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燃夜郎君

[小说] 蒸汽神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2-13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95章  冰火岛底部  
第一部分

我忍住不再去观察巨大的石像。
根据左右上下的景象判断,七拐八拐后,我现在大概是在从升降梯跳进的牢房的下方靠右的位置。通道正前方自然是空荡荡的,其右边没有路,左边有一条很窄的小道,小道顺着山壁往前延伸了几十步后连接了一道飞桥,飞桥凌空通向另一侧的悬崖。我观察了一下,我所在这一侧的山崖和飞桥连接着的对面山崖,共同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半圆山壁,我这一侧是很多牢房,对面那一侧也是很多层牢房。难道狱卒都到对面去了?

虽然雾气缭绕,还是能看出对面的牢房和我这边的不一样,那种外空的牢房少了很多,也就是和我所在的这侧并不是对称设计。对面稍高的楼层和更低的楼层各自有长短不一、角度不同的飞桥左右相连。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是觉得对面的设计似乎显得守卫更加森严。
我顺着窄道走向飞桥,却发现在窄道和飞桥相接的地方,我所在的山崖这一侧的左边又是一个通道,通往之前发现的栅栏门,几个狱卒刚好从栅栏门走了出去。这群人可能就是刚才搜寻我的那堆教兵。走在最后的教兵通过栅栏门后,就掏出一大串钥匙要锁门。

就当教兵锁好门时,突然有人从另一侧伸出手来,通过栅栏的空隙抓住了他手上的钥匙,然后快速收了回去。
这自然就是我干的,我成功避开了视线,抢到了钥匙。他们被抢走钥匙后,开始大呼小叫。我也不可能理会,就回到了刚才的飞桥处。我回头一看,发现这里竟然能看到栅栏门通往的小路,还能看到一堆人挤在栅栏门口,还在不断地张望。我观察了下他们反应,应该是发现我了。

我矮着身子快速通过了狭长的飞桥。我到达对面后,稍微犹豫了一下,走进了通道。通道内部是一道铁门,铁门又重又厚,远不是之前的金属牢门能够对比的,已经不是人力能够打开的门。……之前我也觉得金属门是人力难以破坏,但是那个秃顶疯子的拳头说明我是错的,但这次的铁门我敲了一下,传来的闷响显示出这玩意儿至少一尺厚,已经和金属门不是一个级别了。我观察了一下,铁门下有大量黑色的液体,只怕是干掉的血液,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种铁门既然不是靠人力能打开的,那旁边自然应该有机关,我看了看,果然在不远处的角落里有一个绞盘。我快速地摇起绞盘,铁门轰隆隆地开始往上打开。我把铁门打开到足够的高度后,试着放手,结果铁门并没有自己下落。我小心翼翼地走进铁门后,果然里面是尸横遍野,不但有一大堆囚犯的尸体四下散落,居然还有教兵和狱卒的尸体混在其中,无人收捡。
这自然是发生了囚犯暴动,甚至六天教的人还来不及收拾尸体,就把铁门关上了。我大概能猜到暴动的中心人物,那是一名死了也能看出身前风采的男人。已经死去了男人以单膝撑手而坐的姿势正对着铁门口,一动不动了。此人估计三十来岁,生前应该是高大帅气,浑身上下满目疮痍,有刀剑创伤,有掌伤,但这不妨碍以他为中心往外躺了一圈的敌人。也不知道他是刚巧被关在了铁门里,还是铁门关上后才到这里结果被堵住了。

我突发奇想,这人会不会就是“张五”?六天教的管事、把我打伤送进牢房的中年男人所说的张五?这位敢于反抗六天教的高手还是被抓进来了么?
此刻也没工夫让我求证了。我四下看了看,地上有不少刀**棍剑散落。我随便捡了把长剑,缠在背上,然后就从大门退了出去。既然眼前这位高手都被堵死在了门口,说明内部没有其他出口的可能性很高,我就不必再进去探索了,被人关在里面可不好玩。

至于我为什么要绕这么一趟,自然是为了把六天教的人给引诱到这里。
我早就看清了,经过的飞桥上下都有其他的桥梁在山间穿行,在这个大型地下监狱里构建出了复杂的立体空间,只不过因为飞桥相隔较远、所以对于一般人来说难以逾越。但在我现在的轻功面前,我勉强是可以跳到其他飞桥上的。

此刻我虽然看不到六天教的狱卒和教兵,但是能听到他们在渐渐逼近。我往另一座飞桥冲刺后一跃,勉强够到了飞桥斜的边缘,手脚并用爬了上去,然后趴在上面,匍匐前进,静待六天教的人冲上来。

没过一会儿,如我所料,六天教的人还是打开了栅栏门,然后一大堆人拥了上来,我数了数,差不多是四个狱卒,十来个教兵。他们兵分两路,有两个狱卒带人在栅栏门所在一侧四下搜索,另外个狱卒带人通过了飞桥,走到了金属大门处,不过并没有进去,而是守在了门口。

我又等待了一会儿,这堆人在敞开的金属铁门的门口商议了一下,开始往里面派人。
最后一个狱卒出现在了栅栏门旁的飞桥口,不过没有继续前进或者后退的意思,就这么守在该处。

那么,这个狱卒就是我的目标了。
我悄悄起身,后退拉开距离,使出浑身之力前冲起跳,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大概跨过了大约六七丈的距离后直直落到狱卒上方,乘着惯性凌空一脚重重踢向狱卒。这一刹那间,狱卒竟然反应了过来,提起烙铁就往我的脚上戳过来。但他的力道稍显不够,虽然烙铁正中我的脚,但两相触碰后烙铁就被我一脚踹得脱手飞出。我趁机在空中扭转姿势,双掌齐出打在狱卒胸口,狱卒一下被我震飞出去撞在山壁上,山壁甚至出现了龟裂。我落地后,发现脚上滚烫,低头一看鞋子竟然起火了,我连忙拼命跺脚,好歹把火扑灭了,还好鞋子底没穿孔。

我这代价不轻的偷袭,没有打得狱卒失去行动能力,他先挣扎了一下跪倒在地,然后缓缓爬起身来。我盘算了一下,这个狱卒的反应很快,但是力量没有特别强,单对单我应该能取胜,但是我可不会傻傻的验证自己的判断正误,连忙跑到了栅栏门。果不其然,门被锁住了。手上的钥匙是一大串,不过我刚才看到了教兵锁门,很快找出了其中造型奇特的一把钥匙,顺利打开了门。刚出门,就见到背后有另一个狱卒快速地朝我逼近,我连忙把门给反锁后,用力把金属钥匙折断在了门锁上,然后调头就走。
卡在栅栏门的狱卒愤怒的拍击着大门,栅栏门连着的墙壁都被震得不断落下灰尘,但狱卒终究只能看着我轻松地在蜿蜒的山路上越走越远。

评分

参与人数 1战斗力 +2 收起 理由
废渣 +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18 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95章
第二部分

我顺着山路下行,绕着绕着,觉得脚下有些发软,喉头也有些发甜。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连续数次交手中受了伤,当然也可能是纯粹饿的。现在想想,那几只猎犬非常凶恶不说,两名逃犯也真的是非常强悍,如果神智清醒的话我不一定是对手。特别是那个秃头,拳力奇大,我没正面中招也感觉被震伤了少许,不敢想象被命中了会怎么样。

我环顾四周,发现山壁从上到下一直都是向外扩张的,而此刻我慢慢绕到了金属大门所在囚牢的下方。斜上方的飞桥离我已经很远了。在往下移动的过程中,我又遇到几处飞桥,为了避免遇到换班的狱卒,我就跳到了其他也在往下的路径上。渐渐周围已经没有了囚室。虽然我走了不短的时间,但是应该垂直距离并没有太高,因为我往远处一看,仍然能看到斜上方的巨大石像。而山壁的外扩趋势总算停止了。目力所及的下方,从雾中冒出一些独立于山壁的峭壁。

然后,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大,空气里也有些怪味。我往下看去,层出不穷的矮山上有很多古老的建筑。这些建筑有的庞大,有的只有一两层,共同特点是张牙舞爪,像是在混乱地刺向周围的黑暗。
建筑基本都残破不堪,说是断瓦残垣也不为过,已经失去了原有功能。不过我觉得建筑群不像是居民区,可能是和宗教有关的地点。考虑到旁边巨大的石像,没准是一些专门祭祀这座石像的寺庙。
这些建筑大都依附在峭壁上,之前很多都被山壁和雾气挡住了。
在古老建筑群下方似乎也闪耀着火光。我透过古建筑群极目远眺,依稀能看到庞大的空间。那里有不少新修的建筑,也有在地形复杂的山壁上搭起来的各种木桥和堋屋。
我还注意到一点,这些新的建筑物,大抵都离巨大石像比较远,就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不祥。

古老的建筑群看上去没有人,我三两下从外侧穿过,走到一处角落向下观察,发现下方应该是一片矿场。随着我的下行,视线范围内的景象又多了一些。
我以前没进任何矿场看过,不知道一般的矿场和这里是否一样,反正在不少岩层上有些亮闪闪的石头,这些石头旁边就有人工搭出的小道。矿区整体来说地势较缓和。矿区里是有人的,一些用衣衫褴褛,简陋的面具捂住口鼻的汉子在搬运矿石。旁边有一些教兵在监工,不过我看了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人手不足,教兵似乎也要工作。

四下烟雾缭绕很多都看不真切。我总结了下跳下升降梯之后的一路所见,感觉古老建筑群和矿区平台加起来占了这个倒扣的碗型地底空间底部一半左右,另外一半仍然是巨大的空洞。我身处矿区所在这一侧。巨大的石像矗立在空洞的另一侧,两边被深不见底的黑暗隔开了。

我谨慎的穿过古老建筑群,在一根古老的柱子旁往下看去,能看到地面有一些坑坑洼洼色彩斑斓的池子,分布在各个矿点旁边。这些池子大都看得出工业痕迹,有烟雾在上面缭绕,不知道和更上方的雾气有没有什么关系,说实话,闻起来很刺鼻,有些像硫磺的味道,但感觉更酸。有一些矿工在池子旁边推着独轮车来来回回,不知道在进行什么操作。不过总体而言,人数好像很少,和偌大的面积不成正比,不像是在正常作业。
地面还有一些洞穴,能看出是人工挖掘的,可能也是矿点。

比起这些,更让我在意的是在山壁底端,和矿区构成的平台相接的环线深处,那里有一堆两三层楼高的建筑杂乱地堆在山壁旁边,这些建筑看上去又是监牢,又或者至少被作为监牢在使用。因为,以那块区域为中心,有一堆教兵在其间穿行,看上去也是在巡逻。

我真的搞不懂,六天教到底抓了多少人到这里?整个岛上有这么多人让六天教折腾吗?最顶层的监狱区真的不够用吗?还要用中层区?中层区用了不够还要这里?

没时间感慨了。顺着有人的地方依次观察后,我又看到了升降梯,此刻正停靠在地面。让我注意到升降梯的,是旁边的骚乱,一群教兵在升降梯旁被几个穿着黑色盔甲的大汉呵斥着,而旁边散落着几个不知死活的教兵。
是刚才把我甩出升降梯的疯汉干的吗?看那堆六天教的人紧张的样子,似乎还没抓到疯汉。
我仔细看了一下周围各处,发现有几个地方穿甲的精英教兵在带队巡逻,还好我的潜行做得很好,矿区地形又比较复杂,算是无人发现。
不过似乎有其他逃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过了一会儿我就看到教兵从一个地洞里逼出一个囚犯模样的人。这个囚犯长得较矮,看起来挺壮的,但在精英黑甲兵面前没有还手之力。教兵们有的拿着单刀,也有拿长**的,不过都没怎么动用武器,就在黑甲兵的指挥下拿下了矮个。

不不、好像又打起来了……啊,还是不行,被抓了。那矮个囚犯看起来也有两下子,普通教兵基本拿他没办法,甚至还被他夺到了武器,没准矮汉一开始被抓就是为了这个。但是黑甲兵面对矮汉的刀剑基本纹丝不动,展示出了盔甲强大的防御力。等黑甲兵掏出背后的双刀后,战斗几乎立刻没了悬念。然后教兵就拖着再起不能的矮个到一旁去了,躁动暂时平息。

整个地下空间很大,兼之地形复杂,虽然六天教人多势大,但还没有彻底把这个地方控制下来,往好处想的话,我还是很有机会从这里出去的。毕竟这里的人肯定不是从升降梯进出的,那么总得有个另外的出口。

我四下又张望了一下,看看能不能从矿的去向分析出出口在哪里。毕竟要在这种诡异的地方挖矿,想必这些矿石有特殊之处……又或者老板特别凶残。总不会让矿石留在这里长霉。

虽然矿点四下散落,但是果然有矿石的聚集点,就是在悬崖边上的一间仓库。我所在的位置视线不是很好,我往前移动了一下,发现那间巨大的仓库大概有三层楼高。仓库左边远处有一条冒着腾腾热气的河流。这条河流的河床比地面矮上不少,水面也比地面低,所以我刚才没注意到。河流从地底监牢区流出来,地底监牢的背后还有一个巨型水车,此刻正被流水带着不停转动。河流没有流向悬崖,而是顺着山崖往前奔流,直到在山缝间消失。
仓库的右边才是我注意的重点,随着我变换观察角度,发现仓库背后是一条人工桥梁。这座架着木轨的长桥跨越了整个地下空洞,直通到石像脚底旁边。非常注意的话石像脚边居然能看到条小道,似乎就是出口了。

我想了一想,要不要直接从桥梁上冲过去算了?但是这条轨道实在是有点长,如果我被人堵在中间,那真的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就算我高估一下自己,以我的轻功,被人堵住也未必就不能生还,但是此刻我只吃了一点点干饼,仍然又饥又渴,实在不敢大摇大摆直接冲关冒这个险。

这时,突然有一队教兵朝着我躲藏的方向走过来。虽然觉得这群人应该没有发现我,应该只是正常巡逻,但还是保持着不被其他人发现的情况下,开始绕开他们。随着这队教兵越走越近,我逐渐能听到带队的精英甲兵的盔甲在移动时发出的声音,以及粗重的呼吸声。然后,我发现,黑甲兵带着头盔,这个头盔好像非常强调耳朵的存在。
总不会是为了强化听觉的设计吧?虽然这种猜想没什么根据,但我还是尽量放轻了呼吸和脚步,甚至连真气的运转都减慢了。此刻周围环境嘈杂,我也判断不出自己的心跳声什么的是不是够微弱。
终于,这队人马从我身边绕开了。
还没放下心来,就发现又有一队小队的路线和我的位置重合。我或是快速穿行,或者躲藏在建筑的阴影之中,有惊无险地躲过了一次次巡逻。但是我始终无法在一个地方躲避太久。等我注意到的时候,自己已经逐渐在接近矿区中心的一块营地了,这里有着轨道交错,还有着专门搭出来的大型棚屋,可以说这里的教兵最多,不时有人出入。

我暗自一惊,怀疑这里是整个地区的六天教教兵的基地。而且,这个基地刚好能守住了仓库,我现在的位置并不能绕开大批教兵的视线冲向桥梁。我甚至开始怀疑起教兵的巡逻路线,莫非这种巡逻路线是有意识的在把躲藏的人给逼到基地去?

想到这里,我觉得不能再被动的躲闪教兵了,等经过一处矿洞时,跳到了矿洞的顶端,然后静待教兵的到来。
教兵果然没有发现我,从我藏身之地的旁边就这么经过了。这也给我争取到了时间,我开始**教兵的行动路线,通过时间差一次次快跑到各种只有靠我的轻功才能藏身的地方,比如木棚的屋顶,木轨的底部,小矿坑的矿洞,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远离了六天教营地。
就在我开始想自己是不是想太多的时候,突然听到营地那边传来了骚动,果然是有囚犯被逼到了营地,又和教兵起了冲突。
我这才有刚才非常危险的实感。环顾四周,却发现这里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我现在非常接近矿区的底部监牢区了。

不过监牢区的教兵此刻不算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离营地不算太远,所以教兵们放松了警惕。我慢慢接近监牢,发现河流从监牢的下方流过。我顺着河流往下看,想看看能不能顺着河流一路游到大桥处,发现两条路径几乎是平行的,隔得稍微有点远,但似乎也不是不可能,因为河流恰恰能绕开六天教营地,让我可以绕到仓库的另一边直接摸上桥梁。我考虑了一下,决定绕到监牢的背后,看看能不能避开所有可能的视线,从河流游过去。毕竟现在就走向河流的话,就会把自己暴露到为数不多的教兵的视线之中。

我顺利的绕开了教兵,潜行到了监牢的背后。这座监牢看上去也是很古老的建筑,和上层和中层监牢区的风格倒是挺一致,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要修建这么多监牢。水车看上去倒是挺新的,可能是六天教的人修建的。
……这些真的是监牢吗,会不会只是古老的民宅?但是古老的民宅、尤其是门为什么要修建得这么坚固?感觉不能细想。
我跳下河流,发现水很烫,还好我的内力还能抵挡。至于水里刺鼻的硫磺味,就只能默默忍受等待适应了。我在水里下潜,睁开眼睛,眼睛非常刺痛,但一会儿就适应了。水里几乎是一片黑暗,我靠事先看好的方位朝前潜行,等觉得有些气闷的时候,注意到头顶出现了一小块亮光,我升上去呼吸,发现这里是间空牢房,大概可以算水牢,因为牢房一半都在水里——也不算空牢房,因为有一具泡在水里的尸体,或者说骷髅更准确。

这具尸体都放了多久,以至于变成了骷髅?六天教都来了多久了?
我想不明白这个问题,又潜下水去,刚准备继续往前,就发现身边出现一个黑影朝我撞过来。我心下大惊,难道是刚才的尸体复活了?回头一看才发现是一条狰狞的大型怪鱼。这鱼快有大半人长,在水里如同离弦之箭一样朝我蹿来,我一掌劈过去,才发现自己在水里动作明显慢得多,竟是来不及阻止怪鱼。怪鱼张开大口,露出狰狞的牙齿朝我咬来,我连忙侧身外加回手一拦,虽还是被怪鱼的牙齿伤到肩膀,这一嘴咬的不算深,但是鱼身却结结实实撞在我身上,把我撞得在水里弹出好几丈。我发现上方又是一块亮光,连滚带爬的游了上去,果然又是一间囚室。囚室虽然一半在水底,但是水下好歹还是有台阶,我踩在台阶上,看着鱼并没有追上来,总算是安心了一些。我突然明白了,刚才的尸体怕不是被怪鱼给啃干的。想想就觉得恶寒。

我不敢放松警惕,盯着怪鱼的同时四下打量,发现后方又是一个人影。这次把我惊得不轻,但是人影既不是死人,也没有向我靠近,反而开口道:“……还是不肯放过我吗,你们这些魔教的疯子。”

出现在我面前的,又是一名女子。这名女子,要说的话,比之前的月光女郎要诡异多了,因为她一身深不见底的黑色连衣裙,头上还戴了个尖顶大圆帽,遮住了大半个面孔,只露出没有血色的嘴唇。背后的长发拖到了水里,在水里不停的飘动,倒像是有生命一般,坦白说很有些吓人。

“……你好。”
我猜测她是误会了,姑且先打个招呼。

“似乎是妾搞错了。虽然地方不对,但很荣幸见到你。”

她乍一听很冷淡的声音,在这个危险的环境中,却显得非常温柔。我紧绷的情绪突然有些松懈,一屁股坐了下来,也说,“嗯,你好,我也很荣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5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909号 )

GMT+8, 2020-2-19 09:43 , Processed in 0.02368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