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哈里.谢顿

[历史] 【转/连载中】二战历史书札之《PANZER KILLERS》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0 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坦克炮兵#Moisei Isaakovich Dorman说即便不是在战斗中,死神也如影随形。1944年12月一些士兵用一口锅在煮东西,他们将空弹药箱作为柴火。但由于疏忽,一个箱子还有一发炮弹也被扔进火里。造成3人被严重炸伤。在Shepetovka的一个村庄的外围,他们走进一栋阴燃的房屋为了取暖也能赶走身上的虱子,结果一面墙突然倒了,一个士兵被烧死。
他还记得有几次士兵拿着反坦克手榴弹同坦克战斗。一次在他的阵地前面一辆德国坦克被打中无法移动。但他的排的两门炮都已经被击毁,炮组人员也已经精疲力尽。这时一个反坦克枪连的喝醉酒的士兵拿着一个集束手榴弹从坦克后面走来,但在不到坦克20米时他被机枪打倒了。
营里的邮递员Volchkov本来死亡的风险是很低的,结果有一次,他跟着队伍徒步行军,将自己的冲锋枪放在反坦克步枪连的马车上,上面盖着帆布,之后他去取回那支枪,就在他拿枪的时候枪走火了打到了他的肚子,他就这么被打死了。

这里也提到波波莎爱走火http://t.cn/AieDLSx6

  -- 来自 能看大图的 Stage1官方 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1 10: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难怪说战场上没有无神论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3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坦克炮兵#Moisei Isaakovich Dorman说他所在部队有个叫Zabrodin的人,以前是坦克厂的焊工。他是1942年应征入伍的。Zabrodin的妻子发现有一个关于从前线召回国防工业专家的命令;她花了很长时间在后方奔走向各个部门的负责人求助,最终联系上了一位首席设计师如愿以偿地她为丈夫争取到了一张派往车里亚宾斯克的某家工厂的通知。这家工厂急需合格的专家。Zabrodin很快就把复员所需的所有文件都办好了。他需要“离开了”,但他还想要弄到一双新的靴子。于是他跑向贮藏库,但在通往贮藏库的路上,他受了重伤。他死在去医疗卫生营的路上。这就是命运……

还有一个因为大衣送命的http://t.cn/AikC0WrH

#反坦克炮兵#Moisei Isaakovich Dorman说在营一级没有特别部的人员。所有的士兵都讨厌特别部的人员,把他们叫做格别乌的人,不过大家都很小心不说什么抱怨的话,因为到处都有他们的耳目,所有人都在他们的监控之下。
又一次在克尔巴阡山期间他们的前方没有步兵。那里地形复杂,树林茂密。他们的阵地很长,各个炮兵连各个炮位之间有巨大空袭,敌人很容易穿过。他们连的4门炮部署在长达500米的防线上。尽管每晚在前哨阵地都有人值班。但还是有一队德国侦查兵溜到了位于他们左侧山包上的3连阵地。悄悄地杀死了左翼炮位的炮组成员俘虏了炮长Samylin。紧接着特别部的人员就乘车到达了,宣布该排排长Znamensky没有在夜间查哨犯玩忽职守罪,将其降为列兵送惩戒连。
Moisei Isaakovich Dorman还清楚记得在115步兵团进行的一次公开处决。一个军士长和一个士兵因为通敌被枪毙。在两军对峙的无人区,有一个孤立的农场,很罕见的没有遭到战火的摧毁,苏军的人去那里弄些牛奶和黄油。德国人也习惯于去那个农场搞些食物。在那里,敌对双方的士兵还和平地进行了交谈,在农场的双方达成了停战协定。就因为这个原因,这两名红军战士被指控背叛祖国。

#反坦克炮兵#Moisei Isaakovich Dorman说步兵是尊重反坦克炮兵的,因为他们为步兵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增加了步兵在战场上幸存的机率。当行军途中反坦克炮兵经过步兵的队伍时这两个兵种会互致问候,同长是这样的:“打起来之后不要被吓得撒腿就跑啊,步兵。”而步兵会回答说“啊,再见了祖国!(反坦克炮兵的绰号是再见了祖国),你们的炮管很长,但是寿命却很短。”
在实战中步兵希望反坦克炮兵出现在他们身边,但是所有的步兵阵地都跟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毕竟在他们开炮的时候就暴露了位置敌人的火力也会随之而来。另外就是由于反坦克炮兵的阵地一般过于靠近德军,有的时候己方炮兵会误以为他们是敌人,向他们发起炮击。

#反坦克炮兵#Moisei Isaakovich Dorman说有人说团参谋军官和政工工作人员会在战斗时上前线接替受伤的炮组人员。对此他表示难以置信。他本人从未在战斗中见过参谋军官或者政工军官或党务人员。战斗中没人愿意到前线来。如果这种事在反坦克炮兵团出现了,那也是因为团长的直接命令。
他还说有段时间营参谋长连续四五个月没有在阵地上出现过。其他在营部的军官也差不多。他们的政治副官原来是个地方当局的新闻记者。他们还有一个党组织委员,一个格鲁吉亚人,他们会进行激情四射的演说,但从来不参加战斗。

  -- 来自 能看大图的 Stage1官方 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3 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坦克炮兵# Panzer Killers一书第7章的采访对象是Vladimir Matveevich Zimakov。他说在炮兵学校经过6个月的学习之后他们就获得了少尉军衔。但是好多人初上战场就阵亡了。敌人的狙击手专门打军官。因为他们带着大盖帽,而不是士兵带的船形帽,制服也跟士兵不一样,很容易被识别出来。
这里还有个例子,三个人在一起被狙击手打中的人穿的最像军官http://t.cn/AikprMYb


#反坦克炮兵# Vladimir Matveevich Zimakov在训练旅(training brigade)加入了反坦克步枪团。他说反坦克步枪在500米外就打不穿坦克了,所以反坦克步枪部队不配发望远镜。在攻击坦克正面时,反坦克步枪攻击坦克的薄弱部位有观察缝、炮塔与车体连接处,还有履带。但是只有极少数人能击中坦克观察缝。攻击炮塔与车体连接处是为了卡住坦克炮塔使其不能转动。打断坦克的一个履带片就能是坦克无法移动,这样就很容易摧毁它。要是坦克的侧面暴露出来,用反坦克步枪射击弹药存贮部位可以打爆坦克。


#反坦克炮兵#空手抓跳雷[允悲]。在经过三个月训练后 Vladimir Matveevich Zimakov和其他学员毕业,成为了军士,乘坐火车去往前线。花了两个月才到目的地。在他们前往前线的路上,由于地雷太多在一路上有20到30个人被炸死。其中有个蠢货,是个海员踩到了一颗跳雷上,他招呼一些新兵到他周围说:“看着它是怎么跳起来的,我会一把抓住它,它就不会爆炸了。”之后这顆跳雷跳到空中,爆炸了。这个水手胳膊炸飞了,内脏也被炸了出来。围观的士兵一人死亡数人受伤。

这种跳雷应该是踩上去脚不离开就不会炸吧。

  -- 来自 能手机投票的 Stage1官方 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4 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坦克炮兵# Vladimir Matveevich Zimakov说他们有时用反坦克枪打步兵,但是比较少这样做,因为要节省弹药。在到达前线的第三天他们就遭遇了敌人的猛烈炮击。在一发炮弹落在他旁边的战壕,一个人阵亡,还造成一个乌兹别克人脑症荡;他从战壕里跳出来转了好几圈,然后直接朝德国人跑过去。这时他们的营长跑了过来大喊道:”打死他!打死他!“他跳进Vladimir Matveevich Zimakov的战壕把Malyshev(他俩共同操作一支反坦克枪)推搡到一边,用反坦克枪打中了那个乌兹别克人的后脑正中。后来在反攻的时候 Vladimir Matveevich Zimakov他们来到这具尸体旁边把它翻转过来,发现死者的脸已经被炸飞了。毕竟14.55MM口径反坦克枪的弹丸有70G重

  -- 来自 能看大图的 Stage1官方 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4 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哈里.谢顿 于 2019-12-24 12:28 编辑

一场苏军反坦克**兵与德军自行火炮之间的战斗


本文翻译自《Panzer Killers》一书。这本书是对二战苏军反坦克炮兵的采访集。本文节选自Vladimir Matveevich Zimakov接受访谈时讲述的一段内容。
原书封面
原书封面
在Korsun,我们在战壕里又呆了一个星期。就是那我和Malyshev击毁了一辆德军的自行火炮。

那里的地形对我们来说很不利——德国人占据了高地而我们在一个小山谷里。这两军之间的距离
大约是300米。山坡上有一个村庄。我们可以看到一辆自行火炮躲在一幢建筑物后面——它的长炮管
还探出来露在外面。显然,德国人还为这门自行火炮布置了一个观察哨,这是显而易见的,随便谁都可以从我们遭受的损失中看出这一点。在我们身后有座小土丘上有2门被摧毁的45毫米反坦克炮,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们将这些火炮部署在了没有遮挡的开阔区域!没有一个炮兵幸存下来。在到达那里到达时我们看见那里有2门跑,周围都是死去的炮组成员,尸体已经被雪覆盖。没有人收尸。

甚至在我们进入阵地后,我们还看到了这辆自行火炮从房子后面开出来,准确地打一炮,然后再倒车开回那栋建筑物后面躲起来。就在我们眼前,五辆T-34坦克就这样被它打着了,燃起了大火。一次发射摧毁一辆坦克。一轮接着一轮。然后一个接一个。这些德国人,卑鄙的家伙,真是狡猾而强劲的战士。世界上没有比他们更难对付的人。跟他们一比我们差不多是赤手空拳。向他们连续发起这样的进攻简直跟用脑袋不断撞墙差不多。
Vladimir Zimakov使用的PTRS-41半自动反坦克枪,有一个5发的弹仓
8E895A14-BB4A-42F6-9384-69C6491D3FD4.jpeg
Vladimir Zimakov使用的PTRS-41半自动反坦克枪,有一个5发的弹仓
我们反坦克枪连的连长已经派出了三组反坦克坦克枪手了——他们都在那里阵亡了。不知是狙击手还是其他的坦克要了他们命,我不知道。他对我们说,‘走吧,伙计们。爬到第一个被击毁的坦克下,不要害怕。“我的Malyshev——他简直是个年轻的魔鬼。嘿!他是一个猎人,一个西伯利亚人。我有点胆小;虽然我是反坦克枪两人小组中的第一射手,但开火的总是他。于是他对我说:“来吧,Volod,别害怕。我们会搞定它的。“于是在当天晚上我们成功底爬到了被击毁的坦克中最靠近德军前线的那辆的下面,它最接近德军战领的那座村庄,离那辆自行火炮躲藏的小屋大约150米。

天刚亮,我们就开始向它射击。我们瞄准了炮管和履带,因为只能见这些部分。它注意到了我们,开了一炮。天啊,那时怎样的噪音!我们头顶上的坦克炮塔被炸飞了!幸好炮弹没有击中坦克下面,否则我们就完蛋了!我什么也听不见了,暂时失聪。这辆自行火炮从小屋后面开出来,打算把我们干掉。“好吧,”我想,“就这样吧今天就是我们的末日。“它随时都有可能要了我们的命。但是Malyshev依然保持着冷静——他把反坦克**对准了德国战车暴露的侧面,往里面打进了了五颗大口径的子弹,一颗接一颗,最终引发巨大的爆炸。这辆自行火炮被炸得粉碎。

在我们回来的路上,德国人的迫击炮弹落在我们周围 。当时我们已经接近己方的战壕了。我看见炮弹在附近爆炸:一发落在我们前面,一发落在我们后面。我们被锁定了(bracketed这个词怎么翻译好?套用海军的跨射?)!我说“Malyshev,咱们赶快离开这里,快跑!“他为什么没动弹?”我不知道;也许他已经受了伤或失去了听力。我猛拉了一下他的腿,‘走吧,来吧!这是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我在战壕里恢复了知觉。那时炮击已经停止。那些人告诉我,‘一枚炮弹几乎是正好击中了你们俩。“我在大衣里面穿了一件防弹甲和一件条状棉袄。我的大衣背面已经被炸的破烂不堪了,但我身上却没有一丝划痕。然而,Malyshev的右腿被炸掉了。

我们为什么不等天黑回来呢?因为连长他曾对我们说:‘你们一旦完成任务,就马上回来。否则,天一黑。德国人会摸上来杀了你俩。“除了反坦克枪,我还带了Nagant左轮**,还有一把装着弹鼓的冲锋枪。Malyshev没有再拿什么东西——他当时希望一切都会是顺利的。

因为击毁这辆自行火炮我们俩人获得了勇气奖章。
本文讲述者Vladimir Zimakov, 1945
本文讲述者Vladimir Zimakov, 1945
74FAD085-BCA8-4318-9130-1CD722860B1D.jpeg
  -- 来自 能搜索的 Stage1官方 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5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坦克炮兵# Panzer Killers一书第8章的采访对象是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他曾经参加对芬兰的冬季战争。在冬战爆发时他刚刚进入Sverdlovsk理工学院冶金专业学习。战争爆发后他主动报名参军。首先被送到西伯利亚进行训练。他的排长将他们训练的很好。他会发出指令:‘射距标尺1,右20,机枪一挺,两连发。开火!”然后他大喊:“找掩护!“这意味着士兵们必须在齐膝深的雪地里奔跑大约200米。然后跳进雪里。就在当他们刚刚喘过气来的时候,排长又会发令:“操作火炮!”然后士兵们再会奋力跑回到大炮那里。这样在进行训练的同时也防止了冻伤。在卡累利阿地峡,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他们可以做到迅速开火,然后跑到掩护部躲避敌人的大炮和迫击炮打来的反击。

  -- 来自 能看大图的 Stage1官方 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7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坦克炮兵# 在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时,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所在第八独立步兵旅被部署在Hanko半岛。芬兰人在这里向他们发起进攻。在战斗中他们的炮弹在炮管里被卡住了(1927式76-mm炮)。按照规定发生这种问题时要用一种专门的杆子伸进炮管将炮弹顶出来,这样才能避免在推动炮弹时将其引爆。但当时他们的阵地没有这种杆子。炮组成员Sasha Klevtsov跳到防护盾前面用炮管清洁杆(就是一头带着刷子的杆子)冒着将炮管内炮弹引爆的风险将炮弹顶了出来。他因此获得了红星勋章。


#反坦克炮兵#接上一条微博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说在这场战斗中由于他们的大炮的阵地上面有顶盖使得大炮开火时的巨大声响无法更好地向外传播,巨大的声响使他们耳膜被震破。他们的耳朵和鼻子也都流血了。

耳朵鼻子流血也是被震的吗,电影T34里面车组成员在战斗时好像耳朵也会流血,也是开炮时被震的?

ps应该是@Mitsubishi357001   给出的解释


@Mitsubishi357001:坦克被击中的时候即使没有击穿也会有巨大震动,尤其是被全口径弹或者榴弹打中的时候。但是正常开炮的话炮口风暴还是被隔绝在车体外,不会造成伤害。估计这个炮兵的地堡做的比较大,炮口没能伸出去足够长的距离


@liweidavid2006:没错,他说了这个工事挺大的,还是炮管很短的27式76㎜炮,应该就是你说的那样


#反坦克炮兵# 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说他们在Hanko半岛坚守了164天。芬兰人向他们投传单上面写着:“你们是英雄,但是你们的处境是无望的。投降吧!”苏军也向对方投传单上面画的是曼纳海姆舔希特勒的屁眼 ​​​

  -- 来自 能搜索的 Stage1官方 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7 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坦克炮兵# 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后来进入第30乌拉尔志愿坦克军下辖的第1545自行火炮团。在库尔斯克战役中第30乌拉尔志愿坦克军获得近卫称号。他本人也被授予金星勋章。他从不喝酒,但这次不得不喝,因为这个团有个传统,勋章先放到一个玻璃杯里然后倒满酒,勋章获得者必须把就喝完才能将杯子里的勋章带在身上。团长和勋章获得者围坐在一个圆桌边。桌上有个玻璃杯,人们挨个将里面的酒喝干,但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直接把杯子递给下一个人自己没有喝。团长看到了说:“我给他下命令,他居然不喝!该死的...执行命令!”没办法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喝了下去,然后赶紧吃些吃的。团长高兴地大叫:“他说他不喝酒!可他干了一杯!”这时他第一次喝伏特加。


#反坦克炮兵# 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那时候他已经是连长了)说除了勋章和勋章,若能摧毁敌人的坦克自行火炮车组会获得现金奖励——每辆2000卢布。通常在一次战斗中,他的连摧毁的坦克一般不止一辆,通常是三到五辆,有时甚至更多。在他的车组,没有固定的分钱方式。有时平分,有时多给炮手一点,或者,比如,Aladin祖父母还跟他住在一起,就会多给他一点寄回家。有时,他们会把奖金的一部分给那些不直接参与战斗的连队。例如,有时会给修理连一些奖金,毕竟他们也为打击敌人做出了贡献。军官的配给——饼干、spam和糖果——总是分给全体车组成员,从不偷偷一个人吃。大家都是一起战斗,这就是为什么他所在连的车长们总是受到车组成员和搭乘自行火炮的冲锋枪手们的热情支持。


#反坦克炮兵# 在库尔斯克战役结束后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掌管的连的冲锋枪排补充了一些原先是罪犯的人员。第二天他就接到报告说其中的一个人偷了一条面包。他命人挖了个洞,使这个人只能把头露出来,这人被带进洞里之后,旁边还有哨兵站岗。在这个简易禁闭室里坐里几个小时之后,这个人就觉得羞愧难当,向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求情,并说愿意用自己的献血洗刷耻辱。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同意了他的请求。
几天之后他们正驾驶自行火炮从一个村子穿过。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坐在自行火炮顶上。突然这个人跑过来狠狠给他一拳。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被打得往后一仰头朝下重重摔倒在发动机舱上。他跳下车追上这个人,但这个人已经受伤了。原来他发现在谷仓顶上趴着一个德国冲锋枪手,他将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打倒是为了避免后者被打中。拯救军官的士兵是可以被推荐获得红星奖章的,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也确实这样做了。

  -- 来自 能搜索的 Stage1官方 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0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哈里.谢顿 于 2019-12-30 12:15 编辑

#反坦克炮兵# 1944年5月在Targu-Frumos附近的战斗中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在将头探出车长舱口时被弹片击中后背。在被送到战地医院之后,发现弹片的位置很深,当时没有X光无法得知知道弹片的具体位置。只好将绷带塞进伤口里,等里面浸满血之后再换一个新的绷带,就这样过了两个星期之后伤口结疤了。在战后他去照了X光弹片几乎就要碰到心脏了。到现在也没有取出来


#反坦克炮兵# 1944年6月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所在团前进至白俄罗斯,并被分配给第3近卫‘Kotel’nikovo’坦克军下辖的第19近卫坦克旅。在一次进攻中该旅以3辆坦克为前锋爬上一个小坡度山脊,结果全都被山脊另一侧空地上的一辆虎式摧毁了。之后旅长命令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说:“你们不是野兽杀手吗?(由于152自行火炮能够用他的大口径炮弹摧毁虎式豹式的装甲,因此经常作为坦克歼击车使用,并获得了Beast-Killer的绰号)那就去摧毁那辆坦克吧。”
于是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的自行火炮向前开进爬上山坡,他从车长舱口探出到腰部位置。他发现了那辆虎式,它的车尾紧挨着着一颗巨大树木的树干。这时虎式也开火了。炮弹飞过头顶时所带动的巨大气流差点把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从舱口里掀出去。就在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不知所措时,虎式又开两炮。还好他的自行火炮只从山脊上探出了一点点,没有被打中。
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知道只要他的这辆SU152开到山脊就必死无疑,于是他利用152榴弹炮的曲射弹道的特性。他注意到山坡上有一个灌木。通过炮管向外观察,他让驾驶员把自行火炮开到灌木从与那辆虎式紧挨着的大树的树冠成一线的位置。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做到炮长的位置上用瞄准具锁定那棵灌木,将炮管降低到他估计能打到虎式的位置。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说这是他在开火前计算时间最长的一次。他开火了,之后他站到舱口外面,看到那辆虎式的炮塔落在车体旁边,他的这发炮弹正好打到了炮塔与车体的结合部。
FE425634-F89B-4B3F-8441-E38BB0863578.jpeg

@近卫T-34:苏军122/152自行火炮普遍保留了曲射能力,两种瞄准具,必要时刻都可以远程炮击。


@喜欢搞事的安德烈:米特霍夫?那个还是差点火候,在派了人去制高点修正弹道的情况下,三发曲射炮弹才命中一台T-34。随后黄蜂开始炮击苏军,5台虎王趁苏军陷入混乱之际开上土坡进行突击。后来被国人以讹传讹变成了5台虎王隔着小山包曲射,歼灭了一个营的苏军坦克。

  -- 来自 能搜索的 Stage1官方 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0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坦克炮兵#向上级耍花招的苏联英雄。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在一次负伤归队后,部队已经进入立陶宛。在强渡Dzelda河的行动中,他们渡河地点的对岸是一条平缓的斜坡,长200-300米。德国人已经在坡顶后侧大约300米的树林里进行了防御部署。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的自行火炮连和苏联英雄获得者Penezhko上尉的坦克连,作为全旅的先头部队,在紧追撤退中的德军设法渡过了Dzelda河。之后坦克部队试图进一步推进,但是没有成功,因为坦克从河岸的斜坡开上岸边的平地时炮口指向天空,什么也看不到,德国人就抓住这个机会向他们开火,几乎是在近距离直射。失去了三四辆坦克之后,他们撤退了,并请求炮火支援,但炮兵尚在部署过程中。后来坦克车长们下车,每个人都选定了德军防线上的一个目标。他们不断进攻,击毁了几辆德国坦克,不过自己损失了两辆坦克,然后再次撤退。就这样一整天过去了,他们还是没有能继续前进。天开始黑了,对岸旅主力部队已经完成了集结,指挥部也跟上来了,团长也跟它在一起。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的自行火炮停在Penezhko的坦克旁边。他听到后者说:“旅长已经下令在炮火掩护之后的20-30分钟内完成任务,我们要一起爬上斜坡,展开进攻。”

炮兵向德军阵地进行了轰击。之后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的自行火炮连和坦克连一起发起攻击,但又损失了一辆车,他们不得不再次撤回原地。这时天已经黑了。任务必须完成。坦克和自行火炮又开动了引擎,喀啦喀啦地一直爬到坡顶附近,但在自行火炮的上层车体还没有没完全稳暴露之前就停了下来。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可以看到Penezhko的坦克;他们没有去任何地方也停在那里。这支苏军的先头部队再次要求炮火掩护,德国人的阵地又遭受了一次轰击。团长在无线电里对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大喊大叫,“Penezhko报告说,他正在进攻,已经到达了公路。你呢?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在干什么?”
“我在出发地域。”
“往前走啊,前进!Penezhko正往前攻呢。”
“Penezhko的坦克根本没有动;他们只是简单地发动引擎,向空中开炮。”
Penezhko很聪明,他只是开动引擎、开炮,同时用无线电报告说,‘我在进攻;我到达了公路,遇到了敌人的强大火力。我不得不退回去,回到进攻出发地。我们将再次发起进攻。”

团长骂了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一顿,才说:“好吧。坦克做什么,你就跟着做什么吧。”
第二天早上,全旅的坦克都过了河。全部的炮兵都部署完毕。炮兵向德国人发射了一个强大的掩护弹幕,德军的防线被突破,而苏军只损失了两到三辆坦克。

有的时候你不得不忽悠上级,这篇文章是另一个例子,只不过没有成功

#反坦克炮兵#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回忆起在Memel的一场战斗中,他跟随第18近卫坦克旅准备向一个29.4的高地发起进攻。这个高地覆盖着灌木,坦克旅在一片树林中集结,树林和高地之间是片平地。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指挥的自行火炮部队隐藏在树林边缘的灌木丛中。在准备进攻时他们发现在高地左侧的一片小树林里有几辆德国坦克。于是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下令将自行火炮开到射击地域向德军坦克开炮。只要一两炮就能摧毁一辆德国坦克。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所在自行火炮的炮手Bychkov在1000米距离上首发命中。在坦克向这个高地发起进攻前的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就摧毁里大约10辆坦克,能达到20000卢布的将金。

#反坦克炮兵#接上一条微博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说坦克部队在向29.4高地的进攻中不断受挫。每次进攻都有坦克被打着火。苏军坦克不得不向后撤退,然后再次发进攻。在发起第三次进攻前旅长开会说:“今天一定要让祖国为我们放礼炮!我们必须夺取Memel。友邻部队已经突入Memel了,我们却还是停留在原地!绿色信号弹升空的时候就发起进攻!”旅长就是喜欢追名逐利。
坦克手们说“我们又要被点着了。我们必须首先干掉德国的炮兵。但他却只是不顾一切地让我们往前冲。”在第三次进攻时坦克手提前打开的车底的逃生口,前进的坦克不断被打着火。这次进攻也失败了,一个坦克连全部报销。坦克旅长又开始要求准备第四次进攻。这时一个营长掏出**说:“你要是再让我们发起进攻我就毙了你。反正都一样要么被烧死在坦克里要么去惩戒连。”

这次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被命令沿前沿横向移动在另一个方向集结。他们悄悄行动,从阵地撤出后先在一处树林背后进行集结,之后再继续前进。最终在一处道路集结时一架德国战斗机从他们的队伍上空低空飞过,飞行员向他们挥拳头。接着他们接到一个简短的命令让他们返回出发地域,恢复局势。一个少校也跑过来报告说德国人向这个精疲力竭的旅发起旅反击,在自行火炮连离开之后接替他们的反坦克炮兵就被虎式坦克击溃了。

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看见坦克从树林中一辆接一辆地冒了出来。大概有五六辆,一辆主炮被打坏了,一辆挡泥瓦被撞坏了。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立刻下令装填,向冲到先前阵地上的德军坦克射击。他们开回原地域,在400米距离上有5辆虎式直接向他们冲过来。苏军的第一次齐射就击毁了其中4辆,最右边的第五辆虎式没有被击中。这辆虎式倒车退到一所房子背后寻找掩护。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命令位于右翼Ustinov的车组借着灌木的掩护在一条沟里前进,去消灭这辆虎式,Ustinov按照他的指示完成了任务。之后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向团长报告战况时团长说是他稳住了局势要推荐授予他3级苏沃洛夫勋章,不过此事最终没有下文。就这样折损了半个旅Memel也没拿下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1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坦克炮兵#1945年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的自行火炮连在波兰的Gross Stoboy村进行防守,阻挡从柯尼斯堡向Elbing突围的德军。在1月29日或30日,他发现德国坦克驶离公路开到一条沟里,向绕过他的左翼。由于电台失灵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下车去通知左翼部队进一步向左伸展防线以阻挡住敌军的坦克。他跳下车之后发现机械师Aleksei Semin就站在他的自行火炮旁边,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的自行火炮驾驶员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emin跟他是亲兄弟。他俩一起走了几步,在离这辆SU-152大概20米的时候,这辆自行火炮开火了,但是没有击中目标。就在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认为马上要开第二炮的时候这辆自行火炮爆炸了Aleksei Semin请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不要将他兄弟阵亡的消息通知给家里,他怕妈妈会受不了的,因为她最近刚有一个当飞行员的儿子阵亡了,再告诉她又一个儿子牺牲,他怕她妈妈承受不了。
Nikolai Konstantinovich Shishkin认为发生爆炸的原因的是因为装填手在装填时不小心将炮弹引信触碰到了炮尾引发了爆炸。但即使如此炮弹也不会爆炸。应该是引信中的惯性保险装置失灵了,所以引信在触碰到炮尾时才会爆炸。

inertial safety device应该就是在炮弹激发后弹丸在炮管中高速旋转产生的离心力的作用下才会打开,这是引信在压力作用下才会引爆炮弹吧


上一条微博我有想起关于引信的一件事。在低空投弹中,为了避免被自己投下的大威力炸弹的冲击波炸到以及避免跟在自己后面的队友飞机被炸到。炸弹上一般都装有延时引信。但是美军使用的延时引信最初质量并不稳定。在讲述二战美军第9航空队第365战斗机飞行团战史的Hell Hawks一书中多此提到类似事故。例如Jack J. Martell在距离地面几英尺的高度超低空投弹,由于延时引信故障导致炸弹触地爆炸。在附近的Zell Smith看到Jack J. Martell的飞机被炸到200英尺高空,机枪开火,一侧机翼的翼根部位着火,最后坠毁在地。

本来大威力炸弹的延时引信的作用时间为8到11秒,但在D-DAY当天就有两名飞行员因为延时引信故障而阵亡,其中一人是Edsel J.McKnight。就在他刚刚投完炸弹准备将飞机拉起的时候炸弹就触地爆炸了,冲击波是他的飞机失去控制,直接坠毁。

由于引信故障引发了太多事故,当Quesada将军前往365飞行团所在机场询问他们关于8到11秒延时引信的看法时,一个愤怒的飞行员回答说“这就是我对你那该死的引信的看法。”说完他就把一个大弹片块扔到将军面前。“你那装了这种引信的炸弹把这玩意都炸进了我的驾驶舱!”

  -- 来自 有消息提醒的 Stage1官方 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1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哈里.谢顿 于 2019-12-31 16:55 编辑

#反坦克炮兵#PanzerKillers一书第九章的采访对象是Aleksei Prokhorovich Voloshin。1944年夏天他在Lutsk北部的Rozhishche村附近击毁了一辆费迪南自行火炮。当时这辆费迪南距离他们的阵地有2公里,已经摧毁了苏军的数个机枪巢和一门45毫米炮。团长突然通知Aleksei Prokhorovich Voloshin说师长决定将师属坦克营部署到他们团的防线上,这个营装备的是Valentine坦克。团长要Aleksei Prokhorovich Voloshin的炮兵连保证坦克营安全进入阵地。在遇到坦克营长时Aleksei Prokhorovich Voloshin提醒他要小心,阵地前面有一辆费迪南。坦克营长满不在乎说自己有15辆坦克,即便费迪南射程达到2公里,他也能从左翼进行包抄。于是坦克营排成一队出发了,在前进了大约1公里之后,领头的2辆坦克开到一处低洼地带。德军的费迪南从第三辆开始射击,每发射一枚炮弹就能打爆一辆Valentine坦克。就这样13辆坦克被击毁。得知消息的师长大怒责骂团长说你的反坦克炮兵呢?还威胁说要是不能将这辆费迪南解决掉就要撸掉Aleksei Prokhorovich Voloshin肩章上的星,他说当时自己还没有星呢
于是在当晚Aleksei Prokhorovich Voloshin带着一个排(两门炮)绕过小山,在推测出这辆自行火炮的大概位置后,在距离其300米的位置上部署好大炮。当天亮的时候他们向这辆自行火炮的履带和轮子射击,使其失去行动能力,接着战斗工兵爬到车下面放置好反坦克地雷将其炸毁,后来者这辆费迪南还被运到基辅进行展示。



图二是维基百科上的二战苏联军官军衔上面是陆军,最低的少尉有一颗星。
图3是Aleksei Prokhorovich Voloshin

BD6560FB-A3AC-4691-BC37-E9199A572DB1.jpeg FA2CFDE8-1DE5-4294-B41C-4A5E0345A39C.jpe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9-12-31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哈里.谢顿 发表于 2019-12-19 15:43
一名苏军反坦克炮兵在Prokhorovka的战斗经历
​翻译自《Panzer Killers》一书。这本书是对苏联二战反坦克兵 ...

老毛子疯起来真的是上帝都害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坦克炮兵#PanzerKillers一书第十章的采访对象是Mikhail Aleksandrovich Chernomordik。他记得1942年在Khvoshchevatka村的战斗中,苏军两个营突入这个村子,但是反被大约18辆德国坦克包围。最后这些苏军被俘,在被向后方押运的过程中,德国坦克就分布在这支队伍的四周。在明知队伍是自己人的情况下Mikhail Aleksandrovich Chernomordik接到命令向其开炮。Mikhail Aleksandrovich Chernomordik指挥属下向队伍的一边打了一个齐射。他的连政委对此保持了沉默。但旁边的炮兵连的齐射打在了队伍正中。

  -- 来自 能搜索的 Stage1官方 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 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坦克炮兵#1944年1月Mikhail Aleksandrovich Chernomordik在靠近原国境的战斗中手被炸伤,虽然手指在炸掉后被接了回去,但是失去了活动能力,手腕也失去的运动能力。在出院后他被分配到后方的炮兵学校,但是在圆磨硬泡之下他又回到了原来的团。战友们对他的归来很高兴,他们告诉由于在上次的战斗中他手部受伤,本来是要发给他的红旗勋章的,但参谋长Bykov少校改写了获勋名单之后将这枚勋章发给了他自己。Mikhail Aleksandrovich Chernomordik说着这在战争中是很常见的,有的人在冒着生命危险,勋章却刮在别人身上。在陆军中不值得为寻求公正去费工夫。


#反坦克炮兵#1944年1月Mikhail Aleksandrovich Chernomordik说他曾看到过一个人的头发因为恐惧而在短时间内变成灰色。但是他们遇敌人的轰炸,包括他在内的四个人跳进了战壕。压在最上面的军官的头和腿被弹片从身上撕扯下来。轰炸结束后,那个军官的献血浸透了底下的三个人。爬出战壕后,他看见其中一名中尉的头发就这短短的时间里变成了灰色。

这有可能?一夜白头倒是听说过


#反坦克炮兵#Mikhail Aleksandrovich Chernomordik说他所的在第640反坦克歼击炮兵团有个传统那就是共青团组织者和政治副团长,以及大多数参谋人员,会在战斗中来到炮兵阵地,搬运炮弹,接替炮组中的伤员和阵亡人员亲自参加战斗,有的还会俯卧在大炮前方操作机枪。这种做法好是坏,他不知道,但这种行为体现了自我牺牲和带有反坦克炮兵特色的战斗精神。只有少数几个人会留在团观察哨,因为必须要有人在那里组织战斗、协调各炮兵连的行动。

也有与之完全相反的例子http://t.cn/Aiszlw0c
不同的部队也跟人一样有不同的气质性格


#反坦克炮兵#关于德军的战术Mikhail Aleksandrovich Chernomordik谈到:1944年以前我们主要对手是Pz-III和Pz-IV坦克。最前面的是一辆重型坦克跟在它后面的中型和轻型坦克,它们组成一个楔形。但后来,在1944年,事情发生了变化,变得更加复杂了。我参加的几次战斗中德国人大量使用虎式和黑豹坦克,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一种不愉快的“待遇”。德国人是聪明而理性的战士;他们不会把大量坦克投入到正面攻击中,那样只会将其装甲部队白白葬送,而我们恰恰经常这样做。他们以营为单位进行作战。德国人通常会让中型坦克冲在前面,这些坦克在行进中不间断开炮,而虎式或自行火炮则在他们后面静止不动。他们一直等到我们开火暴露了位置之后才会向我们开炮。关于他们的装备再多说一点,在1公里的距离上,我们实际上对德国人的重型坦克毫无办法,而他们的自行火炮或重型坦克却能轻松地将我们击中。德国坦克兵训练有素,尤其是射击精度方面。根据粗率计算,一门反坦克炮能在被击毁前能打掉一辆德国坦克。当然,还要考虑其他的因素。其中最重要的是发起进攻的德国坦克的数量。有一次我们连顶住了三十辆敌人坦克的进攻(!)。我们当时损失了很多人,但是德国人没有通过我们的阵地!还有一次;只有四辆德国坦克向我们冲来,一场战斗开始了。一辆喷火坦克从位于我们后面是沟壑接近了我们的阵地。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那辆坦克为何迟迟没有向我们喷射火焰;当时它离我们只有50米远。我们真实非常幸运,那辆德国坦克陷入了一个深坑,似乎它在坑里歪到一边,两个侦察兵用手榴弹把它炸毁了,并因此获得了光荣奖章。
德国人很少使用步兵伴随坦克发起攻击;只有在电影中你才会看到密集的德军步兵跟在坦克后面向前推进,将冲锋枪抵在腰部朝前方不停射击。在300米距离上你能用冲锋枪打到人?德国步兵会匍匐在地等着坦克冲进我们的反坦克炮兵阵地,只在这时,他们才会奔跑前进。半履带车经常用来支持坦克。有一次,我的炮组车成员都失去了战斗能力,于是我
一个人操作大炮,毁了三辆半履带车。至于搭乘坦克再从上面跳下来开始战斗这种典型的突击方式,这纯粹是红军的战术。我极少在某次德军发起的进攻中看到德国步兵搭乘在坦克上。这么做必死无疑。我的弟弟Arkadii,他曾作为一个伴随坦克前进的冲锋枪连的连长,他受了几次伤,获得过两枚奖章,最后他受了重伤,成了一名残疾军人,从部队除役。战后他告诉我这些搭乘坦克的步兵连蒙受了怎样惨重的损失。这也许使人难以置信,但这些部队的伤亡率比任何惩戒部队都要高。然而,德国人却善于保存他们的有生力量和装备;这是事实,这就是事实。“人的鲜血就是水”这种概念是我们独有的。
在战斗中很难预测坦克的前进路线。这主要取决于坦克驾驶员的技术,而且我们也不知道阵地前方地形的褶皱与起伏。击中德国坦克的最佳时机就是他停了下来开炮的时候。就像常说的那样,重要的是让坦克靠近些,要让它进入“手枪射程内”——只有这样才有生还的机会。虎式必须在100-150米的射程内同时被几门大炮击中时才会被摧毁。

  -- 来自 能手机投票的 Stage1官方 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3 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哈里.谢顿 于 2020-1-3 12:19 编辑

#反坦克炮兵#PanzerKillers一书第十一章的采访对象是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他之前当过步兵,他说在冲锋的时候每隔五六秒就要匍匐在地,借着尸体或地型的掩护向左或者向右横向滚动两三下。德国人会瞄准你最初倒地的地方,而当你再次站起来的时候,你已经偏离他的面准点1.5到2米远了,德国会移动他的**重新进行瞄准,这需要五六秒的时间,而当他完成瞄准时你就要再次匍匐在地重复一便刚才的做法。


#反坦克炮兵#1942年2月27日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在进攻Staraia Russa时受伤,在乘卡车向后方转运途中,往伤员们身上盖上了毯子,腿上放上了化学加热片。

这不就是暖宝宝嘛 ​​​


@李某正在潜逃:是这个样子的,先用利器捅开个洞,然后加水进去摇一摇。 http://t.cn/Ais4I7mq

CD8BDAF5-EBB2-4EDB-8DCC-E91560D0A1E4.jpe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3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坦克炮兵#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伤愈后进入托木斯克第一炮兵学校。毕业后进入第1513反坦克歼击炮兵团。担任一名排长,当时的装备是45MM反坦克炮。他说在战斗中,排长会要位于大炮右侧1.5米处,炮长在左边。作为排长他会发布命令,炮长会将命令重复一遍:“某某地标的左侧。瞄准,诸如此类。弹种,诸如此类。开火!“在开炮的时候,你能听到是震耳欲聋的声响,尤其是穿甲弹。事实上,这并不是件可怕的事——你再也不会听见敌人的开火声了;只是能看到有人受伤或死亡。然后你就能全神贯注于战斗:接下来你进行修正,下达命令,再次开火,于是你忘记了敌人正在向你射击。你只想着击中目标这一件事。


#反坦克炮兵#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说45炮的脱壳穿甲弹可以击穿90MM装甲,能够轻松对付3号坦克,但是无法在正面击穿重型坦克,只能击穿重型坦克的侧面装甲。在正面面对敌人的重坦时他们会瞄准坦克履带,被打断履带的坦克会原地旋转,这样就暴露出了侧面装甲再予以击毁。当然最主要还是要打中目标。只要能击穿装甲这辆坦克基本上就不再对你构成威胁了。通常情况下坦克内的车组成员不会等着再挨第二发炮弹于是他们会跳出坦克。所以重要的就是让它停下来不再射击。只要坦克不再前进了,就能轻松消灭它。


#反坦克炮兵#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说炮兵连长负责选定每门火炮的位置。这个是个重要的工作。下属的性命和他们对连长是否称职取决于连长能否选定一个好的阵地。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在43年7月底当上了连长,41年他当步兵时的实战经验对完成这项任务有很大帮助,炮组成员也对他更加信任。

从这条微博中也能看出反坦克炮阵地位置选定的重要性http://t.cn/AisbyWrW


#反坦克炮兵#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说在支援步兵发起进攻时,他们会在45MM里先装上一发穿甲弹。在推着大炮炮口朝前进行移动。这样就能快速对付敌人的坦克或者机枪。即便打不中也能给敌人带来心里压力。一般在遇到敌人的机枪点时,他们会首先用已经装好的穿甲弹向其射击。然后再用高爆弹进行射击,很快就能完成校射,然后再用效力射摧毁敌人。

毕竟穿甲弹弹道平直瞄准迅速。能快速进行精确射击,不过不能浪费,先来一发压制一下,给高爆弹提供瞄准需要的时间


#反坦克炮兵# 第三十乌拉尔志愿坦克军因为配发了黑色刀柄的芬兰刀。这支部队也因此在苏德双方军队中赢得了声望。这种刀实际上是俄罗斯制造的NR-40刀,以芬兰的puukko为蓝本,在乌拉尔的一个工厂进行制造。实际上芬兰刀的各种变体曾在俄过犯罪分子手中广泛使用,以至于苏联在30年代禁止了这种刀。但在冬战中红军士兵缺乏一款好用的刀具。于是苏联开始大规模生产NR-40,这种犯罪分子手中的常见工具。


#反坦克炮兵#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说在库尔斯克战役中德国飞机频繁向他们进行空袭,使他恼羞成怒将大炮拉上一个山头向德国飞机开炮。后来他的上级跟他说你又不是高射炮别浪费弹药了。

但是反坦克枪就能击落飞机,见http://t.cn/AisbJnqw
中的图5

坦克炮也有击落飞机的例子http://t.cn/AiY6EDUE


#反坦克炮兵#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说他们的弹药有霰弹。在发射霰弹时瞄准手通过炮管瞄准发进攻的敌人步兵的腿部。射出的弹丸向镰刀一样。最前面的一波步兵被击倒后,跟在后面的第二波次的步兵就会后退了。但是霰弹的数量并不多一门炮10发。 ​​​

  -- 来自 能搜索的 Stage1官方 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6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坦克炮兵#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说在一次战斗中,步兵丢弃他们逃跑了。德军步兵距离250米左右时,他命令发射穿甲弹,因为穿甲弹飞过时的巨大声响会显得它是正对你飞过来一样,这可以对冲锋的敌人造成恐慌。 ​​​

#反坦克炮兵#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指挥的45MM炮兵连被编入了第2机械化旅第1摩托化步兵营。1944年1月这次部队编入第6坦克军,并参加了Korsun-Shevchenkovsky作战行动。在此期间他与营长Ivan Rykov交恶。此人原来是萨拉托夫的一个警察少校,未经培训就被征召成了营长。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说他很胆小总是把指挥部部署在距离前线至少1到1.5公里之后,以至于电话线的长度都不够用了。他只知道命令前进,有一次在不明前线情况下命令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前进,俩人在吵了起来。在Tynovka发起的一次进攻中在一个小山包上有还记个干草堆德国人在下面部署了机枪巢。这些机枪巢距离苏军前线大概1.5公里,但是被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的侦察兵发现了,同时他们也发现了德军一个75MM炮的炮兵排,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命令向其开火驱散了敌人的炮组成员。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已经告诉营长不要向这个小山包发起进攻。但是Ivan Rykov还是下了命令,德国人等苏军接近到50到100的距离才开火,虽然这个山头被拿下,但是付出了400人伤亡的代价。
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对此十分愤怒公开批评营长的做法。Ivan Rykov知道这事之后撕毁了12张给炮兵连人员授勋的推荐表。因此在这场战斗结束后炮兵连没有一个人授勋。后来特别部的一个军官召见了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问他关于此战中他对营长的看法。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说他坚持自己的看法,那就是整个营被白白扔到德国机枪前面,对此负有罪责的就是营长。
后来在渡过Prut河之后,全营集合进行一次公开军法审判,Ivan Rykov被判枪决。Ivan Rykov开始求饶希望用自己的鲜血洗刷罪行。之后法官进入一个建筑中进行商讨。然后他们改判Ivan Rykov降为列兵,剥夺之前获得的勋章,由枪决给为在惩戒营服役三个月。


#反坦克炮兵#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说自己是个无神论者,在身处险境时也没有向上帝祈祷过。但是他在战斗中逐渐形成了一种对危险的敏感性。一次他叫上一个排长去溪边洗漱。他们走在一处林间空地时,走在前面的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发现周围有些倒在地上的桦树,对此他感到有些奇怪,于是刚才还走得很快的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放慢了脚步。之后就在他刚一抬脚时他觉得有什么东西绊住了他, 于是他立刻停下脚步,看到在脚趾尖上有一个拉线,他往左一看看见一个像打断瓶口的香槟瓶子的诡雷。他站在那等待爆炸,但是诡雷没有炸。他推测德国人是在几天前布下这枚诡雷的。由于草丛中的露水很重,使拉环生锈,所以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触到时才没有引爆。后来他和那个排长用绳索将其引爆,为此还收到上级批评,因为这是工兵的任务。

  -- 来自 能看大图的 Stage1官方 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6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坦克炮兵#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说在布加勒斯特,Michael国王在阳台上向苏军致意,为此他们都脱下了穿在身上的德军的军服,因为他们自己的制服很快就被磨破了,只有战斗束腰外衣还是原来配发的。他们驻扎在布加勒斯特,在那里卢布与罗马尼亚货币的比值是1卢布兑换500列伊。有时他的薪水能到2000,这笔钱都能买个别墅了,但是拿到手的钱并不多,其中大一笔转交给了国防基金,还有一部分被强制购买债券,所以他拿到手的前只有有点,还要寄回家里。他在那里买了个手表,有的人寻欢作乐(这里有个例子http://t.cn/Aidxa0Fv


#反坦克炮兵#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后来参加了布达佩斯的巷战。他说德国人经常把机枪部署在2楼或3楼。他的45MM炮不能部署在暴露的大街上,就防止再对面的一层的商店里。他们将橱窗玻璃打碎,将大炮推进商店。在向敌人开炮时一般是先打几发高爆弹。为了能让高爆弹在建筑物内部爆炸,他们会在引信上加一个被帽。然后再打一发对敌人的心理起到震撼作用的穿甲弹(原因见此http://t.cn/Aisxkrvh
)。之后德国人就不会再开火了,但是他们了解建筑物的内部走廊,会在另外一个地方突然出现,继续战斗。

#反坦克炮兵#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总结说在苏军的对手中德国人战斗力最强,其次是匈牙利人,最后是罗马尼亚人。到1944年罗马尼亚加入了盟国,苏军会让罗马尼亚人打头阵发起进攻,然后德国人和匈牙利人会发起反击,罗马尼亚人此时就会往回逃跑,苏军就抓住这个机会发起冲锋。另外在过夜的时候他们从不让一个罗马尼亚人在前哨地带。

真是炮灰的命,这是斯大林格勒中的一个例子
http://t.cn/AisJvlRh

【德棍用机枪扫射来督战罗马尼亚人。101近卫步兵团团长Alexander Gerasimov说,在其负责防御的grain elevator地区有罗马尼亚部队参战。罗马尼亚人拿着步枪会发起冲锋,德国人用机枪在后面掩护。罗马尼亚人发起过几次冲锋,他们的喊杀声特别尖利。当他们冲到苏军阵地前面时,人数处于劣势的苏军(10-15对30)也向这些罗马尼亚人冲过去。然后罗马尼亚人就会扔掉所有东西,包括水壶和子弹带都扔掉。之后德国机枪开火,罗马尼亚人也被打到。这使得他们不再逃跑,两边都向罗马尼亚人开火。

Stalingrad - Jochen Hellbeck】


Aleksandr Vasil’evich Rogachev的照片


完结

  -- 来自 能搜索的 Stage1官方 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5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909号 )

GMT+8, 2020-2-19 10:32 , Processed in 0.043731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