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125|回复: 100

[科技] 为什么人类还值得拯救?——刘慈欣 VS 江晓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0 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什么人类还值得拯救?
——刘慈欣 VS 江晓原

主持/记录:王 艳
原载于《新发现》杂志2007年第11期

  人类最终会被带到哪里?人类对于未来的信念能否一直维系?用什么来维系?科学吗?科学能解决什么?不能解决什么?
  2007年8月26日,闲适的夜晚,在女诗人翟永明开办的“白夜”酒吧,《新发现》编辑部邀请到前来成都参加“2007中国(成都)国际科幻•奇幻大会”的两位嘉宾: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以及近年经常发表科幻评论的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江晓原,就我们共同的疑惑,就科幻、科学主义、科学与人文的关系等问题进行了一场面对面思想交锋的精彩对谈。下面是对谈的记录。

  刘:从历史上看,第一部科幻小说、玛丽•雪莱的《弗兰肯斯特》就有反科学的意味,她对科学的描写不是很光明。及至更早的《格列佛游记》,其中有一章描写科学家,把他们写得很滑稽,从中可以看到一种科学走向学术的空泛。但到了儒勒•凡尔纳那里,突然变得乐观起来,因为19世纪后期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激励了他。
  江:很多西方的东西被引进进来,都是经过选择的,凡尔纳符合我们宣传教育的需要。他早期的乐观和19世纪科学技术发展是分不开的,当时人们还没有看到科学作为怪物的一面,但他晚年就开始悲观了。
  刘:凡尔纳确实写过一些很复杂的作品,有许多复杂的人性和情节。有一个是写在一艘船上,很多人组成了一个社会。另外他的《迎着三色旗》也有反科学的成分,描写科学会带来一些灾难。还有《培根的五亿法郎》。但这些并不占主流,他流传的几乎都是一些在思想上比较单纯的作品。值得注意的是后来科幻小说的黄金时代反而出现在经济大萧条时期,上个世纪20年代。为什么呢?可能是因为人们希望从科幻造成的幻象中得到一种安慰,逃避现实。
  江:据说那时候的书籍出版十分繁荣。关于凡尔纳有个小插曲,他在《征服者罗比尔》里面写到徐家汇天文台,说是出现了一个飞行器,当时徐家汇天文台的台长认为这是外星球的智慧生物派来的,类似于今天说的UFO。但其他各国天文台的台长们都因为他是一个中国人而不相信他,后来证实了那确实来自外星文明。这个故事犯了一个错误:其实那时候徐家汇天文台的台长不是中国人,而是凡尔纳的同胞——法国人。
  刘:凡尔纳在他的小说中创立了大机器这个意象,以后很多反科学作品都用到了。福斯特就写了一个很著名的反科学科幻作品,叫做《大机器停转之时》。说的是整个社会就是一个运转的大机器,人们连路都不会走了,都在地下住着。有一天这个大机器出了故障,地球就毁灭了。
  江:很多读者都注意到,你的作品有一个从乐观到悲观的演变。这和凡尔纳到了晚年开始出现悲观的转变有类似之处吗?背后是不是也有一些思想上的转变?
  刘:这个联系不是很大。无论悲观还是乐观,其实都是一个表现手法的需要。写科幻这几年来,我并没有发生过什么思想上的转变。我是一个疯狂的技术主义者,我个人坚信技术能解决一切问题。
  江:那就是一个科学主义者。
  刘:有人说科学不可能解决一切问题,因为科学有可能造成一些问题,比如人性的异化,道德的沦丧,甚至像南茜•克雷斯(美国科幻女作家)说“科学使人变成非人”。但我们要注意的是人性其实一直在变。我们和石器时代的人,会互相认为对方是没有人性的非人。所以不应该拒绝和惧怕这个变化,我们肯定是要变的。如果技术达到了那一步,我想不出任何问题是技术解决不了的。我认为那些认为科学解决不了人所面临的问题的人,是因为他们有一个顾虑,那就是人本身不该被异化。
  江:人们反对科学主义的理由,说人会被异化只是其中的一方面,而另一方面的理由在于科学确实不能解决一些问题,有的问题是永远也不能解决的,比如人生的目的。
  刘:你说的这个确实成立,但我谈的问题没有那么的宽泛。并且我认为人生的目的科学是可以解决的。
  江:依靠科学能找到人生的目的吗?
  刘:但科学可以让我不去找人生的目的。比如说,利用科学的手段把大脑中寻找终极目的这个欲望消除。
  江:我认为很多科学技术的发展,从正面说,是中性的,要看谁用它:坏人用它做坏事,好人用他做好事。但还有一些东西,从根本上就是坏的。你刚才讲的是一个很危险甚至邪恶的手段,不管谁用它,都是坏的。如果我们去开发出这样的东西来,那就是罪恶。为什么西方这些年来提倡反科学主义。反科学主义反的对象是科学主义,不是反对科学本身。科学主义在很多西方人眼里,是非常丑恶的。
  刘:我想说的是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我用话语来说服你,和在你脑袋里装一个芯片,影响你的本质判断,这两者真有本质区别吗?
  江:当然有区别,说服我,就尊重了我的自由意志。
  刘:现在我就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这是我在下一部作品中要写的:假如造出这样一台机器来,但是不直接控制你的思想,你想得到什么思想,就自己来拿,这个可以接受吗?
  江:这个是可以的,但前去获取思想的人要有所警惕。
  刘:对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一点。按照你的观点,那么“乌托邦三部曲”里面,《1984》反倒是最光明的了,那里面的人性只是被压抑,而另外两部中人性则消失了。如果给你一个选择权,愿意去《1984》还是《美丽新世界》,你会选择哪一个?
  江:可能更多的人会选择去《美丽新世界》。前提是你只有两种选择。可如果现在还有别的选项呢?
  刘:我记得你曾经和我谈到的一个观点是:人类对于整体毁灭,还没有做好哲学上的准备。现在我们就把科学技术这个异化人的工具和人类大灾难联系起来。假如这个大灾难真的来临的话,你是不是必须得用到这个工具呢?
  江:这个问题要这么看——如果今天我们要为这个大灾难作准备,那么我认为最重要的有两条:第一是让我们获得恒星际的航行能力,而且这个能力不是偶尔发射一艘飞船,而是要能够大规模地迁徙;第二条是让我们找到一个新的家园。
  刘:这当然很好。但要是这之前灾难已经马上就要到了,比如说就在明年5月,我们现在怎么办?
  江:你觉得用技术去控制人的思想,可以应付这个灾难?
  刘:不,这避免不了这个灾难,但是技术可以做到把人类用一种超越道德底线的方法组织起来,用牺牲部分的代价来保留整体。因为现在人类的道德底线是处理不了《冷酷的方程式》(克拉克的科幻名篇)中的那种难题的:死一个人,还是两个人一块儿死?
  江:如果你以预防未来要出现的大灾难为理由,要我接受(脑袋中植入芯片)控制思想的技术,这本身就是一个灾难,人们不能因为一个还没有到来的灾难就非得接受一个眼前的灾难。那个灾难哪天来还是未知,也有可能不来。其实类似的困惑在西方好些作品中已经讨论过了,而且最终它们的都会把这种做法归于邪恶。就像《数字城堡》里面,每个人的e-mail都被监控,说是为了反恐,但其实这样做已经是一种恐怖主义了。
  刘:我只是举个例子,想说明一个问题:技术邪恶与否,它对人类社会的作用邪恶与否,要看人类社会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江老师认为控制思想是邪恶的,因为把人性给剥夺了。可是如果人类的最终目的不是保持人性,而是为了繁衍下去。那么它就不是邪恶的。
  江:这涉及到了价值判断:延续下去重要还是保持人性重要?就好像前面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人性没有了,但是人还存在;一条是保持人性到最终时刻,然后灭亡。我相信不光是我,还会有很多人选择后一条。因为没有人性和灭亡是一样的。
  刘:其实,我从开始写科幻到现在,想的问题就是这个问题,到底要选哪个更合理?
  江:这个时候我觉得一定要尊重自由意志。可以投票,像我这样的可以选择不要生存下去的那个方案。
  刘:你说的这些都对,但我现在要强调的是一个尺度问题。科幻的作用就在于它能从一个我们平常看不到的尺度来看。传统的道德判断不能做到把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来进行判断。我一直在用科幻的思维来思考,那么传统的道德底线是很可疑的,我不能说它是错的,但至少它很危险。其实人性这个概念是很模糊的,你真的认为从原始时代到现在,有不变的人性存在吗?人性中亘古不变的东西是什么?我找不到。
  江:我觉得自由意志就是不变的东西中的一部分。我一直认为,科学不可以剥夺人的自由意志。美国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地方政府听从了专家的建议,要在饮用水中添加氟以防止牙病,引起了很多人的反对,其中最极端的理由是:我知道这样做对我有好处,但,我应该仍然有不要这些好处的自由吧?
  刘:这就是《发条橙》的主题。
  江:我们可以在这里保持一个分歧,那就是我认为用技术控制思想总是不好的,而你认为在某些情况下这样做是好的。
  现在的西方科幻作品,都是在反科学主义思潮下的产物,这个转变至少在新浪潮时期就已经完成了。反科学主义可以说是新浪潮运动四个主要诉求里面的一部分,比如第三个诉求要求能够考虑科学在未来的黑暗的部分。
  刘:其实在黄金时代的中段,反科学已经相当盛行。
  江:在西方,新浪潮的使命已经完成。那么你认为中国的新浪潮使命完成了吗?
  刘:其实在上个世纪80年代曾经有一场争论,那就是科幻到底姓“科”还是姓“文”,最后后者获得了胜利。这可以说是新浪潮在中国的迟来的胜利吧。目前中国科幻作家大多数是持有科学悲观主义的,及对科学技术的发展抱有怀疑,这是受到西方思潮影响的一个证明。在我看来,西方的科学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到了该限制它的时候,但是中国的科学思想才刚刚诞生,我们就开始把它妖魔化,我觉得这毕竟是不太合适的。
  江:我有不同的看法。科学的发展和科学主义之间,并不是说科学主义能促进科学的发展,就好像以污染为代价先得到经济的发展,而后再进行治理那样。科学主义其实从一开始就会损害科学。
  刘:但我们现在是在说科幻作品中对科学的态度,介绍它的正面作用,提倡科学思想,这并不犯错吧。
  江:其实在中国,科学的权威已经太大。
  刘:中国的科学权威是很大,但中国的科学精神还没有。
  江:我们适度限制科学的权威,这么做并不等于破坏科学精神。在科学精神之中没有包括对科学自身的无限崇拜——科学精神之中包括了怀疑的精神,也就意味着可以怀疑科学自身。
  刘:但是对科学的怀疑和对科学的肯定,需要有一个比例。怎么可以所有的科幻作品,98%以上都是反科学的呢?这太不合常理。如果在老百姓的眼里,科学发展带来的都是一个黑暗世界,总是邪恶、总是灾难、总是非理性,那么科学精神谈何提倡?
  江:我以前也觉得这样是有问题,现在却更倾向于接受。我们可以打个比方,一个小孩子,成绩很好,因此非常骄傲。那么大人采取的办法是不再表扬他的每一次得高分,而是在他的缺点出现时加以批评,这不可以说是不合常理的吧。
  刘:你能说说在中国,科学的权威表现在哪些方面吗?
  江:在中国,很多人都认为科学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此外,他们认为科学是最好的知识体系,可以凌驾在其它知识体系之上。
  刘:这一点我和你的看法真的有所不同,尽管我不认为科学可以凌驾在其它体系之上,但是我认为它是目前我们所能拥有的最完备的知识体系。因为它承认逻辑推理,它要求客观的和实验的验证而不承认权威。
  江:作为学天体物理出身的,我以前完全相信这一点,但我大概从2000年开始有了一个转变,当然这个转变是慢慢发展的。原因在于接触到了一些西方的反科学主义作品,并且觉得确实有其道理。你相信科学是最好的体系,所以你就认为人人需要有科学精神。但我觉得只要有一部分人有科学精神就可以了。
  刘:它至少应该是主流。
  江:并不是说只有具有科学精神的人才能作出正确的选择,实际上,很多情况下可能相反。我们可以举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
  就比如影片《索拉里斯星》的索德伯格版(《飞向太空》),一些人在一个空间站里,遇到了很多怪事,男主角克里斯见到了早已经死去的妻子蕾亚。有一位高文博士,她对克里斯说:“蕾亚不是人,所以要把她(们)杀死。”高文博士的判断是完全符合科学精神和唯物主义的。最后他们面临选择:要么回到地球去,要么被吸到大洋深处去。克里斯在最后关头决定不回地球了,而宁愿喊着蕾亚的名字让大洋吸下去。在这里,他是缺乏科学精神的,只是为了爱。当然,索德伯格让他跳下大洋,就回到自己家了,而蕾亚在家里等他。这个并非出于科学精神而作出的抉择,不是更美好吗?所以索德伯格说,索拉里斯星其实是一个上帝的隐喻。
  刘:你的这个例子,不能说明科学主义所作的决策是错误的。这其中有一个尺度问题。男主角只是在个人而不是全人类尺度上作出这个选择。反过来想,如果我们按照你的选择,把她带回地球,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这个不是人的东西,你不知道她的性质是什么,也不知道她有多大的能量,更不知道她会给地球带来什么?
  江:有爱就好。人世间有些东西高于科学精神。我想说明的是,并不一定其他的知识体系比科学好,但可以有很多其他的知识体系,它们和科学的地位应该是平等的。
  刘:科学是人类最可依赖的一个知识体系。我承认在精神上宗教确实更有办法,但科学的存在是我们生存上的一种需求。这个宇宙中可能会有比它更合理的知识体系存在,但在这个体系出现之前,我们为什么不能相信科学呢?
  江:我并没有说我不相信科学,只不过我们要容忍别人对科学的不相信。面临问题的时候,科学可以解决,我就用科学解决,但科学不能解决的时候,我就要用其他。
  刘:在一个太平盛世,这种不相信的后果好像还不是很严重,但是在一些极端时刻来临之时就不是这样了。看来我们的讨论怎么走都要走到终极目的上来。可以简化世界图景,做个思想实验。假如人类世界只剩你我她了,我们三个携带着人类文明的一切。而咱俩必须吃了她才能生存下去,你吃吗?
  江:我不吃。
  刘:可是宇宙的全部文明都集中在咱俩手上,莎士比亚、爱因斯坦、歌德……不吃的话,这些文明就要随着你这个不负责任的举动完全湮灭了。要知道宇宙是很冷酷的,如果我们都消失了,一片黑暗,这当中没有人性不人性。现在选择不人性,而在将来,人性才有可能得到机会重新萌发。
  江:吃,还是不吃,这个问题不是科学能够解决的。我觉得不吃比选择吃更负责任。如果吃,就是把人性丢失了。人类经过漫长的进化,才有了今天的这点人性,我不能就这样丢失了。我要我们三个人一起奋斗,看看有没有机会生存下去。
  刘:我们假设的前提就是要么我俩活,要么三人一起灭亡,这是很有力的一个思想实验。被毁灭是铁一般的事实,就像一堵墙那样横在面前,我曾在《流浪地球》中写到一句:这墙向上无限高,向下无限深,向左无限远,向右无限远,这墙是什么?”那就是死亡。
  江:这让我想到影片《星际战舰卡拉狄加》中最深刻的问题:“为什么人类还值得拯救?”在你刚才设想的场景中,我们吃了她就丢失了人性,一个丢失了人性的人类,就已经自绝于莎士比亚、爱因斯坦、歌德……,还有什么拯救的必要?
  一个科学主义者,可能是通过计算“我们还有多少水、还有多少氧气”得出这样的判断。但文学或许提供了更好的选择。我很小的时候读拜伦的长诗《唐璜》,里面就有一个相似的场景:几个人受困在船上,用抓阄来决定把谁吃掉,但是唐璜坚决不肯吃。还好他没有吃,因为吃人的人都中毒死了。当时我就很感动,决定以后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一定不吃人。吃人会不会中毒我不知道,但拜伦的意思是让我们不要丢失人性。
  我现在非常想问刘老师一个问题:在中国的科幻作家中,你可以说是另类的,因为其他人大多数都去表现反科学主义的东西,你却坚信科学带来的好处和光明,然而你又被认为是最成功的,这是什么原因?
  刘:正因为我表现出一种冷酷的但又是冷静的理性。而这种理性是合理的。你选择的是人性,而我选择的是生存,读者认同了我的这种选择。套用康德的一句话:敬畏头顶的星空,但对心中的道德不以为然。
  江:是比较冷酷。
  刘:当我们用科幻的思维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就变得这么冷酷了。

  原文转自豆瓣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215532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0 23: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无聊者X 于 2019-2-10 23:50 编辑

江:依靠科学能找到人生的目的吗?
刘:但科学可以让我不去找人生的目的。比如说,利用科学的手段把大脑中寻找终极目的这个欲望消除。

科学万岁
我被科学彻底说服了,这是假设人生的目的存在以来第一次思考追求人生的目的可能并没有意义

—— 来自 HUAWEI MHA-AL00, Android 8.0.0上的 S1Next-鹅版 v2.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0 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咋这么多挖大刘访谈的,电工又火了?

  -- 来自 有消息提醒的 Stage1官方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0 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Evilgurren 发表于 2019-2-10 23:51
最近咋这么多挖大刘访谈的,电工又火了?

  -- 来自 有消息提醒的 Stage1官方 Android客户端 ...

你这过年是在哪个山沟里过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1 00: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Evilgurren 发表于 2019-2-10 23:51
最近咋这么多挖大刘访谈的,电工又火了?

  -- 来自 有消息提醒的 Stage1官方 Android客户端 ...

看微博上有公知喷这文里面最后几段话,就翻出了原文看。看了原文之后觉得大刘那些话也没毛病啊。

—— 来自 Xiaomi MIX 2S, Android 9上的 S1Next-鹅版 v2.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eal_zyf 于 2019-2-11 00:23 编辑

刘:你说的这些都对,但我现在要强调的是一个尺度问题。科幻的作用就在于它能从一个我们平常看不到的尺度来看。传统的道德判断不能做到把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来进行判断。我一直在用科幻的思维来思考,那么传统的道德底线是很可疑的,我不能说它是错的,但至少它很危险。其实人性这个概念是很模糊的,你真的认为从原始时代到现在,有不变的人性存在吗?人性中亘古不变的东西是什么?我找不到。
江:我觉得自由意志就是不变的东西中的一部分。我一直认为,科学不可以剥夺人的自由意志。美国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地方政府听从了专家的建议,要在饮用水中添加氟以防止牙病,引起了很多人的反对,其中最极端的理由是:我知道这样做对我有好处,但,我应该仍然有不要这些好处的自由吧?


让人这个物种可以继续繁衍下去才是恒古不变的,动不动就自由意志怕不是已经被洗了脑

顺便,我觉得这种人直接问他是不是用爱发电、用爱提供4G信号上网的 就好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不怪公知吧,访谈说的好好的突然问吃不吃人,突然土味伪哲学难题

这个年过的……刘电工快成反面派了被公知穷追不舍

  -- 来自 能手机投票的 Stage1官方 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0: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拯救?听起来就是基督语境。否则在地球上哪种生物会有意思拯救其他生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0: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江很反动啊,认为不该让所有人懂科学,只要一部分贵族懂就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跑个题,如果人类都是疯狂的外星人里黄渤那种傻逼屌丝,我觉得这个世界不值得被拯救,还是大家一起死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0: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左思想主要还是吃的太饱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的目的可能并没有意义,这个问题哲学早就回搭掉了。啥时候轮得到科学,等真的作出那玩意儿后科学再来转吧……

  -- 来自 能看大图的 Stage1官方 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并不是说只有具有科学精神的人才能作出正确的选择,实际上,很多情况下可能相反。我们可以举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
  就比如影片《索拉里斯星》的索德伯格版(《飞向太空》),一些人在一个空间站里,遇到了很多怪事,男主角克里斯见到了早已经死去的妻子蕾亚。有一位高文博士,她对克里斯说:“蕾亚不是人,所以要把她(们)杀死。”高文博士的判断是完全符合科学精神和唯物主义的。最后他们面临选择:要么回到地球去,要么被吸到大洋深处去。克里斯在最后关头决定不回地球了,而宁愿喊着蕾亚的名字让大洋吸下去。在这里,他是缺乏科学精神的,只是为了爱。当然,索德伯格让他跳下大洋,就回到自己家了,而蕾亚在家里等他。这个并非出于科学精神而作出的抉择,不是更美好吗?所以索德伯格说,索拉里斯星其实是一个上帝的隐喻。


这说明,以爱为名做的蠢事,没有上帝的法力都没发给他圆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0: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科幻不是为了为未来人解决“吃不吃人”的问题,而是提出或回答现代人的疑问。替未来人思考道德问题无异于杞人忧天,“皇帝挑不挑金扁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12年前华语互联网的讨论环境还没有像今天这么恶劣,双方竟然还能互相跳出阵营旗帜发言,现在别问,问就直接跳到吃不吃美女主持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江为什么能一本正经地用影视作品当论据,前后翻滚的观感太糟糕了
一个正常人火了就一定要面对这样奇妙的巨魔吗,太痛苦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江晓原的对话中透露着“永恒道德”的意味,有种一神教的自在永在的意思,仿佛遵从现在的道德自会有命运赐福保佑,带着莫名其妙的侥幸。
事实上大刘一开始就说了,人性这种东西会随着环境变化而变化。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不去适应环境,就会被淘汰。个人是不稳定的,会情感用事,可以坚持旧道德而死。而作为人类群体,众人想活下去的这个合力,最终会产生顺应新环境的新道德。
虽然人人有心之障壁,但目前人人亦能用脚投票,历史的方向盘还是在芸芸众生手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慈欣这个访谈里还是工程师思维更多一点的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1: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公知果然煞笔

—— 来自 Xiaomi Redmi Note 4X, Android 7.0上的 S1Next-鹅版 v2.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2:13 | 显示全部楼层
“要是全中国人都有刘慈欣一样的思想层次和思维模式,那就太好了”,有那么一个声音这么说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2: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就是电工在对牛弹琴,白左思想就是还没饿疯,等饿疯的时候别说人,人屎他们都要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euce693 于 2019-2-11 14:51 编辑
无聊者X 发表于 2019-2-10 23:47
江:依靠科学能找到人生的目的吗?
刘:但科学可以让我不去找人生的目的。比如说,利用科学的手段把大脑中 ...

In Science We Trus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2:27 | 显示全部楼层
fhufrbGVKHwGKV 发表于 2019-2-11 00:17
这个不怪公知吧,访谈说的好好的突然问吃不吃人,突然土味伪哲学难题

这个年过的……刘电工快成反 ...

本质是个人的人性试图挑战人类的人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道德和人性这种东西萌发于智慧生命体的富饶时期,因为自然选择的最终结果是道德和人性胜出,不选择道德和人性的智慧生命体在富饶时期的萌芽阶段就被自然淘汰了。

拥有道德和人性的智慧生命体会演化出“文明”。处于“文明”时期的智慧生命体可能会觉得“文明”是他们的一切,然而从宇宙尺度去看待智慧生命体其所经历的富饶时期以及贫乏时期,选择“文明”的智慧生命体最终会被自然淘汰,余下不选择“文明”智慧生命体会萌发和传承一种全新的世界观与价值观,这种观念会把他们的种群带向何方,谁也不清楚。但我们清楚的是,贫乏时期选择“文明”的智慧生命体和富饶时期不选择道德和人性的智慧生命体的下场很可能是相同的。

但对于智慧生命体全体来讲,似乎智慧生命体拥有着全宇宙最牛逼的种族天赋:人性还是非人性,这种策略的抉择权掌握在智慧生命体自己的手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3: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fhufrbGVKHwGKV 发表于 2019-2-11 00:17
这个不怪公知吧,访谈说的好好的突然问吃不吃人,突然土味伪哲学难题

这个年过的……刘电工快成反 ...

真实的船难事件里,第三个人因为生病救不回来被另外两个人当成饮用水来源了

—— 来自 HUAWEI VTR-AL00, Android 8.0.0上的 S1Next-鹅版 v2.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3: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人是动物,其次人是高级动物

—— 来自 HUAWEI VTR-AL00, Android 8.0.0上的 S1Next-鹅版 v2.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冷酷的方程式是戈德温的好吧,这个东西可是被冈恩选进科幻之路的著名套路作品

  -- 来自 有消息提醒的 Stage1官方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6: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显然是狂热的尼采哲学信徒,积极的虚无主义者,符合同代人的普遍特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7: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由此看来,现代人最缺乏的还是哲学教育,在这些不辩自明的问题上浪费时间太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1 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就想发袁隆平表情包:科学把你喂的太饱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 沪公安备31011302000944 )

GMT+8, 2019-2-20 12:11 , Processed in 0.059473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