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94|回复: 7

[历史] 【转】上古中东世界的孤立语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4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还是大家的老熟人西班牙鸽王的作品
暗黑逆戟鲸 在上古中东世界存在过数种孤立语言,其背后伴随着其使用民族的神秘历史
​​语言学上有一个有趣的概念:孤立语言,就是独此一家,和别的语言都没有联系的语言,不能归类到任何语言家族。多数常见语言都不是孤立语言:汉语属汉藏语系,英语和大部分欧洲语言属印欧语系,阿拉伯语和希伯来语属亚非语系(旧称闪含语系)。
  现代语言中比较著名的孤立语言有日语、韩语和巴斯克语。历史上不断有学者试图将他们和其它语言联系起来,但最终都无法找到足够令人信服的证据。孤立的语言一般伴随着独特的历史。比如巴斯克人就很有可能是欧洲最早的原著民,在印欧语系诸民族的压迫下被挤入比利牛斯山脉生存至今。
在比较不为人知的上古中东世界也有数种孤立语言,它们的背后也伴随着使用这些语言的上古民族的神秘历史。
1.埃兰语
其一是埃兰人使用的埃兰语(Elamite Language)。埃兰是我们已知的曾经存在于伊朗的最早文明(位置见图一)。今天的伊朗人操属于印欧语系的波斯语。自中东古典时代开始这些印欧语使用者一波波地从北方的亚欧草原上南下进入伊朗高原。他们的文化和语言在绝大多数历史时期乃至当今都是这篇土地上无可争议的主宰。然而就像巴斯克人和欧洲印欧民族的关系一样,这并不代表着在他们之前伊朗就不存在别的文化。埃兰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几乎和古苏美尔以及古埃及的开端差不多。实际上她和她的近邻——生活在今天伊拉克领土上的苏美尔人一直保持着一定程度上的竞争关系,由此开启了两伊战争的序幕...(手动狗头)

图一,埃兰在中东的位置  关于埃兰文明的文字记载经常出现在苏美尔人及其继承者阿卡德人的铭文中。配以考古学家发现的精美文物(如图二左),足以证明古埃兰文明的水平。而在伊朗本土不断发现的埃兰人自己留下的铭文则令语言学家发现了其语言根本不同于波斯语以及同时代任何语言的事实(图二右,解密埃兰语的钥匙之一,2100BC左右埃兰王库提克-英舒什纳克留下的“狮子台”,Table du Lion,由埃兰文和已知的阿卡德文双语写就)。
图二,左:跪姿牛首银杯,藏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右:狮子台,藏于卢浮宫  埃兰人的势力在公元前12世纪达到顶峰,随后在公元前9世纪,伊朗高原迎来了第一批印欧语波斯系移民——米底人。埃兰人的国土被日益向南压缩,与此同时,两河流域的军事霸权——新亚述帝国一举攻入了埃兰人的传统首都安善城(Anshan),给埃兰王国带来了致命的打击。至公元前7世纪,埃兰本土已经完全臣服于米底国王之下。前6世纪兴起的第一波斯帝国——阿黑门尼德王朝,更是彻底地将埃兰故土变为了帝国的核心省份之一。埃兰人的另一个传统都市苏萨城成为了名君大流士的新都。

图三,埃兰的兴亡(动图,如不显示可打开大图)
2.胡里安-乌拉尔图语
这一对严格来讲,不算是孤立语言。因为语言学家就把这两种语言算作了一个语系:胡里安-乌拉尔图语系。但实际上,它们和周边其它语言难以建立联系,而它们两者之间也不是同时出现,有传承关系,所以个人觉得它们其实可以算是一种孤立语言在不同时代的表现。
年代比较早的胡里安语使用者——胡里安人,公元前3千年左右出现在历史记载中,当时他们生活在两河流域西北部、幼发拉底河的支流哈布尔河谷地,差不多在“新月沃土”最靠北边的“月腰”上。

图四,胡里安人城邦在两河流域的位置和生活在伊朗高原的埃兰人不同,胡里安人基本从未自己建立过一个纯粹的独立国家。这和它四面受敌的地理位置有很大关系(图四)。在青铜时代,这里向东南有苏美尔-阿卡德-亚述-巴比伦等一系列高度文明的强权虎视眈眈,向南和西南有属于闪族的阿摩利人城邦,向西则有属于印欧族的赫梯帝国迅速崛起。在这种恶劣的地缘环境下,胡里安人的城邦——最著名的是位于今天叙利亚东北部的乌尔卡什(Urkesh)——经常无法独自生存,要么作为藩属臣服于周边强权之下,要么直接接受其它民族作自己的高层统治者。其中后者中比较著名的政权一是公元前18世纪左右兴起的亚穆哈德王国(Yamhad),其统治层为闪族的阿摩利人。二是前15世纪左右的米塔尼王国(Mitanni),其统治阶层为印欧语系民族。

图五,左:极盛的亚穆哈德王国,右:米塔尼王国  尽管经常处于被统治的状态,胡里安人的文化却在外族政权下繁衍扩散。这从各种出土文物的胡里安语铭文中得到了印证(见图六“乌尔卡什之狮”及石板)。

图六,“乌尔卡什之狮”及石板,最早载有胡里安语铭文的文物,藏于卢浮宫  米塔尼王国时代出土的王家印章也被认为有鲜明的胡里安风格。王国最终灭亡于中亚述帝国时,亚述方面的记载也称他们征服了王国治下的“180个胡里安人的城市”。可见胡里安人的语言和文化很可能在这个国家反而占到了主流。不仅如此,胡里安人的影响还向西进入了赫梯帝国统治下的安纳托利亚半岛。据信赫梯人的多神信仰体系中借鉴了不少胡里安人笃信的神祗(图七,赫梯首都哈图萨出土的阴间12神)。

图七,赫梯首都哈图萨出土的阴间12神,据信受了胡里安信仰的影响  米塔尼王国之后胡里安人的名号逐渐湮灭。到了前13世纪,亚述帝国的记载中出现了一个叫做乌拉尔图的小城邦,位于今天土耳其境内的凡湖——也就是亚美尼亚人心目中的“圣湖”。在接下来的几百年中,这个小邦整合邻近城邦逐渐成为了一个强大的乌拉尔图王国(图八)。成为了亚述帝国北方最强大的对手。
图八,乌拉尔图王国(黄色)和新亚述帝国(紫色)的对峙  乌拉尔图语相比更加古早的胡里安语,留下来的铭文反而更加稀少。后世语言学家研究鲜有的亚述-乌拉尔图双语铭文(图九,藏于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的埃勒布尼博物馆的乌拉尔图语铭文),直到上世纪70年代才得出结论:唯一能和该语言建立任何联系的正是更加古老的胡里安语。注意乌拉尔图的位置比胡里安人的传统土地——两河北部更加靠北。这可能说明胡里安人很早就扩散至此,也可能是米塔尼王国灭亡后胡里安遗民避难北迁的结果。

图九,乌拉尔图语铭文  
乌拉尔图王国的历史从始至终伴随着和军事强权亚述帝国的血腥斗争,其间还有北方来自亚欧草原的印欧语系游牧民族的不断南侵。最终挺过了一波波危机的乌拉尔图倒在了来自东方的印欧民族——波斯帝国的前身米底人的进攻之下。拥有自己独特语言的乌拉尔图民族随之消亡。在凡湖湖畔的这篇土地上又慢慢兴起了一个新的民族——亚美尼亚人。
  近代亚美尼亚人一般追奉乌拉尔图王国为自己的前身。但是亚美尼亚语言却是公认的印欧系语言。乌拉尔图语言解密之后有学者认为亚美尼亚语言中借用了不少乌拉尔图词汇。相应地,他们认为亚美尼亚人的先祖就是从亚欧草原上南迁的印欧系民族和当地乌拉尔图人融合而成的。
3.哈梯语
说哈梯语的哈梯人(Hattian)可能是人类步入文明时代后安纳托利亚半岛的最早居民。关于他们的记载首次出现在公元前2300年两河流域的阿卡德名君萨尔贡大帝时代的铭文上。哈梯人的名字很容易和公元前1600年左右开始在安纳托利亚兴起的强大的赫梯(Hittite)帝国混淆起来——后者为世人所知盖因她和古埃及打了号称“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详尽记载的”卡叠石之战。实际上从地理上来讲这两个名字真的就是一回事。“赫梯”之名就是由“哈梯”变化而来,而两河流域的文明就称安纳托利亚半岛为“哈梯人的土地”(图一:赫梯帝国极盛时领土,显示了其核心地区哈梯)。

图十:赫梯帝国极盛时领土,显示了其核心地区哈梯然而从人种上来说赫梯人却和哈梯人不完全是一回事。语言学家早已解密了赫梯语,并将其归入印欧语系。但是在出土发现的赫梯人的宗教文本中考古学家却多次见到了一些明显不属于赫梯语言的文字。这些文字出现的场合大致如此:
... 只见这位僧侣走上了讲坛,现在他要开始说哈梯语了:!"§$%&/$%§&"/!&
  学者就此得出两个推论。一是哈梯语和赫梯语完全不同,联系到赫梯帝国兴起之前阿卡德人对哈梯的记载,哈梯语才是安纳托利亚原生居民的语言,故哈梯人和后来半岛统治他们的印欧系赫梯人也迥然不同。二是哈梯语继续作为宗教语言在赫梯帝国通用——这是人类历史上经常出现的现象,近的比如拉丁语在中世纪欧洲各国的主要存活方式就是依赖其作为基督教语言的地位。远的比如苏美尔语言在阿卡德帝国内也以宗教语言的形式保存了一段时间。而赫梯人作为印欧民族,很大可能也是从北方的亚欧草原上南迁而来。作为文化水平较低的游牧民族,是很可能接受土著哈梯人的宗教信仰的(图十一,出土的据信是哈梯人信仰的神之母——卡塔哈的塑像)。我们在上一节谈及胡里安人的影响时也谈到了赫梯人对他们信仰的采纳。

图十一,哈梯人信仰的神之母——卡塔哈的出土塑像,藏于安卡拉的安纳托利亚文明博物馆
通过对赫梯宗教文本以及部分人名地名的研究,语言学家大体掌握了哈梯语言的特点,并得出结论:它无法和任何中东语言建立联系。倒是近年来有学者提出哈梯语可能和一支非常稀有的语言家族——西北高加索语系(Northwest Caucasian Languages,又称”本都语系“)有一定联系。这支语系本身已经濒临灭绝,只在格鲁吉亚和俄罗斯的高加索诸共和国的零星土地上还有存活(图十二)。若能和古老的哈梯语挂钩,倒是令人浮想联翩。

图十二,西北高加索语系使用者的分布图4.苏美尔语
让我们以中东上古史名头最响的苏美尔语来完结这个小小的系列。苏美尔人实在不须要太多介绍。人类各古文明中,若论年代之久远,苏美尔人很有可能最终超过古埃及人荣膺冠军。一般中文世界通史会含混地把苏美尔人归在”两河流域古文明“的大篮子里,和后来的阿卡德、亚述、巴比伦、波斯等相提并论。确实他们的文化与宗教非常相似,但是若论主要源头却非苏美尔人莫属。而若谈到语言,苏美尔语则与这些后来的闪族、印欧族语言完全不同。
作为两河流域文明的老祖宗,苏美尔人与前三集中的边缘族群可大不一样。那些古老民族的语言常常要依赖文明中心地区的记载才能为后世所知。而苏美尔人则定义了”记载“这个概念本身。是他们先于古埃及的象形文字,早在公元前3200年就开发出了写在泥版上的楔形文字(如图十三)。而这种书写技术率先承载的就是两河流域最有名的孤立语言-苏美尔语。有趣的是,苏美尔文明本身的存在、以及其久远的历史实际上就是从考古学家和语言学家在泥版上发现孤立的苏美尔语开始的。

图十三,早于前3000年的乌鲁克时代出土泥版,记录了楔形文字的雏形,藏于卢浮宫  公元19世纪初,对于古埃及和古中东的历史考古方兴未艾。古埃及象形文字有著名的罗塞塔石作为开门的钥匙,而两河流域的楔形文字则是靠着同样著名的贝希斯顿铭文(图十四)得以解密。贝希斯顿铭文中并没有苏美尔语的痕迹,因为它来自波斯帝国时代,距离苏美尔语的彻底消亡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得到解密的是巴比伦人使用的阿卡德语变体。由此一发而不可收,各地出土的阿卡德语泥版大批得到诠释。然而到了19世纪中叶,考古学家觉察到在大量用来表述阿卡德语的楔形文本中有无法解释的部分存在。不仅无法解释,而且就单从符号使用方法来看,也不符合阿卡德语的基本语言学特点。比如阿卡德语系屈折语,而该语言的单词变化却表现出黏着语的特点。由此在19世纪末,德国犹太裔语言学家霍普特(Paul Haupt)首次用语言学手段证明了苏美尔语的存在。一个使用不同语言的苏美尔民族——作为两河流域文明的先行者也逐渐得到了历史学家的公认。

图十四,知名的贝希斯顿铭文,位于伊朗的克尔曼沙赫近。最近刚收到某金发大统领的威胁  现在一般认为自前4000年开始的乌鲁克时代(图十五),苏美尔人就是两河流域南部的文明建立者。前3000年之后,说闪族语言的民族开始进入两河流域和苏美尔人共生。
图十五,乌鲁克时代的圆柱形印章,描绘了人们用谷物饲养牲畜的场面,藏于卢浮宫  前24世纪,闪族园丁萨尔贡一世(图十六)崛起建立阿卡德帝国。阿卡德语言遂逐渐占了上风。在这个过程中,苏美尔语不仅作为”雅言“得以保留,而且对阿卡德语也产生重要影响。甚至有人认为阿卡德语本身就是原始闪族语言和苏美尔语的合体。前21世纪,苏美尔人曾短暂地重占优势,建立了乌尔第三王朝,但这并没有改变阿卡德语逐渐取代苏美尔语的大趋势。前20世纪,乌尔第三王朝被伊朗的埃兰人击溃,随即来自叙利亚的另一支闪族——阿摩利人入住苏美尔人的土地。苏美尔语在此之后逐渐销声匿迹。

图十六,亚述首都尼尼微出土的萨尔贡青铜头像,藏于伊拉克国家博物馆  对苏美尔语言的研究一直是古中东语言研究的重头戏,直到今天仍在进行。苏美尔这个名字上的光环实在太过诱人,而它和中东其它语言大家族之间没有联系这个事实又给后世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不断有将苏美尔语归类于其它语系的理论横空出世,包括格鲁吉亚语、巴斯克语、乌拉尔语系,乃至汉藏语系都曾被人拉过来和苏美尔语攀亲,但至今为止都是一些支离破碎的残片“证据”。当然这不能阻止民间学者们杜撰出诸如“伏羲和少典创建了苏美尔文明”这样廉价的故事。
本文参考及图片来源:维基英文版各相关页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2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赫梯语不是印欧语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4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伊朗附近这么多孤立语言,是因为山多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1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kinasa 发表于 2020-2-2 14:28
赫梯语不是印欧语吗?

是的呀,原文也说是的呀,孤立的的是哈梯语,不是赫梯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1 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省略 发表于 2020-2-4 19:18
伊朗附近这么多孤立语言,是因为山多吗

这四个里面算伊朗多山地区的其实也就是埃兰语,其余三个都是两河平坦地区的。我认为,这一带这么多孤立语言是因为只有它们才会被那个时代人类几乎唯一的文明之光新月沃土地带所记入历史。其余满世界的孤立语言都没得到这个机会进入史载,因为自己没有文字记载,周围也没有会文字的人能够记载自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4 0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暗黑逆戟鲸 发表于 2020-2-11 18:32
这四个里面算伊朗多山地区的其实也就是埃兰语,其余三个都是两河平坦地区的。我认为,这一带这么多孤立语 ...

是这样的,这种跟巴斯克那种应该完全不同吧,因为自身有文字,文明程度也强到在其它文明中留下足够多的痕迹,就算本体灭亡了也能被后人发现,这应该是莫大的幸运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4 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暗黑逆戟鲸 发表于 2020-2-11 18:32
这四个里面算伊朗多山地区的其实也就是埃兰语,其余三个都是两河平坦地区的。我认为,这一带这么多孤立语 ...

原来如此,的确啊,更多的语言可能文字都没有发展出来就消失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4 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暗黑逆戟鲸 发表于 2020-2-11 18:29
是的呀,原文也说是的呀,孤立的的是哈梯语,不是赫梯语... 

翻回去看到了,不知道为啥,第一次看的时候居然眼拙把这段漏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5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909号 )

GMT+8, 2020-2-22 18:07 , Processed in 0.03882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