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83|回复: 0

[历史] 腓特烈二世的十字军:当事人亲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27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F·U·罗格纳 于 2019-11-27 10:19 编辑

无论从哪个角度而言,1229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二世的十字军之旅都是一个奇景:一位被革出教门的基督教世界最高领袖,一次不被教廷祝福的十字军东征,一场被诅咒的与**的谈判,一滴血不流的收复耶路撒冷圣城。围绕这一事件,不同立场的参与者从自己的角度讲述故事,反映出各自微妙的心态和动机。

腓特烈二世致英国国王亨利三世

蒙神恩典,至尊至圣的罗马皇帝,西西里及耶路撒冷国王,腓特烈,向他亲爱的朋友,英格兰国王,亨利,致以诚挚的问候,祝他健康。

愿天下所有主的子民都欢欣鼓舞,让我辈心怀正义之士都来赞美祂,朕没有可炫耀的千军万马,而是在如今缺兵少将的情况下,为祂赢得了荣光,这正显现了祂的伟力,全天下会因此而明白,祂的光辉喻于雄浑,祂的天威喻于浩瀚,祂对世人的计划精妙无伦,时令变换皆出其意,纵使国族迥异,亦能将人心凝聚。就在这几天里,我们的事业没有依靠暴力,却迎来了圆满的结局,不能不说是一个神迹,因为以往至今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众多国家的领袖和君王,无论拥有多么庞大的武力,施行何种恐怖手段,都从来无法取得成功。

因此,为了打消您长久的忧虑,朕想告诉您,朕坚定的信仰上帝,一心一意的专注于为祂效劳,相信祂的儿子基督耶稣绝不会在这遥远和未知的国度中将朕抛弃,而是至少给予朕一些有益的启示和援助,以显祂的光辉、荣耀和尊崇,去年11月15日,朕毅然从阿克出发,安全抵达雅法,打算用适当的军力重建该地的城堡,这样以后前往圣城耶路撒冷的途径会更便利,更短也更安全,这不仅是为朕,也是为所有的基督徒着想。后来,为着上帝的信仰,朕在雅法根据需要和朕的职责,监督着城堡的修筑和基督的事业,当我们所有朝圣者都在忙于这些事情的时候,几个信使也在频繁的往来于朕和巴比伦苏丹(埃及苏丹卡米勒)之间;他和他的兄弟,另一个名叫沙法特(阿什拉夫)的苏丹正率领一支庞大的军队驻在加沙,和我们大概有一天的路程;另一方面,在示剑城,也就是通常叫做尼亚波利斯的地方,坐落于平原,他的侄子大马士革苏丹(纳斯尔·达乌德)正率领着大量骑士和步兵驻留,距离我们基督徒也是大约一天的路程。(腓特烈二世在此语焉不详的是,两支军队并非针对他,而是彼此敌对

收复圣地的谈判就这样在双方之间进展,最后,神子基督耶稣,在天上见证了我们对祂的事业的坚韧不拔和持之以恒,对我们发下慈悲,终于使巴比伦苏丹将圣城,这基督踏足之地(典故出自《诗篇》132:7,圣经希伯来文的原意是脚凳,但腓特烈二世熟悉的是中世纪普遍流传的圣杰罗姆的《武加大译本》,在此处的翻译有误),真正的敬神者以灵以真拜父之地(《约翰福音》4:23-24),归还给了我们。朕可以向您描述交城的每一个细节,您要知道,朕收复的不仅是这座城市的主体部分,连从这里延伸到雅法城堡附近的海岸的所有国土,都已归朕掌握,这样将来朝圣者们可以自由、安全的往返于圣墓。不过,他们也开出了条件,因为萨拉森人非常崇敬此处的清真寺,他们依照自己的习俗,以朝圣者的身份前来礼拜,朕同意他们今后可以照旧,只不过,人数要朕批准,而且不准带武器,也不准盘踞在城里,只能住在城外,一旦朝觐完毕就要离开。

此外,伯利恒城,以及它和耶路撒冷之间的土地,拿撒勒城,以及它与阿克之间的土地都被归还给了我们;对基督徒而言非常广阔也非常有利的托伦地区,还有西顿城及它的整个平原和附属地区,都被交给了朕,迄今为止,它们在萨拉森人手中的地位越重要,今后对基督徒的好处就越多,尤其是这里有一处良港,大量的武器和补给品都会从这儿运输到大马士革,然后从大马士革到巴比伦。根据协议,我们可以重建耶路撒冷城,使之前所未有的坚固,雅法、凯撒里亚、西顿和条顿骑士团的圣玛丽城堡也同样如此,该骑士团的骑士们已经在阿卡的山区着手修筑工程,对基督徒如此有利的条件是以往的停战协议里从来没有过的,更重要的是,在朕与他们之间商定的十年停战期结束以前,苏丹方面却不能够维修和重建任何要塞或城堡。

在上周日,2月18日,也就是神子基督死而复生的那天,为了纪念祂的复活,全世界基督徒都庄严肃穆,深切缅怀的日子里,和平协议终于以誓言的形式得到双方的确认。我们和那日所行的一切事,好像真的都蒙神恩照耀,伴有天使唱着上帝的颂歌:“愿荣耀归与神,愿和平和善意归与地上的人。”感谢神赐予朕莫大的恩惠和尊荣,与很多人的看法相反,神没有抛弃朕,蒙祂恩赐,叫朕得以永享祂的怜悯,又叫朕得以在祂的圣所,亲自将许下的燔祭献给祂。您可知道,在这第二诏期(君士坦丁制定的每十五年一次的财产统计课税期,在中世纪用于确定事件、文件等的日期)的3月17日,朕与所有忠实追随神子基督的朝圣者们一道,进入了圣城耶路撒冷,在向圣墓敬拜之后的第二天,朕,作为普世公教的皇帝,戴上了全能的上帝赐予朕的皇冠,凭着神的恩典,朕被拔擢于全世界所有君王之上,因此,当朕为神授君权的至高荣耀添彩,世人便更加明白无误的见证到,是神的手促成了这一切;祂的恩典既已临到祂的一切伟业,就叫正信者们都能知道,并且传遍全世界,永远蒙福的祂,已经看顾和救赎了祂的百姓,在祂的仆人大卫的家中,已为我们吹响起救恩的号角。

在朕离开耶路撒冷之前,已经下定决心要重建城池,城楼和城墙,朕想做好安排,让事情在朕离开的时候,也能办得妥妥当当,和朕亲自在场一样。为了让朕的这封信始终洋溢着喜庆,让结尾和开头一样幸福,给高贵的您带来欢乐,朕希望朕的盟友,殿下您知道,前述的苏丹将会把他关押的所有俘虏移交给朕,那是上次根据基督徒和他之间的协议,他用来换回达米埃塔所剩下的(第五次十字军东征),以及后来被俘虏的人。
写于圣城耶路撒冷,我主纪元1229年3月17日


耶路撒冷宗主教的公开信

耶路撒冷宗主教格罗尔德向全体信徒致意。

如果大家完全了解皇帝在东方从头至尾的行动,那真是令人无比震惊,或者更确切的说,糟糕透顶了,他对耶稣基督的事业和基督教信仰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这么说吧,从头到脚,他就不是一个正常人。他来的时候,已经被革出教门,一文不名,只有不到40个骑士跟着,他想通过鼓惑叙利亚居民来维持自己的队伍。他先来到塞浦路斯,用最卑鄙的手段俘虏了高贵的伊贝林的约翰(贝鲁特领主,塞浦路斯王国摄政)和他的几个儿子,他假装请他们吃饭,商谈进军圣地相关事宜。接着是国王(亨利一世),被邀请去见他,然后就像囚犯一样被他抓了。就这样,他用暴力和欺骗手段占据了这个王国。

取得这些成果之后,他转进叙利亚。虽然他一开始许诺要做出惊人业绩,在愚民面前夸夸其谈,天花乱坠,结果他立马派人去见了巴比伦苏丹,要求和谈。这种行为让他在苏丹及其臣民显得尤为可鄙,特别是后来他们也发现,他的部队寥寥无几,根本没法当他话语权的后盾。他以保卫雅法为借口,率领基督教军队向那座城市进发,其实是为了更接近苏丹,以便谈判获得和约或休战。对此我还能说什么呢?经过漫长而神秘的会议,在没有征求过任何一个耶路撒冷王国居民意见的情况下,有一天他突然宣布他已经和苏丹缔结和约了。当皇帝宣誓遵守业已商定的条款时,根本还没人看过和约或休战协定文本的一言半语。而且,你们会清楚的看到,我将寄给你们的停战协议中,某些条款的恶意有多么严重,多么具有欺诈性。因为皇帝自己信守诺言,也满足于仅仅将苏丹给他的承诺当作担保。他说圣城都已经交给他了,其他的事肯定不成问题。

唱到《吾眼》(Oculi mei,耶稣受难日第三日夜祷的第三首圣歌,歌词出自《约伯记》16:16和《哀歌》1:12)的那个礼拜日(即四旬斋第三个星期天)晚上,他率领基督教军队去了耶路撒冷。第二个礼拜日,在没有举行任何适当的仪式,还身处绝罚之中时,他就在我主圣墓的礼拜堂,以明显有悖荣誉和帝国尊严的方式,自己给自己加了冕,全然不顾萨拉森人还占着神的圣所和所罗门圣殿,不顾他们仍照旧宣扬着穆罕默德的律法,令朝圣者们大为困惑和懊恼。

同样是这位人君,以前经常许诺要加固耶路撒冷城防,结果在下个周一的拂晓就秘密的离了城。医护骑士和圣殿骑士们曾郑重而诚挚的许诺,只要他像他答应的那样巩固圣城的防御,他们将会以全部力量援助他,并为他出谋划策。但皇帝根本不关心怎么把事情做好,办事没个定见,城市交到他手里既没法防御,也不能加固,他就满足个拿回圣城的虚名,然后就带着全家急急忙忙跑回雅法去了。与皇帝一同来耶路撒冷的朝圣者们,眼见皇帝走了,也就不愿意再留下来了。

接下来的礼拜日(四旬斋第四个星期天),当《欢愉吧耶路撒冷》(Laetare Jerusalem,当天的弥撒进堂咏)唱起来的时候,他抵达了阿克。在那儿,为了鼓惑、讨好人民,他给予他们某种特权。上帝知道他的动机,他随后的行为也会揭示出来。此外,因为船停得很近,所有的朝圣者,无论地位高低,在瞻仰了圣墓之后,觉得已经完成了朝圣之旅,都准备走了。但大马士革的苏丹并没有与我们达成停战,鉴于圣地已经被朝圣者们遗弃,为了公众的利益,我们开会制定了一项计划,用圣洁的法兰西先王所捐助的款项维持军队。

当皇帝听说此事,就跑来说,他对我们的决定很诧异,他已经和巴比伦的苏丹达成了停战。我回答说,刀现在可还在伤口里扎着呢,他说的那个苏丹的侄子,大马士革的苏丹,我们与他并没有和约或停战,和他是依然是敌对关系,我还补充说,即使巴比伦苏丹不加入,单单此人就能对我们构成很大威胁。皇帝却回答,没有他的点头,任何士兵都不能留在王国里,因为他才是耶路撒冷国王。我回答,在这件事以及所有类似性质的问题上,我们很遗憾没法在不危及自己的灵魂得救的前提下,遵从他的意愿,因为他已被革出教门了。皇帝没有答话,但在第二天,他派呼号员喊话,让住在城里的朝圣者们一起出来集合,还派特使把教长和僧侣们也召集了起来。

众人站定之后,他开始用一堆不实之辞严厉指责我们。然后又把炮火转向圣殿骑士尊贵的大团长,肆无忌惮的胡编乱造,败坏后者的名声,他企图把很明显是他自己应该负责的错误,一股脑儿全推到别人身上,还说我们维持军队是企图对他不利。然后,他命令所有外国士兵,不管哪个国家,只要还珍视自己的性命和财产,即日起立刻启程离开,他还任命托马斯伯爵作为王国的执法官留守,并指示他,如若发现有人拖延不决,就用鞭子狠狠教训一顿,正好杀鸡给猴看。做完这一切,他就撤了,他对我们提出的可耻指控,我本想随后辩解对质一番,但他显然不打算听了。他让几个弩手把守城门,命令他们看好圣殿骑士,只许出去,不许回来。然后,他在教堂和其他高处也布置了弩手,切断了圣殿骑士和我们自己人之间的联系。你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他这暴戾恣睢只对我们,对萨拉森人从来没这样。

就我而言,既然目睹了他的恶形恶状,只得召集起所有教士和朝圣者,对所有在言论和行动上支持皇帝,反对教会、圣殿骑士以及圣地所有其他僧侣和朝圣者的人,威胁将施以绝罚。

于是皇帝越发恼火,当即下令所有道路都要严加守卫,不让我和我这派的人员获得任何供给,弩手和弓箭手遍布,肆无忌惮的袭击圣殿骑士、朝圣者和我们。最后,仿佛要给他的恶行再添上厚重的一笔,圣枝主日(复活节前的星期日)那天,一些正在各处布道的多明我会和小兄弟会(方济各会)修士被他的人从讲坛上拉下来,打翻在地,一边拖着游街,一边狠狠抽鞭子,搞得好像是在对付强盗一般。后来,他看到上述围困手段并不能让我就范,就想跟我讲和。我回答说,他必须先把弩手和其他兵丁撤走,把我们的产业归还,把所有事物都恢复到他进耶路撒冷以前那个状态,否则我是不会和他讲和的。最终,他下令按我说的办,但是根本就不执行。因此,我发布了全城停止教权的禁令。

皇帝意识到他的邪恶计划不会得逞,不愿再留在这个国家。他似乎想在临走时把所有东西都毁掉,先是吩咐人把那些为了保卫圣地而长期安放在阿克的弩机和战械偷偷的拆掉装到他的船上。又打发几个人到他亲爱的朋友巴比伦苏丹那里去。他还派了一队士兵到塞浦路斯,在那里勒索大笔的钱款,更让我们吃惊的是,他甚至毁掉了他无法带走的战舰。得知这些,我决定当面予以谴责,但他有意回避,不给我们抗议和纠正的机会,在使徒圣腓力和圣雅各日(5月3日),他悄悄的上了船,神不知鬼不觉,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就急急忙忙去了塞浦路斯岛,徒留下个一穷二白的雅法。愿上帝让他永远都不要回来!

不久,前文提到苏丹就派他的执法官封锁了所有耶路撒冷通向外界,供穷苦基督徒和叙利亚人离开的道路,许多朝圣者因而在路上死于非命。

这就是皇帝的所作所为,他危害了圣地和自己的灵魂,听说还搞砸其他很多事,那些我们留给其他人来讲述。愿仁慈的上帝能抚平这些严重后果!珍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 沪公安备31011302000944 )

GMT+8, 2019-12-16 12:23 , Processed in 0.026515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