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哈里.谢顿

[历史] 【连载中】IJN海军炊事兵物语—一位主计兵眼中太平洋战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8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明的月下 发表于 2018-3-29 12:56
说不定是因为近代刚开始工业化的时候,大部分自然农业人口转换成工业人口。因为在过去农村成长,缺乏教育以 ...

不会,估计和管理者本身的素质有关

之前我听过某高级写字楼保安和保洁的培训方法,也是又打又骂的

21世纪的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哈里.谢顿 于 2018-5-15 19:06 编辑
jkkkjkski1 发表于 2018-5-7 21:07
当我返回家乡接受征兵检查时,遇到不少同龄的同学朋友,他们几乎无一例外地报名参加陆军,理由无非是能够进 ...

别说人运气好,人好歹也努力了一把通过了主计科的专门考试,同年兵就他一个,不能光看历史的进程,也要看到个人的奋斗,要是没过,半年后就得躺在铁底湾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哈里.谢顿 于 2018-5-15 19:05 编辑

海军炊事兵物语——别了!雾岛!
中途岛海战悲惨地落幕了,舰内的气氛恢复了常态,老兵们再次板起面孔,对我们恶语相向,拳头相加,这让我们格外怀念战斗时的氛围,只要炸弹没有落到自己头上,战斗时间越长,我们的心情反而越轻松。相比美军的炸弹,老兵的耳光更让人感到恐惧。
从主计兵的角度考虑,我军航母被击伤也好,被击沉也罢,都丝毫不会影响我们的日常作业,我们一心渴望的只有早点回港,能够上岸休息。航行的时间越长,这种渴望就越强烈,每天只是盼望着听到喇叭里传来舰队入港的号令。在航行时,我们只有在倒剩饭和进行注水作业时才能前往甲板,眺望大海,其余的时间总是呆在看不到阳光的甲板下,面色苍白,皱着眉头,默默无语地进行着似乎永无尽头的作业。
没有人聊起有关战斗的事情,说不定有的人根本不知道战斗是在中途岛打响的。奇袭珍珠港的时候,分队士还特意跑到厨房进行战前训示,而在中途岛海战前连这一步都省了。我在机缘巧合下目睹了战场实况,我想其他科的水兵,除了兵科以外,大概对于战斗何时结束,结果如何都毫不知情。
■ 一架零式水上侦察机准备从“足柄”号重巡洋舰的弹射器上起飞。在中途岛海战中,正是由于“利根”、“筑摩”号起飞的侦察机未能及时发现美军航母,导致日军失去先机。

战后,我阅读了有关中途岛海战的回忆录,才对这场海战有了完整的了解,同时对于日本海军的表现颇感心寒,甚至是莫名的惊讶!在平日里,大人物们常常在我们耳边高吼:“动作要迅速!准确!”在作业时稍有怠慢,马上会被冠以“偷奸耍滑”的罪名,轻则痛骂一顿,重则拳头伺候,几乎连下巴都要打掉了。哪怕是对于作业没有丝毫影响的小事也会毫不留情地遭到痛扁。然而,在中途岛海战中,哪里有什么“迅速、准确”,完全是“迟钝、失准”。即便是美军通过破译密电掌握了机动部队的动向,就算是计划对中途岛发起第二次攻击前日军依然判断“周围没有美军航母活动”,可是为了以防万一,至少也应该派出更多的侦察机查明敌情,明明应该将战场侦察置于最优先的位置,结果事到临头反而在侦察上出现纰漏,晚了30分钟发现美军航母,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失败。
我很幸运,在这场大战中毫发未伤,却有一种犯错挨骂的失落感。当时那些舰队司令们要是每隔半小时或一小时就派出侦察机的话,也许能够更早地发现美军航母,从而扭转战局,每念及于此,我心中都深感遗憾。尤其令人失望的是,海军在平日的训练中再三强调:第一是监视,第二也是监视,第三还是监视!连我们主计兵都听得耳朵要起老茧了,可在紧要关头却让对手抓住了监视上的漏洞,我真心替那些死去的航母乘员们感到不值和悲哀。说了这么多也不过是马后炮,我们当时只是在忍受耳光和臭骂,为制作战斗餐而埋头苦干,没有看到流血牺牲的场面。
■ 在甲板上利用测距仪和传声筒监视和报告敌情的水兵。日本海军在训练时强调监视敌情,却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机动部队终于向内地返航了,舰内生活又回复到循规蹈矩、波澜不惊的节奏。与陆军部队不同,海军即使是打了败仗,只要本舰没有受损或出现伤亡,往往感受不到失败的气氛,生活如旧,吃喝照常,所以在中途岛战败的当天晚上,我们还能吃到甜滋滋的年糕红豆汤,实在不太协调。只要不跑到甲板上看,已经失去航母的机动部队和以往航海训练时没什么两样,我们依旧在体罚和呵斥下惶恐不安地过日子,心里暗自猜测这次返航会停泊在哪个港口,是吴?是横须贺?还是佐世保?
机动部队在与包括“大和”号战列舰在内的主力部队会合后继续向本土前进。我在某次倒剩饭时终于得见“大和”号的尊容,它那如同山峰般的魁伟身姿令我深感震撼,真不愧是号称“不沉战舰”的第一巨舰!与“大和”号相比,与之同行的巡洋舰、驱逐舰显得那么渺小。不过,就在两三天前,在“大和”号所处的位置上还是我军航母在气定神闲地航行着,想到这里,一种落寞之感在我心中油然而生。
■ “大和”号战列舰在试航时的雄姿。作为史上最大的战列舰,“大和”号一直被日本海军视为骄傲。

新兵上舰之后,我们虽然名义上升为旧三,也有了可供使唤的部下,但作业内容毫无变化,唯一的改变是再也不用应付老兵们刻意刁难的提问,诸如“今天的菜谱是什么?”“说说味噌汤怎么做?”之类的问题现在成为令新兵们头疼的难题,此外花样百出的测试和体罚,随时随地都会响起的耳光和责骂,所有我们经历过的事情都已是新兵们的家常便饭。
在中途岛海战后,我从老兵们的脸上看不到一丝对于失败的自责或反省,我们自己何尝不是如此,一面违心地从事着厌烦的炊事作业,一面咬紧牙关忍受饭勺的“关照”,被各种作业和琐事填满每一天的生活,心中企盼着上岸的日子,实在无暇多想。就算真得为战败感到内疚,深刻反省,那也是大人物们的事情,与我们下级兵何干?
不久,我听闻舰队即将返回濑户内海的柱岛锚地停泊,还有另一个消息让我更加喜出望外。某日,分队士把我叫过去,笑着对我说:“高桥,你小子要调到佐世保海兵团了。”听到这话,我差点笑出声来,要不是当着分队士的面我肯定会狂笑不已。我强忍着心中的狂喜,用极为郑重的立正姿态大声回答道:“是!”同时正视分队士的脸,那张本应令人感到压抑的脸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那么和蔼可亲,在我眼睛里简直就像是大慈大悲的佛祖一般!我至今还记得,我兴奋得全身像火烧一样燥热。分队士显然看出我很高兴,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简单交代了一句:“入港后立即出发,你赶紧去做好准备吧。”直觉告诉我,我一定考上经理学校了!
从分队士那里回来,我的心境完全换了一番天地,就连作业时都像在做梦一样。能够调离厨房本身就让人欣喜万分,现在还能进入憧憬许久的经理学校,真是喜上加喜!不过,眼下我还不能把喜悦之情表露出来,因为我的幸运未必会让旁人一样高兴。可是,偏偏我不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有心事多少都会在脸上表现出来,肯定已经有人发觉我心情大好。尽管如此,我还是竭力克制与人分享喜讯的冲动,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调职的事,对同年兵也守口如瓶,更加不能告诉老兵们。
虽然我保持缄默,但是消息灵通的老兵们已然从其他地方得知我即将调离。在某次作业的间歇,一个老兵带着坏笑对我调侃道:“高桥,听说要调走了啊……”这个时候如果矢口否认,显然太过虚伪了,如果面露笑容铁定也没有好果子吃。于是,我故作镇静,尽量以淡然的口气回答道:“是!”这个老兵当然是明知故问,但从我口中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顿时变了脸色,厉声说道:“混蛋!有什么可得意的!”看来我还是没能隐藏住自己的真实心情,被他看出来了,或许我的牙齿从嘴唇之间露出了一点点吧。老兵并没有扇我耳光,从他那低沉而严厉的声音里,我能够感受到一种由嫉生恨的恐怖。在那次对话后,老兵没有找我的麻烦,但他那副充满憎恨的神情我一辈子都忘不掉。与上层人物的调职不同,我们下级兵的职务变动没有那种高升的感觉,多数情况下调职者固然受人羡慕,但剩下的人难免垂头丧气。
从某种意义上说,海军的调职意味着一次愉快的旅行,即便是调往最危险的前线,至少前往目的地的旅程是令人愉悦的,可以暂时摆脱严苛军纪的管束,尽情地接触俗世的自由空气。其实,只要身处军营生活就不可能轻松,对我来说这次调职实在是难得的喘息和放松。此外,调职旅行还有额外的好处,可以拿到自由支配的差旅费,在必要的花费外还能剩下不少,收进自己的口袋。处在战争时期,即便是呆在军舰上最安全之处的主计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丢掉性命,哪怕只是乘坐火车做短暂的旅行,也让我感到生命的美好。从原则上说,调职者必须选择最短的路线尽快向新单位报到,不过并不会认真计较路线的长短,就算晚个半天一天也不会被追究,特别是对从前线调回的人员,根本不会过问他是怎么回来的。
舰队在连续航行数日后终于抵达了柱岛锚地,“雾岛”号就在先一步入港的“大和”号旁边抛锚停泊,从甲板上看“大和”号就像是一头沉睡的海兽。终于到了离舰的日子,初夏的阳光灿烂炫目,天气晴好,恰如我的心情。在离舰的前夜,我已经将私人物品全部装入行囊。用过早饭后,我不慌不忙地扛起行囊,登上甲板,前往搭乘舰载艇的舷门处。我是在1941年4月登上“雾岛”号,1942年6月调离,算来在这艘战舰上度过了一年零两个月时光,终于要和它告别了。
作为下级兵,无论登舰还是离舰都不会引起关注,没有一个人来为我送别,我的同年兵们都汗流浃背地在厨房里忙活,根本没空送我。我穿着第二种军服(夏装),按照上岸的规矩到各处告别,大声喊道:“多谢关照!”可是,正在作业的老兵们都佯装不见,个个背对着我,头都不回,这样倒让我感到轻松。在战争时期,海军军人一旦调职,就很难再见到原来的战友了,所以不可能会说诸如“有缘再见”“多保重”之类的话,老兵们充其量只会说“给我好好干”,或者类似的话。相比无人送别的失落,登岸的愉悦心情要强烈得多,我的心情有些飘飘然,我把调职命令交给舷门的值班军官过目,在得到通过的许可后,我兴高采烈地行了个军礼。
当时,“雾岛”号没有安排直接前往吴港的交通艇,我必须先坐上本舰的舰载艇前往主力部队旗舰“大和”号,然后和来自其他舰的上岸人员一道,统一换乘直达港口的交通艇。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登上“大和”号,其实只不过从甲板一侧扛着行囊步行到另一侧而已,根本没有机会参观整艘战舰。即便如此,能够走在令所有海军将士景仰的旗舰之上,也算是一种荣耀了,以后可以在人前夸耀一番:“我也上过‘大和’哟!”
下期预告:在“雾岛”号服役一年零两个月后,高桥作为一名三等主计兵,回到军人生涯开始的地方:佐世保海兵团,经理学校的校门正在向他招手!​​​​

网友评论:
变态废宅家里蹲:我绝对不知道,我作为一个主计兵怎么就把我选到经理学校去了,所以分队士跟我讲话,说统帅部已经决定了、调你到佐世保海兵团,我说另请高明吧,但是呢,分队士讲“大家已经研究决定了”,当时我就想念两句诗.....
九虎之尊:老子去过珍珠港 见过中途岛命运的10分钟,在铁底湾被仙人掌航空队砸沉之前调离了,命简直不要太好
FC獸佛:现代雾岛 ¡评论配图

大雨大于大鱼打渔:还以为没考上经理学校?另外高桥这种旧三考上经理校了是军曹还是特务士官?
大雨大于大鱼打渔:回复@天秤摇摆不休:[吃瓜]特务士官是军官(提干),军曹只是高级别士官
@金陵上空的鹰: 这主计兵命大,半年后雾岛就被华盛顿给做特掉了
青森浪士:那些殴打过高桥的老兵、一起服役的同年兵,还有被高桥看作小孩子的新兵基本上无人幸存吧...所以这次告别也是永别了
神算子哈里谢顿:雾岛火头军:老子专职雾岛,上过大和,去过夏威夷,见过中途岛,看一航战起火,值了[二哈]
@麦克尔乔丹: 雾岛还有不少活下来的,如果是山城或者扶桑就没有活口了
@snakefilm-Jr:传说有几个扶桑倒霉蛋的爬上了岸后被土人砍死了//
@snakefilm-Jr:回复@五道口军事研究会:山城好像是主计长之类的一个部门头目还活下来了[疑问]//
五道口军事研究会:回复@snakefilm-Jr:江崎寿人主计大尉,主计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6 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见证了旧日本海军的巅峰与命运的转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6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sc流亡湿人 发表于 2018-5-16 08:46
见证了旧日本海军的巅峰与命运的转折

个人觉得IJN的巅峰是甲午 对马
至于偷袭珍珠港和横扫东南亚 实在谈不上巅峰 (见仁见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6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oolffcat 于 2018-5-16 15:05 编辑

风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6 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哥们也是知识改变命运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6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arcticlionheart 发表于 2018-5-16 15:04
这哥们也是知识改变命运了……

传说中有主角光环的人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7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和旅馆居然有这么多人上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7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arcticlionheart 发表于 2018-5-16 15:04
这哥们也是知识改变命运了……

出了棺材又进炼狱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7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海军炊事兵物语——重返海兵团
在我的记忆中,上级并没有下达特别命令,封锁中途岛战败的消息。在海战当时,我在作业时偶然登上甲板,看到了一艘航母燃烧的场面,如果不是这样,我或许什么都不知道,当然无从得知战斗是赢是输,即使次日发现航母都不在队列中,也不会想到它们已经沉入海底,只会自我解释说一定被调到其他地方作战去了。
说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在战列舰进行战斗配置后,大部分乘员无法感知部署岗位之外的情况,不仅是身处舰底机舱内的机关兵,以及在厨房内的主计兵,就算是直接参与战斗的炮术科乘员也是如此。在封闭的炮塔内他们能看到的不过是大炮的炮尾、从弹药库内提升上来的炮弹,还有各式各样的仪表而已,只能按照舰桥传来的指令旋转炮塔,对准方向,开炮射击。能够看到战斗实况的大概只有担负监视职责的瞭望手和防空炮位的炮手们。那些驱逐舰的乘员参与了对航母的救助作业,想来他们更加清楚战败的结局。
■ 带着防毒面具操作25毫米机关炮的日本水兵。在战列舰上,除了瞭望手、防空炮手等少数在露天作业的水兵外,其他大部分人是看不到战斗实况的。

上级对战斗结果作何判断我无法得知,不过我确实没有接到“不许多嘴”的特别指示。后来,我倒是听说上级对于沉没航母的幸存舰员下达了严厉的缄口令。其实,就算上级不下令,包括我在内的海军军人都不可能把战败的消息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到处传播。
1942年6月,整个日本还沉浸在连连胜利的氛围中,加上战争开始不久,国内物资还没有感到匮乏,广大民众自然对大本营宣布的在中途岛取得胜利的虚假消息深信不疑。实际上,海军不仅向公众撒了谎,对于陆军也没有透露实情。就连亲眼看到航母起火的我也听信了大本营的战报,做出得胜归来的姿态挺胸阔步地走在街上。
吴港和佐世保一样,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海军军人。虽然从码头到火车站的距离并不远,可是对于我这个右臂上佩戴毛笔臂章的三等水兵而言却显得分外的远,因为我不得不随时放下手中的行李,向迎面相遇的老兵或军官举手敬礼,一路上花去了很多时间。在平时上岸时,如果持有物品,我们都是用左手持物,这样便于用右手敬礼。虽然在遇到紧急情况时还是右手更灵活,但为了避免麻烦还是空着右手。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是右撇子,此刻两手都不得空,右手扶着扛在肩头的衣囊,左手提着装军帽的盒子,每次敬礼都要放下衣囊,然后重新扛上肩,所以前往火车站的这段路走得非常痛苦。如果在现代,可以轻易搭到出租车,但在那个时代普通人出行最多可以搭乘公共汽车或电车,出租车很少。就算有出租车,我们下级兵也不敢坐,要是被性格刁钻的老兵看到肯定会被呵斥:“混蛋!竟敢这么奢侈!”不管你是哪里的水兵,必定一顿耳光伺候。
我好不容易走到火车站,登上了前往佐世保的火车。随着火车慢慢驶出月台,“雾岛”号成为我遥远的记忆,我再也没有看到这艘战舰:在五个月后“雾岛”号在所罗门前线战沉了。车厢内早已坐满了人,我把衣囊、帽盒放到行李架上,站在过道上。我们下级兵平时只有吃饭的时候才可以坐下,所以站上十几个钟头对我们来说并不怎么难受。要是放到现在,我肯定把衣囊放到过道上,一屁股坐上去。但是,我们在军队中经常被训示,不要做出不符合海军军人身份的行为,就算是主计兵也要像男子汉一样坚强和忍耐,这样更酷也更有面子。而且,我当时还穿着军装,更加不能随心所欲,举止懒散,给海军丢脸,尤其今天身上还是容易弄脏的白军装,更要处处小心。总之,按照长期训练养成的习惯,我在人前尽量保持文雅端正的仪态,宁可潇洒地站着,也不会选择舒服地坐着。
此外,在当时无论海军还是陆军,军人在车上都不会争抢座位,特别是年轻的下级兵。平素哪怕是稍有松懈的念头,都会被老兵认定偷懒而给予教训。即便来到平民中间,就算没有老兵在身边监督,也会自然而然地约束自己的行为,有空座也不会去坐。
那时的火车还是蒸汽机车,没有空调,车窗全部打开,外面树木翠绿,山峦起伏,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景象了,让我不禁想起思念已久的故乡。我站在车内盘算着,大概还有三个月时间才能进入经理学校,听说战前水兵进修的时间为6个月,战时缩短到4个月。无论怎样我还是希望早一点入校,在那之前我必须在海兵团继续从事炊事作业,早一天入校就能早一天告别锅碗瓢盆!就在我想东想西的时候,火车沿着山阳线一路向西前行。
佐世保海兵团是我军旅生涯起步的地方,可是我并不怀念那里,不止是海兵团,我从来不觉得军队是个值得眷恋的地方,如果能够重新选择,我绝对不会穿上军装。直到很久之后,我上了年纪才开始怀念军队时光。一年零五个月前,我作为一名新兵走进海兵团的大门,如今作为一名真正的军人被调回这里,颇有轮回之感。尽管不会像新兵那样受到班长教官的严格教育,不过,就算是作为经理学校的准进修生也不要指望在海兵团会得到特别的优待。
我还记得佐世保海兵团的主计科有一个比恶魔更可怕的兵长,就叫他S吧。在海兵团里S就像凶神一般的存在,恶名远扬,所有在佐世保海兵团受训的主计兵没有不知道他的。我作为新兵入团的时候,S并不直接管理我们,但他对新兵永远是一副鸡蛋里挑骨头的刻薄态度。他总是穿着洁净雪白的作业服,身边总有两个跟班似的一等兵,经常拿一些鸡毛蒜皮、无中生有的理由给新兵脸色看,比如“你这算是敬礼吗?”“声音太小了,听不见!”最后结结实实地赏你个耳光。其实,就算是班长也不会没事找事地扇新兵耳光,所以对我们新兵来说,S兵长才是最可怕的人。据说S在佐世保海兵团一直待到战争结束,他的恶劣行径招致太多人的憎恨。由于害怕遭到报复,他在战后早早地逃走了,销声匿迹,不知所踪。
■ 1947年东宝公司拍摄的影片《海军特别少年兵》的剧照,一群少年水兵在接受老兵的训示。佐世保海兵团恶魔兵长S大概就是片中这位表情严肃的老兵的形象。

火车驶过一座座车站,陆续有乘客下车,车厢内出现了空座。我看旁人似乎也不怎么在意我,也坦然地找到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伴随着火车有规律的晃动,我在脑海里继续想着有关S兵长的事情。在受训时,我们新兵和海兵团主计科还扯不上什么关系,可是这次我就要成为S兵长的部下了,虽然时间不会很长,可是到底该如何应付这个混世魔王,真是让人头疼啊!随着火车越来越接近佐世保,我的心情也愈加烦躁起来。S兵长肯定还在海兵团,一旦报到首先要和他打个招呼,要是敬礼或者其他什么事情做得不能让他满意,一顿下马威式的耳光是躲不掉的。我靠在车窗边,眺望着远处的青山绿树,却丝毫没有欣赏风景的兴致,满脑子都是S兵长的影子。
海军士兵在调职时向新部队的顶头上司报到,与黑帮电影里社团成员在吃饭或住宿时行见面礼的情景非常相似。我虽然之前没有经历过调职报到,但志愿兵新兵在上舰时曾向我们报告并自我介绍。通过新兵们的举止,我认为在这种场合下敬礼是最重要的,尤其是敬礼时的眼神一定要坚定自信,只要心里有了底气,敬礼的姿势自然也会有气势,而动作准确、干脆利落的军礼肯定会给新上司留下好印象。
■ 刚入伍的新兵身穿便服跑步进入海兵团大门。

我本来可以选择绕远路,让自己多放松几天,但我没有那么做,毕竟我还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我乘火车由吴港直达佐世保,下车后直奔海兵团驻地。远远望见海兵团兵营高大的外门,心中不胜感慨。上次走进这座大门还是在入伍时,和穿着西服或便装的应征新兵们成群结队地走过,如今我独自一人,身穿军装,扛着行囊回到这里,心里多少有种“功成名就”的得意感觉,在向门前的卫兵行礼后,昂首阔步从门下走过。外门距离兵营正门还有200米,宽阔的道路两侧种着成排的樱树,枝繁叶茂,我在初夏阳光的照耀下加快了脚步。
在正门前我放下行李,再次向卫兵敬礼,报上姓名、军衔,并拿出调职命令给他查验,很顺利地获准通过。这里是我新兵时代生活的地方,熟门熟路,我很快就找到了主计科,时间大概在午饭之前,距离我从“雾岛”号离开正好过了一天一夜。兵营操场上一个人都没有,新兵们应该还在教室里上课。在战争时期,由于军队扩充,海兵团里受训的新兵更多,军规也依旧严苛。
我先到主计科的庶务室报到,递交了相关文件。从值班士官的嘴里我得知S兵长果然还在主计科。交接完毕后,我立刻赶往炊事事务室,该面对还是要面对。不过,S兵长并不在那里,最后我在新兵时代受训的内庭找到了他。我突然意识到,他会不会特意在那里等着我?打人的话在庭院里肯定比在办公室里更容易施展拳脚。S兵长端坐在内庭一侧的长凳上,左右还像往前一样各坐着一名一等兵,就像哼哈二将,其中一位我居然认识,就是当初拿女性信件讹诈我的那个老兵!S兵长早已不记得我的长相了,但他应该已经得到通知,今天会有一名主计兵调来。
我走到他们面前,突然注意到S兵长的军帽边缘多了一道黑线,看来在我登上军舰这段时间他终于晋升了。因为在后方部队服役,晋升自然要比作战部队缓慢。他那顶加了黑线的军帽还很新,看来刚刚升为下士官。在我眼里,这顶军帽和魔鬼般的S兵长并不相配。
■ 日本海军下士官佩戴的略帽(也称舰内帽或作业帽),属于第三种军装(绿色),在边缘有一道黑边,夏装略帽为白色黑边,冬装略帽为黑色白边。

“高桥三主(三等主计兵)从‘雾岛’号调来,请多指教!”我笔直地站在S兵长面前,中气十足地大声报告,并致以最郑重的军礼,同时一直盯着S兵长的眼睛,大概是之前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此刻居然不觉得害怕。S兵长坐着没动,也没有立刻答话,而是用眼睛浑身上下地打量我,从头到脚,直至举到齐眉的指尖,那个骇人的眼神就像野兽在寻觅猎物一般。过了片刻,S兵长才好像自言自语似地小声嘀咕道:“哦,从‘雾岛’来的,敬礼很端正嘛……”听到他这么说,我知道这次报到算是无可挑剔,顺利过关了。
说真的,我丝毫不觉得自己的敬礼有多么硬朗端正,或许是因为我来自“雾岛”号这样的大舰,才让S兵长另眼相待。就像黑帮电影里演得那样,一个大社团的小混混可能比小社团的小头目更加嚣张,因为后台硬嘛!如果是从驱逐舰调来的水兵,估计S兵长就不会这么客气了,可能直接就是一巴掌。在海军里评判水兵身价的标准是看服役舰艇的大小,就像之前提到的,大舰里人员众多,军纪很严,乘员也被视为精英,而驱逐舰之类的小舰上氛围要宽松得多,充满人情味,就像一家人一样其乐融融,甚至感觉上下级关系都模糊了,不免给外界留下缺乏军人精神的印象。除非是来自立下赫赫战功的驱逐舰,在多数场合下小舰的水兵在大舰的水兵面前总是低人一头。就算是训练有素的潜艇兵,估计在S兵长眼里也是一文不名:“什么?从潜艇调来的!你小子到底会不会敬礼?!”然后就是一顿大嘴巴子。

下期预告:借着“雾岛”的名头躲过了S兵长的下马威,等待着进入经理学校的美梦成真,不料在回到海兵团的第二天,高桥却接到一个意想不到的命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8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olfhiter 于 2018-5-18 16:24 编辑
哈里.谢顿 发表于 2018-5-17 20:59
海军炊事兵物语——重返海兵团
在我的记忆中,上级并没有下达特别命令,封锁中途岛战败的消息。在海战当时 ...

有什么办法可以提高楼主的更新速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 沪公安备31011302000944 )

GMT+8, 2018-5-23 18:41 , Processed in 0.037243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