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燃夜郎君

[小说] 蒸汽神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5-31 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well 于 2009-5-29 21:45 发表
十二部秘籍讨巧的地方有些明显。这样说莫非凌霄雨也会龙象般若功?

十二部秘籍完全承自神雕啦,我总不能把郭襄的过去和谐掉。
基本上关于郭襄经历的原创是从她随着杨过还有父母等一起去华山论剑时开始的。

凌霄雨不会龙象般若功,原因是她觉得这武功太bug了。
密宗武学她学的主要是最上瑜伽密乘和波纹气功。


至于Tuff妹妹,我这毕竟不是降世神通,所以她不会出现的(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6-1 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就要学BUG啊,看来凌霄雨同学的装X,会害了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6-2 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凌霄雨喜欢的是不同武功之间的相互加成导致最后堆出的伤害比单一的bug武功恐怖很多倍的那种成果。
基本就像暗黑二的1.10及之后的版本里技能加成导致伤害破万的那种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6-2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燃夜郎君 于 2009-6-13 18:25 编辑

补一点莫名其妙的设定。


F级 基本上日常生活中、或者说是平常的武林人士会使用的武器的等级。例如寻常刀剑之类的。如果用这种等级使用霸道的武功,破损是很快的。因为便宜。破损了也没关系,但是战斗中要是出了问题……还是很要命的。真的有必要分这个等级么?

E级  这个等级的武器,基本上就是很不错了的。名地产的刀剑、优秀铁匠值得自豪的作品,基本上就有进入这个等级的资格。当这些武器千锤百炼,或者是跟随主人身经百战,就可以说是此级别了。经历了时间的磨练、流传甚久因而带了神秘属性的武器也能算进这个级别。这种级别的武器,一般来说就会有点小名气了。

    D级  这个等级的兵器基本上就开始有名了。杀人鬼手中的匕首、变态狂冶炼的小刀,著名铁匠赖以成名的作品,基本上就是这个级别。削铁如泥是这个级别的武器的基本要求。E级和F级从外形上还没有明显的区别,但是D级武器的“气”就已经开始外露了,就算是普通人拿在手中,也会感到明显的不同。有的会激发人的凶性,而有的会附带凝神静气的效果。推到贵的匕首、班茨小刀,崔斯特的双刀以及很多历史上有名的刀具,都是这个级别。许多小说里主人公持有的武器(当然不包括纯粹YY的玄幻)都还未必达到这个级别。屠龙刀、倚天剑大致就是这个级别中。原因:这两把武器虽然极为锋利,但是几乎不带其他属性,因此还不能脱离这个级别。

    C级  虽然“C级”这个名号听上去并不响亮,但实际上这个级别的武器基本上就是正统武侠能够达到的极限。(好吧,我写的武侠一点都不正统)世界各地赫赫有名的神兵利器,不少都是这个级别的。举个直观的例子,干将莫邪,就是C级武器。不,这个等级的武器,唤作“宝具”、“宝贝”更加适合。不带神话色彩传说性质的武器,根本就排不进这个级别。除非特殊情况,普通人根本无法使用这个级别的武器。神兵玄奇里的虎魄级别的武器,妖刀村正、龙枪等等,大概也就是这个级别。

    B级  究级神兵!魔兵!就算是大妖怪或者是仙人,也不是人人能持有这个等级的宝具。东方封神台、西方英灵殿里的曾活跃在神话历史的大英雄大豪杰,基本上就持有这个等级的宝具。例如斩妖剑、赤原猎犬之枪、猎杀百头之弓、战神剑。这个等级的武器,要么带有非常可怕的属性,例如“必中并且必杀”“屠龙”“禁止轮回”等等,要么就有着纯粹的强。一些普通人、例如东方道士方士、西方炼金师魔术师,为了对抗超越常理的存在,而开发出来的带有概念性质的武器也是这个级别,臂如第七圣典,宝石剑,后羿射日弓以及等等.就算是RPG,只要战斗还没有上升到星球级,拿着这个级别的武器,杀BOSS基本上就跟玩一样了。到了这个级别的武器,就有资格分为“对人”“对军”“对城”了。

    A级  轩辕剑,七武器(就是申公豹的雷神鞭、闻仲的禁鞭、赵公明的金蛟剪那一堆),朗基努斯之枪,最终圣剑,炮葬圣典,阿瓦隆以及等等代表了概念、法则的武器。就算是YY小说,一开始要是就让主人公用上这个等级的武器,那也无聊得很了。

    S级   天地间最强的力量。A级宝具虽然也开始大幅度受到自然的修正,但还可以说是游走于天地万物法则的边缘。而这个等级的宝具已经不容于天地万物,不容于自然界,非人类甚至妖物魔怪所能使用。这些武器曾一度出现在天地间,但也早已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有后人贪婪地对这些武器进行无知而且不自量力的窥探,才使这些力量的冰山一角重现人间。女娲的山河社稷图、四宝剑,吉尔加美修的乖离剑,宙斯的雷神之锤,奥丁的黄昏之枪,就是这个等级宝物的最佳写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6-2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总觉得guiwang的人生经历太过巧合了。
哪有那么刚好学会真言就穿越的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6-2 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谁告诉你guiwang刚学会真言就穿越了?
而且也没有任何人说这位弟子的穿越是巧合。
狗血的是“穿越”,但是具体怎么穿越的我还没写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6-9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章

事实上,我完全没有料到为姜衡师叔打理剑是一件毫不轻松的活。
姜衡和我谈话时,提到过放她剑的房间是这件大宅中最大的房间——可她没说这个房间比大宅其他房间加起来还来得大。
当我一大早来到宅西看到屋里摆放着得的剑时,头皮不由得一阵阵发麻。

房间的右边有五层各不干扰的放着的斜木架,每层都放置了数十把宝剑;左边则立着好几十个不同颜色的木匣,木匣里自然也是剑了。房间的中间在草席上密密麻麻的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宝剑。数以百计的剑就这么看似杂乱无章却又井然有序的摆在房内。毫不夸张的说,这已经达到武器库的领域了。这里的剑完全可以将峨嵋派上上下下武装起来,难不成此处是峨眉派备用的剑库?

没错!这么想的话就说得通了,我还真是大惊小怪。
不过,哪把剑是师叔的呢?

地上摆的剑最多,虽然看着也非常精良,但应该是发配给普通弟子的。右边摆在各个架子上的剑,应该是发给门中的精英的了。而左边匣中的宝剑,自然是为诸如掌门级别的人物准备的。师叔的剑如果没有单独摆放,应该就是其中一把。
木匣大小各不一,摆在最外面的是个小号的木匣,我上前取出了其中的剑。

这是一把小型的短剑,纯黑色的剑柄很是纤细,紫色的剑鞘被白银包围,显得非常美丽。很有峨眉派的风格——我这么下了结论。那些大惊小怪的女弟子们见了这么把漂亮的剑,只怕会陷入抢夺吧。
这会是师叔的剑吗?我难以想象有着剑帝称号的人拿着这么把可爱的剑,但谁知道呢?搞不好意外的适合。

拔出剑时,我一时间停止了思考。剑身洁白、有若初雪,甚至还有森森寒气涌出,屋子的温度随着剑的拔出一下低了好几度。本来随着短剑出鞘引发的颤动带来的嗡嗡声也完全听不到,我甚至开始怀疑手上的剑是否犹金属铸成了。
我侧过剑身,想要用手指试探短剑的锋利程度时,突然听到“不要!”
闻言我立刻停住了手指,可明明还没碰到剑身的中指上已然冒出了一颗血珠。
我心下骇然,立刻将剑送回鞘中。这还没碰到剑锋呢,要是碰到了,岂不是整个手指都被削下来了?回头一看,原来是姜衡师叔站在我的背后。
她拉过我的手指看了一眼,道:“没有沾到炎霜剑,你的手不会有事。”
有这么危险吗?我倒是缺乏实感。

姜衡接过炎霜剑,将其拔出,这次剑终于发出了嗡嗡的声音。

“真正厉害的剑,应该是只会斩断想要斩的东西。这种会伤害所有碰触的物体的剑,只能算妖剑吧。”

姜衡不由分说用手中的炎霜剑划过了我的脖子。
……
脖子上一阵冰凉,但是并没有像我所想的喷出血来。
“师叔,你不是说这把是会伤害所有的妖剑嘛?”

“那也要看是握在谁的手上。”
我应该笑吗?但是我笑不出来啊。

“放回去吧。”

我战战兢兢的剑还鞘后放回了木匣。回头一看,发现师叔眼巴巴的站在房间门口,却不进来。

“师叔,你……?”
“美由琪说我会把这里弄乱,所以禁止我在她不在的时候进这个房间!”姜衡满脸困扰。

既然这里是峨眉派的剑库,再联想到正厅的混乱程度,我是很理解这位师姐的所作所为啦。

“放在匣子里的剑都没必要打理,因为本身就保藏得很好了。”

“那我打开来看会有问题吗?”

“怎么会。这种程度的剑都不会被尘埃侵染的。你想看的话随时都可以,只是,”她顿了一下,“不要再拿来割自己的手指头了。”
可恶,小说里的人拿着剑不都是这么看快不快的嘛?

“这里有些什么好剑啊?”我随口问道。

“这里每一把都是好剑。”这句话斩钉截铁,毫无置疑余地。

也包括草席上这些?闻言我不由得把目光投向屋子中间。七八块草席上摆着好几十把剑,剑鞘造型各异,有的简朴,甚至简陋;有的豪华,甚至奢华。但是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所有的剑都是三把造型一模一样的摆在一起。

“师叔,这些剑怎么都是三把三把的?”我的记忆中,实在是没有峨嵋弟子要组成三人团队出动的记录。

“这还用说吗?”姜衡看着我似乎没有接话的意思,只好继续道,“当然是观赏用、收藏用、借出用各一把嘛!摆在左手边的那把就是拿来借人的哦!师侄你有喜欢的话可以借给你用。”
不好意思我真的有听没有懂。

“对,第三排第四套剑,是龙泉真一铸剑坊天顺八年铸造出的珍品。那年大旱,导致铸剑时火气超常旺盛,铸剑师又延长锻造时间,千锤百炼出了一炉好剑。师叔我可是花了不少力气才搞到三把的呢。”
“这第三套看着非常漂亮吧,那是神武女皇在位三十周年皇家打造的特别纪念版,在鞘首和花纹上下了很大的功夫。这套剑用料扎实,连剑柄都是皇家园林栽种的桃花木,可以说是诚意十足,不惜工本打造出的成果也是相当惊人。”
“你左脚边就是是江南欧阳山庄用梅山铁精打造出的第二炉的成品。欧阳家留下的作品不少,但是这批剑是公认成色最佳的。优美的线条据说和当时的天雷有关,那种流线型实在不是刻意铸就出来的。”
“东瀛倭刀继承了唐刀的优点又有发展,近百年来有六批倭刀流入中原,不过能算得上珍品的也只有其中两批,前排那三把便出自其中一批,乃伊势的名家所打造。这批刀融合了剑与刀的特点,可在流水中划破落叶,亦可生试七胴。”

当我开始小心翼翼的用棉布擦干净地上摆着的一把把剑,然后开始上油的时候,师叔开始了对这些剑的点评,而且越说越兴奋,甚至脸颊都开始潮红,眼神迷离,就如连饮了数杯美酒一般。但是我却只从她的话里得到一个信息:
“师叔,这里的剑……全都是你的?”

“怎么了?有,有什么问题吗?又不是特别多……其实,我也是不知不觉间收集的,何况还有人比我收集得还多呢!”

“谁这么有本事啊。”我虽然这么问,但其实我根本不怎么关心。师叔号称剑帝,总不会是因为她是剑的疯狂爱好者吧?我倒不是完全理解不了这种心情啦。我过去以为自己对剑还算感兴趣,可是现在手中握着名剑,倒也完全不像师叔一样激动。难不成我不适合练剑?这倒是能解释我的剑法进步之缓慢。

“朱炎雪。”
……姓朱啊,如果是我想的那个“朱”的话,那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只是为什么我总觉得师叔早就准备好这个答案了呢?难不成师叔对于有人比自己私人收藏品更多耿耿于怀?和和皇家人士拼收藏,师叔真不愧是师叔啊,刮目相看了。

“等等,师叔,难道你很喜欢这些剑摆放得这么整齐?”看到师叔望穿秋水的站在门口,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合理。如果这里是峨眉公用剑库,那的确有必要阻止师叔搞乱这里。可现在并非如此。

“不会啊?虽然可能这样是赏心悦目一点。”

“那你对一屋子乱放的剑会觉得困扰么?”

“怎么会呢?无论怎么摆,这些孩子都是一样可爱!”
她满脸幸福的用左手一拂,整个屋子的剑突然像是有了生命一般,躁动了起来。木匣开始缓缓的转换方向,草席上的剑则是抖动了起来,而木架更是晃动了起来。所有的剑,就像在回应她的召唤一般。这到底是剑有灵性,还是姜衡的内力惊人?

“这样有点不合理吧!本来这里是师叔自己收藏剑的房间,却为了整齐什么的理由不准师叔进入,难道不是本末倒置吗?这已经不是收藏剑,而是被剑收藏了吧?”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生气。

姜衡顿了半晌,合掌道:“对、对、对!我又何必一定要麻烦美由琪打理这里呢?比起这里干净整齐,我还是更希望能随时能把玩我的剑!师侄,我们一起来打理吧!”

虽然说是一起打理,但是姜衡几乎抢走了全部的工作,我发现自己一时间除了去练轻功外也没别的什么好做了。

既然一时从壁画中看不出什么玄机,我也就先思索如何才能在巨风中钻行。

“就没有更直观的感受到风的方法吗……”我仔细思索后,觉得靠身体感受风还是太难。人有五感,若是能用最为直观的视觉来观察风的走向就更好了。可是风无形无相,怎么可能靠肉眼看清楚呢?

……肉眼也许看不到风,但是看到别的东西是没问题的,比如说……树叶!

收集了满满一筐树叶后,我一脸坏笑的站在天龙化气洞洞口,一直等到了午时,风起。我开心的把树叶倒向风中,树叶也随我所想的一般,随着风流分成了好几股。风的轨迹,一下子就出现了。
……但是有什么用呢?我是要从洞底爬到洞口,又不是要从洞口跑到洞底。看着越飞越远的树叶,我不由得泪流满面。

……一颗泥丸在风中爆了开来,泥沙四下散开,在风中形成了一股激流。

“还有这么一招啊!”我叹道。
连续练了三日轻功却无大的进展的时候,我决定重拾许久没练的弹指神通——龙象功当然是一直都在修行中。我将收集来的泥丸弹入风中,却有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可是,要想靠泥丸来爬到洞口的话,就有两个问题要解决。一是泥丸要弹得够远,这样才能一次看到够长的轨迹;二是跑的要够快,否则只会白白浪费机会。
这不是陷入了死循环吗?我要爬到洞口,就必须有够厉害的轻功。但是爬到洞口本身不就是为了轻功吗?
踏雪步已被我练得炉火纯青,过去很多不明白的巧妙之处开始一一显现,但似乎对现状改善不大。

然后,我才想起,自己还没有从洞口跑到洞底过。
于是我开始沿着阶梯狂奔。壁画随着我的跑动开始活动了起来。看着一幅幅从我眼前快速划过的人像,我突然发现,如果我跑得够快,飞天就像动了起来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可恶,我怎么会没有发现呢?特别是我这种漫画迷!
当重复的画面在你面前以很快的速度划过的时候,画面就会像是动了起来一样。洞中的壁画人物看似各异,其实人物大小都差不多,衣物和姿态虽然有区别,但是也是顺着阶梯在一点点变化。
难不成,这座洞里的壁画,是要连贯起来看的?而且,要跑得够快才看得到?

于是,每日我都在洞中参悟壁画,同时修炼弹指神通。

“师叔果然没有骗我!壁画中果然隐藏了轻功!”七日之后,我终于是把从洞口到洞底的壁画都看了一遍。
我跟随着飞天的仙子的姿势慢慢调整着自己跑步时的姿势,发现自己要保持全速变得越来越轻松。当我速度慢慢的增加,我又发现了仙子的脚踏出的方位大有道理,能让我身体轻盈的同时保持良好的抓地力——准确的说,是我前进时需要的抓地力越来越小。

最后,当我把所有的动作整合起来时发现……这里面隐藏的轻功,居然真的是仙风醉云步,只在细节上有不少变化。
可是,我完全没有浪费了时间的感觉。

师长传下的仙风醉云步,和我自己在这里领悟到的仙风醉云步,可以说已经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了。
主要的区别在于,洞里的醉云步,必须保持在至少能看到壁画动起来的速度才会有效果,而我看到的门中弟子练的醉云步,则显得慢悠悠的。
洞中的醉云步身法与步法的配合是必不可少的,可是峨眉派的弟子们更多的是注重步法——要是重点放在身法上了,还怎么施展武功,恐怕就只能用来逃跑罢了。即使不必问人,我也猜得到,在多年对于这门轻功的传承中,后人是怎么进行自以为聪明的改进的。
这也是我用来在风中钻行时仙风醉云步一点也不好使的原因。我在天龙化气洞里领悟到的轻功,我更愿意称为“仙风云体术”。
因为,我简直快有我要和各位飞天一同腾云驾雾的错觉了。

在随着仙子的姿势一遍遍的奔跑时,我发觉这些姿势对于我体内真气的运行甚有帮助。这种变化并不显著,但是随着一次次的从洞底跑到洞口,又再从洞口跑到洞底,我能感觉到体内真气的奔流一点点的增强。凌霄雨说的龙象功第四层对呼吸的增强确实不是说笑的,我能够感受到自己在跑动中呼吸变得越来越悠长。当我精疲力尽的回到木宅,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强行继续修炼龙象般若功时,发现疲劳就在一编编对经脉的洗练中消失了。

而我对弹指神通的领悟也越来越深。我越练,就越觉得这门功夫中实在是大有道理。过去我拿到这本秘籍后,并非认真修习,心中未必没有对着门指法的轻视。但是认真练习后,发现这门指法绝不简单。虽然号称是指法,却能有效的调动全身的真力,练到深处即使是随手一弹威力也不下于旁人全力一拳。随着对其的练习,我的手指越来越灵活,指力也渐渐增强,可如此高强度的练习却感觉对手指的负担并不大。我对泥丸的操控能力也越来越强,因为能看到风的轨迹,泥丸也越弹越远,到后来几乎每次都能逆着狂风弹出十几丈,泥丸才被风吹得四散开来。至于在无风时会怎样,我都懒得去试了。

这期间我未去钻那狂风,每次到龙卷巨风刮起之时,我都只是坐在洞底,修炼弹指神通。
平时则是帮助师叔打理那大宅。剑库如我所想的被堆的超乱,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我按照之前的摆设,每过几日便帮忙收拾一下,却也不显得太乱。常常出现的凌霄雨看了,也不多说什么。师叔说是住在大宅中,其实三日中到有两日见不到她的人。大宅中柴米油盐都不缺,不远处又有小溪,我在这里住着倒也自得其乐,只是看不到新的jump觉得超可惜的。

我将仙风云体术练到七七八八,弹指神通也练到略有小成时,已是两个月过去。或许可以开始了吧——我暗自想道。然后,等到狂风刮起之时,我就扣住数枚泥丸在手中,用弹指神通弹出一颗泥丸探路,然后便使上仙风云体术抢上前去,等到前一颗泥丸的泥沙散尽,便再弹出第二颗。初时很不熟练,但是试上十来次后,渐渐开始得心应手。不过三日,我已能爬上五层阶梯。

但是再往上时,问题也渐渐开始增多。风头开始越来越乱,往往并不是乖乖的顺着阶梯往下,而是四下乱窜。可我的应变能力也随之越来越强。有时只是突然一个下蹲,又有时一个三百六十度的翻转,就被我巧妙地躲开了风头。我随着壁画中的飞天各种看似怪异的姿势进行苦修,在这种情况下渐渐显出了成果。

而且因为能看到风的轨迹,我开始了解每种不同的风吹在身上是什么感觉。有时不须看到风中的泥沙,我也能躲过风头。对于弹出泥丸的时机,我把握的也越来越好,而泥丸在风中前进的距离也越来越长。

而被风吹回洞底时,我也渐渐变得不再慌乱。调整自己的姿势、让自己随风而下,不会因此受伤还只是基本。渐渐的我能够在往下的风中稳住自己的步伐,如闲庭散步半的走回洞底。当我发现被风头吹回后我可以毫不在意的随着风往下,等到风势稍弱便身形一晃,转身再往前钻行时,我就知道,我离成功已经不远了。

在我来到天龙化气洞的第八十八天,我从洞底爬到了洞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6-9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修炼进程加速了啊

老板, 给我来三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6-9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illusiome 于 2009-6-9 10:50 发表
修炼进程加速了啊

老板, 给我来三张!

一堆人说我进度太慢,我总不能把修炼拖个三五章吧。
虽然有点想在中间安插美由琪的戏份,但还是让她晚点出场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6-9 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起来超普通,忽然觉得其实也蛮聪明的,而且不知不觉已经很强了”的主角么……

神山高志……联想自重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6-9 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朱炎雪……骑士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6-10 0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星空学园的朱炎雪啊,怎么没人认出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6-12 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自重...我想到朱颜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6-12 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三章

浓浓的雾笼罩着天空。
即使我知道这层雾只是山呼的一点点气息,即使我知道这层雾范围不过百丈,会在朝晨凝聚,在夜间散去。
但是现在,在我的周围,这些雾就是无所不在的存在,无穷无尽,无止无休。它并不围绕在我的身边,但我论我去往哪里,不到几步,就是它的身影。我看不透。

穿过南气合寺,我从飞桥上的石梯下到了寺院下的石峰之上。我想试试,现在的我,能不能靠自己跳上索道,再攀上缆车,就这样回峨眉主峰。
在相隔并不远的石峰间跃来跃去轻松了许多。两座石峰相隔的距离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实在不远,更多是看胆色,有没有魄力在山尖上来去。记得上次我随着凌霄雨在这里攀行的时候,累的精疲力尽,而这次则完全不消耗体力。

可是我却不知道我现在身在何处。我并不是路痴,所以知道此处离上次和凌霄雨从缆车跳下之处并不会离的太远。但是周围都是雾,我要怎么才能找到索道在哪里?

难道白跑一趟了?
一时间我有些沮丧,甚至开始想回去等凌霄雨的到来。
我就这么半坐在一座石峰的山尖,四下茫然。

我的脑子中似乎充满了杂念,这三个月的经历在眼前慢慢流过。无数次的顶着巨风逆行而上,然后又随着巨风顺流而下。飞天的女仙,似乎真的飞舞了起来,在我身边,绕着风,洒着漫天的花瓣。各种美妙的动作,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不断的变换着,终于慢慢的淡去。

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伸出了手,任山间的细风在手指间流逝。
“我这三个月,到底学到了什么?”
我以为我学到的是非常神奇的轻功,但是,我又变得不太确定了。
我把五指收拢了起来,发现自己清楚的感觉到了风从指间溜走,很细微的风,但绝非感觉不到。
过去的我,也能感觉到风,却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掌握了风的每个动作的意义。
我到底掌握了什么?
我不知道,可是当我再度打开手掌,风似乎一下又回到了我的掌间,微微的抚摸着我手上的每一道细纹。我甚至能感觉到手上的浅浅的露水顺着风的方向慢慢挥发。

我微微一沉手掌,风的轨迹似乎随着这个简单的动作有了微妙的改变。我再稍稍用力的抬起手掌,发觉风的流动更加明显了。

山间这股微风是山阴处吹来,吹往山阳。以我的坐姿来谈的话,就是从我的左侧后方吹来。我顺着风的方向一推手,然后再压向右方,发现这股微风一下被我带出了一个小小的气旋,然后又立刻消散开来。

我在这三个月中,学会了感受出风的走势。本来我只用来运用在避开风头。可是我既然能避开风头,为何不能反过来影响风头?我已经知道了风的走势,如果要阻止风的话或许是不可能的,但只是施加一点点影响的话,又有何难?就像山洪迎面而来,我无法阻止,但只是要在山洪里制造几个漩涡,又有何难?

我在天龙化气洞里研究了三个月的壁画,将飞天的体态学了不少,却始终没弄懂飞天的手部动作有何用。现在我感受着山间的这股微风,却自然而然的使出了飞天一个揽抱乐器的动作,风势为之一变。我又分别使出了前送、后拦、下抚、上弹的动作。没有刻意去回忆,一个个招式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涌现了出来。虽然只是极其细微的感觉,但我能感觉到,我身边的风,开始一点点随我而舞动了。

这,这难不成就是气系绝学的截气神功?我能够感受到,我现在的每个招式,都能对身边的风施展出影响,也许现在这种影响还很细微,但有了几年的苦修,说不定随手一挥就能截断巨风。可为什么凌霄雨要说截气神功已经失传了?莫非其中还有什么奥秘?

突然间我好像听到了什么。过了一会儿,声音变得清晰起来,是齿轮摩擦索道的声音。是缆车正在经过,而且离我不远。

我现在离开的心情却不急切了。现在如果变得慌乱,搞不好一个失神就掉到脚下的深谷之中,死无葬身之地。如果我掌握了刚刚领悟出来的功法,定能拨开周围的云雾,到时候想回峨眉也会很简单,又何必急于一时?

想通以后,我神清气爽的使出了洞底的飞天的一个双手交叉向上分开的招式,不料生出奇效,头顶的雾气竟然随之散开一些,依稀露出了不远处的黑色索道以及慢悠悠开了过来的缆车。这时我才发现头上的雾气其实也只有薄薄一层,回想当时跳下来的情形,才记起石峰和索道的距离并不特别远。就算是现在的我,要从石峰跃到索道之上也是力有不逮,可是缆车是吊在索道下面的,只是要跳起攀住缆车的底部就根本不难了。

机不可失,这种时候最忌讳犹豫不决,我立刻冲前利用山巅作为踏脚之处来加速,几个起落后已来到缆车底。我放松全身,感受着山间的风势,随着风一跃而起,跳起的力道竟然比我想象的还强。我顺利的用左手抓住了缆车的车底,脚则顺势而起勾住了另一头,我已尽量放轻动作,可缆车车身还是随着我微微晃了一晃,车厢里立刻有人喝道:“谁!”

我心下大惊,却又立刻反应过来:我又没干什么坏事,有什么好惊慌的?当下也不答。
只听得缆车内一人道:“只不过是缆车晃了一下,师姐怎么会觉得有人呢?”声音竟是温香软玉,听得人骨头都要酥了,我心中一荡,差点没松开手掉将下去,心中骇然的同时,已知道缆车中其中一人是谁。
当今峨眉第一小美人石玖榴。

……我似乎应该跟着来点人物介绍,但我脑子里关于这个人的资料实在是不多。

“不错,可能只是我的错觉吧。”
相对而言,这个人的声音就比较没有特点了。虽然听上去我像是躲过了麻烦,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把整个人缩在了车厢底部。

“啊!师姐你……”

一个女孩子的脑袋从车厢侧面探了出来。我尴尬的和她对视了半晌,却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在我的角度看来她是倒着的,所以认不出这人是谁,只看到她倒垂着的短发随着山风微微摆动。

敌不动。
我不动。

脑袋收了回去。

“果然没有人呢。”

“师姐太小心了!再怎么也不会有人躲在车厢底吧?掉下去可是会摔伤的说!”
……我想,不会只是摔伤这么简单吧。据说石玖榴心思单纯,说得简单点就是个天然呆,果然名不虚传吗?

“也许吧。”另外那个人不咸不淡的回答道。
只是,我却想不清楚她保密的理由。这人是认识我吗?可峨嵋山上和我熟的人并不多,姜衡师叔和凌霄雨与我处了不到三个月,已经算得上是峨眉山上和我说话说得最多的人了。

缆车晃悠悠的前行,不一会儿就已快到峨眉次峰了——很可惜,缆车的方向不是直接开回峨眉主峰的。
快到停靠缆车的小亭时,我放开双手,稳稳落在了陡峭的山坡之上——我还没笨到被缆车碾压。
我绕到远方,估摸着缆车里的两个人已经走得远了,才又回到小亭。缆车已经开走了,大概怎么都得半个时辰才能回来,我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去往何处。

抬头看向山顶,能看到巨大问书阁屹立在山顶附近。青黑色的瓦片覆盖着的屋顶微微的闪着光芒,让沉稳的问书阁楼颇添了几分威严。问书阁里的典籍不止武功秘籍,也因此颇具规模。若单论藏书量,还是以峨眉主峰山下面向峨眉范围所有有心向学人士的书馆为胜。但是多年来各代峨眉人士收集的藏书又岂是等闲?
第三代弟子每月只有一个时辰能进入问书阁的顶层——也就是放置武学秘典的楼层,但是长辈们不受此限,而其他楼层也没有任何限制。虽然峨眉书馆藏书更丰,但是常住在次峰研习各类经文典籍的弟子不在少数,他们构成了问书阁的守护力量。

虽然我对凌霄雨所说的十二本藏书很有兴趣,如果去问书阁只怕正好撞上刚才两人,虽然自认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却总有点尴尬,因此改日吧。

远远地有一个倩影向我走来。利落的短发,和我差不多的个子,端正得带点正气的面容,这分明就是峨眉二弟子封轻弦。问题在於——从那头齐耳的短发来看,正是刚才缆车上的女子!
其实也讲得通,封轻弦身为峨眉三代弟子之首,就我不多的了解中也知道她个性上很喜欢照顾人,会去照顾性子柔弱的石玖榴也不出奇。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这么看着封轻弦慢慢走近。

“师姐……”封轻弦都走到我跟前了,看来是不能不说点什么了。

“师弟,你是……”封轻弦顿了一下,明显是对我的脸有印象,却想不起我的名字,“其实我知道你为什么跟着我们。”
你知道?我都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我震惊了。

“师弟,其实你在峨眉派很辛苦吧!”封轻弦语重心长的说。

呃?这是什么个情况?这和眼前的情况有什么关系?是准备和我拉家常缓解我的情绪以瓦解我的心防吗?这种时候由犹豫的话就输了,于是我僵硬的点了点头。

封轻弦看着远方,道:“峨眉派里男弟子一向不被重视,如果喜欢上了别人一定很辛苦吧。”
可能吧,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莫非师姐准备声东击西?那还真是刮目相看了——还是这位看上去很喜欢为人着想的大姐似乎误会了什么……
我避开了封轻弦的眼神,以免暴露出我眼神里的笑意。

“师弟,石玖榴很可爱,对吧!”封轻弦道。
这我倒是同意。石玖榴柔嫩的娃娃脸上精致得近乎瓷器的五官,在美人儿并不缺的峨眉派里也是独一份。略带栗色的柔软长发带着微微的卷度垂在脑后,配合浅浅的笑容里恰到好处露出来的白玉般的牙齿,形成一种微妙的协调气氛。如果说她柔弱的身姿里里有着语言的话,那就是“请保护我”之类的。这种语言让峨嵋派多数女弟子没法生出竞争之心,反而公认她是第一的小美人,这种心态我不是不能理解。我私下里也有怀疑这种能被所有人接受的可爱会不会有做作的成分在其中,但因为我实在不关心,所以也没去注意。

“是、是啊。”我压低声音回答到。

“其实你喜欢她对吧!”
不知为何封轻弦一下子提高了声调,

我差点没忍住笑——当然,以封轻弦的角度来看,可能以为我是内心大大震动而不住战抖。至于我的沉默,说不定理解成了哑口无言。
所以她又安慰道:“当然,石玖榴这么可爱,你喜欢她也不奇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喜欢人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的确不是坏事,我没说是坏事啊?我低下头,捂住了脸,以免自己狂笑出声来——当然,看在封轻弦的眼里是什么样子,就不是我能管的了。

“其实,你不顾危险,爬在缆车底,掉下去就是深渊,这种诚心连我都感动。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石玖榴会有什么感受?”

“没有……”不骗你,还真没有。

“石玖榴是一个很纤细的孩子,你没想过你已经接近跟踪狂的行为会伤害到她吗?你的感情,难道只是私欲而已吗!”

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憋得太厉害,肚子都开始疼了,干脆就蹲了下来。

“别这样!你刚才这么有勇气,怎么现在却没勇气面对自己呢!”
“师弟,你现在应该好好把精力放在学习武功上,以后有所作为,堂堂正正的追求石玖榴甚至是提亲不好吗?当然,石玖榴也是有选择的权力的,你也别勉强他人喜欢你。如果你真的喜欢石玖榴,不是应该更希望她幸福吗?……”

不知道多久之后:“我就说到这里了,你的事我会保密的,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完,封轻弦拍了拍我的肩。

我听着她的脚步声走远才捂着笑疼了的肚子站起身来。看着封轻弦的背影,我觉得她这人或许还不错。
……只是未免太擅长想象了。
我突然感觉有些对不起这么费心费力的二师姐——但也只是一瞬而已。

过了一会儿,缆车慢悠悠的驶了回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6-12 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连串的误会超欢乐。不过主角真失礼啊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6-12 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哪里失礼了,这个师姐擅自揣测他人的心思才有问题吧。
就算是阿虚也没有……(说漏嘴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6-12 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保证一下,这个石玖榴不是未来人,也不是主角的妹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9-6-13 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补一点莫名其妙的设定。


在不知名的年代,玄雾皋月被妖精诱拐。
当他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掌握了人类巴比伦时期的语言。
然后就是在北欧的魔术学院学习并被封印指定。
之后他在世界各地的普通人的学院任教,最后死在 ...
燃夜郎君 发表于 2009-6-2 18:34

这设定还不如没有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设定还不如没有呢
Elisha 发表于 2009-6-13 17:44

有道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9-6-14 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1096出场了……
十二章用第一人称写练功有点儿单调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6-18 0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然是观赏用、收藏用、借出用各一把嘛!摆在左手边的那把就是拿来借人的哦!师侄你有喜欢的话可以借给你用。”


宅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6-20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小说很有趣。

嘛,其实我觉得最有趣的地方是在于主角用宅男的视角或者说口吻去评价作品中的角色。希望作者能坚持这种视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6-20 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各种吐槽 漫画人物穿插 mark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6-24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到这结束了?
求继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9-6-28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催稿!撑下去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7-1 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有趣,立意有趣写作表现手法也有趣,请继续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7-6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作者有说催告是他更新的动力之一
于是....

敲碗  更新更新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7-6 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晕,LZ竟然在LK发了十四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7-6 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燃夜郎君 于 2009-7-6 18:14 编辑
晕,LZ竟然在LK发了十四章
DiabloGundam 发表于 2009-7-6 16:46

切,本来打算直接在这里发15章看有没有人看得出来少了一章的。
居然被拆穿了。
第十四章

“为什么你们要以少年漫画的名义刊登像‘无知猩秋’的‘金灵’那样的东西?难道你们真的困难到了如此地步,非登这种低俗、废话连篇、一只丑恶的猩猩也能排到人气榜前列的东西不可吗?难道你们就没想过,这种不知所谓的猩猩排名如此靠前,根本是因为没有其他有魅力的角色可供投票了吗?”

连续数月没看到漫画的我回到峨眉派后,除了飞奔下山购买近几期的jump外还能有别的什么事做?把厚实的jump捧在手里后,三个月漫长的等待似乎也变得值得了。
比起jump杂志倒数第五页的读编往来里一如既往的欢快气氛,我身边的气氛到是颇有些诡异。
是因为远方天空的淡淡红色吗?
在峨嵋山上因为云雾没注意到,到了山下才发现那种略为诡异的红色流淌在北方的天空。听说在工业发达的城市,无数火炉的燃烧会映红天空。但这种事情显然不会发生在峨眉这种偏远之地。
而北方也并非成都府的方向……

其实没那么玄,气氛到底哪里不同一眼就能看出来。周围的人行走匆忙。上峨嵋山的人明显比平常要多。

来往的男男女女有的锦衣华服,有的衣衫褴褛。有的骑着骏马,有的徒步而行,甚至还有人将豪华的四轮蒸汽车开上了峨眉山道。
不、并不是旅游旺季。
至少我从上山的形形色色各色人等的脸色中感受不到任何轻快的气氛。
那是一种夹杂着紧张的期盼,别的我也说不上什么了。
是有什么武林大事吗?

“对啊!峨眉派又开始招人了!”

我惊讶的回头,却是几个看着像是商贩的大叔在攀谈。

“你们家的小红怎么样啊?今年也该13了吧!怎么不去试一试,要是能进入峨嵋派你们家可就光彩了!”

“得了吧,我家那笨丫头,拿刀剁只鸡都不行,还学什么武啊!能去书院读点书知知礼就行了。我家老婆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三丫头有点人材,还不早送到峨眉派去了。”

“也是啊,读点书也是不错的,打打杀杀也不一定好……说起来西街的何六不是把他家的小霜送上山参考了吗,那丫头比你家的更不靠谱,脾气差也就算了,脑子根本笨到和三岁小孩子差不多嘛!”

“噗……我们也别在背后说人家坏话比较好,不过一比我家红丫头是靠谱得多。不过说起来,街角的歌伦才是真正的好人材嘛……”

原来到了峨眉派收新弟子的时候了。说起来我当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进峨眉派的,想不到一过就三年了。三年之后又三年……

既然是峨眉收徒这种大事,我要不要去看看呢?
好像很有意思,又好像很无趣。但如果能趁机混进弟子之中,就可以免掉向掌门师父解释三个月的行踪。虽然已经过去了三个月,我和凌霄雨的接触却是屈指可数,也没找到机会向她问问,到底是用什么理由请的三个月假。

想到此处我赶忙将三个月份量的jump塞进了挎包。

在峨嵋山山脚的峨眉武校背后有一个极大的圆坪,诸多想要进入峨眉派的人以及家属都聚集在了此处,远远望过去真的是人潮汹涌。
中间的空地上摆着一堆草人,吊了不少靶子以及铁环,想来是在测试新人的活动能力了。
峨嵋派的人都齐刷刷的站在东边,与人潮涌动的人群隔开了一大段距离,倒是十分好认。
也因此我若想混进峨嵋派里就会十分扎眼。

正困惑间,竟发现凌霄雨抱着双拳站在人群之中和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攀谈。女子身着暗红色的西服,显得十分干练。服饰虽带着中性美,但无论是傲人的身材还是绮丽的样貌,都绝不至于被人认错性别。我看不大出她的年纪,但是那稳重的仪态显得怎么也有25岁以上。不过,要说这位女子相当的有魄力的话,站在一旁的凌霄雨在气势上倒也完全不输。

我刚走近,还没听清两人在说什么,就见凌霄雨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待得我走到她身边,才不相信地道:“你居然真的自己出来了?”

呃、这个人、根本没相信过我能成功吧。
我不为所动的道:“师姐好。”

和凌霄雨交谈的女子闻言饶有兴趣的问:“什么什么?”

凌霄雨答道:“这是我的一个师弟,最近闭门练轻功,现在看来是入门了。”

“哦,听说峨眉最称得上一个轻字的轻功就是仙风醉云步,莫非这位小兄弟练的就是此功?怪不得脚步声到了十步之内才听得到。”

想不到这位女子的观察力这么厉害,虽然有着小小的差距,但我练的确实是仙风醉云步没错。
被这么夸奖,我简直有点不好意思了。虽然在这种嘈杂的人群中,十步外就被听到了脚步让我不知道到底厉不厉害……

“听懂没有?”凌霄雨一脸藐视,“如果不想被当成出头鸟,就把脚步放重点!”

凌霄雨的话成功的把我满腔用来表达暗爽心情的感谢辞堵在了肚子里,只得低头称是。

女子露出了些许困惑的表情,随即颔首道:“不错,男孩子在峨眉派学武功还是低调一点好。”

“这位是新白联的金女士。”凌霄雨简明扼要的作了介绍。

新白联的金?听着怎么这么熟?那不是新白道联盟直属的大干部嘛!新白联盟一影九拳威震江湖,我记得金正是……第八拳,不动之金,一身腿法出神入化。
这可真是如雷贯耳啊。只是,第八拳这种微妙的排名,好像很厉害,又好像不是特别厉害……

我无所谓的抱拳道:“金前辈好。”

金女士也点头道:“你好。”

金突然踌躇了一下,看着我的同时凑到凌霄雨耳边小声问了什么。

凌霄雨双手一摊,道:“我可没有见不得人的秘密。”

从凌霄雨的回答来看,金女士问的问题该是“你这小师弟知不知道你的秘密?”

凌霄雨有什么秘密我是不知道,但是门派中其他弟子对她强横的的实力一无所知,这也应该能算秘密了吧?

言而总之,这位金女士对于凌霄雨的实力似乎略知一二,而且还有意替其遮掩?作为新白联盟这种武林顶层组织的大干部来说,还真是难得。
可凌霄雨的态度未免太……漫不经心了一点。

金到是毫不介意的道:“哦,那看来这位小兄弟知道一点了。那么,小兄弟,你知道你这位师姐到底有多厉害吗?”

当然啦!凌霄雨可是强悍到战胜了鬼王的人物!
可鬼王又是什么人,又有多强呢?除了鬼王一脸温和的笑容,以及他有诸多拉风的弟子之外,我对此人所知实在很少,也因此难以对凌霄雨的实际实力做出评估。
于是我只能惭愧的摇头,却想不到金恨恨地道:“这样啊,看来这个问题还会继续困扰我了。真可恶,我欠了凌霄雨的一个大人情,不能出手相试。”说完后金还小声嘀咕了几句,当然我是听不到了。

我当然不会不识趣的追问是什么人情,转而问凌霄雨:“师姐,这里的人怎么这么多啊?我记得我们峨嵋派不是一共也就百来号人吗?”不是我大惊小怪,周围围着的人怎么也上千了吧。

“你说的是内门弟子,这里聚集的都是想当外门弟子的人,最后只有几个会直接被收入峨眉门堂。”

“怎么会?如果说是为了当内门弟子还说的过去,可聚集了这么多人就为了当外门弟子?而且,这里好像不少人非富则贵啊!”这可不是我胡说,虽然我自己很穷,但我至少也能看出周围的人群里有不少身上一身行头就抵得上我几个月饭钱——当然那要是假货我就没辙了。但是圆坪中四五辆三轮或四轮的自动汽车,十好几辆华贵的马车以及大量拴在路边的骏马总做不得假。

凌霄雨像是头疼一样用纤细的手指抵住自己的额头,道:“我懒得纠正你关于显贵的定义,也不想向你解释峨眉派如何不向权贵低头。所谓穷文富武,家里没点资产也少有人会把儿子送去练武的,更不要说是女儿了。不过你必须知道,峨眉派是不收来拜师学艺的人的。”

不收弟子?峨眉派不收弟子的话,你算什么人,我又算什么人?
我被这个概念一下弄糊涂了,但凌霄雨似乎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意思。
于是我就这么瞪着她。

“呵呵,我来解释一下吧。”金女士似乎被什么逗笑了,“不过、噗嗤……小兄弟,你这脸……好有趣……”
有趣的是你的眼睛吧,我这么英俊的脸哪里有趣了!你倒是说说看,哪里!
“小兄弟应该是没行走过江湖吧。江湖上有好几个大派都不直接收纳主动上门拜师的人。他们会自己去收徒弟,却不会别人跑来拜师就立刻答应。”

会自己去收徒弟,却不会收上门拜师之人?乍一听是没事找事,却又好像有几分道理。我稍一思索后,赞同道:“是,正派不像邪道或武馆,要对门下弟子的行为负责,而自己来拜师的人就无法保证品行。可是如果非常诚心呢?不对,若是心术不正之人,越是坚毅,就越是可怕!”

不知为何,金投向我的目光中敛去了笑意。她用平静的语调补充道:“如小兄弟所说,名门正派顾虑也是很多的,但一般也不会把上门拜师的人一杆子打死,而是让其中经考校合格的成为外门弟子,传授武艺,其中的佼佼者将来自有成为内门弟子的机会。当然光是外门弟子也有人趋之若鹜的还是少数。

“不过峨眉派的情况又有些特别,峨嵋的峨眉武校不单以传授武艺闻名,更因为是百年来让女子进学的先锋学府而地位特殊。在这里的人多数该是让自家小孩来进学而非单纯习武的吧。”

还有这么一出啊。
“怎么样,师姐,有厉害的新人吗?”

凌霄雨似乎并不怎么遗憾的摇头道:“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金露出了好奇,道:“怎么会呢?我觉得有几个素质还是不错的,好好操练一番的话,将来成就应该不错才对。”

凌霄雨看着圆坪中间的场地,沉声道:“我要的是三年内就能和我抗衡的新人。”

金闻言擦了擦额头“这个真没有。”

“可是,你们峨眉派要这种不世出的新人来干什么?难道你们想在新白联合战上稳居第一吗?当然不,你的眼神从来没有放在那里。可会有什么事,让你们峨嵋需要极剧的扩充武力?”

“反正不会是你想象得到的理由。”
凌霄雨无礼的态度已经不会再让我惊讶了。

“可是,三年,三年内会有什么大事?”话音刚落,金就摇了摇头,道,“当然了,大事还真不少。无论是邪道三宗抬头,又或者是龙皇动世,只是峨眉想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你又想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

“这些姑且不论,南海最近流入了几把很特别的西式剑。这些剑我们峨嵋派预定了。”

“你说话太跳跃了吧。几把剑而已……你既然会提,那自然就不单纯是几把剑了。南海……正道门派连续在那里折了数十个人手,动向倒的确很诡异,其中有什么联系吗?可你跟我提起这件事,不会是想让我们联盟的几个人别去插手这些事件,而是预先告诉我们新白联盟,你会去挑战任何持有这些剑的人!”
“你们峨眉既要培养新人,又要神兵利器,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大事?如果是想取新白联盟而代之的话,麻烦把我算上吧。”
“好啊。”

喂喂!好像是很劲爆的发言啊!可是两人都是一脸说不出的奸诈,倒让我觉得自己的慌张很无味,干脆也摆出一副淡定的表情。

突然间,人群似乎有些骚动。越过人群一看,竟然有位长袖飘飘的女子在场地上翩翩起舞。细看一下,倒是跳得很好。不对,是非常好。可恶,简直好到不行。但是这场合也太不对了吧!周围似乎没什么享受她的舞蹈的人,反而是议论纷纷。有的大妈还去遮自己小孩的眼睛。

金似乎也注意到了。
“好高的水准!虽然是即兴舞蹈,却比专门的编舞还有协调感。糅合了许多现代元素的南地水袖独舞,加进来的元素却绝不会突兀或喧宾夺主。没有音乐配合,节奏感却完全没有被环境的喧哗给破坏掉。看她踏的脚点,当当、当、当当,倒是靠舞蹈反跳出了音乐感,这可是相当的难得。霄雨,怎么你们峨眉收徒弟还请舞蹈高手来助兴吗?”

“你看不到重点么?这明显不是良家妇女的舞蹈,根本是青楼中助兴之舞。”凌霄雨半睁着眼睛道。
我想问问师姐你怎么知道青楼里的女子怎么跳舞的?

“怎么会,这舞蹈一点下流的味道都没有!”金露出了困惑,又观察了一会儿,口气变得带着略略的惋惜,“嗯,在舞蹈中有些性感的暗示是很正常的,像她这样跳得完全是种健康的美感反而少见。不错,不少应该是很性感的地方巧妙地被置换了。虽然她的改动相当漂亮,但反而有了欲盖弥彰的痕迹,从另一种角度来看也是种多年来洗不掉的烙印。一眼能看到这种地步,霄雨你的眼力果然不俗啊。”

“当然了,我可是很能干的女人,一眼看出南燕的身份有什么奇怪。”

“南燕?”

“对啊,秦淮八大舞姬第五位的南燕,去年夏天我还看过她表演的。”

“……霄雨,有时候我想揍你,你知不知道是为什么啊?”

“应该是嫉妒我的洞察力吧。”

“原来如此啊。”

然后两人一齐呵呵的笑出声来。

说话间,女子已跳完,正和负责考察的峨眉人士说着什么。可能是被拒绝了,女子一下跪了下来,一边哭一边对着她跟前的师太磕起头,一边磕还一边说着什么。

“到底在说些什么啊。”不管那人是什么身份,我都不得不承认被她的舞所折服,因此看到她因为师太的拒绝而如此卑下是有些不快的。

“并不是我们不收你,既然你跳舞跳得这么好,又何必再来我们峨嵋派呢?”

我吃了一斤,才发现是金女士很好心的进行转播。这是何等的耳力!

“我只是,不想再靠取悦男人过活了。”

双方似乎还在对话,师太也还在摇头。可说完这句,金女士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我背上突然间像是多了百来斤的重物,而骨头发出的咯咯作响让我难以相信这是错觉。是金女士放出的气么?可是旁边的人为什么就像没感觉一样?
金斜着眼对着凌霄雨一字一句的道:“霄雨,若峨嵋派连这种女性都不收留,那我不介意越俎代庖。”

凌霄雨则还是一脸无所谓,道:“别着急。那些师太没什么识人之明,所以不会因为一面之辞就大发慈悲,也不能算缺点。她们多半会考虑:若是把这样的女子收入门墙,又将其他弟子置于何处?但也应该还未堕落到因为出自烟花就粗暴的将其拒之门外。南燕毕竟年纪上了20,过了习武的黄金年龄,综合起来,让她当个外门弟子是比较公平的。”

凌霄雨话音刚落,我背上的压力瞬间就没了——果然不是错觉。

如凌霄雨所说,那位认不清是谁的师太终于点了点头,将南燕扶起,让一个弟子领着啼哭不止的南燕到一旁去了。

“虽总觉得这种女性应该多帮帮,但让她多历练历练也未必没有好处。也罢,我也不敢说让她待在新白联盟会比在这里好,那帮混账肯定会宠坏她。”金女士似乎是想通了。

“知道就好。好了,这里看来是没什么可看的了,你要不要跟着去峨眉本院看正式收徒弟?”

“免了,一想到你们那些唠唠叨叨的师太们没完没了的寒暄,我的头就开始疼了。倒是你要不要陪我去用饭?我请客,也正好和你聊聊蛮城的见闻。”

“得了吧,没我你知道峨眉周围最好的酒馆在哪里?师弟,所谓见者有份,你要不要去?”

其实我还挺想去的,毕竟我对凌霄雨所说的峨眉最好的酒馆很有兴趣。只是我这种低辈弟子一下满口答应有些不恭敬,于是作势稍一犹豫……

“不去就算了,你也该回师父那里报道下了。走吧,金。”

你们别走那么快啊!我错了还不行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7-6 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来想加班加点把15章弄出来的,现在没啥动力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上海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962110 反电信诈骗|举报电话 021-62035905|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5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909号 )

GMT+8, 2020-8-15 01:24 , Processed in 0.136681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