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95|回复: 0

[历史] 巴伐利亚的伊莎博的污名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30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众化的历史叙事中,为政治灾难找女人当替罪羊是个中西方都很常见的现象,有些纯属捕风捉影式的栽赃,相对容易澄清,而有些则不乏佐证,看来很是确凿。但是,不问立场,不加批判的接受这些历史记录,一样会偏离事实。百年战争后期的法国王后,巴伐利亚的伊莎博(1371-1435)就是很典型的例证。

巴伐利亚的伊莎博来自德国维特尔斯巴赫家族因格施塔特支,是法国国王查理六世的妻子。由于查理六世患有间歇性精神病,不能理事,法国政坛陷入长期的动荡和混乱,百年战争的局势也因为阿金库尔战役的大败亏输而急转直下,最终以《特鲁瓦条约》承认英国国王亨利五世的法国王位继承权,肯定了英国事实上的征服,这是法国历史最黯淡的阶段。巴伐利亚的伊莎博作为摄政,自然不能幸免,在传统历史记叙中,她荒淫无耻、贪赃枉法、背叛亲子,政治无能,背负了巨大的骂名,还被拿来与救国女英雄贞德或阿拉贡的约兰德(查理七世的岳母)做比,成为反面脸谱。

然而现代研究表明,这些诽谤基本上是没有根据的。例如,一个广为流传的民间懺语,法国被一个女人(伊莎博)毁灭,被另一个女人(约兰德或贞德)拯救,就是出自后人编造,当时根本子虚乌有。另外一些看似自圆其说的说法,如“伊莎博与奥尔良公爵路易勾搭成奸,败坏朝政,导致法国局势急转直下”,在当时为数众多的编年史中几乎找不到证据,只有一个倾向勃艮第派的圣德尼的僧侣米歇尔·潘托万提道,人们低声抱怨国王的兄弟,奥尔良公爵路易,与王后二人治国失当(《圣德尼宗教编年史》,另有兰斯大主教让·尤文纳的《法国国王查理六世时代史》是简单重复了这一记述)。另一则证据是同时代一本作者匿名的诗歌小册子《真实的梦》,上面不乏对伊莎博党羽窃取国家财富的指责。

这两则材料都是1405-1406年的创作,也正好是奥尔良派(后来叫阿玛尼亚克派)和勃艮第派结下梁子的关键时期。查理六世自1392年以来一直间歇性的精神错乱,在他无法正常理事时,他把国政委托给了他的叔叔勃艮第公爵菲利普和他的兄弟奥尔良公爵路易。1404年,菲利普去世时,他的儿子约翰要求继承父亲对王国政府和财务的控制权。但是,约翰作为堂兄,已经与国王疏远了一辈,与其父作为国王叔叔和先王胞弟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语,路易和伊莎博抵制了新任勃艮第公爵关于权力和金钱上的要求,并将他在御前会议的排名降到第五位,列于奥尔良、贝里、波旁等血亲公爵之后。

作为回应,约翰和他的军队于1405年8月进军巴黎,控制了年轻的王太子,并试图控制国王,但最终未能成功。路易和王后是始终是他的重大障碍,以至于在1407年,约翰指使人刺杀了路易。这就是上述两则材料写就时的历史背景。在这一时期,除了潘托万以外,让·傅华萨、昂盖朗·蒙斯特雷、圣雷米的让·勒弗雷、皮埃尔·科雄(就是后来审判贞德的那位博韦主教,不折不扣的勃艮第派)、皮埃尔·库西诺,以及匿名作者的《科尔代利耶编年史》等其他所有编年史中,都找不到类似对伊莎博王后的负面评价(除了让·尤文纳摘抄潘托万的那句),而倾向奥尔良派的皮埃尔·库西诺在他的编年史中却提到,勃艮第公爵在酒馆和游民之中大肆散布路易和伊莎博的谣言。

1405年,路易和伊莎博拒绝将王室资金交给约翰管理,同时在路易的主导下,御前会议开征了一些税来支持对英战争,这就给了约翰通过领导抗税在巴黎收买人心的机会。潘托万写道,法国人把他们的痛苦归咎于王后和奥尔良公爵,他们认为他俩是导致贫困和战争的原因:“贵族、平民和神职人员都心痛不已,战争税为幌子对人民施加不可容忍的枷锁,使他们无缘和平,连享有片刻安宁都成了奢侈。这都怪王后和奥尔良公爵,他们的统治非常无能。”

潘托万记载中的第二次批评来自奥古斯丁会的僧侣雅克·勒格朗,1405年春天,雅克指责伊莎博和她的政府,“维纳斯主宰了你的宫廷,酗酒和放荡也随之而来。”这种侮辱一般是针对无能的军人,说他们是维纳斯而不是马尔斯的士兵,即一帮娘炮。潘托万说国王要求勒格朗解释,勒格朗说,在查理五世的时候虽然也收重税,但至少法国人能打胜仗!第三次批评始于一帮贵族要求监国,他们不满王后和路易凭借国王近亲的身份,趁国王精神错乱,把至高无上的治国权力占为己有,不与国王的叔叔、堂兄弟及其他王室成员商议就独裁独断。接着潘托万还说,国王指责王后疏于抚育王太子。最后,潘托万指出,有人批评王后和路易拒不回巴黎,以结束路易与约翰的对立,后者当时控制了太子,将其带回巴黎并试图接管政府。

法国对英国的军事行动进行的不顺利,野心勃勃的勃艮第公爵趁机利用人们普遍对战争的不满,抨击奥尔良公爵和王后治国无能,为自己抢班夺权做铺垫。潘托万对伊莎博的指责也基本集中在这一时期。然而,1407年路易遇刺身亡之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约翰的崛起道路已经没有阻碍。潘托万对伊莎博的笔调也随之一转:她的负面信息再也不见了,1407年,他把她描绘成一个可怜的母亲,为她只活了几个小时就夭折的新生儿伤心欲绝,与1405年那个对儿子漠不关心,只知寻欢作乐的形象大相径庭。

1413年,勃艮第公爵为了进一步夺权,指使支持他的巴黎屠夫、剥皮匠工会造反,即“卡博什暴动(得名于工会领袖西蒙·卡博什)”,暴徒袭击奥尔良派的贵族和追随者,洗劫他们在巴黎的财产,并占领巴士底狱,还强闯圣波尔宫,逮捕了几名国王的顾问。约翰借机迫使国王签署了被称为“卡博什法令”的政府改革法案,限制国王的权力,将财权交给三级会议。卡博什党人控制巴黎四个月之久,此时正是巴黎人反王室情绪最为激烈的时候,然而包括潘托万在内的各种编年史,都没有提到民众对伊莎博个人有任何不满。很显然,随着奥尔良公爵的死和约翰的掌权,制造伊莎博的负面舆论已经没有意义。

再来看另一个证据《真实的梦》,这首诗讲述的是一个探寻偷窃国王钱财的小偷的故事,以往一直被视为是巴黎公众对王后的指控。然而,就像潘托万的编年史一样,它似乎可以肯定是出自勃艮第派的手笔,它抨击的两个主要人物,奥尔良公爵路易和宫廷总管让·德·蒙塔古,就是勃艮第公爵约翰最大的政敌并且最终被其所杀。实际上,这首诗近来已经被被学者用来反驳人们普遍认为的伊莎博与路易通奸的说法,因为诗从头至尾都没有提过这回事,如果如果奥尔良公爵和王后之间有那么一点点通奸的嫌疑,作者怎么会放过?作者无疑是距离宫廷很近的人,因为他能在“梦”里非常具体的指责伊莎博圈子里的成员,如王后的哥哥,短期驻留过宫廷的巴伐利亚公爵,如果有相关流言蜚语,他势必一清二楚。

实际上或可以说,这首诗其实证明伊莎博名声不错,至少约翰认为她是如此。诗中命运女神福尔图娜说她在伊莎博的花园种下了很多好东西,其中就包括“美名(bon renommé)”,然后由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关于王后的谣言蜂起(Si que en mains d’une année / Fu Royne mal clamée)”,福尔图娜威胁“我会给她带来耻辱/最终将她毁掉(Je ly feray avoir tel honte /Qu'en la fin en sera deste)”。至于伊莎博的错误,诗中只说她“贪婪”(prendre ce qu’elle en peut),没有任何具体指控,而查理六世最亲密的顾问,奥尔良公爵路易,王叔贝里公爵约翰,大管家让·德·蒙塔古都有大篇幅的声讨。其中的贝里公爵是法国王室当时最德高望重的成员,连他都被诽谤,伊莎博却被轻轻放过,可见在约翰手上,实在是没多少关于伊莎博的具体黑料,只能威胁诅咒一番。

关于伊莎博窃取摄政权力,抚育子女不称职等其他流传已久的说法,就更是纯属臆测了。潘托万记载,1408年9月5日,让·佩蒂(巴黎大学教授和神学家,勃艮第派)发表著名的为刺杀奥尔良公爵辩护的演说之后,在勃艮第公爵的命令下,伊莎博带着孩子们从默伦返回巴黎。王后在卢浮宫召开御前会议,以确定如何面对咄咄逼人的约翰。王后的律师于尔桑的让·尤文纳(他是前面提到的同名的兰斯大主教和历史学家的父亲)在由血统亲王、贵族、教士和社会名流出席的大会上,宣读了国王再次授予王后和太子路易代理他处置国务的命令。他还援引卡斯蒂利亚的布朗什曾和圣路易共同执政的前例,证明事出有据。实际上,在1393年至1409年间,清醒的查理六世多次颁布一系列法令,确认伊莎博在他缺席期间履行各种职责的权力:即担任太子的监护人,进行和平斡旋,并主持御前会议。

1393年的摄政令形容伊莎博有着伟大的母性,以证明她监护太子的首要地位,“母亲对她的孩子们有着更广博、更温柔的爱,她的温柔体贴比任何关系多么亲近的人都更能爱护和哺育他们,因此,她比其他人更加优先。”1403年5月的法令赋予王后在国王发病期间管理国家的职责,以确保国王不会被利用,做任何有损于王国的事。查理六世说,王后是比其他任何人都更能保护属于我和我的国家的利益的人。这些法令都经过了御前会议和最高法院的认可,甚至一贯苛刻的巴黎群众,对伊莎博的监护人和摄政角色都持欢迎态度。蒙斯特雷的编年史中记载,伊莎博带着孩子们回巴黎时,巴黎人以极大的喜悦夹道欢迎。1412年《欧塞尔和约(在王室的调解下,奥尔良公爵和勃艮第公爵讲和,前者不再寻求为遇刺的父亲报仇)》签订后,潘托万写道,9月的最后一周,太子路易在堂兄弟们的陪同下进入了巴黎,随后是勃艮第和波旁的公爵,当王后三天后入城时,“全体人民再次迎接了即将到来的尊贵的王后,并以热烈的喜悦、盛大的颂辞向她欢呼,就好像他们正在接受一位从战场凯旋的国王一样。”即使在群情激愤的卡博什暴动期间,让·德·特鲁瓦(巴黎大学神学院院长)代表暴动群众指责王太子路易听信叛徒的谗言,而王后则仍然是“可敬的”,“对儿子的行为深感悲痛”。

1418年,当两个哥哥相继死去,未来的查理七世成为太子并自封为王国摄政时,他曾给各个市镇写信寻求支持。这些信中,他说阿玛尼亚克派在王太子路易死后转而反对他的母后,
把她驱逐并监禁在图尔,随后她又被勃艮第的约翰绑架和胁持。查理是否真的认为母亲被绑架,她又是否自愿拉拢宿敌勃艮第公爵对付阿玛尼亚克派,这些尚不得而知。但查理先发制人的指控是有着重大意义的,伊莎博是一个显著的象征,有她的支持,他的合法性将加强。即使在查理刺杀了勃艮第的约翰,被宣布不受法律保护,失去继承权之后,甚至在《特鲁瓦条约》之后,查理派的宣传小册子依然在不断强化伊莎博被勃艮第人胁为人质的可怜形象,民间舆论普遍认为,伊莎博是太子查理背后的力量,因此更愿意相信她违背自己意愿,签订城下之盟的说法,这就为查理七世的布尔日朝廷留下了反攻的火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5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909号 )

GMT+8, 2020-2-18 10:10 , Processed in 0.025766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