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star_platinum

[综合] 【VR】怪文书楼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7-3 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天早晨九点钟的阳光大好,透过玻璃直射在地毯上,一果走到窗前,这么好的天儿,他们应该是要手牵手去长江大桥上的。不过眼看每天光一都给她传来身体慢慢恢复的好消息,她就觉得离和他在阳光里牵手的日子不远了。她想等他出院回来了,他们就去大桥上好好走一走,看着美丽的日落。她下定决心,以后就算再大的事,自己也绝对不会对光一耍小脾气,他说什么她都会听。她甚至想到多年后,当他们再去虚拟武汉,今天正在经历的一切都是难忘的回忆。

中午时分,约定的视频如期而至。一果被刚刚看到的一幕有所影响,内心突然也隐约有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直到又见到光一的出现,她才缓过神来。每天相见她都要问上一些必备的问题。光一却时常岔开话题。今天刚巧是一果18岁生日,如果不是碰上这样的病毒,光一早就想好了怎么给一果安排特别的一天。可是现在隔屏相望的两人只能对视。一果翻出房间里仅有的一桶方便面,按光一说的给自己泡上热气腾腾的生日面。坐在视频前,看着光一脸色发黄,声音有些虚弱地对她说,委屈你了,等我回来一定给你补过生日......然后他说话的力气就接不上来了,两个全副武装的医生冲进病房,光一的手机从手中滑落,画面里瞬间黑屏。那一瞬间,晴朗的天空暗下来,一果在崩溃中冲着手机呼叫光一之后也昏厥倒地。

一果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床上了。身边坐着酒店的服务人员。她猛然翻腾坐起,脑海里全是光一在视频里奄奄一息的样子。事实上,光一的身体状况一直比她在视频里看到的还要差,在他住院的第三天就已经转为重症,在这过程中好几次都面临呼吸衰竭的危险,呼吸器是必须带上的“续命器”。只不过他实在不忍心让一果担心,每回在视频时,他都得背着医生偷偷把呼吸器摘下来,强装出自己一天一天好起来的样子。一果越想越绝望,她连滚带爬滚下床,嚎啕大哭开门直冲出去。守在她旁边的服务人员追着喊着将她拉回来,边拉边劝着她:孩子,你冷静一些,冷静一些,我在这陪你。一果克制不住崩溃的情绪,蓬头垢面的哭喊着:光一,我去找你,我去找你,不能死.....

一果不哭了,整个人如同呆掉一般坐在那里。不一会儿,躺在床头的手机又发出了响,她骤然惊醒一个猛子冲过去,一把抓起手机慌乱点开。这次传来的不是视频,也不是光一打来的电话,是一封定时发送的邮件。邮件的内容并不是写个一果的,而是光一写给另一个男人的

你好!

我不知道怎么称呼你,也不知道你是哪里人,做什么样的职业。但我希望你是一个对一果一生挚爱的人,我相信你是这样的人,你也必须是。真的要恭喜你能遇到这么好的一个姑娘,也许你的这辈子会让我羡慕嫉妒,但我没有恨,我只有请求和感谢。好吧,兄弟,在这特殊情况下,我就长话短说了。有些话我要交代给你:

一果是一个内心十分简单的女孩,她不懂得算计,常常心里有话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她有时是有点任性,爱耍小脾气,但是等她冷静下来,一切都好了。前提是,你必须包容她、将就她,无条件的那种。最重要的是,你不能让她哭,因为她哭多半是舍不得你。这一点我做的不够好,但愿你能做到。

一果的身体出生时就不好,你要经常提醒她,按时休息,好好吃饭。我想到时候,你应该知道。她不喜欢阴雨天气,因为她是这样一个阳光的、多愁的女孩。说到这儿我先向你道个歉。可能因为我的关系,她今后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能淡忘过去和我离去带给他的伤痛,拜托你多给她一点时间,往后余生为她创造更多新的记忆。

爱上一个人不容易,作为一个曾经和你一样爱她的人,真心地祝福你们!                                                                                                                                                                      光一

这是光一在意识到自己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的情况下写的。他一直都在坚强支撑着,为的就是陪一果度过她18岁生日。那天,光一在视频里问过她:假如,我说的只是假如。假如我这次一不小心得了冥魂大帝的“召唤”,她要怎么办?她当时气得直接拍手机骂他乌鸦嘴!还警告他,你要是回不来,我就像复仇之魂一样追杀你到天涯海角,然后花几辈子时间折磨你,反正你休想甩了我!

十几天后,酒店的隔离解除了。酒店的大门顷刻间被打开,远处传来江汉关大楼的整点钟声,一束明媚阳光刺破了黎明后的天际。

一果梳洗干净面色苍白,两手各拖着一个行李箱一步一步走出酒店。路边停了一排接人出酒店的出租车,司机帮她把行李搬上后备箱。司机问她去哪儿?在她身后冒出一个声音:去长江大桥!一果闻声落泪。一转身,被这个被口罩遮住一半脸,依然满眼笑意的男人,举着戒指向他问好说:你好!我是从地狱回来的光一,你愿意让我成为你这座桥上一生的风景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3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怪文书难产啊,救救怪文书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4 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场终将到来的大洪水
从仙女座星云垂流而下
致使17岁JK流离失所
失去了为人上人
真空打桩的权利
伊卡洛斯羽化成仙
留下一位脑瘫患者
无助地夜饮潇湘
南中国的秘密尤里复制人
意欲如闪电般归来
却被席卷着中之人照片的喷气机
冲了出来
国V唯*一*的*光*
仍在读盘
他是否会抄起一根高尔夫球杆
把维阿的最后生还者们
打进光驱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4 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维阿也管不到的后浪
和出租屋里的直播农民
在同一条信息高速公路上
奔涌

一个后中之人时代的网路乞丐
做着和弥希miki一道
在青葱细雨中 撑着油纸伞
彳亍于放学路上的梦

早已从贴贴生涯毕业的管人观众
狂暴轰入虚拟文春编辑部
领导了一次突如其来的
光一果开房记录追查行动

威力无穷的虚拟莲奈理绪
不惜一切中之人信息
也要确保来日方长的未来
不会因线下**而敲响丧钟

是否可以合理怀疑
斥资甚巨的电子皮影戏
只是超等菠萝包们的一个
赛博后宫

颇羡慕这帮小崽子
能在广袤无垠的办公大楼里
让一群脑控巨师旁若无人地
给他真空打手冲

作者:vtuber舔狗 你必然死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4 20: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怪文书楼难产,b宗又无新瓜,维阿多半是亡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4 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2020年左右居住在上海宛平南路的人可能会听说这样一件事,那一年的7月份有个男人发了疯,提着刀冲进600多号的楼里乱砍一通,伤了很多人。这件事情闹得很大,上头派来专案组查了又查,可惜那个人在警方到来前就当场自杀,没有留下半点证据,也没有闹出人命,于是最后只在新闻里定性为反社会人士的报复社会行为,引得全上海的学校一家多请了两个保安。
但这件事后来还引发了一些后续的事件,如果有人恰好在那几年关注过干杯站的某几个小圈子,又或者听说过一些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可能会知道某些信息。这个男人与我无亲无故,但那段时间我恰好在干杯站一位亲戚手下做事,于是在机缘巧合下得以窥见事情的一些端倪。在二十多年以后,许多当事人已经不再关注这个小小的角落,真相也变得不那么重要,因而在这个漫长的假期里,我终于决定尝试写出一些东西来谈谈这件事。接下来这些叙述的真假,读者应该自己作出判断。
       那个男人的姓名已经不可靠,只知道圈子里的人都叫他光一,祖籍江西,久居武汉,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硬件商。但活动在光照不到的地方的人大概会听说,他与上海方面某个帮派联系紧密,也因此在武汉的大佬间有一些话语权。那个**派的名字叫鲨家帮,领头的是一条鲨鱼,他们又是在干杯站的手下讨生活,一方面替老板和其它堂口抢生意,另一方面也和日本那边来沪的一些小帮会抢地盘。光一便是鲨家帮的一位元老。当年琉皇和艾皇,也就是后来的琉副书记和艾副书记拉着一票弟兄在上海建了个小组织和日本人做对门生意,光一、后来的鲨书记和一果就是在那个时候加入的。鲨书记为人豪爽又敢冲敢打,于是很快就坐上了高位。后来她又和琉副书记结盟,一番合纵连横下竟然就这么成了书记,组织也改名成了鲨家帮。而这时的光一、一果两人也在组织里联手闯出了一些名气,他们配合极为默契,也自有一帮兄弟信服。两人是鲨书记同一期的弟兄姐妹,自然不会受了亏待,都成了干部。但他们俩这时在上海都颇有声望,隐隐有自成小团体的倾向。这当然是鲨书记不想看到的,于是她便借提拔的名义把他们拆散,其中光一被鲨书记委以重任,远赴武汉建立自己的分会,一果则留在上海也带了个小堂口。这既是鲨书记权术制衡的手段,也是她对两位弟兄姐妹的照顾。
       光一在武汉虽然势单力薄,但也打下了一片天地。武汉自古是漕运重地,他借机做转手生意发了财,武汉也就成了鲨家帮的退路,他就是打理退路的人。因为他做的是硬件生意,所以上海的鲨家帮也就一直找他供货,从这个角度讲,他也是鲨家帮打理军火的人,这也是我所见到的一切的起因。光一为人不能说勤勉,但也不至于混吃等死,本来是不至于有什么捉襟见肘的窘境。然而天终究是有不测风云。他在武汉无牵无挂,自然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但他却不知道怎么2020年上半年的时候急着要用钱,还不是一笔小数目,甚至借到了我亲戚的头上。这一切当然是秘密进行的,我也是偶然撞见了才知道。他不止找人借钱,自己也在想门路挣钱。这自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于是他就把主意打到了生意上。我后来听说,他在给上海供货的时候吃了回扣,大批的上好硬件被他硬是换成了缩水有四分之一的便宜货。就是这批便宜货出了问题。
       这批便宜货是供给琉副书记的。琉副书记是鲨书记的左膀右臂,虽然不通权术,但枪法惊人,做人实在,在下面的弟兄里很是得人心。鲨家帮里,她是主外的大佬,天天带着弟兄在外头打生打死,对这硬件的依赖就大,偏偏她又不懂这些,就拜托光一帮她处理。本来光一换的这批货虽说便宜,但也不至于坑自家弟兄,质量还是过得去。奈何琉副书记天生巨力,使起家伙来没个轻重,一个月里面竟然坏了两次。第一次光一人正在上海,便想办法给她修了一回。未曾想没过几天竟然又坏了,琉副书记虽然是个直肠子,人也不傻,就绕过光一的手下另请了师傅来看,这一看,就把光一的把戏看了个通透。据说她当场拍碎了桌子。
      光一是在二十分钟后接到的电话,管资源的艾副书记给他打的电话。他当时正在谈一批生意,接完电话连生意都没有继续谈下去,留了心腹在武汉稳住局势,一个人就逃回江西去了。他这一走,上海自然就查清楚了所有的原委。琉副书记是个冲动性子,领了兄弟便往江西杀去。鲨书记连夜把一果召回总部先稳住,一面又想办法与光一联系,她毕竟是念旧情的,只要光一肯乖乖回来,老实认个错,她再说几句情,也是有办法把他保在一个闲散差事上。可惜她这番动作却是出了差错。按理说一果是一心打算靠着鲨家帮吃饭的,平日里也尽力配合各路干部,在组织里没什么恶名。可她却不知怎么地,进了总部才一天,竟然自杀在了给她安排的客房里。鲨书记当然是不至于动她的,于是这出乎意料的刚烈打了便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鲨书记本打算用她和一果同期弟兄姐妹的情谊劝回光一,未曾想这边刚联系上光一,一果却没了。光一指名道姓地要见一果,鲨书记却拿不出人来,只能一拖再拖。纸包不住火,光一追问了几天得不到音讯,便想办法打听到了一果的下落,大骂了鲨书记一通无情无义,便消失在了鲨家帮的通讯链上。
       他再出现,便是在鲨家帮总部的门口。那天下午是个晴天,他穿着白色风衣,拿了把刀,一句话也不说,就是往鲨书记的办公室冲。
       再后来,他就自杀了,我那是正在亲戚的办公室里等海底捞外卖,就坐在沙发上看完了全程。
       这件事当然还有不清不楚的地方,例如光一明明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又为何能突然出现在鲨家帮的总部。又例如一果平日连口头**都不曾有过多少,怎会突然如此决绝。但这些疑问都随着时间消逝在黄浦江岸的江风中。我听过的最离奇的传言说,是有人设计想陷害这两个人,讲这个传言的人信誓旦旦,还拿出证据说一果当时正好也碰到了一些困难。但她碰到了困难为何不去找鲨书记呢?我有心想再问那个人,但从此再没和他碰见过,也就只好作罢。
       那件事之后,鲨家帮受了不小的打击,鲨书记带着弟兄们干了几年后心灰意冷,遂找了个机会金盆洗手,给各个兄弟安排好了退路以后也消失不见了。琉副书记本意也不是想要这两个人的命,经了这事也深受打击,便随着鲨书记一道退出了这一行,其余各个副书记、干部也差不多各谋他路,名盛一时的鲨家帮便这么无痕无迹地在上海走到了结局,唯一留下的,恐怕也就只有这么一篇我从各路消息里拼凑出来的,真假参半的小故事罢了。

评分

参与人数 5战斗力 +5 收起 理由
9ray6 + 1 好评加鹅
einsoph + 1 好评加鹅
雨季莫忧愁 + 1
奥秘鞋 + 1 思路广
links8018 + 1 好评加鹅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4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光八卦人 发表于 2020-7-4 20:55
怪文书楼难产,b宗又无新瓜,维阿多半是亡了吧

好奶啊兄弟,这就被你奶出了篇高质量怪文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6 01: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tar_platinum 于 2020-7-6 01:34 编辑

引用自憧憬鲨坛友,楼里不少篇憧憬鲨的怪文书了,真的强
“各位旅客大家好,本次列车是G1736号列车,由上海虹桥开往武汉……”
      他坐在不算舒适的动车座椅上,看着窗外的站台开始缓缓向后滑移,人与物渐渐糊作一团,拉扯成或明或暗的色带。
     “我这边发车了。”
     “嗯。”
     对话框里那位红头发的彩虹大前辈笑得一脸灿烂,对话框外的他也像那位大前辈一样陷入了不知如何开口的窘境。
    他又能说什么呢?下次再见?听起来未免也太客套了一些。何况他们都知道不太可能再见,至少不是以此时此刻的身份再见。他甚至不愿意再给自己重复什么“人力有时而穷”的屁话,成年人的生活有个把不如意的时候可太正常了。
      “可惜艾因他们没来。”他还是发了个可爱兔兔的遗憾表情,可爱兔兔总是好的。
      “是啊,都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机会一起聚一下。”
      他们交流过彼此的想法,在那间两层的小民宿里,就他们两个人。无论放在哪种文学里面,这都是极旖旎极接近的距离,然而他们交流的内容却像是横陈在水星与太阳间的最后那四千六百万公里真空。毕业在这个圈子里总是意味着泪水、不舍和遗憾,然而对于当事人来说却未尝不是个解脱。他当然能理解对方的想法,正如他也作出了同样的决定。他们毕竟不是无拘无束的浮萍。
      他总是和观众说一期一会,但真的轮到自己了却只希望能一会一期。然而后者总是比前者要难上万倍的。——他甚至没办法复刻一场经典的青春恋爱片里的必备烟火。
      “我还是觉得那个史迪奇大前辈是真的值得所有B人学习。”
      “车上信号不好,我关网了。”
      “现在想起那一顿外卖没有凑到满减我还是好恨啊,呃啊。”
      “关网了关网了”(网络错误,请重试)
      他收起手机,闭眼靠在椅背上。
      窗外的万物逐渐暗沉进夜色里,远处天边隐隐约约浮现出一点点乌云。上海以后还会下雨,但那已经与他无关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7 16: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搬运怪文书,作者:松冈神

《风铃》
“是吗?恭喜你。”光一的声音平淡,个中情绪流露的不着痕迹。
“婚礼,你来吗?”一果沉默良久,轻声问道。
“我就不去了吧,大家大多是熟人,免得节外生枝,婚礼都准备好了,也不必在此费时间了,新娘子,要有个新娘子的样子。”
一果低下头,眼睫略微湿润,转过头去:“人生有梦,各自精彩吧。”
风铃摇摆,声音很好听,好听的让人想哭。
“光一哥哥,你喝点什么?”一果兴致勃勃的拉着光一的手走进了咖啡馆,风铃清脆的响起。
光一面露难色:“我不太懂这些诶,你来点吧?”
“好吧,我想想啊,好嘞。”一果自言自语道。
“服务员小姐姐!一杯美式多糖,已被无糖拿铁,外加一块黑森林蛋糕谢谢。”
不一会儿,咖啡就都配齐了。
“尝尝?”一果把美式递给光一,光一喝了一口便一脸扭曲。
“这也太甜了!”常年喜欢喝茶的他实在无法接受如此甜的饮品,事实上,他更喜欢苦一点的东西。
“好吧,你喝这杯。”一果假装无奈的把嘴边的拿铁递给光一,一脸的羞怯。
“你说,店里的风铃如果仅仅是为了提醒店员客人来了,那不是只要是个能出声的东西就行吗?”一果咬了咬吸管,不解地说,“为什么要叫风铃呢?”
“你呀,又在想那些没什么用的事情了,人店家愿意用不就行了?”光一无奈的笑了笑,自己面前的这位女孩,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奇思妙想,不过就是没什么用罢了。
“要是我开店,我就把你的声音录下来。”一果狡黠的笑了起来,“每个客人来的时候就响起一声‘正人君子不请自来了’那该多有意思。”
“你可饶了我吧,话说为什么是这句话啊!”光一没好气的吐槽道。
风铃摇摆,声音很好听,好听的让人想哭。
风铃在转,泪珠在转,咖啡的拉花也在转。
生活的齿轮也在转,不过这枚齿轮不太好使,总是转着转着就折了……
“下面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司仪的声音响起,一切都尘埃落定……
?!
大门在转,宾客在转,宴席的桌子也在转。
“正人君子不请自来了。”光一满头冷汗,面色略微发白,不知使出了多少勇气。
“中单光一,你真是我的英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7 18: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几天有点忙……总之助你结婚快乐!”

   “。。嗯!”

  男人默默地退出了微信,没有像以往一样发些可爱兔兔的表情包。

  过几天就是女孩的新婚宴会了,她邀请了一些关系要好的同事们参加。

  他撒了个小谎,拒绝这个请帖。

  以往的种种经历,让他习惯性地不让自己处于力不从心的境地。

  虽然许多观众只把这当成他化身懒狗的借口罢了。。。。

  而那个女孩的婚礼现场,正是他最无法身处其中的场景。

  女孩幸福地笑容会变成射穿他心脏的子弹。

  他虚假的祝福也只是挥向自己脖颈的弯刀。

  力不从心,感情深藏,无法发泄,自我崩溃。

  在那里哭出来对所有人都是很尴尬的局面吧?

  所以这是善意的谎言,对所有人都好的谎言。

  不过他也不是对此毫无了解,哪怕明知会伤害到自己,人的好奇心总是让其变得愚蠢。

  微博上有女孩晒出来的合照。

  她挽起了头发,变得有些不像以往的端庄秀丽。

  唇上的痣也已经点掉了,不用每次拍照时都为P掉它而烦恼了。

  而旁边那个搂着她肩膀的男人,很阳光帅气,听说是上海本地人,唱歌还好听不会跟伴奏打起来。。。

  女孩笑得很甜。

  她的世界经常深处黑夜,下着暴雨,现在终于雨过天晴,升上了朝阳。

  现在的莓果拥抱了真正的阳光与晴空,那掺杂着小雨的虚假莹光也自觉退场了。

  男人喉咙动了动,没有说话。

  桌面上的DoTa2还在运行着,但他却没有了开始对局的心情。

  这个可以称作他人生一部分的游戏染上了太多那个女孩的记忆,已经无法带给他最纯粹的快乐了。

  一开始的教学,一起玩的水友赛,一起解说的星沙杯……

  她获胜时的笑声,她被自己的严厉要求下的委屈,以及在他心情不好的那天,为了让他开心,女孩默默在电脑面前,等着工作结束的他一起来局快乐的死亡随机……

  沉默了许久,男人关掉了游戏,并卸载了这个“人生”。

  大学时,曾因为一段感情,他开始了DOTA的生涯。

  现在,因为另一段感情,他选择放弃了这个游戏。

  “唔~!”

  伸了个懒腰,人生中的拼图突然少了几块,莫名的空虚感涌上了心头。

  “总之……想想办法让自己没有说谎吧。”

  男人打开了亲戚们以前发他的微信名牌,那是他们介绍的相亲对象,不过曾经抱有某种期待与念想的他连看都没看一眼。

  ‘申请添加朋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7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果ichigo的消失》

“中单光一你就不能夸夸我吗?”
“我夸你了呀,我不是说你像狗一样忠诚、勇敢、好吃。”
“哼,中单光一,我再也不和你联动了,你爬吧。”
“哎,一果今天的自走棋比赛呢,在还是新手的情况下...”

铃铃铃——一阵**打破了这个白发男子的梦境,让他不禁有些反感,他开始摸摸手机在哪里,准备把闹钟关闭,想继续那个梦境。可是不论他怎么摸索,手机都不在旁边,这个男人没有办法,只能强忍着睡意睁开眼睛,起床把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拿起来关闭。
“哎,我的iPhoneX呢?”白发男子自言自语道,明明桌子上应该得有两个手机,这个时候却只有剩下一个他自己私人用的手机,工作用的iphone已经不见踪影。他开始寻找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但是却依旧没有寻找到iPhone的身影。
“哎,算了,晚上再来找吧,该去上班了。”这个男人拿起公文包,前去上班。在他上班摸鱼期间,正好在网上看到可爱的猫猫图片,考虑到心爱的橙发女孩正喜欢这个,他正准备把图片通过QQ发给她的时候,突然发现QQ置顶页面并没有一果的名字。
“唉,我什么时候把她的置顶给取消了。”说罢,他QQ搜索“一果”,发现也并没有她的名字。“这个家伙,不会把我删了吧,我昨天晚上惹她生气了吗”。接着他打开微信,也没有“一果”的身影。这时候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翻开通讯录,先给她打电话,可是通讯录上,依旧没有“一果”这个名字。
一果,消失了。
准确来说,是一果这个人在他的手机里面消失了,丝毫不见任何踪影,不论是QQ,微信,还是电话,他尝试了所有能找到的通信方式,都没有了这个人的踪影,仿佛一果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他继续查看自己QQ,不仅发现“一果”没了,整个VR的同事、工作群,也不存在了,仿佛他从未参加过VR这个企划一般。
他打开百度,搜索VirtuaReal,弹出来的却只有“您要搜索的是不是Virtual Reality?”
“这一切,都是我在做梦吗?我成为虚拟主播的这件事情,难道只是南柯一梦罢了?”但是他还不想承认这个当下的现实,他拨通了自己母亲的电话,问她:“妈,你知道我之前跟你介绍的同事一果吗?”
“什么一果,我怎么没有印象。”
“没事了,您去忙吧”他挂断了电话,瘫坐在椅子上。

一果,真的消失了。
又或者说,根本没有一果这个人,没有VR这个企划,什么战斗方块联动,雪山狼人的反省会,恋爱相谈联动,统统不曾发生过。甚至两个人一起逛过的杨浦区,两个人一起吃过的独角兽冰淇淋,两个人一起去的迪士尼,都只是存在于他梦中的点点滴滴,那些美好的,本应该珍惜的回忆,只是南柯一梦罢了。
“那这梦,还真漫长呢,整整一年多的梦,就能浓缩在一天晚上。”他自嘲到,“不过,或许如庄子所说那样,现在才是梦也不一定,也许我今晚睡着之后,又能回到能和她相处的日子呢?”
“也许,还可以再试一下。”

搭上了前去上海的飞机的他,心里略有不安,为了确认这个虚无缥缈但是又美好的梦,特意飞趟上海去确认真的值得吗,可是已经由不得他退缩了,飞机已经起飞,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踏上了上海的土地,一切是那么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这片土地和他梦中的上海,那些熟悉的建筑,确实和梦中的上海差不多,但是陌生的是,真的去仔细观察,似乎存在很多东西与梦里的上海不一样,或者说,梦中的关于上海的很多细节,其实是模糊的。“这就是梦的醍醐味吗,可是为什么我和她的记忆,却又是那么清晰,我依旧能回想其很多细节,记得我给她唱的水星记,记得我带她一起玩的dota,甚至还能回想起面试现场时,正好在都在外面等待的我们。”
他坐上了公交,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他在梦中曾经送过多次回家,现在这里的场景依旧和梦中的一模一样。“如果是梦,那未免也太真了。但是如果我真的上去找到了她,她会不会认识我呢,要是她不认识我,我是不是要被当成跟踪狂。不对,如果真的是梦,是不是她甚至都不会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呢,可能因为我小时候来过上海,才会对这些地方如此的熟悉吧。”
正当他纠结之时,一位熟悉的女孩从他身边经过,橙发,戴着草莓墨镜,脖子上还有项链,一切都是和梦中的那位橙发女孩一模一样,“这么说,她是真实存在的,那么她,会不会认识我呢,还是说,我和她是形同陌路。”纠结于此的他,却无法把话说出来,眼看着橙发女孩就要从他面前离开,他用尽自己的立即,努力的还是喊了出来:“一...”喊出这个一后,后面的果字却无法蹦出来,他退缩了。
可是这份呐喊女孩还是听到了,她回头看着这个白发男子,说道:“你刚刚在喊我吗?有什么事吗?”
“没事,我喊的不是你。”虽然他很想与她相认,但是看来这橙发女孩对他并没有印象,这一切终究只是梦,虽然他想去回到梦中的美好,但是梦究竟还是梦,不如就让她留在梦中,不要因为现实打破了梦的美好。
铃铃铃,一阵电话响来,他拿起手机。
“光一啊,上次我不是说我要跳槽了吗,我跟你说个事...”
...
他意识到了什么,看了看手机的日历。
“原来我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个。”

面试的会场中,正在排队的有好几个人,其中,橙发女孩和白发男子也在其中等待着。
橙发女孩发现了这个上次在她家附近的白发男子,有些惊讶,上前去问道:“你好,我叫一果,我是来面试的,我上次是不是在我家门口见过你,真巧你也是来面试成为虚拟主播的吗?”
“是啊,我也是来面试的,不过这应该不是巧合。”
橙发女孩并没有听懂白发男子的意思,不过她没放在心上。
“那么,我们一起加油吧。”,白发男子微笑着对她说道。
“好啊,那我们一起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8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她在为结婚搬家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了这封曾经的信。
这封信被放在了衣柜深处的纸箱里。纸箱盖着盖子,盖子用透明胶带粘着,胶带上写着以前的东西(这是很多年前她自己写的),这勾起了她的兴趣,于是     她打开了纸箱。里面放着的,是从小学到那天为止的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
     她将这些充满回忆的东西取在手中端详,有了一种预感。说不定能找到那封信呢。在看到散落在箱子底部的VR纪念胸章的时候,她回忆了起来。对啊,那封信应该是和那个东西放在一起了。她又翻找了一会,掏出了一张被相框装起来的相片,那是那一年和他一起在迪士尼乐园拍的,相片里的他和她都十分开心的笑着,她很喜欢,一直保留着。
     她凝视着相片很久很久,最后把相框打开,从里面拿出来一封信,这是她写给那个男人的信,也是她写的第一封情书。
     几年前,在直播生涯的最后一天,她本想把这封信就给他的,但是直到最后都没能交给他。在沉重的现实面前,他和她都没有任性的权利。正如他经常说的那句“想想办法”一样,时间最终给出了它的答案,他和她并不能在一起。
  “我当时是真心喜欢他的呢,我的英雄。”,她想。
     在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和他接吻了。整个世界都仿佛在接吻后发生了改变,她开始不再害怕,但是在吻别之后,现实的焦虑和冰冷又无可奈何地袭来。最后在转弯的十字路口,她和他道了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这一切简直就像昨天发生的事一样,是的,真的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她这样回忆道。但是左手无名指上戴着镶有小钻石的戒指,沉默的说明了时间已经过去五年了。
     那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一个很久以前的梦。
     梦里的她还是曾经那个一果,他还是曾经那个光一,在名为virtualreal的幻想里,进行着平淡且幸福的日常,仿佛不曾改变过。





这是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空气中还带着正午刚过的气息。
他漫无目的地行走在上海的街道上,一边走着,一边打量着这座城市。眼前的一切让他觉得熟悉又陌生,但是又说不出变化在哪里。
他已经有整整五年没有来到过这个城市了,既没有来这里的必要,也没有来这里的理由。自从管人毕业之后,他便断绝了和这座城市的一切联系,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了她的来信和婚帖,她要结婚了。
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心情,最终他没有去参加她的婚礼,只是通过旁敲侧击,从别人那里得知新郎品行还算优良,居住在上海,有车有房。“她应该不再需要我去担心了吧”,中单光一这么想着,便撕掉了手上的婚贴。
一果结婚的那天晚上,他久违的喝了个大醉。
几天后,他定了一张去上海的车票,他想去那走走。

上海下午两点的太阳实在是太过刺眼,他只能眯着眼睛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走过斑马线。这时候眼前有一位女性走了过来,她白色的凉鞋踩踏在混凝土地面发出好听的清脆响声。虽然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但是擦肩而过时那熟悉的香味让中单光一倍感亲切。
是她吗?中单光一不敢肯定。
他继续向前走着,如果现在回头的话那人一定也会回头,他强烈地拥有这种想法。虽然没有根据,却充满了自信。
于是,在完全走过斑马线之后,他缓缓转身,望向对面。她也缓缓转了过来,就在她的脸庞快要转过来的时候,一辆货车挡在了二人中间,随后便是一辆辆汽车紧随其后。绿灯了。
他想,她应该还在那里吧。
不过在不在都无所谓。如果她就是那个人的话,这已经算是个相当的奇迹了。
如同释怀般的摇了摇头,中单光一转回了身子。
该继续向前走了,他在心里作出决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上海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962110 反电信诈骗|举报电话 021-62035905|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5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909号 )

GMT+8, 2020-7-16 09:33 , Processed in 0.04065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