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银星下灰兔

[生活] 从零开始的流浪者指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4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4 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LZ运气都不错的,祝福你,珍惜这美好的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4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伯g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4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modaoshi007 发表于 2019-3-11 17:36
继续追文。。。

不过到现在没看出来lz的具体痛苦迷茫在哪里?只有状态的描述,没有痛苦的由头 ...

除了饿和受伤这类直接产生痛苦,其它心理上的痛苦都是自己想出来的。放下对意义的追寻,接受这场生命,一切烟消云散。
有的人经过训练后,能忽视掉肉体的痛苦,于是发现所有的痛苦都是幻象。
迷茫,什么是迷茫,世界是一个大的寂静岭,有人能看出五米,有人能看出十米,没有关系,往前走,雾就在身边退开。
发文的楼主,回贴的你我,身体内都有一个发出心念的东西,灵魂也好,深渊也罢,总之是有那么个东西存在着,它不描绘痛苦,我们就不痛苦,状态,就是存在,然后被感知,转化成了语言,我们也只能如此交流,没有什么,能达到终极的感同身受。
尽管如此,能够交流还是好的,这让我们了解到自己内部的问题在他人身上也存在着,原来这就是人的结构。
倘用这莫名的存在进一步化掉自我,那么我们又何尝不是骑在车上看着风景的楼主。
只是我们看照片,信息流收窄了,他是360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4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文笔真可怕 太强了
话说之前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让lz决定跑出来漫游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4 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银星下灰兔 发表于 2019-3-9 00:18
day(17)
昨天和朋友讨论了一下自己的热量摄入,算下来我每天消耗远远大于摄入,老实说能撑到现在没出问题 ...

替身使者之间总是互相吸引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4 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候我会想,孤独其实不是孤独,人生命中的痛苦不是痛苦,佛说求不得之苦,其实一切磨难都是因为求不得..........猜度陌生人的生活,从中获得满足,何尝不是因为渴求另一种生活形态而不可得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5 00: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银星下灰兔 于 2019-3-15 00:34 编辑

day23
行程进度:住在黄山脚下的一家宾馆,在思考明天是山下转转还是买门票上山。

夜里下起了雨,一条游荡的狗在我帐篷外吠个不休。

早上起来,继续骑,朝着黄山。

可能是昨天一整天都在山上,今天在城镇中穿行,世界的比例突然失真,两侧的建筑被挤压仿佛特摄里面的模型,和群山比起来,城镇的一切显得太过低矮。我看见豆子大小的人在这低矮的建筑里煞有其事行走,生活中的一切被群山的广阔解构,朝着天平那端的荒谬滑去。

骑着骑着肚子饿了,打算路边随便找家小店买点馒头垫下,结果一路上早餐店馒头都售罄,最后找到了一家徽州烧饼店,说烧饼是当地特色,分成大小两种,价格也不同。大饼三元一张,脆而薄,里面馅料是梅干菜和肥肉,加了糖调味,味道偏甜,撕开饼能看见里面肥肉透明的脂肪。小饼一块钱三个,食指大拇指圈起来的大小,比大饼厚实很多,口感较之大饼少了面皮的酥脆,馅料的味道更突出。我一样来了一份,吃完离开,在前面不远的店里总算买到了一堆馒头。

于是车把上挂着馒头继续向前骑。路上经过一座塔,叫下尖塔。草草逛着,看见塔基有修缮的痕迹,没法往上,通道似乎被封死了。我绕着外面走了圈,枯枝从塔上垂下来,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月。

继续往外走,行道边列着香樟,春风一吹,树叶哗啦哗啦,紫叶李晃着粉白色的花。花坛里黄杨女贞混种着,石楠高出一头来。春天到了,红花继木结出细小花苞,玉兰大朵白色花瓣,被昨夜雨打风吹凌乱一地。前面玉兰是粉色的,大多数花苞收着,昨夜的露水还留在上面。但风景我看腻了,尤其是城市里的风景,大同小异。我突然觉得“小异”可能才是我真正需要留意的地方,每个城市间究竟有哪里不同,高度同质化的当下,可能只有靠这些不同之处,才能保留下来一点过去的灵魂。

转着转着,骑上了林道。路旁油白菜上有蜜蜂趴着授粉,老旧的民房前栽种着樱桃树,我上去看了半天也没弄懂那深粉的花托,究竟是开过又凋谢了,还是根本没开过。

山上常青的林木灰扑扑的,看上去苍老又疲惫。山下的田间草地里,枯黄色的芒草中,一蓬蓬新绿钻了出来,嫩得才像是春天。

然后拐着弯,发现自己又上了山。是这样的,我怀念在群山里骑行,但这种怀念前提最好是永不相见。再见面就是要后悔的。

我现在就在后悔。

山路骑得我要死要活,上坡下坡上坡下坡上坡上坡再上坡,下坡又死死捏闸,看着自己玩命做功换的势能,全释放成了刹车片上的那点废热,体会到了夏洛特的烦恼。

推车推着推着又推倦了,想起来自己已经出了江南,没必要急匆匆赶路,不如停下来慢慢看,看路旁一池碧水涟漪慢悠悠地晃,阳光照下来,反光是粼粼碎碎摇摇的一大片月牙。

我干脆躺着,阳光照着全身。看云群在山的上空迁徙,影子紧紧跟着它们,一座座的山被踩得半明半暗。

恍惚间我感受时间在温柔地流逝,温柔到能让我放纵一小会,在群山的阴凉里小憩。
然后睁眼,发现离天黑还有一个半小时,我大概还有二十公里才能下山。

为了浪漫付出的代价就是玩命骑,水也喝完了,为了不让自己分心,在脑子里数数,数到一千就停下来歇一会,然后继续骑。

路过湖心中飘飘何所似天地一老伯,停下来拍照,继续骑。

路过野渡无人舟自横,停下来拍照,继续骑。

融入了一些景色,错过了很多景色。

天黑前到了城镇。

找了家饭馆点了份青椒肉丝,隔壁美发店的老板娘出来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她打量了我一眼,说你这头发太长了,我来给你理理。

理发的时候老板娘告诉我她十六岁开始学艺,十七岁开店,然后在这里租了个店面,开了二十三年,把租来的一家小小店面扩建成了现在宽敞的样子。

我没继续问下去,她的二十来年不会简单。每个人都在和生活战斗,这种战斗存在于任何时刻任何人身上,每个人都是一个有趣的故事,都是一场大冒险的主角,冒险不一定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但一定能取得自己应得的,我这么想。

评分

参与人数 5战斗力 +6 收起 理由
dragonfalls + 1 饿了
完先生 + 1 好评加鹅
zjerbi + 1 好评加鹅
fio + 2 “我们所度过的每个平凡的日常,也许就是连.
cangyuyao + 1 误入看到现在,真的很有意思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5 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5 04: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jkdelp 发表于 2019-3-15 00:36
半夜看饿了,想吃饼

  -- 来自 能看大图的 Stage1官方 Android客户端

黄山烧饼是安徽名产,超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5 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5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老伯dlc就神隐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5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从意识到问题到找到答案这整个过程里,意识到问题要远行,找到答案只需要踮脚。

  -- 来自 能看大图的 Stage1官方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5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想LZ每天花多少时间码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5 22: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银星下灰兔 于 2019-3-15 22:37 编辑

day24

行程进度:因为一些意外,今天还留在黄山,明天朝着景德镇出发。

早上还是起迟了,想着到底去不去黄山看看,总觉得自己一个人这时候上山缺了点意思,想了想还是作罢,干脆出去走走,走到哪算哪,路上骑了太久,也该慢下来看看。

可能是在旅游景点,路上看见了不少店铺用有趣的招牌吸引眼球,最有趣的就是那家便民店,我盯着那个便字笑了半天,老板真是十足的恶趣味,可惜隔了条马路,懒癌发作没上去打个招呼。

然后路过一家户外店,正好最近魔术头巾也和手套都丢了,顺便一起买了,说起来我一路就疯狂丢手套,出发当晚丢了一只,然后去杭州又把新买的弄丢了,也不知道现在这双什么时候会不见。

问了下老板最近的景点在哪,老板告诉我在猴谷,说往前再右拐,走到底就是了。

于是我也没看导航,也没问路,非常自信地走着,走了快半小时,器宇轩昂地迷了路。

老老实实点开手机看导航,发现自己方向走反了,再一摸口袋发现手套也丢了。

最是人间留不住。

按着导航走一段路,一侧是海绿色的潭一侧是山,再往前,潭水变成浅浅的茶色,能清楚看见水底的碎石。有小溪隐没在荒草间,走在路边能听见细小的水流声。于是干脆拨开芒草枯枝,硬是从中挤出一条小路走到岸边。水黾飘在水面上滑行,在河床上投下半透明的影子,顺着水面扩散开的细小波纹就能找到它,潭水毕竟太静了。我随手抓起几块扁平的小石头打起水漂,整片潭水都被惊醒了,水花溅跃起来,大片大片的涟漪逃向四面逃向八方。我发现自己技术实在不好,形状合适的石子也难找,干脆直接捡起来一粒一粒的小石子往潭心扔,听它落入水面的清脆响声。涟漪推着一朵雪白的山茶花飘到我面前,我把手探进潭水里,早春时节的水有点冰凉,我掬起潭水洗了把脸,些微的困意被驱散,一下子变得神清气爽。想了想还是忍不住,手心舀了点水,尝了尝,没什么甜苦腥咸,和平常的水并无两样。

然后继续出发,然后从一个桥过去,挤进一条已经废弃的木质栈道,木头已经腐朽,不少木板干脆消失了,金属栏杆也锈蚀,看上去摇摇欲坠。青苔从边缘蔓延,枯枝落叶堆在一侧,我心惊胆寒在上面走着,生怕一个不小心,落进溪水里。走过栈道是一片草地,地上一人高的芒草乱蓬蓬长着,小小的松树还没高过膝盖,嫩绿嫩绿还没像长辈那样老成。风吹过,满山深深浅浅的绿都在摇曳,哗啦啦啦。溪水声越靠近越听得分明,长泄而下的水流相互撞击,撞碎在水里撞碎在石头上,撞碎成雪白的泡沫飞溅。山风于是卷着三分水气,在白石子铺成的河岸上大大咧咧地拂过。

我好容易从河岸从野芒中走出来,前面是个村庄,我看到一个拿着弹弓的大叔朝着对面瞄准,弹弓拉起来松开,对面的竹林里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我问这是在干什么?大叔告诉我,这是赶猴子,猴子会下山偷村里的东西吃,不赶它们会越来越放肆。我问大叔是个弹弓能打准吗,大叔从腰间摸出一颗石子塞进去,对面的竹林里一声脆响。大叔说你看,很准吧。大叔说我来的时候正巧,猴园门票免费,其他时候来的话还要收钱,要我到前面去看看,前面有很多猴子。于是我一路沿着小溪,往上走,走过村落,又走了好久也看不见猴子。路边正跑步经过的大叔一听,说我已经错过了,让我回头再去看,回头看见一群人聚着,往溪水里看,果然看见了猴子在戏水。和我想的不太一样,这猴子平时营养应该不错,肥嘟嘟的看不见脖子。岸上的游客往下面丢食物,猴子们在一起争抢着,旁边一群鸭子聚成一圈在捕食,脑袋轮流扎进河底。两边倒是井水不犯河水,就这么和谐共处着。

看了一会儿也就看腻了,沿着溪水往回,风大了些,走过廊桥里的阴凉,灯笼被风吹的嘎吱嘎吱地晃。岸边樱花香椿腊梅开着,明黄,茶色,粉白,细丝般的游云松散飘浮在河岸,人在岸边走着走着,三种颜色忽聚又忽散。

回去的路上居然捡回了自己的手套,看手表发现一天下来走了十五公里。点开历史数据,有记录的活动距离将近两万公里。
如果一直向前,此时我也该走完了半个赤道,实际上一万五千公里的时间里,我只是停留在一个城市,反复绕着圈。

评分

参与人数 2战斗力 +3 收起 理由
完先生 + 1 假网红还行
fio + 2 没关系,绝大多数人都在绕圈,还越绕越小.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6 01:31 | 显示全部楼层
Alexander Supertramp

评分

参与人数 2战斗力 +3 收起 理由
银星下灰兔 + 1 太厉害了
fio + 2 这个梗好……让LZ多注意平时自身安全.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6 08: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城市就有那么多可以看的东西,大概楼主定的计划可以考虑更改一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6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破桥要不反映一下给当地部门,看着是真的不靠谱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6 09: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古屋敷由良 发表于 2019-3-16 09:04
那个破桥要不反映一下给当地部门,看着是真的不靠谱了

其实出来的时候发现那个桥已经被封了,但是进去的地方那个架子倒了,没看出来此路不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6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北方气温真的上去了
注意安排一下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6 11: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啥时候上黄山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6 11: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titians 发表于 2019-3-16 11:07
啥时候上黄山呢?

下次再说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6 18: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追到最新了
谁不说江南好呢,十分理解楼主会被江南困住一阵
看了照片也想去走一走千岛湖到黄山的路线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6 19: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的事情姑且告一段落了,打算下一步也开始拜访各地的s1er们,所以建了个群946175405,想去找全国的大家聊一聊(顺便蹭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6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追更到现在,打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6 20: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lz到景德镇的话一定要试试当地的饺子粑和清明粑,外形和饺子很像,但是皮是米做的,馅料也和饺子不同,景德镇人基本上天天吃。在外地上大学每天就想着这一口

—— 来自 Xiaomi MIX 2S, Android 9上的 S1Next-鹅版 v2.1.2

评分

参与人数 1战斗力 +1 收起 理由
银星下灰兔 + 1 好的!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6 21: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告一段落了啊。
那楼主找到想要的答案了吗?

—— 来自 OPPO R11 Plus, Android 6.0.1上的 S1Next-鹅版 v2.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6 21: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晚梦 发表于 2019-3-16 21:28
告一段落了啊。
那楼主找到想要的答案了吗?

说是告一段落,其实旅程还在继续,我还在路上。
只是我觉得用现在的方式继续下去不会有太多收获了,正在考虑接下来该如何更加让自己的旅途更加深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6 23: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银星下灰兔 于 2019-3-16 23:51 编辑

day25
行程进度:前往景德镇的路上,接下来连续三四天的雨,痛苦。

昨晚12点半睡着,早上起来,赖了会床,再睁眼的时候,手表显示8:49。睡了久违的一个好觉,醒来洗漱收东西,然后吃了早饭,动身的时候,已经10点半了。

骑在路上突然发现今天和往日不同,突然间,我之前长久所怀的那种困惑,对意义对生活的困惑,一下子消失了。

我反而困惑起自己为什么不再困惑,我思考自己是否因为在路上的日子过久了,变得麻木;还是单纯因为这个问题得到了解答。

我在脑子里一遍遍的过着。我发现这个问题已经消融在我的生活当中,问题本身已经被解构,它没法作为一个问题继续存在。生活的意义是一个投影,它只是生活投下来的影子,我真正要追寻的不是这个影子,而是生活。生活的意义在于生活本身,或者更进一步,生活本身超越了生活的意义。道理听过千万遍,可它真正成为能够实际作用于自身的答案,还是来得猝不及防。

生活的意义是个伪命题,生活是选择自己应该过哪一种人生,但这个选择决不能由他人替你决定,甚至连你自己也不能。这个选择已经注定了,你要做的就是尝试和自己沟通,加深对自己的了解,一层层拨剥开自己的壳,然后看见那里藏了个什么东西,你看到它的瞬间,其他所有的道路都消失了,你知道自己只有那么一条路可走。

那里就是答案。

但是它并不是固定不变的,它也在随着自己而流动,早晚也会变质,但这又何妨?人可以从一切生活中获得成长,重复并非毫无意义,而是在螺旋上升,继续下去早晚有一天能够跳出这个螺旋。

当我有决定自己生活的能力,有想要追寻的事物,并且正在朝着它努力时。生活是不应该有困惑的,它确凿无疑。活着,做自己想做的事,然后死去。我之前的困惑在这里甚至找不到容身之地,那么之前我又是被什么折磨为什么而苦呢?

一个坚韧的幻象暂时消失了,它或许不久后还会用更猛烈的姿态卷土重来。可现在雾气消散了些,视野稍微清晰,我知道自己在那个螺旋的阶梯上又走了一步,道路有穷尽,我早晚有一天能走到它的尽头。

我骑车从乡间经过,可能是中午,大家都在家里休息。田野里空空荡荡的,田埂间多是些阿婆佝偻着腰,挥舞锄头。偶尔路上会有青年人驾着拖拉机轰隆隆而过,年轻一点的妇女要么带着孩子,要么推着婴儿车走在路边。

我骑到一片空地,人倦了,坐在石头上,车放在一旁,帽子盖住眼,手机放着音乐,我知道河流就在我的脚下淌着。大货车从我旁边经过,鸣着笛烟尘飞扬。所有这一切都停下来,车都远去了,就能听见水流汩汩的声音,运气再好一点,太阳被遮住,大片阴凉慷慨投下,柔柔软软的春风,偷偷从水面升上来。

骑进乡镇,也是这般景象。老人在路边谈笑,推着婴儿车的妇女慢慢走着,年纪稍大一点的孩子,相互追逐玩闹。一个少妇推着婴儿车,里面坐着个婴儿,旁边还有两个幼童,一男一女,在旁边走着。少妇不时看两眼幼童,生怕他们出了什么意外,我问这三个孩子都是您的吗?她笑笑说,只有婴儿车里的这个是,其他两个都是帮人带的。街道上的车很少,小轿车大多前后座坐满了,看样子像是一家人。面包车倒是空空荡荡的,老人们总是几个人坐在一辆车上,往往是三轮,聊着天。电动车上挂着挡雨的棚子,有少妇开车时直接把孩子放在自己怀里。路上遇到了一个摩托车队,他们向我招手示意,我们在擦肩而过的时间里相互打了招呼。在一座桥上推着车,看了很久,桥上人来人去人不多,车更少。偶尔一分钟会有一辆经过。最多的就是电动车和三轮。改装三轮把车厢封闭起来,经常是老伯或者阿婆这样载着自己的孙子孙女。岸边的杨柳是青了,可春风太弱,没有见它飘起来的样子,只能吹着青涩的柳枝轻轻地晃。河边新建起的房子高大宽敞,铺着黑色的瓦片刷得雪白的漆。
虽然是下午,但因为天气阴沉,也有了黄昏的味道。我抬头望向河边的拥挤的老房子,只看到有个老人走出来,在河边,慢慢散步。

到了下午,经过一个小村子,有大片油菜花田,我停下来拍照,顺便和路边的老婆婆聊起来。我问老婆婆现在村子里还有年轻人吗,老婆婆说没有了,说都去外面挣大钱了。老婆婆说她七十六岁了,有四个儿子两个女儿,说孩子们都在外面工作,有开车的有当木匠的有养蜂的,只有过年的时候会回来。老婆婆说村子里的年轻人都是这样的,过年村子才会热闹起来,平常只有老人孩子。正说着,阿婆指向对面走过来的两个年轻妇女说,她们就是母亲去世了,这几天才回来奔丧。说着她们走走过来,塞给我们一人两个饼,阿婆告诉我这是当地的习俗,我说我们那边没有这样的习惯,问阿婆这习俗有什么来源,阿婆有点意外,不太能理解我们居然没有这种习惯,我解释说我们都是火葬,阿婆恍然大悟,说她们是土葬,到屯溪那里才是火葬。阿婆补充说,据说这里的土葬很快也要废除了。

我问老婆婆现在田都是她们在种吗,老婆婆摆摆手说她们种不动了,都是老人,现在公家把她们的地承包了,说我现在看见的那片油麦地就是,一亩地公家给五百块钱。我问阿婆我路上看见有老人在田间劳作,那是没承包出去的吗?阿婆说那是他们留了一小块地种给自己吃的,现在都是机械化,都是公家找人用机器种好了,不怎么需要人力了。

我问阿婆平时都做些什么,阿婆说到清明了,马上要采毛峰,问我知不知道毛峰是什么,我说我知道是茶叶,阿婆说是,说毛峰很值钱,那个芽尖尖一斤能卖五十块钱,阿婆说他们老人现在就干这个,说毛峰要趁早采,等到叶子长大了,就五块钱都没人要了。

我问现在没到清明,村里的老人一般都干些什么,阿婆说老人就玩啊,玩什么,阿婆说就是坐在路边,聊聊天。

我问阿婆现在经济来源是不是就是承包田和采茶,阿婆说还有养老金,公家一个月发110,说80岁就能领到140,我笑着说您还有4年就能领啦,阿婆说估计活不到了,现在每年都要去住院,说自己腰椎间盘突出,糖尿病,说自己每块骨头都疼。

阿婆又说,自己的儿子女儿每年都还给自己钱,然后阿婆小声对我说,现在媳妇厉害啊。我开始没太懂她的意思,阿婆指给我看背后的房子,非常漂亮的三层小楼,说这上面原来是她的房子,后来拆了给三儿子四儿子盖房,说公家原来要三儿子四儿子每年给她两千块,但当时想到他们孩子读大学,没钱,所以自己只要一千块,结果现在就是四儿子一分钱没给,用自己的地建了房子,阿婆摇摇头对我说,现在媳妇厉害啊。阿婆说每年大儿子二儿子三儿子给自己一千块,还有两个女儿一个给一千一个给六百。我问阿婆现在住在哪,阿婆说儿子不让自己和他们一起住,媳妇嫌弃自己和老伴,所以住在后面的小屋子里。

阿婆起身带我去看,说这屋子因为靠山,夏天的时候特别招蚊虫。我问阿婆每天吃些什么,阿婆说都是自己烧饭吃,我问阿婆不和儿子一起吃吗,阿婆说他们都在外面,只有过年才回来。

我看着小楼,问阿婆,那这里面现在没人吗,阿婆说是,锁着,不让住。

我坐着和阿婆聊了很久,我走的时候阿婆追出来,对我说,慢点儿,路上注意安全。

评分

参与人数 3战斗力 +3 收起 理由
完先生 + 1 四儿子不孝啊
baka773 + 1 这样的老人,太多了。
重庆孕妇 + 1 好评加鹅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7 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便民店是什么梗呀..没看懂
是万户候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 沪公安备31011302000944 )

GMT+8, 2019-3-24 03:04 , Processed in 0.03871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