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黄前久美子

[新番] 『吹响吧!上低音号』专楼 剧场版上映中 3年生篇制作決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5-3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xwr 发表于 2021-5-3 22:26
武田什么时候写个明日香POV的外传吧,这样的灵魂人物没有单独传记怎么能行。 ...

明日香目前只有卷三序章有个幼年时期的pov,长大之后一个短篇pov都没。她的逼格就需要通过别人的评论来塑造,写多了就崩了。看看夏纪一本书下来不就从亚撒西前辈变成纠结自卑的扭曲人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年级的暑假时更严重了。霙蹲在空无一人的教室一角,使劲用手帕捂着嘴,数次向优子和夏纪吐露心声。


“不想被拒绝。”


“不想被人认为无足轻重。”


“不想见她。”


“真恶心,对朋友这样执着。”


优子反复说着“不要勉强”,温柔地抚摸着霙的后背,接受她的倾诉。这是三个人的秘密。吹奏部里仅存的南中毕业生,她们三个人之间的秘密。


夏纪在不远处眺望着宠溺着霙的优子两人,嘴里重复着以前优子曾经说过的话。


“最早进入她心房里人的是希美,钥匙在希美那里。”


夏纪觉得这样是得不到回报的。即使优子在她身上费尽了心思,但是能改变霙的人只有希美而已。问题是,霙完全不想让希美了解自己的状态。尽管在外人看来她的心思是一目了然的,她却认为只要自己保密就绝对不会被人发现。在夏纪眼里,霙是这样的纯洁无瑕,却也是这样的傲慢。


因为,那里没有希美的立场。霙一直在单方面的自说自话。自顾自的认为希美会伤害到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有伤害希美的影响力。


像个傻瓜一样。说到底,希美也只是个普通人。


“希美,为什么不找我呢?退部的时候?”


霙像这样直接问希美,是在二年级的关西大赛前。霙逃进了平时很少使用,满是灰尘的教室里,她用异常平静的声音质问好不容易才追上来的希美。


啊~这就是霙所受到的心理创伤啊,夏纪还记得当时自己也很尴尬。没有和霙打招呼,夏纪也是同案犯。


听到这个问题,希美一脸茫然的歪着头。“因为,没有叫你的必要啊。”她若无其事的回答。“霙在参加社团活动时非常努力啊。哪怕是在我颓废时也是这样,哪怕没人在意也是这样,哪怕没人在练习,霙也会一个人练习。我怎么可能叫你一起退出社团活动呢?如果这样的话,对这么努力的霙实在是太失礼了。


这样欢快,毫无阴霾的声音。完全感觉不到有什么愧疚的情绪,只是作为朋友的回答而已。


夏纪的喉咙无意识的呜鸣起来。稍微想了想,霙和自己大概很相似。希美就像太阳一样,不停地向四面八方挥洒着光芒,被这样的光芒所吸引,才无意中加入了吹奏部,磨磨蹭蹭的继续参加着社团活动。


听了希美的回答,霙微微的眯起双眼。露出了一抹甜美而柔弱的笑容,就像制作得异常精致的糖画一样,入口的瞬间就融化了。


在这次问答之后,四个人重新玩到了一起。霙与希美两人之间,感情的天平是完全不平衡的,更残酷的是希美完全没有察觉到。有几次,优子试图让希美注意到这点,可是每次都被夏纪委婉的阻止了。


霙喜欢希美,是霙的自由,而希美没有必须回应的义务。而且,夏纪觉得希美是这么聪明的的一个人,怎么会完全没意识到呢?尤其在这份友谊是如此沉重的情况下。如果希美继续装作没发现的话,夏纪也只会顺其自然。


如果优子站在霙这边,夏纪就应该站在希美那边。


“没说过哟。”


优子的话把夏纪拉回了现实。这是在聊什么来着?夏纪下意识的拿起装满水的玻璃杯喝了一口。因为优子盯着自己的眼神实在是太认真了,想缓解一下压力。


“霙从来没有和希美说过想和她在一起,实际上也从未说出口过。”


“态度太悲观了。”


“这是用什么角度去解读的问题吧。霙可不会说那样任性的话。”


“好吧,的确如此。”


“那孩子会那样的自卑,说到底还是因为自我肯定感太低了。虽然现在稍微好了一点,但是有了后辈以后,后辈给她的影响也很大吧。”


“因为后辈很可爱呢。”


“实际体验?”


“无可奉告。”


面对优子有些兴奋的提问,夏纪的回答很冷淡。优子脑海里浮现的十有八九是比自己低一级的后辈黄前久美子。身为部长的优子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指名夏纪的直属后辈担任下一任部长。就是二年级的时候,那个把夏纪丢到一边,自己入选了A编成员的一年级。


在三年级夏天的选拔后,对于夏纪入选了A编这件事,久美子很高兴,就像她自己入选时一样。和久美子一起参加了大赛。总是想起在她肩膀上甩来甩去,留着奇特发型的头发。久美子已经不在身边了,一想到这点,夏纪就有些寂寞。前辈和后辈的关系,总是比同年级的友谊更容易被切断。


“霙是个非常纤细敏感的人,很容易受伤的。”


“大概只有优子才会这么想。那孩子的脸皮比你想象的厚多了。”


“她只是对自己的心理活动反应很迟钝而已,也不太会表现在脸上。”


大概是这样吧,夏纪只会在心里赞同这点。霙不爱说话,感情也很少会通过表情流露出来,总是一脸落寞,这才吸引了像优子这样喜欢多管闲事的人,给优子自己也添了很多麻烦。


这一定是霙的生存策略吧。虽然霙基本上没有什么社交能力,不过由于这个原因,也很少会受到来自他人的敌视。要是做了什么伤害霙的事儿,肯定会被自己的良心谴责的,就连关于她的坏话也不想听。


“我觉得霙三年级以后表情已经很丰富了。不过,水准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夏纪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也不知道是在肯定还是在否定。


“就是那个吧,果然是参加大赛起作用了。希美和霙,两人主导了演奏。”


“我真的没想到霙会去读音大。”


杵着脸颊,夏纪叹了口气。窗外是依旧很明亮,充满了活力的商店街。商店街顶上长长的拱廊,悬挂的条幅,已经持续了数年的,因门店即将倒闭而进行大甩卖的把戏。熙熙攘攘的行人不会朝这里看,夏纪和优子可以做为观察者,单方面的观察外面的世界。


“希美决定去普通大学时我也是这么说的。”


“夏纪对霙的了解还远远不够呢。”


“不要做这种表情。”


优子洋洋得意,鼻孔朝天。夏纪紧紧的捏住了自己的刘海。长长的刘海,偶尔也会妨碍夏纪的视线。


“优子还真是喜欢霙呢。”


“很喜欢哟。她是个认真练习的好孩子。双簧管吹得那么好。面对如此才华横溢的孩子,不管是谁都会认为,如果她不能更进一步的话实在是太可惜了。”


“你是这么想的吗?”


“其实夏纪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我明白哟。只是因为和我在一起,所以你才这么口不对心的吧?每次只有我俩在一起时,你就很别扭。”


“这么说的话,那个孩子的天赋与其说是音乐,不如说是能够让人发疯的才能才对。”


“这样说也没错,希美最后也被逼疯了。”


直截了当的肯定,让夏纪的喉咙里发出了“咕噜”的声音,就像一只爆开的青蛙。


希美和霙之间的关系,站在夏纪的角度来看真是非常奇怪而且复杂。


二年级时还很容易理解。霙对希美是单相思,却因为自己的怯懦而自作主张的逃避。但是,在四个人一起行动以后,希美和霙成为了相当亲密的朋友。在霙开始准备参加音乐大学的考试时,希美却隐晦的拉开了与霙的距离。希美大概是被霙的才能给吓到了。


闭上眼睛马上就能在脑海中描绘出,霙用双簧管所演奏的,让人不知所措的旋律。


响彻整个音乐厅的音色是那样的柔和而圆润,却又让能人感受到来自内心深处的强大力量。意识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心不由自主地恋上了。这是在一不留神之间,让大脑都会融化掉的,暴力的,难以抗拒的魅力。


黑色的双簧管正在演奏的曲子,是以童话《利兹与青鸟》为基础所创作的,四个乐章所构成的组曲。夏纪她们三年级时,北宇治高中吹奏部选了这首曲子作为比赛的自选曲。


霙负责演奏的双簧管这种乐器,音色非常的独特。想吹出声音并不难,但如果想演奏得很好,难度就会以几何级数飙升。这种乐器还特别容易受到气候等因素的影响。因为使用了两枚簧片,在演奏时的呼吸方式也很特别。


比如柴可夫斯基的芭蕾舞剧《天鹅湖》里的《情景》,亚历山大·波菲里耶维奇·鲍罗丁的歌剧《伊戈尔王子》里的《鞑靼人之舞》。很多作曲家都被双簧管的音色征服了,把独奏的重任交给了双簧管。吹奏乐曲里由双簧管担任独奏的机会也很多。恐怕在北宇治独奏经验最丰富的人就是霙了吧。


她也不负众望。从加入吹奏部以后到现在,霙被评价为最出类拔萃的优秀演奏者。


“我应该是嫉妒了吧。”


希美笑着对夏纪倾诉了一个重要的秘密。这是发生在高中三年级夏季合宿时的对话。


“我只敢对夏纪说,要是被霙知道了,我就真成坏人了。”


在那个时候,利用休息时间,夏纪和希美溜出了旅馆,走到了附近的向日葵田里。向日葵长得又高又漂亮,夏纪和希美的身影完全被向日葵所遮蔽住。向日葵花盘中央的深褐色就像一只眼睛,一刻不停地追逐着太阳。


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所有的向日葵都抬头望着西方。希美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夏纪。向日葵嫩绿的茎杆朝着天空伸展着,没有看向希美。


“我讨厌乱发脾气,迁怒于人的自己,明明很喜欢霙的。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大概——”


一阵风吹过,希美的声音被风所吞没了。但是,夏纪很简单就能想象出这句话的后续是什么。垂下目光,希美露出了为难的笑容。夏纪立即反应了过来,此时的希美已经无法压抑住自己的感情了。


“喂~你们两个,练习快开始了哟!”


正在大声朝这边喊的是优子。她背朝着太阳落山的方向跑了过来,身后就是成千上万只茶色的眼睛,作为部长的她正在朝着这里挥手,距离恰到好处。此时风景如画,真是完美的夏日回忆呢。向日葵很适合优子。


希美也是,本来应该很适合她的。


“希美对霙感情到底是什么呢?”


赶走过去的回忆,夏纪摇头叹息着说。优子露出了成熟的笑容。


“那个啊,友情吧!”


“那个?”


“那个也是。”


如果是这样的话,友情的定义范围不是像大海一样宽广的吗?夏纪拿起装着水的杯子,喝掉了里面的东西。


铠冢霙······


突然间,夏纪想起了毕业相册附带的,必须完成的问卷。如果说伞木希美是倒霉蛋,那么,铠冢霙视野狭隘。


评分

参与人数 6战斗力 +8 收起 理由
用户名已注册 + 1
JustW + 2 赞美大海
未名之路 + 1 真是宽泛的友情啊(笑
wuliaozheX + 1 友情万岁
Eugeo0 + 2
xwr +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nozomizo真是让中吉川操碎了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的定义范围不是像大海一样宽广的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让她们生一个友情的结晶.gif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LeonsCat 发表于 2021-5-4 12:04
然后让她们生一个友情的结晶.gif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向日葵很适合优子。”
俺也觉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为何外传看得我很想站伞x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夏纪算是把伞霙感情扒开之后一点一点剖析了,说实话之前久美子目睹霙对伞那么沉重的感情还能见怪不怪就离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比冷漠无情,久美子在北宇治还没怕过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gaoxuanl 发表于 2021-5-4 13:03
不知为何外传看得我很想站伞x夏

暗恋伞哥哥的妹子太多了,站不过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武田对阿伞个人、伞霙cp的恶意似乎小了一点点点?还是错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21: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gaoxuanl 发表于 2021-5-4 20:54
武田对阿伞个人、伞霙cp的恶意似乎小了一点点点?还是错觉?

正篇里久美子是霙派,这里夏纪是伞派,夏纪又特喜欢希美,立场本来就不同。

还有性格设定,夏纪不是久美子,久美子的温柔体贴大部分时候是装出来的,虽然装着装着装成真的了。

夏纪除了嘴硬,是真正的亚萨西。

久美子把人往坏了想,悲观得很,夏纪是往好那边想,差异当然明显。




—— 来自 HUAWEI YAL-AL10, Android 10上的 S1Next-鹅版 v2.4.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南中的友情宽广得吓人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南中的友情定义和大海一样宽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4 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说起双簧管,中国观众最熟悉的片段之一大概就包括《天鹅湖》的那一段吧,还有《春节序曲》里的一段,过年必备。

—— 来自 S1Fu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5 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ibbon 于 2021-5-5 12:28 编辑

回到家以后,夏纪连衣服都没换就躺倒了床上。她把被子当成抱枕抱在怀中,仰面躺着玩手机。手机里正在播放的是《アントワープブルー》。


“为什么我必须要唱歌呢?”


没有听众,夏纪只是在喃喃自语。推翻决定好的东西是违反夏纪原则的,所以不光是要练习吉他,也必须开始练习唱歌了。不过,夏纪本来就很擅长唱卡拉OK,只是没有作为乐队在大家面前演唱的经验,因此对正式演出到底会是什么效果,心里没底。


演奏需要记住乐谱和歌词,虽然夏纪觉得自己并不擅长学习,但是和音乐有关的内容,学起来还是很快的。上体育课时学跳舞学得就很快,游0-0行时要演奏的曲子也背得很好。


哎~一年级时的表现就很糟糕,一想到这里,夏纪的脸上自然而然地浮现出了苦涩的笑容。刚刚开始学习上低音号时,最头疼的就是读谱。和竖笛、吉他完全不同,由音乐符号构成的五线谱。想起了挥着手,教她在乐谱上做记号,用来帮助演奏者运指的同学的脸,夏纪感觉自己皱起了眉头。把手机扔到一边,她用被子捂住了脸。


那些与希美她们发生了冲突,高两级的前辈们,会怎么看现在的北宇治?


在看到北宇治进军全国大赛的华丽身姿时,希望她们会忏悔。想起自己做过的那些事,会在睡前闷闷不乐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想到这儿,夏纪嘴里发出了自嘲的叹息。实际上自己早就明白,这是不可能的。对于那些前辈来说,社团活动根本就无所谓,夏纪以前也是一样的看法。她认真的参加社团活动,满打满算也就两年而已。


——前辈真是个温柔的人啊。


每次碰到什么事儿,都会重复的台词,深深地烙印在自己的记忆里。比她低一级的后辈久美子,总是在说夏纪很温柔。也许是因为在二年级时,自己包容了一年级的久美子,也有可能是因为在三年级时,副部长的职责完成得很好。真实的自己明明就不是那样的。


从床上爬起,夏纪拿起了挂着台灯后的吉他。把背带搭在肩上,摆好姿势。夹好调音器,一根一根拨弄琴弦。调弦钮是用来卷弦的部件,转动调弦钮,通过放松或者绷紧琴弦来调整音程。


结束调音后,把吉他连接到功放上。家用的迷你功放可以配耳机,戴上的话,隔音效果很好。


用拨片从水平的方向轻轻地敲击琴弦,音色会很干净。弹奏时带点角度,音色就会非常尖锐。快速弹奏时这样更容易失真。


夏纪最喜欢的演奏方式,就是用功放混音的刮弦。拨片纵向压着5弦和6弦两条弦中间,就这样向着琴头侧刷上去。“嘎——吱——”刺耳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光是这样就已经感到心旷神怡了。


震撼着鼓膜的声音,抹去了夏纪的意识。没来由的焦躁和厌恶,统统都消失了,只剩下指尖在拼命弹奏。


内心深处,烧尽的余烬。在那儿,夏纪感觉到了小小的萌芽。


如果管这叫做干劲的话,未免过于微弱了,不过也可能只是她的心理作用而已,因为此时的夏纪,非常的兴奋。


今天最低气温三度,最高气温十二度。降水概率为零,是出去玩的好日子。走进游乐园大门,广播里欢快的音乐扑面而来。空气中弥漫着起司的甜香味,隔着粉红色的大衣,优子轻轻的按摩着着自己的小腹。


“我饿了。”


“这么早就饿了?这不是才进来吗。”


揉了揉还有些沉重的眼睑,夏纪耸了耸肩。根据游乐园的开门时间,大家在车站集合时已经九点了。已经确定考上大学的三年级学生,除了规定的日期以外,是不用去学校的。在工作日穿着便服坐电车出去玩,这种离经叛道的感觉,有些开心。


“什么路线比较好?游乐设施?看表演?还是随便走走?”


“希美,干劲满满。”


霙乐呵呵的,她戴着个雪白的耳罩,格外的抢眼。这是吹奏部的后辈们为祝贺霙音大合格,一起送她的礼物。


希美热心地翻阅着刚才在门口拿到的宣传册。修学旅行时她也是这么做的,希美总是要把计划安排好。这样才能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充实感吧。


“有谁不喜欢尖叫系游乐设施吗?谁有恐高症?胆小的孩子,PASS掉鬼屋比较好吧?这里还有小型动物园和植物园。十一月的菊花展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可惜现在花期已经过了。”


“优子就不敢看恐怖片!”


“哈?我没问题!”


“现在可不是在挑衅你,只是确认一下而已。”


“这么说,平时你一直在挑衅我?”


“负责人不在,无可奉告。”


“现在这里的不是本人吗?”


被人拍了拍后背,夏纪忍不住吐了吐舌头。希美一脸迷惑的看着夏纪和优子之间的唇枪舌战。


“一大早就这么兴奋了吗?”


“夏纪是个小朋友,已经坚持不住了。”


“到时候让优子背着不就好了?”


“我才不要。”


大概觉得陪着优子和夏纪说话实在是太麻烦了,希美看向了一直保持沉默的霙。


“霙想玩点什么吗?旋转木马?转转杯?”


“自由落体。”


“欸?”


出乎意料的回答,让其他三人的动作僵住了。霙面无表情地指着不远处的游乐设施。


“我想坐自由落体。”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在优子的尖叫声和希美的欢呼声中,夏纪从座椅上的安全装置里拿出了手臂。


自由落体是尖叫系的游乐设施,从五十米的高度垂直极速下降,还能顺便在高处欣赏风景。升到最高处的瞬间,产生的轻飘飘的漂浮感,与随后袭来的重力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是一举两得,极具魅力的游乐设施。


“我已经不行了。”


脸色苍白的优子,摇摇晃晃地瘫在了长椅上。一旁扶着她的希美脸色也不太好,看起来就像晕车了一样。


“因为很空,不用排队这种理由就连坐五次,当然会这样了。”


看着夏纪爽朗的笑容,优子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旁边的霙也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不坐了吗?”她还在意犹未尽的回头看。


优子之所以会连续乘坐自由落体,就是被霙用天真无邪的表情给击败了。对霙来说,只要是喜欢的东西,就想多玩几次。


顺带一提,在玩自由落体以前,大家已经坐了三次过山车和急流滑道。哪怕今天是为了庆祝霙大学合格一块儿来玩的,优子她们也快到极限了。如果游乐园很拥挤,在排队等待时还可以放松一下,但如果没人的话,就可以随便玩了,无需排队。


“下午还是去玩那些慢一点的吧。”希美眉尾下垂,苦笑着说。


“夏纪的三条半规管居然会有让人羡慕的一天。”


夏纪从包里拿出毛巾,敷到了正躺在长椅上的优子额头上。


“那你俩休息一下吧,我陪霙去玩一会儿。”


“夏纪?”


优子拿起毛巾,惊讶地抬起头看着夏纪。没问题吧?这几个字都写在她脸上了,不过夏纪和霙在二年级时同过班。只有她俩也没问题。


“再坐一次?”


指着自由落体,夏纪问。出乎意料的是,霙摇了摇头。


“下面去坐这个好了。”


这么说着,霙把手指放到了宣传册上,浅粉色的指甲让人想起樱贝。手指的位置是摩天轮,从这里走过去大概要五分钟。


摩天轮最高点距离地面有八十米。“在最高处,园内景观一览无遗!”说明的旁边,还有对比白天和夜晚景致差异的照片。


“自由落体我没问题的,不用客气。”


“我想和夏纪坐摩天轮。”


“哦······”


夏纪发出了有些不知所措的声音。霙目不转睛地盯着夏纪,她的双眼里,倒映出了夏纪耸拉着一边眉毛的傻样。“我都说了······”优子冷冷地哼了一声,然后就是小声的嘀嘀咕咕,希美轻轻地拍了拍她的额头。


“别使坏!”


“郁闷~好想吐。”


“乖乖的休息吧,过一会儿就好了。”


希美把手帕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优子。“来嘛。”在希美的催促下,优子撅着嘴,把头枕在了希美的腿上。穿着大衣,要躺下也不容易。


“那我们走吧,霙。”


夏纪拉起了霙的手,霙点了点头。淡蓝色的披肩大衣里露出了霙的手腕,像瓷器一样光滑洁白。和皮肤晒得有些黑的夏纪完全不一样。


评分

参与人数 3战斗力 +4 收起 理由
defer + 2 乱了乱了
用户名已注册 + 1
焚尽洪荒 + 1 笑死,感觉会出现新CP邪教了XD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5 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对弹吉他一窍不通,只能硬译,错了也没办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5 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新cp夏霙出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5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轻拍额头,主动膝枕,阿伞对丈母娘也要这么撩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5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不起,我们南中说是友情就是友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5 13: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太乱了太乱了

—— 来自 HUAWEI TEL-AN00a, Android 10上的 S1Next-鹅版 v2.4.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5 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啊这,阿伞给优子膝枕
乱了乱了这波全乱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5 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希美把手帕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优子。“来嘛。

伞木希美,你不对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5 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就是中央空调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5 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
这就是南中的友情吗????????
真的是大海一样宽广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5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要是可爱的女孩子你都可以的吧,伞木希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5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ribbon 发表于 2021-5-5 12:22
我对弹吉他一窍不通,只能硬译,错了也没办法

我的超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5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换妻play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5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波是丈母娘不喜欢女婿,女婿为了讨好丈母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上海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962110 反电信诈骗|举报电话 021-62035905|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909号 )

GMT+8, 2021-5-14 12:29 , Processed in 0.136837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