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031|回复: 0

[散文] 原创我是佛前的一点冷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1-7 2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佛前的一点冷焰
文、柴进

长夜无声。
我注视着大殿的一切,一切都很平静。
佛坐在我的面前,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是我知道,他的心中,是芸芸苍生。
那么我呢?
佛在一个夜晚给了我灵性,于是我在黑夜中灿烂的亮着,我知道佛不需要我的亮光,我的亮光是为那些弱小的生灵而存在。
我看到那些衣衫褴褛的弱小生灵来到佛的面前,脸上流着泪;他们离开佛的大殿的时候,泪水尚未干涸的脸上,显出了满足的笑容。
佛很忙。他仿佛随时都会离开他休憩的大殿,又似乎随时都会回来。
他平和的面容,安静了所有善良的心
看到了太多流泪的脸,我忽然想知道他们的故事。
但是我也知道,我只是佛前的一点冷焰,在高高的烛台上静静地亮着。
“我知道你想帮助我,”佛洞察了我的想法,“但是有些时候不是想到就能做到的。”
“我知道,”我说,“我是佛前的一点冷焰,除了自己的一点亮光,什么也没有,包括助人的法力。”
佛微笑。
他微微招手,我便来到了他的掌心。
看着佛的笑容,我的心亦为之安静。
“有一份心,尽一份力。”佛的微笑中我看到自己的身躯在逐渐膨胀,“去吧,我的孩子。”
眩目的七彩光中,我失去了知觉。
一片黑暗之中,我听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找到火柴了吗,这个时候停电真麻烦。”
随着划火柴的声音,我有了知觉。
我还是一点烛火,只是已经不在佛的大殿上,我是在一个很小的房间的桌子上,安静地亮着。
房间里面放着一张床,床边坐着三个人:两个老人,一个年轻的女子。
我只能看到那女子的背影,瘦瘦的,看起来很不舒服。
那女子从床上抱起一个孩子,看着母亲的孩子,用小手抹去母亲脸上的泪水。
孩子说,“妈妈,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梦见什么了?”母亲吻着孩子的额头。
“梦见我的病好了啊。”孩子出神地说。
“我可怜的孩子啊,”一个老人忽然放声哭了起来,那是孩子的奶奶。
孩子的母亲抱起了孩子,走出了房间。
“不要哭了,”孩子的爷爷说,“这么可爱的孩子,老天爷一定会照顾他的,你再哭下去,孩子的心里会很难过的。再说,钱也凑得差不多了,明天就可以带孩子到大城市看病了。”
从他们的对话中,我知道我来到了一个苦难的家庭。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苦难为什么会降临到他们的头上。
孩子的父母,因为企业的倒闭而下岗了。
他们并不因此而气馁,孩子的父亲在街边做一点小生意,孩子的母亲在医院找到了一份临时工,收入不算高,日子却平和。
他们用他们的双手,养活自己年老的父母和年幼的儿子。
但是就在一个月前,一场莫名的灾难,打破了这个家庭的平静。
六岁的孩子,经常出现莫名的高烧,有时候也不停地流鼻血。有一点医学知识的母亲知道这些症状意味着什么,但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给孩子做了检查。
检查的结果,是苦难的开始。
在他们所在的小城市里,是不可能有技术治好孩子的白血病。
到大城市,高昂的医疗费用又让他们望而却步,怎么办?
治!
他们做出了决定,毫不犹豫。
治疗的费用对这个低收入的家庭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为了孩子,他们已顾不得一切。
能借的亲戚都借了一遍。
只要是认识的朋友也借了一遍。
明天便可以带着借来的几万救命钱带孩子去大医院了,虽然这个数字远远不够。
吃了药,孩子又沉沉睡了,孩子的母亲吹熄了蜡烛,依偎着孩子睡下。
我什么也看不到,整整一夜,孩子奶奶的抽泣声在我耳边萦绕。
第二天,孩子的父母带着孩子去了北京。
第五天,孩子的父亲带着一脸疲倦独自回来了。
“我的孙儿咋样了?”
“住上院了,”孩子的父亲疲惫地坐在床边,“医生说保守治疗有希望,但是需要更多的医疗费。”
钱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看起来很重要的样子。
从这一天起,我就很少见到这个疲惫的父亲,但是从孩子的爷爷奶奶和邻居的谈话中,我知道他在这个小城市里,一个单位又一个单位地奔跑,恳请大家为他的孩子捐一点钱。
也常常看到,有些人来到这个家庭,安慰着两个老人,临行时,留下一些纸币。
我栖身的这个一寸长的小小蜡头,也慢慢消瘦下去。
头顶就是那种叫做电灯的东西,一拉就亮,可是两位老人舍不得使。每天摸索着点亮我,上了床之后,再把我吹熄,他们说这样能省一点钱。
多省一点钱,孩子就多一点希望。
看着他们吃着从附近菜市场拾来的菜叶下饭,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心痛。
我燃烧着自己,尽可能地放出更多的光。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完全熔化在那张旧桌子上。
那深深浸入桌面的惨白一点,是我在回到佛前时留下的最后一滴泪痕。
那个夜晚,天很黑。
我又回到了佛的掌心,我的亮光告诉佛我的愤怒。
“我知道你想知道,为什么不救助那个孩子。”佛轻轻叹息,“有些事情,不是我能解决了的。”
“人的一生,伴随着痛苦。”佛把我送回烛台,“世间的万物,也同样在痛苦中轮回。我所要做的,只是帮助他们学会使用与生俱来的爱,帮助别人,也帮助自己。孩子的父亲向众人求助,帮助孩子父亲的人或许限于经济情况帮不了太多,但是有帮助之心,他的爱就会成为他后代的榜样。这个孩子在关爱中成长,不管他能不能战胜病魔,至少在他的生命中有爱相随,他就会感觉到他是幸福的。烛焰啊,你不也是为这个艰难的家奉献了自己的一点爱心,虽然在这个过程中,你曾经感到痛苦。”
佛有着更多的人要去帮助,他在临走之前,在我的面前开启了一扇天窗。
我可以从天窗中看到下界的那个孩子的父亲在执着地为着他重病的孩子,奔走求助;也看到为他捐助的人把一张张纸币交给这个可怜的父亲,那一点一滴的爱,汇聚成孩子生存的希望。
佛说得对,奉献爱心的人,会把爱永远传递下去。
正如我,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

二○○六年十一月六日  深夜

后记:
从知道王一豪小朋友的病情到帮助这个困难的家庭向社会求助,我一直想写些什么,但是我也知道,我的文字是苍白无力的。我只能在这里告诉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希望你连同下面的网址,一同转贴到你所去的网站论坛。
目前,王一豪小朋友已经进入了第二阶段的治疗,有希望,但是也意味着这个苦难的家庭要负担更多的医疗费,柴进诚挚地希望你能为这个孩子奉献一点爱心。
我用我的名字发誓这一切都是真的,王一豪小朋友目前在北京儿童医院血液科血一病室2组住院,家在北京的朋友可以去验证一下我的话。
下面的网址有孩子的照片和病情介绍:
.http://www.jieshou.net.cn/forum_ ... _id=4196&page=1

[ 本帖最后由 柴大官人 于 2006-11-7 20:37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 沪公安备31011302000944 )

GMT+8, 2019-12-15 20:42 , Processed in 0.03883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