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衣してる 发表于 2020-9-28 00:48

冴えない彼女(ヒロイン)の終わり方

前言:本来去年去日本看完剧场版就想写篇东西纪念下,结果因为各种原因拖到了剧场版BD发售才终于不情愿地开始动笔。距离自己当初写下第一篇路人女主(我还是喜欢叫这书惠酱,就像我把青豚一直称为兔学姐)的感想已经过了8年,不由得感慨时间的流逝。总之谨以这篇勉强算是剧场版感想,更算是对路人女主这部作品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的文字作为这场长达2987天的美好邂逅的纪念吧。谨以此文献给和路人女主同龄却只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三个人记忆里的酒见雫小姐 最初知道丸户老师和深崎暮人老师要合作写轻小说的时候,作为一个曾经的galgame玩家我自然是很兴奋的,毕竟作为SNS上被唾弃的丸户厨和现实中被唾弃的黑丝爱好者,这两人的合作对我来说算得上是黄金组合。所以甫一发售便等不及实体书的到来就迅速找朋友要来扫图解馋,却没想到遭遇当头一棒:丸户老师把他写galgame的所有坏习惯都带来了轻小说,以至于在没有画面的情况下,我时常要花好久才能分清哪句话是谁说的,作为轻小说来说,这一点自身就可以扣很多分了。但所幸丸户老师依然用一堆“中学生怎么会懂这些啊”的隐晦上古阿宅梗和加藤惠这个过于普通却又普通得有点“特别”的女主角,还有那两个让人忍不住吐槽“这绝对是XX的翻版吧”的女二和女三,让我在头疼之余却对接下去的发展有了一分期待。毕竟对于当年一周目攻略藤崎诗织惨遭失败,二周目攻略片桐彩子结果出现在传说之树下的居然是美树原爱的我而言,三人在伦也家里度过的“心跳回忆之夜”,实在是过于戳中好球带了。
所幸丸户老师没有辜负我的期望,第二卷开始不仅原本那种Gal味道的对话变得能够下意识地明白发言人是谁,第一卷让我乐在其中的从章节标题到故事内容全都是恰到好处的梗的特点也得以好好保存,心思猜不透的惠酱继续当着她普通而又特别的女主角,英梨梨和学姐作为看外观知性格的模板型角色也发挥着超越模板的魅力,当然更不用说新加的女三出海和女四美知留还有伦也的正妻伊织,当然作为一部主题是制作同人galgame的作品,丸户也在每一卷中掺杂了自己对于创作的心得和理想。只不过最初因为各种原因(主要是相对丸户老师之前的名作,路人女主正如它的女主角一样实在是对读者而言太过于缺乏冲击了),这本小说并未得到太多人的青睐,所以每卷第一时间看完,第一时间写感想去论坛上怀抱希望寻求一些能够一起聊聊的同好已经成了路人女主第一部刊行期间最大的乐趣之一(之后这项乐趣又增加了兔学姐,这两部最后都成为引发热度的作品,甚至在同一年由同一家制作公司做了剧场版,也算得上是一种缘分了)。
后来因为WA2的汉化以及动画化的决定,包括路人女主动画的播出,原本有小有名气的丸户老师和特定人群范围内比较火的本书也算真正成为了中文SNS上的爆款,发现原先发帖3、4条的回复变成了3、4页的回复时,坦白说心情既高兴又复杂。当然人气的爆棚也让原先只计划五卷的本系列得以延续,而丸户也适时地在动画播放的前期抛出了他蓄谋已久的炸弹:第七卷里让读者自第六卷结尾胃疼了整整半年的加藤惠刚因为视听教室里伦也的那番“原来你比我想象得还要爱这个社团”的羞耻告白卸下“普通”的面具,让感情的洪流好好地爆发了一次,转头就迎来了至今仍被许多粉丝批判的“学姐英梨梨出走事件”,让许多人算是大跌眼镜,虽然接下去就被坂道的重逢弄得泪流满面,又或是那个新干线车站的世界名画三连击给弄得哭笑不得了,不得不说第七卷各种意义上真的算是很名副其实的“第一部,完”。对我这样的抱着“把妹顺便做个游戏”的想法看待这书的恋爱喜剧脑读者而言,可能也是自这一卷开始才真正意识到“他们是真的想要做游戏啊”,加上2个月后girls side1的横空出世,在我心目中整个路人女主能排前三的那番美术室的誓言场景让我更坚定了“这是写给所有阿宅的挑战书。更是丸户史上最究极的自嗨”的想法。正如一位朋友在自己的第七卷感想中写的那样“当业界的其他作家纷纷因为没有读者真正关心剧本内容而放弃治疗时,丸户却还是用他那丰富的创作经验嘲笑着买他作品的消费宅们。你们以为那已经是顶点了,其实却才刚到山脚。估计唯一还击他的方法就是自己也成为创作的那一侧吧,也许这才是他写这部小说的最初出发点?”       
路人女主作为不死川的人气作品,有幸承蒙各方的青睐,以较为不错的staff班底出了整整两季动画,相比惨遭赶进度一季做完5卷的兔学姐,路人女主用了整整两季慢悠悠地做了7.5卷,虽然没法说尽善尽美,但至少也算是轻改作品中俺修罗级的好动画了。加上脚本由丸户老师亲自操刀,所以即使相比原作出现了部分魔改和删减(比如第一卷结尾的那个loop场景,动画中的对白相比小说就朴素许多,第一卷惠认识学姐和英梨梨的前因后果也基本全被改了,这一度导致我第一季第三集看完极度上火),但却也加入了很多让人莞尔一笑的的小细节,诸如惠在动画里正式登场前,以龙套的形式出现在画面中三次,还有咖啡店里当初第一卷冒冒失失到剧场版里却早就办事沉稳的女仆,以及那两个不管多久都对伊织和伦也依旧“腐眼看人基”的店员,当然更用心的还有第一季第二集和第二季第八集伦也和惠的地位互换,以及从第二季0集和剧场版尾声伦也和惠对于对方的称呼的细微而甜蜜的变化,更别说还有那个原作者亲力亲为的厨力爆表的副音轨。即使如此,当路人女主宣布剧场版制作决定,而且要一口气做到完结的时候,我还是不禁捏了一把汗,毕竟120分钟的时间里要做本篇的8-13卷+两卷girls side,不得不说任务非常艰巨,魔改在所难免,只是这么多的内容里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来完成一部无论让小说的忠实拥趸,还是只看动画的轻度粉丝,以及抱着好奇心走进电影院的路人们都能满意的作品,着实难度不小。加之率先上映的同样是cloverworks制作的兔学姐剧场版交出了一份难以令人满意的答卷(甚至删掉了个人心目中原作最感人的场景),更加深了我对路人女主的担忧,结果却没想到当我12月底坐进电影院时,却迎来了长达两小时的令人惊喜的体验。
剧场版的详细剧情本身便不赘述了,只讲那些让我印象深刻的改编部分吧,原创的开场一下子就跳到了10卷后的时间点,但那顿叙叙苑的烤肉,无论是第8卷伊织的加入(以及惠酱和伊织因为正妻身份的交恶)都形象地跃然纸上,而本应在9,10两卷中完成升级的诗羽学姐和英梨梨也得以直接以创作者的身份和大魔王红坂朱音针锋相对,真是看得人热血沸腾。而后的正片基本是原作11卷、12卷的微调加上13卷和GS3部分经典桥段的组合了,对于像我这样贪心的原**好者,丸户老师也贴心地用别的形式将第九卷象征惠酱和伦也和好的食べかけ,第十卷和学姐接吻暴露还有我个人很中意的朱音帮伦也审剧本的剧情巧妙地糅合到了正片里。真要说改编上唯一的遗憾就是GS3中惠酱和学姐的那番“我只想平平淡淡,为何命运却要波澜壮阔”“天将降大任于惠酱,必先苦其亲友,劳其男友,鸽其约会,暴露其心,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终于熬成女主”的对话,居然变成了普通的真情流露。当然作为准原创增加的伦也朱音师徒情,以及虽然魔改但在我心中不比原作逊色的告白场景,还有随着第二度冬CM场景和感人(?)的毕业场景开始播放的glory days,恒农二师机票ED后那段就宛如路人女主整个系列的动画一样充满了惊吓、惊喜和感动的10分钟,都让我觉得花了1900人民币来看场1900日元的电影还是非常值得的(当然最后看了5遍,**提高了飞一趟的性价比)。如果真的要对这部剧场版做个评价的话,那也的确只有如同标题里说的那样,伦也在自己第二次的冬CM总算把惠酱带去了庆祝的场所,更在与自己曾经的偶像们抛下了的六年后重新迎头赶上,让原作GS2中惠酱夸下的海口终于得以实现,是无懈可击的冴えない彼女(ヒロイン)の終わり方。
聊路人女主,自然不可避免会谈及三位女主角,诗羽学姐、英梨梨还有加藤惠。关于这三个人,其实我去年FD2之后纪念小说完结写的那篇东西里该写的都写了,这里就自己抄自己地重新老生常谈一下吧。首先自然是经常被大家调侃为败犬的诗羽和英梨梨,其实相比伦也君这种前半过家家后半自己抄自己(字面意义)的工具人式创作者,学姐和英梨梨才是全书中仅次于红坂朱音的最强创作者,丸户和深崎暮人身为创作者的挣扎也好痛苦也好都在这两位身上好好地体现了出来,甚至第一部中她们遇到的问题多数也是两位先生自己在实际生活中经历的真实写照。当她们还是blessing software的一员或者说是安艺伦也的“伙伴”时这种感觉还不强烈,但GS1中粉墨登场的红坂朱音给她们好好地上了一课,让她们明白自己的想法是多么浅薄,明白自己在这个人面前是多么弱小。如果说路人女主第二部中加藤惠的成长是作为“女主角”把自己之前一直遮遮掩掩的“魅力”和“麻烦”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那英梨梨和诗羽学姐则是接过了朱音递出的通往“地狱”的列车票,决意离开伦也的保护伞,抛弃“galgame封面女性角色”的身份,来完成自己身为“创作者”的锐变。不得不说相比第一部中的英梨梨和诗羽学姐,第二部的两人无疑对我来说吸引力更增许多(这方面惠酱反而相反,毕竟这么直白地展现在大家面前虽然非常可爱,但是总觉得有趣性反而下降了,虽然喜欢的程度不会改变就是),两个人不仅是才能上发生了锐变,连人格都仿佛得到了升华,gs2中英梨梨那番“想要成为世界第一插画师然后再回到你们身边”的发言真是让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无论是大学的毕业论文还是只是普通的总士X一骑同人文,创作的过程中必然伴随着无止境的苦痛,当她们鼓起勇气迈出blessing software选择踏上那条充满苦痛挣扎的旅程的那一刻,无疑就已经注定了之后的辉煌,当鸟儿回想起自己是如何飞翔的,那这片广阔的天空就全是它的王国了。而对于这样的两人,丸户也算是不忍心亏待,虽然在轻小说《冴えない彼女の育て方》中让两人选择了别的的身份,却同时在blessing software的第二作《冴えない彼女の育て方》中为两个人奉上两份无可挑剔的“情书”。
   路人女主动画化之前,我就特别希望我最喜欢的声优茅野爱衣来给加藤惠配音,结果等来了茅野爱衣,可配的角色却是诗羽学姐,这不得不说是一件像“加藤惠”三个字一样残念的事情。诗羽学姐抖S外表的背后只是一个纯情少女,纵使她是一个出道作即卖了50W的轻小说作者,却还是会因为自己的怯懦地把心意藏在作品里交由自己的“男主”来选择。虽然干得出夺走伦也初吻这种大胆的事,却总是没有勇气补上临门一脚。虽然人设上她是学霸、是才女、是洒脱豁达的年上,但实际上纵观十三卷小说和三季动画,每个读者都能看到她的努力、她的执念、她的有仇必报,还有她是有多么喜欢画师柏木エリ。
当然相比在整部书中宛如火纹的保姆骑一般开场数值最高,一心一意想要照顾翅膀未硬的伦也和英梨梨,结果随着故事推进因为成长不足逐渐掉队最后反而要身为追赶者的两人来拯救,以至于让人感觉最后她和英梨梨要走百合结局的诗羽学姐。英梨梨可能要更得到作者的偏爱。英梨梨不是单纯的傲娇,更不是不谙世事的任性大小姐,她无比纯情,每次galgame必打青梅竹马线,像是是城堡高塔中等着青梅竹马的侍卫开着痛车来迎接的公主;她重视友情,即使明知是情敌还是喜欢上了加藤惠,甚至在意识到失去了她之后比失去伦也时哭得还伤心;她尊重才能,憧憬着霞诗子还假公济私地要到了本人签名,最终还跟她结伴一起落跑;她异常坚强,在七年间独自忍耐着被迫不得不无视自己喜欢的男孩子痛苦;她坚持努力,即使面对红坂朱音这样的怪物也能用自己的奋进来与之针锋相对。当然我也明白我这种不识好歹的只是少数,记得曾经有位自称大陆第一龙王粉的知乎轻小说大V在自己的龙王第九卷书评中写道“银子有一个很危险的思考方式。她总觉得只要把事业——也就是将棋——搞好,那在人生的其他方面所遇到的难题也都能迎刃而解。按说作品里除了下棋之外,基本也就剩感情戏了。因此银子的思维方式可以形象地概括为“等我以后挣大钱了再去表白”。这种思想不能说一定错,但过于看重自己的情况,以至于常常会忽略其他人,特别是想表白的那个人的种种转变。若是走火入魔,就会英梨梨化。”直接用“英梨梨化”一个词来可见我们的泽村小姐在大家心目中大概是个什么样的位置了。不过对于同为龙王普通粉丝的我个人而言,倒是非常赞同空银子很“英梨梨”这个观点的。银子的前途多难是每位读者心里面都多多少少能够猜到的,只是当这个纤细而脆弱的少女为了自己本该受到将棋神明祝福的的愿望和恋情,而不得不屡次接受现实的无情摧残时,但凡有些代入感的人都会有些不忍。她如果能够像普通的恋爱喜剧里的女性角色那样像八一撒撒娇示示弱,如果能够不那么固执于那微不足道的“不该成为逼着男孩子做选择的麻烦的女孩子”的自尊,如果能够不那么坚持一定要和自己心爱的人站在同一个舞台上来换取他短时间对自己的一心一意,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痛苦,不会有那么多挫折。如果空银子只是川本日向,那她完全可以像一个公主那样等着王子的拯救,可是她不一样。她不仅想要赢得自己的“弟弟子八一”的青睐,更想要赢得“龙王九头龙八一”的青睐,为此她必须独自通过那扇窄门,无论背负多少的孤独,无论背负多少的误解,无论背负多少的轻视。她根本不是得到了男主的爱情就满足了的随处可见的恋爱喜剧中的青梅竹马角色,而是像泽村·斯宾塞·英梨梨那样有着自己的脚本有着自己的道路有着自己不得不克服的考验,即使离开了男主依然不会令其光芒有丝毫衰减的堂堂正正的“女性主角”,这才是空银子的本质,也是我对泽村·斯宾塞·英梨梨的看法。作为一部名为恋爱喜剧实则讲述创作者的喜怒哀乐,挥舞着大旗招揽那些心有不甘的消费宅进入名为“创作”的战场的作品,我认为英梨梨既成功的,更是令人尊敬的。被视为没有才能的她独自与面前不可视的障壁对抗,宁愿背叛自己最忠实的骑士也要去摘下那颗遥不可及的名为“才能”的星辰,除了一起出逃的诗羽,她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也没有任何人有办法给予她“如何才能进化”的指导,但她还是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摆脱了那个稚嫩的自己,投身于狂风暴雨中,最终穿过了那扇窄门,成为了和那个红坂朱音不相上下的画师,最终还赢得了自己恋慕多年的青梅竹马的认可。第七卷的前半段,经过那须高原的“一夜风流”,她和伦也终于时隔8年完成了和好,而代价却是再也画不出那“传说中的七幅”。那时她也多半也有过银子在三段联赛最终局时的那个“即使我这样倒下了,我也能获得我想要的一切。他是一个滥好人,只要我示弱,他一定不会丢下我不管,倒不如说如果我倒下了反而更好?”的想法,也做过“迟早有一天,他也许也会将自己的人生交给我,我的左手无名指上也会添上那枚闪亮的誓约之证”这样的美梦,然后最终她也和用握紧的右拳将自己所有的软弱粉碎的银子一样把自己最后一次进“个人线”的机会给断绝了,却创造出了另一作以“泽村·斯宾塞·英梨梨”为主人公的游戏,虽然未必甜蜜但却热血十足,虽然结局遗憾却让人刻骨铭心,虽然没有男主角却有愿意为自己赌上一切的伙伴,但至少那样的英梨梨,真的是我一生的偶像。
丸户为什么选择加藤惠这样一个女孩子作为女主角的讨论已经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了,关于加藤惠到底是不是“诸葛惠”、“圣人惠”乃至于把她代入小木曾雪菜是不是毫无违和感的争论也是月经话题了。所以加藤惠是谁?blessing software的演出担当兼副代表?安艺伦也高二的同班同学?被死宅卷进二次元世界的普通三次元女生?丸户和深崎暮人搞基生下来的亲女儿?我的答案是,加藤惠是冴えない彼女の育て方的“ヒロイン”,用中文叫“女主角”,是童话故事中要和王子终成眷侣的公主,是RPG中最早加入男主队伍的女性,是少女漫中独得万千美型帅哥宠爱的平凡女生,是galgame中18X禁CG中被“玷污”的存在,是那个无论过程如何最后还是被男主最终选择的人,是丸户自己能想到的最能满足他那些自嗨妄想的女孩子。丸户在小说中已经屡次借角色之口指出加藤惠是那个“把蛋糕上最美味的草莓吃掉的人”,而实际上加藤惠这个女主角算得上是一路顺风顺水,第一卷中借助学姐的剧本和英梨梨的角色设计完成坂道上的重逢,第二卷中因为伦也想要搞明白学姐剧本违和感而得以和伦也一起去六本木商场完成约会、牵手、互赠礼品成就,第三卷中让自己的名字直接变成了社团名,第四卷中解锁共享耳机成就,第五卷中把本属于学姐的土风舞都抢了,第六卷好不容易没占着啥好处,结果作为代价读者们看到最后都胃痛了……至于第二部学姐和英梨梨离开社团,虽然“情敌”换成了和自己旗鼓相当的伊织,但因为不是富士见BL文库的原因自然也没法写出galgame中bad(bed?) end式的“好基友一被子”结局。加藤惠在和伦也关系推进上的优势可以说是从书的一开始就持续到了结束,就算中间出现过各种波折,最后也都可喜可贺地顺利度过,不得不说丸户的都合主义风格真是在加藤惠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同时无论是小说中还是动画里,丸户给读者们留下了不少疑惑,加藤惠到底是不是表面上那样的性格好,她对伦也是什么时候产生了好感,她对其他的女性角色到底怀抱着什么样的想法,她为啥愿意为了社团尽心尽力到这个地步……动画里虽然因为各种篇幅上的原因已经对加藤惠的无数魅力场景忍痛割爱,但是却也因为有了画面的原因让我们能更多地看到她的那些细微表情,些许窥探到她的真心。当然最终这种种疑问都在GS3第12.7.5话“ルートを譲らなかった彼女”和这次的剧场版中得到了解答。书中对于闹别扭的惠酱,学姐告诉她“故事的起承转合都是写故事的人擅自决定的,对于我们这些身处其中的角色而言,这不过是普通的日常而已。面对这种事,无论是悲伤也好,感叹也好,都无法改变现实。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用努力来克服这一切,来迎来最后的happy ending而已。”而电影中虽然没有学姐出面,但加藤惠对出海和美知留的那番“虽然伦也对你们来说是特别的,但他对我来说是普通的”的真情告白。如果说诗羽学姐和英梨梨在小说中被安排的需要通过努力来达成的结局是“成为立派的创作者”,那这个坏心眼的上帝给加藤惠所安排的唯一结局就是“和男主角终成眷属”,所以她所做的一切努力,所展现的一些欢喜、悲伤、淡定、激愤都只是为了让她能够从一个普通的女生变成让我们这些读者都能打心底承认的名副其实的“女主角”而已。第一部中让她“不起眼”是为了让她得以在个性过于强烈的英梨梨和诗羽学姐的夹缝间依靠自己的“无个性”得以生存,第二部中让她“魅力全开”是为了让失去了英梨梨和诗羽学姐的blessing software依然拥有个性闪耀的明星。之所以那么多好处都让她占了,只是因为那是由偏心的作者所决定的她的“命中注定”;之所以要在最甜蜜的时候遭遇伦也跑路,也只是因为同样偏心的作者给予她的只有女主角才有机会接受的“资格考试”;但无论是发糖也好,吃药也好,加藤惠都还是努力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做好了自己身为女主角该做的所有“正确的事”,即使有过一时的过失、挫折、悔恨,却凭借着伦也仅有的几次“开窍”得以弥补,虽然加藤惠这个女生实际上又毒舌又麻烦又成天撒谎,但是她同时也又善良又贤惠又不离不弃,她没有才能没有资本更没有无可取代的美好回忆,但她有热情有行动力有伴君左右的日日夜夜,这样的她,完全有资格和那个自己“并不讨厌”的男生并肩站立,携手并进,由他在自己左手无名指上铭刻上那枚银色的印记,成为真正与其相伴一生的“追梦人”。八年的时光像是一个魔法,把她从一个“残念”的“同班同学”雕琢成了“立派”的死宅们心目中的理想“女主角”,我想,也许这才是真正的“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吧。

兰开夏 发表于 2020-9-28 01:21

排版和分段调整一下会阅读的更舒适一些

但是在这个卖角色满足萌豚癖好的转变时发现角色活生生的一些碎片时,总会感觉一丝恍惚。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冴えない彼女(ヒロイン)の終わり方