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黄前久美子

[新番] 『吹响吧!上低音号』专楼 剧场版上映中 3年生篇制作決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5-17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夏优这真是…就地野战都不奇怪的气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7 13: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重要的人点数+1+1+1


—— 来自 HUAWEI TEL-AN00a, Android 10上的 S1Next-鹅版 v2.4.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7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就是友谊的力量吗?那你们南中出生的小崽子也太厉害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7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gaoxuanl 发表于 2021-5-17 12:32
夏优这真是…就地野战都不奇怪的气氛

别说就地野战了,她们两就算突然在练习室里不管别的组员直接doi,估计都没人觉得奇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7 18: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夏纪和优子这段对话让声优来念,估计能念出漫才的效果

—— 来自 HUAWEI YAL-AL10, Android 10上的 S1Next-鹅版 v2.4.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7 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跟你们讲,南中的校风绝对有问题(教导主任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8 08: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仁井学的新伞


—— 来自 HUAWEI TEL-AN00a, Android 10上的 S1Next-鹅版 v2.4.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8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开始颁发毕业证书!”


三年级一班一号。根据姓氏和名字担任第一棒击球手的学生,站到了讲台上的校长面前,行了一礼,接过了毕业证书。


毕业典礼这天,天气非常晴朗。


按照名单顺序叫出学生的名字,学生们依次移动。密密麻麻地摆放着木制长椅的体育馆里,井然有序地挤满了比平时更加端庄的学生们。


夏纪心不在焉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想起小学时和大家一起在体育馆玩多米诺骨牌的情景。朝着相同的方向,以相同的间隔,尽可能漂亮的摆放着棋子,只是为了在之后推倒它。如果把大小和形状不同的棋子混在一起,会影响排列的效果,因此老师们为了方便大家操作,准备好的棋子都是相同的。


一面告诉大家要爱惜自己的个性,另一方面却在进行着扼杀个性的训练。虽然告诉大家只要有存在价值就够了,但却让人时刻意识到自己与他人的差距。对夏纪来说,学校就是这样的地方。一个充满矛盾的狭窄的庭院,满怀依恋却又无时无刻希望得到解脱。


“伞木希美。”


“到!”


在讲台上待命的希美,毫不迟疑地走到了校长面前。首先是左手,然后是右手,接过证书,后退一步行礼,再把证书换到左手上。


在夏纪身后的人群里,希美的父母有可能正在流着眼泪,也有可能正在微笑感慨着什么。优子的父母和霙的父母此刻都在体育馆里,夏纪家只有她的母亲来参加。夏纪反复五次和她母亲说不用来了,可是她的母亲没听,坚持要来。夏纪不明白为什么母亲非要特意大老远的来一趟,参加这么无聊的仪式。


可能是觉得快要轮到自己了,夏纪身边的男生非常紧张,从刚才开始就在那里瑟瑟发抖。应该是回家部的男生。平时不是吵闹的那类人,而是很文静的类型。休息时间总是待在座位上看书,不能说没朋友吧,可也从没见过他和某个特定的人在一起玩。


细长的银色眼镜框上,挂着厚厚的镜片。在他眼里对这所学校是什么样的看法呢?大概是迫不及待的期待着倒计时结束吧,夏纪静静的叹了口气。


体育馆最后一排,是吹奏部的位置。在去年的时候,夏纪的位置还在那里。作为入场曲,吹奏部非常出色的演奏了第一进行曲《威风堂堂》。与夏纪一年级开学典礼上听到演奏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部员们坐的折叠椅,缺少了三年级的位置。但是,已经成为强校的北宇治高中吹奏部。即使三年级学生引退了,华丽的演奏也不会消失。


上低音号的座位上,坐着新任部长久美子和另外一位后辈。座位只准备了两个,对现在的吹奏部来说,更多的座位是没有必要的。还没引退的时候,夏纪曾自认为是社团活动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可实际上并非如此。这个世界上替代品到处都是,没有无法代替的人。


这个世界比夏纪想象的更美好。


随着身边的男生开始移动起来,夏纪意识到马上就要轮到自己了。走到了预备位置,夏纪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左手腕。为了今天这个日子而精心打扮的老师们,满脸笑容,不停的鼓掌。仪式非常无聊,看不出来有什么意义,不过夏纪也不会蠢到在这种时候搞事。


“中川夏纪。”


有人叫了夏纪的名字,夏纪回答“到!”。她心不在焉的想,对于颁发证书的校长来说,自己应该是微不足道的存在吧。在他眼里,夏纪和别的学生没什么区别,而且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接过证书,按照彩排好的方式行礼。夏纪一边提醒自己小心谨慎,不要失礼,一边迅速地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这时,夏纪的任务终于结束了。


只有当夏纪熟悉的面孔登上讲台时,她才会微微一笑,其他的时间里,夏纪在神游天外。毕业典礼顺利结束,在吹奏部演奏的退场曲里,毕业生们离开了体育馆。


班会结束,与同班同学告别后,原吹奏部的成员们在中庭集合。对于一年级和二年级的学生来说,今天是休息日,但是对于要在毕业典礼上演奏的吹奏部来说,低年级学生今天必须到学校。因此,来为三年级送行的人远远高于其他社团。


“夏季前辈,恭喜毕业!”


久美子一面这么说,一面递给夏纪一个用金属丝编成的小鸟笼。没什么实用性,只能用于室内装饰的银色鸟笼。里面装饰着白色为主的干花,还有蓝色的小鸟模型。


“大赛的自选曲不是《利兹与青鸟》吗?大家决定做一款相关的纪念品。”


不止是夏纪收到了,大家为每一个三年级部员都准备了一个鸟笼。到处都能听到欢呼声,很多三年级的部员都在流着眼泪向大家道谢。至于优子么,今早来上学的时候已经快哭出来了,她实在是太着急了。


小号声部的后辈们,全都围在正嚎啕大哭的优子身边,不知在说着什么。也许被某句话触动了她的心弦,优子哭得更厉害了。长笛声部的希美正擦着眼睛和三年级的学生说话。无论是优子还是希美,爱哭这点从初中开始就没变过。


双簧管声部的霙没有流泪,反而是她的后辈们没有顾忌周围的目光,在那里大哭不止。霙递过手帕时的表情比平时柔和多了,夏纪暗自佩服她居然还能保持着前辈的样子。


上低音号的后辈们也对夏纪毕业表示惋惜。性格有点别扭的一年级,眼睛也是红红的。当夏纪调侃她时,她立即就转移了话题“久美子前辈在演奏的时候就哭了哦。”直接揭了身边前辈的短。久美子不但没有掩饰,反而含泪说:“一想到要分别了,我就觉得很寂寞。”这两人说话时,经常会分不清谁在耍人,谁在被耍,非常有意思。


夏纪和后辈们聊得很开心。中间还加入了大号声部与低音提琴的成员,大家决定再开一个低音部的送别会。在确定了这不是永远的再见以后,后辈们明显松了一口气,和其他三年级学生说话去了。夏纪本想目送他们离开,但不知道为什么,久美子一个人留了下来。


作为新部长的久美子,和其他三年级学生都很熟。“不去和霙说说话吗?”夏纪问,“我有话想和夏纪前辈说。”她垂下了眉尾,静静地笑了。久美子的表情有点为难,有点敷衍,还有点暧昧。


“在我一年级时的选拔,不是发生了很多事儿吗?”


“啊~真怀念呢。”


夏纪垂下了目光。这是泷老师来到北宇治后的第一次大赛,久美子入选了A编,夏纪只是B编成员。夏纪还十分清楚的记得当公布A编成员名单时久美子的表情,实在是糟透了,夏纪甚至开始担心她会不会因此而晕倒。因此夏纪尽量做出了一副坦率的态度,用手搭着久美子的肩膀,打算对因为立场非常为难的后辈提供后援。


那时,当两人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久美子的脸色变得煞白。在她黑色的瞳孔深处,冰封的恐惧就像要融化了一样。


笨蛋!


夏纪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当时的久美子就是一副被逼得走投无路,自己好像有多么罪大恶极的表情。拜托,这只不过是社团活动而已……


“当时夏纪前辈请我吃奶昔,我很高兴。”久美子的话,打断了正在夏纪脑海中播放的回忆影像。


有请客吃奶昔这回事吗?夏纪的确带着忐忑不安的久美子去了快餐店,只是当时点了什么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因为那时的夏纪,只是想快点赶走久美子心里那种自以为是的愧疚感。


——前辈真是个善良的人啊!


很怀念当时久美子对夏纪说的台词。自己哪里善良了?那时的夏纪在心里冷笑着。夏纪所有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自己。只是别人总是擅自把它当做是温柔而已。和久美子搭话也是这样的原因。看到一脸畏惧的久美子,夏纪很生气,为了避免自己感到不痛快,夏纪决定为久美子做应援。


“你也太夸张了吧!我也没做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啊。”


“我想我以前也说过,我初中发生的事,对我造成了心理创伤。那时我进了A编,而前辈却落选了,然后前辈突然就翻脸了。”


“要是和这么无聊的人混在一起,我可受不了。”


夏纪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是这样吧?”久美子笑着点点头。


这句话的结尾说得含糊不清,应该不是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可笑的的地方吧。


“夏纪前辈拯救了我。”


久美子的笑容突然崩溃了。原本翘起的嘴角开始不断的颤抖,脸颊慢慢地耸拉了下来。嘴里呼出的气息不自然的断断续续,像是要掩饰自己的感情一样,久美子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尽管如此,止不住的呜咽声,依旧从手和嘴唇的缝隙里钻了出来。


久美子哭了。实在是太可爱了。


“我很感谢你。真的,夏纪前辈是我的前辈实在是太好了。”


流下的眼泪打湿了她的脸颊。啊~夏纪隐约的意识到,这就是正确答案吧!久美子以非常端正的态度来面对前辈的毕业典礼。她明白这是人生的一个阶段,所以拼命的向夏纪传达自己的善意。重要的是夏纪自己,明明现在还是不上不下的,却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对不起。”后辈抽动着鼻子哽咽着,夏纪用力揉了揉她的头。


她其实是想否认的。夏纪很想大声喊出来,自己不是久美子想象里的那种人。但是,那样做的话实在是太孩子气了。夏纪希望别人能理解自己的感情,而不是对着后辈发泄。


而且,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直到最后一刻,她都能装成一个帅气前辈的样子。


“你能这么说,我参加社团活动就很有意义了。”


随着手臂的摇晃,左手抱着的鸟笼里的东西在嚓嚓作响。永不枯萎的麝香豌豆花为狭窄的鸟笼抹上了美丽的色彩。


评分

参与人数 2战斗力 +2 收起 理由
用户名已注册 + 1
TTAA +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8 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夏纪对“你是个好人”严重pts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8 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gaoxuanl 发表于 2021-5-18 12:54
夏纪对“你是个好人”严重ptsd

只有优子找到了正确的密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8 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夏纪前辈太亚撒西了,哭了哭了
我永远爱夏纪前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8 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magicyang1991 发表于 2021-5-18 13:00
只有优子找到了正确的密码

然而后面就是因为优子触发“好人”关键词导致夏纪怒喷(躺枪的)小肥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8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送鸟笼感觉谜之不吉利啊,直接送鸟相关不好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8 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刀客特 发表于 2021-5-18 13:33
送鸟笼感觉谜之不吉利啊,直接送鸟相关不好吗

送三年生一人一根蓝色鸟毛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9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天晚上,夏纪全家一起去吃了烤肉,每人三千日元,九十分钟的自助套餐。正襟危坐的庆祝仪式不是中川家的传统,夏纪也不希望那样。


切得薄薄的牛舌在烧烤网上皱成了一团,就着流出来的油脂沾柠檬汁和盐吃。用酱汁泡好的排骨包在生菜里。泡黄瓜和白米饭也不能忘记。吃过涂了蜂蜜的烤红薯后,接下来烤的是撒了很多香辣调料的鸡肉。滴落的油脂让火势变得更大了。


父亲慌乱的用夹子把肉挪开,母亲看到这一幕噗哧一声笑了起来。“你吓我一跳。”母亲用一次性筷子戳着肉说。随后母亲慢慢的垂下了眼角,用一种平淡的声音很没气氛的对夏纪说“恭喜你毕业。”“欸?现在说这个?”夏纪耸了耸肩。父亲一边和烤肉搏斗,一边抽空用故作随意的声音说“恭喜”。大概父母他们是有点不好意思吧。夏纪一边切开五花肉,一边说“谢谢。”现在大家扯平了。


回家时夏纪吃得肚子都胀鼓鼓的。桌子上堆满了今天的战利品。装在圆筒里的毕业证书、写得满当当的毕业相册、后辈赠送的干花编织的鸟笼、满是插图和留言的彩签纸、还有一封接一封的信件。


拿起放在最上面的信封,夏纪躺到了床上。寄件人是吉川优子。这是今早一起去学校时她塞过来的。反正明天也是要在KTV见面的,用得着这么规规矩矩的写信吗?


信封用绘着小号图案的贴纸封住。夏纪举起信封,在日光灯的灯光下嗅了嗅。夏纪本来想在去学校的路上就拆开看的。但是,优子再三要求不能当着她的面看这封信,因此夏纪把读信的时间推迟了。


指尖轻轻划过,贴纸很简单就被揭开了。里面的信纸出乎意料的多,有好几张。夏纪直起身子,打开对折的信纸。“致中川夏纪女士”这是写的啥啊?为什么这信开头就这样啊?


明天就是毕业典礼了,这么一本正经的写信是不是太幼稚了。我原本是没打算给你写这种东西的,只不过我听说香织前辈在去年的毕业典礼那天,给明日香前辈写过一封信,所以我模仿了一下而已。也就是说,我是为了尊重香织前辈才会这么做的,所以请你千万不要误会了。


话说回来,这么快就要毕业了。明明感觉自己才刚上一年级,可是春天开始却要变成大学生了,时间过得真快啊!在过去的这一年里,我觉得我已经很努力了,可是现在回头看一看的话,依旧能找到很多自己的不足之处,我应该能做得更好的。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


就算是写信,这家伙也是个停不下的话闸子,夏纪的嘴角浮现出淡淡的笑容。当她读到第二、第三页时,信里的话题已经不知道偏到什么地方去了。夏纪这才意识到,优子写信时就是想一出写一出,没做什么计划,她就是故意的。优子写这些时大概就没打算讲究什么礼仪规矩。


看到第四张信纸,终于来到了信的末尾。夏纪看着信,同时轻轻摩擦着自己干燥的指尖。当摩擦着拇指和食指的指腹时,两个手指都会感觉到彼此指纹的触感。


夏纪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到信里。偶尔出现的墨点,仿佛在提醒夏纪,优子当时的心情并不平静。


还记得关西大赛结束后一起回家的事吗?你啊,还特意绕远路跟我一起走。虽然我说你太多管闲事了,但是我其实是很开心的,谢谢你。尽管我一直在让你走开,不过我还是觉得有人能陪着我实在是太好了。每次想和你道谢,都被你开玩笑糊弄过去了,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的感激。


我在这一年里,从起床到睡觉,一直都是北宇治吹奏部的部长。能够切换身份的开关大概坏掉了吧。我一直都搞不懂,去年的部长和副部长是如何在不同的身份之间转换的。


现在想想,或许我也曾陶醉于那样的自己。也曾有过:这么努力的自己,真的很了不起之类的想法。但是,我之所以能坚持下来,是因为你每次都能及时关闭我作为部长的开关,引退后我才意识到,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大概早就坚持不住了。所以啊,那什么,就是那个啦,要我坦率承认的话我会很不愉快的,因此到目前为止都说不出口……啊!没点气势是写不出来的,就是想跟你说一声谢谢!总之我比你想象的还要更加感谢你,就这意思。以上!


我居然写了这么多!有点不安呢,真的要把这种东西交给你吗?不骗你,真的羞死人了!我写这封信时经历了痛苦的折磨,你读的时候也必须因为羞耻而难受才行!迄今为止,真的很感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如何?害羞得不行了吧?总之,你就是活该!一不注意竟然写了这么多无聊的东西,这封信也该到此为止了。从今以后,我绝对不会第二次给你写这么麻烦的信了。这封信肯定会变成我的黑历史的,我推荐你看完后马上烧了,绝对不准珍藏!


结语:“果然还是不想把这封信交给你的吉川优子。”这话还真是她的风格。夏纪手里拿着信,茫然地叹了口气,她感到自己的肺好像被空气堵住了,正在不停的颤抖。


夏纪把信重新折好,放回了信封。现在无论如何也不想收拾这些东西,就这样把信放在了床角。


“害羞吗?”


夏纪自言自语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羞涩。拿起身边的手机,先写了一条“信已经读了”的消息,接下来还有“明天见”这句。原本打算现在就给优子发信息的,可夏纪马上打消了这个想法。随手把手机扔在信封上,夏纪用右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眼。右脚脚趾抵着自己的左腿慢慢移动着。指甲刮擦着皮肤的触感,在皮肤上划出一道隐隐作痛的线。


流不出眼泪。从毕业典礼到现在,夏纪的目光就没有动摇过。她自认为不是那种容易流泪的人,但也不是那种完全不会哭的类型。之前和优子一起看关于动物的电影时是流了眼泪的。不过说到底,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吧。就和初中时一样,毕业典礼是不会让自己难过的,虽然会让自己觉得非常感慨,但也就这样了,和希美、优子她们是完全不同的。


现在已经开始想睡了。离活动正式开始只剩不到一周的时间。活动结束之后,和优子一起练习吉他的时间也会减少,无所事事的时间将会变得更多。说起来应该开始准备迎接新的生活了,不能一直沉浸在高中时的回忆里。


那么说来,大家曾经说过关于蓝色灯饰之类的话题。在睡着之前,不知道为什么,夏纪想起了之前和优子的对话。到底是什么时候说过要用来装饰咖啡店呢?


搭在眼睛上的手臂,隔着眼睑按压眼球。在炫目的黑暗之中,五颜六色的光芒向四面八方飞溅。


毕业后第二天早上,世界一点儿变化也没有。夏纪磨磨蹭蹭的从床上爬起来,电子表告诉她现在已经十点过了。早已习惯的闹钟声没有响,也没有必要往身上套学校制服。拉开窗帘,让整个房间都充满了阳光。夏纪豪爽地张开嘴打了个哈欠。房子里没有其他人的动静,家里人应该都去上班了吧。


穿着睡衣,夏纪慢吞吞地踱进了厨房里。在平底锅里煎火腿和鸡蛋的同时,用面包机烤面包。过了几分钟,“叮!”的一声后,把烤好的面包夹进了盘子。在面包表面涂上黄油,里面夹上火腿和煎蛋,再来一杯冰牛奶,夏纪的早餐就算完成了。


把盘子放在餐桌上,夏纪拉开木椅坐下。此时家里一片寂静,被这寂静包裹住的夏纪开始啃面包。


“真好吃。”


夏纪低声赞美自己的厨艺,可惜没听众。牙齿撕裂面包时,耳朵能听见嘴里酥脆的咀嚼声。用手指擦了擦嘴唇上的面包屑,夏纪深深的叹了口气。


今天的日程表很简单。十三点开始和优子一起在KTV练习。以上。


既然已经毕业了,干脆就化个妆吧!虽然只能给优子看,但是没关系。


收拾好用过的餐具,夏纪兴致勃勃的开始梳妆打扮。淡粉色的紧身牛仔裙配上宽松的黑色运动衫。袜子、运动鞋、包包都是黑色的。打开母亲送给夏纪的毕业礼物化妆盒,化妆什么的可不能搞砸了。


先用隔离霜打底,再涂粉底,修眉,接着画眼线上眼影,夏纪凝视了一会儿镜子里的自己,随后涂上橙色的唇彩。仔细打量着自己亲手化好妆的脸,到底化得好不好呢?看着镜子,稍微换了几个角度,夏纪用鼻子哼了一声,心满意足,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躺在沙发上,夏纪无意识的辗转反复。头发懒得扎,看起来乱糟糟的,不过无所谓。无名的空虚感正在夏纪胸腔里隐隐作痛。


这就是燃烧殆尽后的倦怠感?夏纪无声地自言自语。嘴角不自觉的扬起,像是在嘲弄着什么。


夏纪闭上眼睛。昨天围在夏纪身边的那帮家伙里,有几个人能一直玩音乐呢?里面有多少张脸,今后再也见不到了呢?


这并不是寂寞,也不是悲伤,只是空虚而已。在一起渡过了那么亲密的时光之后,自己能留下什么呢?就算是近在咫尺的人,迟早也会变成回忆里的居民。从今以后,大家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在音乐教室里合奏了。


有什么热热的东西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夏纪下意识的用手指擦了擦。当她意识到那是眼泪时,已经过了好几秒。眨眨眼,泪水不停的从眼眶了里流了出来。想对自己说点什么,可嘴唇在不停地颤抖。


夏纪抱着沙发上的靠垫,呼吸的节奏已经变得乱七八糟了。泪腺就像损坏的水龙头一样,让眼泪流个不停。“浴巾还是很有必要的嘛。”想到了优子,她一定会这样揶揄自己吧。有必要——夏纪在心里这么想,把额头抵在了靠垫上。


夏纪不打算压抑住越来越大的呜咽声,她只是在不停的哭。流泪的条件是一个人独处吗?夏纪好像有些明白了。


评分

参与人数 5战斗力 +5 收起 理由
TTAA + 1
wuliaozheX + 1 好评加鹅
用户名已注册 + 1
lovecc77 + 1 好评加鹅
xwr + 1 好评加鹅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9 13: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ribbon 发表于 2021-5-19 11:58
当天晚上,夏纪全家一起去吃了烤肉,每人三千日元,九十分钟的自助套餐。正襟危坐的庆祝仪式不是中川家的传 ...

寂寞啊

—— 来自 HUAWEI TEL-AN00a, Android 10上的 S1Next-鹅版 v2.4.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9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夏纪这段真是等身大,唉逝去的青春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9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傘木希美 于 2021-5-19 18:20 编辑

撒鼻息记得大学领完毕业证那天,基本上人当天就走了,那天晚上跟宿管阿姨说了下,我们最后住一晚,剩下的人正好凑够一个四人间,由于空调遥控器已经交回去了,依靠着同学的小米红外线打开了空调过了一晚。第二天早上起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突然意识到,大家都走了,很多人可能这辈子就见不到了,就突然好难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9 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呜呜呜,我的夏哥哥实在是太温柔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9 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天之内得到两个人告白的夏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9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夏纪哥哥,纪念那个夏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20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哇!你的脸色也太难看了!”


见面第一句话就说这个吗?夏纪眯着哭肿的双眼。优子背着吉他盒子,她的眼睛也有些浮肿。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在昨天仪式后优子哭成了那样。


“你在家里哭了吗?明明在学校里还那么正常。”


“嗯,差不多吧。”


“嘿嘿,活该。”


吐了吐舌头,优子笑了。两人在老地方碰面,距离KTV最近的车站。“你明明也哭了。”和优子一样背着吉他的夏纪撅起了嘴。


“信我读了,谢谢。”


“你怎么变得这么坦率了?”


“好不容易才收到的信,我得把它郑重的收好,等将来我变成老奶奶以后再看一遍。”


“哈?我在信里不是写着看完要立即烧掉吗?”


“有吗?我不记得了,我应该马上重读一遍吗?”


“有的,有的!——你是说,你把信郑重的收好了吗?”


“没错,我把信郑重的放在这个包里了。”


夏纪轻轻地拍了拍了斜挎在肩上的黑色单肩包,然后华丽地避开了优子伸过来的手,径直朝着KTV走去。“你给我等一下!”没有停下来等优子的必要。因为,她总是固执的走在夏纪身边。


拿起吉他站好。长方形的小房间里只有两个人。


随着正式演出的日子越来越近,俩人去KTV练习的次数与日俱增。在KTV打工的店员大概已经记住这个每天都来的二人组的脸了,没有详细确认情况,直接就带着她俩进了有立式麦克风的包间。


迈开腿,与肩同宽,夏纪看了看优子的脸。确认彼此都已经做好了准备,优子点了点头。没用节拍器,决定歌曲节奏的,是演奏开始时的一系列连续的四分音符。


夏纪的右手在空气中划出一、二、三、四的节奏。紧接着,优子的吉他也加入了进来。


演唱时,由优子担任主吉他手,负责旋律的主要部分,主唱夏纪则负责伴奏。


深沉的蓝调从扬声器里响起。咆哮般的音色震动着空气,皮肤也在跟着不停的颤抖。凑近麦克风,夏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想成为你。”


歌声从喉咙深处迸发而出。优子没有看夏纪,她的视线牢牢地固定在自己的手上,竖起耳朵,想要听懂夏纪的气息。


“可以微笑着说恭喜、温柔又出色的人。


  我想成为你。


  一直都想成为你。


  终究,我无法成为你。”


左手按弦,右手保持节奏。拨片摩擦琴弦的感觉传递到了皮肤上。胃在发热,喘不过气来,无论如何都想把它们吼出来。


“太阳啊月亮啊,都是古老的比喻。


  请不要随意理解我。”


**辣的灼烧感从脚底开始蔓延,毫无理由的焦躁穿透了夏纪的身体。更激烈一点,更强烈一点。优子手里的拨片全力摩擦琴弦,与夏纪相呼应,吉他发出了尖锐的呼啸声,不停地在狭窄的房间里回荡。压弦的手指很痛,狂热从胃的深处喷涌而出,变成了殷切的渴望。


“你能理解我?


  傲慢、懦弱、自私的我。


  不想有任何期待,快说不想要。


  你伸出的手永远在折磨我。”


音浪犹如暴雨一般,不停击打着夏纪的脸颊。是啊,不想有什么期待,不希望有人能理解自己,就这样保持距离,只想装作旁观者。虽然心里清楚这样才不会受伤,可是夏纪依旧拉住了她的手。


夏纪想看一看,她的世界。


“你想珍惜我,


  我不珍惜我。


  我想毁掉它,现在。”


吉他奏出了嘶鸣般的旋律。优子凝视着夏纪,直率的眼神似乎贯穿了夏纪的双眼,连头骨都无法阻挡。不准看别处、不准说别的,就像一直在呼唤着稚嫩的爱情!


“我是你。”


吉他的声音停止了。假装不小心说出了真心话,话语划过舌尖。这虚假的伤感,你能看破吗?


在下一次呼吸的间隔里,夏纪唱了起来。


“我是我。”


第一段和第二段之间的衔接,还有最后的收尾都做得很完美。夏纪把吉他立在看台边,噗通一声坐在了沙发上。从吧台饮料柜拿来的哈密瓜苏打水已经没有碳酸味儿了。


“搞定!”


优子拿起一根已经凉了的炸薯条,轻轻地咬了一口。薯条上的油从粗糙的纸袋里渗了出来。夏纪撇撇嘴,优子的吃法也太磨叽了。她抓起三根薯条,张开嘴就塞了进去。薯条刚炸好时最好吃,不过冷掉的也不赖。正在吃的是垃圾食品,这种感觉增加了百分之三十。


“太棒了,一气呵成!”


“正式演出时能做到这样就没问题了。”


“夏纪的歌唱得比刚开始时好了很多。”


“承蒙夸奖,优子的吉他独奏进步也很大。”


“从一开始就很棒才对。”


“······噗!”


“你那什么反应!火大!”


和她的话相反,优子装作一脸若无其事地样子,用吸管搅着杯子里的冰红茶。这是她俩之间常见的戏码。


“说起来,今天的夏纪很那个嘛,眼睛都闪闪发光了。”


“你的感想也太草率了。”


“正式演出时化妆怎么办?虽然衣服已经买好了。”


“这么起劲?”


“我还想做美甲。”


“嗯?黑色?”


“不好吧,还是蓝色更适合一点。我去你家住一晚怎么样?我们可以一起做指甲。”


“哈?”


正在吃薯条的夏纪用力过猛,连手指一起塞进了嘴里。唾液沾在手指上黏答答的很不舒服,夏纪用纸巾擦了擦。


“要过夜吗?”


“如果夏纪的父母不反对的话。”


“他们会高兴的,哎,太遗憾了。”


“这明明是好消息。”


“我妈很喜欢优子呢,一直在说优子是个有礼貌的孩子。”


“上次去我家玩的时候,还特地带了礼物,这份礼物送得太超值了。”


“话说回来,那时的优子啊,把自己的本性藏得实在是太完美了,真不得了”


优子把右脚踝放到了大腿上,就这么半盘着腿坐好。面对靠着墙壁的夏纪,优子平静的说:“毕竟是和大人打交道。”她在礼仪这方面做得无可挑剔,在接待往届部员时也很熟练。


“还要铺地铺啊。”


想想自己房间的状况,夏纪轻轻地皱起了眉。如果优子要来过夜的话,得把矮桌什么的都收起来,再从壁橱里翻出客人用的被褥才行。


大概是嫌麻烦的心情都写在夏纪脸上了,优子轻轻的摆了摆手。  


“没事儿,我会在你床上好好睡的。”


“走开啦,我家已经够窄了。”


“好啦好啦。”


“为啥我是被安慰的那个?”


但是,已经很久都没有朋友来自己家过夜了,夏纪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咧开的嘴角。优子非常敏锐的发现了这点,她笑嘻嘻的用鞋尖轻轻的踢了一下夏纪的鞋子。


“可你看起来很开心哦。”


“你看到幻觉了吗?”


“这幻觉摸起来很实在啊。”


优子隔着运动服抓住了夏纪的手臂,夏纪轻轻的瞪了她一样。但优子才不会在乎这个,她用涂着指甲油的手指轻松的抓着夏纪的手腕,像撸狗一样在夏纪的手臂上胡乱的揉着。


“你这里也不是幻觉嘛!”


像是要报复一样,夏纪一把抓住优子长绒毛衣的袖子。


“你连这也要比一比?”优子笑了,她的笑声里混杂着惊讶和痒痒。


评分

参与人数 3战斗力 +3 收起 理由
wuliaozheX + 1 好评加鹅
xwr + 1
用户名已注册 +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20 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去夏纪家过夜,优子要睡夏纪床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20 14: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歌词,之前还真没仔细看
这里必须再安利一下前面有吹吹人提过的上伊那这漫画,舍友这对完全可以当做夏优同人糖服用
甚至看完漫画再看外传会产生既视感

比如这个短篇
https://m.dmzj.com/view/48462/113344.html

—— 来自 HUAWEI TEL-AN00a, Android 10上的 S1Next-鹅版 v2.4.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20 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终究,我无法成为你  ×
终将成为你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20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wuliaozheX 发表于 2021-5-20 14:22
这歌词,之前还真没仔细看
这里必须再安利一下前面有吹吹人提过的上伊那这漫画,舍友这对完全可以当 ...

这作品怎么回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22 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ibbon 于 2021-5-22 12:28 编辑

优子来夏纪家过夜的日子,是在三天以后。她带来的背包里,不仅有住宿用品,还塞满了离子夹,化妆品这些看起来用不上的玩意儿。据她本人说:“明天还要配衣服。”


一走进夏纪的房间,优子就笑嘻嘻的拿起了木制相框,里面是四人一起去游乐园时拍的照片。


“很不错的装饰嘛。”


“还行吧,因为机会难得。”


“啊!这是什么?”


随后,优子注意到了放在床上的塑料袋。这个游乐园礼物袋里装着黑色的电线。夏纪挠了挠后脑勺,随口敷衍说:“就是圣诞树用的那个。”


“哦,装饰咖啡店那个吗?”


“话是这么说的,不过得先确认一下还能不能亮才行。我家上次装饰圣诞树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


“我现在就确认一下。”


优子把袋子里的LED灯饰电线扯了出来。不愧是用来挂在圣诞树上的,的确是长长的一根电线。


“总觉得,在圣诞节以外的时候看到这玩意儿,感觉怪怪的。”


“平时的确用不上。”


把电线末端的插头插进床头的插座,熄灭状态的灯饰电线亮起了稀疏的蓝色光点。在明亮的房间看着这灯光,优子小声感叹:“真美。”


时间平静的过去了。晚饭准备了咖喱饭,夏纪多添了两次。夏纪的父母看到女儿的朋友来做客挺高兴的,说话也变得痛快了。每当这种时候夏纪都会大声打断,优子见状笑得可开心了。


优子先用浴室。接下来才轮到夏纪。因为不好意思让优子一个人在房间里等太久,因此夏纪洗澡的时间比平时缩短很多。涂完身体乳,夏纪穿了套黑色的居家服。即使用了吹风机,头发也没干透,湿答答的让夏纪很不舒服,只好用毛巾包住了头发。


劳您久等了,夏纪在脑海里决定就这样打招呼。一只手拿着饮料瓶,另一只手握住自己房间的门把。因为优子和夏纪说“我玩着手机等你”,所以夏纪以为此时的优子肯定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不过推开门之后的景象让夏纪闭住了呼吸。


灯灭了。


本该拉上的窗帘还开着,路灯的灯光透过玻璃照了进来。夜色被驱赶到了角落,房间被淡淡的苍白色填满。


夏纪悄悄地走进了沉默的房间里。屏住呼吸,放慢脚步。夏纪看向床上,优子躺在床上睡着了。正在发光的灯饰电线缠绕在她的手臂上,蓝色的光芒照耀着优子紧闭的双眼、鼻子还有嘴唇。黑色的电线松松垮垮的缠在优子从居家服下露出来的双腿上。毫无防备的胳膊反射着娇艳的蓝色。


就算要找东西当做抱枕,也应该用更好的东西才对。房间里开着暖气,看着优子熟睡的样子,夏纪的嘴角悄悄地挂上了笑容。她犹豫了一会儿要不要叫醒优子,最后还是决定就这样吧。


坐在地毯上,夏纪心不在焉的看着墙壁。弥漫着蓝色光芒的空间,不禁让人联想到昏暗的水底。夏纪的食指轻轻地拂过了,被染成蓝色的夜色里的空气,揪住一束半干的头发,夏纪亲了亲有些分叉的发梢。扑鼻而来的是洗发水甜甜的香味儿,发梢随即从指尖滑落。


“唔——嗯——”


发出了含糊的声音后,优子翻了个身,脸朝向了夏纪,在她的手臂上,灯饰依旧在闪闪发光。夏纪只是看着,看着围绕着她身体轮廓的那片模模糊糊的蓝色。


优子的睫毛在颤动着,眼睑慢慢地张开了。亮晶晶的双眸里倒映着冰冷的蓝色。


她突然睁大了双眼,用力地眨了一下。没有焦点的眼睛渐渐的眯了起来,露出惊讶的神情。


“啊?”


“可恶!”


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吗,夏纪笑得肩膀都跟着一起摇晃了。似乎是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优子用右手抓起身上的电线。


“我睡着啦?”


“没事儿,继续睡也没关系。”


“糟糕,我只想闭上眼睛而已。”


“你好像是睡着了哦,怎么?在冥想吗?”


“没有,总觉得,我看到了光!”


“是嘛 。”


优子爬起身,挠着自己的头发。她身上穿着吊带背心,外面披着连帽衫,还有短裤,这套色调柔和的家居服,是不应该在冬天出现的组合。


“不冷吗?”夏纪忍不住问,优子眯着眼睛回答。


“反而很热。”


“那就是暖气开得太足了。”


“话说,夏纪穿的也很少嘛。”


“这房间很热啊。还有,我不喜欢那么僵硬的睡姿。”


“不要说别人的这个啦!”


优子大_大地打了个哈欠。虽然可以调低暖气的温度,但是一想可能会调过头让房间里变冷,夏纪的胳膊就动弹不得。


“要开灯吗?”


听到优子的问题,夏纪答到:“就这样吧。”优子在床上俯视着盘腿坐在地毯上的夏纪。夏纪打开了她拿进来的饮料瓶,往放在矮桌上的玻璃杯里倒碳酸水。优子立即就注意到了扑腾的气泡。


“我也要喝。”


优子下床时,脚踝上还缠着灯饰电线。夏纪虽然觉得万一摔倒就麻烦了,不过优子应该没那么笨。把玻璃杯里的东西喝到嘴里,优子立即“唔!”地伸出舌头。


“这东西怎么不甜啊?”


“这是碳酸水啊,我觉得喝点这个挺爽的。”


说着,夏纪一口气把杯子里的东西喝光。碳酸水像无数小刺一样扎在喉咙上,有点痛,不过很舒畅。


“清醒了!”


“那就好。”


看着蹙眉的优子,夏纪微微的扬起了嘴角。大概是因为路灯的缘故,夜空里连一颗星星都看不见。只有残缺了一半的弦月孤独的漂浮在昏暗的天空中。夏纪突然发现自己挺喜欢残缺的月亮的,因为它在告诉自己,能满足自己的时间只有一点点。


“我总觉得啊,演奏会结束以后我们就真的毕业了。”优子把玩着手上的玻璃杯,小声说。


“毕业典礼以后就结束了。”


“虽然是这样没错啦,可我觉得演奏会就像高中生活的延续一样啊。真的···我想真的要结束了。”


“什么?”


“我们的高中生活。”


因为优子只披着一件连帽衫,所以可以清楚地看到优子的肩膀在不停的颤抖。夏纪把手里的玻璃杯放到矮桌上,“咣当”一声,玻璃杯底部传来了碰撞的声音。


优子的感受,也是夏纪的感受。在进行演奏练习时,能有效的缓解焦虑的进攻,长时间的处于这种焦虑不安的情绪里,大概会让不成熟的自己崩溃吧,所以演奏会这个活动对夏纪来说实在是太合适了。练习或许会是件麻烦的事儿,但是在专心弹吉他时,只需要考虑如何获得进步就行了,不会胡思乱想,让脑海也变得清晰了。


“接下来,大学生活就要开始咯。”


“是呀,社团该怎么办呢?”


“这回你想当干事长吗?”


“夏纪做副干事长?”


“我才不干呢,我再也不想做这些事了。”


夏纪本来就不觉得自己是那种能凌驾于他人之上的类型。她之所以会接下副部长的差事,也是因为被明日香拜托了。如果是别人的话,夏纪才不干呢。


“我倒是觉得你挺合适的,毕竟夏纪前辈是个好人,评价很高。”


优子的话让夏纪不知不觉的露出了苦笑。伸出手,夏纪捏住了缠在优子脚踝上灯饰电线上的一颗小小的灯泡,夹在她拇指和食指间的蓝色,就像破碎的流星碎片。


“大家都说我是好人。”


霙也好,久美子也好,周围那些别的孩子也好。对夏纪毫无防备的敞开了自己的内心,把这个根本就不存在的,好人的幻影当成了夏纪的本性。


“大家实在是太高看我了。”


“是吗?”


“说实话,我可不擅长面对霙。因为那孩子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言行举止在希美眼里究竟意味着什么。每次一想到这点我就焦躁不安,她怎么能这样?可是她却满不在乎的对我说‘夏纪是个好人。’”


夏纪说话时,嘴唇像是在自嘲一样的颤抖着。本以为对霙一向过度保护的优子会反驳自己,但她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夏纪咬紧牙关,继续说。


“我呀,和霙在一起的时候,偶尔也是会痛苦的。那孩子的不凡,刺痛了我。”


“嫉妒?”


“怎么可能?优子你该知道我的,我在吹奏部什么时候嫉妒过谁了。嫉妒那种事儿和我没关系。”


为什么夏纪在别人面前一直都是好人,理由她自己最清楚。


“我啊,心里对这些可不在乎,两年前选拔时我就是这么想的。我就算是努力了,也有做不到的事啊,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因为我没法像霙一样,至始至终的拼命去做某件事。”


突然来了一位非常能干的顾问,看看北宇治吹奏部被泷老师改变后的样子吧,让夏纪都觉得有点害怕了。每个人都一副把努力当作美德的样子,仿佛几个月前的自己完全不存在。


这个叫泷的男人很擅长营造气氛。努力什么的,假如是以前的北宇治,谁也不会在意。在不知不觉间,价值观就被改变了,并渗透进了夏纪的内心深处。夏纪不喜欢这种自己被别人改变的感觉。


其中,只有霙一直没变过。不管是弱校还是强校,霙始终都在做同样的事,那个孩子不会被周围的气氛影响。能对霙的世界造成改变的,永远只有希美。这样的,会让人觉得疯狂的理由,也会让人觉得心疼的理由,让夏纪很羡慕。


和霙在一起就会感到痛苦,因为会让夏纪意识到自己的狡猾之处,自己只不过是个凡人而已,连呼吸都在这个瞬间停止了。


“我之所以看起来像个好人,既不是因为我温柔,也不是因为我性格有多好,这是建立在我对别人漠不关心的基础上的。大家都误会了,觉得我怎么都行,以为我很宽容。我绝对不是好人。”


夏纪用力握紧LED灯泡,尖锐的灯泡紧紧的抵住手指。夏纪在想是不是干脆把它捏碎算了,但是手中的蓝色却一点变化也没有。


一直都无法原谅,那天在希美背后推了一把的自己,以察言观色为借口置身事外,跑得远远的冷笑的自己。因此夏纪看起来温柔的举止,其实是她的内心在赎罪,她无法原谅那个把别人的努力当做犯傻的自己。


“中川夏纪,是一个自私得一塌糊涂的人。”


夏纪的声音,比她自己想象得还要倔强和响亮。优子朝夏纪瞥了一眼,把下巴支到了正抱膝而坐的膝盖上。像是要从她的目光下逃跑一样,夏纪装作若无其事的别过了脸。不知为何,她的目光被木制相框吸引住了,照片里是她们四个人的笑脸。


“你是不是傻?”


听见玻璃杯放到桌子上的声音。灯饰电线被人用力拽住了,夏纪像被钓起的鱼一样看向了犯人的脸。在优子微微蹙起的眉毛下,满是讶异的双眼里,倒映着夏纪难掩尴尬的面孔。


“你是怎么想的,我才不在乎呢!我只知道被你温柔对待的人很开心,你帮助了对方,你的温柔成为了对方努力的理由,所以你才能得到对方的感谢。你想歪曲别人对你的感激之情吗?这才是真正的自私好不好!”


“哼!”优子嗤之以鼻。自己居然被优子狠狠的鄙视了,夏纪愣住了。


“如果你不想被别人说是好人什么的,我劝你还是放弃吧。话说回来,你这人真的很好吗?”


“哈?我当然很好啊!”


这句话就像条件反射一样脱口而出,这是平时她俩的拌嘴游戏的延续。当别人的评价肯定夏纪是好人时,她的心情就会不爽;但有人否认她是好人时,她又无法接受。


夏纪的心情非常矛盾,既不想被人肯定,更不想被人否定。不想让任
何人理解自己,却又期待有人能理解自己。


摆弄着手上的灯饰电线,优子轻轻地闭上双眼。


优子一边摆弄着灯饰电缆,一边轻轻地闭上双眼。微微抿着嘴,她用挑衅的语气说道。


“你这人就是嘴欠,动不动就和不喜欢的家伙抬杠。”


“这话我会原样奉还给你的。”


“还有呢!特别讨厌集体行动,可是又喜欢多管闲事,在别人面前逞强。虽然总装成一副独狼的样子,心里却很在意别人的事。你的性格麻烦极了你知道吗?我就从来没把你当成过什么正人君子。”


“你说得也太离谱了吧!”


“事实如此。”


扬起泛着蓝光的睫毛,优子静静的吸了一口气。


“之前,夏纪不是问过我,为什么要开始弹吉他吗?我的回答是,只要是一个人能演奏的乐器都可以,你还说过:’代替品随处可见’,记得吗?”


虽然记不太清了,但是夏纪能想象出自己语气里的讽刺味道。因为这是《アントワープブルー》这首歌里,她特别喜欢的一段歌词。


“为什么现在要说这个?”


“因为有关系。”


优子用手拽住了灯饰电线,因为夏纪手里还拿着灯泡,黑色的电线一下子就被绷紧了。


“夏纪好像特别讨厌这个世界上有谁能代替自己,讨厌得不得了!虽然我倒是觉得没那么糟糕。”


“不至于吧,虽然有点讨厌,但也没到讨厌得不得了这个程度。”


夏纪说谎了,其实她很憧憬独一无二的的存在。一直都想成为可以在才能或者品味方面压倒他人,不可替代的人。但夏纪明白,自己离这样的存在非常遥远。


优子用指尖轻轻地戳了戳夏纪的额头,正紧紧咬着嘴唇的夏纪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向后仰起了身体。这时,优子把连在一起的灯饰电线放到了夏纪眼前。


“在有各种各样的替代者的情况下,我选择了你,这是我们在一起的理由。不是因为没有别的替代者,而是因为无论有多少替代者,我都会选择你。一起玩音乐也好,一起像现在这样打发时间也好,只要能和夏纪在一起就好。我无论如何也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


视野一片蓝色。就像是夜幕降临前的天空,又像是在海底一样,这个小小的世界被蓝色的光所填满。


夏纪脸颊上逐渐聚集的热量,也一定被这片动人的蓝色所淹没了吧。


为了掩饰开始模糊的视线,夏纪放开了手里的灯泡。也许是用力过猛的缘故,她的手心里留下了明显的印子。


“这么丢脸的事儿,亏你能堂而皇之的说出来啊!”


“现在已经是那样的流程了吗?”


看到夏纪开起了玩笑,优子用力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如此一来,刚才的气氛就云消雾散了,一切都恢复成了平时的样子。有些遗憾,也有些安心,想要驯服如此矛盾的内心,夏纪觉得还是趁早放弃这种想法比较好。


乘着苦涩的感情还在舌头上打转,夏纪拿起了放在床边的遥控器。摁下按钮以后,房间内的光线一下子就变亮了。“好刺眼!”优子用手遮住了双眼。那垂在她腿上的灯饰电线,依旧在闪耀着蓝色的光芒。


在确认了她那要强的眼睛里没有映出自己的倒影,夏纪轻轻地拍了拍优子的手臂。


“唉,假如我必须也选一个的话,除你以外的人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你的话比我丢脸一千倍!”


立即就收获了反驳,夏纪大声的笑了出来。

评分

参与人数 3战斗力 +3 收起 理由
用户名已注册 + 1
Cybellybanana + 1 好评加鹅
无聊者X + 1 好评加鹅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22 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只剩一点了,再加上首发限定的小册子,还有两次就结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22 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也太尊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22 13: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

— from Sony J9110, Android 11 of S1 Next Goose v2.4.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上海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962110 反电信诈骗|举报电话 021-62035905|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909号 )

GMT+8, 2022-1-22 10:23 , Processed in 0.130522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