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25|回复: 0

[文化] 《阅微草堂》中的一则元明传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下面是《阅微草堂笔记》里的一条记载:
“宣武门子城内,如培塿者五,砌之以砖,土人云:五火神墓。明成祖北征时,用火仁、火义、火礼、火智、火信制飞炮,破元兵于乱柴沟。后以其术太精,恐或为变,杀而葬于是。立五竿于丽谯侧,岁时祭之,使鬼有所归,不为厉焉。后成祖转生为庄烈帝,五人转生李自成、张献忠诸贼,乃复仇也。此齐东之语,非惟正史无此文,即明一代稗官小说,充栋汗牛,亦从未言及斯人斯事也。戊子秋,余见汉军步校董某,言闻之京营旧卒云:‘此水平也。京城地势,惟宣武门最低,衢巷之水,遇雨皆汇于子城。每夜雨太骤,守卒即起,视此培塿,水将及顶,则呼开门以泄之;没顶则门扉为水所壅,不能启矣。今日久渐忘,故或有时阻碍也。其城上五竿,则与白塔信炮相表里。设闻信炮,则昼悬旗、夜悬灯耳。与五火神何与哉!’此言似乎近理,当有所受之。”
文章内容分为截然对立的两部分,后半部分是转引“京营旧卒”之口解释了传说发生地奇异建筑的本质作用。作者在记录这一说法时刻意或非刻意地添加了“汉军步校”及“旧卒”以突显其官方性、权威性,但结果依旧是“今日久渐忘”,证明老卒的话仍然是一种口头的解释性传说,作者出于史家(儒家)的态度,也不过说“似乎近理”罢了。
口头传说是一种流动性极强,却最能反映人类形态的文学样式,当它被记录那一刻则像琥珀中的小虫,被凝固了。我们可以通过观察这些小虫的一鳞半爪,一窥历史记忆、社会信仰、大众思潮等等。
我们主要分析前一个传说,这是一则典型的解释性传说,即,讲述某物某事由来的故事。
对象是“宣武门子城内的部娄”,纪昀用了“如”这个字,显示他无法确定这五个土堆状的物体到底是什么,“砌之以砖”则证明这是一种人造建筑,这便引出了建造它们目的的疑惑。
解释性故事的讲述人身份为模糊的“土人”,我们猜测应该是当地老者一类,但和现代民间故事务必记录讲述人的年龄、文化程度等特征不同,在纪文达笔下这些一概阙如,我们只能假设这是位不通文字,知识全靠代际口耳相传的老人。
故事的主角是明成祖,但我们不要自动带入明史中真正的那个明成祖,而是活跃在民间口传文学中的明成祖,或者叫,燕王。
由于明成祖有迁都北京和数次北伐的壮举,因此是直隶一带民间故事中的箭垛式人物,其中以燕王扫北的系列故事为大宗(民间故事里经常将朱元璋、朱棣父子的事迹混同起来,比如在各类“大槐树”故事里,与元人拉锯战几乎将中原杀光的主角,有时是朱元璋,有时是朱棣。这种张冠李戴,也出现在刘伯温修哪吒城的传说当中)。此处文本中的“北征”当然指的就是“扫北”,但其对手为“元兵”即蒙古人。我们基本能判断出,这里所谓的扫北传说一共涵盖了元末北伐战争、靖难之役、明成祖北伐三个历史事件,这就是民间口传故事的模糊性和不确定性。
建筑的修建者是燕王,名字叫“五火神墓”,稍微一想我们就会发现这名字很怪异。因为在中国传统中“神”字后面往往不会带上“墓”字,而是“庙”“祠”“宫”一类,果真封神的话,理应有自己的祭祀场所,这里却是把封神者和祭祀场所合一了。
这种东西在汉地并不常见,但是在蒙古、西藏一带却遍地可见,我们注意到建筑的外形并不是汉式的坟包,而是类似土堆,我们很自然就能想到这和蒙古敖包、西藏玛尼堆以及西域的麻札是类似的性质,一种基于萨满传统的墓葬式纪念物(当然有些敖包和玛尼堆内部并没有东西)。
在萨满传统中,不得其死者通常会变成危害人类的强大厉神(比如西藏的雄天多杰和日本的菅原道真),需要以某种方式进行镇服,石头便是一种有效的镇服物。因此,不断在厉神葬地处堆积石头的行为本质便是防止他们作祟,这也就是敖包出现的原因之一。(汉族也有建庙祭祀厉神的萨满传统,如最初的关公信仰,但庙与陵通常是分开的)
而本故事的五火神墓恰好是这种传统的反映:“使鬼有所归,不为厉焉”。
我们再看这个火氏五兄弟是什么人,首先他们的姓就很有意思“火”。汉族姓火的并不多,而元明时代的火姓主要来自西域,是波斯语“火者”(Khwaja)的简写,一种荣誉称号,我们可能更熟悉它的另一种译法,和卓。(或者霍加,霍青桐的姓即来源于此)
元明时“火者”一词通常又作为宦官的异名出现,这是因为有元一代的内阉有不少是出身于南亚的木速蛮太监,这一批人就被冠以“火者”之名。这种制度延续到明初,我们最熟悉的一个产物就是三宝太监郑和。
蒙古人的朝廷重用诸色目人,父子相袭,孳生漫延,在明太祖北伐成功后,不可能所有木速蛮背景的臣子都追随元顺帝父子北逃,反而是更多的留下来为大明效力(比如,铁铉),因此给明廷留下了一个多民族的官僚队伍。这也就是经常被提及的明初的内亚性。
朱棣靖难的队伍中就有众多的蒙古人、色目人,这个无需多言。
而火氏兄弟的所作所为也暴露了他们的民族身份,制造“飞砲”,我们知道蒙古灭宋的一种主要工具就是回回炮,由西域人阿老瓦丁和亦思马因改制而成,由于蒙元制度是近似种姓的父子继承制,因此火家极有可能是世掌砲兵的军户或匠户。(是否实有其家族我们已经无法考察了,或许这其实就是阿老瓦丁为代表的西域砲兵历史记忆的变形)
火氏兄弟为朱棣立下汗马功劳,反被恩将仇报的情节可能脱胎于朱元璋杀功臣的事迹(前文讲过这对父子的传说经常混同),本身并不合理,总之,神墓(按照其民族身份,称作麻札更合理些)就这样建起来了。随后还树起了五根长杆充作祭祀对象,我们知道,汉族并没有这种祭祀仪式,此处更接近满蒙的神杆习俗,又或者是起悬挂经幡的作用,不得而知。
至于祭祀的为什么是五兄弟而不是一个或三个,这可能要从“五火”一词本身说起,我们知道有另外一组与火相关的兄弟神,也正好是五个,就是华光五显神(五人出现时是五猖或五显,也是五路财神,独个出现时是华光菩萨或三眼灵光马王爷,简单来说就是比较乱七八糟)。两组神的融合同构最终制造出了火氏一共兄弟五人的说法。
最末的火氏与朱棣转世云云,则是更常见的套路了。
说了这么点很多都是错的,谢谢大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5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909号 )

GMT+8, 2020-1-28 18:05 , Processed in 0.028220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