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银星下灰兔

[生活] 从零开始的流浪者指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0 07: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去婺源玩的时候,景德镇就是中转经过都没停留,期待后续,有机会要再去一次。

—— 来自 HUAWEI DUK-AL20, Android 8.0.0上的 S1Next-鹅版 v2.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20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景德镇请务必出几个新dlc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20 16: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titians 发表于 2019-3-20 11:40
景德镇请务必出几个新dlc

dlc太多了写不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20 17: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景德镇太可怕了.....我只打算在这里看很小的一点东西,但需要大概,住一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20 17: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身为景德镇人真是非常惭愧。就像那个馆主说的,我对故乡的认识仅限于“瓷器做得好”这一点,对它的历史、文化等方面真是一点也不了解。甚至lz说的那三个集市,里面有两个我听都没听过。问了一下同学,他们大多也不知道。

也许年轻的一代人大多都是这样的吧,认为景德镇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城市,也就瓷器值得一提,但却又对这值得一提的事物全无了解,完全忽视了这个闪光点。

当我跟外地同学说我是景德镇人的时候,他们总会说“哦哦,我知道你们那里瓷器很有名。”而我总是不以为意,认为这没什么好说的。但是现在才知道,原来“我们故乡这么牛逼的”。

打算暑假回家去乐天和鬼市看看。

—— 来自 Xiaomi MIX 2S, Android 9上的 S1Next-鹅版 v2.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21 00: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下来几天大概会用dlc的方式陆续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21 00: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银星下灰兔 于 2019-3-21 06:48 编辑

景德镇大叔(上)

昨天上午我从展览馆出来后,继续推车往前,经过一个小店,一个大叔正在收拾瓷器,看见我大声叫住我:停下来喝杯茶吧!
于是就停了下来,大叔给我倒了杯茶,收拾了张椅子给我,我坐在上面和大叔有一搭没一搭聊着,过了会大叔拿出个钻头在瓷罐上打眼,大叔告诉我,瓷器薄一点的打孔大概两分钟,稍微厚一点就是十分钟起。然后太阳照过来,大叔歇了会,和我聊天。

我问大叔,为什么钻孔这种活不雇工人,或者直接上机器,大叔摇摇头,说:

“这就是个脱裤子放屁的活。”

大叔告诉我为什么,因为做花盆的瓷器之前就会留孔,根本不费事,雇人打孔,人工费得上天,机器更别提了,而且好端端的瓷器为什么要打上孔呢?

大叔没说话,继续回去钻孔,太阳移了点位置,阴凉稍微探出来。

过了会,大叔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边钻孔一边开口,我得靠近了才能在机器的轰鸣声里听见他在说些什么:

“一百来个瓷器”

“一个孔要打十分钟”

“太阳底下费力打完这些孔,卖给种多肉的,这价格要跌一倍”

“为什么要打这些孔呢”

为什么要打这些孔呢,大叔像是在问我,又像是反问自己。

然后大叔没有说话,继续钻孔,太阳底下钻头的声响盖过一切。

到了中午,大叔端了碗饭菜过来,抱怨说做了饭孩子不吃,结果今天没做饭又跑回来,说好歹给我盛了碗出来,大叔说吃吧,这还有茶,我去给你倒。

放下碗,大叔继续和我讲。

我追问大叔,既然会降价为什么还要打完这些孔啊。

大叔问了我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大叔说:
“你问我打了孔还要能降价是什么道理啊?一件事,你要这么做,你母亲要那样做,你父亲要那样做,你说怎么做?”

我想也没想,说:两边各有各的想法,反正都没法满足,我按我的来做。

大叔沉默了会,没说话。

然后开口,说:

“就是这个道理。”

我委实没听懂里面的机锋。

大叔看我不懂,继续跟我讲:

“你的手机多少钱买的?”

“假设你五百块钱买了这个手机,现在两百块钱卖掉,值不值?”

“可两百块钱卖掉,就能换钱,你说你卖不卖?”

我说我懂了,您的意思是要产品就要赶紧变现,维持住现金流,然后提高整个产品的流动速度,增加库存周转率。

大叔摇摇头,说不是。

我有点懵,听大叔继续讲。

大叔却绕开这个话题,开始讲别的了。

大叔聊我,然后聊回自己,说

“我有时候也想出去,可一想,这个家,它怎么生活啊,是吧?生活它是个这么大的负担,你说老人孩子的。”

大叔摇摇头:

“你出不去。”

“你说谁愿意在烈日下干这个,是不是,为什么他还是要去做呢?就是大人,他想到的很多,他想老人怎么办啊,孩子怎么办啊,中国人就是这样。”

我跟着补充:“家庭观念比较强。”

大叔说:“你想,在这种家庭观念里面,当今的社会,当今的孩子,他懂不懂你呀?”

“你坐在这,烈日下干着活,他看见了说哎呦你不能做这个,就只会说这个,你说有多少人理解你啊。”

大叔说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说现在的年轻人:

“你把好吃的都留给他吃了,从小娇生惯养,你老了,他说那些东西就是我吃的,他怎么会给你?”

大叔说现在的教育不行了,说过去教育的是德智体美劳,现在只看成绩。

“……各种补习班,玩儿命补,你学习好就行,你学习好能上名牌大学就好,好,就这么讲,到了社会上一看,人家有钱,开豪车住洋房,钱怎么来的?坑蒙拐骗偷。嘿,能挣到钱就是有本事,有钱就是对的。”

大叔说:“老人们很痛苦,就在这个事儿上面。”

大叔说,过去的那些传统观念不是坏事,不能说是糟粕。

“比如我招一个工人,他像张白纸,什么都不会,你什么都要管什么都要教,你把他教会就算是他的师傅了吧?师傅教完徒弟,徒弟就该给你做事了,可你教完呢,他就一脚给你踹了,立马就走。”

“这就是现在的人情味变淡了。”

大叔说,“所以现在学东西学得慢,学不到好东西,他不肯教给你啊,掏心窝子教出去立马就把你淘汰了。”

我接茬:所以都是家承,传子传孙。

大叔又说,“传统文化教孩子上学,先教会这孩子怎么就做家务,怎么做听话,怎么孝敬老人,然后再学东西。他就是一个字不会写都没关系,关键是这个。哪怕不叫你上学,会干这个活,踏踏实实干一辈子,平平安安养家糊口就算起来了。你这个那个,没用!”
大叔说,你写写这些东西。

大叔越说越激动:“不是说你学习出类拔萃,在社会上你是个大拇指,人家就赞扬你,人家戳你脊梁骨,没用!有钱有钱的,有钱也看不起你,国际上不都这样吗?外国人都瞧不起我们是不是啊?大声喧哗,随地吐痰,垃圾乱扔,都是这种不文明行为,是吧?”
大叔对我说:“你看我这个店虽然乱,但是它不脏,一尘不染,我每天睡觉之前我拖两遍,扫一遍,一共是三遍。你再看现在孩子睡觉的地方,还不如我垃圾桶,男孩女孩现在都不讲究。”

大叔说着一指:“看见旁边那辆车了吗?看着那车窗户是不是没关上,怎么就我一看就出问题了,你说这叫啥事儿?我关了多少次了,你说他怎么会总是做这个事情?这就是习惯。这个看似一件小事,实际是整体,比如今天没关窗户,后天还没关,你做什么事都是这样的,人家扔根烟头进去你车不就着火了吗?他就是一直都不关窗户,你想任何人谁会做这种事情呢?那你再看她脸,你再看那个小嘴儿,她保准画得跟吃了孩子一样,买几百块钱几千块钱的化妆品,那保准把脸蛋搞得好看的不行,驴粪蛋!你要一看那表面上是个人,实际是摊屎。他不是人品问题,他就这人,他没人品,道理他不懂吗?就是不做。这就是有问题,是不是?”

大叔说中国的教育体制不改,整个社会现象就别想改善。改革开放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是提高,但幸福指数没了,那怎么叫提高啊?光抓钱去了。”

“为什么现在政策上来大家都叫好啊,人家给竖大拇指,是人家说青山绿水就是空气要好,要抓经济的同时要保持环境不被污染,不要社会发展那么快。发展那么快干嘛?地里有这些宝贝,都挖出来了,你这一代富了,子孙吃什么?”

“过度开发,你把矿藏都卖了,把资源都卖了,你这一代人富了,你把国家搞好把家庭搞好了吗?都是不考虑长远,整个社会风气都是如此。如果都是过去那样,民风淳朴,那是非常自然非常和谐的,你现在,别说给外人看,就是自己家里头,你都得演个戏过日子,是不是?你敢说真心话吗,是不是啊?你说地上搞得乱,得去扫扫,他不理你。说别喝酒了,说一遍说两遍最后你就不说了,没用。没用你就不说了,只是看着而已。”

“你现在单身是吧?单身好,也少了很多的负担和烦恼。什么事都是好事。我要是倒退几年。就不结婚生子了,这是我人生最后悔的事,家庭背后是需要非常大的努力的,所以说你就要理解了,不要责怪老人,背后要朝他们竖大拇指,等你再大的时候就能更多理解,他们不容易,但他们不会告诉你。所以说你不白走了,你得去接触你才能知道这个道理。”

大叔对我晃了晃手里的瓷罐,说:“知道这个怎么来的吗,你把一把泥揉完,做完,这一代人黑天白天就在这没黑日没白日的做出来的东西,有感情,是不是啊?是能卖个高价的。现在卖的价不够成本的,我还要做这个活,你说我着什么急啊?

花钱买你的东西你卖不卖啊?这叫什么呀,崽卖爷田不心疼,手机你是500买的他10块钱就卖,他觉得自己是白赚10块钱。他眼里这玩意就是可以换钱的,换多少钱他心里没数,能换钱就行。”

大叔说完就笑了几声,也没继续钻洞,就坐在椅子上,太阳在他头顶上干巴巴照着。

评分

参与人数 5战斗力 +8 收起 理由
mosku + 1 挺无奈的
fio + 2 “干死甲方”
dawning + 2 大叔的话,有些看不明白
某浩 + 2 大叔,说人话!!
完先生 + 1 接下来该吃饭展开了吧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21 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看懂,到底为什么要打洞啊

  -- 来自 有消息提醒的 Stage1官方 iOS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21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LZ你是怎么能对大叔的话记住这么多并转述出来的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21 09: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牛 发表于 2019-3-21 09:29
LZ你是怎么能对大叔的话记住这么多并转述出来的呢?

讯飞语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21 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叔你说这个谁懂……所以为什么要打洞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21 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宝宝 发表于 2019-3-21 15:03
大叔你说这个谁懂……所以为什么要打洞呢?

你随便找个傻X甲方段子套一下就知道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21 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银星下灰兔 发表于 2019-3-1 17:41
晚上老伯说给我烧水洗澡,我洗完澡推门进来吓了一跳。老伯就站在门口,门右边挂着张旅游地图,老伯盯着地图 ...

讲的太好了
之前在电视上看90年代上海高架建设的纪录片,看的津津有味,而我父母觉得这并没有什么意思,但对我的提问也会说上很多那个时代的事情。
这个老伯说的让我有很深的认同,因为我自己也是这么想的,随着老人的去世,我们其实就在与上个时代渐渐告别了,因为再也没有人会见过那个时代发生的事情,留下的只有口纪录片,照片,书籍,绘画等等等,而这些和亲历者口中说出的事情完全是不能划等号。
我很难想象,当初住在黄浦江边的我的父母看着南浦大桥就在眼边一天天造起来是什么样的一个场景,但对于他们来说,这只是一个日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21 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21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宝宝 发表于 2019-3-21 15:03
大叔你说这个谁懂……所以为什么要打洞呢?

这些瓷器本来并不是用来做花盆的,可能是用来做杯子装饰或者餐具,但是因为卖不出只能钻洞了以后做花盆,卖,价格直接腰斩甚至更多,不过大叔第二次否定我就有点搞不懂了..
可能觉得这么费工夫的瓷器最后只能变成花盆贱卖觉得浪费了瓷器的价值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21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操守,急功近利不是现在有,古人一直说到今。
可是为什么社会还是能发展下来,如果说一代人比一代人劣化只千分之五,到现在几百上千倍地劣化下来,应该满大街都是犯罪分子才对。这个我也想不透,大抵是德治法治这么发展下来,靠社会规范强制勒住了。
年轻时我对长辈人的作为看不惯,长大后我对比自己小的看不惯,觉得自己继承了传统的风骨,而别人是劣化的,但不对。看别人不顺眼,是自己修养不够。
佛慈悲,他看谁都是灵性种子,都跟他一样,觉得别人只是未悟,而他独醒。大家想想,我们是不是也有这样想的时候。这大爷呢。
我是只看到了我的角度。我是一个点,我的对面是墙。是个线,是个面。我要看得透,要进到墙里,穿到对面。
世风就是世风,影响一些人,你可以守住底线,底线是可以突破的,你守,会守出一份苦,这份苦哪里来,是不是也有羡慕别人不守的自由狂野。我把垃圾分类做了,是不是羡慕别人不做,省下来玩游戏的时间。
如果一个规则使自己苦,那它可能就是不对的,是违性的。尽管合乎社会规范。娶妻生子这回事就是。爸妈必然是难的,养儿没有不难的,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在这之前你只能想像。但想像就不真实吗,感同身受后,不结婚是不让自己伤心,没什么不对。可你这时又不孝了。苦,尤其是你觉得对不起父母,不能按他们的心思给抱个孙子的情况下。
做人,都说做人,归根结底人是独立的,独立又要合群地生存在社会里,怎么办。
老辈人给出路子了:外圆内方。
怎么具体化?照我说,心里有杆子枪,要软,要硬,要有尖,要有缨,扎得透,捂得住,抖得活,挑得开。
比如结婚,你可以结,不要把婚姻当回事,别谈负责不负责,但外表不要讲出来,父母你们要孙子,要后代,生,给你,带去吧。婆婆说要二胎,我不想生了,来,老公这钱你拿去,找代孕,搞小三,随便你。婚姻是人间的东西,你们留恋,就约束你,约束不了我,我退,我撤,你们说我怪,不正常,好,净身出户,都给你。若想要钱,就不明说,找人给老公下情色陷阱,让他净身出户,孩子也扔给他,有什么。
你们用道德强加于我,来坑陷我,陷我于不义,我凭什么不能用它来反击。规则可以守,同样就可以玩,游走于自由与僵化之间,活开了就好。
怕的是大爷说这样,又要孝父母,又要顾家庭,做着不合心的事,改不了,不想办法,只是慢慢拖着自己,结果把这谋生的手艺也练熟了,越发地脱不开,仿佛这辈就是为它活的,活出了命运感。
其实人是有活路的,是你心窄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22 00: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景德镇大叔(下)
大叔继续在太阳底下给瓷器打眼,我在旁边玩手机。有时有客人进来出去,他会放下手里的活去招待一下,因此,看久了我也不是特别在意。
我偶尔抬头,看见有个姑娘坐着和大叔聊着,然后我继续低头玩手机,可过去十几分钟一看他们还在聊,有点好奇,就坐过去听。
那姑娘说自己家境挺好,爷爷奶奶都是部队上的,被家人送出国留学。她说因为留学的人相对有钱,圈子里攀比风气特别重,加上自己一些老师心术也不正,对着她的同学朋友有过邪念,所以自己受不了回国,跑来景德镇拜师学艺。
说着摸出根烟来,问大叔抽不抽,大叔摆摆手,问她抽烟多久了,姑娘说自己从十一岁开始抽,说自己从小都是寄宿制的学校,管的严,但自己还是不服管,总是偷偷干坏事。说着露出自己的大花臂给大叔看。委实说我不太喜欢那堆图案,图案都是一个个的毒虫蛇头,应该是先后纹上去的,看上去完全不协调。
大叔看见就问,说你这是纹上去还是刺绣上去的?大叔说的刺绣应该是说纹身贴那样的东西,姑娘就说是纹身,一针针纹的。大叔问:去不掉?姑娘说去不掉。
于是大叔打量打量,不住地点头,夸姑娘说这个花臂好看,不得了,非常有艺术性。姑娘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说自己家人之前都不支持,但自己就是坚持纹,说自己一直喜欢毒蛇,露出自己的手机壳也是蛇皮纹。
大叔说,喜欢蛇好啊,蛇就是一种长寿的象征,放在古代那就是仙气啊什么的,你喜欢蛇,就是说你的内心就是向往那种自由无忧无虑的生活,你无拘无束,想到哪就到哪飘到哪你向往那种生活是不是啊?
姑娘点点头。
大叔说我看看你的掌纹。姑娘递过手,大叔先把自己手给她看,说你看老乱的是不是?姑娘说还真是。大叔就开始看姑娘的掌纹大叔说你这还有点漏财是吧,姑娘说:啊?大叔就解释,说你这手掌软如面,这是什么呀?是中气不足,你湿气重。姑娘说是啊,说自己看上去挺壮,但是身体一直不好。大叔就说,你要补中益气,中气哪来的?从心而来。大叔说相由心生,境由心转。
大叔对姑娘说,你天生丽质,富贵人家,你富不富?贵不贵?那么富贵从谁要来呀?从心来,如果你能把富贵重新走出来,你的中气空就起来了。
姑娘点点头,若有所思。
大叔说,你很大方。姑娘问怎么看出来的,大叔说是这样,一般的十指并拢的,他做事情就很谨慎很拘束的,像你这种一看就是很大,指为龙掌为虎,只能虎吞龙不能龙盘虎,这个里面都有讲究。
大叔说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姑娘说你说得太对了,说那我该怎么办,姑娘说我也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大叔说你记日记吗,姑娘说偶尔会写,但是不会天天记。大叔讲你要记日记,树立一个小小的目标,你就把你我想我想先从一天的目标设计,今天我想吃饭,我想睡觉,有人伤心我得安慰安慰这个人,就是尽量以善为标准。人的本性是啥,就是善,一日一善,你的本性就能彰显。日行一善不是说你要刻意去做,你见着人说点好话就行了,你关心下人客气点,这就是善。就说你家人,一天下来也去打个电话,你就说你们吃饭了吗?注意休息。你慢慢能体会到你的父母他们都不容易。你就是这样说,就是尊老,爱幼你还做不到呢,大叔哈哈一笑,说你还没有,是吧?
大叔说你就那样做,如果回去以后,比如放暑假的时候,一定给你的父母洗洗脚揉揉背,再比如给母亲梳个头,你就说你在家不好意思这样做啊,但你一定要这样做,为什么?因为你都是小时候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那不定给咱洗澡洗脚洗多少次呢?那给父母洗脚那不很正常啊,尤其自己的父母,为什么要拉不下脸?你想小时候父母正吃饭呢,你要撒尿又拉屎,他管不管你?你给父母还讲什么?你给父母跪着洗都很正常的。大叔说你这样做,你多做几次,坚持下去,你父亲别说现在这个纹身,你就是全纹完了,他都不会说你。
姑娘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他俩继续聊着,我总觉得哪不对。
姑娘去买水,我就问大叔,大叔眼瞅着姑娘走远,叹口气,跟我说:
“你说一个陌生人讲大道理,说她不该乱纹身不该抽烟,她听不进去也听不懂。你只有说打个电话问候问候父母,对他们说句好听的话,这个情况就改变了,对吧?先慢慢来,这样的人能帮就帮一下,能说好听的就说好听的,你说好听了他们才听得进去,她连自己父母的话都听不见去,你说我一个陌生人说这有啥用啊?
我说我以为她是客人,大叔说这就是个路过的小姑娘,我说您这就专门陪她聊了一下午?大叔说这不是日行一善吗,我给她说点道理,没准她就懂了呢。她现在跟的老师七十多了,领着那么多小孩吃啊喝啊,你说她能学到啥。
大叔说,日行一善啊。
小姑娘回来了,和大叔继续聊着。聊了很久,快吃晚饭了,小姑娘告辞,说自己今天学到了很多,没那么迷茫了。她问,到时候自己能不能再过来,和大叔聊聊天。
大叔说好啊,没问题,你有空就过来,我跟你说道说道。
姑娘开开心心朝大叔摆摆手,离开了。
大叔继续开始手头的活,抱着罐子,往上面钻孔。
十分钟钻一个孔,有一百个罐子等着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22 00: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忽地顿开金绳,这里扯断玉锁。咦!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评分

参与人数 1战斗力 +1 收起 理由
mosku + 1 大叔比想象的要精神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22 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康德说,每个时代的哲学家都在骂他所在的时代道德败坏

我倒是真相信,人的文明是逐渐前进的,没有人生活在最好的时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 沪公安备31011302000944 )

GMT+8, 2019-3-22 07:47 , Processed in 0.028758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