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93894|回复: 815

[小说] 蒸汽神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9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燃夜郎君 于 2020-1-6 22:16 编辑

本帖最后由 燃夜郎君 于 2010-10-7 08:06 编辑
首发个人博客,天涯、龙空也有发,在s1也发一份。
第一页,1——3章。
第二页,4——6章。
第三页,7——11章。
第四页,12——14章。
第五页,15——17章。
第六页,18——21章。
第七页,22——25章。
第八页,26——29章。
第九页,30——32章。
第十页,33——35章。
十一页,36——40章。
十二页,41——42章。
十三页,43——45章。
十四页,46、47章。
十五页,48,49,50.
十六页,51、52
十七页,53、54、55

3L补充了点不看也无所谓的设定。

发S1就是希望能看到吐槽啊……

希望大家多多帮我发觉bug啊!

[ 本帖最后由 燃夜郎君 于 2009-6-9 10:43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9 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有好浓的日语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9 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燃夜郎君 于 2010-10-4 18:48 编辑

在这里补充点设定算了。

金钱度量衡:
一两黄金等于十两白银
一两白银为200元人民币。
1元人民币为12日元。
1元日元是1贝里
所以一两白银是2400贝里。

也就是说,1000两的赏金,基本就是240万贝里。
主角一开始做的除狼任务,赏金就是720万贝里。
这是因为任务发布者南城相当有钱,而狼患又特别紧急,才临时出现的高赏金。
平时同等级的任务有100万贝里顶天了。

而东海的海盗头子,东岛四圣剑,平均悬赏是5万两白银,也就一亿两千万贝里左右。
这是因为朝廷对倭寇的悬赏力度想要表现出很积极的样子,但实际上通缉力度并不大。
东岛四圣剑本人固然是难得的大高手,但关键在于,他们旗下的势力对明朝沿海经商影响甚广。
以他们的身份,至少也应该是三亿贝里起跳。

本世界不会出现的邪恶组织
真实艺术会
最具有邪恶魅力的组织之一。
他们挖掘出人类各类艺术家内心疯狂的一面,然后制造机会、条件将其释放出来。文学、音乐、舞蹈、雕塑、绘画、建筑、戏剧,无所不包……
开创这个组织的是一个位列最高等级的吸血鬼,但是没多久这个吸血鬼就被神秘人物除掉。
组织的继任者发觉直接囚禁艺术家,甚至是搜寻有潜质的年轻人,用肉体与心灵上的折磨将其逼入绝境绽放出光芒会更加快捷方便。
可惜这种没有美感的行为惹怒了鬼王,这个组织没过多久就被鬼众清理掉了。
重建这个组织的是一个被死掉的吸血鬼挖掘的艺术家。
她的灵感在失去了真艺会血腥的协助之后枯竭。但是她清楚地知道,自己需要的那种疯狂罪恶的美,并不局限于自己的创作。
于是转而研究秘术。六十年的研究大成,以着对邪恶艺术的追求以及几乎无人能挡的实力,她再次重新建立了这个组织。
新的组织更加隐秘,更加尊重艺术家的自主性,对成员的要求也更为严格。
……也更强。
而他们对艺术的追求,范围也越来越宽。战争的艺术、城市的艺术、兵器的艺术……无所不包。
而由各种带着古典美的格斗技巧塑造出的杀戮之艺术是真艺会百年来的主修课题之一。

[ 本帖最后由 燃夜郎君 于 2009-6-3 21:47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9 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算了,占什么楼,楼到那里文更新到哪里。

[ 本帖最后由 燃夜郎君 于 2009-1-13 14:02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9 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一个大男人在这里参合个什么劲啊

楼主是想说“掺和”吧?万恶的输入法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9 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貌似挺牛的啊,留个名慢慢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9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時代有點混亂,雖說是小說吧,但一邊大明一邊都蒸汽機車了……難免有點明清交叉了
要么就乾脆別說朝代,《笑傲江湖》就沒說朝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9 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回来电信只是运营商,真正管的还是广电总局或是文化部,上面发文件,电信只好执行,就是这样吧。你不能怪电信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0 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弱冠是指20岁,用反了,用在“后生”身上貌似更合适~
“士子服”的原型是汉服么?还是民国长衫?

同意7L,LZ你干脆别提朝代了,为啥是明朝,为之后抵抗蛮夷外敌打伏笔么?=3=   但是\"两位女皇\"阿........想想明朝那样儿....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1 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意思。
盼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2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有意思,但是我要说,本来就是架空背景,蒸汽大明也无不可,放开了混乱就是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2 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附议楼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2 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10秒浏览后发现是现代口吻的武侠小说

[ 本帖最后由 暁鬼 于 2009-1-14 19:29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2 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呜呜呜,本来好在考虑要不要太监,居然看到了马伯庸的评价,感动啊!
决定写到一半来个大火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2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燃夜郎君 于 2009-1-12 19:28 发表
呜呜呜,本来好在考虑要不要太监,居然看到了马伯庸的评价,感动啊!
决定写到一半来个大火球。

反过来说,这其实也可以成为让你太监的借口
最后说一句,相信科学,反对封建迷信

[ 本帖最后由 cdfjg 于 2009-1-12 20:43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3 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整个人都无差别虐杀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9-1-13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整个人都放下手中的漫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3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这里的亲王是真ID吧?
话说我觉得蒸汽大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明清武术昌盛就是因为抗元什么的……
蒸汽大明的话,感觉会日式,君主立宪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3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参照反骨仔鲁鲁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3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燃夜郎君 于 2010-8-25 02:50 编辑

第一章 蒸汽时代,大明王朝

包里的漫画已经看完,在催眠的轰隆声中,我靠着窗子翻着车厢里的报纸。我这个年纪谈孤独,是绝对的寒碜人,可我却不得不问自己——我为什么非得自己一个人搭火车?明明……

“剑啊,武功啊什么的,现在已经过时了!过时了!”

咦?我好像没有开口啊?突然听到这么一声。我移开报纸,抬头搜索声音的来源。
前方的座位并没有人。其实整个车厢都空荡荡的。说话的是另一排座位的大叔。

“用那么大篇幅的版面报导,生怕那些狗日的夷狄不知道天朝已经跟不上时代了吗?”

“喂喂,说武功过时,未免太夸张了吧?”坐我右边的一个应该不认识大叔的后生前倾着身子接话。

“怎么不过时?”大叔拍着报纸道,“现在已经是蒸汽的时代咯!武功什么的老掉牙了!”

“现在是蒸汽的时代了?”后生惊讶道,不过又马上改口“倒……也……没错,我们坐的就是蒸汽火车嘛。可说武功过时了……未免也太过分了三。现在不是有很多高手吗?”

“怎么不过时!”大叔瞪着后生道:“你武功再高,我拿着火枪对着你脑门开一枪,你挡得住?你挡得住?”他说话的神态,好像马上就要掏出枪来对着后生的眉心来上一枪一样。

后生急忙摇手道:“挡不住,我可挡不住。”

其实,你挡不住,不代表人家高手就挡不住啊?虽然我是没听过武林有哪位人让别人开枪射他啦。而且火枪说什么也是朝廷的管制品,大叔不大可能掏得出来的说。
一定要举例子的话……就算再高的高手,也不敢让我们坐着的蒸汽火车在他身上压过去——这样的例子会比较好吧?

低头看手中的报纸。火车上随人取阅的蓉城日报头版就用了整幅的版面,报导了武林盛事——新白道联盟盟主白兼一以及等等的高手,击败波斯以及罗马等等异邦来的挑战者,大扬我天朝声威——其实我是不怎么关心啦,平时也基本不看报纸。其他版面也用了大量篇幅详细介绍了具体经过。相比而言,关于民生什么的版面是少了点。

“大叔,这里也算是峨嵋派的范围哦,你这么说不怕?“

“怕?这些姑娘家,不在家里好好相夫教子,却不知廉耻的抛头露脸,简直就是不守妇道!我会怕她们?”

我扭曲的嘴角充分的表达了我的无语。大叔你应该是看到车厢里一个女子都没有才这么说的吧?虽然作为男性我不想反对,自从神武女皇大概是……八十年前登基以来,大明国已有过两位女皇,女性地位蒸蒸日上,从女子入学到女性出仕,现在大明朝不少行业都能见到女子的参与。大叔的说法早就不流行了啦。

“这些一个个武林人士,不务正业,整天只知道打打杀杀,跟朝廷作对,一个个早该关起来!”大叔越说越激动。

“大叔,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正派人士的侠义之举,你都不知道吗?就拿上次到处作案的杀人狂魔来说……”那后生也有点生气了。

他说的杀人狂魔我到也知道,是一个男子在蜀南一代无差别的进行虐杀,而官府怎么都抓不到人,最后是青城派的人把他找出来的——据报纸说青城派的人看到血腥的现场,以为犯案的是个中高手才出动的弟子,没有想到只是个没学过武功的的普通人。这能算是武林人士的功德了吧?可惜后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歪理!歪理!老百姓需要的不是一时安逸!而是长久的秩序!为了长久的秩序,就算有小小的牺牲又有什么不可以!那些武林人士今天可以抓贼,明天就可以自己去做贼!只要一天有这些人在和朝廷作对,天下就不得安宁!”

我意外地放下了报纸。现在的正道门派大都和朝廷关系良好,大叔的话除了有些偏激、而且让我这种升斗小民不快,却似乎也有一定道理……当然,邪道门派就不提了。

“……大叔,敢问您在哪里高就?”后生好像想到了什么,问道。

“电信衙门,有什么问题?”大叔傲慢地说。

“原来如此,没有问题,怎么会有问题呢?”后生靠在了木质靠背上,不带太多表情的脸有恍然大悟的感觉。似乎……还有淡淡的笑意。

我这才看清了年轻的后生。的确是很年轻,其实也是相对大叔来说啦。不太可能过了二十的样貌,与我这个未及弱冠的少年相比,怎么也要大上四五岁吧。不对,这么说就是十七八,可看他的气质又不止,应该还是有二十多。后生长得算英俊,只是是那种随处可见的帅,或许是有点卷曲的黑发特有的平易近人感冲淡了他五官其实颇为端正的印象。淡墨色与淡青色的衣服搭配乍看不起眼,因为确实是随处可见的士子服,稍一注意,却让我有了“好像有点不俗呢”的感觉。或许是因为衣领略外放和袖子稍内缩的老派裁剪吧。也是因为显得老成到穿在成名已久的中年儒士身上也不会不合适的衣服,让我猜不准他的年纪。要说他身上比较抢眼的地方,就是左手中指和小指上的两枚戒指了。

说起来,过去几千年这种衣服可是只有获取了功名的儒士才能穿,普通人就是摸一摸也要打板子!几十年来随着与西方文化的交流,大明朝的各阶层的距离在表面上没有了往日的泾渭分明,这才让百姓穿着随意了许多,就连商人也能穿丝绸,而商人为官也不再不可能,据说几十年前有个大商人甚至做到了一品大官。而今日穿着士子服的人也未必就有功名在身。

电信,如电般通信——朝廷近年来开办的通讯衙门,隶属于八部中的……哪一部来着?随便怎么样都好啦。因为掐住了老百姓很大一部分喉舌,定价什么的也完全考虑大明国内的行情(就是想多贵就多贵),一言以蔽之就是——肥缺,捏一把绝对会噗嘶一声喷出油来的肥缺。在该衙门里面奉职的人全家老小都衣食不愁,要求别人“为了稳定而牺牲”也就可以理解了。
所以说,后生那句“原如此来”,其实我心里也跟着来了一声。

虽然后生已经没有在搭理他了,大叔仍在骂骂咧咧。

注意到了视线,后生把头偏了过来,朝我点一点头。我赶忙回了个礼。后生略显困惑,用明显不想惊动兀自骂个不停地大叔的声调问:“少年,你是一个人赶车?”

有想过会遇到这种问题,不过却没想过这种情况下怎么回答,所以只是点了点头。

后生自言自语道:“怎么现在蒸汽火车流行到这种地步了么?小孩子都可以自己赶车了?”

其实不是,我的情况算是有点特殊。
过了一会儿,一声汽笛长鸣后,火车缓缓的停了下来。大叔不再骂话,提个大箱子三步两步冲下了车。
我和后生同时长出了一口气。

“实在是有些招架不住呢。”后生长出了一口气,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我说话。

“是呢。”我不太习惯背后议论人,事实上我也很少同别人议论人。

不过后生似乎也不想继续关于那位大叔的话题。毫无预兆地问:“少年啊,请问你可是习武之人?”

“啊?”我真没想过会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是,算是。请问兄台是怎么看出来的?”

因为后生说话有礼,我只好跟着文绉绉,别扭得紧。

后生长叹一声,不知为何移开目光凝神望着车窗外道:“像你这样的习武之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

“现在是白天。”我吐槽到。

后生笑一笑,道:“其实是因为少年你的动作,一点多余都没有。”

“这形容的是机器人不是人类吧。”

“哇,少年你居然知道这个捏他!唉,好吧,其实是刚才那位大叔谈武林人士时,少年你的态度实在是淡定而风雅。总之就不像是普通少年的反应。”

“呵呵。”是这样啊,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淡定风雅这种词形容我实在不贴切,可听到后还是很开心啦。不过普通少年该有什么反应,我却是全然不知。

后生顿了一下,道:“峨眉派的?”

“……兄台是怎么知道的?”虽然不太情愿,不过我的反应已经表明他是对的了。
等等,难道这位后生其实是深藏不露的高手,能够一眼看出别人的武功门派?要是这样,我的内力是否有点入门了?他的太阳穴倒是丝毫没有鼓起的征兆,可武林高手也不全是太阳穴高高鼓起的,峨嵋派就没一个是。这么说来倒也有些征兆。他的呼吸非常平稳,不快也不慢,全身随着呼吸的起伏非常小;眼睛不是特别明亮,却有一点圆润之意。以我的眼光要从这些里面是看不出什么啦其实,但的确有些像是剑侠小说里对返璞归真级别的大高手的描述……

后生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指了指我的背后。那里是我的背包,上面有“峨嵋”两个皱巴巴的字。旁边还放着把,我的佩剑。只不过是峨眉弟子人人都会有一把的青铜短剑,还不到一手的长度,也不特别锋利,放在身边根本不会引人注意。
……原,原来如此。

“现在倒是也有个峨嵋武校,但是你有那把佩剑——所以小兄弟是峨嵋本派的弟子吧?虽然峨嵋本派以女弟子居多,不过还是会收男弟子呢。”后生试探性地问我。

“对。”我僵硬的点点头。虽然常常想到这个问题,可确实的听到别人同我谈起,还是心里堵得慌。

或许对于问的人来说,他们是第一次问这个问题。可是对我来说,我已经不知道问过自己几百次啦!
第一次问自己这个问题,当然是两年前第一次见到也是第一次乘坐蒸汽火车之时,也正是我被婶婶送到峨嵋山的时候。形态各异的山脉在窗外连绵不绝的流过,我却怎么也提不起兴趣。我只能不断地认识到一个事实,我要被送往峨嵋派了。
峨嵋,是武林无可争议的大剑派。如果硬把江湖分为两半,那峨嵋就是正道武林领袖门派之一。这个门派甚至有向武当少林叫板的实力,(当然,综合起来还是差一点,虽然师父们不承认,但江湖人都这么想)。这些都不算什么了,就算在民间流传的剑侠通俗小说里,峨嵋派也是声势宏大,自然不会容不下无甚特别的在下。本来资质无甚特别的我能够进入这名动天下的大剑派,而不是峨眉武校的普通学生,应该得意洋洋才对……

可是……可是……峨嵋闻名之处,除了其实力,更因为这是一个……女子自强的门派!不是说女子自强有什么不对,但,我、我一个大男人在这里参合个什么劲啊?

有的男人听到全是女子的门派,大概眼睛都直了吧?我只能说他们太天真了,这又不是后宫漫画,更不是轻小说!虽不像绯心阁这样的纯女子门派,峨嵋也有收男弟子,但所谓的男弟子……恐怕更像杂役。强力的武功不是只适合女弟子,就是不够资格修炼。平时发派给男弟子的任务,不是干杂活,就是做陪练。这些都算了,当女性掌握了力量失去了社会的扼制之后,你就会见识到她们的本性……想到这里,我回忆起平日里惨痛的经历,眼里简直要留下血泪。

“婶婶啊!你何苦要把我送到这里?”

说起来,我到峨嵋派,说是喜剧,更像闹剧。早年父母双亡的我与体弱多病的妹妹被叔叔和婶婶收养。叔父照顾我们没多久,就跑去游历天下。而婶婶因为因与峨嵋惠苦师太有旧,于是打算送妹妹去峨嵋。这原本也算美事一件,穷苦人家能上峨嵋算是不错了,所以我绝对没有想过婶婶是要乘机解决两个混吃等死的拖油瓶什么的,其中一个还老是看漫画,大有发展成死宅的趋势。

事到临头,叔叔突然带回一个大美人,说是什么隐秘门派绯心阁的高手(我也是自此知道还有这样一个门派存在)。她一见妹妹,立刻欢喜无比,说什么九阴绝脉、天纵奇才、百年难见啥的,然后就强行将妹妹收为弟子,再接着就和叔叔三人消失了。

这些不算什么,匪夷所思的是,婶婶以没法对峨嵋的人交代为由,把我送上了峨嵋!

哎,当年我真的以为,婶婶是怕得罪江湖大派、不得已而为之。但现在回想婶婶当时的表情,才知道婶婶对于叔叔与一个美人同行良久,还没有任何解释,一定相当不满意……这么说来,我至少名义上是峨嵋本派弟子,而不是被送到到峨眉武校打杂,还算幸运。可是,可是,就是止不住血泪……

“……少年,少年?你怎么好像有种沧桑感?”
后生的话把我带回了现实。

“沧桑感?怎么可能,一定是兄台的错觉。”

“错觉?不对吧,你看你都流泪了!眼泪,眼泪!”

“不,这,这是我有点困。你看,我,我都睡着了。”于是我就偏过头去闭上了眼睛。

“哈哈哈。”过了大概五秒钟,后生笑了起来,不是我预料中的那种试图缓解他人窘迫后的笑声,反而意外的爽朗。轻微的笑声中有种感染力,让我不得不睁开了眼睛。

“今日的峨嵋派,男弟子过得会比较头疼吧?不过,一开始并不是这样哦!少年,我刚巧知道一点峨嵋派的八卦,你有兴趣听吗?”

第二章 凌霄之雨 从天而降

豆大的汗珠从我的脑门上流了下来。

“兄台,你、你讲的这是……神雕侠侣,没错吧?”

后生的脸突然变得非常认真——不,已经超越了认真,与其说他生气,但更多的是——恼羞成怒!一个人要怎样才能用认真、严肃的脸表现出恼羞成怒呢?我眼前就有了一个典范。

“不,不错,这些情节,在这部、这部名为神雕侠侣的剑侠小说里也、也能见到。但是呢,后来……”后生用尽全力恢复了平静,继续讲述。

“异议!倚天屠龙记!”我懒得管礼不礼貌了,用食指非常有气势的直指后生的鼻子。而后生痛苦地把头扭向了一边。

“兄台啊,我也很喜欢看剑侠小说,但是和现实混同起来就不好咯!”

“你!”不好,后生好像生气了,“你刚才瞧不起我了吧!”

“哪里,哪里。”绝对不是刚才,说现在可能还贴切点。

“你一定以为我是不出门窝在家里的把现实和幻想混同起来的人吧!就算是剑侠小说,我看的版本也比你看的早!”
这个倒是有可能。

“老老实实告诉你,其实我也会武功!而且我可是很厉害的哦!”

“真的?”我震惊了。虽然现在后生表现得略微有些可笑,可不知怎的我对他的评价并没有降低,反而发现他有种和现实的脱节感。我自己有时候也觉得和身边一切格格不入,所以比较有感触吧。这种和现实的脱节感,如果用闭门苦练武功来解释的话……倒也不是说不通。不过,我本以为他若是高手的话,会将自己的实力隐藏得更深呢。但这样代表了他没有涵养么?出乎意料的我并没有这种感觉。

大概是想不到我真的会吃惊,后生反倒有些不好意思。

“和你同坐一列火车,我简直倍儿有面子!那你有多厉害呢?”

后生并没有立刻回答我,反倒是略略挺了挺背脊,用右手托住了下颚,道:“你相信我了呢,少年。该说你轻率呢,还是愿意相信人,又或者你很善于抓住关键?”

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都不是吧。我只是没有怀疑你的理由。看过了那么多漫画,至少也知道猜测并不是个好习惯。”

“但是你不觉得随便坐坐火车就能遇上武林高手很奇怪吗?”

“不会啊。对于我来说,固然是随便遇上了武林高手。但是对于高手来说,他们不也会遇上很多人?难道这些人都算很幸运吗?”

“言之成理呢,少年。好吧,既然你这么有诚意地问了,我就好心告诉你,我自认很厉害,至少……已经没有人是我对手了。”后生露出了迷茫的眼神,就像在看远方。但他并没有来得及看多久。

“这我可不能当没听到呢。”
一只手毫无预兆地搭在了我旁边的车窗上,准确的说,是从车窗外面的上方。

“啊!”后生和我同时被吓出声来。

那只手把五指贴在了窗面上,肌肉稍一收缩,只听啪啪两声,车窗内的锁扣就弹开了。接着,车窗就这么被那五根纤纤细指吸住抬了起来。冰冷的空气一下吹了进来。
然后就是一个头搭了下来。这次我和后生都被吓得站起连退几步。

一个女人就这么倒着从车窗爬了进来。

“她,她是贞子吗?”后生慌张的问。

“怎么可能?而且,你不是高手吗,怎么也这么慌张?”

“其实,其实我是装作紧张,很有趣对吧?哈哈哈!”

“不对,等等……”多亏后生毫无说服力的回答,我没那么慌乱了,能够仔细看爬进来的女人。黑色的长发随风张扬的飘向一边,的确是很有魄力,但也说不上阴森。倒着的脸庞看不出别的什么,但是有血色这点是不会错的,而且看来颇为年轻,但是女性的年龄从样貌上是很难看出来的。而且……“她是峨嵋派的。”

“是吗?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后生道,擦了擦头上的汗。

当上半身钻进车厢后,少女突然整个身子一扭,长发在空中舞了一圈后,人已稳稳站在了地板上。少女身着黑色毛衣和白色长裤,看着就像大街上随时会遇到的普通女孩子,但她绑在后脑的长长马尾让她有了刀锋般的锐利感。不过她本来就背了口长剑,那是峨嵋派学有所成弟子的标配,和我的短剑可不一样。她的呼吸细不可闻,混不似才做了这么大动作。等等,我知道她的身法,这是我派的轻功月光化形(具体是第几式就没印象了),虽然使得这般漂亮还是第一次见到。当然,这位少女我也是第一次见。

这并不奇怪。峨嵋本派虽不像少林那样动辄千人,但百来号人也是有的。我进峨嵋派不过两年,峨嵋本派见过面的不会超过一半。

少女看向我,问:“你是峨嵋的三代弟子?”

“对啊。”

“三年前入门的?”

“不对,是两年前。等等,对,是三年了。”如果是按明历算的话,就还不到三年,按西历的话就已经到了。近年来按西历的算法很是流行,毕竟早年的时候年号算错会引起政治问题,按西历算则不会有这个问题。

“那你是我师弟。哪位师太的门下?”

“掌门慧明师太。虽然说掌门直属弟子好像很牛,但事实上是否能当下任掌门与是否掌门弟子毫无关系。一般来说,入门时没有师太愿意主动收做弟子的,就会自动算作掌门弟子。如果不受喜爱的话,掌门也不会没事跑来指点你的武功,基本也只有集体训话时能见到掌门的面。如果是女弟子的话,随便找位师太也会指教于你。可是男弟子的话……”

“师弟,你在向谁解释啊?”

“也没有谁啦……”

“在下峨嵋派弟子凌霄雨,敢问尊驾高姓大名?”凌霄雨——似乎听过的名字——不再理会我,转而问后生。

“我?行走江湖多年,从不留下姓名。”

“……那也总有个名号吧?”

“不说可以吗?让我保持点神秘感嘛!”

“……尊驾在蜀地自称天下无人可敌,我作为峨嵋弟子、同时也是习武之人,不能不闻不问,敢请尊驾指点几招,切磋切磋。”

“不指教可以吗?其实我很久没动过手了,有点手生……”

“不行。”

“等等,那个,首先,你作为峨嵋派后辈弟子,要打,也是和你的师父们打。刚巧我又有事,没时间去峨眉山,所以只能算了。然后呢,难道说,我指教你之后,就能说明我是天下第一了吗?不行吧,所以这场比试根本没有意义……”

“在下不才,自认在峨嵋派第二强,尊驾瞧不起峨嵋派也要有个限度。打赢我不能说明你无人可敌,但是输给我,你就必然不是无人可敌。”

这位凌霄雨师姐自称我派第二强,是在讽刺后生的“天下第一”么?峨嵋第二对天下第一,好像是有些喜感。不对,峨嵋弟子不太可能这般信口开河。难道她真的已经有了我派第二的修为?那我怎么会没听过她的名字?这么年轻就已经是峨嵋第二,我再不了解本门的人物也要有下限吧?看来我要好好检讨了。当然我不是说后生一定就在信口开河,这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强到了一定程度以上的高手,取决胜负往往在毫厘之间,简单的说孰强孰弱并不合理,自称天下无敌也许是自大,但也可能是一种无回的自信。

“等等,年轻人,我问你,最强的拳是什么拳?”

后生难道是看我这位师姐就快拔剑砍人了,在拖延时间?你这样没用啊,下个站还有一个多时辰才到,你要拖多久才够啊!

“我是使剑的。”

“不对啊,你应该打碎一块石头,说‘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一点爆发出来,就是最强的拳’,然后我再问你,‘刚与柔……’”
喂喂,这火车上哪里去找石头啊?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你到底打不打?”

“这就对了嘛,然后我就说,‘年轻人,等一下,老人家我要松松筋骨。嘿咗……’”

可惜凌霄雨并不理解后生的浪漫,她重重踏前一步就跨到了后生的面前,然后就是一个直拳击向后生的面门。拳威强到在一旁的我也能感受到压迫感,可出到一半就停住了,因为后生微笑着只用一根手指就抵住了凌霄雨的拳。

“年轻人,不要太冲动……”
话音还没落,就听啪的一声重响,后生随声向后飞出,挂在了列车的窗壁上,就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才落在地上——当然其实也就几秒啦。凌霄雨的拳头上冒着淡淡的烟。

后生难以置信的摸摸脸,鼻血已经流了下来。“气系绝学,打人如挂画,好身手。”

“在下是冲动了点,请前辈见谅。”

“我可是很强的,所以请你不要欺负我……呸呸,不对,我怎么会介意呢,我只不过还没有热身。”

后生擦掉鼻血,然后站起身来,仍然有些难以置信。

“我懂了,你果然是峨嵋派第二,原来如此,是这个意思吗?我小看你了。”后生说着让人不懂的话,然后开始舒展四肢。他的骨骼爆出声声脆响,连我都看得出来,随着表情的改变,他的气势开始不同了。“不过,就算如此,我的话依然不会变,这世上没人是我的对手。”

“好了么?”凌霄雨问。

“好了,你可以拔剑了。”

“不必。”

“不必?年轻人,太过自信了可不是好事。算了,我就用现实让你知道自己错了吧。”

话音刚落, 两人各踏前一步,四只手臂撞在一起,发出了打桩机一般的闷响。两人周围的空气就像反应迟钝了一般,在两人连过了好几招之后,仍没有爆发开来,却像是被锁在了双方两臂的距离内。

双方看来都不是大绝乱放的类型,后生之前被打到车窗上连响声都没有,车窗也是毫无破损。他们对招而我近在咫尺却没人让我退开,那自然是有信心不会误伤群众了。我走回座位,坐了下来,从包里掏出婶婶包的一封桃酥,取出两片放到嘴里细细品味。

只在刹那间,双方已连过数十招。当然不是我在峨嵋山上看到的师叔之间那种过招,反而更接近漫画式的夸张,双方的身子有如随着摇晃的船浮动,手臂却是只看得到残影,只在空中擦出一连串的火花。师姐身子背后有着隐隐的红光,后生那边则冒着淡淡的白雾。

这种程度的战斗,我在现实中当然是没见过,但在漫画中可见得多啦。
“反正都是幻觉,吓不倒我的。”
我又拿了一片桃酥放到嘴里。婶婶虽然没给我好脸色看,但她做起甜点来却丝毫不含糊。桃酥松脆却不会显得疏散,甜味混合咸味不会太腻,或许算不得人间极品,却也不会比老字号的店里刚出炉的来的差劲。

“呵呵呵,年轻人,你颇不简单呢。峨嵋郭襄当年气土水火四大弟子横行天下,你可算再现了他们的风采。你对招式的理解,已经远远超出了年龄。你这种人大概就是所谓的天才吧。天才这个词有着泛滥的趋势,但用在你身上大概在是接近本源的意义吧。但那又如何?年少得志,必然轻狂。你再厉害,也毕竟还年轻,就算能和天下群英争雄,也还是有青涩之处……”后生侃侃而谈,丝毫看不出他的气息有乱。中华武学,最重呼吸,一边运气一边说话绝对是大违常理。凌霄雨虽然和他斗得丝毫不落下风——至少我看不出来哪里落在下风了——却也不能在打斗的同时开口说话。这后生果然不简单!

话音刚落,凌霄雨身形一晃从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是在后生背后,原地只留下淡红的雾。后生却似乎算准了凌霄雨的行动,好整以暇地转身架住了凌霄雨的双手。“年轻人,你还嫩了点!”

凌霄雨的面色却是从一开始就没变过,也不知是沉着冷静,还是单纯的面无表情。她的双手就像是烧红的锅炉一般,开始渐渐冒出蒸汽。

“和我斗内力?年轻人,这绝对是个错误的选择!”后生面有得色,似乎已胜券在握。

但是——总会有但是的——凌霄雨手上的气就像是高压锅喷发一般的冒出来,嗞嗞作声,一下震开了后生的双手,接着就是啪的一声重响,后生随声向后飞出,再次挂在了列车的窗壁上,许久才落下地。他的姿势也与上次雷同。

“这是什么?气?不对。水?也不对……可恶!”再次擦掉鼻血后,后生冲向凌霄雨,连出数拳。预料中的拆招卸招并没有出现,后生的双拳冒出诡异血光,却没起到什么作用,凌霄雨双拳与之稍一接触便是一颤遍将其震开。这次十几招不到,后生脸部就连受重创。

“停!停!停!”后生捂着脸退后数步,“够了!好了!行了!”

后生用摇晃的手颤抖着指着师姐的鼻子道:“你你你不要太嚣张了,我会回来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不过因为你还不够资格向我挑战,所以下次呢就是我的徒弟和你打了!”因为后生边退边说,所以显得毫无说服力。

“可恶,今天是我还没睡醒啦,要不然我怎么会这么狼狈。”
喂喂,你找借口也找好一点的吧。

“我是不会跟你计较的!总有一天,我的徒弟会好好教训你的!” 然后他就转身流着泪跑开了。

[ 本帖最后由 燃夜郎君 于 2009-6-3 21:52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3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幕间:
“哦,”我突然反应过来为少女会从车顶上翻身下来,“师姐你逃票!”
“胡说,铁道衙门并没有发过公文说坐车顶要买票,更何况,我根本买不到票。”
我看了看四周空荡荡的座位,问:“那么师姐为什么买不到票呢?”
“因为票太便宜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3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5 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0楼的 燃夜郎君 的帖子

“等等,年轻人,我问你,最强的拳是什么拳?”


野球拳

另外地火水风四大元素不是西方的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6 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峨嵋派是佛教的,这里的地水火风指的是佛教的四大皆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6 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风土水火,四大皆不空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16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亲王殿也关注了啊

LZ 不要TJ啊  

蒸汽朋克便要多铆蒸钢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9-1-17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我要多铆蒸钢!!
我要有蒸汽核心的神兵利器!!
最好不要太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7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蒸汽核心的神兵利器肯定会有的,不然就不会叫蒸汽神剑了。
太监肯定不会,最多就大火球。
不过既然放在文史区而不是发到起点去,你也可以想象写的有多慢了。
再加上最近春节,我还在考虑怎么回家,第三章怕是没那么快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2-12 0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好不容易熬到了可以回帖的积分,然后前来催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3-10 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章怎么处理让我迟疑了很久,因为我实在觉得为了情节开展来一大段对话有些无聊。
但是嘛,我随便写,大家随便看,看不下去就算了吧。

第三章 气土水火 降世神通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后生跑向另外一个车厢。我似乎都能感觉到他传染过来的尴尬,直让我耳根发烫。可我更多的是感到悲伤。不会吧,后生应该远不止于此吧?他就算不能达到天下第一,也不至于败在峨嵋派三代弟子之手吧?虽然这个三代弟子是强得过分没错啦。尽管没有道理,我就是这么觉得。
“好厉害啊!”
“小妹妹好强啊!”
“峨嵋派好棒啊!”
“我便是估不到你啊!”
啪啪啪——车厢里响起了掌声。刚才收声的众乘客大概都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沉默吧,现在看到打完了,一个个都鼓噪起来了。
“多谢各位捧场。”凌霄雨倒也不扫兴,不卑不亢的向众乘客抱拳道。周围又是一阵较好。
“徒弟会来教训我?丧家犬的发言我听得不少,这也算是比较新奇的了。他能教出什么样的弟子,我倒很想见识见识呢。”凌霄雨略略一瞥后生遁往的车厢,用很低的声音作出了以上发言。随后她一个流水般的翻身从之前进来的窗子一跃而出。
大概是唯一听到她这句话的我,实在是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
或许我只是因为自己判断失误而闹别扭,后生说自己天下无敌,我居然简简单单的相信了。看过太多剑侠小说的我总觉得真正的超级高手应该是隐居的高人,但或许这真的是错的,真正天下无敌的人应该名扬天下,因为就算你真是功力深不可测,没有与天下英雄战斗过,又怎么能看得出你无敌?当今白道总联盟白盟主经历大大小小几百战,也只有这种经历过生死悬于一线的战斗的人才有资格问鼎天下第一这个无数武林人士垂涎的宝座。如是经历了那么多场战斗,要想没有名气也是很难的。就算本人是视名利为粪土,败在他手下的人太多了的话,纸是保不住火的。当今武林没有公认的第一,江湖好事者将白兼一排在十大高手之首,我却总是因为剑侠小说里对隐居的高手的描述觉得应该还有人在其上,难道我真的错了吗?
不,或许那一霎那我对后生的信任,是来自他莫名其妙的感染力吧。
至于我不希望他败在我的师姐的手下,或许只是因为我希望看到峨嵋派这些耀武扬威的女性吃瘪?

列车在缓慢而有节奏的回声中驶进了丘陵地区。铁轨旁立着数不清的巨柱,用来撑住人工在无数险峰底部挖出的蜀中长道,厚厚云雾间漏下来的光让巨柱背后的车厢陷入了反反复复的一明一暗之中。
车厢里有一种古怪的气氛。
整个世界,有种被一点点扭曲的感觉。
有一种莫名的焦躁。
“她说很想见识见识我们呢。”
勉强的回过头一看,说话的是一个怀抱双臂翘着二郎腿坐在我侧后方的青年男子。青年大概是二十岁的后半,拉风的大衣和扣着三层铁带的黑色皮裤给人以强悍的形象。他留着不多见的平头,脑后却仍是长发,显得极为精神。至于他让人自惭形秽的英俊脸孔我提都不想提。
这人之前一直坐在那里吗?——不可能。他给人以极强的存在感,绝非我能忽略的。
他刚才在说什么?
又是一明一暗,一明一暗。
头开始有些发晕……全身也一阵一阵的刺痛。
“如果我是她的话,我可懒得见这种人的弟子呢。”
回答的人似乎是前排露出半个后脑的女性。双马尾这种少见的发型很是惹眼,我也决不会忽略掉。之前那里绝没有这个人。
“那该说她很大度吗?”
声音是从上方传来的,抬头一看,一个裹着着硕大青色的披风,满脸都是惨白色绷带只露出一只眼睛的人很悠闲的倒挂在车顶上。
“或许吧。”
“不算。”
“不算。”
莫名其妙的人。莫名其妙的声音。
什么时候车厢里多了这么些奇怪的人?而且其他的乘客呢?刚才还有不轻的嘈杂,不知什么时候只剩下轮子震动地面的隆隆声了。
高手。我轻轻的擦去头上的冷汗,嘴角略略的上翘。这些人毫无疑问是高手。我无法判断他们和刚才的后生以及凌霄雨谁比较强,只知道这些人也是绝对的强者。
这么一考虑,他们的神出鬼没也就没什么好惊讶的了。在一明一暗的光线之间,骗过我的眼睛,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车厢,绝不是什么难事。

“她这算是招惹我们鬼众吧?”
“算。”
“算。”
“这都不算,什么才算?”
“第二次了。峨嵋派惹我们鬼众,已经是第二次了。”
“你们别这么小气啦。”
“不错,正常切磋罢了。”
“正常切磋?她把师父揍得超惨得嘞。”
“……”
“那也是没办法的,谁叫师父吹嘘自己天下无敌。”
“哼。”
“你哼什么!”
“师父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天下无敌。”
“的确没有。”
“不错。”
“不错。”
“……咬文嚼字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
“但说到人的话,而且说道胜过,的确是没什么人能胜过师父了。”
“没这回事。”
“你说什么?那你说世上还有谁强过师父?”
“这并非重点。”
“不错……”
“重点在于……师父并不会强过每个时代的最强的人。”
“哼。你的话建立在武学总是进步的基础之上。”
“武学未必会进步,但是武学会累积。”
“跑题了。现在我们该谈的不是这个。”
“而是,现在我们要怎么面对峨嵋派?”
“算了吧。”
“算了……也不是不行。但那也就是说,我们要容忍一次让峨嵋派踩在我们头上咯?”
“你们能忍吗?”
“不行。”
“不行。”
“不行。”
“不行。”
“那么,意见是统一的咯?”

一时之间,没有回音。

我擦了擦头上的汗,虽然意识有些模糊,但并不妨碍我思考。
这些人……是后生的弟子吧?后生的“总有一天”来的还真是快得可疑啊……
不,根本就是疑点重重了。
直接点说,他的弟子们根本就待在附近吧?

“那么,怎么办?”
“干脆随便派四个人去把峨嵋派挑了?”

好,好大的口气!

“哼,挑得了吗?”

哦,还是有正常的人嘛。

“怎么挑不了?”
“刚才那个少女自称峨嵋派第二。”
“然后呢?”
“那第一是谁,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
“剑帝。”
“南陵剑帝”
啊,那个,麻烦你们能不能告诉我这个峨嵋派弟子,剑帝是谁啊!是莱维吗?
“还以为你的话有什么新花样呢。你以为我会忘记剑帝?”
“那么,你‘随便派去’的四个人中,谁能挡住剑帝?别忘了,师父拿她照样头疼。”
“约翰,随便再配个人,足以挡住剑帝。第三个人抗住刚才的少女,第四个人挑峨嵋剩下所有人。”
“……”
“可行呢。”
“可行。”
“笑话。既然约翰限定,那还叫随便派四个人?”
“行了,已经说过了,咬文嚼字不是好习惯。”
“我总觉得……我们这样算是恃强凌弱吧?我对此感觉很不好。”
“师父被峨嵋后辈弟子这样扫面子,我感觉更不好。”
“得了,让他说完。”
“其实大家念念不忘的,是320年前我们鬼众弟子被地水火风四大弟子打得大败而归吧?”
“……”
“……”
“的确。”
“鬼众漫长的历史中,就只完败给过峨嵋派这么一次,想不记得也难啊。”
“那么,既然现在峨嵋派又有强人出现,我们何不给他们机会再次凑齐地水火风四大弟子的阵营?然后四对四,我们也不用去欺负峨嵋派其他杂兵弟子。”

杂兵弟子?这个形容词让我感觉很不好。

“呵呵。你还真够机灵的。既然是四大弟子,作为前辈的剑帝自然不能排进去了。”
“对于我们师父级别的人,你们谁愿意去挑战?约翰可是远在奥匈帝国,叫不叫得来还不一定呢。”
“……你的意思是一雪前耻吗?”
“太可笑了吧?现在就算拼凑出四大弟子,也和当年的地水火风没有可比性。”
“而且多久才能培养的出来?”
“给他们五年吧。五年不行的话,终生也无望了。”
“我还是觉得就我们这些人,痛痛快快冲上峨嵋山战翻他们,别搞那么多花样。能打败剑帝最好,输也要输的痛痛快快的。”
“我不想对上剑帝。”
“真诚实。”
“谢谢。”
“折中一下吧。给他们三年,能培养出来,就四对四,培养不出来,那就鬼众对峨嵋。”
“以上,就麻烦小兄弟你把这封信带给峨嵋派的剑帝前辈了。顺便说,我们三年后必定协同我们的师父,也就是鬼王拜访。”

我突然打了一个寒战,整个人抖了一抖,头脑一下清醒了过来。我站起身来,四下盼望,却见不到任何一个刚才那些神秘人。
梦,吗?
绝对不是。我的手上,有一封紫色的信,上书几个血红的狰狞大字——峨嵋剑帝启,鬼众上。

[ 本帖最后由 燃夜郎君 于 2009-5-16 20:02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5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909号 )

GMT+8, 2020-3-30 18:04 , Processed in 0.111383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