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513|回复: 1

[历史] 【转】隋末军阀朱粲为什么自称“迦楼罗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5 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邙洛山
转载经过作者许可,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原文出自《文史知识》2018年第2期


       隋末战乱,群雄并起,中原逐鹿。其中一路军阀朱粲,从大业末到武德四年,横行江淮,成为一支重要军事力量。关于朱粲,两唐书记载略同:亳州城父人,初为县佐史,从军讨贼长白山,聚结为群盗,号“可达寒贼”,自称“迦楼罗王”,众至十余万。自称楚帝,建元“昌达”。朱粲最为后世所知的是,他的军队以人肉为食。根据两唐书记载,朱粲集团不务稼穑,以劫掠为业,百姓大馁,死者如积,人多相食。于是,略得妇人、小儿,皆皆烹之,分给军士。在后来的发展中,朱粲先投靠关中的李唐政权,后又转投洛阳的王世充。武德四年,李世民平定洛阳,将其斩于洛水之上。士庶嫉其残忍,竞投瓦砾以击其尸,须臾封之若冢。(详细记载参看《旧唐书》卷五六《朱粲传》及《新唐书》卷八七《朱粲传》)
         除了食人,朱粲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恐怕是他自称“迦楼罗王”,其军号“可达寒军(贼)”——恐怕“贼”是后来行文者篡改所致。朱粲军号“可达寒军(贼)”,因为史料缺憾无法确知。或以为“寒”为“汗”,“可达寒”即“可汗”之意。可是,为什么朱粲自号“迦楼罗王”呢?领袖头衔是政治宣传的重要部分,其宣扬或者隐含的宗教思想和政治精神是什么呢?
         迦楼罗(Garuda),汉文译经中也译为“迦娄罗”、“迦留罗”、“揭路茶”等。唐代罽宾国三藏般若力译《迦楼罗及诸天密言经》(《大正藏》第21册)对迦楼罗给出一个典型的描述:“迦楼罗者,天竺方言,唐云金翅鸟,盖非敌体之名,乃会意而译也。然古今经论传之久矣。夫龙德隐微,变化无极,忤之者祸至,奉之者福招。穷其受生,具胎卵湿化,无复他患,唯苦迦楼罗。”根据般若力的总结,第一,迦楼罗即金翅鸟,也就是世俗所谓大鹏金翅鸟,“迦楼罗”是音译;第二,有关迦楼罗的知识,在唐朝及之前已经广为人知,“古今经论传之久矣”;第三,迦楼罗是龙的克星。虽然龙威力无穷,“忤之者祸至,奉之者福招”,但是“无复他患,唯苦迦楼罗”。这样的描述,基本反映了中古时代人们对迦楼罗的基本印象。
         汉唐间佛教译经典有大量关于迦楼罗的描写,其中迦楼罗以龙为食的特征往往被强调。佛教中的龙,是那伽(Naga)的对译,跟中土传统理念里的龙完全是两个概念。在佛教六道轮回的体系里,那伽或者汉译为“龙”的这种物种,属于三恶道之一的畜生道,这跟中土理念里象征皇权、祥瑞的龙的形象截然相反。前者属于畜生,被称为“龙畜”,后者带有高贵、权威的意涵和色彩。当那伽被对译为龙之后,两者的意涵,在很多语境中,被有意或者无意地混淆在一起了。进而,迦楼罗以那伽为食的特征,被“嫁接”到中土象征皇权的龙身上,让迦楼罗增加了一些新的政治意涵。
         在印度教里,迦楼罗是主神毗湿奴的坐骑。根据史诗《摩诃婆罗多》,他的母亲被龙掳走,他跟龙争夺是为了夺回母亲。通过梵天的协助,迦楼罗成为龙种的天敌,以龙为食。后来,迦楼罗的形象被吸收进入佛教的万神殿,成为天龙八部(天众、龙众、夜叉、乾达婆、阿修罗、紧那罗、摩呼罗迦、迦楼罗)之一。迦楼罗和龙虽同为天龙八部之一,但是两者却常以敌对的面目出现。有关迦楼罗取食龙种,在汉文译经中常常出现,比如西晋沙门法立共法炬译《大楼炭经》(《大正藏》第1册)提到,龙有四种,一者卵生种龙、二者水生种龙、三者胎生种龙、四者化生种龙;而金翅鸟也有四种,不同的金翅鸟捕食不同的龙种。西晋月氏国三藏竺法护译《佛说海龙王经》(《大正藏》第15册)也提到:“有四种金翅鸟,常食斯龙及龙妻子,恐怖海中诸龙种类。”南朝宋沙门宝云译《佛本行经》(《大正藏》第4册)描述释迦牟尼降魔成道时写道:“魔王复放嫉嫌箭,名曰恶口化为龙;菩萨复放大悲箭,化为金鸟龙逃退。”显然将金翅鸟视为降龙的天敌。汉地著述比如《法苑珠林》等,都对迦楼罗的这一特征多有描述。
         迦楼罗的形象,在东亚佛教里往往是鸟身人首,比如密宗典籍、中天竺国三藏善无畏奉诏译《千手观音造次第法仪轨》(《大正藏》第20册)描写迦楼罗:“迦楼罗王,金色两羽具,左手贝,右手执宝螺笛。” 日本京都三十三间堂的迦楼罗王立像,原件制作于镰仓时代(1185—1333),其形象就是吹笛状。(图注:京都三十三间堂的迦楼罗王立像)这一形象,大概有东亚本地的创新。
         通过犍陀罗艺术中的迦楼罗形象,或许能帮助我们理解中古时期汉文文献中记载的迦楼罗。犍陀罗艺术中的迦楼罗形象,大体可分为两类。一类是鸟首人身,展开的双翼,但还有双手;一类是鸟形,鸟兽鸟身,巨大的双翼。(图注  带迦楼罗形象的盒盖,4世纪,大都会博物馆)
        犍陀罗浮雕中最常见的迦楼罗形象,是他搂持一个女性。有观点认为,这表现的是迦楼罗解救自己的母亲。不过这些浮雕作品基本出土于佛教寺院遗址,表现的应该是佛教的理念。比如20世纪初出土于塔赫特巴希(Takht-i-Bahi)佛教遗址的佛教浮雕,展现的就是带翼迦楼罗搂持女性的形象。这块时代大约属于6、7世纪也就是隋代到唐初的浮雕,被标注为迦楼罗抓持龙女。(图注  迦楼罗搂持龙女,白沙瓦博物馆,出土于塔赫特巴希)类似的形象,还可以参看藏于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的犍陀罗浮雕。可见这一题材在犍陀罗地区广泛存在。(图注  迦楼罗搂持龙女,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
关于此类图像,从逻辑上说,应该属于佛教题材。除了通常认为的迦楼罗捕抓龙种的解释外,也有学者认为这些图像描述的是佛本生故事。大都会博物馆所藏一件约会公元2—3世纪贵霜时期的片岩浮雕,可谓此类图像的代表作。博物馆将其标注为“迦楼罗消灭龙种”。在图景中,鸟首鸟形的迦楼罗羽翼之下,三个人物仰视着它,各具神态。(图注:迦楼罗消灭龙种,大都会博物馆。犍陀罗风格,出自巴基斯坦,约2—3世纪贵霜时期。)
       迦楼罗或者金翅鸟的形象,很早就传入中土。龟兹石窟壁画中,保存了不少的金翅鸟图像,多数情况下是与蛇一起出现,象征金翅鸟和那伽(龙)同为佛教护法天龙八部,又相互敌对的意涵。比如库车石窟四期118窟内,就有双蛇和双金翅鸟护卫两立佛的图像。开凿于5世纪末的云冈石窟,以及龙门石窟、四川广元皇泽寺石窟等很多地方,都发现了金翅鸟的形象,也可以印证有关金翅鸟的知识和信息已经在中土广为流传。
       南北朝时期,有战船被称为“金翅”,可能是取金翅鸟劈海取龙的意涵。比如隋军渡江,陈朝大臣任忠建议:“给臣精兵一万,金翅三百艘,下江径掩六合。”(《南史》卷六七《任忠传》)唐代诗人顾况诗中有“乃致金翅鸟,吞龙护洪渊”的表达,沈彬有诗句云:“金翅动身摩日月,银河转浪洗乾坤。须知手笔安排定,不怕山河整顿难。”都将金翅鸟视为整顿社会秩序的正面力量。玄宗宰相张说(667—730年)作《杂曲歌辞·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描述千秋节舞马云:“圣王至德与天齐,天马来仪自海西。腕足齐行拜两膝, 繁骄不进蹈千蹄。更有衔杯终宴曲,垂头掉尾醉如泥。远听明君爱逸才,玉鞭金翅引龙媒。不因兹白人间有,定是飞黄天上来。”这里的“金翅”和玉鞭一样,是警马之物。《唐诗贯珠》的作者认为取意金翅鸟金翼雠垂扇海水,取龙为食之意。既然迦楼罗能够降服龙种,那么作为龙种的天马也能降服。(图注:何家村出土舞马图银壶,器腹两面均锤出一马衔杯纹)
         朱粲自号“迦楼罗王”,到底是取何种意涵,我们回到南陈的例子或许就一目了然了。《南史》卷四四《齐武帝诸子·南郡王子夏传》记载:“南郡王子夏,字云广,武帝第二十三子也。上春秋高,子夏最幼,宠爱过诸子。初,武帝梦金翅鸟下殿庭,搏食小龙无数,乃飞上天。及明帝初,其梦方验。永泰元年,子夏诛,年七岁。”(《南齐书》卷四○《南郡王子夏传》记载略同)齐武帝萧赜(440—493年)梦见迦楼罗下殿庭,搏食小龙无数。这样一个梦境,被《南史》和《南齐书》的作者们解释为后来齐明帝萧鸾屠杀萧道成子孙的预兆。根据《南齐书卷六·本纪第六》记载,永泰元年(498),萧鸾即位,诛河东王铉、临贺王子岳、西阳王子文、衡阳王子峻、南康王子琳、永阳王子珉、湘东王子建、南郡王子夏、桂杨王昭粲、巴陵王昭秀等,几乎将南齐皇室子弟屠杀殆尽。
         在齐武帝梦境里出现的迦楼罗,就是萧鸾的象征。有趣的是萧鸾的名字,也被有意无意地跟迦楼罗连在一起,鸾本就是大鸟。皇室子弟们被描述为被迦楼罗捕杀的小龙。如果我们回到朱粲的例子,他的“迦楼罗王”称号的政治意涵,恐怕也在于此:取迦楼罗取龙为食的特点,反映的是朱粲以迦楼罗王自居,诛灭龙种(皇权象征)的企图和“革命”精神。
         似乎朱粲集团跟佛教颇有渊源,比如唐初高僧道宣记载:“昔朱粲寇扰荆南,寺多焚毁,惟云所造龙泉独存。以贼中总管,云曾授戒,所以尊师重法,寺获存焉。”(《续高僧传》卷九《隋荆州龙泉寺释罗云传》)
迦楼罗和龙之间的恩怨,广为人知,在文学作品中更是有精彩的呈现。明代有关迦楼罗的记载,见诸多部小说中。《西游记》狮驼岭三怪中威力最大的就是大鹏金翅鸟;《水浒传》梁山好汉中有“摩云金翅欧鹏”;《隋唐演义》里李元霸也被认为是大鹏金翅鸟转世。最有代表性的是《说岳全传》,援引佛教理念,在篇首框定了故事主线:岳飞是大鹏金翅鸟转世,金兀术是赤须龙转世,秦桧是铁背虬王转世。金翅鸟既以龙为食,自然是龙的天敌。以岳飞的金翅鸟对金兀术的赤须龙,已经标明了两者之间光明与黑暗的敌对关系。如果说宋代以后将大鹏金翅鸟和龙对立,取金翅鸟为正面意图。那么在唐代以及魏晋南北朝时代,金翅鸟似乎更多的是对原有统治者的摧毁力量,比如朱璨和萧鸾。(图注:迦楼罗像,湖北省钟祥市明代梁庄王墓出土。湖北省博物馆藏)



張發財同學你好:另外,印度德里的B. R. Publishing Corporation出版了一套佛教護法神系列,其中一本專講迦樓羅,它是毗濕奴的坐騎,在吠陀神譜中很重要。到了密教時期也還有自己的位置,寧瑪派的經典中迦樓羅形象,好像也有專書研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7 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开本帖的那一瞬间我就Ctrl+F看看有么有“岳飞”,结果还真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上海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962110 反电信诈骗|举报电话 021-62035905|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5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909号 )

GMT+8, 2020-8-14 09:45 , Processed in 0.028650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