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44|回复: 1

[历史] 百年战争中的“自由连队”——与黑死病齐名的人间灾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4 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中世纪盛期以后,封君以土地换取封臣服军役的封建制度已经基本名存实亡,一年仅40天的封建军役也远不适应长期战争的需要。西欧各国都走上了君主支付佣金招募、维持军队,军人为军饷、战利品和战俘赎金而战的雇佣军制之路。英法百年战争的一百余年里,双方并非一直都在交战,有着大量休战、议和的空闲和平时间。这时候,数量庞大的雇佣兵会就会被遣散,没有了收入。著名的约翰·霍克伍德(背过《新概念英语》的应该都知道这货)有一次路上遇到两个修士,用习惯用语向打他问好:“愿上帝赐你和平!”霍克伍德却生气的回道:“愿上帝拿走你们的布施!”修士们解释说他们没有恶意,不想冒犯他。霍克伍德说:“你们在路上遇到我,祈祷上帝让我饿死怎么不是冒犯我? 你们不知道我是靠战争生活,和平会让我破产吗?”
在意大利家喻户晓的英国雇佣兵头子约翰·霍克伍德
失业的雇佣兵们为了继续从事战争中劫掠和勒索赎金等回报不菲的生计,会聚集成为杀人越货的盗匪集团,在法国及其西欧邻国的乡村和城镇肆虐,这就是所谓的“自由连队(Free Companies)”。“自由”意味着他们没有雇主,自行决定行动目标和路线。在法国,他们被称为剥皮者(écorcheurs)和拦路者(routiers),在意大利被称为佣兵(condottieri)。规模较大的自由连队都有自己的名号。通常自由连队的成员来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阶层范围也很广泛,有些自由军团首领出身于社会的最底层,也有一些则来自于显赫的贵族世家,不过大部分是介于这两者之间的乡绅或小贵族家庭。
克莱西战役、普瓦提埃战役等历次军事灾难中,法国失去了国王和数量众多的贵族,导致各地不同程度的陷入无政府状态,给自由连队提供了可乘之机。他们占据城堡,呼啸山林,强迫富人缴纳赎金,烧死穷人取乐,抢劫修道院和教堂的仓储和财宝,掠夺农民的谷仓,杀害或折磨那些藏匿物品或拒交赎金的人,对教士和老人也不放过,奸淫少女、修女和母亲,并绑走她们,迫使其成为营妓。抢不走的东西就一概毁掉,焚烧农作物和农具,砍倒果树和葡萄藤,遭遇清剿时将女人和俘虏统统割喉,沉迷于破坏和杀戮不能自拔:自由连队与黑死病一道,成为那个时代人们挥之不去的梦魇。
自由连队“后来者”洗劫城市
除了抢劫和绑票,自由连队还发展出一项更为稳定的收入,就是让领主、市镇和村庄支付保护费,以换取当地免遭他们劫掠,甚至连教宗都不能幸免。普瓦提埃战役里,与法国国王约翰二世一起被俘的有一个出身佩里戈尔的法国贵族阿尔诺·德·赛沃勒,绰号“大司铎”,因为他曾经担任过一个教堂的有俸圣职。支付赎金被释放后,他纠集起一群来自不同国家的重装骑兵,壮大成一支2000人的连队。1357年,在“大司铎”率领下,连队挺进普罗旺斯,攻占了那里的不少城镇和城堡,在阿维农的教宗英诺森六世和枢机主教们深感恐惧,不得不进行谈判。达成协议后,“大司铎”带着部分追随者进入阿维农,并几次受邀在教皇宫中与教宗和红衣主教们同桌进餐,所受到的礼遇就好像他是法国王子一般。教宗不仅赦免了连队的所有罪行,而且交给他们4万埃居,作为离开的条件。后来,“大司铎”率队开赴勃艮第,年轻的腓力公爵待之以礼,称他为自己的顾问和同伴,还将一座城堡和几位贵族人质移交给他作抵押,直到自己筹集了2500金法郎来换取他离开。
“大司铎”阿尔诺·德·赛沃勒
1360年,另一支自由连队攻占了罗纳河上的圣灵桥,控制了去往阿维农的通道,勒索过往的商人和旅行者,包括许多世俗和教会的显贵。此后数月,聚集到这里的自由连队越来越多,切断了从北方通往阿维农的物资供应线。英诺森六世首先是呼吁自由连队撤走,未得到回应之后,将他们开除教籍,并宣布发动十字军征讨。1361年,教宗分别向法国国王、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阿拉贡国王、热那亚总督以及法国诸公爵、伯爵和市镇致函,要他们为十字军行动提供部队,他还要求罗纳河流域及邻近地区的领主们拦截从法国各地奔赴圣灵桥的自由连队。
由奥斯提亚枢机主教和法国王军统帅罗贝尔·德·费恩指挥的十字军分别在罗纳河两岸集结起来,然而教宗和法国国王都不想支付军饷。傅华萨说,教宗期望免费的服务,说参加讨伐的十字军战士得到的将是灵魂的救赎,这种空头支票让许多人离开了,有的甚至加入到自由连队当中,致使他们的人数日益增加。最后,只得由蒙费拉侯爵出面,招募占领着圣灵桥的自由连队,把他们带到伦巴第,用于蒙费拉与米兰公爵之间的战争,英诺森六世为此一共支付了10万弗罗林。法国王军统帅也用同样的方式让自由连队撤离,并把他们投入到伊比利亚半岛卡斯蒂利亚王国的内战。
有经验丰富的职业军人组成,不乏组织纪律的自由连队,其军事威力有时甚至更胜于致力于荣耀却对指挥原则不屑一顾的贵族骑士。1362年,为了夺回被自由连队“后来者”占领的市镇布里奈,法国国王约翰二世命令王军统帅拉马什伯爵雅克·德·波旁率6000王军进行讨伐,国王还招安了“大司铎”加盟王军,以壮声势。然而,王军统帅掉以轻心,没有想到自由连队会在清晨率先发动突袭,王军阵营一片混乱,“大司铎”的队伍见势不妙也向同行倒戈。弗雷伯爵阿尔邦的路易当场被杀,王军统帅和他的儿子皮埃尔也受了致命伤,不久就死了。军中大批高级贵族,还有“大司铎”本人都成了俘虏。这场战役的战俘赎金和战利品非常丰厚,使自由连队所有成员都富裕了起来。
布里奈战役,法国王军被土匪击败
参加自由连队当土匪,是一条极为便捷的致富和发迹之路,霍克伍德和“大司铎”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在百年战争第二阶段为查理五世力挽狂澜的法国王军统帅贝特朗·杜·盖克兰,以及英国名将罗伯特·诺利斯爵士,都曾是自由连队的领袖。还有肆虐于香槟地区的自由连队领袖奥布雷西科的尤斯塔什,竟然依靠其劫掠的名声和财富,赢得了出身高贵的肯特伯爵夫人,于利希的伊莎贝拉的芳心,最后娶了这位孀居的贵妇。
为了解决自由连队的祸害和威胁,法国国王、教宗和各地领主动足了脑筋。著名女作家克里斯蒂娜·德·皮桑的父亲,查理五世的御用占星师托马斯·德·皮桑曾制作了5个金属小人,在每个小人的下巴和胸口刻上标记,再把取自法国不同地区的泥巴填入小人中,最后把这几个小人分别埋到取泥土的地区,托马斯向国王保证说这样做可以让自由军团消失,结果当然是异想天开。更为实际的方法是祸水外引,教宗力图推动自由连队成为十字军,到东欧打土耳其人和普鲁士人,到北非打柏柏尔人。法国人则雇佣自由连队进入西班牙和意大利,加盟特拉斯塔玛拉的恩里克,与残忍者佩德罗争夺卡斯蒂利亚的王位,帮助安茹家族夺取那不勒斯王国,或是参加意大利各城邦之间的争霸战争。
最终解决自由连队问题要等到查理七世当政。1435年,法国境内所有自由连队在阿尔萨斯举行集会,以各自活动区域在法国国土上划分势力范围。这种气焰嚣张,目无尊长的瓜分深深刺激了查理七世,1439年,国王颁布法令,规定只有国王有权招募军队,未经国王授权的武装力量皆为非法。
为保证法令顺利执行,查理七世通过三级会议将原本偶尔开征的任意税(塔利税)变成一种常设的固定土地税,为建立常备军奠定了财政基础,然后利用1444年与英国休战的契机,建立起以矛为单位,共1500矛(1矛包括1名方旗骑士,1名见习骑士,这两人都是重骑兵,还有侍奉2人的2名随从,以及2名骑马弓箭手共6人组成)的敕令精骑兵团,他们定期支付军饷,轮流在各地戍卫。自由连队的一部分被招安、吸纳进了这个新式常备军,一部分被强迫解散,而那些拒绝服从的则被敕令精骑兵团逐步剿灭。至百年战争结束,法国也终于摆脱了自由连队的困扰。
法国常备军敕令精骑兵团全部由骑兵构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5 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连队中各地的人都有,法国人好像都称呼为“英国人”,也是促进了法国的民族主义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5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909号 )

GMT+8, 2020-3-31 00:18 , Processed in 0.02364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