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92|回复: 4

[文化] 转贴:饭圈文化的哲学省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15 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饭圈文化的哲学省思

光明日报 谢廷玉 张瀚文 04-27 13:36:30

(1)不被允许的“姨妈”

3月31日,新浪微博的文学博主“亚非文学 bot”发布退博声明。2 月底某男星粉丝举报AO3平台事件引发的舆论海啸裹挟了众多非传统饭圈的网络群体,被网络舆论戏称为“227 大团结”,余波未止,而此次退出微博的亚非文学 bot 与后续为声援也退博的中东欧诗歌bot则再一次将该粉丝群体推向风口浪尖。亚非文学 bot 为十几位小语种文学的学生运营,整理并翻译了大量文学作品和相关研究,尽管此前确实曾动过退博的念头,但导火索依然是粉丝的攻击。

退博数日前,bot曾转发了含该男星“泥塑黑称”的账号投稿一一“赞姨娇俏bot'ーー并在其粉丝质问后“违规”地回敬了一句人格化的嘲讽,“天呐,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失去了您的关注实在是太让我心痛了,”点燃了粉丝们的怒火,对bot进行辱骂与人肉威胁。

“泥塑”是饭圈文化中的一种特殊现象,广义上的“泥塑”指放大女艺人的男性气质或反之,而狭义的也是更为粉丝群体所默认的“泥塑”指女化。因为跨性别的处理,泥塑的支持者往往热衷于鼓吹泥塑体现了先进的女权主义思想,以及更高级的足以欣赏“矛盾美学”的审美品味,通过泥塑,这些粉丝们建构起了“先锋者”的自我形象,泥塑此时成为一种暗含优越性的文化资本,泥塑得越彻底、越夸张意味着越具有智识上的优越。尽管泥塑粉倡导性别价值多元、美学表达多元,但对泥塑对象的普遍口味和要求还是“年轻的美女”,因为“漂亮”才有资格当“女的”,不是任何人都配被泥塑。当不同饭圈的泥塑粉发生矛盾时,对对方的攻击离不开对其偶像的侮辱,对偶像的攻击时常从外貌开始,即剥夺他成为“美女”的权利。

“赞姨”不仅是对自己以俊朗外貌闻名的偶像进行泥塑,而且是“调侃”甚至“侮辱”意味的泥塑,为其粉丝所不能容忍。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福柯在《疯癫与文明》《规训与惩罚》等著作中提出“凝视理论”,将“凝视”解读为一种权力关系,其中凝视者为主体,被凝视者则是被压抑的客体。1975 年女性主义电影评论家 Laura Mulvey 由此发展,提出男性凝视(male gaze)的概念,女性作为被观看的对象受制于男性的审美和背后强大的男权势力。泥塑文本中常见的“女儿”“姐姐”甚至是“小妈”都是梦幻的、浪漫主义的,这些女性与现实的牵绊无关而仅仅是幻想的造物,相比之下,“姨化”所指涉的“姨母”“大妈”这样容貌衰老且让人联想到琐碎的日常生活的女性,显然为泥塑所不容,“姨”的出现无情击破了粉丝的梦境

与少女审美相伴相生的是女性普遍对外貌与年龄的焦虑,这种焦虑也渗透进了自诩先进的泥塑之中。从这一角度来说,泥塑和造梦**的玛丽苏极为密切。我们很难看到有粉丝会去泥塑一个年长的男演员,也几乎不会在泥塑文本中看到“奶奶”“外婆”这样的主角,在“美女”的世界里,这些年长的不再能取悦男性性欲的女性是不仅被静音的对象,还是需要被反驳和驱逐的污名。

然而在泥塑的矛盾心态背后,是什么支撑起粉丝对其他群体与个人不断的侵犯和攻讦,在他们自诩正义和苦情的内部叙事之后,其狂热心态和扩张举动之下的核心逻辑为何,依然是我们要关心的问题。

(2)双向造神:“我和他/她都知道,但是,但是”

粉丝们的狂热或许可以在他们塑造的明星形象中找到答案。许多粉丝群体都热衷于将自家爱豆想象成“美强惨”。一方面,他颜值不凡,才华出众;但另一方面,如此优秀的爱豆又处在一个被资本和恶意包围的”无情世界”之中:被资本方摆布,被经纪人操弄,更常被其他的群体中伤。由此,明星的形象酷似宗教叙事中的受难者——德行崇高,并无罪过,却在污浊的尘世中受尽苦难。

而粉丝们往往以追随受难者的殉道者自居。在明星面前,他们自觉渺小,“在现实中,我都不配给这样的美人花钱”是他们常挂嘴边的口头禅。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扮演“无情世界的感情”,帮助爱豆在残酷的商业逻辑下取得成功。当下的粉丝们极少对文化工业的压迫与收编懵然不知,大颇为矛盾的是,他们利用这份清醒加剧了自己的沉沦,而这正是殉道的意义所在——纵然清楚商业资本掌控的无情世界将吞噬普通的消费者粉丝,粉丝们仍愿飞蛾扑火,为爱豆付出自己满溢的情感,更不吝惜自己的金钱,自我感动于殉道者的意象。

这种“受难者”和“殉道者”的叙事之所以在如今的粉丝心理中大行其道,年轻一代原子化的,孤独的生活状态是不可忽视的因素。在精神分析理论中,个人的孤独、渺小一直是一个重要的主题。按照精神分析的理论,在人的成长过程中存在一个所谓的“俄狄浦斯时刻”。在俄狄浦斯时刻前的口腔期,当一个孩子最初吮吸母亲的**时,他感到自己的全部欲望(吮吸)都能得到外界的回应和满足。然而,在成长的过程中,他们终将发现外界是一个“异己”的存在,并非所有的欲望都可以被满足,相反,有时尽管不愿,但欲望必须服从于外界的规则。由此,“孤独”和“无力”的感受一直伴随孩子的成长,这种孤独包括而不仅仅是人际关系意义上的孤独,更是外在世界带来的异己感和面对异己世界的无力感。

而今天,作为追星主要群体的年轻一代比他们的长辈更加孤独。中年人或许已有了家庭,拥有稳定的人际关系。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街坊、亲戚、邻里的关系也更为深厚,进而多少缓解了外部世界的“异己”感受。但对于“原子化”的年轻一代来说,追星往往成为了令这种“孤独感”爆发的窗口。

因此,“受难者”和“殉道者”的叙事就成为了孤独感投射的结果。粉丝们之所以认为爱豆身处“无情世界”,是因为他们自己就被异己感和无力感环绕。而当他们看到自己的投入使爱豆一步步在无情世界中杀出一条血路时,他们感到自己的欲望得到了满足,努力得到了回应,异己感和无力感被消解,这也就成为了粉丝们自豪感和成就感的重要来源。而当粉丝们痴迷于这样的自豪感,将“殉道者”的叙事当作了超越孤独和异己感的良方,追星过程中的狂热也就不难被理解。


在追星实践中,“受难”-“殉道”叙事带来的狂热在很多情况下都体现为对消费主义的热情。要帮助自己的爱豆在“无情世界”中突破重围,最直接的方法就是通过支持他所代言的商品来为他赢得 “顶级流量”的身份。这一身份不仅意味着诸多现实的利好,更意味着殉道者们成功完成了自己追随受难者的使命。

除此之外,鲍德里亚早已指出,在当今社会,消费的目的很大程度上已不再是商品带来的使用价值,而是作为“符号”的商品——它标定了个人的身份与认同。因此,支持自家爱豆带货,并让自己的购买行为为超话中的其他同道所知,粉丝们方能确证自己“忠实粉丝”的身份,进而享受属于受难者的自豪和成就感。

(3)焦虑的迁徙:从消费到安利

相比其他符号性的消费,明星消费更显得“没完没了”,粉丝们往往不知疲倦地为自己的爱豆持续投入。这是因为“顶级流量”的身份富于不确定性:“顶流”的头衔永远基于和其他明星的比较,充满竞争和较量。而且只要竞争还在继续,头衔的归属就时刻可能改变。

因此,每一次“明星带货”都是一场充满了不确定的考验。粉丝们每小时都会统计自家爱豆的带货数量,以便确定他体现出了与“顶级流量”相称的带货能力。然而,一次统计最多只能证明在当次统计之前,爱豆保住了顶级流量的地位,未来瞬息万变,这一头衔可以维持多久难以预料。换言之,“顶级流量”的身份只能从过去中得到确认,却不得不面对来自未来的挑战——这种时间上的错置带来了不可能被消除的不确定性。由此,消费成为了齐格蒙特·鲍曼所说的驱魔仪式,成为了粉丝们缓解焦虑的救命稻草。

作为驱魔仪式,消费的功用在于舒缓不确定性带来的焦虑感。并且无论最后的结果怎样,消费的效果都无法被否定:如果销量巨大,那么“我”便成为了消费大军中的一员,如果销量不够理想,在痛苦之余“我”也能以自己已经尽力来自我安慰。简言之,在充满了不确定性的争夺“顶级流量”的残酷游戏中,不断的“消费”是最能有效应对一切焦虑的驱魔手段。

正因为饭圈要求粉丝们不断地进行消费和投入,为自己的爱豆确立顶流身份。由此,不断吸收新的粉丝,获得新的购买力,就成为了亟欲帮助爱豆维持顶流头衔的粉丝们的必然选择。

在饭圈中,旨在赢得新粉丝的“安利”极为重要。甚至有人喊出了“安利是合格粉丝的终生事业”这样的口号。在消费主义的规训下,原本“自娱自乐”的理想已经从根本上不再可能,一旦为自家爱豆赢得“顶级流量”身份的欲望出现在饭圈之中,饭圈的扩张和话语的传播就已成必然。

而在吸收新血的同时,对流量和商业价值的追逐让粉丝们对一些在他们看来“损害明星商业价值的行为”发起了征讨。一个十分典型的例子就是饭圈对于“泥塑”的态度。泥塑在饭圈遭到抵制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将男爱豆女化的“泥塑”行为破坏了爱豆的“苏感”(对女性群体的吸引力),进而影响爱豆商业价值。由此,基于商业价值和“顶级流量”的身份,消费主义为粉丝们划定了敌我界限。

因此,自我身份建构的需求和多方面推动的饭圈滥化使饭圈不断干涉或吞并其他意识形态,演变为一个凶悍的且组织性极强的机器。至于其未来可能的走向,和在更大的领域可能产生的社会影响,都不可被小觑。征讨和扩张,这几乎是饭圈自诞生就已注定的轨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5 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上事件,均由去年下半年爆红的艺人肖战的粉丝群体引发。针对这一娱乐圈集体躁动行为的升级版,南方+ 这次邀请了三位心理学的专家,将分别从“资本能否造星?资本造星的特点是什么?”“怎样特质的艺人最容易激发粉丝的集体狂欢”“理智OR疯狂的自我审视”“家长和孩子之间关于偶像话题的探讨该如何展开”等话题入手,分上下两篇进行深度剖析。

【背景】

肖战的粉丝最近为他打造了一项“壮举”——他于4月25日凌晨发行的单曲《光点》,作为一首售价3元的电子单曲,在93小时35分钟后突破了1亿元的销售额。

【娱眼圆桌会】

晴子:“资本造星”是现在娱乐圈非常耳熟能详的一句话,到底资本能不能,或者说是通过何种手段,能够诱导、迎合、改变一个人的审美?“资本造星”的模式有哪些?

翠红:从人的发展、成熟过程来说,未成年人生理上处于成长发育期,与之相对应,心理上处于发现和找到自我的阶段,也就是说,很多人没有形成一个坚实、稳定的核心自我。这个探索阶段中,青春期的少男少女需要向外寻找家庭乃至学校之外的偶像,通过认同他们的行为,成长为他们想要的样子。既有寻找偶像的需要而自我立场又不是那么坚定,所以他们的行为容易受到社会潮流的影响,这是资本利用的突破口。

心理学、经济学、管理学领域都有一个共通的术语叫做羊群效应,也就是从众心理。羊群的行为不是理性思考的结果,头羊动起来,羊群不假思索跟着就跑了。人在缺乏理性思考时容易盲从跟风,而未成年人由于身心没有成熟,更容易受到同侪压力(peer pressure)影响。当资本通过舆论塑造出偶像,把偶像打扮成“不粉他你就out了”的时候,响应的粉丝就有面临变成羊群一员的危险。接着粉头再进一步偷换概念,把爱偶像等同于要砸锅卖铁为他消费,买数字单曲100张起跳,羊群遂转变成韭菜,被资本连根拔起。

莉莉:资本对于娱乐行业的诉求和投资在任何行业都一样——尽量高的收益和尽量快的回本周期。

我们回首看看,20年前、10年前,豆瓣最热门华语歌手,周杰伦、孙燕姿、王菲、林俊杰,回想你们喜欢上他们的过程,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更多是通过理智的考量,肯定了这个人的艺术价值和个人品德,慢慢形成一种感情。这种情感是理智的,是有底线。这样成长起来的艺人,就像周杰伦等等,他会拥有很多长期陪伴的粉丝,但他发歌,粉丝就会花三五块去买,但很少人会毫无理性,狂砸钱买同一首数字歌曲。

从资本的角度考虑,打造这样的一个明星周期太长,而且一个理智的粉丝是不可能疯狂、无底线地花钱的,那如果要达成1亿销售额,那真的是需要庞大的粉丝基础。

所以从资本的角度考虑,要快速变现回本,更适合的方式是放弃艺人通过艺术价值吸引粉丝的这个漫长的步骤,直接推出一些成为能够击中粉丝心理需求点的艺人,一旦打开了这个心理需求点,粉丝就会进入一种偏执甚至是疯狂的状态,什么才华、理智等等都可以抛开。

在娱乐圈有一句话“虐粉就是固粉”,是资本回收投资的前缀。但这种所谓“虐粉”的做法是非常短视的。第一,完全牺牲了一个艺人的艺术价值,他变成了粉丝满足心理需求的一个工具。第二,丢失了理智的粉丝和路人的好感,留下的只是那些因为情感需求而砸钱的人。这种通过心理刺激造成的集体狂欢式氛围,毕竟是一个虚幻的梦境,粉丝终究会醒悟过来,回首发现并没有留下任何艺术享受,甚至产生懊悔、自责等情绪。这实际上毁掉了艺人的前途和艺术生命。

晴子:在讨论到“资本造星”更多的是迎合受众心理诉求,其实在很多艺人的粉丝群体中,都会有一句话“他只有我们了”。这种观念的输出,是迎合了粉丝怎样的心理诉求?而这种观念为什么特别能打动肖战粉丝?

莉莉:“这个人除了我,他什么都没有了”这样的偏执幻想,在来做心理治疗的人里面其实挺常见的,它有很多名字,有人说这是一种“依赖共生”关系。例如拥有不良嗜好的人的亲属,反复来咨询却不见成效。后来我们会逐渐发现,这里面有部分人,他们其实一直是在“我帮助我的亲人,我在拯救我的亲人,他只有我了”这件事上获得自身价值认同。一旦对方真的戒除不良嗜好,被拯救了,他们反而会陷入失落和低价值感之中。

有理论认为上述心态的产生,反映了一种在母婴关系中出现的“全能自恋”的需求。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是离开了谁就活不下去的。只有婴儿会觉得,如果我失去了母亲,就等于失去了全世界。但这个感受,如果一个人在“口欲期”(六个月到两岁)被照顾的比较好,就会从这个阶段“毕业”,逐渐成为一个明白世界上没有了谁,自己都能活下去的成年人。

但一个人在这个期间,如果没有得到精心的照顾,在心理上,他就会有一部分停滞在“口欲期”。这种停滞会导致两种倾向,一是在成年后,还是潜意识扮演婴儿的角色,寻找一个完美母亲来照顾自己。一种更好的办法是,去扮演一个全能的母亲,去为自己心灵上那个六个月大的婴儿遮风挡雨甚至对抗世界,满足自己曾经未能得到满足的自恋需求。这就是“哥哥只有我了,我要为他付出一切”的心态的根源。

就像在上一个问题中说到的,资本要快速变现,他们要推出的是击中部分人心理需求痛点的一个艺人。而肖战,是一个被资本寻觅到的“完美婴儿”的替代品。“无脑无思想无力量”的感觉是“完美婴儿”的必要条件之一,不然当一个人还陷入在全能母亲的角色扮演中,而“婴儿”突然表达自己的看法,甚至不愿意受控制,不就很让人出戏吗?


晴子:从我们业界媒体的观察角度看来,肖战确实具有的特殊性:第一,在他向外界展示的从造型到自己愿意分享的日常细节上,并不体现力量感,不散发成年人的荷尔蒙。第二,在最近半年的采访和一些重要场合的发言中,他所说的可以理解为“场面话”,并不真正展示自己的思维和系统的逻辑,不表达、不表态是外界对他最大的诟病。第三,他对于粉丝强加自己身上的剧本并不驳斥,显示出一种空白的接纳。

我们也采访和接触过很多艺人,按照莉莉你之前分析的,“完美婴儿”最重要就是不能让“全能母亲”这个角色出戏。我倒是想起几个特别让粉丝出戏的例子:

例如有艺人被问到,最想对粉丝说什么?TA说“少管我”;有艺人被问对那些想嫁给自己的粉丝说什么?他说“不要想嫁给我,这毫无意义”。还有艺人遇到粉丝对自己喊“XXX,妈妈爱你”,毫不客气地回怼,“我妈在国外呢”。这样想来,真是让人一秒出戏。

莉莉:如果他们的粉丝是在寻找“完美婴儿”替代品的心理补偿,很可能因为这种回应而脱粉。所以,当社会舆论普遍谴责肖战“偶像失声”的时候,恰恰是更为完善了他“完美婴儿”的角色塑造。越是早期母婴关系受损的人,越会容易沉迷和偶像虚拟互动中,达成这种母亲和婴儿的角色扮演,对这种绝对的互相依赖感上瘾,欲罢不能。

翠红:“除了我,他什么都没有了”,这句话背后的意思是唯我独尊——我是这世界上唯一能令我偶像具有价值、存在价值和意义的人。和这个观念伴随而来的还有一个行为——决不允许任何人说偶像半个不字。哪怕是善意的批评,粉丝们在疯狂刷社交媒体时搜到了,也必然要召集一群打手进行围攻。

唯我独尊和需要人不断表扬是自恋人格两个典型的特征,沉浸在自恋幻觉里会认为自己是世界上神一样的存在,拥有最高价值且是唯一能给予他人价值的存在。同时他们把世界(偶像)看成是自己的延伸部分:你们(指其他人)要不断地表扬我维持我“独尊”的幻觉,否则泡泡被戳破,“我”就瞬间陷入自恋暴怒,要对你们进行攻击。

正常情况下,青少年的偶像对象是以“强”为特征,才艺强、人品好,等等,因为寻找偶像的目的是作为榜样学习。“除了我,他什么都没有了”,它不是一种健康向上的偶像崇拜——想让自己变得更加成熟、强大,而更多的是把自恋投射到偶像身上——“我一无所有,只有你”,独一无二的痛苦也是唯我独尊。

晴子:其实粉圈从来不缺这种喜欢充当“完美母亲”的粉丝,但这次我们更关注的是引发的大规模网络暴力,更多的是源于“受害者情结”的心态。为什么一个靠一部电视剧登上顶流位置的男艺人的粉丝,会觉得他是一个“受害者”,进而产生为他战斗的激进心态?

莉莉: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我一直很感兴趣观察的一个现象,心理学界也有研究,叫做“受害者情结”,或者“受害者思维”。在心理治疗里面,通常这是一个工作重点,因为如果来访者一直关注点放在自己如何如何受害了,而没有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负起责任的话,那么是非常难有成长和进步的。

如果说一个粉丝,他单纯是没有度过“口欲期”的成长障碍,那他的表现应该只是说像上述那样“拼命保护偶像,为偶像花钱”,在重演一段母婴关系。但我们这次还看到部分的粉丝,是去寻找和肖战相关的人或者合作方,不断审视他们在这件事上的态度,一旦对方没有按照自己内心希望的方式做事,就开始疯狂谩骂,通过这样,一次又一次地强化“肖战很可怜”“全世界都在欺负肖战”的受害者思维。

晴子:说到在寻找证据不断证明自己的“受害者情结”部分,最近确实很多营销号会透露肖战可能在对接某些工作,但随后工作落空了。他的粉丝很多都坚信这是舆论压力对他的伤害,你觉得这背后是有资本和舆论的运作吗?

莉莉:我很难说这些放出来的“希望”是真是假,是不是资本方刻意透露的。但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在这种反复的“希望”和“失望”的折磨中,有受害者情结的人寻找到了更多自己想看到的证据:肖战,或者说,那个承受了自己心理投射的肖战,正在遭受不公平的待遇。如果这个人曾经在校园、职场上也承受过一些不公平待遇,但是没有机会为自己争取权益,把这些委屈压抑进了潜意识,那为肖战去谩骂这些工作的主办方,或者说那些让肖战失去工作机会的“假想敌”,其实也是为过去受过委屈的自己发声。

所以,有“受害者情结”的粉丝,其实可能是把自己潜意识中不愿意承认的受害者情结,投射在了偶像身上。在这批人心目中,肖战扮演的是“完美受害者”的替代角色。而且可怕的是,当粉丝把自己和肖战一起捆绑为“受害者”之后,越是来自各方不赞同的声音,越是像“营养剂”一样滋养他们的信念,使得他们越来越坚信肖战是受害者,坚信自己必须反击。这才是网络暴力越演越激烈的关键。


【结语】

不要看到心理补偿中的“完美母婴关系”“受害者情结”等词,就和心理疾病挂上钩,每个人或多或少在成长中总会受到挫折和伤害,而这些情绪有时候就是会以不同的渠道和形式宣泄出去,关键是如何把握适当的度。

这篇文章希望能传递给大家的信息是,当我过于激动地爱一个人或者恨一个人的时候,我到底在弥补什么或者宣泄什么?不找到真正情绪的痛点,可能你为追一个明星追到倾家荡产,都还是无法弥补“口欲期”的缺陷,又或者把一个想象中的坏人骂了一百次,也没办法摆脱曾经被不公平对待的阴影。

当然,更重要的是,我们看到这次大型的网络舆论风暴背后,还有非常可怕的思想:当我们人数足够多,我们就能“消灭不喜欢的事物”;当我们聚集的资金足够多,就能改变外界对一个人或事物的看法。这样的想法,既天真、不切实际,也会对社会风气造成负面影响。

最后把何炅老师的一段经典话语送给大家:“你的偶像他要自己努力的,他不是靠你喜欢他变得更好。”

上半场的娱乐圆桌会就到此,休息一下,下半场我们会更多从自我审视和沟通的角度,来谈一下这场娱乐圈风暴的未来走向。

【撰文】南方+ 记者 梁燕 张思毅 刘长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2 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rutou居然也是和谐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7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今拥有虚拟身份的人们,成功地在那层永世不坏的妆容下开辟出姨性偶像的市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7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之前一篇微信公众号发布过的文章吧,看了之后很有印象,期待下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上海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962110 反电信诈骗|举报电话 021-62035905|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5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909号 )

GMT+8, 2020-8-6 23:59 , Processed in 0.028720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