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698|回复: 29

[推荐] 追求幸福并不是生命的全部意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4 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文标题:There's More to Life Than Being Happy
原文地址:http://www.theatlantic.com/healt ... being-happy/266805/

原文作者:Emily Esfahani Smith
译者:年糕神
发布:2013-01-29 13:17:46

    “我们对幸福的过度追求,却使幸福从我们的指缝中溜走。”

1942年9月,当时居住在维也纳的著名犹太精神病学专家和神经学专家维克多·弗兰克(Viktor Frankl)连同他的妻子和病人一起,被纳粹逮捕并押送至集中营。3年后,当他从集中营中被解救出来时,他有孕在身的妻子和其他大部分家人都早已不在人世。但他作为119104号囚犯活了下来。在1946年,他用了9天时间写下了他在集中营中的经历并出版成书。在这本名为《生命的意义》(Man's Search for Meaning)的畅销书中,他总结了生与死之间的差异:那就是生命的意义。这是他对早年生活的一种顿悟。在他上高中时,一名教授科学的老师站在讲台上告诉他们:“生命的进程就像是燃烧,这不过是一个不断氧化的过程而已。”弗兰克立刻从椅子上起来反驳,“先生,倘若生命果真如此,那生命的意义何在?”

在他被关押期间,他发现即使生活在这最骇人的环境之下,一旦找到了生命的意义,一个人的生存适应力就会大大提高。他在《生命的意义》一书中写道:“在这里,从一个人最宝贵的生命到一件最微不足道的物品,一切都可被轻易夺走。在这里,我们只被保留了人性中最后一点自由,那就是在任何已经给定的环境下,决定自己的生活态度,决定自己的生存方式。”

弗兰克在集中营中担任医生。在书中,他提到了集中营中两名想要自杀的囚犯。就像集中营中的其他人一样,这两人早已感到心灰意冷,生无所恋。弗兰克写道:“在这两个案例中,我需要让他们意识到,他们仍被某些人所期望,他们仍有一个值得等待的未来。他们中有一人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他的孩子已经在国外生活。而另一人是一名科学家,他还有一套丛书需要完成。”弗兰克接着写道:

    “每一个个体正是通过自身的独特性和唯一性来对彼此进行区分。正是这两个特性,将每个人生存的意义同创造性的工作和人性之爱联系起来。当一个人意识到他是无可取代之时,他就会意识到自己身处于世所背负着的责任,他就会将这份责任发扬光大。当一个人意识到了他需要承受来自他人温情,当一个人意识到了他需要完成未竟的事业,他就永远不会放弃自己的生命。因为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生存的意义,所以他能坦然面对前方的任何挑战。”

1991年,美国国会图书馆和每月一读俱乐部(Book-of-the-Month Club)将《生命的意义》列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十本书之一。这本书在世界范围内已发行数百万本。可在二十几年后的今天,书的精华部分:对生命意义的探索、对苦难价值的体会、对超越自我之责任的承担,这些似乎都与我们现在的文化格格不入。与其思考生命的意义,我们现在更乐于追求个体的幸福。弗兰克在书中写道:“与欧洲文化不同,这正是美国文化的一个特征:每个人被不断催促着去追求幸福。但是,幸福是可遇不可求的。幸福只会伴随着某些东西款款而来,一个人必须要有一个“变得幸福”的理由。”

根据盖洛普公司的报告,美国人的幸福指数已经达到了四年来的最高纪录–也许这指的是标题中带有“幸福”二字的畅销书销量创下了新高。在报告中,盖洛普公司还提到了现在有近60%的美国人感到幸福,没有太多的压力和烦恼。另一方面,美国疾控中心的调查结果显示,约四成美国人并没有尽如人意的生活追求。还有四成人或者认为他们没有明确的生活追求,或者对他们的生存意义不置可否。近四分之一的美国人甚至根本没有对生存意义的感觉。研究已经证明:具有追求和充满意义的生活方式会全面地提升一个人的幸福水平和生活满意程度,并促进身心健康,提高恢复力,提升自尊,减少忧郁。而具有讽刺意义的是,那些一味追求幸福的人,反而感到不幸福。近日一份研究显示,正如弗兰克所说的那样,对幸福的过度追求,反而阻挠了幸福的降临。
* * *

这就是学者们反对一味追求幸福的原因。在今年即将出版的杂志《积极心理学》中,有一份新近的研究报告,心理学家对近400名年龄在18岁至78岁之间的美国人进行调查,询问他们对自己生活是否具有意义(或幸福)的看法。在长达一个月的调查中,研究者们根据调查对象对自身幸福感的评价和对生命意义的看法,并结合了调查对象的压力水平、消费习惯、是否抚有孩子等其他许多变量进行分析,结果发现充满意义的生活和幸福的生活虽然有一些共同点,但还是各有不同。心理学家最后总结道:在幸福的生活中,“得到”更多;而在充满意义的生活中,“给予”更多。

研究者还写道:“那些不追求生命的意义,而只追求幸福的生活,通常意味着相对浅薄、利己甚至自私的生活。在这种生活中,一个人的各种欲望和需求总是能被轻易满足,人们总是逃避困难和负担。”

幸福的生活和有意义的生活有什么区别呢?研究者们发现,幸福的生活通常意味着感觉良好。具体地说,那些感到幸福的人觉得生活是安逸的,他们身体健康,能够买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当你囊中羞涩,你会感到生活缺少意义,幸福感下降。金钱对他们的幸福感有着重大的影响。而幸福的生活又可被定义为少有压力和烦恼的生活。

在社会看来,那些一味追求幸福的人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自私。正如前文所言,他们只想着“得到”,却不知“给予”。心理学家给出了进一步的解释:幸福就是满足欲望。如果你产生了一种欲望或需求,比如你感到了饥饿,你吃了食物,填补了饥饿感,于是你感到幸福。人们感到幸福,换句话说,就是欲望得到了满足。研究者还指出:人并不是唯一会感到幸福的物种。动物也有欲望和需求,当它们的欲望得到了满足,它们也会感到幸福。

“那些只追求幸福的人只有从其他人那里得到了好处,才会变得幸福。但是那些追求生命意义的人,会在给予他人时享受到愉悦。”凯瑟琳·沃斯(Kathleen Vohs),这项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一次公开演讲上如是说。换句话说,当那些一味追求幸福的人正在忙不迭地满足自己无穷无尽的欲望之时,那些追求生命意义的人早已超越了自我。那些追求更高生命意义的人,更愿意伸出双手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研究者写道:“总之,纯粹地追求幸福,只意味着对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

所以,追求幸福并不能将人从动物中区分出来,这只是生物的本能而已。人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其对意义的追求,罗伊·包麦斯特(Roy Baumeister),这项研究的领导者,在他与约翰·迪尔尼(John Tierney)合著的新书《意志的力量:重新发现人类的力量》(Willpower: Rediscovering the Greatest Human Strength)中这样写道。包麦斯特是佛罗里达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他曾在2003年被ISI列为高引用率学者。

这项研究的参与者提到了许多奉献自己帮助他人、为了集体的利益牺牲自己而获得生命意义的经历。用当前在世的顶级心理学家马丁·塞利格曼(Martin E. P. Seligman)的话说,追求有意义的生活,就是“用你的全部力量和才能去效忠和服务一个超越自身的东西。”举几个例子,给其他人买礼物、照顾孩子、提出见解,这些都是追求更有意义生活的方式。那些生活更有意义的人经常会主动去追寻生命的意义,即使他们明知这是以自身的幸福作为代价。因为他们将自身投入了一项高于自我的事业。他们有着更多的烦恼、更高的压力指数、还比那些感到幸福的人有着更多的焦虑。例如抚养孩子,这是一种有意义的生活体验,但也意味着自我牺牲。包括研究者在内的很多父母,他们的幸福指数都不高。事实上,哈佛心理学家丹尼尔·吉尔伯特(Daniel Gilbert)的研究显示,与健身、吃饭和看电视相比,父母在与孩子互动时会变得更不高兴。

包麦斯特在一次访谈中告诉我:“在一定程度上,作为人类,我们要关心他人,并对他人有所贡献。这会给我们的生命带来意义,却不一定会使我们感到幸福。”

生命的意义不仅超越自我,更会超越时空——根据研究者的说法,这也许是这项研究中最重要的发现。幸福只是一种存在于此时此刻的情感,最终它会像其他的情感一般消散殆尽。这些积极的影响和情感上的愉悦都是转瞬即逝的。人们关于幸福的报告都与时间相关,但关于生命意义的报告却并非都是如此。

同时,在另一方面,生命的意义是具有持久性的。它连接着过去、现在和将来。研究者们写道:“思想会超越当前,连接过去和未来,它与一段充满意义却并不幸福的生活相联系。而幸福却在关于过去与未来的思考中难觅踪迹。”换句话说,注重当下的人会活的更幸福。与之对应的是,尽管那些更多地考虑过去和未来的人会感受更多的痛苦,作出更多的奋斗,享有更低的幸福感,可他们却活得更有意义。

研究发现,尽管遭受不幸会使你的幸福感降低,但这却会使你感到生活的意义。2011年的一项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那些有着明确奋斗目标,追求生命意义的人,会把满足生活的标准定得更高,即使在当下他们比那些没有奋斗目标的人感到不幸得多。弗兰克在他的书中写到:“如果生命有着它的意义,那么所经历的痛苦也一定是有意义的。”
* * *
让我们继续回顾弗兰克的生活,尤其是他被送至集中营前的一段具有决定性的经历。这一事件强调了追求意义的生活和追求幸福的生活是有多么地不同。

在他和他的家人被带到集中营前,弗兰克已经在维也纳和世界精神病研究领域赢得了响亮的名号。比如,在16岁时,他开始与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有了通讯联系。他曾写给弗洛伊德寄去一份长达两页的信件。他天资过人,给弗洛伊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弗洛伊德把他的信投给了《国际精神病学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希望你不会反对。”弗洛伊德在回信中这么写道。

当他在医学院就读时,弗兰克变得更加出类拔萃。他不仅建立了青少年自杀预防中心 –这是他在集中营中工作的前身。他还发展出了一套被称为存在(心理)分析治疗(logotherapy)的方法,为精神病学临床医学作出了独特的贡献。这套治疗方法通过帮助人们找到自己生命的独特意义,以战胜抑郁,实现幸福。1941年,他的理论已经在国际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他也成了维也纳罗斯柴尔德医院(Rothschild Hospital)神经疾病学的主任医生。在那里,他冒着生命和事业上的危险为精神病患者伪造诊断报告,以帮助他们逃避纳粹对精神病患者实施的安乐死屠杀。

就在同一年,弗兰克作出了一个决定,一个改变了他一生的决定。他的事业正在冉冉升起,而纳粹正对他虎视眈眈,他在1941年成功申请到了前往美国的签证。当时,纳粹已经开始对犹太人进行包围并把他们送至集中营,最开始时他们的目标还是犹太老人。弗兰克知道纳粹把他的父母带走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他也知道,一旦他的父母被带走,他就有责任陪着他们一起进入集中营,并帮助他们治疗在集中营期间产生的心理创伤。可在另一方面,作为一个拿着签证的新婚男人,他又想逃往安全的美国,并在事业上有所建树。

作家安娜(Anna S. Redsand)所著的弗兰克传记对当时的情况是这么描述的:弗兰克感到心烦意乱,不知如何是好,于是他前往维也纳圣史蒂芬大教堂(St. Stephan's Cathedral)清理思路。伴随着管风琴的音乐,他不断问着自己,“难道就这样抛下我的父母吗?难道让我对他们说一声再见,然后把他们丢给命运的安排吗?”他的责任何在?他在寻求“上帝的启示”。

当他回家时,他找到了上帝的启示。他一进门就发现桌上躺着一块大理石。父亲告诉他,这块石头来自于附近一所被纳粹拆毁的犹太教堂的废墟。大理石上记着十诫中的一条片段–当孝敬父母。于是,弗兰克作出了决定,无论美国有多么安全,对他的事业多么有益,他都要留在维也纳。他把个人的追求放在了一边,服务家庭,在进了集中营后,服务那些被关押的囚犯们。

弗兰克从他早年的经历和被关集中营时经受的非人折磨中学到了很多智慧:“人类生存在世,总是会向某个方向前进,这个方向也许指向了某个人,也许指向了某件物,但一个人的行动更多地是为了别人,而不是为了自己。也许是为了追寻某种意义,也许是为了遇见某个人。一个人愈忘我——为了所爱之人、所爱之物燃烧自己——那个人才愈加是一个真正的人。”

包麦斯特和他的同事们都同意这个观点,人生而为人,其独特的一生就是为了追寻生命的意义。把私利放在一边,为了超越自我的某人某物而服务。多“给予”,少“索取”。我们不仅仅是在表现最基本的人性,我们也应该承认:追求幸福,并不是生命的全部意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4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然而斯多噶主义者会宣称在追求德性的过程中你已经获得了幸福,一个伊壁鸠鲁主义者同样也可以宣称幸福本身就是一种德性,其他人甚至可以宣称一些抖M便是从自己的不幸中获得幸福与满足感的——于是你看看这怎么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5 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并不後悔……我也是,她也是……現在都這樣的幸福著不是嗎?”。(武田弘光《 いまりあ AV》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6 0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1楼goddess于2013-04-04 11:59发表的  :
然而斯多噶主义者会宣称在追求德性的过程中你已经获得了幸福,一个伊壁鸠鲁主义者同样也可以宣称幸福本身就是一种德性,其他人甚至可以宣称一些抖M便是从自己的不幸中获得幸福与满足感的——于是你看看这怎么办……

科学是正义的,所以只要论证某件事情科学,那就必然正义了。
把科学替换为幸福,就是你说的现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6 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武田弘光老师在他的创作生涯中给我们提供的一系列精巧的思想实验已经让“幸福”这个消费社会的阴谋昭然若揭。我在想,其实买x-eros和快乐天的阿宅才是这个时代最具革命性的。“先锋”的外延先是落在了无产阶级工人,之后是激进理论家和学生,还有马尔库塞的绝望者,如今却在宅男身上体现出来。大家要有这个自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6 03:31 | 显示全部楼层
经书上说, 人类是被上帝创造得有自由意志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6 03: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武田弘光,我要撰文好好阐述。其实NTR漫画家在设法让读者痛苦时,用到了非常深刻的伦理直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6 0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认为“幸福”这个概念没什么客观标准可言,那么就只能问自己的“内心”了。其实流行文化几乎整个地是关于这个“内心”的,无数种信仰之跃在等待你,你要粉红色的悬崖,还是仿古悬崖,还是这款圆角矩形悬崖,要不然我们还有著名国民女子挨斗路团体跳过的限量版悬崖,都附送安全气囊和降落伞,不必专门购买。当然实际上这个时代的道德多元性是非常贫乏的,人民就在这个单一的道德中购买自己心仪的悬崖用于跳跃,还可以嫉妒或贬低别人的悬崖,然后更换一个更让人羡慕的悬崖。所以说道德不在什么悬崖背后,道德就在悬崖市场上。你说你的悬崖才是悬崖?这人真讨厌,不都是在那家网店买的嘛,别在大家面前跳好不好?而且在这一点上达成共识也是很容易的,悬崖背后才没有什么共识,那么这不是道德什么是道德?你说这是错误的?你这人太不讲逻辑!早说了回家跳去!(以上都不是我写的,是陆兴华的微博,不过他已经删除了。)总之我想说,过一种道德生活是有道德风险的,但是我们必须过道德生活,否则就谈不上道德风险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6 0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麦金泰尔说我们时代的道德语言虚有其表,不过是一些碎片,而且是很多不同时代,不同血缘的碎片,而最诚实的努力也不过是想把这些本来就不匹配的碎片拼凑起来。我觉得他危言耸听了,但却说出了很重要的事实。罗尔斯和诺其克无法说服对方,因为他们总觉得对方在关键处窃取论题或者循环论证。自称多元的道德相对主义者会说这恰好说明客观的道德是不存在的,但是他也没有办法认为罗尔斯和诺其克都是对的,也没办法认为他们所说的都是无意义的,除非他更进一步变成一个虚无主义者。但是虚无主义者也要和人打交道,不可避免地要使用“善”、“正当”这些词,用得不好会被谴责,而这些谴责也使用了道德术语。我想连贯的虚无主义者的生活一定充满了痛苦,而且他还说不出,很快就不虚无或者不连贯了,当然后者占多数。其实他还可以更进一步变成一个逻辑虚无主义者,但是生活和交流对他来说还是存在的,那么他可以进最后一步变成一个精神病,其实据我观察如此具备勇敢这种德性的虚无主义者还是不可多得的。我们观察到的大多数人不过是不连贯的。在《保罗》这部欢乐外星人电影里就描绘了一群拒绝传统道德语言的肥宅和无知少女,在表示认同或抗拒的时候,他们用不同语态的“fuck”和“yeh”,还有“fuck yeh”,但是遇到很复杂的事态,我想不管多少种语态的“fuck”都不管用了,至多用一种有“fuck”形式的普通语言,这时候“fuck”就失去了它的独特性(不妨称之为fuckness),变成一种纯粹的修辞。当然剧情的夸张氛围掩盖了这一点。相对主义就是这么一种很有fuckness的语言风格,其困境就是fuckness的困境。当然不同的fuckness彼此间是不矛盾的,因为fuckness不是一种复杂到可以容纳一阶逻辑的语言,这也是多元主义的优点,但是当两位认同fuckness的主体对同一事务说出“fuck”时,他们还是会对是否加“yeh”产生冲突,这时候fuckness的逻辑优点又很好的表现出来,因为关于“yeh”毕竟无法产生大不了的冲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6 06: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标题也是错乱的,误导性的。幸福不是生命的全部意义,那么是生命的一部分意义?在什么意义上是一部分意义呢?就像卧室是公寓的一部分房间,还是像氢原子是水分子的一部分结构,那么化学键是不是在同等意义上是水分子的一部分呢?“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意义?如果这个质疑是繁琐无趣的,就说明这个表达式也是不够格的,使用这个表达式只能造成混乱。如果大家关于“生命的意义”的意义根本没有共识,那么怎么判断生命的意义也就完全无关紧要了。如果认为伦理学就是在讨论“生命的意义”,那么伦理学的确无关紧要,因为大家对“生命的意义”这个词都有自己的意义,伦理学也不过是一种“生命的意义”的意义,这里没有真理。当然有人会说,这个标题是说,人活着不应该只追求幸福,但是那么你是不是把“应该”也就是正当性变成了你“生命的全部意义”?我觉得这简直太有“意义”了。

这个事例,正如安斯康姆所嘲弄的那样,反映了我们时代道德语言的严重混乱,正当,善,价值,目的,还有“意义”,这几个词语在不同的语义框架下被使用,道德论争变成了伪劣的“诠释学循环”,道德主体时而被描绘成以工具理性在诸价值中作选择的人,时而变成了遵循道德律令和正当性的人,时而是结果论者,时而是义务论者,而且还可以同时是结果论者和义务论者。这并不意味着有某种因地制宜,或许只是取决于你用什么样的语气去质询这个可怜的主体。“生命的意义”这个词在当下语境中的混乱,就在于它试图用一个名目概括所有的道德词语,不管你是结果论者,还是义务论者,还是德性论者,你的生命都有一个“生命的意义”。你和你的敌人拎不清了!而且一个粗心大意的“意义”论者,看不出这一切有什么真正的区别,德性,义务,价值,不过就是“生命的意义”嘛,你有我也有啊,而且大家都有的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6 0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德性有德性的价值,义务有义务的价值,价值有价值的价值。FUCK YE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6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还好。。。回帖大多看不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6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着看着学术文章忽然来个武田弘光。。。你说武田这种本来就有抖m个性然后自己堕落的可以看做是“我在日常生活中发掘到自己的真实,所以的母猪只是一种外在表现,我本身是通过多种手段达到幸福(高潮)这一目的”

但是如同“对少女组织暴行”“恶德乃荣”这种完全以“把人玩坏”“用完当垃圾的”作为目的的作品,我倒是不知道怎么评价了,虽然很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10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还好  回复真有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3-4-11 0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11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满足欲望即幸福的下一步就是为欲望划分层次,谈一谈满足奸淫掳掠的欲望和实现智义节勇孰高孰低,让低层次服从于高层次叫道德,反之即不道德。至于符合道德是为了让人更好的体验幸福还是根本无关现世幸福的终极目标灵魂得救,那就是另一说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11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14楼epsilon于2013-04-11 00:59发表的  :
现在哪还有人用德性解释问题的啦

这文章的作者不就是一个么

事实上我在1楼的吐槽试图表达的是这样一种见解,即“幸福”一词自古以来的广泛的含义和定义模式已经使得这篇文章对于“幸福”的论断变得毫无意义。充其量,我们只能说这篇文章作者所说的“幸福”是“他所定义的那种幸福”,而这种幸福到底是啥他却没有说清楚,或者他说提及的幸福概念并不是一个被广泛认可的概念。比如:
幸福只是一种存在于此时此刻的情感,最终它会像其他的情感一般消散殆尽。这些积极的影响和情感上的愉悦都是转瞬即逝的。人们关于幸福的报告都与时间相关,但关于生命意义的报告却并非都是如此

体会生命意义或其他超越意义上的物事难道不是一种幸福?这句话似乎在暗示我们它们不是“幸福”。然而且慢,我的恩师,芝加哥大学教授奚恺元作为“幸福学”这门学科(Hedonomics)的创始人却在他的一般向作品,不对,大众向作品《撬动幸福》里这样说:“我们所说的幸福不仅仅指吃喝玩乐带来的愉悦,而且还包括达成人生目标时的欣慰和洞悉世界本原时的欣喜”(p.209)。这么看来,幸福可以分为“浅薄的幸福”和“深刻的幸福”,然而这位作者坚称后者并不在幸福之列。当然可以为这种说法寻得足够的rationale,不过我想说的是,在双方连对“幸福”的共识都没达成的时候就开始争论,这显然只会导致鸡同鸭讲的结果。而当人们一旦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并试图统一定义的时候,我们又会陷入千年以来毫无建设性的概念争论之中——在这种争论中,真正的问题往往被淡化甚至悬置了,人们开始争议“当你在说幸福的时候你在说什么呢”而不再关心身边真实发生的幸福,他们宣称通过对“当你在说幸福的时候你在说什么呢”进行scrutiny,我们便可以获得关于幸福的真理

但奇怪的是,他们就是不肯问一问身边的人“你说说你为什么觉得自己幸福”而是以此为耻,同时坚定不移地在扶手椅上绞尽脑汁(有人对我采用“扶手椅”暗示这种思考是省时省力的表示很不满,那么我在此加上“绞尽脑汁”一词)内省“人们在说幸福的时候他们在说什么”。心理学只是放弃了这种毫无建树的工作,因为“幸福感受的具体种类虽然多种多样,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简单地使用人们对于生活状态的情感和认知评价来定义它;就好象这世上有许多种不同类型的声音,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将声音定义为在物质中以纵波方式传播的机械扰动一样”(ibid.)。他们根据“对于生活状态的情感和认知评价”这种可以测量的操作性解释来定义“快乐”(这种定义方式在科学中是很常见的,一个概念如果不能被测度,那么这个概念在科学上没有多少意义),并提出了一些测量主观幸福感的方式,这些方式同样可以适用与mundane happiness以及celestial happiness,因此你不能因为“幸福感”这东西能定义并测量吃喝玩乐的快感就说这东西跟对吃喝玩乐的追求一样俗——而我相信这篇文章的作者在试图引导他的读者们得出这样一种结论。事实上你一样可以在我阅读文献时,构思实验时或是跟友人扯淡时测量我的幸福感,正像你可以在我吃大餐,睡回笼觉,看动画时测量我的幸福感一样:毕竟对我而言,这都叫“幸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17 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How could we have meaning, if there is such th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弗兰克的书看完了,他认为人可以承担责任去追寻生命潜在的意义。这意义并非固定,每个人每个时段都会面对生活提出的问题。人是自我超越而非自我实现的,因为意义不是封闭的体系。自我实现是副产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3 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rimsonken 于 2013-12-3 15:27 编辑

我看不出有任何地方需要用到“幸福”这个词。
你直接可以说   兴奋、饱、高兴、暖和  

幸福这个词在如今的意义上完成被自古以来试图创造某种含义的那些人的诗人倾向的传统毒害了

是的,即使诗人也完全没有用这个词的必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9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唯心主义,现代玄学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9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HAORENMEN 发表于 2013-4-6 06:14
这个标题也是错乱的,误导性的。幸福不是生命的全部意义,那么是生命的一部分意义?在什么意义上是一部分意 ...

好人片真是太棒了,不知道好人师解读武田弘光的大作写出来了没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28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要寻找幸福,我认为我能够思考并且毁人三观就是好幸福的事情,反正我自己的三观也毁坏的差不多了。
这就是我的幸福,他同时是一种对于世界传统偏见的报复,也许也有报复的快感在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4-2-3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2-3 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烤烤鱼α 发表于 2014-2-3 17:21
这不是康德吐槽的对象吗?要都是欲望到底怎么画出个有意义的高低层次?
...

马斯洛既然能把需求画出层次,实现欲望或者"幸福"为什么不能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4-2-5 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2-6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烤烤鱼α 发表于 2014-2-5 22:43
需求的层次还是比较经验的东西,划得对不对是可以检验的。这个高低等级算什么层次的问题呢? ...

“独善其身”或“兼济天下”算什么层次没什么好讨论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2-6 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布兰 发表于 2013-12-3 09:43
弗兰克的书看完了,他认为人可以承担责任去追寻生命潜在的意义。这意义并非固定,每个人每个时段都会面对生 ...

这比主楼靠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2-6 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有意义?意义是什么,怎么证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2-16 00: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源于满足,我们有我们的满足,圣母有圣母的满足,别一厢情愿地认为这群人就不满足不幸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上海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962110 反电信诈骗|举报电话 021-62035905|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5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909号 )

GMT+8, 2020-8-16 01:27 , Processed in 0.115392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