJB分区了,跑这里来分享人生了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0-20 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显然是家长的教育方法错了。
我觉得楼主更应该和那孩子的家长谈一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0-20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NB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0-20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我是不是在其他地方看过这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0-25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上没有模范的家长,就算有,也不能指望那是自己的爹妈,总不能说不满意就换一对爹妈。
所以呢,教导孩子从新的角度来看问题,才会有好的效果。
有些家庭父母不成事,儿女反倒一个比一个好,反面教材也是教材。
如果一味要求父母如何如何好,儿女承担的总比父母少,那也永远不会突破父母的水准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 沪公安备31011302000944 )

GMT+8, 2019-12-16 06:00 , Processed in 0.069351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