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990|回复: 4

[历史] 【转】兵种划分的唯一标准?小议阿彻·琼斯“武器系统论”

[复制链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8-1-26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哈里.谢顿 于 2018-1-26 21:20 编辑

作者:平田君Bellatores

转载经过作者许可,请勿用于商用


《西方战争艺术》英文版封面
​对大多数军事爱好者来说,美国学者阿彻·琼斯和他的代表作《西方战争艺术》都是耳熟能详的名字。按照作者的自述,写作《西方战争艺术》是为了“对史有所载的大多数西方战争中所存在的某些作战可变因素的变化,进行介绍性的和某种高层次的追溯和解释”[url=][1][/url]此书在叙事上也有别于传统的战争史著作,它更侧重于从历史上的大多数战争中存在的军事要素及其变化方面对军事事件进行理论性的阐释,重视军事行为的理性和逻辑性。总之,若能在阅读此书的基础上再去翻阅战史,对不同时期的战争形态和特点无疑会有更为深入的认识。

对一般读者而言,阿彻·琼斯最为人知的理论,无疑是他用于分析冷兵器时代战争的“武器系统论”。传统上,通常会依据装备的重量来划分轻重兵种,如:全副铠甲且战马披甲的骑兵无疑是重骑兵,不穿铠甲、仅着布衣的步弓手则是轻步兵。琼斯则以兵种的作战职能——冲击和投射为依据,将骑兵和步兵进一步细分为以冲击近战为主要职能的重骑兵、重步兵和以远程投射为主要职能的轻骑兵、轻步兵,并结合战例分析总结出四大武器系统在不同作战环境下的优势劣势。此后,“武器系统论”也成为古代战争中划分兵种的普遍标准。
典型的重骑兵装备——全套马甲+全身铠甲
不过,“武器系统论”也存在被误用和滥用的情况,普遍的认识误区包括:认为四类兵种之间无条件地存在相克的情况;认为兵种职能一旦确定便无法更改;完全忽视武器装备情况对兵种划分的影响。此外,还产生了“骑射无敌”之类的神论。

之所以会产生这些错误认识,主要原因是对原文理解出现了偏差,一些爱好者甚至连原文都没有读过,便简单地套用了琼斯提出的这些概念。因此,这篇短文将结合《西方战争艺术》原文进行分析,使读者能够对琼斯的“武器系统论”有更为合理的认识。

一、原书关于“武器系统论”的论述
阿彻·琼斯在原书第一章“古代战争”部分首次提及了“武器系统”的概念,在第一章的“关于四种武器系统性能的总结”中,他不仅明确提出了四类武器系统的名称、还对它们的优势和不同的应用条件作了简要的叙述。四类武器系统如下图所示:
四类武器系统
​琼斯首先以安息和罗马的例子说明,四类武器系统都各有优势:
“安息人戏剧性地展示了在适于骑兵作战的地形上,轻型骑兵对重型步兵的威力。他们还展示了亚历山大曾经展示过的,无论轻型骑兵还是通用骑兵,不经过特殊训练,没有特殊装备,在突击行动中都不能抵抗重型骑兵。但是,安息人的重型骑兵在罗马人列成方形队形迎战时,没有向罗马步兵发起冲击。”[url=][2][/url]
帕提亚人与罗马人的战争
随后,琼斯总结了骑兵(此时他们尚未使用马镫)与步兵近战的优势:“在与徒步人员的近距离交战中,乘马人员占有几方面的优势,其中包括位置较高,居高临下打击对手所必然具有的势能等。……这些优点,再加上骑兵先天具有较大机动性,使其成为一种优秀的突击武器系统;当然,前提是他经过充分训练,能够克服乘马的不稳定性。[url=][3][/url]
亚历山大大帝的“伙伴骑兵”,古典时代最著名的重骑兵之一
当然,骑兵并非不可战胜,若训练有素的重步兵能够形成方阵集群、将能依托纵深防御有效地抵抗骑兵的正面突击。不过,骑兵仍然能够发挥其机动性强的优势攻击步兵方阵防御较弱的侧翼和后方。琼斯的原文如下:
“为了抵抗骑兵的突击,重型步兵不得不形成集群。与列成6排纵深的方阵、身穿全副盔甲、有巨大而坚硬的盾牌保护的技能熟练的罗马士兵作战,即使是全副盔甲、手持长矛的安息重型骑兵也不能战胜他们。成纵深部署,拥有地面这种较好的作战平台,具有不必分心而集中精力于战斗的能力,聚集成无懈可击的方形队形,所有这些都意味着骑兵不能与这种徒步士兵组成的协同行动集群相抗衡。”[url=][4][/url]
上边这段文字一般也被视为“重步兵克制重骑兵”的依据。
典型的重步兵方阵
接着,琼斯对轻步兵和轻骑兵进行了分析,他认为轻骑兵相对于轻步兵有更多不利条件——射击速度较慢、射击精度较差、防护较弱,但轻步兵无法对抗重骑兵的冲击,而轻骑兵能以其机动性与重骑兵周旋。
“乘马弓箭手与徒步弓箭手相比,具有更多的显著不利条件。徒步弓箭手不必分神而集中精力于射箭,这使得他们拥有更快的发射速度,并且,即使排除稳定平台所带来的好处不说,其射箭的精度也更高。……徒步弓箭手还可以使用重量较轻的盾牌保护自己。骑兵无法以这种方式保护自己,因为他们仍然要使用弓箭和驭马。……但是,徒步弓箭手没有机会对抗重型骑兵。正像希腊重型步兵在马拉松和普拉蒂亚击败波斯徒步弓箭手一样,重型骑兵也能快速穿过落箭地带抵近敌人,并以盔甲保护自己,使用矛枪和短剑打败轻型步兵。即使弓箭手装备的分量轻也不能使其获得逃跑的机会,因为骑兵可以很容易地追上他们。”[url=][5][/url]
英国长弓手,中世纪历史上最著名的轻步兵之一
在本节的结尾部分,琼斯根据四类兵种的优劣概括了一些使用原则,并以亚历山大大帝为例,讨论了由四类武器系统组成的合成军队应如何进行作战。这些原则包括:
在平地上,重步兵和轻步兵可以对抗重骑兵和轻骑兵。
在山地、林地等复杂地形上,骑兵难以发挥效能,步兵在这些地形的战斗中居于主导地位。
装备类似的两支军队战斗时,防御一方较有优势;静止射击的轻步兵将有更高的投射精度、且更有利于防护。
(原文如下:“所以,在地形开阔的国家,由重型和轻型步兵的合成的军队,可以抵抗由轻型和重型骑兵合成的军队;而在多山、多林、断裂地形较多的国家,骑兵则不能很好发挥效能。在这些地形上,步兵占据支配地位,必须以步兵同步兵作战。装备相似的步兵作战,防御的步兵比对方占有优势。停止间的人员射箭或投石精度更高,并能利用自然遮蔽物或类似波斯人盾牌那样的人工措施保护自己。”[url=][6][/url]
琼斯认为,亚历山大大帝改变了希腊古典时代战争中重步兵对冲的作战模式,而以更为灵活的战术充分发挥不同武器系统的优势,他还指出,亚历山大大帝所使用的突袭侧翼和后方的战术能够决定战斗胜负:“在以轻型步兵与敌人进行前哨战的同时,依靠重型骑兵击败敌人的骑兵,并攻击敌人步兵的后方,然后运用重型步兵与敌人的步兵进行正面交战,并以轻型骑兵与敌人的某些骑兵作战。即使亚历山大没有创造重型骑兵,毫无麻烦地驱赶了波斯人的通用骑兵,他也拥有优势,因为在突击行动中,防御对骑兵没有什么好处。在对付敌人没有协同的重型步兵时,以骑兵攻击敌人的翼侧和后方,通常能够决定战斗的胜负。”[url=][7][/url]
亚历山大大帝(左)率军击败大流士三世(右)
琼斯在第二章“中世纪战争”对中世纪战术和战略进行总结时,又再次提及了第一章中引入的四种武器系统、并明确指出了四种武器系统之间的相互克制关系。琼斯的原文如下:
中世纪战争既强调四种武器系统的不同功能,又注重它们之间各自的优势。马镫增强了突击骑兵的作战能力,其专业化倾向也更加明显,……尽管下马的骑士能够像在马背上一样熟练地进行徒步战斗,抵抗重型骑兵的攻击,但是大多数情况下,还是需要步兵迅速站成密集的静止队形用长矛抵抗骑兵的冲锋。……由于重型步兵专门用于对付重型骑兵,轻型步兵在攻城作战中的作用无可替代,并且是在战场上对付轻型骑兵是最有效的兵种,所以1200年代的战争艺术具有如下区别鲜明的性能:(用“>”代表优越于)重型步兵>重型骑兵,重型骑兵>轻型步兵,轻型步兵>轻型骑兵,轻型骑兵>重型步兵和重型骑兵。这些关系清楚地概括在在图解2.1中。图中,A表示攻击能力胜于箭头所指的兵种,D表示防御能力胜于箭头所指的兵种。攻击包括迫使被攻击对象战斗的能力;防御仅指成功抵御进攻的能力,而不包括部队行动的能力。本图所概括的情况是指在平坦地形上。”[url=][8][/url]
​对这一图表,我们可以从进攻能力和防御能力两个维度进行理解:
进攻能力方面,轻步兵>重步兵,重骑兵>轻步兵,轻骑兵>重步兵和重骑兵。
防御能力方面,轻步兵>轻骑兵,重步兵>重骑兵。

可以看到,四类武器系统并不存在明确的相互克制关系,琼斯的本意只是表明不同兵种攻防能力的区别,而这四类武器系统实际上也可以相互转换, 如重骑兵下马步战的时候就能转变为重步兵、并能具备更好的防御能力。从百年战争的诸多战例来看,英军采取的下马骑士与轻步兵协同作战的经典战术确实赢得了不少对法军重骑兵的胜利,这正是通过武器系统转变实现战斗胜利的经典例子。正如琼斯所言:
“骑兵下马后的能力将有所不同。当重型骑兵下马作战时,它就变成了重型步兵。徒步作战士兵的总体能力肯定优于乘马作战的士兵,相同武器系统对抗时,防御一方的能力较强。轻型骑兵下马作战,也可以获得相对优势。在任何情况下,下马作战的骑兵在防御中更便于利用地形或人工障碍等有利条件,而乘马作战就不太容易做到。”[url=][9][/url]
15世纪身着板甲的下马骑士
不过,在实战中武器系统相互转换的情况更加频繁,比如:一名轻骑兵会放下弓箭、拔出长剑与敌方重骑兵肉搏,一名轻步兵也可能丢弃弩弓、捡起阵亡友军的长矛与敌方重步兵交战,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就自动转变为重骑兵和重步兵。当然,他们通常都是不合格的“临时客串者”、战斗力不能与职业重骑兵或重步兵相提并论。

二、一些较为合理的归纳总结
结合战史实例我们不难发现,实战中极少出现双方以单一武器系统相互对抗的情况,任何中世纪统帅要想赢得战斗胜利,都必须充分发挥不同兵种的优势、综合使用多种武器系统方能成功。不过,我们仍然可以根据一定的原则,将四类兵种在理想情况下(双方水平基本相同、处于平坦开阔地形)作战的情况进行分析:

一、在满足训练有素、武装齐全、形成集阵三大条件的前提下,重步兵在正面防御时对重骑兵占据优势。从史实战例来看,专业的重步兵在配备盾牌和铠甲、组成密集的防御方阵并使用长柄武器(比如马其顿方阵使用的超长枪和瑞士步兵使用的长戟)的情况下,才能确保抵御重骑兵的冲击。因此,那些临时征召、装备简陋的民兵和由轻步兵转换而成的“临时重步兵”与重骑兵的战斗并不适用于这一规则。
1499年的多纳赫之战,瑞士人(右)使用长戟方阵击败神圣罗马帝国(左)
二、重骑兵可以通过打击重步兵方阵的侧翼和后方的方式破坏方阵队形、从而击败重步兵。一般而言,冷兵器时代的重步兵方阵在交战中难以迅速回旋、面对除正面之外其他方向的威胁,而侧翼和后方恰好是方阵防御最薄弱的区域。典型的战例包括:坎尼会战中,迦太基骑兵对罗马中央步兵方阵后方的突击,使迦太基军完成了对罗马中军的包围;黑斯廷斯之战中,诺曼骑兵通过对撒克逊盾墙侧翼的反复迂回攻击、成功地破坏了撒克逊重步兵的防线。
坎尼会战示意图,迦太基重骑兵成功迂回到罗马军队后方,与己方步兵完成合围

三、在使用hit-and-run战术的情况下,轻步兵在与重步兵的交战中占据优势。若战斗由于某种原因变成近战的话,那么轻步兵将自动变为不合格的重步兵、将无法在与专业重步兵的交战中取胜。需要注意的是,hit-and-run战术对古代军队的轻步兵实际上要求非常高。因为这意味着他们采用分散阵型、有规律地后退拉开空间。不过,当重步兵一方由于某些原因(如防御敌方骑兵的侧翼威胁)而无法前进时,轻步兵不需采用这一战术也能击败重步兵。典型的战例如:1298年的福尔柯克之战,英格兰人便利用苏格兰人缺乏轻步兵和重骑兵的弱点,利用长弓手的密集箭雨彻底击垮了苏格兰的长矛重步兵方阵。
1298年的福尔柯克战役,是英格兰长弓手完胜苏格兰长矛方阵的典范
四、在使用hit-and-run战术的情况下,轻骑兵在与重骑兵的交战中占据优势。若战斗由于某种原因变成近战的话,那么轻骑兵将自动变为不合格的重骑兵、将无法在与专业重骑兵的交战中取胜。轻骑兵击败重骑兵的典型战例是1071年的曼兹克尔特会战,阿尔斯兰指挥突厥轻骑兵以hit-and-run战术反复袭击拜占庭重骑兵的侧翼、发挥其机动优势和远程火力击败了拜占庭重骑兵。琼斯的评论如下:“这次会战显示了拜占庭人早已熟知的东西,重型骑兵无力对付轻型骑兵。这一认识是其条令规定必须使轻型步兵与骑兵在一起的基础。轻型骑兵在机动能力上并不具有很大的优势,但这种适当的优势就使其能够避免战斗而又同时使用弓箭。就像使用标枪的希腊轻型步兵皮尔塔斯特曾经避免与重型步兵进行突击战斗,而又以投射武器杀伤他们一样,土耳其人的乘马弓箭手击败了拜占庭的重型骑兵。”
曼兹克尔特之战的示意图
五、轻骑兵对于重步兵具有绝对优势。与第三、第四条规则不同的是,由于轻骑兵具有明显的机动性优势,他们将更容易实行hit-and-run战术。典型战例是公元前53年的卡莱会战,克拉苏部下罗马重步兵由于缺少远程投射力量的掩护,在帕提亚轻骑兵的反复袭扰下陷入崩溃。琼斯对卡莱战役的总结如下:“克拉苏悲惨的遭遇清楚地说明了,在适于马匹运动的地形上作战时,轻型骑兵武器系统具有压倒重型步兵的优势。重型骑兵对安息人的胜利起到了辅助作用;但如果指挥官能够精心组织箭矢保障,使之数量充足的话,那么轻型骑兵没有帮助也能赢得胜利。”
卡莱战役中的帕提亚轻骑兵
六、重骑兵对轻步兵具有绝对优势。在阿彻·琼斯的武器系统中,重骑兵和轻步兵是克制关系最为明确的两个兵种,重骑兵具有绝对优势的原因主要包括:强机动性和居高临下打击带来的巨大势能。典型战例是1429年的帕提战役,由拉海尔率领的法军重骑兵先锋对尚未修建防御工事的英军长弓手发起了成功突袭、一举将其击溃,给英军造成了2000余人的伤亡。
1429年帕提战役
七、在相同条件下进行射击时,轻步兵对轻骑兵具有优势。需要注意的是,若轻骑兵放弃弓箭、转变为重骑兵对轻步兵发起冲击,在轻步兵缺少重步兵保护的情况下,这支不合格的重骑兵部队仍然能凭借马匹的冲击力和居高临下攻击的优势击败轻步兵。由于轻步兵所在的地面更为稳定,因此他们通常会有比轻骑兵更高的射速和准确性。因此,有经验的中世纪统帅通常会利用弓弩手对付轻骑兵的骚扰。轻步兵压制轻骑兵的典型战例是1191年的阿苏夫战役,十字军统帅“狮心王”理查在空心重步兵方阵中布置的弓弩手不仅成功压制了穆斯林轻骑兵对己方重步兵的射击、还成功维护了十字军的防线。
阿苏夫之战示意图
最后需要明确的一点是,琼斯在划分轻重兵种时并没有完全忽视兵种的披甲状况,他有时也会以这一属性作为兵种分类的参考依据。他在第一章论及轻重步兵时便明确提及了两者在装备上的差距:“被称为重装备步兵的希腊士兵,自然是以盾牌、头盔、护胸甲以及其他各种防护装备覆盖其全身各个部分。这些通常是由金属制作的防护装甲,再加上剑和矛,使士兵负载沉重,奔跑困难,同时也赋予了这些士兵一个恰如其分的名字——重型步兵”,轻步兵“因为没有重型盔甲,所以他们被称为轻型步兵,无论在行进还是战术行动中,他们的行动速度都比较快”。
典型的希腊重步兵
琼斯在谈及轻重骑兵时也有类似的表述,如在第二章讨论1071年曼兹克尔特会战时,他就明确指出,没有披甲、主要依靠弓箭作战的突厥骑兵属于轻骑兵:“土耳其骑兵没有护身盔甲,仅携带一把短剑,有时是携带标枪。他们主要依靠弓箭。每人携带一个装有30-50枝箭的箭袋,乘马机动。”在第十章讨论现代战争时,琼斯还将重骑兵与坦克进行类比,明确指出重骑兵与优良装甲的关系:“坦克的发展很像中世纪装甲重型骑兵。由于重型骑兵相互交战,骑兵就必须有强有力的战马和铠甲,而对于践踏使用弓箭的轻型步兵或成功地攻击重型步兵队形的侧翼或后方来说,其花费较多的改进当然也是值得的。”
11世纪的拜占庭重骑兵
最后稍微总结一下吧:
1、琼斯的“武器系统论”仅是对兵种主要作战职能的一种划分方式,它可以反映出各兵种的内在优缺点,但不能以此为依据判定战斗的最终结果、更不是划分兵种的唯一标准。
2、“武器系统论”虽然主要以作战职能划分兵种,但琼斯实际上并未完全忽视兵种的披甲状况这一因素。
3、“武器系统论”仅适用于分析冷兵器时代战争,不适于对近现代战争进行分析讨论。



【美】阿彻·琼斯:《西方战争艺术》,刘克俭等译,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1年,序言
[url=][2][/url] 同上书,27页
[url=][3][/url] 同上书,27页
[url=][4][/url] 同上书,27页
[url=][5][/url] 同上书,27页
[url=][6][/url] 同上书,28-29页
[url=][7][/url] 同上书,29-30页
[url=][8][/url] 同上书,102页
[url=][9][/url] 同上书,102页


平田君补充:其实,我个人不大建议完全不了解军事史的爱好者阅读此书,琼斯的分析思路有别于大多数军史著作,如果对基本史实缺少了解的话,很可能对他建构的理论产生误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30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概括下来不就是有机动优势时远程吊打近战,没机动优势时远程就等着被近战贴身吊打,大家都是远程或都是近战时步克骑。虽然知道这只是简化模型,但也太简化了点。。。现在资源这么多看这个入门真还不如多看点战例然后自己总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9 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博尔赫斯 发表于 2018-1-30 15:14
其实概括下来不就是有机动优势时远程吊打近战,没机动优势时远程就等着被近战贴身吊打,大家都是远程或都是 ...

这套是基础模型,上面是要加权的

……不过拿来玩全战是够用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0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书我记得我是高中时候看的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8-2-10 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总之以主力正面对P,机动兵力侧后袭击就对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5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909号 )

GMT+8, 2020-1-28 11:33 , Processed in 0.033249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