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黄前久美子

[新番] 『吹响吧!上低音号』专楼 剧场版上映中 3年生篇制作決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5-10 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gaoxuanl 发表于 2021-5-9 20:51
然后初中邀请小肥宅加入舞蹈部,在高中芭蕾全国大赛中,两人分别饰演《天鹅湖》中白天鹅和黑天鹅两角。结 ...

你给我等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0 14: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gaoxuanl 发表于 2021-5-10 13:35
手动点赞,但压缩包里的文档好像只有第一话呀

传错了,算了,晚上回家再弄吧

—— 来自 HUAWEI YAL-AL10, Android 10上的 S1Next-鹅版 v2.4.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0 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gaoxuanl 发表于 2021-5-9 20:51
然后初中邀请小肥宅加入舞蹈部,在高中芭蕾全国大赛中,两人分别饰演《天鹅湖》中白天鹅和黑天鹅两角。结 ...

草草草,你们又开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0 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gaoxuanl 发表于 2021-5-9 20:51
然后初中邀请小肥宅加入舞蹈部,在高中芭蕾全国大赛中,两人分别饰演《天鹅湖》中白天鹅和黑天鹅两角。结 ...

真是好恶毒的潭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1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新图可以配合食用 twi:coniyasama
“我想先去买点饮料。西班牙油条实在是太甜了。”
夏纪举起一只手,“谁让你吃了!”优子无奈的叹了口气,霙面无表情的把手指贴在自己的嘴唇上。
“我,想吃爆米花。咸的。”
“哇,霙居然许愿了······。现在就去买吧。貌似这附近有卖黄油酱油味儿的。”
“你的反应就像我阿姨。”
“闭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1 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ibbon 于 2021-5-11 18:04 编辑

第三話 吉川優子は天邪鬼。
第三话 吉川优子是个讨厌鬼。


在自己的房间中摆放的木制相框,里面已经放入了前几天在游乐园拍的照片。以游乐园里色彩斑斓的夜景彩灯所构成的风景为背景,四个人一起面对镜头露出了笑容。照片是拜托刚好走到附近的工作人员拍摄的。


那天晚上很冷。树木的轮廓被蓝色和白色的光所笼罩,辉煌的光芒照亮了前进的道路。瞳孔中反射着蓝色的灯光,优子天真的笑了“非常漂亮呢。”希美看了看这边,温柔的说:“夜色也很美啊。”一副她什么都懂的样子。


房间里的衣架上,挂着一件水手服。毕业典礼以后这件制服该怎么办呢?扔掉呢?还是留下呢?简约的白色丝带领结搭配着深蓝色的百褶裙。要是说不喜欢这件穿了三年的制服,那肯定是骗人的。但是,要是把它归类到可燃垃圾里,也不会因此而伤心流泪吧。


把脸压到枕头上。隔着眼睑压迫着眼球,柔和光芒四下飞溅。枕套摩擦着脸颊,有点疼。就算这样,夏纪还是不想花力气站起来,她把手臂压在身下趴着。


屏住呼吸,雨声在冲击着耳朵。没有变成雪的雨滴打湿了地面,发出了啪塔啪塔的声音。到了早晨,就会结成冰,冻在柏油路面上。想象着穿上高跟鞋踩碎这些薄薄的冰层的情景,夏纪的心情稍稍变得开朗了一点。


夏纪不讨厌冬天。寒冷和疼痛有点像,沉浸其中时,感觉还不错。


二月已经过半,去学校的机会所剩无几。两周后就是毕业典礼,夏纪她们将不再是北宇治高中的学生了。是寂寞?是无所谓?还是清静呢?明明是自己的心情,但在说出口以后,感觉每一项离自己的真心都相差得很远。


“所以,乐队的名字到底怎么办?”


今天和往常一样,优子和夏纪也待在KTV里,手里拿着吉他,专心地练歌。原来就对吉他演奏颇有心得的俩人,对于在自己手里用吉他重现乐谱,是没什么压力的。


问题不在这里——


“我说夏纪,你有在听吗?”


“欸?抱歉,我在想别的事。”


夏纪条件反射一样向优子道歉,优子无奈的叹了口气。房间里显示器的画面上,显示的是《アントワープブルー》的曲谱。


“我在问你乐队名字到底该怎么办。如果是以翻唱为主的乐队,果然还是要模仿那种感觉吧?”


“嗯,差不多。如果取个他们乐队相关的名字不知道会怎么样?”


如果取个某某ブルー之类的名字,选择就非常多了,毕竟是颜色的名字。用手机搜索“アントワープブルー”,能找到很多关于颜色的信息,分类就是蓝色。布满了整个画面的蓝,就像夜里大海的颜色。


アントワープ到底是指什么?夏纪带着这个突然浮现的疑问,再次开始搜索。


Antwerpen(安特卫普)是位于比利时西北部的一个城市。也被称为Antwerp 或Anvers  。アントワープブルー的名字似乎就来自于这个城市。


浏览着搜索出来的网站时,能找到大量当地的照片。美丽的风景吸引了夏纪的目光。上了大学之后一个人去那儿旅行大概很不错吧。前所未有的想法突然占据了夏纪的大脑。旅行什么的,听起来倒是很酷的样子。


“对了,希美她们还问了家里有没有彩灯呢,要蓝色的。”


“为什么?”


“大概是要在正式演出的那天,装饰一下咖啡店吧。霙家里好像每年圣诞节都会挂彩灯,实在太厉害了,可惜没法从霙家里借。”

“为啥?”


“咖啡店会变得像在举办彩灯节一样。”


彩灯节指的是神户彩灯节,是在每年十二月在神户市的原外国人居住地周边举行,为了追掉阪神·淡路大地震的遇难者,同时也是为了祝愿城市复兴而举办的祭典,从平成七年开始举办。彩灯这个词在意大利语里有灯饰的意思,如同它的名字所示,在祭典期间街道上会装饰着无数绚丽多彩,令人目不暇接的彩灯。


“霙的家里还真有钱。”


虽然没有去过她家,但还是能想象出来的。不管怎么说,总之是有大三角钢琴的家庭环境,与夏纪家这样书写平凡的家庭大不相同,夸张的圣诞节彩灯也不算什么。


“那什么,希美她们觉得圣诞树上用那种就行,大家能一起带过来就好了。”




“啊~那玩意儿有蓝的?我家最后一次弄圣诞树已经是好几年以前的事儿了。”


“欸~我家每年都会弄呢。就是树顶上那个灯。”


“那个啊——”


“你是在嗤之以鼻吗?”


“疼~”


被优子踹了一脚,夏纪非常夸张的摇晃着身体。把吉他放在膝盖上,优子轻轻的吐了吐舌头。


“我有没有说过你很幼稚?”


“反到是成年人才会积极的享受那种活动好吧。我呀,去年也收到了圣诞老人的礼物呢。”


“什么礼物?”


“Paul&George的限定套装。”


“化妆品?”


“因为它实在是太可爱了!”


“果然是优子会喜欢的东西。”


夏纪去年收到的礼物是价值三千日元的购物卷。虽然父母说是可以随便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啦,但是作为圣诞老人的礼物,这也太现实了吧!


“对了,还有服装怎么办?”


“这也要研究一下吗?”


“因为是女子乐队嘛。怎么说呢,董她们走的貌似是Band Gal Fashion风格。”


“Band Gal Fashion风格是啥?”


“哥特萝莉为主的风格吧。”


“原来如此,果然是堇的兴趣呢,这也太夸张了。”


说起来,堇还真是喜欢哥特萝莉。为了配合服装,不仅研究妆容、研究发型、甚至还租了工作室。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无论是乐器还是时尚,都会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若井堇就是这样的女性。


“一起去买衣服吗?”


夏纪靠在沙发靠背上,后脑勺抵着墙壁。KTV的包间在没放歌时还是很明亮的。此时两人没有在唱歌,显示器的屏幕里播放的是KTV自己的节目。女主持人正在介绍那些初出茅庐的新人偶像,她的那些话都已经听得耳朵起老茧了。アントワープブルー出演的节目好像已经结束了,今天一次也没有听到这个名字。


“一起?我和夏纪?”


“对对,难得有这种机会。”


“去哪儿买?”


“四条吧。”


“要叫上霙她们吗?”


“为啥买衣服还要特地叫上她们?我俩就行了。”


“嗯···也不是那样啦。你看,和霙碰面的机会不是越来越少了吗?我就是想着在毕业前多见几次面嘛。”


优子的手指用力弹了一下一弦。这是吉他的六根弦里最细的那条弦,发出了高亢的声音。


“怎么可能有那种事,见面的理由多得是。”


“那倒也是。”


“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软弱了?是因为毕业典礼快到了吗?”


夏纪拿起装着姜汁饮料的杯子,把吸管叼在嘴里。从透明的玻璃杯上滑落的水珠差一点就滴到了吉他上,夏纪立即皱起眉头。


优子完全没有注意夏纪这边,一边看着显示器的屏幕,一边心不在焉的说。


“其实在昨天呢,我见到了很久没见面的香织前辈。”


“真的好久不见了啊。”


说起中世古香织,是优子非常喜欢的前辈,以前属于小号声部,比优子高一级。高中毕业后考进了护士学校。


“是约好的吗?”


“没有,在车站碰见了,真的是很偶然。”


“你一定很高兴吧?”


优子对香织的爱慕,在吹奏部里也算是非常出名了。作为往届毕业生,香织也来吹奏部露过几次面,每一次优子都非常兴奋,要安抚住她真是费了不少劲。


所以夏纪才理所当然地认为优子会立即回答刚才的问题。答案没有YES以外的可能性。尽管如此,优子还是垂下了眉毛,眨了眨眼,像是在掩饰自己的感情。扬起的嘴角清楚的表明了她想笑,可双眼却一直耸拉着。


“······当然高兴了。嗯,没错,就是这样。”这次,优子的食指又勾住了六弦。这是吉他六根弦里最粗的一条弦。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寂寞呢。”


“寂寞?”


“香织前辈依旧是那样的美丽,那样的温柔。明明还是我喜欢的那个香织前辈。可是才一年的时间,人就变了那么多。”


优子的指尖沿着琴弦慢慢的移动着。夏纪轻轻的抱起了吉他,调整了一下腿的姿势。


“大赛时香织前辈不是来应援了吗,我看她也没怎么变啊?


“香织前辈的外表一直都很美啊!我说的又不是这个,我是指香织前辈的内在已经变了。她已经不是高中生了,已经是成年人了,这点让我觉得很寂寞。”


“罕见的多愁善感呢。”


“大概是因为毕业典礼快到了吧。”


“嗯,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日常生活里的变化是如此的平缓,以至于没有达到某个阈值时甚至都不会注意到。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突然意识到之前的什么不见了,这时才会明白到什么叫失去。


“感觉就像是在对每一件理所当然的事说再见。”


这么说着,优子静静地笑了。“真有诗意呢。”夏纪调侃她。“已经是名作了。”优子用平淡的声音回应道。用吉他的琴头托着腮帮,夏纪凝视着眼前这个人,这个叫吉川优子的人。


“啊!”


夏纪的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声音。脑子直接和舌头沟通后发出的声音简直蠢爆了,优子惊讶的看着她这边。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了。”


“什么?”


“乐队的名字!”


“说来听听。”


“さよなら アントワープブルー”


怎么样?后面半句话没能说出口。表达自己的想法,是需要一些勇气的。


优子用指尖拨开了黏在脸颊上的头发。从她的嘴里,发出了一阵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叹息的声音。


“不好吗?我觉得挺帅的”


“你真的这么认为?”


“让我想想。服装也要配合乐队名字的风格,我觉得看起来肯定会很漂亮。”


“蓝色的?”


“白色也不错,再搭点蓝色就会很好看。”


“这么起劲?”


“还好吧?毕竟是自己人的聚会嘛。”


来参加演奏会的客人几乎都是熟人。来自南中和北宇治的朋友占了绝大部分,无论演奏成功或者失败,只要能创造出大家共同的回忆,目的就算达成了。


不求结果的演奏,让人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在吹奏部里,一旦失误就会连累全体成员;而在双人乐队中,失误只是两个人的事。


“夏纪,要开始唱歌了哟。”


把背带重新挂在肩上,优子站了起来。KTV包间了还为客人准备了落地式的话筒支架。夏纪脸色有点不痛快。


“边弹边唱还不太行。”


弹吉他没问题,唱歌也没问题。但要把它们合二为一时,要么突然忘词,要么就忘掉手上的动作。多任务还真是挺难的,一个不小心就会出纰漏。


“节奏放慢点?”


“这样做真就帮了大忙了。”


“嗯~嗯”清了清嗓子,夏纪把嘴凑近话筒。为什么要自找麻烦呢?无视了大脑角落里正在冷笑的那个自己,夏纪用手指夹住拨片,狠狠地划过了琴弦。

评分

参与人数 2战斗力 +2 收起 理由
xwr + 1
用户名已注册 +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1 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回又出现了完全看不懂的蜜汁比喻,只能直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1 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ribbon 发表于 2021-5-11 12:04
这回又出现了完全看不懂的蜜汁比喻,只能直译了

天邪鬼吗?怎么看都像形容“杠精”啊
天邪鬼在现代日语的意义从“视察人心而恶作剧的小鬼”转变为“和多数人的思想、言行作对的扭曲者”,不信邪又专门唱反调,我行我素,你说东我偏要往西,日语有“天邪鬼一样的”(あまのじゃくな)人的用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1 13: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天邪鬼有考虑过直译或者干脆不译,但最后还是决定加工一下,直译太难听,不译不会日语的看不懂。


蜜汁比喻说的是耳朵里长章鱼这个,还有前面因为眼珠被挤压看见的奇怪的光之类。

—— 来自 HUAWEI YAL-AL10, Android 10上的 S1Next-鹅版 v2.4.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1 13: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天邪鬼有见过翻译成小恶魔的


—— 来自 HUAWEI TEL-AN00a, Android 10上的 S1Next-鹅版 v2.4.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1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ribbon 发表于 2021-5-11 13:29
不是,天邪鬼有考虑过直译或者干脆不译,但最后还是决定加工一下,直译太难听,不译不会日语的看不懂。

那个たこ大概不是章鱼,好像是耳朵起茧

「たこ」は「胼胝」と書き、角質化した厚い皮膚を指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1 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aoxuanl 于 2021-5-11 13:59 编辑

搜了一下神户彩灯节,给小富婆跪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1 14: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去,我都没注意,想当然了

—— 来自 HUAWEI YAL-AL10, Android 10上的 S1Next-鹅版 v2.4.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1 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青鸟人已经无处不在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1 16: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yone0000 发表于 2021-5-11 14:45
青鸟人已经无处不在了

这不是赛马娘那个黄世仁皇帝抢人外传嘛

—— 来自 HUAWEI TEL-AN00a, Android 10上的 S1Next-鹅版 v2.4.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1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wuliaozheX 发表于 2021-5-11 16:03
这不是赛马娘那个黄世仁皇帝抢人外传嘛

—— 来自 HUAWEI TEL-AN00a, Android 10上的 S1N ...

这么一说新山老师是不是也算黄世仁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2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ibbon 于 2021-5-12 12:08 编辑

中午一点,车站前集合。集合时最好穿脏了也无所谓的衣服!


昨天晚上,希美突然在SNS上发过来一条信息。从她知道夏纪没什么安排这点来看,明显是优子在里面掺了一手。


距离和优子一起在KTV练习的日子,还没过去三天。大概,优子擅自把夏纪的日程转告给希美了吧。反正这段时间很闲,能有点安排真是太好了。


到了三月份,差不多所有的入学考试都已经结束了,所以计划一下就被安排得满满的。作为吹奏部的三年级学生,要去毕业旅行,还要和同班同学出去玩,时间和零花钱很快就会告急。因此,只有现在才有大把的空闲时间做这种奢侈的事儿。


什么衣服是脏了也无所谓的?把视线从手机屏幕上挪开,随后夏纪就注意到了学校指定的体操服。说起来,这件衣服已经没啥用了。这种带着土气花纹的运动服只能当家居服用了吧,弄脏了也没关系。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夏纪还是拿起了塞在旁边的黑色运动服。这是夏纪初中的衣服,上面印着的狗的图案已经被磨掉了很大一部分。裤子就穿宽松的牛仔裤,再加上便宜的羽绒服和运动鞋就行了。夏纪烦恼了很久要不要像平时一样把头发扎起来,可最后还是戴了一顶黑色的帽子。一边在心里想着偶尔也可以披着头发,一边整理着帽子缝隙里漏出来的刘海。


当夏纪在约定时间五分钟之前到达集合点时,希美、优子还有霙她们三个已经等在那儿了。希美和优子的打扮与夏纪差不多,只有霙与众不同。


她穿着一件非常土气的毛衣,以前从没见她穿过。深绿色的毛衣中间有一副非常醒目的图案,一只只有脸的猫,猫的眼睛里发射出光线,正在破坏大楼。图案还配着台词,用非常粗大的字体写着一串“ゴゴゴゴゴゴ——”


“霙你的毛衣是咋回事儿?”


“我问妈妈有什么弄脏也无所谓的衣服,她就给我了这个。”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呢?”


“这个嘛······”


随着霙歪了歪头,毛线猫的表情也莫名其妙的扭曲了。要是仔细看的话,还会觉得这猫也怪可爱的,真不可思议。


“那么,今天要做什么?”


看着应该是发起人的希美,她手上提着一个油漆罐。希美摇晃着扎得高高的头发,得意地挺起了胸膛。


“我想做乐队幕布。”


“哦,你说过这个。”


不知为何,霙靠近了正在隔着帽子挠头的夏纪。


“夏纪,头发很长。”


“嗯~是吗?”


霙伸出手指轻轻地捏了捏夏纪后颈的发际线。凉飕飕的手指抚过夏纪的脖子,夏纪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很奇怪?”


“明白了。”


“明白什么?”


“发型换了,夏纪。”


夏纪想把她推开,手才举起来就停住了。霙的脸近在咫尺,她的表情让人想起独自面对独角仙的小学男生,或者是即将扑向玩具的猫。


“啊~是吗?要是霙换了发型我也能看出来哦。”


夏纪抓住霙的手指,把她的手从自己的脖子上拿了起来。霙眨了眨眼,然后握紧了夏纪的指尖。


“很高兴。”


“是吗?”


霙的手指很纤细,指节修长。指甲剪的短短的,上面什么也没有涂,可是却在闪闪发光。


“那么,你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儿?”


虽然点不情愿,但夏纪还是把脸迎向了那道酸气冲天的目光,优子在闹别扭,理由嘛,也很容易理解。


她噘着嘴,皱着眉头,嘀咕着“让人火大”这样蛮不讲理的话。站在旁边的希美笑得很爽朗。


“夏纪呀,应付霙很厉害嘛。”


“一般,一般。”


“霙快过来呀,这里有糖果哟。”


“优子这是把霙当成啥了······”


没有掩饰自己的惊讶,夏纪叹了口气,而优子自己也完全没有掩饰的意思。霙也是的,就这样老老实实的走回了优子身边。这两人的关系总觉得怪怪的,夏纪小声的感慨着。和朋友关系比起来,更像母女一点。


“那就出发吧!”


希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夏纪身边,“啪!”的一声拍了拍夏纪的背。身穿羽绒服的希美背着一个特别大的背包,让人有种接下来她就会去登山的错觉。


“我帮你拿东西?”


“不用不用!”夏纪的提议被希美很干脆的拒绝了。只要她的手臂动了,油漆罐就会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真的?不用和我客气哦。”


“不用,多大点事儿。”


希美握住罐子的提把,把罐子举了起来,示意自己游刃有余。知道和希美再怎么说都没用,夏纪只好老老实实的退到一旁。希美不想让夏纪帮她拿东西。


四个人的目的地是空无一人的堤坝。这是完全由混凝土制造的河堤中,被称为“高水位”的区域,就像一块广场。当河水水位较高的时候,这里也会被河水所淹没,变成河流的一部分,但平时这里只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希美从背包里拿出来一块两米见方的蓝色塑料布,上面沾了些油漆,应该是以前用过好几次的东西了。四个人合力把它铺开,并在四个角放了沉重的石块,免得被吹跑。在蓝色塑料布上面,希美摊开了一块长方形的白布,这块白布长一米,宽一点五米,并不算大。


“要用这个做幕布吗?”


捏着白布的边缘,夏纪在确认这块布的触感。很干燥的一块布,摸起来就像印花大手帕,和光滑的手感这种恭维话扯不上关系。“是啊。”希美很爽快的点了点头。


“乐队的名字,已经决定是’さよなら アントワープブルー’对吧?想在这块布上画logo之类复杂的图案有点难,但是我想,要是把它一整块都涂成蓝色的,效果应该会不错。”


“所以那些油漆?”


“没错,安特卫普蓝。”


希美蹲在原地,上下摇晃着油漆罐。从来没有用过油漆罐的三个人,只能在旁边看着希美干活儿。


轻轻地咬着嘴唇,希美把开罐器插进了油漆罐与罐盖之间的缝隙里。就这样使用杠杆原理,猛的撬起一边的盖子。就这么反复几次后,油漆罐的盖子终于打开了。


夏纪做好了迎接油漆所特有的那种刺激性气味的心理准备,可是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气味儿。


“因为这是水性涂料。”希美笑着说。即使是同一种油漆,好像也有油性和水性的不同。


“安特卫普蓝原来是这样的颜色啊!”


看着罐子里的东西,优子惊叹着小声嘀咕。这些液体的蓝色比在手机屏幕上看到的颜色要暗得多,像是午夜的大海沉没在银色的罐子里。浓缩后的蓝色就是这样的吗,夏纪漫不经心地想。和蓝色比起来,说它是黑色更适合一点。


“我在百元店买了刷子,现在开始涂吧”


“就这么涂?”


“对,涂就行了。”


接过希美递过来的刷子,夏纪毫不犹豫的把刷子毛浸到了油漆罐里。雪白的刷子毛上,渗出了奇异怪诞的蓝色质感。


犹豫着要不要第一个破坏这片纯净的白色,夏纪把刷子塞进油漆罐,哗啦哗啦地搅拌着罐子的东西。油漆、刷子、白布、蓝塑料布,这些都是希美准备的。就在夏纪心里盘算这些要花多少钱,打算问一问然后大家AA制时,优子在白布上画了一条鲜艳的线。


那抹蓝色,自由得近乎疯狂。


与被困在狭窄的油漆罐里时相比,它是那样的通透而明亮。就像熬夜时透过窗子所看到的,日出前晨间的空气一样,氤氲着清澈的光芒。


“哇哦~这颜色感觉真好!”


希美满意地点了点头。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霙,放心大胆地涂抹起来。


与小心翼翼地在白布上填充着色彩的优子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霙用刷子不停的从左到右刷着油漆。尽管如此,却是霙涂得更漂亮一点,她还真厉害。或许这也是某种才能吧。


“我们也开始涂吧。”


希美这样说着,赤着脚走到了白布中间。她先画出了一个小小的蓝色长方形,然后围着它一圈一圈的画了起来。希美每动一下手,长方形的面积都会扩大一点。


夏纪在希美提前准备好的纸盘里倒上油漆,移到了一个空着的角落里。像是在盖章一样,夏纪用力把刷子摁在白布上。刚开始色调很深,向旁边摊开后,它的颜色越来越明亮。


一遍又一遍的涂色。一点一点的涂起来实在是太麻烦了,夏纪使劲抹了抹,结果用力过猛,涂到了蓝色塑料布上,把垫在下面的蓝色塑料布弄脏了。但是,仅此而已。


“我说夏纪,你涂的也太不均匀了吧!”


面对撅着嘴的优子,夏纪轻轻的吐了吐舌头。


“现在还说这些干嘛?”


“这么涂也不错啊,有点涂抹的痕迹更好看。”


“希美你也太宠她了。”


“这不算宠吧。反正都是要把油漆用光的,我只是觉得最后还要再涂一遍而已。”


“有点道理。”


“这也行?”


就在两人闲聊的时候,一旁的霙发挥出了惊人的集中力,在那里默默地涂抹着。夏纪突然意识到,这大概就是她成为天才的原因吧。


把整块布都涂成蓝色,总共用了一个小时左右。看到因为走在还没干的布上,不小心染成蓝色的脚掌,夏纪有点后悔开始涂的时候没找好地方。


“就像入夜时的天空一样!”希美一边用毛巾擦拭着脚底,一边说。


“就像海底一样!”霙小声的喃喃自语。


“夏纪经常穿的牛仔裤不就是这个颜色吗?”优子看着说。


“你真没情调。”夏纪笑了。


在自己眼里这片蓝色到底像什么呢?如果仔细看,能发现深蓝色和浅蓝色重叠在一起。沉眠在冰层下的大海?宇宙开始前一秒?在寻求答案的过程里,思绪忽然变得富有诗意了,夏纪闭口不言。


仅仅只是在那里看着,就会感觉是非常美丽的颜色。


“是啊,我喜欢。”


优子蹲下来笑了。她用沾满了油漆的手擦了擦脸颊,让这鲜艳的蓝色粘到了肌肤上。


评分

参与人数 5战斗力 +5 收起 理由
TTAA + 1
FallLight + 1 好评加鹅
用户名已注册 + 1
xwr + 1
傘木希美 + 1 好评加鹅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2 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南中姬佬怎么回事,就当着伞优的面搞夏霙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2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贵圈有点乱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2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毛衣那一段,一下子就想到lyy版本的霙猫发射光线破坏大楼的画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2 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新的cp就决定是夏霙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2 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abc19950913 发表于 2021-5-12 17:09
新的cp就决定是夏霙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2 17: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2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2 17: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求个原图

—— 来自 OnePlus GM1910, Android 10上的 S1Next-鹅版 v2.4.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2 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扶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2 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这个是扶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2 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TTAA 发表于 2021-5-12 18:16
原来这个是扶她?

就算夏纪手指带套入了霙,但是看优子的动作就知道是扶她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2 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FallLight 发表于 2021-5-12 15:15
毛衣那一段,一下子就想到lyy版本的霙猫发射光线破坏大楼的画面

应该是这个梗?另外还有巨大化的G666和巨型秋叶,都是眼里会发BEAM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2 20: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厨麦当牛 发表于 2021-5-12 20:08
应该是这个梗?另外还有巨大化的G666和巨型秋叶,都是眼里会发BEAM的。

真祖胸部飞索

—— 来自 HUAWEI TEL-AN00a, Android 10上的 S1Next-鹅版 v2.4.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上海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962110 反电信诈骗|举报电话 021-62035905|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909号 )

GMT+8, 2022-5-29 18:49 , Processed in 0.131412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